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型關的搜尋結果,共07

  • 走進平型關 感悟和平可貴

    走進平型關 感悟和平可貴

     8月17日,參訪團一行在北京市台聯祕書長張曉軍陪同下,來到位於山西省的平型關大捷紀念館重溫歷史,緬懷先烈,感悟和平。  「往前一步是敵焰囂張,向後一步是養我的故鄉」在動情的講解下,大家深切感知當年中國將士面對日軍入侵時的大無畏士氣。在平型關大捷紀念館內,重現了曾經那血雨腥風的年代,懷著敬重和感恩之情,參訪團深切感悟和平的來之不易。  平型關大捷是抗戰爆發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大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是一劑強心針,鼓舞了中國人的士氣。  霧峰林家後人、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創會理事長林光輝表示,之前在抗日戰爭紀念館曾看到過有關平型關的介紹,很是震撼,此次特意來到平型關大捷紀念館,更是為了重溫歷史,這是一段不可抹滅、可歌可泣的歷史史實。

  • 兩岸史話-平型關一役 成為抗日英雄

    兩岸史話-平型關一役 成為抗日英雄

     紅軍大學於一九三七年元月改名為「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將學生招收範圍擴大到黨、政方面,更擴張了毛澤東的勢力,鞏固他個人的地位。「抗大」仍續由林彪擔任校長兼政委,毛則繼續講述其思想理論,「論持久戰」即在此一時期所講。  1936年七月,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訪問保安,特別採訪了林彪。斯諾在所著《西行漫記》一書中,有一節記述採訪情形:「這個(紅軍)大學的校長(林彪)是二十八歲(事實是二十九歲)的軍隊指揮官,據說他從來沒有打過敗仗。……林彪是三、五個從未受過傷的紅軍指揮官之一。這是他和毛澤東所共有的聲名。他在前線作戰了百餘次,在戰場指揮了十餘年,經受了他部下所熟知的種種艱苦,而南京方面對於他的首級又有拾萬元懸賞,他還是十分健康地活著,神秘的受不到傷。一九三二年,林彪任紅軍第一軍團總指揮,這一軍團當時有兩萬支步槍,成了紅軍最可怕的一部份。多半由於林彪那非凡的軍事才能,這一軍團把一切奉派來剿共的政府軍擊破,打敗,或者解除武裝,而本身從未敗潰。……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他就已博得了紅區以外的贊許。……他被稱做『突擊』戰術的創始者……紅軍第一軍團的許多勝利據說都可歸因為其『突擊』戰術的巧妙運用。」這是中共利用斯諾進行國際宣傳的手法,事實上林彪在六○年代,曾親口說他在閩西漳州一帶負過傷。  毛澤東任軍委主席  「西安事變」前夕,十二月七日,中共中央擴大了軍委組織,由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張國燾任副主席(抗戰開始後由朱德任副主席),朱德,彭德懷、林彪等二十人為委員。