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埔族人的搜尋結果,共52

  • 我見我思:賴祥蔚》「凱達格蘭」正名了嗎

    平埔族裡有一族叫「凱達格蘭族」,這是現在許多人的認知。陳水扁總統執政時,為了表示對原住民的敬重,還把總統府前的道路從介壽路改名為「凱達格蘭大道」。然而,歷史上平埔族果真曾經自稱為「凱達格蘭族」嗎?有研究者提出了質疑,當然也有人反駁,兩種說法值得對比。 \n 蔡正元在新書《台灣島史記》指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伊能嘉矩在1898年發表《台灣土番開發狀況》,這文獻首先「杜撰」了「凱達格蘭族」(Ketaganan)一詞。伊能嘉矩說台北盆地的平埔族自稱凱達格蘭族,而資料來源是他聽一位叫潘有密的人口述。在伊能嘉矩之後,許多人都援引他對於「凱達格蘭族」的說法,流傳已廣。 \n 蔡正元對此提出翻案見解,他研究當時西班牙人、荷蘭人的記載文獻,沒有看到「凱達格蘭族」的稱呼,倒是西班牙文獻在1626年的紀錄稱呼當時台北盆地的平埔族為「巴賽族」(Basay),也有人翻譯為「馬賽族」,因此將近400年前台北盆地的平埔族應該是自稱、也被早期來台灣的洋人稱為「巴賽族」或「馬賽族」,而不是兩百多年之後日本學者提出的「凱達格蘭族」。 \n 這種翻案說法,遭到平埔族文史工作者的抗議,例如陳金萬撰文指出:「『凱達格蘭在台灣不存在』的說法,我們無法接受,因為無論是什麼名稱,都不能否定外來人群移住大台北地區之前,本地居住著眾多平埔原住民的事實。」他批評蔡正元抹煞了原住民正名運動的辛苦,而且「嚴重失憶」。 \n 從旁觀的角度來看,文史工作者可能小有誤會,因為蔡正元從來沒有否定台北盆地曾經居住著許多平埔族原住民,他只是對當時原住民的名稱提出歷史考證。 \n 誠如平埔族的文史工作者所說:「除了族人以外,誰又有資格替原住民族命名呢?」這句話完全正確,所以從歷史研究的客觀角度,去探討當時台北盆地平埔族原住民如何自稱,這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工作,而且絕對沒有否定平埔族原住民存在的用意。 \n 如果有人對我們記憶或記載中的先人名字或是歷史提出考證,甚至可能推翻本來的名字及歷史,這當然不是否認先人存在,而且深具意義。 \n 身為台灣人,當知台灣史。當然,所有研究都是提出假設之後,還要小心求證。針對「凱達格蘭族」與「巴賽族」到底哪一個是當時平埔族人的稱呼,或者兩者都存在?值得以謙卑的科學研究精神,用更多的研究與證據來證明。 \n(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n

  • 百拉卡公路陽明山二子坪

    百拉卡公路陽明山二子坪

    溽暑登臨二子坪。吹風看雲。松樹擎天如傘。樹下遇男女。山頂約會好郊遊。左方一錐形石碑。碑頂刻中華民國國徽。白日射出十二道光芒。碑曰兵工建設紀念碑。碑後寫五四三六部隊工兵營脩路文。碑前書移山填海反共抗俄八字。異哉。修路立碑立言。移什麼山填什麼海。反共抗俄從小說到老。立功立業干他家底事。二子坪芒草遍野。原為平埔族凱達格蘭人獵場。清代漢人移墾。日治草山。戰後改陽明山。草野之地變身國家公園。平埔族消隱。不知所以。前人開路。後人玩樂。

  • 傳承平埔文化 豐德社區造竹鼓彈《望春風》

    傳承平埔文化 豐德社區造竹鼓彈《望春風》

    山上區過去為平埔族發源地,去年豐德社區就地取材,重新讓失傳已久的平埔族傳統樂器竹鼓現世,並組成一支屬於在地的竹鼓樂隊,用竹鼓敲出的台語老歌《望春風》氣勢磅礡,非常有特色。未來也希望增加不同的竹鼓樂器,傳承平埔文化。 \n \n豐德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兵秀珍表示,竹鼓是過去平埔族使用的傳統樂器,平日平埔族人工作閒暇之餘,會糾眾敲打竹鼓歌唱,當作他們的休閒娛樂;不過隨著時代變遷,平埔族人散居各地,竹鼓這項屬於平埔族的傳統樂器逐漸失傳。 \n \n去年6、7月兵秀珍與豐德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郭政郎開始製作竹鼓,並請來老師編曲,目前豐德社區已組成一支約15人左右的竹鼓樂隊,全部都是60歲以上的長輩,年紀最大的有80歲,他們利用竹鼓彈奏出《望春風》和《西北雨》,加上皮鼓伴奏,呈現地方色彩濃厚的台語經典歌謠。 \n \n今年80歲的張傳益去年和太太一同加入豐德社區竹鼓音樂隊,每周持續團練一次,他說,和大家一起彈奏竹鼓很開心,不僅交到很多朋友,也多了一個有趣的休閒活動。 \n \n兵秀珍表示,山上區盛產竹子,就地取材製作竹鼓幾乎不用耗費任何成本,又能讓閑居在家的長者走出戶外,凝聚鄰里感情。郭政郎表示,今年計畫在山上區舉辦竹鼓音樂祭,未來希望持續推廣竹鼓樂,傳承平埔族文化。

