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年輕男性的搜尋結果,共154

  • 大陸醫藥每周一見報-陸男不性福 26%有勃起障礙

     大陸在今年的第11個世界男性健康日、10月28日公布了歷時5個月完成的《中國男性性福指數調查報告》,32652份有效問卷中,高達70%的男性認為個人「性福」指數低於60分、不及格,僅有1%的人自認有80分以上,受訪者中有攝護腺疾病的男性占3成。 \n 《北京日報》報導,根據調查,攝護腺炎、性功能障礙、攝護腺增生、男性不育、高血壓、糖尿病、疲勞綜合症、肥胖綜合症、脫髮、禿頂等,是危害大陸男性健康的主要疾病,尤其是職場競爭日益激烈、上班族工作壓力大增,導致男性疾病患者不斷增加,發病年齡也有年輕化趨勢。 \n 壓力易致攝護腺感染 \n 這份《性福指數》報告中,也指出因中國社會傳統上認為男性只有事業成功,才能得到認同,因此,有高達47%男性覺得工作壓力很大,而且已成為影響健康的頭號殺手,有68%的男性經常會出現焦慮、失眠、多夢、乏力、易疲勞的症狀。只有0.2%的人感到毫無壓力。 \n 例如攝護腺炎的患者中,以30歲至50歲族群為多,主因是這個年齡層的男性正是職場主力菁英族群,工作壓力最大,如果身體抵抗力下降,很容易招致病菌侵害;另外,抽菸、喝酒、愛吃辛辣食物、久坐等,都會使微血管充血,造成攝護腺感染和增生。 \n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教授王曉峰說,大陸男性有高達26.1%有ED(Erectile Dysfunction,勃起功能障礙)問題,40歲以上ED患者占總數的40.2%以上,而在泌尿專科醫院中,攝護腺炎患者往往占近半數日常門診量。 \n 泌尿系統疾病增速快 \n 事實上,男性罹患泌尿系統疾病的人數正以年增率3%的速度在成長,成為男性健康的第三大殺手。泌尿科專家表示,男性疾病主要分為生殖系統、泌尿系統、性病,其中,以生殖系統病症最為常見,例如不育症、性功能障礙、攝護腺疾病、性心理異常等。大陸成年男性中,患有不育症的育齡男性至少有上千萬人,患攝護腺疾病的男性約有1億人,25%男性患有或者曾經有過性功能障礙、性心理障礙,其中,40歲以上男性更有高達52%的患病率。 \n 逾半男性生活習慣差 \n 雖然男性健康出問題、患病率快速增加,但在《性福指數》報告也顯示,有超過50%的大陸男性承認生活習慣不良,例如不吃早餐或隨便吃,導致低血糖、腺體亢進、胃炎、胃潰瘍等慢性病。 \n 諱疾忌醫也是男性健康殺手之一。只有20%的男人表示會主動瞭解健康方面的內容;30%的人從不關心;若出現身體不適,47%的人會在情況變嚴重時就醫,12%表示不在意,並堅持不去醫院。只有5%的人表示會非常重視。 \n 平時不注意健康,又常抽菸、喝酒,導致男性容易因攝取過多高脂肪、高蛋白食物而引起脂肪肝,再加上久坐熬夜,都是導致身體功能容易出問題的原兇。

  • 重點展區TOP5 珍品搶先看

     一般人提到古希臘人,腦海中立刻浮現運動員的裸體雕像。古希臘人以之呈現裸身的眾神、英雄、常人,遠甚於其他古代民族。 \n 早期古希臘男子人體的形像是概要的,強調構成男性的基本元素。西元前六世紀的庫若斯青年男子雕像(kouros),於抽象簡潔中傳達出年輕完美 (arete)的訊息。西元前五世紀雕像中男性自由站立的形像,則予人以較閒散之感。此一注重寫實的發展趨勢,是由當時盛行的和諧、平衡,以及律動、比例 思想所主導形成。 \n 晚期的希臘藝術中,裸體男子運動員不過是呈現男性陽剛形像的眾多方式之一。其他亦有體態柔軟、女性化的太陽神阿波羅(Apollo)與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os)雕像。此外,當時的藝術家對人類多樣性及人類性格描繪的興趣亦與日俱增。