此時,毛澤東正式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共中央軍事最高領導人。  西安事變後,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戰爭爆發,九月國共達成第二次合作協議。中共紅軍改編為國軍第八路軍,毛澤東讓林彪回到部隊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進駐晉察冀邊區。  九月二十二日,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之一部向平型關進犯。閻錫山要求八路軍配合作戰。毛澤東指示林彪:「我軍應堅持既定方針,用游擊戰配合友軍作戰。……基本不應動搖此方針。」林彪回電:「應堅持集中一個旅,暫時不分散。」等於拒絕了毛澤東的指導。毛澤東只得答應:「這種一個旅的暫時集中,當然是可以的,但如許久還無機可乘時,仍以適時把中心轉向群眾工作為宜。……林(彪)率陳旅即使能打一、二勝仗,不久仍須轉向五台來的。」  林彪親自偵查選擇平型關東北地區預判日軍必須經過之道路兩側高地,決定採取一翼伏擊的戰術襲擊日軍。二十五日晨七時許,日軍進入伏擊地域,因雨後道路泥濘,車輛人馬擁擠,行動緩慢,林彪命令全線開火射擊,重創日軍,共殲滅日軍一千餘人,繳獲步、機槍千餘挺,和大批軍用物資,為中國抗日戰爭開始後,首傳捷報。中共乘勢宣傳,林彪因而聲名大噪,亦提高了毛澤東和共軍國際名聲。林彪雖立此大功,但毛澤東心有不滿指責林彪:「目前紅軍不宜過早暴露,尤不宜過早派遣戰術支隊,……暴露紅軍目標,引起敵人注意,那是不利的。」爾後即禁止再有類似平型關戰役對日軍積極作戰的事件發生。  在平型關戰役後,朱德、彭懷德未體認毛澤東意圖,仍發出「軍分會對目前華北戰爭形勢與我軍任務的指示」,主張八路軍應積極配合國軍,殲滅深入山西之日軍。毛澤東對此多次提出批評,堅持八路軍應成為山西游擊戰爭之主體,在「統一戰線」之原則下,放手發動群眾,擴大自己,徵集給養,收編散兵,而不是配合國軍作戰,亦不靠國民黨發餉,而是自己籌備供給。事實上,在抗戰期間,毛澤東在日本占領區積極發展游擊戰,目的在建立根據地,壯大自己,而非真正抗日,所以不贊成林彪的積極抗日態度,而從林彪堅持打平型關一役,亦顯示其是一位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者。  愛國主義抗日英雄  平型關一役後,林彪成為全國知名抗日英雄,各方賀電紛至,蔣介石亦有賀電,表示「深堪嘉慰」。此所以,林彪一九四一年底自蘇返國途中,蔣介石會電令戴笠和沿途國軍「以禮相待」,「護送到延安」。但是林彪卻為此役付出慘痛代價,日軍為報復林彪,於一九四一年燒毀了林彪湖北黃岡祖厝,乃父林明卿被迫舉家南逃,林彪母親在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九日逃至廣西柳州病故。其他在逃難路上病故的還有林彪四弟媳、四弟的女兒等人,林明卿三年後輾轉到延安。中共建政後,林彪派人去柳州找母親墓地,已找不到。(待續)

