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常理的搜尋結果,共18

  • 郭退黨 民進黨:有違民主政治常理

    郭退黨 民進黨:有違民主政治常理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昨日宣布退黨,參選2020總統大選態勢明顯。民進黨發言人薛呈懿受訪表示,若是同意透過黨內民主機制爭取總統提名,而在結果不如己意之後,又選擇脫黨參選,恐有違民主政治常理。

  • 最狂網紅P圖!事業線直逼喉嚨 驚見「控制光的女人」

    最狂網紅P圖!事業線直逼喉嚨 驚見「控制光的女人」

    現在有許多人拍照技術雖然不如攝影師厲害,但修圖軟體百百種,隨便修一下就能美如天仙。網路上出現一名自稱「時尚警察」的網友,到處蒐集網紅超誇張「P圖」照,各種違反常理、不合邏輯的狀況都有,讓不少人看完都驚呼,「審美觀崩壞」。 \n \n網友「時尚警察」經常在Instagram分享網美或網帥的照片,但他並不是在介紹他們,而是專門「抓」出網紅們離譜的修圖照,供給大家審視,看了會心一笑。第一張照片是一名雙峰雄偉的正妹和姊妹淘合照,她的「事業線」卻深到直逼喉嚨,有網友看了直言,「怎麼不乾脆畫到喉嚨?」 \n \n而第二張照片是大陸直播網紅「璐璐」和朋友出遊的合照,陽光灑在她們身上看起來相當有氣氛,但仔細看卻發現璐璐下巴周遭的光線卻「彎彎曲曲」,時尚警察忍不住揶揄,「光的折射了解一下」,而有其他網友笑說,「她是可以控制光的女人」、「違反物理」、「美到連光也彎了」。 \n \n網美除了喜歡修臉和胸部之外,有兩張正妹秀出長腿的照片也讓人看了超傻眼,其中一張是正妹背對鏡頭在海邊擺出誘人姿勢,但目測後腿的長度就佔了身高三分之二,完全不合常理;另一張照片中正妹露出白皙長腿,還想秀自己穿的鞋子,沒想到腳背居然和腿呈現一直線,讓網友忍不住開玩笑,「還以為是一雙免洗筷呢」。 \n \n

  • 有違常理?島國吐瓦魯43年內國土反增2.9%!

    有違常理?島國吐瓦魯43年內國土反增2.9%!

    台灣友邦、太平洋島國吐瓦魯(Tuvalu),是世界最小面積的國家之一,長久以來被視為可能會因氣候變遷,導致海平面上升而即將消失的國度。不過最新研究卻顯示,「吐瓦魯的國土面積在43年間成長2.9%!」 \n \n根據《法新社》報導,奧克蘭大學(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在《自然通訊》科學期刊指出,該研究透過空拍與衛星影像,發現吐瓦魯9座環礁和101座島礁,在1971年和2014年間出現了驚人的地理變化。漫長的43年間,吐瓦魯海平面上升速度平均增加200%,不過卻有將近四分之三的島嶼、以及8座環礁的面積不減反增,使得吐瓦魯國土面積增加2.9%。 \n \n共同作者肯契(Paul Kench)表示,這份研究挑戰了低窪國家會隨著海平面上升被淹沒的假設,「我們傾向認為太平洋環礁是靜態地形,隨著海平面上升就只能被淹沒,不過有愈來愈多證據顯示,這些島嶼的地理環境是動態的、具有『地質活力』,並持續在變化。」、「研究結果可能看起來與直覺相反,因為這個區域在過去半世紀內,海平面已經上升,但同期吐瓦魯的主要變化模式其實是擴張,而非萎縮。」 \n \n儘管研究顯示,波浪型態和風暴帶來的沉積物等因素,可能彌補海平面上升造成的侵蝕,但研究團隊仍強調,氣候變遷還是低窪島國面臨的主要威脅之一,並認為這份研究將有助於讓低窪國家,重新思考該如何因應這樣的問題。

