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均存活的搜尋結果,共05

  • C肝悄上身 就診已癌末

     南台灣肝癌死亡人數30多年均高居第一;B、C型肝炎更是肝癌最重要的風險因子,特別是合併肝硬化的病人,罹癌風險更比常人高出100倍以上。1名68歲的男子從來不知患有C型肝炎,直到出現症狀已是末期肝癌,只能以動脈血管栓塞暫時控制病情,無法進行治癒性治療。 \n 台南市立醫院前院長牟聯瑞指出,市醫調查2010年4月至2013年3月的病人,發現3年內共有392名肝癌病人,扣除並非B、C型肝炎及沒有在該院接受治療的病人後,還有288名病人。 \n 其中,定期追蹤有79人;沒有定期追蹤有209人。經統計分析,有定期追蹤的肝癌患者約有86%為早期;沒有定期追蹤的肝癌患者只有39%為早期,其餘61%皆為中後期。 \n 至於存活率方面,定期追蹤的病人經追蹤4年後,仍然有超過70%存活;沒有定期追蹤的病人只有40%仍然存活。追蹤期間有定期追蹤的病人共有22人死亡,平均存活為41.4個月;沒有定期追蹤共有107人死亡,平均存活僅26.7個月。此舉顯示無論發生期別及存活率,有定期追蹤都優於沒有定期追蹤。 \n 牟聯瑞指出,慢性B型及C型肝炎是肝癌的最高危險因子,目前對於B、C肝的治療已有長足的進步,只要透過定期追蹤即可偵測出早期肝癌。可惜的是,仍有超過7成的B、C肝帶原者,並沒有接受定期追蹤,造成發現時已是癌症晚期,存活時間大幅縮短。

  • 全球財經周報/經濟教室:我們比古人長壽?

    全球財經周報/經濟教室:我們比古人長壽?

     ■古人多長壽?韓愈論佛骨表一文說:「昔者黃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歲,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歲,顓頊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帝嚳在位七十年年百五歲,帝堯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歲,帝舜及禹年皆百歲。」 \n 唐宋文人白居易74歲、陸游85歲、張先88歲皆屬長壽者,張先名氣不若白、陸,惟其《天仙子》傳誦一時:「水調數聲持酒聽,…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n 聖經詩篇第九十篇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n 古老年代 百歲不稀奇 \n 寫詩的人是生活在西元前1,400年的以色列人摩西,他自己活了120歲,根據僅有的史料,那個古老的年代,不論是西方或東方,人們都相當長壽,唐朝大文豪韓愈曾考察前人的歲數,結果發現黃帝、少昊、帝嚳、堯、舜、禹、湯的壽命皆逾百歲,與摩西不相上下。 \n 不過,韓愈自己所處的年代,人們就沒那麼長壽了,以滕王閣序成名的王勃享年28歲,柳宗元、李商隱、杜牧不到50,韓愈、杜甫、元稹、孟浩然不到60,迨宋朝蘇軾、柳永、晏殊、范仲淹、歐陽修、辛棄疾在世的日子也只有60餘年,能逾80歲者僅陸游、張先兩人。 \n 今天台灣平均壽命79歲,不如摩西、堯、舜等遠古的人們,但仍比唐、宋的古人們來得長壽。古代的統計不周全,平均壽命很難考查,只能從旁推敲,但如今多數國家都編有「生命表」,可以清楚呈現人們的平均壽命。 \n 生命表以前三年各年齡層的經驗死亡風險算出死亡機率,再以此推估出各年齡層者還能活幾年(平均餘命)。以2011年台灣的生命表而言,零歲者可活79.2歲,到了不惑之年的人還可以繼續活40.7歲,至於耳順之年的人還可以再活23.2歲。 \n 生命表上呈現的是「平均餘命」,也就是各年齡層還可以繼續存活的時間,而一般我們通稱的「平均壽命」是指零歲者的平均餘命,以2011年的生命表為例,這一年在台灣出生的嬰兒在目前的醫療水準、生活條件下,預期可活79.2歲,至於不惑之年者,其平均壽命應是40加上40.7,即80.7歲,而耳順之年者的壽命應是60加上23.2,即83.2歲,其他各年齡層依此類推。 \n 換言之,通稱的「平均壽命」,並非你、我的平均壽命(除非你是剛出生的嬰兒),通常隨著年齡層的提高,平均壽命會提高。這個道理不難理解,能夠活到60歲的人,顯然是衝破許多死亡風險者,可預期的壽命自然會比40歲者來得長,至於生命表上80歲的長者,加上平均餘命之後,當然是各年齡層中最長壽者。 \n 富裕之餘 還少了什麼 \n 由於「零歲的平均餘命」比較好解釋,國際上也習慣以此來做為各國「平均壽命」,2011年平均壽命超過80歲的都是富國,日本、法國、瑞士、瑞典、德國等皆逾80歲,丹麥、台灣也達79歲,蒙古、印度不到70歲、而非洲的肯亞、衣索匹亞、南非僅50多歲。 \n 從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經濟愈富裕,人們的壽命就愈長,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富裕會帶來足夠的糧食,好的醫療資源,安定的生活環境,但何以今日人們的壽命仍比不上3,000年前?是歷史資料的誤植或是別有原因?在我們追求經濟富裕之餘,這也許是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 老而彌新百年丸莊醬門世家

