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帳順差的搜尋結果,共116

  • 首季國際收支 寫三個新高

    首季國際收支 寫三個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第一季國際收支,經常帳順差259.6億美元、創史上同期新高,主要是商品貿易順差187.5億美元、年增63.3億美元,尤其服務收支順差達28.3億美元、創歷年單季新高;至於金融帳淨流出159.3億美元、已連續43季淨流出,續創史上最長紀錄。  央行官員表示,第一季經常帳順差較去年同季增加90.3億美元,其中商品貿易順差187.5億美元、年增63.3億美元,主因受惠新興科技應用需求延續,及傳產貨品景氣回暖。服務收支更由去年同期的逆差6.0億美元,轉為順差28.3億美元、創單季新高,來自貨運收支順差增加及旅行收支逆差縮小。  服務收支長期以來大多為逆差,但去年因疫情衝擊的影響,第二季開始轉順差。央行官員說明,其中貨運收支順差27.5億美元、也是史上單季最高,由於疫情效應延續,線上購物、防疫商品、電子資通訊商品大增,其中包括出口及國際線接單,激勵貨運順差攀升。  至於旅行收支年減各為12.3億及18.9億美元,即逆差為1.6億美元、年減6.6億美元。  金融帳淨流出較上季大幅增加逾145.8億美元,也較去年同期增加27.1億美元,累計43季以來淨流出金額達5,436.3億美元,換算約當新台幣15.51兆元。央行官員指出,第一季直接投資淨資產增加11.0億美元,其中居民對外直接投資淨增加34.8億美元,外資直接投資淨增加23.8億美元,尤其證券投資淨資產增加357.4億美元、創單季新高。

  • 第一季經常帳順差259.6億美元 創同期史上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第一季國際收支,經常帳順差259.6億美元、創史上同期新高紀錄,主要因商品貿易順差187.5億美元、年增63.3億美元,尤其服務收支順差達28.3億美元、創歷年單季新高,至於金融帳淨流出159.3億美元、已連續43季,續創史上最長紀錄。 央行官員表示,第一季經常帳順差較去年同季增加90.3億美元,其中商品貿易順差187.5億美元、年增63.3億美元,主要受惠於新興科技應用需求延續及傳產貨品景氣回暖。服務收支更由去年同期的逆差6.0億美元,轉為順差28.3億美元的單季新高,主要因貨運收支順差增加及旅行收支逆差縮小。 另初次所得順差49.9億美元、年季9.6億美元,主要因銀行國外利息所得減少。二次所得逆差6.1億美元、年減2.4億美元,主要為工作者匯款及贍家匯出款減少。 金融帳淨流出較上季大幅增加逾145.8億美元,也較去年同期增加27.1億美元,累計43季以來淨流出金額達5,436.3億美元,換算約當新台幣15.51兆元或逾7年的全國稅收總和。 央行官員指出,因第一季直接投資淨資產增加11.0億美元,其中居民對外直接投資淨增加34.8億美元,外資直接投資淨增加23.8億美元。尤其證券投資淨資產增加357.4億美元,居民對外證券投資淨增加232.6億美元,主要是銀行部門及保險公司投資國外債券增加,及非居民證券投資淨減少124.9億美元,主要為外資減持台股。 另衍生金融商品淨資產減少2.2億美元,主要是其他金融機構收到衍生金融商品處分利益,資產減少。至於其他投資淨資產減少206.9億美元,也創史上單季最高,主要因銀行部門自國外聯行及同業引入資金。

  • 《金融》Q1國際收支順差105.4億美元 經常帳順差259.6億美元

    央行今公布110年第1季國際收支順差105.4億美元,其中經常帳順差259.6億美元,金融帳淨資產增加159.3億美元。 央行表示,國際收支(Balance of Payments)係統計一段期間一國對外商品、服務及資本等交易。其中,經常帳係統計對外商品及服務等的交易。如商品及服務輸出大於輸入,表示經常帳有順差;因為國外收入大於支出,一國對外淨債權必然增加,表示該國資金淨流出。對外淨債權的增加,如由民間部門持有,即為金融帳淨資產的增加;如由貨幣當局持有,即為準備資產的增加。 本季經常帳順差較上年同季增加90.3億美元,分析有4大成因:一、商品貿易順差187.5億美元,較上年同季增加63.3億美元,主要受惠於新興科技應用需求延續及傳產貨品景氣回暖。二、服務收支由上年同季之逆差6.0億美元轉為順差28.3億美元,主要係貨運收支順差增加及旅行收支逆差縮小。三、次所得順差49.9億美元,較上年同季減少9.6億美元,主要係銀行國外利息所得減少。四、二次所得逆差6.1億美元,較上年同季減少2.4億美元,主要係工作者匯款及贍家匯出款減少。 金融帳方面淨資產較上年同季增加27.1億元,分析有4大成因:一、本季直接投資淨資產增加11.0億美元。其中,居民對外直接投資淨增加34.8億美元,外資直接投資淨增加23.8億美元。二、證券投資淨資產增加357.4億美元。其中,居民對外證券投資淨增加232.6億美元,主要係銀行部門及保險公司投資國外債券增加;非居民證券投資淨減少124.9億美元,主要係外資減持台股。三、衍生金融商品淨資產減少2.2億美元,主要係其他金融機構收到衍生金融商品處分利益,資產減少。四、其他投資淨資產減少206.9億美元,主要係銀行部門自國外聯行及同業引入資金。

