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帶動人民民主的搜尋結果,共12

  • 三一八學運黃國昌等無罪 府尊重司法

    總統府今天表示,尊重司法判決,太陽花學生運動是台灣民主進一步深化里程碑,也提醒大家,人民才是國家主人。 \n 3年多前的太陽花學運期間,時任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的時代力量籍立法委員黃國昌、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等人涉犯妨害公務等罪遭訴;台灣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審結做出無罪判決,全案可上訴。 \n 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受訪表示,毫無疑問,太陽花學運是台灣民主進一步深化里程碑,藉公民社會全面崛起與投入,這新波民主浪潮更讓自由民主與公平正義價值落實在公共治理上,進而帶動國民福祉全面提升。 \n 他說,運動提醒大家,人民才是國家主人,而離開自由民主與國民福祉確保,任何政權都將失去存在正當性,這是運動最重要意義。1060331 \n

  • 318學運3週年 府:人民才是國家主人

    今天是三一八太陽花學運3週年,總統府表示,這個運動提醒大家,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新政府積極拓展台灣國際空間,在經貿戰略及經濟發展,也正全力推動各項轉型升級工作。 \n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今天表示,三一八太陽花學運,不僅是台灣民主進一步深化的里程碑,藉由公民社會的全面崛起與投入,這新一波的民主浪潮,更讓自由民主與公平正義的價值,落實在公共治理上,並進而帶動國人福祉的全面提升。 \n 他表示,這個運動也提醒大家,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而離開自由民主與國人福祉的確保,任何政權都將失去存在的正當性。 \n 黃重諺說,因此,新政府上任以來,不儘積極的拓展台灣的國際空間,在整體經貿戰略以及國家的經濟發展上,也正全力的推動各項轉型升級的工作,目標就是改革過去國家發展失去方向、經濟體質弱化的缺失,以確保國家的永續發展。1060318 \n

  • 圓中國夢 陸學者談民主政治

     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今天表示,要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而民主與法治相輔相成,「沒有高度發達的民主政治,難圓復興中華的中國夢。」 \n 最新一期的「求是」雜誌刊出「如何認識全面深化改革總目標」系列文章,其中一篇由俞可平撰寫「沿著民主法治的軌道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 \n 「求是」是中共中央主辦的機關刊物,而俞可平是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重要文膽,他2006年曾發表「民主是個好東西」,引發中外關注。 \n 正當外界觀察中共是否推動政治體制改革時,他又發文談民主的重要性,卻舊調重彈「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現實道路。」 \n 俞可平說,民主與法治是硬幣兩面,不可分割;民主像桌子,而法治就是其中的柱子。沒有民主,不可能有法治;沒有法治,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而有序推動民主,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正確方向。 \n 他說,「沒有高度發達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實現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也難圓復興中華的中國夢。」 \n 但他又稱,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三者有機統一,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根本。 \n 俞可平認為,國家治理現代化,有三大關鍵。第一,任何組織和個人都須在憲法和法律規定架構中運行。第二,堅持依法治國。第三,黨在推動民主法治中起引領作用,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黨領導人民制定法律,各級黨組織也須在憲法和法律內活動。 \n 文章說,要牢固確立在國家事務中「憲法至上」和在黨內事務中「黨章至上」的觀念,堅決破除「黨大還是法大」、「權大還是法大」的謎思。1030416 \n

  • 官媒籲由黨內帶動人民民主

     中共召開十八大進入最後倒數,黨機關報昨刊文討論由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的內涵,稱「人民民主是社會主義的生命」,中國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及依法治國的發展道路。文中並指,積極穩妥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擴大社會主義民主,是中共黨人的不懈追求。 \n 中共官方《人民日報》昨以「中國民主,政治文明踏新程」為題表示,十八大代表康厚明是重慶市建工第一市政工程公司路面處農工班班長,農民工當選黨代表,是10年來中共中央積極推動黨內民主建設的一個縮影。 \n 文章指出,中共應擴大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健全新聞發言人制度,細化黨務公開的具體內容。文章並引述十八大代表、河南信陽市委書記郭瑞民說,黨務公開,有利於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 \n 回顧過去10年,「海議公決」成為農村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的代名詞;近9萬個社區中,99%的社區建立了黨組織和居委會,每個社區平均擁有10個以上社區民間組織。