  • 消費族群探索-男性愛美 取之功能

     走進藥妝店,有沒有特別注意到愈來愈多店家多了一個「男性專區」,不僅如此,通路商更為了「男性專區」花錢打廣告。 \n 因為製造商或通路商都嗅到了男性保養品市場的成長趨勢與未來潛力。據尼爾森零售資訊分析,男性開架式保養品市場自2005年起穩定成長,即使2009年經濟不景氣,仍能維持近10%的成長,成為各廠商都想搶食及經營的市場。 \n 但,男性本身又如何看待「保養」這件事?2007年尼爾森曾針對1027名18至39歲男性,透過網路進行調查,發現大部份男性認為保養重要,也非常關心一些皮膚問題,但真正會採取措施去防範或改善的仍在少數。足見男性保養觀念雖然慢慢滋生,但仍未轉化成實際行動,成長空間有待開發。 \n 3年後的今天,尼爾森重新追蹤男性保養市場,發現他們在保養的觀念及行為上明顯改變。2010年男性保養市場追蹤報告顯示,男性依舊重視保養,同時越來越在意外表打扮,他們面臨到「外表」的壓力較以前大許多,因此造成男性需要在保養打扮上更下工夫。 \n 此外,有一半男性受訪者認為使用男性保養產品後,能增加自信及魅力。也有超過半數的男性認為,好的打扮可以吸引注意。在這2股推力(來自於他人的壓力)與拉力(想吸引他人注意)的影響下,造成男性每天花更多時間保養。 \n 但是否廠商推出男性專用產品,便能有效打動這群消費者?尼爾森2010年追蹤報告發現,超過半數的男性會偏好男性專用產品,但相較2007年的研究結果,比例卻是往下滑。隨著廠商的教育、男性對保養知識的提升,愈來愈多男性會自己選購產品,也開始注意什麼功能、類型的產品較適合自己。因此,單單在產品外包裝上打出「男性專用」,雖可以吸引注意,卻已不足以驅動購買。 \n 對製造商而言,伴隨而來的課題是:什麼功能、類型的產品是男性消費者有興趣、想要的? \n 油光、毛孔、痘痘問題仍是男性遭遇且最擔心的3大皮膚問題。尤其油光及痘痘問題是最多男性會試圖解決的問題。研究也發現,皺紋、皮膚鬆弛等問題,雖然男士們目前尚未面臨,卻有一定比例的男性開始擔心,即便是年輕族群,擔心比例亦不在少數。 \n 因此,除了針對愛美男性常面臨的問題提供適合產品外,對於他們較關心的潛在問題,如能提早教育並養成保養的觀念,更能帶動廠商在尚未開發的產品區隔中鞏固一席之地。 \n 男性在不同季節所遭遇到的皮膚問題,處理的態度及方式亦不同。夏天較容易面臨曬黑的問題,男性通常較不擔心,不會買產品防護;反觀冬天皮膚乾燥問題,男性就有較高比例採取處理措施。由此推論,也許夏天時,深層清潔或去油光的產品會比美白產品更具吸引力。 \n 男性在選購產品時,與女性消費者並無明顯差異,在意外表的男性不會隨便抓一個產品購買,習慣性買同一個產品的比例也低。據調查,他們會注意促銷活動、比較價格,會閱讀產品外包裝進行比較。 \n 口碑行銷對男性消費者而言很重要。超過2成的人會受到親戚、朋友、店員的推薦影響,尤其保養類的產品受推薦而影響的比例,又高於清潔類產品。與2007年結果相較,男性在收集相關男性保養品產品資訊時,自口碑得來的比例成長,但自電視廣告得到相關資訊的比例卻是下滑。 \n 所以,在愛美男性對保養的態度及行為改變下(如:對產品知識的提升、愈來愈重視產品口碑、傾向於產品的購買及決策者),可預期他們將不再「照單全收」,對哪個族群/年齡/季節進行溝通,都是製造商/零售商需思考的重點。(本文作者為尼爾森公司消費者研究經理)