    老而彌新百年丸莊醬門世家

     台灣中小企業的經營平均只維持13.3年,近4成還無法撐過5年。一場金融海嘯後,今年最新調查,企業經營年限更縮短剩7年不到。 \n 即便主宰世界經濟版圖的中國大陸,企業經營平均不過4年;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約15年;就連全球500大企業,平均存活也不超過40年。 \n 企業永續經營,難道可望而不可及?當然是事在人為。 \n 日本是全球擁有最多「百年企業」的國家。根據統計,日本百年老店超過2萬多家。而企業要存活過百年的經營秘訣,就在解決老化、僵化,兼容並蓄的拿捏傳統與創新。 \n 創業480年的日本和菓子老舖──虎屋,16世紀敬獻給天皇的羊羹,一直到現在仍是日本人的最愛。而虎屋除了堅持和菓子、和風喫茶食的傳統,也勇於挑戰創新,多角化經營受年輕人歡迎的洋菓子和時尚甜點。 \n 虎屋前任社長黑川光朝說,「虎屋能成功地融合悠久傳統與現代潮流,最大的關鍵在於不忘本的態度。」 \n 它堅持在挑戰創新、國際化、多角化的同時,也不能悖離企業文化傳承的原點。 \n 堅持良善守住傳統 \n 既傳統,又創新,這在台灣也有百年老店「丸莊」足以比美、輝映。 \n 西螺是醬油的原鄉,1年上百億元新台幣的醬油商機,雖不如金蘭、萬家香、味全等豆麥醬油大廠,但以古法釀造的黑豆醬油,卻無能匹敵,甚至聞名全球。 \n 丸莊堅持了103年純釀黑豆蔭油,是傳承閩南古老的缸釀手工技藝,連大陸都已經失傳,卻在台灣一脈相承。 \n 西螺醬油業每年的黑豆需求量高達1000公噸,然而大部份釀造黑豆卻幾乎來自進口。原來從民國70、80年代開始,國產黑豆在價格上無法再跟進口黑豆競爭,國產黑豆逐漸淡出台灣的醬油原料市場。 \n 然而丸莊不忘本,堅持強調生產100%西螺醬油。因此寧願比進口價高出2倍的成本,以保證價格和農民契作黑豆。以企業一己之力,挽救台灣農業。 \n 丸莊還進一步生產黑豆有機醬油,並申請有機認證產品口味,多樣化提升產品的附加價值,更以「台灣生產製造」的品質保證,行銷全台、拓展大陸市場。 \n 變與不變大膽創新 \n 傳承4代的百年醬門,在跨入下一個一百年,丸莊董事長莊英堯耳提面命要求第4代接班培養的莊偉民、莊偉中:老招牌要有新風貌,丸莊必須老而不舊。 \n 他表示,丸莊雖然是依循古法製造的老招牌,但是門面和行銷手法必須要大膽創新。 \n 因此,把醬油瓶當紅酒瓶陳列,也採用裝置藝術的手法,用玻璃瓶+LED燈光裝飾牆面的台北「丸莊醬油概念店」,很多人上門第一個反應都shock:「這家店是賣醬油的嗎?」 \n 老而彌新!百年丸莊歷經歲月的淬煉與蛻變,正展現企業永續經營的實力!

  • sirtuin蛋白質 抗老化有奇效

     抗老化研究出現重大突破,以色列巴伊蘭大學最新研究顯示,一種蛋白質「sirtuin」可讓雄性小鼠生命延長一六%,相關研究報告發表於《自然》期刊。科學家先前已知sirtuin可延長酵母菌、線蟲與果蠅的生命。 \n 包括人類在內的哺乳類動物具有七種sirtuin蛋白質,分別是SIRT1到SIRT7。科學家還不確定這些蛋白質的作用,但有證據顯示,sirtuin可能有助於預防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 \n 康菲教授領導的團隊聚焦於「SIRT6」。該團隊先前的研究顯示,藉基因工程培養具有大量SIRT6的老鼠,就算吃得肥肥胖胖,也不會出現心臟病、脂肪肝等相關疾病。過去另有研究發現,欠缺SIRT6的老鼠都活不長久。 \n 於是,康菲的團隊決定讓二百四十五隻SIRT6充裕的老鼠自然存活,結果發現其中雄鼠平均壽命比一般老鼠延長約一六%。但雌鼠平均壽命並未增加。團隊推測,可能因雄鼠罹癌率高過雌鼠,而SIRT6可抑制腫瘤,所以其延長雄鼠壽命的效用特別顯著。