  • 立益關廠引反彈 立益:少數員工提出不符常理要求

    由於近年來東南亞地區低價紗支的競爭及部份工廠外移,立益(1443)日前宣布,桃園棉紡廠停止生產改為物流中心,但卻因此引起員工反彈;立益17日指出,平鎮紡紗廠因大環境改變的關係導致年年虧損,為減少虧損只好將紡紗廠停產,相關員工處理方式均依勞基法相關規定辦理,且應支付金額已全數匯至相關員工帳戶內。 \n但,立益指出,有少數員工提出超出法規要求,並串聯外部工會採用抗爭方式來訴求,由於所提要求不符常理,且立益為上市公司,在顧及全體股東權益與公平原則,所以無法接受。 \n根據立益過去的財報,從1999年至去年2016年止,只有2010年當年賺了2238萬元,其他每年的營運都處於虧損。 \n立益指出,東南亞等新興地區的紡織產業漸崛起,以致公司棉紡部門產生虧損,所生產的產業已不符經濟效益,所以將棉紡廠停止生產,原廠房將改建為物流中心來創造更多盈餘。 \n面對部分員工反彈,立益指出,公司在不損傷股東權益的範圍內,將盡所能與少數員工在溝通協調,希望能協調出雙方都可接受的雙贏局面。

  • 不准綠商賺陸財 王屏生:合乎常理

    不准綠商賺陸財 王屏生:合乎常理

     針對海霸王成都廠因食品標示不清遭罰款,及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表態絕不允許「綠色台商」來大陸掙錢。大陸重量級台商受訪表示,兩岸局勢嚴峻,大陸對立場偏綠的大型台商企業進行「差別待遇」可能性是有的,畢竟這是常理,不可能左右逢源。 \n 台企聯總會長王屏生2日出席大陸全國台協會長座談受訪表示,張志軍的表態是常理,就好比有人到你家受招待照顧,又把你家東西砸爛拿去賣,大陸台商不能在大陸賺錢,回台灣又搞台獨,這是不合理的。 \n 不過,大陸近年各項投資法規也漸趨嚴謹。與會的台企聯榮譽會長郭山輝受訪指出,大陸相關法規是越來越嚴格,若不按法規行事就有被取締處罰的可能,就算是台商協會會長,遇到違規事項被處罰的也是大有人在。 \n 對於海霸王因食品標示不清被處罰,郭山輝認為,被處罰並不是一件特別的事,或許是海霸王背後關係比較特別,所以才被解讀成政策問題。截至目前,台商圈也沒有類似消息傳出。 \n 隨著兩岸關係趨冷,蔡政府去中化動作頻頻,大陸是否會針對政治立場偏綠的台商進行「差別待遇」,郭山輝認為可能性是有的,尤其是政治立場偏綠的大型企業將是首要目標。 \n 郭山輝指出,大型企業最迫切的是土地取得、環保及稅務問題,一旦大陸有意進行「差別待遇」,這些問題都可能被嚴格執行和追究,但不至於讓企業無法生存。