  • 新華社:十八大政改 仍堅持以黨領政

     十八大政治報告將如何表述「政治體制改革」,大陸官方《新華社》昨透過專家訪談透露出大體樣貌,仍是以「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為主軸的政治改革,大陸現有政治體制,包含以黨領導原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現有中國特色法律體系等,都將會繼續「堅持」。 \n 大陸全國政協常委、中共中央黨校前副校長李君如昨在接受《新華社》採訪表示,改革開放卅多年來,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每推進一步,政治體制改革也深化一步,但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還遠遠沒完成,特別是如何防止個人獨斷專行和權力濫用,仍是一個重大課題。 \n 李君如強調,中國絕不會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而會結合自身實際,繼續堅持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繼續將選舉民主與協商民主相結合,繼續堅持依法治國。 \n 他說,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這一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構成的基本政治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等符合中國國情,有利於保持黨和國家活力,必將會始終堅持。 \n 根據大陸學者錢綱研究,「政治體制改革」這個提法,一九八七年「十三大」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達到高峰,其後即因「六四」大幅下降,江澤民、胡錦濤都極少談及政治體制改革,唯有溫家寶是大陸領導人間的異數。 \n 例如薄熙來案件所顯示的「權力過度集中」問題,溫家寶去年即表示:要「從制度上改變權力過分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約的狀況」。 \n 此外,溫家寶還提及「黨應當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但依據李君如的說法,溫家寶這些主張恐怕很難反映在十八大政治報告中。

  • 俞可平:人民民主為最終目標

    俞可平:人民民主為最終目標

     中共高層的重要文膽、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在「十八大」召開前,又再次大談民主。他在《財經》雜誌撰文6000多字,大力宣揚「增量民主」(Incremental Democracy)概念。他認為,中共黨內的民主化將影響大陸的民主化。但最終的目標才是「人民民主」。 \n 先前曾經訪問台灣的俞可平是中共重要的政治智囊,外界認為他是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的文膽;他曾撰文「民主是個好東西」,在大陸有「民主思想推手」封號。 \n 6大重點鞏固政經 \n 在這長達6000多字的文章中,俞可平指出,不斷走向民主,是大陸政治發展不可逆轉的道路,而「增量民主」是當前政治、經濟和文化條件下,推進民主治理的一種戰略選擇。 \n 俞可平認為,推動「增量民主」的6大重點包括:程序民主決定實質民主、民主政治需要公民社會、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依法治黨帶動依法治國、基層民主向高層民主推進及動態穩定取代靜態穩定。 \n 談黨內民主,俞可平說,「中國的民主政治不僅不能離開中國共產黨,且很大程度取決於黨自身的民主化」,而「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意味著「人民民主,才是中國民主政治的最終目標」。 \n 依法治黨進而治國 \n 但俞可平對於中國的民主化仍寄望在中共的民主改革上。他強調,「中國共產黨是唯一執政黨」,推動黨內民主化是中共「從革命黨轉變成執政黨的進程。」 \n 俞可平還說,民主與法治不可分,「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幹部都須嚴格遵守國家的法律和黨的規章」,才能透過依法治黨帶動依法治國。 \n 談基層民主,俞可平說,大陸基層政權包括縣市、鄉鎮和村落社區3層面,村民和社區自治發展近30年,「重心應漸從村落社區轉向鄉鎮縣市」,如擴大縣鄉領導人公推直選範圍、增加公民直接參與管道、推進基層社會自治、轉變城鄉治理結構和方式。 \n 轉型須讓社會穩定 \n 俞可平又稱,民主化過程最大威脅是「社會不穩定」,對轉型中的大陸來說尤其如此。「中國的所有改革,必須維持社會安定,『穩定壓倒一切』有其合理基礎。」 \n 但俞可平建議,維穩方式應從傳統「以堵為主」的靜態穩定,走向現代「以疏為主」的動態穩定, 讓公民透過合適管道表達不滿,及時調整官民關係。