  • 平埔族原住民身分認定闖關 立院留待下次協商

    平埔族原住民身分認定闖關 立院留待下次協商

    平埔族群身分的確立,民間曾歷經長達二十多年的復名運動。與此相關的「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則在今(24)日進行審議,但因平埔族群數量仍無法精確推估,在其所涉及原住民族群的選舉、預算資源分配上,可能產生排擠效應,未獲得立委共識,故保留相關修法條文,留待下一次委員會協商。 \n \n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天審查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原民會表示,現行法規將原住民分為山地及平地原住民兩類,為使平埔族群獲得原住民身分認定,故行政院版修法,於原住民身分法第二條增列「平埔原住民」類別,並同時規定其權利將另訂定法律與以規範。 \n \n行政院版並以本人或直系血親於日治時代戶口調查簿,有註記為屬於原住民者(熟番)為平埔族身分認定依據,其直系血親子女、孫子女只要登記,皆可依此認定其原住民身分。但原民籍立委鄭天財、孔文吉便擔心,依此定義,平埔族族群數量將無限制膨脹,進而排擠原住民族身分所能獲得的預算經費。 \n \n孔文吉便表示,目前山地及平地原住民加總僅53萬多人,平埔族僅依其自由意願登記,寬鬆推估人數可能有107萬人,一旦都認定具有原住民身分,未來相關權利義務及資源分配都將受到衝擊,修法應先考量相關配套措施,身分認定需要更嚴謹。 \n \n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目前平埔族人口統計有各種說法,但都只是推估,透過內政部戶籍資料查核較精確的數據要明年底才知道,但未來採登記制,也要本身對原住民身分有認同才算,數量也會與推估不同;他並指出,針對原住民參政權,未來會增列平埔族名額,不會與山地、平地原住民互相競爭。 \n \n在未與立委獲得共識情況下,內政委員會最終針對原住民身分法與原住民身分認定相關的第二條、第十條條文修正案,保留行政院及立委林俊憲、管碧玲、孔文吉等的修正版本,留待下一次協商。

  • 7平埔族 盼原轉會增設中部委員

     中部7個平埔族的族人代表19日在埔里鎮召開會議,呼籲下屆總統府原住民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在遴選委員時,能夠增設一席中部平埔族群代表的席次。 \n 中部平埔族群從新竹開始到雲林,依序有道卡斯、拍瀑拉、巴宰、噶哈巫、巴布薩、阿里坤以及魯亞等7個族群,環境位置以及歷史脈絡都與北部平埔族群不盡相同;但長期以來,「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並未設置中部代表,而由北部代表代理。7個族群代表認為,該北部代表對中部平埔族群歷史、文化現況不瞭解。 \n 埔里鎮居民道卡斯族代表王商易表示,中部這麼大範圍內,卻在中央的「原轉會」裡面,沒有自己的委員代表,當初「原轉會」設置要點確定的時候,中部族群提出很多次抗議,但是「原轉會」都一直漠視;巴布薩族代表乃俊廷表示,中部7族平埔族群的聲音,應當發表出來,讓中央知道地方的訴求。 \n 為了讓中部平埔族群的議題能夠在「原轉會」中充分被表達,中部平埔族人代表擬好抗議書,準備呈給「原轉會」之外,也希望藉著「原轉會」即將要重新遴選族群代表之際,再度提出訴求,希望政府能夠重視。

  • 平埔族入原民法 立委質疑恐資源分配不均

    行政院版《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已出爐,但對於平埔族數量以及申請入法的內容還有諸多爭議,更有立委質疑,平埔族納入法規後,恐會有資源分配的問題。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要等修法後才能清查平埔族數量,至於民代增設,如果地方有需要,也能修改制度。 \n \n今(11)日夷將‧拔路兒於內政委員會中接受質詢,立委陳怡潔指出,有關平埔族數量目前各方評估落差相當大,從5萬、8萬到20多萬都有,如果原民會連人數都還沒確定,就推動推修法,會不會太過倉促?而平埔族納入後,會不會導致資源分配不均,「餅就那麼大」,要不要增設民代名額,或是未來立法給予保障,配套又在哪邊。 \n \n立委林麗蟬也質疑。過去日據時期調查,「熟番」有4萬多人,「生番」有2萬多人,而現今獲得身分的原住民約有55萬人,但平埔族的數字卻遲遲沒看見,原民會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調查出來? \n \n夷將‧拔路兒表示,要先把《原住民身分法》增列條文處理完後,平埔族原住民進行登記,才能確實掌握平埔族數量,根據過去4萬多人推估,保守估計約有40~60萬人,修法完成後才能面對實際客觀的需求,至於民代名額問題,如果地方有需要,就修改地方制度。 \n \n召委鄭天財則認為,依據山地原住民先前的做法,並非由平埔族原住民登記,而是官方要進行主動認定。