  • 一銀盜領案 安卓斯3嫌供詞違常理

    一銀盜領案 安卓斯3嫌供詞違常理

    一銀盜領案三名落網嫌犯,沒想到台灣警方這麼快就查獲他們,上周在北院召開的聲押庭說詞反覆,讓人匪疑所思。安卓斯原聲稱妻小會遭黑手黨謀害,聲押庭中改口「自己想像的」。米海爾說,他在希臘海邊度假,被上手要求來台灣的台北火車站繳交置物箱費用,後來接獲指令將行李箱運往維多利亞飯店;潘可夫則說他原本就有來台灣度假的計畫,但女朋友無法請假,才接受米海爾之託來台幫忙繳費。 \n檢察官是在本月19日聲押米海爾、潘可夫、安卓斯等3人。北院法官開庭時採隔離訊問,安卓斯說不認識米海爾,也不認識潘可夫,自己因欠債才來台工作抵債,任務是幫忙運送鈔票到台北市內湖山區。他手持一支裝有俄國SIM卡的手機和上手聯絡,對方傳給他一個定位,他一度誤跑到海邊,後來才找到正確丟包的位置,對方還要他拍攝環境回傳再確認,手機拍完就丟掉了。 \n羅馬尼亞籍的米海爾則供稱,經由參加業餘撞球賽認識已逃亡的涉案外籍共犯之一,聽命於他來到台灣。自己是以美金5000元代價來台灣北車繳交置物箱的出租費用,三天繳了台幣1250元。米海爾說,自己刷卡付機票錢花了1000美元,住飯店的費用也刷卡支付,錢雖都自己先墊,但他相信對方會給報酬。 \n摩爾多瓦籍的潘可夫則告訴法官,本來就和女朋友有到台灣觀光的打算,原本7月初要來,但女朋友請假不成,所以取消度假計畫,剛好米海爾「很怕繳費會逾時」,就請他幫忙來台灣繳置物箱租金,所以就飛來台灣,會幫米海爾,純粹友情贊助,沒收錢。由於3人說詞違背常情,後來才被法官認定有串證、逃亡之虞裁定羈押禁見。

  • 勞動部:常理不可能 勞團多慮

     台灣勞工陣線昨(6)日赴勞動部抗議,批評勞動部修訂外籍白領工作資格及審查標準後,恐造成低薪白領外勞大舉來台,衝擊本勞就業市場。勞動部官員表示,修法後只是新增一條聘僱管道,若外籍白領達到專業要求,按常理也不可能答應20K這樣的低薪,勞團實屬多慮。 \n 勞動部說明,去年12月30日預告擬將外籍白領僱用門檻,由「現行月薪47,971元且大學畢業後工作滿兩年」的單軌門檻制,增加另一軌,透過「薪資、學歷及專業能力、工作經驗、他國及港澳語言、華語能力、配合政府政策」等6大項目篩選,採評點制,總分130點,滿60點就算合格。 \n 外勞管理組長龔桂蘭說,舊軌未取消,只是增加另一種求才管道。在評點制中,若薪資滿47,971元或60,364元就獲得10至20點,假設一位外籍白領應徵的薪資不及47,971元,卻在其他專業項目達到60點的標準,意味著對方確實是人才,既然是人才,常理來說不可能接受勞團聲稱的20K這樣的低薪來台工作,因此勞團說法確實多慮了。

  • 外遇產女辯詞違常理 檢方起訴

     已婚越南籍阮姓女子涉嫌與工廠黃姓老闆外遇產女被告通姦,檢方對兩人應訊時的辯詞認為違背一般經驗法則,今天起訴兩人。 \n 高雄地檢署起訴書指出,黃男和阮女涉嫌外遇產女,遭阮女的林姓丈夫察覺,帶女嬰進行親子鑑定,確認並無親子關係後提告。 \n 阮女應訊時,辯稱是向黃男要精子,她拿一支熱狗套入保險套,再套入已有黃男精液的保險套,然後塞入陰道後,再將熱狗保險套拉出,就能留下有精液保險套在體內,她擠完精液再倒立5至10分鐘後受孕,兩人並未因做愛而產女。 \n 黃男也辯稱阮女向他要精液做試管嬰兒,他在自己工廠廁所內射在保險套,再交給阮女處理。 \n 阮女和黃男的辯詞,檢察官認為違背一般經驗法則,不予採信,並依據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黃男和阮女及女嬰有存在血親關係的事實,依妨害家庭罪嫌起訴兩人。1030820 \n