  • 大陸智庫:依照國情推動民主

     大陸重要智庫昨天指出,對大陸而言,大陸政改已在醞釀進行,「現在不是要不要民主的問題,而是促進民主完善的問題。」大陸推動民主重點是要按照國情去推動,「如果搞快是會翻船的。」 \n 大陸重要智庫受邀來台,在「第二屆愛與和平」論壇談民主議題,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提到,大陸改革開放30多年歷次重大改革都觸及政改,而政改到今日已有進展,大陸民主會有自身特色,須增加政府公信力、克服貪腐。 \n 台灣經驗很有限 \n 俞可平指出,「推動民主一定要維持秩序、統一」,台灣民主經驗對大陸而言非常有限,因為台灣太小,不見得適用大陸。他以編譯局的人事升遷是透過無記名投票方式決定,顯示中國政改已在醞釀進行。 \n 俞可平說,大陸要審慎處理民主推進與社會環境和諧問題、民主與國家統一關係,分裂主義抬頭問題、民主與經濟民生改善的關係問題、民主民生如何兼顧問題、兼顧民主與法治,提升民主效率問題,以免影響國家穩定。 \n 中國社科院台研所所長余克禮說,民主有多種形式,重點是要按照中國國情去推動,「如果搞快是會翻船的」,大陸民主需要完善發展,要在經濟穩定基礎下推動。他提到,過去外界以為大陸害怕民主是誤解。 \n 余克禮說,最早在中國推動民主的是共產黨,早在春秋戰國時代孟子就曾談到民主。對於廣東烏坎村選舉,他指出,大陸基層民主選舉已經很長一段時間。 \n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門洪華表示,民主是「必要」的好東西,「大陸從來沒有放棄政改。」大陸只有走上民主才能確保全面強盛、可持續的未來,「現在對大陸來說,怎樣實踐民主才是討論問題。」 \n 民主化條件成熟 \n 門洪華指出,大陸現在關注核心是政治體制改革問題,他對大陸民主未來持審慎樂觀看法,「現在不是要不要民主的問題,而是促進民主完善的問題」,他認為,大陸民主化條件已成熟,使得政治、經濟、社會走向開放。 \n 中共中央編譯局世界戰略與發展部副研究員何哲也說,中國政改要不要改已形成共識,但是要怎麼改,中共黨內分歧還是很大,他認為,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是最具現實和可行性的,也就是透過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最終實踐民主法治。

  • 南方周末-蛋糕多種整法 關鍵吃飽吃好

     同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和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近日不約而同地用蛋糕做比喻,公開發表各自分管區域的經濟、社會發展理念。 \n 先是薄熙來書記月內連續兩次提到:與其他地方先做大蛋糕再分不同,重慶這幾年的思路是倒過來,先將蛋糕分好,再做大。重慶不必等到發展的高級階段再去研究合理分配與共同富裕的問題。其後,汪洋在廣東省委十屆九次會議分組討論中談到:「現在把社會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尤其強調要注重民生問題,但是做大蛋糕仍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就是說分蛋糕不是重點工作,做蛋糕是重點,這點是有針對性的。」 \n 兩者側重不同 \n 這兩塊「蛋糕」,隨即引發國內媒體和網路熱議,一些海外媒體更將之上升到執政理念和發展路線之爭的高度,外國駐華使館也因此高度關注。把這兩塊「蛋糕」放在一起比較,延續著社會上備受關注的「廣東模式」與「重慶模式」之分。 \n 兩個「蛋糕論」,針對的是兩個不同地區。廣東和重慶在發展水準上存在相當差距,存在不同的優先考慮亦屬正常。薄熙來的講話針對的是分配不均、社會不公,汪洋講話的前提則是社會建設,所謂做蛋糕,不是僅僅要快,要增量,而是指在廣東強調產業升級的當下,必須走科學發展的道路,更加注重改革開放,更加注重以人為本與生態可持續性。發展與公平,都是改革開放的應有之義,區別主要是側重不同。 \n 對發展道路公開提出自己的思路,客觀上是黨內民主的重要表現,兩位政治局委員的言論在網路和媒體上引發的熱議,符合中共十七大提出的「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的目標。 \n 避免民粹主義 \n 就在兩位書記提出自己觀點並引發熱議時,全國政協副主席、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張梅穎又發出令人警覺的呼籲。這位民主黨派的負責人表示:「改革應避免民粹主義!」發展和分配這類本質上屬於政治問題的議題,也是如此。因為民粹主義是民主的天然、有害的伴隨物。不避免民粹主義,國家不能保持穩定,也就談不上發展。 \n 在發展和分配的問題上避免民粹主義,溫家寶總理的一個觀點很可以作為標準。在談到中國現階段是否已經富強起來時,他曾指出:任何數字乘以13億,都很大,除以13億,都很小。中國現階段應該先分蛋糕還是先做蛋糕?慎重的態度恐怕只能先做一下除法,廣東如此,重慶亦然。 \n 不管是做蛋糕,還是分蛋糕,最終目的都是要讓民眾吃到蛋糕,而且能吃得舒心。從這個意義上說,重慶強調的分配公平,廣東關注的社會建設,都是發展進程中的更進一步,都要植根於民眾權利的保護,讓國民更多地享受改革開放的成果。只要從權利上尊重民眾,自上而下地規畫公平與自下而上地追求幸福,不同執政思路的探索,實在不值得一驚一乍。 \n (摘自《南方周末》2011-07-21,作者曹辛)

