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憲法的搜尋結果,共08

  • 法官性騷案引熱議 許宗力:性平不限男女

    前法官陳鴻斌性騷擾女助理遭職務法庭輕判,引發各界爭議,面對質疑司法院動起來,不僅喊出「司法#MeToo」,18日還召集全國各級法院院長,舉辦性別意識培力課程研習,紮根性平意識,司法院長許宗力強調,司法權作為憲法的守護者,性別議題不限男女平等,重申包括LGBTQ,也就是在性傾向、性別認同上的性少數族群,也需要保障。 \n \n司法院今(18)日上午9時50分假法官學院,召集各級法院院長,舉辦「107年司法首長性別意識培力研習會」,邀請交大教授林志潔講授「以性別觀點談性騷擾與侵害審判」、中研院研究員焦興鎧講授「職場性別平等與性騷擾防治」。 \n \n許宗力致詞時說,最近法官的性別平權意識成為社會關注、討論的焦點,反映出在司法體系內,消除性別歧視的努力做的還不夠,在以人權立國自詡的我國,性別平等固然早已是憲法位階的規範要求,但受到傳統守舊文化的羈絆,應然與實然間,還是存在巨幅的落差。 \n \n他說,司法權作為憲法的守護者,核心功能正是保障人民的憲法權利,弭平社會既存的不正義,上至整體司法改革的政策方向規劃,下至每一件司法審判涉及的個案判斷,都應圍繞著憲法基本權保障的實現。 \n \n性別議題並不限於男女平等,在性傾向、性別認同上的性少數族群LGBTQ,司法體系對他們所蒙受的不平等對待也必須有所警覺。另司法人員也需保有身心障礙意識,確保身心障礙者能在與他人平等的基礎上獲得司法的保護;處理涉及原住民或新移民的司法案件時,也須注重多元文化的肯認,避免少數族群生活方式及尊嚴反而遭到司法的踐踏。

  • 民國初年憲政改革的實踐──憲法起草委員會開始動工(八)