  • 旺報觀點-違反常理的二技招陸生

     全世界招生,一向都是「輸入方」開出清單,要招怎樣怎樣的學生,願意的人就來,不願意的拉倒;大陸對台招生也一樣,要求學測頂標、要求面試等等,這幾年陸續招了不少優秀台生。但台灣的二技招陸生卻反其道而行。 \n 台灣對陸生的要求很少,只要求「畢業學校必須是我方採認的191所大陸專科學校」;相反的,「輸出方」大陸卻對要來台留學的陸生要求極高極嚴,篩選到最後,等於是問成績在前5%、且本來就打算留在大陸的陸生「你想來台灣嗎」,招生成績可想而知。 \n 政策卡卡,原因何在?說穿了,台灣當初設立招陸生目標時,沒想到大陸也在少子化、大陸地方官員也有留住好學生的政策壓力,以及大陸技職體系也在進步中。承認這幾點改變中的現狀,不再老是以優越的姿態強調「台灣技職教育比大陸進步多少多少年」,或許才是積聚競爭力的開始。

  • 落水未掙扎 有違常理

     張藥房老闆張森文溺斃,其子委請律師跟法醫高大成連絡,希望協助解剖、釐清死因。高大成表示,死因確有諸多疑點,他也願協助家屬解剖,但家屬19日又捎來「放棄解剖」訊息,據悉是「張森文託夢說不想解剖。」 \n 高大成表示,經初步了解,張森文遺體被發現時,雙手沒有泥沙和水草,顯示落水後並未掙扎,有違常理。 \n 張森文雖有憂鬱症,但憂鬱症患者如要尋短,也會透露一些訊息,如出門前會和家人道別。據悉他死前並未有這些跡象,因而他認為,死因疑點重重。 \n 高大成說,他尊重家屬的決定,但只要時間許可,家屬認為有需要,不管要不要解剖,他都願意協助家屬釐清各項致死疑點。 \n 高大成也回憶18日案發後,接到家屬委託律師來電,盼他協助到苗栗進行相驗,當時因他還有門診,改約19日,後又改20日。 \n 當時剛好有個女病患到診所找他,電話響起後,這名女病患就突然不斷做嘔,還聲稱看到張森文出現在診間,像是有事相求。高大成安慰她,不要自己嚇自己,只是女患者特異的行徑讓診所內護士及藥師感到毛骨悚然。 \n 高大成認為,該案有諸多疑點,除非找到遺書,或是家屬有強而有力的理由不能解剖,否則檢察官有權要求解剖釐清死因。

  • 押人不能押錢 王令麟討保釋金

     上周五才因力霸案入獄服刑的東森國際董事長王令麟,昨天委任律師周威良向高院遞狀,聲請發還或降低保釋金三億五千萬元及解除每日報到的規定;王令麟在書狀中表示,他目前已入監服刑,沒有逃亡可能,也再無羈押理由,這種押人又押錢的情事悖於常理,法院應盡速還錢並解除報到規定。 \n 王令麟解釋他在交保期間,從頭到尾都遵守法院諭令,準時出庭,依規定準時報到,就已說明他沒有逃亡可能,加上現在他力霸、友聯文書登載不實部分罪刑已判合併執行一年確定、並入監執行,就再也不可能逃亡,羈押理由應該消失。 \n 律師周威良還替王令麟拿出司法院的解釋文,指法院既押人又押錢,不只剝奪他的人身自由,而且悖於常理,理應發還保釋金,或依比例原則就其他未確定罪刑部分重新裁定更低的保釋金額,然後發還超過的部分,以兼顧法治和人權的基本精神。 \n 王令麟透過周威良表示,當初三億五千萬元的保釋金跟他二審被判五年八月的刑期相比,顯然太多而且不符合比例原則,王並強調,這三億五千萬元完全是他的朋友、廠商及員工們湊出來借給他女兒去保釋他的,但四年來都沒辦法還錢,自己覺得很對不起這些人。