  • 社論-迎接中華民國一百年 期許再創高峰

     今天是中華民國一百年的元月一日。這個承載著歷史苦難、經歷無數風雨的國家,在人民全力打拚下,一步步面對挑戰,克服一個又一個難關,走過了漫長的百年歲月,成為一個充滿自由與尊嚴的偉大國家。在這個光榮的歷史時刻,我們深深為中華民國感到驕傲! \n 一百年前,武昌起義點起的革命之火,讓清廷如杇木般倒下,中華民國在南京創立,成為東亞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也終結了中國數千多年的君主體制。以昔日中國幅員之大、積弊之深、民智未開、外敵進逼,當年國父孫中山只是一介書生,卻能鼓動起摧毀千年帝國的革命風潮,率先依循民主共和理念,在一個舊大陸建立起一個全新的國家體制,即使在今天想來,都是讓人無法相信的不可能任務。但是,偉大的夢想,真的可以激發出巨大的力量。今天的中華民國,正是百年前一個美好夢想的成功果實。 \n 當然,實現夢想的過程萬端艱辛,在這一百年之間,中華民國經歷了數不清的困頓磨難。先是民國初年的軍閥割據,接著是日本侵華及二次世界大戰,家園毀壞生靈塗炭。戰爭結束後得到短暫的和平,收復台灣並頒布憲法,但隨之爆發的國共內戰,導致中華民國政府遷移到台澎金馬,拜冷戰之賜成為美國盟友,在此生聚教訓,站穩腳步重新出發。 \n 以民國卅八年為分界,之前是在中國大陸屢經戰亂動盪的時期,之後是在台澎金馬安定發展的時期。兩個時期雖有差異,卻相互銜接。相對於同時期中國大陸不斷的政治風暴,中華民國在台澎金馬得到了比較安定的內外環境,得以穩定推動國家的發展。 \n 在超過一甲子的時間裡,這個國家不斷往前進步。醫療改善、教育普及、經濟成長,讓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知識水準提升,進一步奠下科技發展的基礎。刻苦勤奮的勞工,打造出了「台灣奇蹟」;在電腦尖端產業的成就,更讓我們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今天的中華民國,無論比外匯存底、經貿實力還是科技水準,都是在國際間舉足輕重的國家。儘管在勞工權益、貧富差距、弱勢保障等問題上,我們還有許多缺失需要改善,但回顧百年前的社會生活,今天的中華民國,的確稱得上富足安定。 \n 而在政治上,我們更成為華人社會中民主政治的先行者。人民的民主意識覺醒,帶動起巨大的改革浪潮,一九九六年首度總統直選,二○○○年首度政權輪替,二○○八年再度更換政權。雖然民主發展需要學習與摸索,也不斷在跌跌撞撞中嘗試錯誤,許多亂象也招致批評,但從百年的眼光俯瞰,中華民國確實從威權封閉蛻變成了一個由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家。人民的意志可以決定、而且也多次更換了執政者,這對整個華人世界來說,是前所未有的境界。 \n 今天的中華民國,是真真正正屬於全體國民的一個民主國家,也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百年前「主權在民」理想的實現。相信自己是國家的主人,集一票一票之決而選擇國家的走向,本身就已經是一項非常難能可貴的成就。而當人民自然且當然地相信自己是國家的主人時,也隨之擁有自由、自主、自信與自尊。 \n 一旦我們懂得了人的尊嚴,就絕不會再回頭接受奴役,也不會在威嚇下低頭。如此充滿生命活力的靈魂,這麼自由而堅強的脊樑,是我們為自己打造的最偉大珍貴資產。如此成果,不是天降,亦非倖致,是我們大家一點一滴,在中華民國這個寶貴的美麗家園裡,努力不輟攜手建造出來的。 \n 走過百年風雨路,從顛沛飄搖蛻變成今天的富足安康,中華民國是我們全體國民的驕傲,作為這個光榮國家的一員,讓我們一起為邁入一百年歡慶,也期許中華民國再創高峰,打造更輝煌榮耀的未來。