  • 蔡英文:下一個改變是回復平埔族身分

    蔡英文總統主持「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第3次委員會議,總統致詞表示,下一個即將發生的改變,就是平埔族群身分的回復。行政院已經把《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送到立法院審議。未來在法律地位上,平埔各族的族人,將會正式回到原住民族的大家庭。 \n此外,總統除肯定國內各界對族群觀念的轉變已經逐漸累積,並期盼透過原轉會的討論,能帶動各界對原住民議題的認識,讓現有16個原住民族及平埔各族的文化,都成為臺灣社會最驕傲的主流文化。 \n  \n總統致詞內容為: \n \n今天是原轉會第三次委員會議。三個月前,也就是上一次開會時,我們通過了五個主題小組的工作大綱,責成小組的召集人,就土地、文化、語言、歷史、和解等議題,展開釐清真相和促成對話的工作。 \n \n當時我特別強調,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和轉型正義,不只是原住民自己的事情。原轉會的工作,也不能只是原民會一個部會的工作。政府機關都要一起參與。 \n \n三個月後的今天,我很高興看到,五個主題小組已經陸續成立工作團隊。 \n \n更重要的是,行政院相關部會,也在林萬億政委和夷將主委的協調下,配合提供經費、調度人力、整理檔案,以及思考怎麼樣能夠讓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跟自己既有的業務結合。 \n \n今天來列席的幕僚單位,除了原民會之外,還有教育部蔡清華次長,以及文化部李連權次長。另外,包括國史館、外交部、退輔會、林務局和台糖公司在內,有許多單位開始參與原轉會的工作,這是很好的現象。 \n \n等一下,我們就會聽到主題小組報告工作進度。我們也希望各位委員能盡量提出建議、參與小組的工作,捲動更多部會一起改變,也展開更多的社會對話。 \n \n去年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時,我曾經說過,我要請求整個社會一起努力,來認識不同族群的歷史和文化,來打造一個      多元平等的國家。 \n \n這就是「族群主流化」的概念。當原住民族的歷史觀點,能被公部門理解、也能受到社會大眾來自內心的關心和支持,那時,原轉會的目標就實現了。族群之間的和解跟合作,就一定會自然而然地發生。 \n \n觀念的轉變,當然是長期的社會工程。而過去一年來,改變已經一點一滴在累積。 \n \n前一陣子,《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通過了,各族族語都成為國家語言。原住民族廣播電台也開播了,全國的民眾都可以透過收聽節目,來認識原住民族的音樂和文化。 \n \n下一個即將發生的改變,就是平埔族群身分的回復。 \n \n行政院已經把《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送到立法院審議。未來在法律地位上,平埔各族的族人,將會正式回到原住民族的大家庭。 \n \n我們都知道,平埔族群並不只是「一個族」,而是同樣區分成許多族別,既有豐富的文化,也有各自曲折的歷史。要面對     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就不能刻意忽略平埔的議題。 \n \n隨著平埔各族族人即將回復法定身分,後續有哪些權利需要政府特別注重,開始成為大家需要一起思考的事情。 \n \n比如,平埔各族的傳統領域要怎麼認定?個別的平埔族人,能不能取得既有的原住民保留地?關於文化、教育和社會福利的保障,政府又該怎麼樣分配資源?這些複雜的議題,就是今天我們要討論的事項。 \n \n我知道,平埔族群對土地權和參政權的訴求,可能引起一部分現有原住民的緊張。不過,原轉會不應該迴避族群間的爭議。假裝問題不存在,並不能解決問題。 \n \n原轉會要起帶頭作用,要有示範效果。只有各位委員互相把自己族群的想法表達清楚,我們才能取得共識,才會走向和解。 \n我非常期待,透過原轉會的討論,能繼續帶動更多政府同仁、以及國人對原民議題的認識。讓原住民族的文化,包括現有16族和平埔各族的文化,都成為臺灣社會最驕傲的主流文化。 \n \n等一下,就請各位委員踴躍發言,一起來推動政府的改變,還有整個臺灣社會的改變。謝謝大家。 \n  \n隨後,總統聽取執行秘書姚人多簡報「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主題小組工作報告-總論」、和解小組召集人謝若蘭代表簡報各主題小組進度,以及行政院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副執行秘書鍾興華Calivat.Gadu簡報《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辦理情形,並與委員們進行意見交流。

  • 台南爭取加速推動平埔族群正名

    台南爭取加速推動平埔族群正名

    戮力推動西拉雅正名的台南市長賴清德,12日出席原民會首場「建構平埔原住民民族權利體系諮詢座談會」,表示現階段希望以取得回復原住民身分為優先,讓平埔族的文化保存、教育及社會福利,都能得到更好的資源及照顧。 \n \n會議由政務委員林萬億主持,原民會主委夷將偕相關業務主管與20多個聚落族人面對面交換意見,並向各平埔族群代表說明「原住民身分法」修法重點及未來推動方向,聽取平埔族群對於平埔原住民族權利之想法。 \n \n賴清德致詞表示,希望能加速推動修法,期盼台南市明年底率先全台、選出西拉雅議員來服務鄉親。 \n \n他說,目前對於平埔族正名的方式與內涵主要分歧在於立法委員選舉,因立法委員選舉需修憲較複雜,但今天若以取得回復原住民身分為優先,未來,在文化保存、教育、社會福利等方面,都能得到較好照顧,先正名取得原住民身分,立法委員的選舉等修憲後再來爭取。 \n \n民委會表示,平埔20多年正名運動史上,獲得國家元首承諾是得來不易的一頁, 去年原住民族日,蔡英文總統宣布將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群獲得應有權利和地位;隨後行政院表示將透過修正「原住民身分法」,增訂「平埔原住民」法源依據,承認平埔族群為原住民族。 \n \n原住民族委員會隨即積極研擬修正草案,同時規劃辦理全國五場「建構平埔原住民民族權利體系諮詢座談會」。 \n \n今日共有來自台南20多個聚落(岡仔林、澄山、九層嶺、十八彎、口埤、五甲勢、左鎮、沙西金、新市、菜寮、隙子口、楠西、玉井、豐里、善化、番子田、湖頭、大內、頭社、吉貝耍、白水溪、六重溪、番仔塭、角帶圍、北頭洋、永康)社團、公廨及教會團體代表,及長達7年訴訟的代表人齊聚一堂,展現台南西拉雅等平埔族群的高度凝聚力。