    總統職權問題實質上是如何平衡協調行政權和立法權的問題,這是國會和袁世凱矛盾的焦點,憲法起草委員會對該問題進行了多次討論。在憲法起草委員會中,國民黨和進步黨因人數相當,因而形成兩黨對峙情形。國民黨以民權主義為旗幟,堅持限制行政權,持「議會至上」觀;進步黨秉持國家主義原則,主張給政府較大權力。汪榮寶作為進步黨成員,保持與該黨的一致意見,力主不要過分抬高議會地位而抑制政府,以協調均衡立法權和行政權。但同時贊同對總統權力進行必要的限制,以免造成行政權的過分膨脹。 \n制定憲法的首要步驟是組織憲法起草委員會。按照《國會組織法》第二十條的規定:「民國憲法案之起草,由兩院各於議員內選出同數之委員行之。」為此,參、眾兩院各自議定了憲法起草委員會互選規則,六月三十日兩院分別召開選舉會,各選出三十人組成憲法起草委員會。各黨派展開了激烈競爭,在最後當選的憲法委員中,國民黨二十五人,進步黨十九人,共和黨九人,政友會八人,其餘屬於各小政團。汪榮寶以進步黨黨員當選。 \n憲法起草委員會成立後擬定了《憲法起草委員會規則》,規定憲法起草程序:先起草憲法大綱,將憲法內重要問題提出,作為議題在憲法起草委員會逐條討論和決議;然後依大綱的精神,分章起草憲法條文,形成憲法草案;草案再經憲法起草委員會第二、三讀審議通過後,提交憲法會議(參議院、眾議院兩院合會討論憲法即稱憲法會議)。鑒於時間緊迫,兩院議決自委員長選定之日起,限憲法起草委員在四十五天內將憲法草案製成,提交國會。 \n \n開會討論憲法大綱 \n \n \n七月十三日,憲法起草委員會召開第二次會議,討論制憲地點,確定以天壇祈年殿為制定憲法場所。隨後,憲法起草委員會推定憲法大綱起草員,國民黨黨員張耀曾、進步黨黨員汪榮寶、政友會會員孫鐘、公民黨黨員李慶芳四人當選。從八月二日至九月二十三日,憲法起草委員會共開十八次討論會,提出共計十二項憲法大綱議題:(一)領土問題是否有規定之必要;(二)人民權利義務是否列舉;(三)國會採用一院制或兩院制、國會權限問題;(四)行政採用總統制還是內閣制;(五)大總統選舉方法及其權限;(六)副總統應否設置;(七)國務員之權限;(八)平政院應否設置;(九)審查法律權;(十)解釋憲法權;(十一)預算、決算、審計院;(十二)憲法修正。憲法大綱討論結束後,憲法起草委員會又推汪榮寶、張耀曾、孫鐘、李慶芳,另加共和黨黨員黃雲鵬共五人,任憲法正式條文起草員,根據大綱精神分別章節,詳細擬定條文。 \n總統職權問題實質上是如何平衡協調行政權和立法權的問題,這是國會和袁世凱矛盾的焦點,憲法起草委員會對該問題進行了多次討論。在憲法起草委員會中,國民黨和進步黨因人數相當,因而形成兩黨對峙情形。國民黨以民權主義為旗幟,堅持限制行政權,持「議會至上」觀;進步黨秉持國家主義原則,主張給政府較大權力。汪榮寶作為進步黨成員,保持與該黨的一致意見,力主不要過分抬高議會地位而抑制政府,以協調均衡立法權和行政權。但同時贊同對總統權力進行必要的限制,以免造成行政權的過分膨脹。 \n例如在九月十三日憲法討論會談論《大總統選舉法》問題時,汪榮寶依據先選總統後定憲法的實際情形,為防止臨時大總統僭越法律,支持在選舉法內附加「大總統職權暫時使用臨時約法」的規定。憲法起草委員會草擬的《大總統選舉法》於十月四日正式頒布,其附則中明確規定:「大總統之職權,當憲法未制定以前,暫適用臨時約法關於臨時大總統職權之規定。」 \n \n論總統宣戰媾和權 \n \n \n關於總統是否擁有宣戰媾和權,憲法委員會成員們意見不一。朱兆莘、伍朝樞、李慶芳、張耀曾都有各自的觀點,朱兆莘認為宣戰、媾和需得國會同意,締結條約只須參議院同意;伍朝樞認為宣戰應得國會同意,但抵禦戰爭不在此例,媾和不必得國會同意,締結條約國會有批准權。李慶芳稱我國「版圖遼闊,交通不便」,「應給與充分活動之權力」,大總統應有批准條約及宣戰媾和權;張耀曾提出總統宣戰須得國會同意,惟在國會閉會期間為防禦戰爭,亦得宣戰,但須於下期國會求其承認。汪榮寶綜合各議員意見,提出:「大總統宣戰須得國會同意,但應敵之戰爭不再此列,締結條約關於立法事項者須得國會之同意」。後在正式憲法中的規定基本採用了他的提法。 \n袁世凱政府對即將制定的憲法有兩個極為擔憂的問題,一總統任命國務員是否須國會同意,二總統有無解散國會之權,袁氏堅持憲法應賦予總統任免閣員權及解散國會權。針對以上兩個重大問題,汪榮寶採用折衷調和方略,提出總統有權解散國會,但任命國務總理須經眾議院同意,其他閣員總統自由任命。(接右頁) \n