  • 林彪的忠與逆- 平型關一役 成為抗日英雄(廿三)

    紅軍大學於一九三七年元月改名為「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將學生招收範圍擴大到黨、政方面,更擴張了毛澤東的勢力,鞏固他個人的地位。「抗大」仍續由林彪擔任校長兼政委,毛則繼續講述其思想理論,「論持久戰」即在此一時期所講。 1936年七月,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訪問保安,特別採訪了林彪。斯諾在所著《西行漫記》一書中,有一節記述採訪情形:「這個(紅軍)大學的校長(林彪)是二十八歲(事實是二十九歲)的軍隊指揮官,據說他從來沒有打過敗仗。……林彪是三、五個從未受過傷的紅軍指揮官之一。這是他和毛澤東所共有的聲名。他在前線作戰了百餘次,在戰場指揮了十餘年,經受了他部下所熟知的種種艱苦,而南京方面對於他的首級又有拾萬元懸賞,他還是十分健康地活著,神秘的受不到傷。一九三二年,林彪任紅軍第一軍團總指揮,這一軍團當時有兩萬支步槍,成了紅軍最可怕的一部份。多半由於林彪那非凡的軍事才能,這一軍團把一切奉派來剿共的政府軍擊破,打敗,或者解除武裝,而本身從未敗潰。……不到三十歲的年紀,他就已博得了紅區以外的贊許。……他被稱做『突擊』戰術的創始者……紅軍第一軍團的許多勝利據說都可歸因為其『突擊』戰術的巧妙運用。」這是中共利用斯諾進行國際宣傳的手法,事實上林彪在六○年代,曾親口說他在閩西漳州一帶負過傷。 毛澤東任軍委主席 「西安事變」前夕,十二月七日,中共中央擴大了軍委組織,由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張國燾任副主席(抗戰開始後由朱德任副主席),朱德,彭德懷、林彪等二十人為委員。此時,毛澤東正式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共中央軍事最高領導人。 西安事變後,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戰爭爆發,九月國共達成第二次合作協議。中共紅軍改編為國軍第八路軍,毛澤東讓林彪回到部隊任八路軍一一五師師長,進駐晉察冀邊區。 九月二十二日,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之一部向平型關進犯。閻錫山要求八路軍配合作戰。毛澤東指示林彪:「我軍應堅持既定方針,用游擊戰配合友軍作戰。……基本不應動搖此方針。」林彪回電:「應堅持集中一個旅,暫時不分散。」等於拒絕了毛澤東的指導。毛澤東只得答應:「這種一個旅的暫時集中,當然是可以的,但如許久還無機可乘時,仍以適時把中心轉向群眾工作為宜。……林(彪)率陳旅即使能打一、二勝仗,不久仍須轉向五台來的。」 林彪親自偵查選擇平型關東北地區預判日軍必須經過之道路兩側高地,決定採取一翼伏擊的戰術襲擊日軍。二十五日晨七時許,日軍進入伏擊地域,因雨後道路泥濘,車輛人馬擁擠,行動緩慢,林彪命令全線開火射擊,重創日軍,共殲滅日軍一千餘人,繳獲步、機槍千餘挺,和大批軍用物資,為中國抗日戰爭開始後,首傳捷報。中共乘勢宣傳,林彪因而聲名大噪,亦提高了毛澤東和共軍國際名聲。林彪雖立此大功,但毛澤東心有不滿指責林彪:「目前紅軍不宜過早暴露,尤不宜過早派遣戰術支隊,……暴露紅軍目標,引起敵人注意,那是不利的。」爾後即禁止再有類似平型關戰役對日軍積極作戰的事件發生。 在平型關戰役後,朱德、彭懷德未體認毛澤東意圖,仍發出「軍分會對目前華北戰爭形勢與我軍任務的指示」,主張八路軍應積極配合國軍,殲滅深入山西之日軍。毛澤東對此多次提出批評,堅持八路軍應成為山西游擊戰爭之主體,在「統一戰線」之原則下,放手發動群眾,擴大自己,徵集給養,收編散兵,而不是配合國軍作戰,亦不靠國民黨發餉,而是自己籌備供給。事實上,在抗戰期間,毛澤東在日本占領區積極發展游擊戰,目的在建立根據地,壯大自己,而非真正抗日,所以不贊成林彪的積極抗日態度,而從林彪堅持打平型關一役,亦顯示其是一位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者。 愛國主義抗日英雄 平型關一役後,林彪成為全國知名抗日英雄,各方賀電紛至,蔣介石亦有賀電,表示「深堪嘉慰」。此所以,林彪一九四一年底自蘇返國途中,蔣介石會電令戴笠和沿途國軍「以禮相待」,「護送到延安」。但是林彪卻為此役付出慘痛代價,日軍為報復林彪,於一九四一年燒毀了林彪湖北黃岡祖厝,乃父林明卿被迫舉家南逃,林彪母親在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九日逃至廣西柳州病故。其他在逃難路上病故的還有林彪四弟媳、四弟的女兒等人,林明卿三年後輾轉到延安。中共建政後,林彪派人去柳州找母親墓地,已找不到。(待續)

  • 林彪的忠與逆--蔣介石禮遇林彪(七)