  •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順差及外匯存底惹禍了

    中央銀行3月11日在立法院報告的業務報告顯示,依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三項標準,台灣均已達標,確實可能被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此媒體報導,央行表示將持續和美國溝通,同時也會堅持我國捍衛匯市穩定的正當性,並說明在中美貿易爭端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屬特殊情況下,這三項標準,不太適合用來衡量當前貿易對手國的經貿及匯率政策。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基金會五年來一直關切匯率議題,2019/9/3「池魚之殃台灣變匯率操縱國?」,文中已預測,台灣對美貿易順差會超過200億美元,而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台灣以往列入觀察名單,常擔憂經常帳順差(占GDP超過3%)及干預外匯市場(持續單邊干預匯市致淨買超GDP2%以上)二項,在經常帳順差(占GDP)方面,以台灣特殊的環境,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去年疫情發展,恐更難避免。 再加上對美順差及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都造成央行穩定新台幣匯率的壓力,或多或少影響中央銀行的匯率政策,相對也必須釋出更多的新台幣來穩定匯率,此與雙率雙低有關,也影響房市埋下不公不義的根,這都是順差及外匯存底惹的禍,例如從2000年到2020年出超從83億美元成長到594億美元,外匯存底也從1,060億美元增至5,299億美元。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或許央行總裁楊金龍說得對。美國這三項標準,不太適合,不過應該是不夠嚴格。英國「經濟學人」也曾於2017年三月評論貨幣操縱時,認為美國標準稍嫌落伍。首先對美國享有順差一項,該雜誌認為沒啥道理,因為該國對美國以外國家可能是逆差。其次,經濟學人建議應將經常帳順差及持續單邊干預匯市標準的3%及2%各予一分(manipulation point),然後每增3%及2%再加一分。如依照經濟學人的新公式,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的台灣,在貨幣操縱排名就會大幅向前,高居第二名,未來風險可能更大。如再加上德國人常建議應考慮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則麻煩更多,因為我們外匯存底占GDP的比例,近十年來都在80%左右,高居世界第一。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台灣列入匯率操縱的風險,根源於大量貿易順差,從經濟學角度觀察,貿易順差其實等於超額儲蓄,國內儲蓄過多,又與投資太少甚至不知如何消費有關,好像一個人或家庭,收入多支出少,享有節餘。 與其每年一直處於是否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警戒狀態,新世代金融基金會2020/12/24「順差不見得是好事逆差也未必是壞事會用才是王道」乙文,表示不如從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用,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劃,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 至於坊間新書所言,央行二十年政策對台灣房價、產業生產力、經濟成長力及財富分配帶來深遠影響,也值得深入討論。

  • 台灣恐列匯率操縱國 央行淡定

    台灣恐列匯率操縱國 央行淡定

     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昨赴立法院財委會進行業務報告時,立委質詢關注焦點是台灣將遭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楊金龍坦言,「有可能」,但即使列入其中,楊金龍強調:「不至於有立即影響」,不必太過擔心。」  楊金龍坦言 無立即影響  美國財政部「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預計4月發布,若以判斷匯率操縱國的3項標準來看,包括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超過GDP的2%,以及匯率干預金額占GDP比重超過2%,台灣3項評估標準全部達標,台灣將被列為匯率操縱國。  不過,楊金龍認為,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遠距商機龐大,對我國資通訊產品需求大增,不是因為匯率因素,加上全球央行QE政策,導致資金全球流竄,又有陸美貿易戰非常態影響,因此,美國這3項標準恐怕無法適用。  央行外匯局補充,去年疫情爆發、陸美貿易爭端等「特殊」因素,讓台美關係更為緊密,尤其在半導體供應鏈上成了重要戰略夥伴,非匯率報告、3項檢視標準所能衡量。  楊金龍強調,央行與美國財政部有順暢的溝通管道,即使疫情干擾,還是可以透過視訊溝通,央行也會向美方反映,這3項匯率操縱國的檢視標準,不適合美方用來衡量當前貿易夥伴的經貿與匯率政策。  疫情等因素 與美可商量  楊金龍進一步解釋,台灣去年對美國貿易順差達299億美元,確實超過200億美元匯率操縱國的判斷標準,原因是陸美貿易戰帶來的轉單效應,再加上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對台灣資通訊產品、半導體需求的殷切,特別時期的狀況並非匯率關係,楊金龍認為「這是可以商量的」。  楊金龍再表態,美國聯準會基於法定職責實施QE,外溢效果改變全球資金移動方向,鉅額資金流入小型開放經濟體;央行因應國際資金大量流入我國,對我國金融市場穩定造成很大威脅。  楊金龍強調,「各國央行QE是我們的挑戰」,央行適時匯率干預、維持金融市場穩定,與美國實施QE相同,都是為了達到各自央行賦予的法定職責,楊金龍說:「從我的角度來看,央行為了盡職責、以貨幣政策為工具,這不叫匯率操縱」。  台美順差大 經部稱互惠  對於台灣可能被美列入匯率操縱國回應,經濟部昨表示,台美兩國貿易順差部分,是供應鏈互惠互利的合作結果,而非競爭關係。政府會透過各種管道與美方溝通,除了說明貿易順差議題,也將向美方表達,兩國之間的供應鏈整合與合作,像是在半導體、5G、電動車等重點產業的高度合作下,對兩國的經濟利益都有正面意義。

  • 買匯阻升 央行上季準備資產 登高

     2020年新台幣不畏疫情升升不息,央行進場買匯調節穩定匯率,根據央行公布的第四季國際收支,央行準備資產因此大幅增加278.4億美元、創歷史單季新高,全年則是增加483.4億美元、為史上次高,僅少於2009年的541.31億美元。  央行統計顯示,2020年第四季經常帳順差273.3億美元,低於第三季的286.5億美元,未再創新高,但全年順差942.8億美元,則創歷史新高紀錄。第四季金融帳淨流出22.2億美元、創十年半新低,但連續42季淨流出,累計達5,286.3億美元,約當新台幣15兆元或逾七年的全國稅收總和,至於全年淨流出500.4億美元、創七年新低。  央行官員表示,經常帳順差衝高,主要來自商品貿易順差增加及服務收支逆差第四季轉為順差13.8億美元,其中貨運收入季增32.34億美元、創新高,且全年100.85億美元、也創新高,加上旅遊收支逆差縮小,第四季逆差僅1.34億美元。  金融帳淨流出第四季大減,央行官員指出,主要是居民對外證券投資減少,即銀行及壽險業的海外投資熱度降溫,還有ETF部位減少,且外資由匯出轉匯入的結果。  央行準備資產增加創單季歷史新高,央行官員說明,主要因當季新台幣升值,央行進場調節維持匯率穩定,反應在外匯存底大幅增加的效應。統計新台幣從2019年底至2021年2月26日收盤28.306元,累計升值達6.36%。  國際收支是統計一段期間一國對外商品、服務及資本等交易。官員強調,如商品及服務輸出大於輸入,代表經常帳順差,因國外收入大於支出,一國對外淨債權必然增加,即代表資金淨流出。如由民間部門持有即金融帳淨流出,如由貨幣當局持有,即為準備資產增加。