  • 「106年度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受理申請中

    「106年度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已開始受理申請,歡迎符合申請計畫相關條件之立案團體,於11月4日前依規定格式,提報計畫書等資料予高市府原住民事務委員會,經資格審查後,再送原住民族委員會辦理審查。 \n \n原住民族委員會為保存平埔族群特有語言及文化進而傳承與發揚,自101年起推動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期望以平埔聚落成為推動平埔文化傳承的主體,奠定平埔文化根基,使平埔文化無論在藝術產業或是風俗精神,皆能保存並延續下去。 \n \n高市府原民會表示,高雄市今年度正執行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的單位分別為,杉林區的日光小林聚落、枋寮聚落以及六龜區的荖濃聚落,總計核定執行計畫290萬元,這3個聚落在計畫執行下,於追尋及重建平埔文化的過程中,逐漸讓聚落發展出各自嶄新的面貌,期望在將來能有更多本市的平埔族人,踴躍申請平埔族群聚落活力計畫,一同為保留特有且珍貴的平埔文化而努力,讓平埔族豐富的內涵廣為人知。 \n \n歡迎符合計畫相關條件之立案團體,至高市原民會官網-最新消息下載計畫內容及相關附件。

  • 西拉雅平埔族註記 高市熟男266人、熟女207人

    西拉雅平埔族註記 高市熟男266人、熟女207人

    高雄市政府為推動西拉雅族正名運動,延續記錄西拉雅族人於日據時期原住民身分事實,自102年10月1日起,即與臺南市及屏東縣政府共同推動日據時期戶籍種族欄「熟」註記措施,截至今年8月底止高雄市已受理473件,其中以杉林區「熟」男及「熟」女最為踴躍,計有129件居全市之冠,其次為內門區107件。 \n \n高雄市民政局表示,日治時期的戶籍資料種族欄上,原住民的註記有「生」、「熟」之分,目前法定原住民族註記為「生」,而平埔族則註記為「熟」,也就是平地原住民。 \n \n縣市合併前,原高雄縣曾於98年4月由各戶政事務所初步普查,平埔族人數約1萬4099人,中以六龜最多 (平埔族人3853人),分布區域緊鄰著臺南市及屏東縣,90年為喚起原住民對文化及族群之間的認同,平埔正名運動開始,高雄市同意將本人或其直系血親尊親屬日據時期種族欄記載「熟」身分事實補填於現戶戶籍資料個人記事欄內,對於西拉雅族文化推動是莫大的鼓勵。 \n \n目前平埔族雖未獲政府同意以原住民身分註記,但熟註記喚起西拉雅民眾尋根意願,找回自己與祖先親密的連結。平埔族民眾可依個人意願逕向各戶政所提出註記申請,希望藉此讓更多平埔族認識自己生長的文化及故鄉。

  • 尋根 高市受理西拉雅平埔族註記

    高市府受理西拉雅族正名運動,延續記錄西拉雅族人於日據時期原住民身分事實,也自102起受理「熟」註記,統計至8月底,受理473件,其中杉林區「熟」男及「熟」女最踴躍。 \n 高雄市自102年10月起和台南市、屏東縣政府共同推動日據時期戶籍種族欄「熟」註記,至今年8月底共受理473件,其中杉林區「熟」男及「熟」女最為踴躍,共129件居冠,其次為內門區107件。 \n 民政局指出,日治時期的戶籍資料種族欄上,原住民的註記有「生」、「熟」之分;法定原住民族註記為「生」,平埔族則註記為「熟」,也就是「平地原住民」。 \n 市府說,縣市合併前普查,平埔族人數約1萬4099人,以六龜區最多,平埔族人3853人,分布區域緊鄰著台南市及屏東縣。 \n 為喚起原住民對文化及族群間的認同,平埔正名運動陸續開始,高雄市同意將本人或其直系血親尊親屬日據時期種族欄記載「熟」身分事實,補填於現戶戶籍資料個人記事欄內。 \n 市府指出,目前平埔族雖未獲政府同意以原住民身分註記,但熟註記喚起西拉雅民眾尋根意願,找回自己與祖先的連結,不少平埔族人受到鼓舞,很踴躍的向戶政機關提出註記申請,為自己和生長的血統及文化一脈相承。1050911 \n