    林彪在抗戰初期,因平型關一戰成名,其後不久,途經山西隰縣時為閻鍚山軍隊哨兵誤傷,傷勢久治不癒,於一九三八年冬赴蘇就醫。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林彪由蘇回國,先乘蘇聯軍機飛抵新疆迪化(今稱烏魯木齊),蔣介石下令沿途黨政軍以禮相待,並指示戴笠:「護送林彪到延安。」林彪於一九四二年一月十六日抵西安,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胡宗南親自接待,戴、林也首次會面。 祕密談話塵封檔案 據網路引述中共「黨史縱橫」資料:「戴、林的這次會晤,胡宗南安排極為秘密,專門找來了不屬軍隊系統的西安警察局的人來做安保工作,當時七賢莊(中共十八路集團軍西安辦事處)封鎖得密不透風。………由於這次行動事關重大,胡宗南在凌晨時見戴笠還不答覆,便拿起電話撥通林彪留下的號碼。電話那邊林彪的聲音讓胡宗南很激動,戴笠的聲音顯得更是興奮,他讓胡宗南不必牽掛,說他和林彪還有許多話要談,大約天亮前趕回。戴笠回來像是吃了興奮劑,洗了把臉便關起門來整理他與林彪的談話。中午時分,胡宗南前來看望,見戴笠還在奮筆疾書,並且有意無意擋著他的視線。……戴笠這個人好大喜功,在飯做好之前不願意揭開蓋子,想出乎眾人意料地放一顆衛星,而蔣介石也一直被蒙在鼓裡,以為林彪不為所動,就不再過問此事,以致於林彪認為蔣介石對自己不重視。」 「一九七一年秋,林彪已經命歸大漠,蔣經國向蔣介石報告發現了一份關於林彪的檔案,是戴笠在西安與林彪那次秘密談話的書面資料,但已經在絕密檔案中塵封了幾十年,蔣介石當即吩咐把那份文件找來,他戴著老花眼鏡仔細看完這份紀錄後,面色發青,雙手顫抖不已,連連嘆息道:『雨農(戴笠字)誤我大事啊!』」 林彪在西安停留到二月十三日,返回延安。據《林彪日記》(非林彪所寫日記,係林彪秘書於二○○九年整理出版之林彪日誌)一書記載:林彪自蘇回國,抵西安後,毛澤東致電指示林彪在「八路軍(註:即十八集團軍)辦事處多留幾天,以抗日將領名義開展統一戰線,大談國共合作和共同建國的必要性。」林彪在西安時,因而有充分理由與國軍將領廣泛接觸,他曾在一月十六日和三十一日兩次與胡宗南見面,胡宗南並親自到八路軍辦事處,贈送林彪數十包軍事書籍。林彪把這批書帶回延安後,「運到毛澤東的窯洞裏,毛澤東大喜。」 《林彪日記》書內也提到蔣介石指示戴笠「禮遇林彪」、「護送到延安」之事實,但沒有林、戴二人會面記錄。如果林、戴曾在八路軍西安辦事處會面談話,瞞不過中共,《林彪日記》一書應有記載。而且以毛澤東多疑個性,會追根問到底。所以林、戴二人在西安如有密會,就不太可能選在八路軍辦事處。 前述文子瞻之子透露:林、戴二人係在西安由文強安排密晤,有幾項資料,支持此一說法:一是:文強是毛澤東表弟,偕毛澤東胞弟毛澤覃同去廣州投考黃埔軍校,文強考取,毛澤覃未獲錄取,留在毛澤東主持的農民講習所。而文強在黃埔四期與林彪同期同學,同為共產黨員,文強又是林彪的班長,二人曾打過架,所謂「不打不相識」,其後二人私交甚篤。抗戰初期,文強已是軍統少將。在這些條件下,文強要見林彪,林彪不會拒絕,更何況有毛指示暫留西安做統戰的「護身符」。 二是:文強在抗戰之前已對中共徹底失望,尤不齒毛澤東個人政治鬥爭陰狠手段,以他對中共之瞭解覺醒和與林彪關係,必然是戴笠要爭取林彪極為重要的關鍵人物,因此派遣文強去西安先期與林彪見面,進行說服,再安排林、戴會面,確實符合情報工作的作法。 戴笠對蔣絕對忠誠 三是:在《毛澤東全傳》一書和「文強年表」中都提到文強係於一九四二年「春」,由戴笠派駐西安。所謂「春」季,應是春節之後季節。一九四二年春節是陽曆二月十五日,亦即文強是在林彪與戴笠密會,和林彪二月十三日返延安後,才派赴西安。時間的巧合,難免令人想到文強負有與林彪秘密聯繫的任務。 另據軍統前輩透露,戴笠對蔣介石絕對忠誠,而且因係蔣親自指示:「禮遇林彪,影響林彪,並護送返延安。」以戴笠個性,他會盡所能達成任務,事後所寫與林彪會面與談話記錄報告,也勢必送呈蔣介石。所謂蔣經國在一九七一年林彪折戟外蒙後發現的這份檔案,如果屬實,應是在總統府檔案內找到,但是蔣介石表示不知此檔案,並稱:「雨農誤我大事」,應該不符事實,更與陶希聖所說蔣介石聞林彪死亡落淚情節相悖。(待續)