  • 《金融》上季、去年國際收支順差 分締新猷、次高

    央行今公布去年第4季國際收支,在經常帳順差以及金融帳資產增加下,國際收支順差達278.4億美元,為歷年單季新高,去年全年經常帳順差942.8億美元,亦為歷史新高,金融帳淨資產增加500.4億美元,國際收支順差483.4億美元,為歷年次高。 去年第4季經常帳順差為273.3億美元,年增103.7億美元。金融帳資產增加22.2億美元。 央行統計也指出,去年第四季貨運收入金額達32.34億美元,創歷年單季新高;而全年貨運收入達100.85億美元,也是歷年新高,均反應去年貨品出口暢旺,以及貨運價格上漲等因素。 央行表示,經常帳去年第四季增加因素包括:(一)商品貿易順差230.4億美元,較上年同季增加89.0億美元,主要受惠於新興科技應用及遠距商機持續熱絡,加上傳產貨品需求逐漸回溫。(二)服務收支由上年同季之逆差10.2億美元轉為順差13.8億美元,主要係貨運收入增加及旅行收支逆差縮小。(三)初次所得順差36.6億美元,較上年同季減少11.1億美元,主要係居民對外直接投資所得及銀行國外利息所得減少。(四)二次所得逆差7.5億美元,較上年同季減少1.8億美元,主要係禮品樣品支出減少。

  • 陳冲:台美貿易 春寒料峭 台灣恐烏雲罩頂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指出,2020年底,全球經濟整合都在加班。12/30習近平、梅克爾、馬克宏及歐盟二巨頭聯合宣布中歐投資協議完工;12/31,趕在年關前,英國也宣布與歐盟完成脫歐協議,配合疫苗問世,以及11/15甫簽約的RCEP,2021年似乎是一片好景。但對近十年來在貿易協定上步履蹣跚的台灣而言,恐怕只是烏雲罩頂。 陳冲指出,人類的經濟行為,一向是以自身「相對擅長」的項目,換取「相對不擅長」的品項,並以國際接受的貨幣結算。貿易順差、逆差本屬常見,進口、出口剛好打平反而少有。2016年美國大選前,我多次在演講時指出,川普以民粹思維將貿易逆差簡化為bad,好像出口順差國沒有付出任何代價一樣,如此仇視貿易分工理論,對國際經貿會有不良影響。果不其然,在2017年G-20高峰會,會議公報竟因美國反對納入自由貿易而難產,直到2020年春,川普愛婿Kushner還對群眾說Trump was right about trade deficit being bad。 上行下效,上周(1/11)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對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台美貿易協議談判迄未開始,竟是因美國對台灣有龐大且持續擴大的貿易逆差(large and growing trade deficit with Taiwan),賴海哲是雷根時代的貿易副代表,貿易老將講出川普式的民粹語言,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陳冲指出,貿易逆差被美國視為操縱匯率三大指標之二,其一是對美順差逾200億元,其二是經常帳順差超過GDP2%,德國就常被指責太過「勤儉持家」,儲蓄偏高,投資不足。其實相對而言,台灣問題比德國更為嚴重。不過賴海哲對華爾街日報所說,2020年11月台灣對美順差達269億美元的數字,顯然對國際貿易欠缺了解。 先不談台灣的產業結構對美享有比較利益,自然會有順差(不計軍火),而台灣對美順差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150億元以下,如非2018年起美國對中發起Trade war,引起轉單效應,台灣順差不會擴大,換言之,美國的逆差沒有改善,只是由中國轉到台灣而已。而且美國在2020年大量瘋狂印鈔,形成新一波QE,對勤勞出口的國家而言,賺到一堆貶值的紙上財富,恐怕是極為諷刺的現象,也是早年「美元陷阱」預言的另一體現。 陳冲指出,台美貿易不是無從改善,台灣可以擴大對美投資、採購(當然是我國需要的)、可以讓匯率更市場化,或做其他努力,但重點是要坐下來談判,盤點雙方關切的事項,逐項設法解決。否則在比較利益原則下、在長期形成的全球價值鏈下,期待台灣對美順差自動縮小後,再談貿易協議,豈不倒果為因。賴海哲認台美貿易達成協議有many legal hoops要克服,所以相當困難,這全屬託辭,CPTPP、RCEP各國都有許多法律關卡,也都一一克服,更何況目前台北立法如臂使指,區區legal hoops何足道哉?倒是賴海哲說Trade relations with Taiwan are fraught,弦外之音,是否又有其他難言之隱?不過還好,政權輪替,貿易代表換人,馬上有一位台裔新代表戴琪,可以好好談談了。 陳冲指出,現在春寒料峭,轉眼是否春暖花開?且拭目以待。