  • 終於「熟」了!平埔族人搶登記

    終於「熟」了!平埔族人搶登記

     終於「熟」了!屏縣府協助縣境平埔族正名,規畫於戶政資訊外的獨立系統,辦理「熟」註記,即日起,凡設籍於縣境民眾本人或直系血親屬,於日據時期戶口調查簿種族欄中註記「熟」者,皆可申辦,將有助後續推動正名運動參據。 \n 縣長潘孟安首日也親自辦理,證實自己是馬卡道族後裔。他說,屏東馬卡道族主要分布,從高樹沿著185縣道延伸至滿州,全縣33鄉鎮皆有平埔族血緣足跡,在官方未認定為正式原住民族前,希望以身分註記,為未來爭取正名運動做準備,並透過文化工作者溯源工作,讓文化底蘊堅實,保障原民權益。 \n 民政處指出,在日據時期,日本統治者針對台灣原住民分類為「生」、「熟」、「蕃」、「阿眉」、「高山族」或「高砂族」等,並登載於日據時期戶口調查簿上的種族欄,其中,「熟」代表意義就是熟蕃,也就是「平埔族」。 \n 昨天穿著平埔族傳統服飾,辦理「熟」註記的萬巒鄉文化工作者潘謙銘表示,推動平埔族正名超過20年,終於等到這一刻到來,以前政府認為平埔族已完全「漢化」,沒考量是受到政策影響迫於無奈,現在可以大聲說「自己就是平埔族」。 \n 估計屏縣平埔族有8萬餘人,不少族人搶在第一天申請登記,拿到證明文件那一刻皆開心大喊「人生終於熟了」。

  • 終於「熟」了 屏縣府助平埔族正名

    終於「熟」了 屏縣府助平埔族正名

    終於「熟」了!為協助屏東縣平埔族正名,屏東縣政府規畫於戶政資訊外的獨立系統辦理「熟」註記,即日起,凡設籍於屏東縣民眾本人或直系血親屬於日治時期戶口調查簿種族欄中註記「熟」者皆可申辦,將有助後續推動正名運動參據。 \n \n 屏縣長潘孟安首日也親自辦理,證實自己是馬卡道族後裔。他強調,屏東馬卡道族主要分布從高樹沿著185縣道延伸至滿州,全縣33鄉鎮皆有平埔族血緣足跡,在官方未認定為正式原住民族之前,希望以身分註記,為未來爭取正名運動做準備,並透過文化工作者溯源工作,讓文化底蘊的堅實保障原民權益。 \n \n 屏縣府民政處指出,在日治時期,日本統治者針對台灣原住民分類為「生」、「熟」、「蕃」、「阿眉」、「高山族」或「高砂族」等,並登載於日治時期戶口調查簿的種族欄,其中「熟」代表的意義就是熟蕃,也就是「平埔族」。 \n \n 今日特地穿著平埔族傳統服飾,辦理「熟」註記的萬巒鄉文化工作者潘謙銘表示,推動平埔族正名超過20年,終於等到這一刻到來,以前政府認為平埔族已經完全「漢化」,卻沒考量是受到政策影響才迫於無奈,現在可以大聲說「自己就是平埔族」。 \n \n 目前估計屏縣平埔族超過8萬多人,不少族人搶在第一天申請登記,拿到證明文件的那一刻皆開心大喊,「人生終於熟了」。

  • 兩岸史話-重新定位台灣原住民 平埔族角色被忽略(三之一)

    兩岸史話-重新定位台灣原住民 平埔族角色被忽略(三之一)