  • 人民網-政治不改革 中國未來堪憂

    評論解讀 \n大陸官方媒體《人民論壇》調查未來10年10大挑戰,共有4251名受訪者認為「民主政治改革低於公眾預期」是可能面臨的嚴峻挑戰,占受訪人數的52.3%,該選項在10大挑戰中排名第6。人民論壇記者就中國民主政治改革的方向,採訪了大陸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以下是原文摘要。 \n民主政治是社會主義的一面旗幟。我國的民主政治建設通過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推動二者的互動,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增強了人們的主體意識和自由觀念,社會政治生活的逐步寬鬆和電子網絡技術的發展,為人們提供了發表言論的空間。民眾對政府政治民主化改革的預期越來高,那麼,未來中國民主政治發展是否會滿足民眾的預期,如果達不到,將會造成怎樣的後果?中國政府應該如何作為? \n民眾對民主化期望升高 \n問:您如何看待中國的民主政治改革? \n答:中國的改革是以政治改革開題的。但改革開放以後,工作重心轉移了,更多的是經濟體制改革,其他的一切改革,包括政治改革、教育改革等都是為經濟服務的。 \n另一方面,改革開放後,人們的思想得到解放,個性開始張揚,中國社會活躍起來,於是,人們對民主改革的期望值也越來越高。 \n20世紀90年代以後,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使得中國網民的人數大大增加,網絡為中國公民提供了廣闊的表達空間,公眾參與政治的意識越來越強,加之市場經濟賦予了老百姓平等、公平、競爭的意識,民眾的政治參與意識被大大調動。 \n中共十七大提出四個民主: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提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報告說,人民實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務、自我教育、自我監督,對幹部實行民主監督,是人民當家作主最有效、最廣泛的途徑。這是對中國未來政治路線圖的最準確描繪,激發了老百姓對政治民主化的期望值。 \n因此,如果不改革,將會與老百姓的期望形成巨大的反差。另一方面,中國當前的深層社會問題,比如腐敗、貧富差距等都與政治改革滯後有關。如果不解決政治改革問題,將會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政治改革如果不跟進,中國的未來將會有很大的風險。 \n權力與資本形成利益集團 \n問:可以說,改革開放30年來,政治改革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公眾的期待也在提高,您認為未來10年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n答:1992年以後,權力與資本的結合越來越緊密,從上而下,形成了一個非常龐大的體系,它不是一個個別現象,而是一個強大的利益集團。他們和資本的關係千絲萬縷,兩者結合,成了改革路上的巨大障礙。改革一旦要觸及他們的利益,幾乎就寸步難行。 \n具體來說,第一,公權受到制約。從理論上來講,我國的政治體制是完整的,比如人大、政協、媒體、公眾,但實際上從司法上來講我們對一把手沒有制約。我們不搞三權分立,但我們要搞公權制度設計,不然社會影響很不好。 \n執政黨自身改革滯後 \n第二,政府公信力受到質疑。黨政自身的改革很滯後,如「三公」消費,公車、公款旅遊、公款吃喝,老百姓對這些意見很大。 \n第三,執政黨自身改革滯後。如何通過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這是今後需要努力的方向。我認為中國的政治改革不應該自下而上,而應該自上而下。上面控制,制定重大政策,但改革不一定要從上面開拓,而是從下面尋找突破口。 \n政治改革速度配合經濟 \n問:有人認為,改革是好事,但因為政治體制改革具有較大的風險性,弄不好會帶來社會的動盪不安或無序。那麼,我國的政治民主化改革的基本思路和措施有哪些? \n答:政治改革是有風險的,但不改革的話,風險更大。我認為改革的思路有三點:第一,改革不能盲目冒進,過快會出現很多問題。拉美、印度都出現過類似問題,值得注意。所以,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的速度和適度要和經濟保持一致。 \n第二,進行可控性改革,執政黨自身要改。一方面,社會公眾對政體改革的期望值是動力,另一方面,基層社會矛盾也是改革的動力。如何上下配合,對政府來說就要動腦筋,可控性改革是非常關鍵的。 \n擴大基層官員直選範圍 \n第三,以縣為改革的突破口。按照廣東順德的做法,一是建立了黨政統合的組織架構;二是形成了決策、執行、監督相互制約的權力結構;三是高效、經濟的政府運轉模式。在基層擴大黨的領導幹部直接選舉的範圍,以此推動黨內民主的發展,如縣一級可否設想縣委書記不兼任人大主任,而縣委書記和縣長由一人擔任,但必須是通過黨的代表會議和人代會選舉產生。這樣縣委書記就會對黨員、人大代表負責,而不是對上級負責。縣一級可控了,我們就能往上涉及,這就是改革的思路。