  • 工商社論》台灣應如何看待美國匯率操縱國報告

    工商社論》台灣應如何看待美國匯率操縱國報告

     日前,美國財政部公布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總體經濟與外匯政策報告,該報告除了將越南及瑞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並於公開敦促兩國儘速調整其國際收支,避免對美元匯率進行干預,以消弭雙邊不公平貿易狀況之外,也同時公布了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台灣赫然在列。  回顧歷史,台灣曾於1988年10月被美國財政部認定為匯率操縱國,當時因台灣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增加,美國開始透過雙邊談判對台灣施壓,要求新台幣升值以降低順差。在1989年3 月美、台雙方匯率談判後,台灣在同年4月,建立了「管理浮動匯率」制度取代舊有以「中心匯率」法則調整的匯率制度。依照新制,若央行需要因時因勢而調節匯率,必須從市場買進賣出外匯。經過此次匯改,在其後長達約27年時間裡,台灣一直都未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或操縱國名單中。  時至2015年,美國頒訂的「貿易便捷化暨執行法」(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針對評定一國是否操縱匯率的三項指標進行調整,分別是近12個月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近12個月經常帳順差占GDP比超過2%,以及近12個月內有6個月進行單邊匯率干預,且外匯淨購買量占GDP比超過2%。此制度實施後,台灣在2016年4月、10月及2017年4月接連3次被列入觀察名單,理由都是因台灣有大量的經常帳順差,並有不對稱的外匯干預紀錄。  今年12月,美國再度將台灣列入觀察名單,原因是台美貿易順差從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已達到248.84億美元,同期間的外匯淨購買量為105億美元,對台灣GDP占比約1.7%,並敦促台灣央行應允許新台幣升值,以減少龐大的貿易順差,且應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特別資料公布標準」(SDDS)框架發布外匯準備的全部詳細數據,讓其外匯業務和外匯準備管理更加透明。  為何各國那麼在意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主要是遭列為匯率操縱國的國家,若未能在一年內採取適當政策糾正狀況,美方將採取進一步的行動,包括:一、拒絕該國取得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二、拒絕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三、要求IMF加強監督;四、把匯率操縱納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的考量。若一國被列為觀察名單,雖不會對該國造成立即性衝擊,但表明美國將密切監督該國經濟及外匯政策,一旦符合評定標準,美國也將毫不猶豫地將其轉列為匯率操縱國,並立刻啟動前述行動。  就台灣而言,自2019年8月起,台美貿易數據已符合美國匯率操縱國三項標準中的兩項。首先,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宅經濟、在家上班及遠端商機讓台灣對美出口蓬勃發展,但進口表現平平,助長台灣對美貿易順差,短期內似乎不太可能回落至200億美元以下;其次,自2000年第4季以來,台灣經常帳順差對GDP占比從未低於2%,且2019年第4季至2020年第3季該比例已高達12.4%,同樣在短期內不可能回到2%以下。至此,台灣會不會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將取決於央行作為。若央行為了避免新台幣升值而干預匯市,則未來將有被美方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的莫大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美國判斷一國是否為匯率操縱國的依據標準多數屬於量化指標,但有別對美貿易順差、經常帳順差占GDP比這兩項指標的判定與解讀很明確,何謂持續的單邊匯率干預(persistent, one-sided intervention)則較欠缺令各界信服的標準。為此,今年8月美國財政部發表新的全球匯率評估框架方法(GERAF),利用模型估算經常帳缺口並轉換至匯率缺口,再從匯率缺口中換算該國貨幣對美元的雙邊匯率失調程度,藉以判斷該國貨幣是否有市場以外的力量介入。具體來說,美國財政部將會利用GERAF評估兩件事:一是干預外匯市場程度;二是跨境資本流動管制程度。惟目前的GERAF版本尚無法直接證明雙邊匯率失調是否源於央行介入,是以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財政部應會繼續將此模型精緻化。屆時,各國央行調節匯率的舉動,將更難逃過美國的監督。  要言之,在疫情肆虐全球下,台灣受惠供應鏈轉單及遠端商機,使ICT產業蓬勃發展,對美貿易持續出現順差,加以內需多少受限,使整體經常帳順差對GDP比將居高不下,均難以避免觸及美國評斷匯率操縱國的前兩項標準。如今,只能靠央行守住第三項標準,以免被美方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考量到美國已採用GERAF量化各國央行行動是否導致該國貨幣相對美元低估,以及在何種程度上被低估的情況下,台灣央行不能只是含糊地以「動態管理原則」以對。否則,將難免被美方判定為新台幣相對美元低估,致台灣有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的風險,而其後接踵而來的糾正與懲處措施,更將使台灣於洽簽相關貿易協議時居於不利位置。

  •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順差、逆差見仁見智 會用才是王道!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美國12月16日發布第一次匯率報告,將台灣又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可能遭貿易報復,影響不可小覷。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台灣相較去年,又多一項符合指標,對美順差超過200億美元。 對台灣而言,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再加上對美順差及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都造成央行穩定新台幣匯率的壓力。也伴隨干預外匯項目,早已多年被美國密切注意我國央行干預的手法,並敦促避免影響經濟面的干預外匯市場,這都是順差及外匯存底惹的禍。 與其每年一直處於是否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警戒狀態,不如從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劃,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 改變以往見大量外匯出超就心喜的態度,也不要以為大額順差就是好事。台灣自約半世紀前開始享有穩定的出超以來,也許因為對國際情勢的不安,一向對「出超」(順差)十分推崇,甚至也因此或多或少影響中央銀行的匯率政策,政府也常為貿易順差而驕傲,為龐大外匯存底而欣喜。依川普的貿易觀,貿易對手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是Bad,貿易逆差是Good,但順差真是如此美好?此種論調經濟學人雜誌曾以Economic Illiteracy(經濟文盲)形容(也許不是針對台灣)。 川普曾攻擊德國操縱匯率,忘了德國早不用馬克而使用歐元。但以德國為例,該國的順差來自國民、政府、企業都有過高的儲蓄,國民的行為或許與官方所說高齡化社會有關,但政府及企業吝於投資,就會對國家長期發展產生不利的影響,也引起川普對順差的注意。川普對自由貿易的解讀,也許並不正確,但其多次批評德國貿易順差,也許有一種歪打正著的效果。德國經濟學家多建議採取提高工資,並鼓勵投資、消化超額儲蓄、改變撙節政策,以緩和經常帳順差占GDP幾近9%的狀況。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貿易順差來自出口的貨物價值,超過進口貨物價值,好像一個人或家庭,收入多支出少,享有節餘,也因此儲存未來消費能力,好像是美德也是美事。但從經濟學角度觀察,貿易順差其實等於超額儲蓄,換句話說,會產生「出超」與國內儲蓄過多,而投資太少甚至不知如何消費有關,類似億萬富翁卻連個冰箱都不願意買。如果長期大量的貿易順差,至少表示犧牲國內的資源、勞力、環境生產,提供產品予外國,而卻未換回可增益國民福祉的足夠商品或服務,也就是說貿易順差,不見得是Good,貿易逆差,也不見得是Bad。 貿易差額(X-M=NX)是出口減進口,台灣經濟相當依賴外貿-仰賴出口,若順差源於進口未隨出口成長而增加,反映了對生產、投資的疑慮,將導致內需虛弱、影響長期投資(遷廠外移)。貿易順差,不見得是Good,在沒有匯率操縱下,會面臨如將差額留在國內,將迫使順差國貨幣升值,要不就是向逆差對手國購買進口,才能拉平貿易差額。匯率操控對貿易差額的影響,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就一直懷疑貿易夥伴國不公平的貿易手法,造成美國貿易逆差,其中最容易上口的就是匯率操縱。一個國家對美順差不表示有匯率操縱,只表示某些產品對美享有比較利益,更何況對美國以外國家說不定還有逆差。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貿易逆差也不見得是Bad,任何國家只要消費大於生產,都會產生貿易逆差。貿易逆差,若是進口增加,說明國內消費是健康的,且若是將儲蓄用於購買生產性設備,對於增加就業、提高經濟產能都有很大的幫助,在緩解通膨的同時,提升國民生活品質。