  • 新聞分析-車震待查 令計劃和薄勾結違常理

     令公子有沒有車震很好查,只要警方出面說明即可。但「3.18」傳聞扯上周永康、薄熙來和令計劃所謂「三角政治同盟」,既違反常理也不符中共黨內政治運作。爆料者必須拿出證據。 \n 所以海外網站有網民說,要讓人相信令計劃背著老闆和周、薄結盟對付習近平,實在有違常理及事實,「這個太扯了」。 \n 如何扯?首先,這起意外發生至今,主角不知其名,媒體只能以令公子或小令稱之。其次,若說令公子真的猝死,做父親的應當極度哀傷,應當先處理家事吧。 \n 然而,3月18日過後沒幾天,胡錦濤訪問韓國首爾,出席3月26、27日舉行的首爾核安高峰會。當時,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隨行。 \n 另外,若說令計劃背著老闆搞政治陰謀,下場可能如當年遭毛澤東懷疑裝竊聽器的楊尚昆被調離中辦。但6月1日國際兒童節,胡錦濤前往北京市東城區少年宮考察,令計劃也隨行。因此有關傳說不靠譜。 \n 中辦主任從毛澤東時期的汪東興到江澤民掌權的曾慶紅,都是最受信任者才能擔任大內總管。令計劃在80年代初就擔任胡錦濤的團中央常務書記祕書,而此前9位中辦主任進入政治局,7位擔任過常委。 \n 你說,令身為胡的首席幕僚長,要進常委,還需要找人結盟嗎?

  • 自殺?他殺!打開後車廂 失蹤夫變乾屍

     三十四歲男子李昭瑩昨天晚間被人發現陳屍在自家車子的後行李箱,死法相當詭異,但屍體外觀卻無他殺跡象。警方認為,把自己塞進後車廂內自殺的死法不合常理,但若是意外死亡,仍有若干可疑點兜不攏,一切有待法醫解剖,確認死因。 \n 昨天傍晚五點四十分,一家二手車行受車主委託,到中和區南山路、捷運路口替一輛酒紅色三菱汽車估價,卻在後車廂發現一具乾屍。警方調查死者是三十四歲男子李昭瑩,車子登記在他的妻子名下,平日都是由李男使用。 \n 警方說,李男一個月前告知妻子要回屏東老家,隨後便失聯。家屬說李男有糖尿病,定期服藥,近年失業在家,曾兩度服藥自殺未遂,但交往單純,未與人結怨,也沒有債務糾紛。 \n 警方調查該輛車自十五日停放在現場後便未再移動,附近居民一周前便聞到疑似屍臭味,研判至少死亡一周。 \n 警方說,李男側躺在後行李廂,面朝車尾,身體綣曲呈弓型,衣著整齊,身上無明顯外傷,未遭綑綁,也沒有塑膠袋、布料包裹,行李廂內部整齊,與他殺現場不符。 \n 由於這輛車的後座可通往行李廂,陳屍處並非完全密閉空間,警方認為有自殺可能,但現場無遺書,也無自殺工具,就常理推論,很少有人會將自己塞在後車廂自殺,死者若真是自殺,這種陳屍方法也太過特別。 \n 警方從意外方向思考,研判死者患有糖尿病,可能病發時身邊無胰島素,病死在車內,但陳屍處在後車廂又不符合推斷,還有人猜測死者因租屋到期,窩在車內睡覺,認為車廂溫暖,卻在睡覺時發病身亡。 \n 若從他殺角度看,死者也可能遭藥物毒害,第三者特意搬至車廂內棄屍。警方說,無論何種可能,都要待法醫解剖,確認死因後才能進一步釐清。