  • 刑法增列敵人罪  學者:政治算計 兩岸再陷僵局

    刑法增列敵人罪 學者:政治算計 兩岸再陷僵局

    綠委提案修刑法外患罪增列「敵人」,最重可判處死刑,學者指出,此舉有傷害民主法治人權之虞,更直指修法是政治算計,打兩國論的擦邊球,順勢建立強硬的「兩岸新邏輯」,恐讓兩岸再深陷僵局。  \n \n《中國時報》4日舉行「立院修正刑法增列敵人罪的法理與政治面探討」座談,由理律法律事務所副所長李念祖主持;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教授王冠璽、中天電視主持人平秀琳、《旺報》總主筆戎撫天、台大政治系副教授張登及、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中國時報》副總編輯郭石城、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從法理、政治及輿論剖析修法的可能影響。 \n \n羅智強提到,包含禁五星旗、外患罪修法提案,都想介定大陸是外國,打「兩國論的擦邊球」;加上民進黨想「培獨」,盼民眾潛意識把大陸定性為敵人,營造有利其執政環境,也轉移施政不力焦點。最近把統派打成犯罪組織、搜索新黨青年軍都是明例。 \n \n王冠璽認為,此項修法提案是「缺乏政治智慧的政治計算」,或有助部份政治人物選情,但對民眾有害。他認為,這與蔡總統兩岸政策「維持現狀」不符,也違反憲法「大陸、台灣地區」的規定。 \n \n平秀琳指出,此次修法是民進黨拋風向球,極大化各項爭議,如外患罪認定兩岸是國與國關係、最高刑度死刑;她認為,民進黨的操作慣性,都是先丟出極端議題、籌碼喊到最高,為其它修法做試金石;如同去年通過的公投法,創造更多碰觸兩岸底線的議題工具。

  • 洪秀柱:憲法沒有台獨空間

    洪秀柱:憲法沒有台獨空間

     前總統馬英九近日在紐約表示,台獨不會成功,台灣人民只有兩種選擇,一是維持現狀,另一是與中國大陸統一;只要不分裂,就能維持自治,並保留統一可能選項,這是對台灣生存最好的方式。對此,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見圖,姚志平攝)昨表示,重要原則是尊重《憲法》,《憲法》增修條文規定,未來國家朝統一方向。 \n 洪秀柱昨出席中華民國裝甲兵協會隊慶活動時強調,她主張的統一不是被統,而是不被統的統一,不管馬說什麼,最重要原則就是尊重《憲法》,怎麼規定就怎麼走。 \n 洪秀柱隨後致詞時說,《憲法》中沒有任何台獨空間,如果認為《憲法》出了問題,請執政黨立刻修憲。民進黨也曾經執政過,前總統陳水扁也曾說,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既然做不到為什麼要讓這議題在社會中發酵、造成紛擾、影響感情以及國家向前邁進的動力。 \n 洪秀柱表示,現在國家與身份認同都出了問題,我們是中華民國國民,不能說自己是中國人很奇怪,我是台灣人,跟我是中國人並沒有衝突,她的中心思想非常明確,希望大家一起撥亂反正。 \n 此外,前副總統吳敦義晚間出席屏東同鄉會活動時表示,目前不能談獨或是統,因為一國兩制、統一、獨立都會為台海掀波濤,以當前來講和平最好。 \n 吳敦義說,未來演變很多,假如大陸實施三民主義、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與中華民國台灣並無兩樣,兩岸往來和平穩定發展,不用威脅恫嚇,更不用動刀槍,維持和平,穩定過一段時間,如果葡萄成熟,在國會監督下,經全體國民公投同意,各種可能都可以發生。