  • 長城重要關口平型關修繕一新

    長城重要關口平型關修繕一新

    日前,記者從山西省繁峙縣文物部門獲悉,經過1年多的施工,長城重要關口平型關重現明代雄姿。 平型關始建於明代正德6年,距今有500多年歷史。抗日戰爭初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在距此數公里外的戰場,取得了平型關大捷。 由於年久失修、人為破壞等原因,多年來平型關關口只剩下幾米高的基座,附近的長城城牆、角樓等古跡也淹沒在一片荒草之中。 2014年5月,平型關維修工程正式動工。目前,20多米高的平型關關口修繕一新。修補的基座採用大青磚,古樸蒼勁,城樓為明式建築朱柱飛簷。

  • 名家-抗日戰場巡禮

    名家-抗日戰場巡禮

     「重返戰場」郝柏村的抗戰戰場之旅,自7月7日走訪盧溝橋抗戰紀念館後,經山西到河南,完成他對北戰埸的巡禮。以他96歲的高齡,不辭勞苦爬山涉水,志在走遍抗戰歷史遺址,意圖還原歷史,緬懷先烈,評價戰役。  抗戰老兵最高代表  明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面對中日緊張關係,中華民族走到歷史的關鍵時刻,兩岸都掀起一股研究抗戰的歷史熱。郝先生以其抗戰老兵,最高軍階的身分有其特殊的代表性,並藉以引領風潮,總結歷史,促進中華民族未來的向上發展。走訪華北戰埸是他的第二旅次,置重點在77抗戰77周年的特殊日子,走訪全面抗戰的起始地盧溝橋及北戰埸的重心山西全境。  從持久抗戰的戰略觀點而言,山西是表裡山河華北屏障,只要山西在手,就不畏日軍占據河北平原,故為我軍所必守而日軍所必攻也。日軍侵華正式發動攻勢後,平津迅即陷落。日軍企圖沿平漢及津埔路南下,殲滅我在華北主力。蔣委員長洞燭機先,早日軍進占南口,威脅其側翼逼其自保,引日軍沿平綏路進入察哈爾及山西境內,以改變河北戰局。  抗戰初期國軍在山西作戰的戰略意義,一則以空間換取時間,為「持久抗戰」布局;二則在印證國共軍事合作的事實存在,一致對外的抗戰精神。其間諸多令人感動的悲壯故事,不但為當地百姓傳頌,至今仍不斷尋訪倖存老兵,讓他們述說當年事蹟,為其記事、建碑留傳於後世,形成一股民間追求抗日戰史的重心。  其內容以人文為主述,歷史為依歸,彰顯為國犧牲奉獻的人間大愛。事蹟中,雖有陣亡的高階將領,如軍長郝夢齡、唐淮源;師長劉家祺、寸性奇、王峻等,留其名且垂千古;然亦有如壯烈的原平之戰,我46師196旅,在旅長姜玉貞的領導下,為掩護大軍部署會戰,全旅上下堅守陣地犧牲殆盡,陣亡達4300人,完成任務撤守時僅存百餘人。日軍柳下、大田部隊為感念其英勇在陣地立塔,銘以「中國無名戰士慰靈塔」以示崇敬。然其普遍性及數量不足,敵且予以尊崇,國軍更應擴大紀念。  平型關國共併肩戰  國軍在山西的作戰,以忻口會戰為主集中13萬餘人,藉五台山及其險要,沿雁門關、平型關東拖至娘子關部防,阻敵進犯太原。第二戰區集合晉軍楊愛源於左翼,中央軍衛立煌居中,共軍朱德以18集團軍於右翼。經雙方反覆衝殺,國軍屢挫敵鋒陣地數度易手,傷亡均甚慘重。雙方激戰近1個半月,已予敵沉重打擊,並粉碎敵將板垣征四郎「取太原猶如畫龍點睛」的豪語,且幾近瘋狂欲意自殺。  國軍的平型關作戰為忻口會戰中的一部,其功績較鮮為人知。然共軍一團在平型關的戰鬥,殲敵百餘人的戰果,卻能宏揚於世並立館紀念。其設計規模皆較周邊各戰場遺跡所莫及。然而其實際的作戰功蹟並不顯著,戰鬥結束後由於娘子關失守,平型關隨即棄守西移,足證其作戰功效不大。然他的意義在國共併肩作戰,一致對外、鼓舞民心的效用上。  本旅次最終的一站是訪花園口決堤的遺址。黃河決堤是抗戰初期必要的戰略措施,造成1200餘萬畝的黃泛區,390萬人流離失所,約80餘萬人的死亡。但阻滯日軍裝甲部隊西進,改變進攻武漢的路線,確保黃河以西地區在6年內未被日軍攻破。故郝先生對花園口決堤題字云:「阻敵西進,勝百萬兵。」依估計,以80萬人的犧牲,為8000萬人的安危奉獻,其犧牲形同國軍將士的戰死疆場,應予建廟立碑永誌不忘。(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兩岸史話-父親與民國