  • 扁就醫權 以人道及常理看待

     前總統陳水扁日前傳出身體不適,但法務部一開始以糞便潛血化驗,作為判斷陳水扁病情的依據,無論就人道立場與受刑人的就醫權,都有可議之處,顯得過於輕率。更何況,扁為卸任國家元首,其一言一行仍有相當政治影響力,所幸昨天傍晚北監終於同意戒護就醫,避免法律事件變成政治事件。 \n 貪贓枉法的陳水扁,已經接受法律制裁,包括他個人和整個民進黨也都付出慘痛的代價,這位台灣首次政權輪替的元首,歷史定位早已論定,並不需要等到蓋棺,當局者其實應該從單純人性及常理角度來看待戒護就醫的問題。 \n 姑且不論陳水扁是卸任國家元首,即使是一般受刑人,如果出現排便異常等疑似罹患大腸癌的症狀,法務部都有必要儘速安排到設備完善的醫院進一步檢查。尤其,現代醫學科技有其侷限,糞便潛血測定並無法完全發現病灶,若扁真有任何差池,那北監如何面對外界質疑? \n 如果阿扁體檢後,發現確有異常,自可進一步治療,不致因此延誤病情危及生命;如果證實無礙,也可儘早化解外界疑慮,避免有心人見事炒作,煽動社會對立與不安的引線,終致釀成難收拾的政治事件。 \n 在總統大選前夕的敏感時刻,即使清楚陳水扁具高度政治指標,而其子陳致中正投身立委選舉,但依舊同意陳水扁赴台南為岳母吳王霞奔喪,唯一的考量就是依法行政。 \n 馬英九總統選後一再宣示朝野合作,不希望國家內耗、空轉,但如果陳內閣碰到棘手的問題選擇消極因應,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社會必然持續內耗,「阿扁經驗」何嘗不是給這些官員們上了一課?

  • 熱門話題-《夢想家》經費 不合常理

     文建會斥資二.一億元打造建國百年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連日引起藝術界批判,其中六項採限制性招標,且決標價與底價幾乎相同,其他標案的決標價也過於接近底價,疑點重重,晚會器材租賃費用高達三千萬元,不合常理。 \n 設備租賃標案中,投影字幕設備租金一千六百萬元、通訊及監視設備租金四百多萬元、燈光設備租金近九百萬元,總共近三千萬。這些設備使用完畢就歸還廠商,如此高額費用似乎不合常理,也與業界行情有落差。《夢想家》只演出兩晚,難怪有人批評如放煙火般燒錢。 \n 文建會主委盛治仁的回應稱「夢想家具百老匯水準,兩億元不貴」,甚至以「就像一個百萬年收入的家庭花一千元慶生」形容,比喻未免荒唐。為了慶生就可以如此浪費嗎?世上有如此貴的設備租金費嗎?

  • 塔寮坑溪整治 民怨便宜行事

     經濟部水利署第十河川局十一日於新北市新莊區公所召開「塔寮坑溪排水治理計畫說明會」,因抽水站設置及水利設施工程等問題,遭地方人士怒嗆「設計不良」,區長許炳崑也大聲疾呼,「請聽聽在地人心聲!」若主管單位不聽民瘼,新莊民眾真的要上街頭抗爭了。 \n 塔寮坑溪淹水問題存在十多年,是地方心頭大患,每到洪汛期間居民總是提心吊膽;朱立倫和蔡英文在新北市長競選期間,都將「整治塔寮坑溪」列為新莊、樹林地區的重要施政,問題顯著性可見一斑。 \n 昨十河局簡報整治工程,談及塔寮坑溪右岸抽水站時,引爆煙硝。十河局目前規畫在塔寮坑溪出大漢溪河口右岸,闢建一抽水站以提高抽排量,因右岸多屬公有地,施作較便利。 \n 但泰豐里長林玉娟、瓊林里長張乾隆、前市代王太平等人認為,在右岸設抽水站形同將水逆流引入再排放,有違常理,再者設在右岸還需徵收部分私地,不僅擾民,更擔心啟用後效能不彰、浪費公帑,建議改建在堤外左岸。 \n 十河局副局長陳順文說,經過多次專家學者開會評估,才會決定將抽水站設在右岸,一月底前就會發包,居民聽聞,直批十河局依施工便利性來考量是「便宜行事」。 \n 另外,配合整治工程,十河局將進行施作堤後引水幹線,但該工程距離瓊林路一社區大樓後方不到一公尺,居民憂心工程如此逼近,危及大樓住戶安全,在會議上遞交陳情書,懇請施工單位再行研議。 \n 對此,陳順文說,會再擇期辦理現場會勘,確定一七四戶住戶建築結構安全無虞,才會施工。 \n 新莊區長許炳崑說,新莊塔寮坑溪下游居民已飽受水患之苦,他公開疾呼好幾年,盼望分洪截流,但問題始終無法根治,幾年來每聞颱風將至,他只能跪求媽祖保佑。