  • 《金融》不管貿易順逆差 善用超額儲蓄才是王道

    美國今年12月16日發布第一次匯率報告,將台灣又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可能遭貿易報復,影響不容小覷。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台灣相較去年,又多一項符合指標,對美順差超過200億美元。對美巨額順差反成為遭到報復的破口,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認為,與其每年一直處於是否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警戒狀態,不如從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用,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畫,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對台灣而言,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再加上對美順差及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都造成央行穩定新台幣匯率的壓力。也伴隨干預外匯項目,早已多年被美國密切注意我國央行干預的手法,並敦促避免影響經濟面的干預外匯市場,這都是順差及外匯存底惹的禍。 政府宜改變以往見大量外匯出超就心喜的態度,也不要以為大額順差就是好事。台灣自約半世紀前開始享有穩定的出超以來,也許因為對國際情勢的不安,一向對「出超」(順差)十分推崇,甚至也因此或多或少影響中央銀行的匯率政策,政府也常為貿易順差而驕傲,為龐大外匯存底而欣喜。依川普的貿易觀,貿易對手國對美國貿易順差是bad,貿易逆差是good,但順差真是如此美好?此種論調經濟學人雜誌曾以economic illiteracy(經濟文盲)形容(也許不是針對台灣)。 川普曾攻擊德國操縱匯率,忘了德國早不用馬克而使用歐元。但以德國為例,該國的順差來自國民、政府、企業都有過高的儲蓄,國民的行為或許與官方所說高齡化社會有關,但政府及企業吝於投資,就會對國家長期發展產生不利的影響,也引起川普對順差的注意。川普對自由貿易的解讀,也許並不正確,但其多次批評德國貿易順差,也許有一種歪打正著的效果。德國經濟學家多建議採取提高工資,並鼓勵投資、消化超額儲蓄、改變撙節政策,以緩和經常帳順差占GDP幾近9%的狀況。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貿易順差來自出口的貨物價值,超過進口貨物價值,好像一個人或家庭,收入多支出少,享有節餘,也因此儲存未來消費能力,好像是美德也是美事。但從經濟學角度觀察,貿易順差其實等於超額儲蓄,也就是熟知的NX=S-I,由NX=Y-G-C-I及S=Y-C-G而來,GDP(Y)=C+I+G+(X-M=NX),換句話說,會產生「出超」與國內儲蓄過多,而投資太少甚至不知如何消費有關,類似億萬富翁卻連個冰箱都不願意買。如果長期大量的貿易順差,至少表示犧牲國內的資源、勞力、環境進行生產,提供產品予外國,而卻未換回可增益國民福祉的足夠商品或服務,也就是說貿易順差,不見得是good,貿易逆差,也不見得是bad。 貿易差額(X-M=NX)是出口減進口,台灣經濟相當依賴外貿-仰賴出口,若順差源於進口未隨出口成長而增加,反映了對生產、投資的疑慮,將導致內需虛弱、影響長期投資(遷廠外移)。貿易順差,不見得是good,在沒有匯率操縱下,會面臨如將差額留在國內,將迫使順差國貨幣升值,要不就是向逆差對手國購買進口,才能拉平貿易差額。匯率操控對貿易差額的影響,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就一直懷疑貿易夥伴國不公平的貿易手法,造成美國貿易逆差,其中最容易上口的就是匯率操縱。一個國家對美順差不表示有匯率操縱,只表示某些產品對美享有比較利益,更何況對美國以外國家說不定還有逆差。 貿易逆差也不見得是bad,任何國家只要消費大於生產,都會產生貿易逆差。貿易逆差,若是進口增加,說明國內消費是健康的,且若是將儲蓄用於購買生產性設備,對於增加就業、提高經濟產能都有很大的幫助,在緩解通膨的同時,提升國民生活品質。

  • 遭列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 陳冲:超額儲蓄應做有效運用

    遭列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 陳冲:超額儲蓄應做有效運用

    台灣雖號稱美台關係史上最好,但這次美國發布匯率報告,卻仍被列入觀察名單。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前行政院長陳冲指出,政府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用,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畫,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未嘗非國家之福,如只會買美國公債,不過是紙上富貴而已。 美中貿易戰由關稅戰打到貨幣戰,美國財政部法定每年4月、10月發布的「國際經濟及外匯報告」(簡稱匯率報告),在技術上依法定時程發布,原毫無困難,卻一延再延,始終被認為背後有其戰略的原因。結果遲至川普政府即將於下月交接之際,才於12月16日發布本年第一次匯率報告。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4年來一直呼籲要注意匯率操縱議題,去年9月3日發表「池魚之殃 台灣變匯率操縱國?」文中已預測,當年或是次年面對貿易戰而生的「轉單效應」,要哀矜勿喜,可能因而使得台灣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而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甚至遭貿易報復,影響不可小覷。果然,在多項轉單「捷報」下,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就顯示,台灣對美順差已飛越250億美元。 台灣以往列入觀察名單,常擔憂經常帳順差及干預外匯市場二項,在經常帳順差(占GDP)方面,以台灣特殊的環境,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很難逃免。至於干預市場項目,則已多年在「過去12個月中有8個月干預」項下,被列為黑色的yes,表示美國早已密切注意我國央行干預的手法,只是沒有12個月都在踩油門罷了。 英國「經濟學人」曾於2017年3月評論貨幣操縱時,認為美國標準稍嫌落伍。首先對美國享有順差一項,該雜誌認為沒啥道理,因為該國對美國以外國家可能是逆差。其次經濟學人建議應將經常帳順差及持續單邊干預匯市標準的3%及2%各予一分(manipulation point),然後每增3%及2%再加一分。如依照經濟學人的新公式,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的台灣,在貨幣操縱排名就會大幅向前,高居第二名,未來風險可能更大。如再加上德國人常建議應考慮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則麻煩更多。 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對台灣而言,主要是提醒對美順差持續擴大已遠超過200億美元及經常帳順差與GDP不成比例,並敦促避免影響經濟面的干預外匯市場。政府應改變以往見大量外匯出超就心喜的態度,國人也不要以為大額順差就是好事,常常會牽動央行的匯率政策。 陳冲表示,開始有點擔心央行過度煩惱匯率,會否影響盈餘?會否影響國家總預算?