  • 社評-兩岸關係的進化密碼

     兩岸關係輕舟已渡萬重山,民進黨黨中央的兩岸政策卻不動如山,引起謝長廷、許信良兩位前主席的焦慮。 \n 謝長廷不斷闡釋「憲法一中」,希望爭取大陸的認同,得以加入兩岸關係賽局。許信良則將眼光放在台灣內部,日前發表「台灣現在怎麼辦?」萬言書,呼籲藍綠共組聯合政府展開兩岸政治對話。他指出,兩岸關係遠重於其他對外關係,「台灣不可能不和對岸作政治接觸、進行政治對話、甚至達成某種雙方都可接受的政治諒解」。 \n 兩岸關係已進入深水區,許多經濟性議題必須開始面對政治分歧問題。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揭示,希望就「兩岸未統一前的特殊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後,大陸積極邀約台灣學界和智庫人士交流,希望就「兩岸特殊關係的安排」展開對話。 \n 不過,馬政府顯然認為政治對話時機尚未成熟,因而多所排拒,國民黨黨內卻有不同意見,大老連戰與胡錦濤和習近平兩位前後任中共總書記進行會談時,曾就兩岸關係的持續推展交換意見,但會談共識並未獲得馬總統的認可。 \n 民進黨也呈現類似態勢,黨中央冷,內部卻愈來愈焦慮。2012年總統大選敗選,民進黨曾一度計畫在兩岸議題上開始著墨,但蘇貞昌就任黨主席後,思想依然封閉,又遷就陳腐守舊的派系勢力,兩岸政策反而愈見保守。「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成立只是虛應故事,沒有實質作用。黨內務實派只好跳出來積極作為,謝長廷不但親自登陸展開尋根之旅,大談兄弟之誼,也派代表出席平潭研討會,闡述「憲法各表」內涵,又提出「一個中華」理念,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尋求突破。 \n 看來目前是個僵局,而大格局回顧兩岸關係的發展,確實「一路走來,步履艱辛」,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雙方抱持務實態度,不斷妥協的結果。 \n 表面看來,大陸自1979年葉劍英代表全國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提出和平統一基本政策,之後鄧小平具體提出「一國兩制」架構,「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成為對台基本政策, 1995年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提出「江八點」,2008年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發表「胡六點」均不脫「一國兩制」舊思維。 \n 但理解、判斷大陸政策,更應該重視中共全國代表大會的文件。十六大政治報告提出「一中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十七大提出「四個決不」: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決不動搖,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決不放棄,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決不改變,反對台獨分裂活動決不妥協,都是對既定對台政策的務實修正。回顧近20年大陸對台政策,確實可以看出政治報告成為日常政策指導的變遷軌跡。 \n 觀察兩岸關係歷史軌跡可以發現,中美、兩岸及台灣藍綠爭吵了超過半個世紀的所謂「一中原則」,其實早已「變身」。 \n 「一中原則」原本是中國代表權之爭,「一中三段論」提出後就「變身」為「兩岸中國人」的制度之爭。兩岸為進行制度競爭必須恢復協商交流,於2008年確定了「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兩個概念,大陸偏重「一中」、台灣鍾情「各表」,各取所需後兩岸關係突飛猛進。 \n 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其實也具有「發展性」。1991年該黨第五屆第一次全代會修訂黨綱,確定採取台獨路線,但1999年以《台灣前途決議文》修正台獨路線,有條件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2007年十二屆二全大會又制定了《正常國家決議文》,回到台獨路線,可以看出民進黨「中國政策」的選舉工具性。 \n 我們不能認定謝長廷的「憲法各表論」是選舉操作,他在黨內重重壓力下能堅持至今,必須肯定他企圖連結民進黨「台獨黨綱」與大陸「一中原則」的創意與努力。最早主張大膽西進的許信良,希望馬政府和民進黨攜手與大陸政治協商,雖然眼前並不存在可能性,但也反映了黨內的部分意見。謝長廷與許信良都代表了黨內部分意見,民進黨「趨中」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n 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不再使用「一國兩制」字眼,提出更具彈性的「一中框架」。「一中框架」是「一中原則」的進化,中共十六大提出的「一中三段論」,對台灣已經具有包容性,十八大以「框架」代替「原則」,包容性更為擴大,「一中兩區」、「一中兩憲」、「一中三憲」甚至「憲法各表」在「框架」下都有討論的空間,大陸已經為「統一前特殊的政治安排」做好準備。 \n 「台獨」與「統一」仍然是民進黨與中共發展關係的罩門,但回顧兩岸關係史可以發現進化現象的存在,「進化密碼」就是「發展」兩字。兩岸三黨,尤其民進黨,只要打開閉鎖的心,拋棄既定的成見,「進化密碼」自會帶領兩岸關係前進。