     編者按《台灣邊疆的治理與政治經濟》一書由邵式柏(John R. Shepherd)著,台大出版中心出版,嘗試建立一個綜合框架,理解17、18世紀時荷、鄭、清朝統治者治理台灣邊疆時的社會問題,並觀察政府、漢人及原住民之間的互動模式。 \n 當平埔族群被大量漢人移民所淹沒,並推至歷史舞台角落時,這段歷史及平埔族群的歷史角色便輕易地被其後的歷史觀點所遺忘。 \n 台灣從原住民島嶼轉變為貿易殖民地,並從難民前哨站轉變為中國府縣的歷史過程,尤其是島上平埔族群被長期忽略的歷史角色。其他中國邊疆很少像台灣這般有豐富的歷史紀錄,這是由於17世紀以來這座島嶼動盪的政治發展及其戰略上的重要性。關於台灣原住民狀況寶貴的詳細紀錄,讓研究者可以追溯中國漢人的移墾擴張過程,並評價各個不同政權的對台經營與治理政策。 \n 關於早期台灣歷史發展有兩個影響深遠的錯誤認知,分別是「流離說」(displacement scenario)及「忽略說」(neglect hypothesis)。無論是西方、中國或日本的東亞歷史研究者,通常都假定17和18世紀的漢人移墾摧毀大部分的台灣原住民社會,並迫使剩餘原住民撤退至內山地區。 \n 平埔族被漢人淹沒 \n 因此流離說被用來解釋為何原住民部落出現在中央山區,而非平原地帶。伴隨流離說的,則是對此時期台灣漢人人口規模和增長速度的過度誇大。有些歷史學者即使發現在許多漢人早期移住的台灣西部平原,仍持續生活著漢化的平埔族群時依然採用上述說法。少數學者甚至注意到漢人曾向平埔族人租用土地。然而並沒有太多研究嘗試解決台灣平埔族群延續存在並保有土地所有權的事實,及主張他們被驅趕流離至內山地區假設之間的矛盾。 \n 人類學家與考古學家的研究成果也對流離說提出進一步質疑。費羅禮(Raleigh Ferrell)對台灣原住民文化及語言的調查,顯示山地與平地文化差異的存在。而考古遺址則證明早在漢人移墾數百年前,台灣山地便曾出現原住民社會。如果中央山地的原住民部落並不是被漢人移墾擴張所驅趕的結果,我們便必須對西部平地原住民的歷史發展提出解釋。 \n 台灣西部沿海原住民不但並未被驅趕至內山地區,更在17和18世紀的台灣扮演關鍵的歷史角色。台灣曾在17世紀分別成為荷蘭殖民地、漢人反清基地,及中華帝國的地方州縣。然此時期的首要經濟項目,是原住民獵人所生產鹿製品的出口貿易。 \n 直到18世紀,當中國東南沿海的經濟復甦與人口膨脹將移民推向台灣時,漢人移墾開發才轉變台灣西海岸的經濟發展。但在這過程中,平埔族群的利益必須被照顧。然而當平埔族群被大量漢人移民所淹沒,並推至歷史舞台角落時,這段歷史及平埔族群的歷史角色便輕易地被其後的歷史觀點所遺忘。 \n 因此忽略平埔族群在台灣歷史的角色,將導致我們無法理解清代邊疆治理及其政治經濟的更大錯誤,當中包含整體面向和台灣個案。台灣並非如同許多歷史論著所說,是個被清廷忽略的邊疆。相反地,她是個經常受到中央政府重視的戰略邊陲。清政府自始便嘗試限制中國漢人移民至台灣,以避免成為叛亂基地。 \n 對官方而言,漢人移民是破壞均衡現狀的入侵者。控制台灣邊疆的經濟考量,讓許多官員相信保護平埔族群的生計,包含其土地權利以及借重其武力來平定漢人與其他原住民的叛亂,將是符合政府最佳利益的做法。但如果要控制漢人人口的成長,並維持台灣的行政開支,中央政府必須有效處理邊疆移墾和開發問題。本文詳實記錄17和18世紀清廷政府、漢人移民及平埔族群間,如何在彼此衝突與協調中獲得權宜均衡,並奠定台灣社會發展基礎的歷史過程。 \n 台灣歷史研究中第二個流行主題,是將清代台灣行政的腐敗,以及叛亂發生的頻繁,歸因於清廷的忽視。忽略說的提倡者通常無法區別政府政策措施的擺盪,及中央政府關注重心的循環。大部分論著均過分聚焦於19世紀頻繁的分類械鬥,並以此台灣邊疆的治理與政治經濟(1600-1800)籠統概括17和18世紀的史實。 \n 無法理解清廷決策 \n 這些論著未能正確評價早期隔離封禁政策背後的理性計算,也無法理解清政府決策,尤其是財政的內在限制。同樣重要的是,它們無法提出清楚的比較標準來衡量台灣的政府施政品質與民間動亂程度。況且大部分的研究均隱晦地以20世紀的標準,論斷19世紀台灣的問題。 \n 然而,如果要證明中央政府忽略說,合適的方式應該是將台灣與其他中國邊疆進行各個時期和政策階段的比較。我隨著我們對中國其他邊疆的認識增長,即使是19世紀的台灣社會,也不會顯得特別動盪或政治腐敗。這證明清廷在台灣的統治政策選項內容,與其他地區社會並無不同。(待續)

  • 弘光科大拍瀑拉研討會 盼找回失落文化

    弘光科大舉辦「2016拍瀑拉PAPORA學術與產業研討會」,會中學者表示,近年來大肚山麓被開發,地下埋藏的平埔族文化被揭露,盼透過研討會,讓更多人重視失落的拍瀑拉族文化。 \n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人類學組主任屈慧麗指出,台中盆地與大肚台地為平埔族拍瀑拉族群史前活動之處,近20年大肚山麓一再開發,地下埋藏文化因而被揭露。 \n 屈慧麗表示,考古學是探討「過去」,但是自然景觀與文化資產管理則是「現在」,隨著人們遊憩與觀光時間增加,自然與遺址公園為當今經濟體系中具有發展潛力的事業之一,可作為展現考古教育與推廣大肚山保育與觀光的一種溝通橋樑。 \n 台中市沙轆社文化促進會理事長潘明燈介紹「拍瀑拉沙轆社發展史」,他指出,沙鹿原名「沙轆」是平埔族生活區域,台灣大道旁「番仔廟」保存著先民遺骸,因道路拓寬,只得將先民遺址遷移,成立「普善寺」供奉。 \n 弘光科大通識學院副教授、研討會召集人計文德表示,他研究從距今4500至3000年前的牛罵頭文化,到距今3000至1600年前的營埔文化、距今1600至400年前的番仔園文化,都有可能和平埔族拍瀑拉族群有關。 \n 牛罵頭文化協進會理事長吳長錕說明「從牛罵頭展開大肚王國的夢幻尋旅」構想,他說,清水區古早稱作「牛罵頭」,原為平埔族拍瀑拉族牛罵社之社域,「牛罵頭遺址」不僅為台灣中部地區新石器時代中期文化的代表,也足以列為台灣的國定古蹟。1050613 \n