  •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嚴重誤點的匯率報告 幸勿錯誤解讀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中美貿易戰由關稅戰打到貨幣戰,美國財政部法定每年4月、10月發布的「國際經濟及外匯報告」(簡稱匯率報告),在技術上依法定時程發布,原毫無困難,卻一延再延,始終被認為背後有其戰略的原因。結果遲至川普政府即將於明年1月交接之際,才於今年12月16日發布本年第一次匯率報告。 本次匯率報告,可能因選舉已過,意外地大致依法定的匯率操縱標準來認定。大陸與去年相同,只有一項達標,但也未因中美關係緊繃而被策略列入觀察名單或匯率操縱國。台灣雖號稱美台關係史上最好,但仍然被列入觀察名單。事實上台灣相較去年,又多一項符合指標,作為貨幣操縱者,似乎要比大陸來得符合條件。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基金會四年來一直呼籲要注意匯率操縱議題,去年9月3日發表「池魚之殃 台灣變匯率操縱國?」,文中已預測,當年或是次年面對貿易戰而生的「轉單效應」,要哀矜勿喜,可能因而使得台灣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而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甚至遭貿易報復,影響不可小覷。果不其然,在多項轉單「捷報」下,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就顯示,台灣對美順差已飛越250億美元。 台灣以往列入觀察名單,常擔憂經常帳順差及干預外匯市場二項,在經常帳順差(占GDP)方面,以台灣特殊的環境,向來都超過標準很多,很難逃免。至於干預市場項目,則已多年在「過去十二個月中有八個月干預」項下,被列為黑色的yes,表示美國早已密切注意我國央行干預的手法,只是沒有十二個月都在踩油門罷了。 英國「經濟學人」曾於2017年3月評論貨幣操縱時,認為美國標準稍嫌落伍。首先對美國享有順差一項,該雜誌認為沒啥道理,因為該國對美國以外國家可能是逆差。其次經濟學人建議應將經常帳順差及持續單邊干預匯市標準的3%及2%各予一分(manipulation point),然後每增3%及2%再加一分。如依照經濟學人的新公式,經常帳順差占GDP徘徊在15%左右的台灣,在貨幣操縱排名就會大幅向前,高居第二名,未來風險可能更大。如再加上德國人常建議應考慮外匯存底(存量)與GDP的關係,則麻煩更多。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這次美國匯率報告,對台灣而言,主要是提醒對美順差持續擴大已遠超過200億美元及經常帳順差與GDP不成比例,並敦促避免影響經濟面的干預外匯市場。政府應改變以往見大量外匯出超就心喜的態度,國人也不要以為大額順差就是好事,常常會牽動央行的匯率政策。總體面應該思考超額儲蓄如何運用,針對未來發展,有計畫性的投資,做些長程規劃,享受一下國民辛苦所得,未嘗非國家之福,如只會買美國公債,不過是紙上富貴而已。 開始有點擔心央行過度煩惱匯率,會否影響盈餘?會否影響國家總預算?

  • 美緊盯匯率 影響台美BTA

    美緊盯匯率 影響台美BTA

     近日有關匯率的2則新聞都讓央行進退失據。一是台灣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一是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呼籲央行應讓新台幣匯率維持競爭匯率。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發布一次匯率報告,通常在4月與10月發表。今年則因疫情遲未發布,原本以為將會延至明年由拜登政府的葉倫部長發表。美國財政部16日突然公布新匯率報告,越南及瑞士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台灣、中國大陸、日、韓、星、泰、馬、印、德、義等10國則列入觀察名單,這是台灣繼1988與2017年後,第3次被納入觀察名單。  即使明年拜登上任,我仍將面臨相同問題,拜登的政權交接小組成員塞瑟,也是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資深研究員,可望接任拜登的經濟顧問,他早就指控台灣操縱匯率的狀況比大陸還嚴重,要求財政部處理台灣操縱匯率問題。未來塞瑟進入拜登財經團隊後,央行的壓力只會更沉重。  美國財政部對匯率操縱的法源依據為1988年《貿易和競爭力綜合法案》,分析主要貿易伙伴是否有操縱本國貨幣行為;2015年再通過《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提出3項量化指標包含:一、順差逾200億美金;二、經常帳順差超過GDP 2%;三、持續性對外匯市場進行單方面干預,超過GDP 2%。  原則上符合3個指標就會列入匯率操縱國,這次2個被列入的越南及瑞士,確實符合3指標;若達到2個指標,則可能被列入觀察名單。台美上半年貿易順差達230億美金;經常帳順差為GDP10.5%;央行上半年干預匯市約39億美金,在匯率急遽變動下,並不算太高。3個指標中,已滿足前2個指標。  不過其審查有很大的模糊空間,以2019年大陸被列入匯率操縱國為例,僅第一項順差符合標準;經常帳幾近平衡;也沒有持續干預匯市的證據。故財政部只認定是較輕微的觀察名單,而非匯率操縱國。但在川普公開批中共操縱人民幣匯率後,財政部隨即將大陸提升至較重的匯率操縱國。易言之,美國常將此當作是對付貿易夥伴的一項武器。  當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後,美國財政部會要求進行雙邊協商,重估兩國貨幣匯率,若仍未改善就可能實施報復性措施,如拒絕該國取得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管道、拒絕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標案、納入美國貿易代表署是否與其洽簽貿易協定考量等。  台灣是出口導向國家,維持匯率穩定是央行職責,又需防範踩美國的紅線。其實美方一直緊盯我央行,故從前任彭淮南總裁起,干預匯市時就採取比較保守的作法。即使如此仍被納入觀察名單,若處理不慎,還可能影響台美BTA談判,未來匯率如何動態穩定,考驗央行智慧。(作者為中華經濟與金融協會副祕書長)

