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平裝本的搜尋結果,共03

  • 《三少四壯集》遇見

     音樂匣的卡帶正播放著披頭四合唱團的音樂,一首過一首。當來到Paperback Writer的時候,突然,小說家跟著音樂大聲唱了起來……。 \n 小汽車在沿山腳路上蜿蜒行走時,我開始有一些郊遊的感覺,那是一個原應上半天班的星期六近午。開車的是王桑,作家,我昔日的同事;助手席是王桑的先生詹桑,他才是現在公司裡的同事,精確的說是上司。我們三個人要去拜訪一位小說家。 \n 我們和小說家都不熟,我和王桑在報社工作時在幾個活動裡跟他有幾面之緣,詹桑則沒見過。人不熟沒太大關係,我們都對小說家的作品滿熟悉的,不久前,他還在我們公司出版了新的小說集。小說家這幾年沒上班,遠離市廛,半隱居地在鄉村專事寫作。 \n 我們必定是在穿鎮走村的某處小市集用過午餐,方按址尋到小說家的居處。出乎意料的,竟是一棟古舊的磚牆瓦屋,傍著荒蕪的田園,看似久無人居的模樣,幸而主人聞聲出來,解除了我們短暫的躊躇。 \n 幾年未見,小說家風采依舊,少言如故。這屋子是他一個好友家祖傳的舊居,他們全家已經搬遷到附近鎮上的新居多時,空置的舊厝就借他使用。小說家赧於讓我們進入斗室罷,在庭前站了一會,就走到外面的園子。我們多半的時候就像在鄉村小路上徐行交談,只是都未步出園子。即使彼此不是那麼熟悉,但談小說,談文學,甚至談文學的出版,再加一點文化圈的小訊息,還是度過了滿愉快的午後時光。 \n 臨別,我們還從車上抱出兩疊出版社特別為作家印的稿紙給他。小說家送我們到車旁,欲言又止了一會,終還是開口說:「謝謝這麼遠來,你們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n 喔喔喔,尷尬了,我們完全不知道,顯然只是撞上。 \n 一年後,小說家結束了鄉居生活,回到台北。有一天,約了他在出版社碰面,然後我開車載他到一處餐廳喝咖啡。在車上,我們的交談只像蜻蜓點水,音樂匣的卡帶正播放著披頭四合唱團的音樂,一首過一首。當來到Paperback Writer的時候,突然,小說家跟著音樂大聲唱了起來。我看了他一眼,有點吃驚。唱了一段,小說家才停下來,望著前端說:「十七、八歲時,我曾經組過一個Band呢。」 \n 對小說家過往知悉甚少的我,或許是因為他這個偶然的、短暫的年少場景的重現,即使在接下來喝咖啡的時候我們並未對披頭四或其他音樂再著一字,談話卻因此而融洽許多,感覺像熟朋友了。 \n 小說家完全不是Paperback Writer歌詞裡所唱「動輒近千頁,要再多,一兩周可以趕好,你若喜歡,我還能繼續掰,要改動也成」的那種作家。當時只發表過兩本中短篇集的小說家,那以後多年,作品不算太多,但也創作出多部長篇小說,獲得很好的評價和榮譽。未若日本或英美的圖書一般是先出精裝本再依市場出平裝本,台灣大多數的圖書是直接出版平裝本,但這平裝本的封面和內頁紙張都比較講究。 \n 因此,小說家是Fine Paperback Writer吧。