  • 台北國際書展搶先看-台灣文學家庭特展 看見大師誕生

    台北國際書展搶先看-台灣文學家庭特展 看見大師誕生

     想知道一本本史詩創作,如何在作家筆下完成?國立臺灣文學館將於2月登場的2016台北國際書展,策畫「在同一個屋簷下寫作─臺灣的『文學家庭』們」特展,訪問6組文學家庭,讓大眾一窺他們的創作歷程,包括作家夫婦李瑞騰、楊錦郁一家四口,在家裡搶餐桌寫作的情景,以及兄弟檔作家朱宥勳、朱宥任,用打電動訓練思考邏輯,創作小說! \n 「在同一個屋簷下寫作─臺灣的『文學家庭』們」特展,主要藉由手稿、影像和影音多媒體等,讓讀者認識臺灣文壇的夫妻檔、手足檔、親子檔,及跨越世代、嗣系的文學家庭,觀照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寫作者,在創作主題、影響範圍、思想觀念及體裁旨趣等各方面的異同,同時投射出臺灣社會演進與文化發展的一個切面。 \n 特展中,也會介紹多組臺灣文學家庭的相關文物,像是向作家商借寫作時使用的座椅,讓觀眾感受特殊的文學氛圍,有興趣的人可以親自坐在作家的椅子上,尋找創作靈感。 \n 這些作家不只書寫,也有其他創作較少人知。例如,國家文藝獎得主、作家向陽,以詩及散文聞名,還曾於1990年代以老台灣及平埔族印象,為了抒壓,創作了一系列版畫作品,其中一幅「平埔母子」,刻劃平埔族母親注視懷抱中的孩子,孩子則頭部下垂,眼神憂戚,隱喻平埔族人被迫失去土地,不知如何面對明天的無奈。 \n 台灣文學館也策劃6組文學家庭的訪問,包括親子檔(夫-李瑞騰、妻-楊錦郁、子-李時雍、李時雋)、(夫-吳晟、妻-莊芳華、子-吳賢寧)、(夫-亮軒、妻-陶曉清、子-馬世芳),手足檔(姐-里慕伊‧ 阿紀、弟-馬紹‧阿紀)、(兄-朱宥勳、弟-朱宥任),夫妻檔(夫-向陽、妻-方梓),讓他/她們談談對彼此創作的影響,剪輯成3段10分鐘短片於館內壁掛電視播放,由此展現同為寫作者的家人平日互動情況,以及創作靈感空間。

  • 15年田調 寫就中部平埔族史詩

     趙慧琳感慨,台灣的原民運動帶動原住民文學創作,逐漸打破漢人中心主義,但平埔族群因為漢化早、文化失落研究,被認為「黃昏民族」,不僅在學界屬冷門,也在平埔族正名運動中屢屢受挫。 \n 近年雖有作家林建隆、宋澤萊、李昂等人著墨平埔族群,但多侷限在南部西拉雅,《大肚城,歸來》是台灣首部中部平埔原住民的大河史詩。 \n 趙慧琳謙稱自己從「無知」開始,仰賴許多族群運動先行者的研究成果,因史料不足,她發揮記者長才做起田野調查,更心急這領域研究冷門,投入的人少,「15年過去,老人家一個個走了。」 \n 趙慧琳台大哲學系畢業,獲美國愛荷華大學教育、藝術創作碩士,1994年進入《聯合報》任攝影記者,後轉任文字記者,10年前離開報社,現為台大城鄉所博士候選人。 \n 她外表瘦弱卻充滿行動力,是當年少見的女攝影記者,後來又不安於新聞工作,離職進行更廣闊的平埔族調查報導,約5年前完成本書。一般人對中部平埔族印象陌生,趙慧琳描述拍瀑拉是最愛抗爭的民族,清朝治理台灣時,島內發生過最大的平埔族抗爭就由拍瀑拉帶頭,因而被官方認定為「凶番」,也因此被鎮壓慘烈,死傷多而幾乎滅族。 \n 也許因記者性格使然,相較於學界認可的文獻史料,她更仰賴口傳與民俗傳說,有趣的是,因拍瀑拉語言失傳,中部各平埔族間語言也不同,溝通語言是被漳州、泉州移民所漢化的福佬話,因此書中融入大量台語文,呈現當時語境。