  • 加速比對 揪出基因病變兇手

    加速比對 揪出基因病變兇手

    台大醫學院院長楊泮池為台灣肺癌基因體醫學先驅,「為那些得到肺腺癌的人找出罹病的理由」是他在研究工作上最想做的事,尤其是解答那些不抽煙卻仍得到肺癌的人的致病原因。他懷疑癌症有種族特異性,東亞族群的人可能因特別的環境曝露(例如:某種致病原、病毒或細菌感染),導致容易得到肺腺癌及家族傾向。有很多癌症因人種不同,在發病原因、臨床表現、治療效果、對藥物反映等方面,並不全然相同。他正進行中的大型肺癌基因體醫學研究計畫就要解答上述問題。 \n是什麼原因使楊泮池院長一頭栽進肺癌基因體醫學領域。楊院長說,他於1986年回到台大當胸腔科醫師時,就看肺癌到現在,當時看到的都與書上寫的不一樣,因為書上寫的都是白種人的資料,文獻上都指出「抽煙」是引起肺癌的主因,「禁煙」可防止發生肺癌。可是在門診看診時,特別是女性,有90%以上的女性都沒有抽煙,因此與書上說的完全不同,而男性也是一樣,男性不抽煙而得肺癌的族群也愈來愈多;基於這些臨床上的現象,引發對肺癌研究的投入。 \n提高存活率 首重早期診斷 \n就肺癌病理分析而言,國外的肺癌大多為鱗狀上皮細胞癌,國內的卻是以肺腺癌為主要的病因。對身為救人的醫師而言,楊泮池眼看著肺癌一直在增加、晚期病發(75%)、開刀後五年存活期不高(低於10%)和平均五年存活期低(15%),多年以來持續思索著如何出手相救的良策,幫忙肺癌病人存活。他說,首先要改善診斷和治療方法,先讓肺癌死亡率下降,發生原因可以慢慢找。在診斷方面,要改善肺癌病人的存活期,最簡單的就是做到早期診斷,讓病人在第一期、第二期被診斷出來的成數增加,因此他希望能幫忙國家衛生單位發展出可早期篩檢肺癌的好方法,讓高危險群的病患在發病的早期被診斷出來,然後嘗試用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CT)(有經驗醫師根據參考指標能判讀出1公分以下肺癌病灶為良性或惡性),輔助對肺癌病灶的確認與定位,作為早期診斷的方法並將篩檢方法的費用控制在台幣3,000元左右,就很接近每年要做2次超音波的肝癌篩檢(每次約1,000元)。 \n楊泮池在早期診斷方面尋求創新,他經常鼓勵物理系、化學系的同仁一起幫忙研發較為簡單且聰明的方法,讓電腦斷層掃描到0.5公分病灶,可以用分子探針顯示良性或惡性,判斷要不要開刀或該用何種藥物等。因此,他透過國家基因體計畫支持的肺癌研究就是比較高風險家族,特別是有家族傾向的直系親屬有得肺癌的人(約為一般人的5倍);如果不是家族傾向因素,則可以基因檢測方式找出那一個族群較容易得肺癌,新一代基因定序技術及設備就是為了可快速且大量的比對基因系列而發展的創新技術,從發生肺癌病人,跟沒有發生肺癌的家族人士及其他年齡相近的人去做比較,就能知道基因的變化何在,導致容易得到肺癌,這是新世代定序儀可以幫忙解決的。 \n把對的藥給對的人 \n在治療方面,不能再像以前亂槍打鳥,所有的藥讓所有人都一體適用是藥廠的想法,站在醫師的立場應該要為病人考量何種藥最適合。「把對的藥給對的病人」是目前很重要的轉變,某些肺癌對某些特定的藥的效果很好,最典型例子是上皮細胞生長因子受體(EGFR)突變,有突變的人對標靶藥物治療效果很好,約有四成女性病人都有這種突變,白種人約只占5%~10%,這可說是華人患者的福音,因而病人的存活已比白種人好很多,台灣的肺癌治療存活整體來講是比美國更進步的。 \nEGFR突變約為3成華人地區的肺腺癌患者的致病路徑,其他5~7成則為未知路徑,這些未知的路徑的探索就是楊泮池團隊正積極努力解明的計畫方向,透過新世代定序儀幫忙找出可能之路徑,更基本的從整個基因體的變化來看去氧核醣核酸、核醣核酸、蛋白質及其調節機轉等各個層級,去比較正常細胞與癌細胞之基因間有那些比較大的變化,這些變化往往就是癌細胞賴以存活及可能致癌的原因,當知道那一個大的變化在肺腺癌很常見,就可以進入動物模式去進行模擬研究,讓該基因受影響而改變,看在老鼠身上會不會長出肺腺癌。 \n楊泮池指出,生命運作機制雖然複雜難解,為解決問題,總要提綱挈領不厭其煩的一一解開,再加上研發利器─新世代基因定序技術及設備的出現,將加快實現「把對的藥給對的病人」的行醫最高境界,肺癌個體化醫療和藥物基因體醫學的曙光已經出現,亂槍打鳥式給病人藥物治療的時代將過去,為「病人量身訂做治療策略」時代將到來。當然,如果公共工程建設經費能提撥些支援肺癌基因體醫學計畫,相信會縮短研發時程,很快就能嘉惠全民及所有華人。台大正準備動工的癌症醫院就是為了癌症而設,不光是肺癌,其他的癌症也可依循可行模式而建立起系統化平台來防治癌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