  • 三少四壯集-褐木廬與春舫藏書

     從其後來搜集中國傳統戲劇的書籍,始知宋春舫和關祖章一樣,先有藏書票,後有藏書印,並合成一體,可見西洋藏書票傳入中國的變遷。 \n 「褐木廬」是我擁有複本最多的藏書票,從1980年末到1990年代初,陸續連書帶藏書票買了十幾本。當時乏人問津,只見我在琉璃廠的書架上作地毯式的搜尋,真是一段難忘的獵書經歷。以法文平裝毛邊本居多,其中有一本膠硬粗布精裝、編號CDC2927,戈德堡(Isaac Goldberg)著《戲劇的變遷》(The Drama of Transition),1922年,美國辛辛那堤市斯圖爾特‧基德公司(Stewart Kidd Company)出版,在宋春舫自印《褐木廬藏劇目》,編在書中第19頁「當代戲劇」類1101號。「CDC」的前兩個字母應該是「Contemporary Drama」的縮寫,可是第三個字母代表何意?目前尚無證據。宋春舫以研究與收藏戲劇聞名,其子宋淇(林以亮)、孫以朗推廣張愛玲有功,一家三代從改良中國戲曲,到幕後帶動張愛玲研究,厥功甚偉。 \n 宋氏於1932年在《褐木廬藏劇目》序:「予自弱冠西行,聽講名都,探書鄰國,爾時所好,盡在戲曲,圖府之秘笈,私家之珍本,涉獵所及,殆盡萬卷。民國四年,初遊法京,入Bibliotheque de L’opera,寢饋其間,三月忘返。民六返滬,擇所愛好,挾以俱歸。十年再渡,道出德奧,時則大戰甫平,幣值下降,遂罄囊橐,捆載而東,後因疾疹,並束高閣。近五六載,滬杭平津,奔走往來,不寧其厥處。去歲,斥金四千,始建褐木廬於青島之濱,聚書其中,今春複辭青市府參事,扃戶寫目,匝月乃竟。蓋二十年來,辛苦搜求,所獲不過三千餘冊,財力不足,聞見有限,無足怪也,猶幸所藏,盡限一類,範圍既隘,擇別較易,即此區區,已為難得。以言戲曲,粗備梗要,中土所藏,此或第一,持較法京,才百一耳。」說明這批藏書歷經險阻,仿照前人編纂藏書目錄,終於有個落腳之處。褐木廬是從Cormora音譯而來,代表他私淑的三大戲劇家的簡稱,Cor即高乃依Corneille,Mo是莫里哀Moliere,Ra是拉辛Ra-Cine;票面上的BC即「Collection of Books」的縮寫;兩隻鵝毛筆交叉在書架之前,頗有書房的韻味。 \n 這批貼有「褐木廬」藏書票的藏書,與梁實秋渡台後〈書房〉一文,描述宋氏在青島的褐木廬私人圖書館有些落差。梁氏說:「我記得藏書是以法文戲劇為主。所有的書都是精裝,不全是buckram(膠硬粗布),有些是真的小牛皮裝訂(half calf, ooze calf, etc.),燙金的字在書脊排著對閃亮發亮。」但是我對照《褐木廬藏劇目》一書,其中法國類八百八十本,約占全部收藏的四分之一,以我搜集的藏書編號推斷,大多數都是平裝毛邊本,而且一般劇本以平裝為主。或許平裝本不易保存,二十年前即散落琉璃廠,如今更加難以證實,梁氏記憶中的小牛皮裝訂是否還存在? \n 學無止盡的是,北京書友小趙出示「春舫藏書」,由四靈圖案與篆書構成的藏書章,印在藏書票上,頗有漢畫象石的味道,似乎和當時魯迅、許地山等學界的愛好有關。同時從其後來搜集中國傳統戲劇的書籍,始知宋春舫和關祖章一樣,先有藏書票,後有藏書印,並合成一體,可見西洋藏書票傳入中國的變遷。

  • 諾獎新得主詩集 台下月出版

     新出爐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特朗斯特羅姆的詩集,一時間成為兩岸讀者和出版社的關注焦點,台灣的行人文化實驗室下月將出版他的《悲傷的鳳尾船》與《巨大的謎語》,反觀大陸由於版權已過期,市面上一書難求。 \n 瑞典詩人特朗斯特羅姆雖然已於2001年在大陸出版詩集並親自造訪北京,但當年該書平裝本只印了3千本、精裝版3百本,且未再加印,由於版權過期,各出版社都在爭取新的版權,一時間他的詩集在大陸洛陽紙貴。豆瓣網上,南海出版社在2001年由李笠直接由瑞典文翻譯的《特朗斯特羅姆詩全集》二書手最高叫價已到2百人民幣。 \n 特朗斯特羅姆的詩集之前在台灣僅零星在九歌出版的《世界情詩名作100首》等合集中出現。行人文化實驗室表示,早在他得獎前的今年5、6月間,已在洽談出書事宜,將於11月先推出平裝本,於明年國際書展期間推出精裝本。雖然詩集類的出版在台灣的銷售量本就不大,但台灣出版社有信心以手感的、精緻的設計風格,讓這位瑞典詩人的繁體中文版作品成為兩岸愛詩人的典藏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