  • 尋找消失的拍瀑拉族

    尋找消失的拍瀑拉族

     中部平埔族的聲音向來微弱,不僅外界陌生,在原住民運動中也屬弱勢,曾任記者的趙慧琳花15年時間研讀史料、進行田野調查,完成厚達35萬字的小說《大肚城,歸來》,以生動細節回溯台灣中部平埔族拍瀑拉人(Papora)從西岸遁走至內山的大遷徙。 \n 回溯平埔族大遷徙 \n 「寫完這本書,感覺一雙雙祖靈的眼睛在看著我!」49歲的趙慧琳說起拍瀑拉人的歷史感情澎湃,她出身台中,15年前著手記錄家族口述歷史,一路追溯,意外發現自己身上的拍瀑拉血緣。 \n 但真正觸動她動筆的,是平埔文化復興研究者的努力,因此她從家族尋根轉為對中部平埔的調查挖掘,趁回鄉時踏查鄰里,與時間賽跑似地留下許多平埔耆老口述記錄。 \n 為數不多的拍瀑拉族人現居於埔里的大肚城聚落,《大肚城,歸來》以拍瀑拉族400年來歷史為架構,旁及巴宰族、噶哈巫族、洪安雅族、邵族、賽德克族等,虛構了兩個橫跨清末至日治末期的拍瀑拉女子,以她們的一生見證民族遷徙、反抗與漢化過程。書中詳述拍瀑拉「揹祖公」祭儀、社會結構與傳統文化,也特別以女性觀點,刻畫拍瀑拉族從母系社會被父權化的經過。 \n 「台灣有多元族群的現實,我們的文學戲劇卻沒有充分表達這個事實。」趙慧琳表示,拍瀑拉族在島上與荷蘭、明鄭、清朝、日本等各殖民政權交手過,但歷史上只見官方說法,從來沒有他們的聲音,過去台灣史敘事總以漢人為中心,例如過去慣常以國姓爺鄭成功作為台灣精神典範,但從拍瀑拉族群觀點,鄭氏政權卻是嚴苛殺戮的暴政者,後裔抵死不肯敬拜「國姓爺」。 \n 記憶將歷史流傳下去 \n 因此書中重新質疑漢人「渡海神話」,藉由小說推動歷史舞台上的「政權移轉」,「拍瀑拉怎麼看待漢人?和高山族之間互動如何?都是我想呈現的。」如她提到因躲避漳泉械鬥而遷到與拉瀑拉聚落比鄰而居的漢人移民,曾見證最後一批拍瀑拉族撤走時,「大肚山在流血」的一幕,趙慧琳從一個漢人老村長口中聽見這些描述,驚覺即使歷史沒有記載,「記憶會把好幾代人的歷史流傳下來。」 \n 喻為劇情化的紀錄片 \n 她就是透過這些口述者的聲音、態度、述說歷史的方式,來重建庶民的歷史,不只呈現平埔觀點,也描繪漢人移民的動盪,在文獻基礎上增添血肉。 \n 她比喻本書是「劇情化的紀錄片」,戲稱近年陪老父老母看八點檔鄉土劇,無形中為小說增添了通俗戲劇元素。

  • 小林迎太祖

    小林迎太祖

     小林平埔族人19日在甲仙五里埔舉辦一年一度迎接平埔族信仰「阿立祖」生日的夜祭儀式,族人合力整修公廨、立向竹,誠心接引太祖下凡,並以米、雞酒祭拜庇佑,一系列活動從早到晚不僅像是嘉年華,更是一種無形文化資產的傳承。 \n 小林部落歷經莫拉克風災滅村,小林族人不灰心,仍努力延續平埔文化,昨天農曆9月15日是平埔族信仰阿立祖生日(小林族人稱為太祖),族人在重建後的五里埔文化園區祭祀太祖,象徵「開向」啟程,現場湧入不少台南和花東的平埔族人前來會親;高市長陳菊也在傍晚到小林公廨祭拜,祈求太祖保佑子孫平安、風調雨順。 \n 小林族人一早穿著傳統服飾,為夜祭儀式忙進忙出,歡喜心情全寫在臉上。依照傳統,族人上山挑選合宜的竹子作為向竹;隨後,大夥人合力將公廨內外及屋頂換新,把檳榔、米糕、麻糬等祭品擺放在地上,並在公廨前方立起向竹,迎接太祖下凡降幅。 \n 下午則是將祭拜太祖的供品與族人、賓客分享品嘗,太祖賜予平安。夜幕低垂後是族人牽戲、牽曲的歌舞盛會,演出以早期文化特色編排90分鐘「回家吧!與太祖牽戲」;隨後,族人踩四步舞法,牽手圍圈環繞公廨廣場,並一同吟唱祭儀曲調,迎接太祖下凡與族人同樂。 \n 「東山吉貝耍西拉雅族夜祭於日前獲文化部指定為國家重要民俗」,甲仙區公所表示,市府去年也提報小林夜祭給文化部登入無形文化資產;為順利爭取,邀請審議委員前來感受與體驗。

  • 平埔夜祭2處登場 各有看頭

     農曆9月15日是平埔族信仰阿立祖生日,甲仙小林人今在五里埔文化園區盛大舉辦夜祭為太祖慶生,由於其活動規模大、名聲較響亮,同時間登場六龜頂荖濃平埔夜祭常被民眾遺忘;其實兩者各有特色,遊客可依其所喜,前去體驗不同感受。 \n 小林部落於4年前莫拉克風災重創後,許多文獻考據隨著家園埋沒土石中,平埔文化面臨傳承危機,倖存的小林人分別居住在杉林大愛、日光小林及五里埔等永久屋。 \n 小林人雖有失去家園的悲痛,但不喪志,於重建後的五里埔祭祀,專家學者也提供日治時期資料,讓小林牽曲古調原音重現。 \n 同為平埔族西拉雅系的六龜頂荖濃平埔夜祭也於風災後停辦2年,在高市府文化局、旗美社區大學及高苑科大等人協助下於前年復辦;其規模較小,但傳統祭祀與習俗是原汁原味。據悉,小林夜祭的牽曲曾向頂荖濃學習。 \n 曾參與過兩場平埔夜祭民眾表示,小林夜祭人較多,現場除傳統祭祀,也安排特色藝品或美食饗宴,蠻像是嘉年華;頂荖濃較屬社區規模,活動不像小林多,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