  • 《台北股市》外資拱升新台幣 明年台股彈雙Key

    外資昨天連5賣後,強力回補台股近新台幣300億元;今早新台幣匯價在外資匯入款推升下,盤中再創23年新高價來到28.116元,升值3.6角。昨晚美國財政部公布川普政府的最後一份匯率報告,將台灣、泰國與印度新增列入觀察名單,這份匯率報告指出,台灣在今年上半年,經常帳順差擴大,是列入觀察名單的主因,這也是台灣自2017年4月,被美國財政部除名後,再度被點名進入匯率操縱觀察名單。 雖然新台幣持續走升,但台股的多頭行情也和新台幣一樣熱血。永豐投信指出,全球央行與財政部門挹注資金動能與救市政策,疫情後的多頭行情可望延續至2021年;此外,全球自由旅行暫未恢復前,5G網路與遠距等新科技運用投資話題不退燒,與重視地球遽變後的環境,也讓ESG永續投資議題持續火熱! 永豐投信建議,2021年投資宜把握:美中台+雙G主旋律,投資區域鎖定美國、中國與台灣等三大市場,投資議題則持續關注5G與ESG的投資雙Key,此外股票優於債券,全球各地央行仍然堅守寬鬆貨幣政策立場,加上後疫情景氣復甦帶動的消費熱潮,研判2021年以美中台為首的股市,仍將有持續暢旺的資金行情。 產業與趨勢的觀察上,5G運用持續擴大,加上疫情影響下所帶動的遠距等新科技運用仍然是未來趨勢,永豐投信認為,科技新趨仍然是2021年的投資重點,特別是美國的新科技研發,與中國的科技規模經濟,加上台廠的核心技術半導體零組件等。 此外,疫情的危機聲浪中,使得全球投資人更加重視ESG投資的迫切性,特別是在拜登獲得選舉人團投票確認勝選立場後,為落實競選承諾對抗氣候變遷威脅等,內閣將推動立法要求企業揭露更多的ESG資訊,台灣企業也同樣被要求對相關議題的重視與落實,這也說明ESG投資議題為何成為在海外內股票與債券市場成為新投資顯學的原因。 永豐投信進一步分析,疫苗的研發突破與量產需求,也會帶動生技股在未來一年值得期待的表現,若疫苗的接種成效證實,將挹注全球市場對於疫苗授權、量產與採購等需求動能的大幅成長;此外,拜登的綠能新政落實,未來4年2兆美元的環保能源、能源轉型變革技術的綠能產業投資,也是2021年不能忽視的投資主題。

  • 《國際經濟》超「匯」賺 韓10月經常帳順差創3年新高

    韓國央行(BOK)出具最新數據顯示,韓國10月經常帳順差金額創下3年來新高,暗示疫情大爆發這段時間,韓國出口已現逐漸復甦跡象。 韓國10月經常帳順差達到116.6億美元,較上(9)月的101.3億美元大增一成五。同時,10月經常帳順差金額,也創下自2017年9月以來最高紀錄。 韓國經常帳在4月份曾創近10年來,最大逆差值33.3億美元後,所幸至10月為止,連續6個月經常帳都是出現正差值,而且幾乎是每月逐步走高。 其中,在貨物方面,順差為101.5億美元,高於9月的80.3億美元,月增率高達27%。另外,占韓國經濟體一半的出口項目,9月年增達8%為498.5億美元,10月因工作日數減少影響,故月減3.8%。進口也小增1%,達378.3億美元。 今年初受到疫情影響,出貨方面受到重創。但自6月份以來,各國陸續開放國境,並陸續恢復商業活動下,景氣下滑幅度似有同步減少跡象。包括韓國人出國旅遊花費的服務項目方面,繼9月份出現17.2億美元高額赤字後,10月份赤字收斂至只剩6.6億美元。 用來追蹤外國工作者薪資,以及支付海外派息的主要收入方面,10月份順差為24.5億美元,9月也順差18.3億美元。衡量外資投資水位項目,10月份淨流入韓國159.4億美元,較9月的89.1億美元狂增1.7倍左右。 韓國央行補充,今年前10個月,韓國經常帳順差累計金額為549.7億美元。

  • 出口喊燒 Q3經常帳順差攀峰

     中央銀行公布第三季國際收支,經常帳順差飆高至286.5億美元,創歷史新高紀錄,央行官員表示,主要是「出口表現實在太亮眼」,金融帳則連續41季淨流出,仍創史上最長紀錄,累計淨流出金額正式破5,000億美元大關至5,134.8億美元,約當近七年全國稅收總和。  央行官員指出,第三季經常帳順差年增達150億美元,主要是商品貿易順差衝高至234.7億美元,創史上次高,年增69.6億美元,僅次於2017年第三季的237.8億美元。當季大幅增加符合預期,因新冠疫情影響,受惠遠端商機及5G通訊等應用,及電子新品備貨需求增加,反應在當季的出口大幅成長。  同樣因疫情效應,第三季服務收支轉為順差16.8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逆差18.5億美元,央行官員說明,主要是各國延續境管,當季出國人次年衰退90.8%,旅行收支逆差跟著縮小,統計當季旅行收入1.35億美元、支出23.85億美元,即逆差2.5億美元。去年同期旅行收入34.3億美元、支出57.2億美元,逆差達22.9億美元,「但旅行收支第二季應已落底,第三季顯現些微回升」。  第三季初次所得也轉順差43.3億美元,主要因國人對外直接投資所得增加,及台商境外資金匯回進入高峰期。央行官員解釋,統計去年8月15日開始至今年9月15日,共核准新台幣2,236億元、匯回2,040億元,其中今年7~9月即占掉逾半數。同期間外資所得的台股第三季現金股利發放,因疫情影響較去年略減少,還有央行降息後銀行利息所得也縮水。  當季證券投資淨流出164.8億美元,其中對外證券投資淨增加86.3億美元,主要仍因投信基金及保險公司投資國外債券增加,外人證券投資則是淨減少78.5億美元,因外資8、9月淨賣超減持台股的結果。