     國軍以重大代價,全殲了崑崙關守敵,奪回了崑崙關。  民國28年9月1日,德國進攻波蘭。3日,英、法對德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更急於解決中國問題,以便騰出兵力搶占西方列強在亞洲和太平洋的殖民地,以配合德、義兩個盟國。  日本認為,中國事變的解決之所以如此拖延,是由於蘇聯和英、法、美對蔣中正政權的支援,現在應藉歐戰發生各列強無力顧及中國的時機,解決中國事變。19日,日本開始移兵廣西,參加作戰的部隊為:第五師團、台灣混成旅團、其他配合部隊、第五艦隊(軍艦70餘艘,航母2艘)、海軍第三聯合航空隊(飛機約1百架),兵力總共約3萬人。  侵華最後一戰  日軍主力第五師團為日本陸軍第一流精銳機械化部隊,號稱「鋼軍」。參加過南口、忻口、平型關、太原、上海、台兒莊、廣州等戰役,屢次擔任主攻任務。板垣征四郎原為該師團長,他升任中國派遣軍總參謀長後,師團長由今村均中將接任,可見日本方面何等重視這次戰役。日本認定,切斷這條路線必使國軍喪失抵抗能力,從而可以立即結束在華戰爭,完成它對中國的侵略。大本營陸軍部作戰部長富永恭次更宣布:「這是中國事變的最後一戰。」  崑崙關戰役爆發前,民國28年9月,國軍擊退了日本陸軍第十一軍對長沙的進攻。10月,國民政府在衡山召開第二次南嶽軍事會議,總結了第一次長沙戰役的作戰情況,並決策發動新的攻勢。29日,蔣中正在會議訓詞中宣布:「我們今後的戰略運用和官兵心理,一定要徹底轉變過來,要開始反守為攻,轉靜為動,積極採取攻勢。」  會議結束的11月5日,蔣接獲了「日本有南犯企圖」的情報,美、英軍事情報機關也發出情報:「日本艦隊目前在東京灣集結,它說明對南寧的作戰已迫在眉睫。」於是蔣立即從衡山直接飛桂林,為迎戰日本新攻勢作戰鬥安排。當時守衛兩廣海防的是桂系部隊第十六集團軍,編配的火力、武器較差,新編第十九師則是一支剛組建的地方隊伍,要防守欽縣到南寧,與日軍最新銳的部隊交火,基本上處於極大劣勢。  11月9日,日本全部進攻部隊在三亞港集結完畢。13日,艦隊從三亞啟航,14日先頭船艦抵達北海,以10餘艘艦發動佯攻,事實上是轉向欽州方向。新編第十九師所屬部隊潰敗,日軍順利登陸。戰至17日,日軍占領欽州、防城,並立即分兵北上。22日傍晚抵達南寧市邕江南岸。  日軍登陸後,16日,蔣中正在重慶召見父親,令其不必再參加國民黨五屆六中全會,立即返桂林指揮作戰,並以桂林行營主任全權指揮最精銳的第五軍等中央直系部隊。  父親立即電令該軍代軍長杜聿明,率部乘火車從衡陽赴桂南;又電令十六集團軍立即集結,19日抵達南寧,各部分別趕赴日軍進軍必經之地阻敵北進。