  • 讀‧者‧大‧聲‧說-年金補助規定應合乎常理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這是阿輝伯膾炙人口的名言;凡所政策的施行,應當都是以此為最高準則─除了不擾民,更要能便民,一旦捨棄這準則,恐將落得「民之所欲,藏在我心」,更或「民之所怨,長在我心」了! \n 我是個小小的電子業從業人員,一家5口靠的就是我一份勉強還能撐得下去的微薄薪資,我自立自強,從未想過要有任何社會福利補助,直至替老婆申請了國民年金保險費補助(只核准第6類,所得達最低生活費1.5倍,未達2倍,每月可省169元,比正常繳費的原價只略減15%),才第一次感受政府照顧弱勢人口的美意。 \n 只不過,當初國民年金初開辦時,我替老婆去申請補助時,除了得要有全家的收入證明外,有一點我到現在還搞不懂的是─必須要有我岳母大人的存摺收入(我丈人軍職退役已過逝,因而岳母領的是半薪終身俸的半年俸);所謂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曾問過申辦人員:養老婆是我在養,跟她娘家何干,難不成我岳母還會幫我養? \n 我永遠記得承辦人員當初講的話:莫奈何,這是上頭規定,想申請就得照規矩來!(我想她沒說出口的一句話是愛來就來,不來拉倒),當時我也只好乖乖的照辦,還幫自己找台階下:麻煩您跟上頭反映一下,這種規定太不合邏輯了。 \n 事隔兩年,最近我又接到市公所寄來的通知:照規定兩年複查資格一次,請攜帶子女學生證影本,以及申請人父母存摺影本(即我岳母存摺),當然,我只好又得麻煩岳母影印她那超微薄的半年俸劃撥資料了;不過這次我稍稍有出息一點,找來公所大咖長官:這樣太擾民了,請忠實代為反映民意!當然我知道結果必定仍是不了了之,所以投書貴報。 \n 為政者若不以民之苦為苦,福利補助盡多不合情合理規定、盡多繁文縟節,造成「民之所怨,長在我心」,也就怨不得小老百姓選票的善變了!

  • 小筆記-雪夜、雨宿與恐怖

    一群表面上互不相識的陌生人,因為不可抗力的原因被困在無可逃避的密閉空間中,開啟了「誰是『他者』」的猜疑」。早在70年代萩尾望都的「有十一人」中,原本應只搭乘十個人的太空船,卻載了十一個人,究竟誰是多出來的那一個?沒有血腥沒有追殺,只是一個接一個的消失,透心的冷意仍然使得這樣的主題成為懸疑漫畫的經典。「金田一少年事件」的雪夜封山、「百鬼夜行抄」或「魔手神刀」的人妖共宿避雨……信手捻來,不勝枚舉。 \n所謂信任,近乎不可視的信念。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依循著默契、仰賴著社會制約,我們相信著在我們四周的人事物會隨著「常理」而運行。我們不能去想常理的脆弱,否則生活將在懷疑中分崩離析。於是,我們把信任視為當然,於是,我們能與他人交談互動。 \n然而,當這一切在背後支撐的機制失去了理所當然的力量時,我們與他們之間的虛幻的連繫斷絕。「百鬼夜行抄」中因巴士故障而被迫避雨於一堂的乘客,誰是人?誰是妖?誰是亡者?誰仍然活著?誰是敵人?誰能信任?到頭來,除了自己,什麼也沒有。這是雨宿故事恐怖的背面。隨機人群的聚合,剝離了存而不論的社會紐帶,豈止薄冰能形容的關係最終只能仰賴原始的直覺,而賭注卻是生命與作為人的價值。 \n僅只一場雨宿,信任的荒謬無可遁逃,這就是恐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