  • 出口實在太亮眼 Q3經常帳順差創歷史新高

    中央銀行公布第三季國際收支,經常帳順差飆高至286.5億美元,創歷史新高紀錄,央行官員表示,主要是「出口表現實在太亮眼」,金融帳則連續41季淨流出,仍創史上最長紀錄,累計淨流出金額正式破5,000億美元大關至5,134.8億美元,約當近七年全國稅收總和。 央行官員指出,第三季經常帳順差年增達150億美元,主要是商品貿易順差衝高至234.7億美元,創史上次高,年增69.6億美元,僅次於2017年第三季的237.8億美元。服務收支轉為順差16.8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逆差18.5億美元。第三季初次所得也轉順差43.3億美元,主要因國人對外直接投資所得增加,及台商境外資金匯回進入高峰期。 金融帳部份,央行官員說明,第三季直接投資淨流出15.0億美元,國人對外直接投資淨流出45.4億美元,外資直接投資淨增加30.4億美元。當季證券投資淨流出164.8億美元,其中對外證券投資淨增加86.3億美元,主要是投信基金及保險公司投資國外債券增加,外人證券投資則是淨減少78.5億美元,因外資淨賣超減持台股。 國際收支是統計一段期間一國對外商品、服務及資本等交易。央行官員強調,如果商品及服務輸出大於輸入,代表經常帳順差,因國外收入大於支出,一國對外淨債權必然增加,即代表資金淨流出。如由民間部門持有即金融帳淨流出,如由貨幣當局持有,即為準備資產增加,第三季準備資產94.2億美元、創逾十年新高。

  • 《國際經濟》兩年首見!韓9月經常帳順差逾百億美元

    根據韓國央行(BOK)最新經濟數據,因電子晶片與汽車出口暢旺,韓國9月經常帳順差一舉登上兩年新高點。 韓國9月份經常帳順差為102.1億美元,與8月65.7億美元相比,才一個月就大增1.55倍。這麼亮眼數字也創下自2018年9月以來,睽違兩年最佳表現,當時貿易順差數字為112.4億美元。 年初,自從新冠肺炎開始肆虐全球,韓國出口也在4月份完全被打趴,經常帳逆差出現33.3億美元。但從5月開始到9月,這5個月經常帳都是呈現順差狀態。於是,在經常帳順差每月緩增下一直到了9月,這經濟數字量體再度逾百億美元,也出現兩年以來首見榮景。 韓國出口表現攸關經濟成長,9月份出口金額年增8%,達498.5億美元,同時,進口也小增1%,為378.3億美元。 細分來看,9月商品貿易順差高達120.2億美元,與8月70.1億美元相比較之下,狂增1.7倍。拜9月出口年增率7.7%之賜,這項數字才得以能寫下兩年新高。 包括韓國人海外旅遊花費在內的服務貿易方面,繼8月逆差為8億美元外,9月逆差擴大至20.4億,暴增2.5倍。 衡量外資資金投資規模的金融帳項目,9月淨流入89.1億美元,比8月48.4億美元相比,著實成長1.8倍,顯示外資看好韓國投資環境。 不過,韓國央行在8月份才將2020年經常帳預估值,調降至540億美元,比原先預估570億美元要少30億美元。放眼2021年,韓國央行還是信心滿滿地表示,經常帳將會小增至550億美元。

  • 全球封鎖效應 Q2國際、旅行收支 歷年新低

    全球封鎖效應 Q2國際、旅行收支 歷年新低

     新冠疫情肆虐下,全球封鎖效應,旅遊業急凍,根據中央銀行20日公布的2020年第二季國際收支,旅行收支同步大減,收入為0.94億美元、支出1.93億美元,雙雙創下歷年新低,也使得旅行收支逆差減少到1億美元左右,為2016年第一季以來的最小逆差金額。至於第二季金融帳,則為連續40季淨流出,再創最長淨流出紀錄。  央行官員表示,統計顯示第二季出國人次僅有4.7萬人次,較去年第二季的445萬人次大減98.9%,而來台旅客人次更減少99.6%,從去年第二季的307.4萬人次,降至今年第二季的1.3萬人次,因此造成旅行收入、旅行支出都大幅衰退。今年第一季旅行收入仍有14.35億美元、支出為22.53億美元,第二季則是直線墜落,收入、支出都大減,「主要是3月起,各國陸續啟動封鎖,台灣到全球都面臨一樣的情況」。  不過,央行官員指出,運輸服務收支第二季轉為順差,是服務收支轉為順差的其中一個原因,雖然出國人口大減,但貨運等方面仍相當熱絡,第二季的運輸收入達25.5億美元、運輸支出為24.3億美元,順差為1.2億美元。  此外,2020年第二季金融帳淨流出165.4億美元,已連續40季淨流出,續創史上最長淨流出紀錄,累計淨流出4,987.9億美元,以6月底新台幣的匯率計算,約合新台幣14.79兆元。  央行官員表示,第二季金融帳淨流出,主要是外資減持台股,使得非居民證券投資淨減少33.8億美元,但已較第一季淨減少的176.5億美元,縮減許多。另外,居民對外證券投資淨增加155.7億美元,主要是投信、保險、券商等公司的證券投資增加,其中又以保險公司投資國外債券增加的影響最大,所以造成證券投資淨流出達189.5億美元。  第二季直接投資淨資產增加27.4億美元,其中,居民對外直接投資淨增加34.5億美元,外資直接投資淨增加7.1億美元。央行官員指出,衍生金融商品淨資產增加4.3億美元,主要是其他金融機構支付衍生金融商品處分損失,負債減少。此外,其他投資淨資產減少55.7億美元,主要是銀行部門拆放國外同業減少。  經常帳部份,第二季順差217.7億美元,年增43.5億美元或25.0%。央行官員說明,商品貿易順差154.9億美元,年增11.0億美元,主要受惠於5G通訊及高效能運算等新興應用,以及國內半導體業具國際競爭優勢,電子零組件出超擴大,抵銷國外需求走弱及原物料價格下跌,造成傳產貨品外銷不振的影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