父親本人於19日由重慶飛桂林,21日率部抵達遷江,設立行營指揮所。  23日,日軍第五師團在飛機掩護下開始強渡邕江,對我軍陣地猛攻,國軍頑強抵抗,雖未能阻止日軍前進,但這是日軍自欽、防登陸後遇到的最激烈抵抗。12月1日高峰隘失守,4日,日軍占領崑崙關。雙方以崑崙關山地為界,形成對峙。  崑崙關山嶺延綿,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遠至宋朝,狄青征南時此處便是著名戰場。蔣中正以此處險要,命父親指揮反攻,於12月中旬進入攻擊地區,10多萬大軍分別埋伏在南寧以北的山林裡。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行動,保密工作和大軍調動,就在日方統帥今村認為完全不可能通過的地方,順利集結起來。機械化重炮兵旅開到崑崙關附近丘陵地帶的密林中,在距敵前沿陣地僅3、4華里的地方,迅速構築起陣地,一排排炮口悄悄對準了敵人的陣地。  12月17日,今村中將認為南寧北面無戰事,命令向龍州和鎮南關進攻,去奪取中越邊境上的兩個戰略要地。及川少將則率領本支隊乘坐數百輛大卡車,浩浩蕩蕩地從南寧出發。當天晚上8時,埋伏在山地裡的國軍,在坦克的導引掩護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崑崙關發動了全線反攻。排炮怒吼,地動山搖,崑崙關被火光和濃煙吞沒。  日軍主力全殲  12月18日至20日,國軍坦克部隊切斷日軍後路,使之陷入完全孤立被殲的境地。坦克車隊衝出樹林,在中央公路上向敵人衝撞掃射。敵潰不成軍,爭先恐後向兩旁山地抱頭鼠竄。公路上倒斃的敵人和各式車輛,各種輕重武器無數。國軍東西兩路部隊也同時分別在南寧附近發動反攻。  12月22日,日軍已瀕臨彈盡糧絕,日機雖空投彈藥和食物,但大多被我軍截了過來,雙方已是短兵相接狀態。23日上午11時許,旅團長中村中彈,指揮殘部拚死突圍。隔日受到近距離機槍掃射,當即斃命,日軍主力被殲滅。  12月28日至31日,國軍連續對崑崙關發動攻擊,戰鬥異常慘烈。在整個崑崙關大戰中,日軍第二十一旅團幾乎被全部殲滅,國軍除擊斃旅團長中村正雄少將之外,日軍班長以上軍官陣亡達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士兵陣亡5千人,被俘1百餘人。國軍以重大代價,全殲了崑崙關守敵,奪回了崑崙關。(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