  • 社評-台灣須建立內部共識

     一般認為,民進黨策略聚焦2014年地方選舉,只關心台灣內部問題,但今年以來,短短3個月內,民進黨3大巨頭都展開對外行動,讓人不能不感到好奇。首先是2月初,黨主席蘇貞昌到東北亞的日本訪問,接著前主席蔡英文在3月間出訪東南亞的印尼,謝長廷則派出子弟兵參加平潭兩岸關係研討會,宣揚他主張的「憲法各表」。 \n 民進黨3大巨頭走出3種道路,可以看出他們各自關注的議題及擘畫的台灣發展方向並不相同。蘇貞昌的東北亞行,由於全球聚焦的北韓和釣魚台問題都屬於戰略性與政治性議題,蘇貞昌一到日本就提出建構「民主同盟」的構想;蔡英文在印尼與該國經貿官員會面,議題偏向強調台灣與印尼如何建立經貿關係;謝長廷派出的子弟兵則著重在兩岸關係,特別是宣揚「憲法各表」。 \n 事實上,台灣內外在環境所面臨的幾大問題,並無法獨立切割解決,反而需要從整體形勢的發展出發,才能徹底解決其中的困境。這幾大問題包括: \n 一,兩岸經濟與軍事力量失衡,造成台灣的不安全感;二,台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度增加,同時大陸產業升級,使兩岸經濟由水平分工轉變為垂直分工,由夥伴關係變成競爭關係,產業競爭力逐步退化;三,台灣國際孤立問題,由國際組織延伸到區域經濟整合領域,產業邊緣化後競爭力退步;四,美、日、中3國戰略互疑,讓台灣左右為難;五,兩岸民間交流深化,民眾長期隔絕後恢復交往,究竟會走向融合或衝突,禍福難料。 \n 這些問題不僅是經貿議題,也牽涉到政治與戰略問題,更與文化有關,但民進黨3巨頭卻以切割方式希望找到解決辦法,無疑是一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無法為台灣找到安全的治標方法。 \n 先以蘇貞昌來說,他到日本訪問所談的議題,大致不脫政治層面的思考,也就是他所倡議的「民主同盟」,無非是企圖把台、美、日、韓綁在一起對抗中共的冷戰思維。蔡英文到印尼談經貿,卻無法觸及南海島嶼安全議題。其實,台灣與東協國家的關係,李登輝時代就已經提倡「南向政策」,但最終並沒有幫台灣找到發展的方向,後來中國崛起,反而把台灣的經濟力磁吸過去,讓台灣出現空前的發展困境。 \n 謝長廷去年10月到大陸訪問,就已經向大陸推銷他的「憲法各表」,最近又派出子弟兵前往平潭重伸「憲法各表」,顯然謝長廷希望藉由大陸認同他的理念,取得「台灣論述主導權」以解決台灣藍綠內鬥問題,其實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n 畢竟,台灣藍綠內鬥問題,不完全是論述問題,台灣的自我認同與周邊地緣政治的衝突才是關鍵問題。例如,國民黨主張應該和大陸連結發展,以大陸經濟力拉動台灣的發展,避免台灣陷入像日本經濟停滯的20年。民進黨卻完全抵制國民黨的想法,他們認為跟大陸連結發展,很可能讓台灣主權不保,最後可能導致台灣被中共併吞。 \n 這其實才是台灣真正的困境,在兩黨4種想法之下,誰想邁步為台灣找到出路,誰就可能陷入馬蜂窩,終至難以自拔。所以,解決當前台灣在政治、經濟與戰略等方面的失落,必須朝野兩大政黨先尋求共識,才有辦法走出去,而不是每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這只會讓台灣在政經層面越來越被東亞區域邊緣化,越來越出現失落的狀態,這不僅讓當代台灣人民失去原有的發展自信,也會讓子孫找不到出路,這才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 十八大前夕 大陸輿論百家爭鳴