  • 高層展現強烈憂患意識

    對於17屆4中全會的《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建設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專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此次《決定》中,中共高層體現出來的憂患意識令人印象深刻。 \n《第一財經日報》說,《決定》告誡黨員,全黨必須牢記,黨的先進性和黨的執政地位都不是一勞永逸、一成不變的,過去先進不等於現在先進,現在先進不等於永遠先進;過去擁有不等於現在擁有,現在擁有不等於永遠擁有。 \n在總結執政黨建設基本經驗中,《決定》要求,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提高管黨治黨水平。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實行黨建工作責任制,堅持嚴格要求、嚴格教育、嚴格管理、嚴格監督,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嚴肅黨紀,從關係人心向背和黨生死存亡的戰略高度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堅持不懈展開反腐敗鬥爭。 \n對於發展黨內民主的問題,《決定》以較大篇幅提出要求。《決定》強調,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集中統一是黨的力量保證。堅持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以黨的堅強團結保證全國各族人民的大團結。 \n北京一位社科院研究員說,雖然部分提法已公開提出,但是寫進黨的決議非常不簡單。

  • 中共建政60周年-盼以黨內民主 帶動人民民主

    八月七日清晨,福建省三明市東山村民謝炳德當選村主任候選人,因揭露村幹部貪汙,當晚遭到七、八人砍殺,一名劉姓村民說:「地方選舉共產黨都玩真的,競爭可激烈了,每天候選人不是罵來罵去就是動粗,表示真有選舉嘛!」 \n滿身縫補的衣褲,滄桑的笑容嵌入深刻的皺紋中,長滿繭的手握著一張紙,這張紙是農民當家作主的印記。親歷過大陸村幹部選舉的人,無不被大排長龍等投票的農民隊伍所感動,這一步,他們走了六十年。 \n「農村及黨基層搞差額選舉都沒用,關鍵還是要引入西方的權力分立」,利用十一長假前夕從美國回來探親的上海市民李淵,在美國攻讀政治學博士的他,滿嘴的西方民主經驗。 \n這兩種經驗折射出大陸推動政改的現況與矛盾。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來,經濟發展突飛猛進,政治改革則相對滯後,政改已成大陸無法迴避的問題。有中共文膽之稱的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就多次強調,要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物質生活,也要努力促進民主,「民生不能代替民主」。 \n政改相對落後也讓北京當局飽受內外壓力。在黨內,由於民主開放步伐很小,只在基層實驗,黨內對民主呼聲和要求日漸強烈;在黨外,大陸社會進入經濟轉型期,官員貪汙時有所聞,公民意識不斷增強下,表達訴求的正常管道不暢通,網路民意風起雲湧,甚至挑戰執政正當性;在國際社會,大陸缺乏透明政治體制,在大國崛起過程中亦遭受西方國家的中國威脅論指摘。 \n早在一九八二年舉行的中共十二大,胡耀邦當時就提出努力發展黨內民主,至中共十六大胡錦濤更提出「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的理論制高點。胡錦濤在十七大報告時,就強調將積極推進黨內民主建設,「民主」一詞在其報告中出現了六十多次。甫閉幕的四中全會,更是用「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將其無限上綱。 \n中共自十六大、十七大以來,形成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的新理念,多項重大舉措也相應出台,如制定條例保障黨員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形成基層支部直選制度,並逐步擴大差額選舉制度等。 \n但無論是俞可平談民主,或見諸大陸各類官方文件所言的民主,都非指稱西方式民主,大陸推動民主都不可動搖其憲法前言揭櫫的一黨執政。大陸社科院政治學副所長房寧接受訪問時說,世界不存在絕對的民主模式,要反映大陸國情。 \n四中全會公報再次堅持以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但細察大陸所稱羨的新加坡民主模式,其成功有一套獨立司法制度,大陸如不將各類準司法機關真正獨立,最後是黨內民主促進人民民主,還是人民先民主再反將黨內民主一軍,如何拿捏將是北京的重大考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