    十八大前夕 大陸輿論百家爭鳴

     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大陸輿論有點百家爭鳴的味道。長期疾呼改革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媒體刊文〈改革不可廢,承諾不可棄〉;北大教授袁剛也大倡「改革需要思想市場」;但偏新權威主義的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副所長房寧卻在《人民日報》高舉〈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要堅持「五不搞」〉的政治旗幟。 \n 在十八大召開前的政治敏感期,代表官方喉舌的媒體刊載不同論調的文章,引人關注。 \n 近日,《人民日報》和官方微博上就出現兩不同的改革論調。一是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副所長房寧改革觀點的高調宣傳;二是力挺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的觀點。兩種不同觀點,卻都在中共機關報呈現,相當罕見。 \n 上周末,立場偏自由派的陸媒《經濟觀察報》頭版刊登胡德平文章〈改革不可廢,承諾不可棄〉指出,在新的歷史時期面臨的兩個最基本課題,第一仍是下定決心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包括經濟體制的進一步改革和政治體制的改革;二是如何進一步落實社會主義憲政法治,依憲依法,執政治國。他強調「改革不可廢,承諾不可棄」。 \n 胡德平還抨擊,有國家而無憲法,根本不叫共和國,有憲法而無憲政,憲法也是空文一張。 \n 《人民日報》官方微博上,引用胡德平的觀點倡議,告別「摸石頭」,步入深水區,改革不可廢,承諾不可棄,擔當不可丟。這是使命,也是責任義務。 \n 但同一天,《人民日報》也刊登房寧的文章〈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要堅持「五不搞」〉,高舉堅持中共領導、人民當家做主和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 \n 隔一天,中共黨媒《人民論壇》又公開刊登北京大學教授袁剛的文章稱,既得利益集團往往對思想解放怕得要命,滿口官話套話,以禁錮思想來保住其話語霸權。 \n 他指稱,政府應尊重不同思想家,左、中、右的思想家都有存在的理由,政府對任何思想流派都無須打壓,任其爭辯,相容並蓄,擇善以從。

  • 法學界不平 聯名發文營救

     對於警方濫肆拘捕作家的做法,除出版《大遷徙》的《火花》雜誌社(北京編輯部)曾提出強烈抗議外,此事也引發法學界的關注,多位作家也聯名發文「營救」謝朝平。 \n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撰文表示,渭南警方的做法不但侵犯了謝朝平的人身自由,這一行為也侵害了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及公眾的知情權。展江、丁東、周澤雄等學者也發文支持謝朝平,9月8日,鐵流、杜光、茅於軾等60餘名作家和記者聯名發布「營救謝朝平的緊急呼籲書」,認謝朝平的罪名不成立,呼籲陝西渭南警方立即釋放謝朝平。 \n 委任律師周澤表示,從8月19日謝朝平被渭南警方帶走,20日淩晨被拘留,雖然公安告知的涉嫌罪名是「非法經營」,但至今沒有看到公安機關的拘留通知書。 \n 至於警方所主張的「非法經營罪」,周澤認為,謝朝平僅有「寫書、出書、發行書」的行為,將公民行使言論、出版自由的行為,行使對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批評、建議、申訴、控告、檢舉等監督權利行為,當成犯罪來追究,這本身就是濫用公權力。 \n 周澤也抨擊渭南警方抓謝朝平,目的只是在徹底禁絕被定性為非法出版物的《火花》增刊號的發行流通,掩蓋地方政府和官員的腐敗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