  • 大陸相親秀拜金 登上TIME

     大陸相親節目刻意渲染拜金、炫富的怪現象,已經引發外國媒體關注。最新一期美國《TIME》雜誌,即以《大陸電視相親節目:為錢還是為愛?》(China's TV Dating Shows:For Love or Money?)為題,探討大陸年輕一代拜金主義與炫富的現象。 \n 這篇報導是由《TIME》雜誌上海特派員Justin Bergman所寫,文章一開頭就寫說:「在今日的大陸,對一群少數但越來越高調的年輕女性來說,真正的愛情是與『數字』有關。一位潛在的男性求婚者,他或許有良好的幽默感與端正好看的外表,但如果他擁有一幢公寓,以及這幢公寓有多少平方公尺大小,才是真正重要的;當然,龐大的銀行存款數字也是必要的;有些人還認為必須擁有一輛豪華的車。」 \n 文章指出,近年拷貝自美國電視真人實境秀與《American Idol》的大陸相親節目,擁有數百萬觀眾群,但是也引發輿論抨擊,學者專家指出,節目對大陸都會年輕人宣傳負面、違反中國傳統價值的觀念。 \n 男多女少 找伴困難 \n 報導直指大陸最新的真人秀電視醜聞,即是江蘇衛視最紅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節目中的1名女性來賓、22歲、來自北京的模特兒馬諾,她在節目中傲慢地拒絕1名男性來賓提議騎自行車載她,還以嘲諷的口吻表示:「我寧願在寶馬(BMW)上哭,也不要在腳踏車後座笑!」有人說馬諾的言行,已體現大陸80後年輕人的唯物主義價值觀。 \n 馬諾的例子反映大陸年輕人越來越憂慮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與社會價值觀,尤其是在一個男性比女性多的國度裡,要找到1位伴侶越來越困難。(大陸獨生子女政策,造成無數的家庭寧可流掉女性胎兒,擁有1個兒子;預計10年後,大陸男性要比女性多24萬人。) \n 不過,7月1日馬諾為宣傳主演的舞台劇,接受電視台訪談時卻大吐苦水。鳳凰網報導,馬諾表示,「在寶馬車裡哭」只是在節目中阻擋男性來賓的藉口,經過剪輯和處理,內容被無限放大,甚至被電視台利用為炒作話題,被觀眾曲解,她覺得非常無奈,唯一的感想就是:「社會險惡,人心複雜,凡事小心。」 \n 中央整頓 收視不減 \n 作者也在文中提及,目前大陸正處於聲討拜金者的潮流中,馬諾不是唯一被批評的目標,飽受指責的還有聲稱有20萬元財產(人民幣,下同)才能握手的「拜金女」朱真芳,以及吹噓自己有600萬元以及3輛跑車的「炫富男」劉雲超。 \n 報導中也剖析大陸民眾的心態,表示觀眾對部分相親節目參加者的拜金言論表示「噁心」,但是他們依然虔誠地守在電視機前觀看這些節目。 \n 文章最後引用百合網副總裁慕岩的話:「在大陸的相親節目中,至少你能用錢買來1個約會,但可能買不到真愛。」

  • 兩岸男裝時尚同步

    兩岸男裝時尚同步

     直航,縮短台灣與大陸的距離,兩岸一日生活圈的概念慢慢成形。國際時尚精品相中這個契機,積極布局,讓兩岸時尚接軌,創造更多商機。 \n 選在台北松山機場與上海虹橋機場14日首航的第二天,法國品牌MONTAGUT的副牌、休閒戶外系列LATITUDE的第5家新形象店,設在最接近松山機場的台北東區,並邀請偶像小生何潤東與名模瑞莎站台。 \n 設計部經理Tim Engelhardt表示,據他所見所聞,台灣接納多元的時尚觀與文化的能力很強,但受日本影響較多;大陸消費者接觸國際時尚洗禮的時間不長,處於在試探與摸索中,比較看不出特別的趨勢。 \n 品味廣挑戰設計師 \n Tim表示,MONTAGUT每季大約會推出700多款服飾,而針對25到35歲男性的休閒戶外系列LATITUDE,大約有260到250款左右,由各區域採購人員依市場挑選適合的款式販售。 \n 目前住在廣州的Tim表示,大陸因版圖廣闊,各地文化、環境與氣候差異極大,南北溫差甚至可能超過攝氏30度,所以對時尚的接受度與每季款式流行趨勢也有極大的不同,對身為國際時尚品牌設計師的Tim來說,是創作時的最大挑戰。 \n 以LATITUDE男裝為例,北方男性喜歡基本款、黑與白色系;上海等等省市的男性消費者,對時尚接受度高,偏好多彩色系,也較為喜歡時髦款式;至於南方的廣州,或許因為天氣濕、熱,一般男性以polo衫或T侐為主,比較看不出特定的穿著趨勢。 \n 由於大陸消費能力日漸增加,Tim也透露,各大國際時尚品牌在設計師,開始重視東方人的需求,尤其是華人身材曲線與歐美人士不同的問題,在正常的尺寸中,增加「slim fit」或稱為「slim cut」,意謂較為貼合消費者身材。 \n 但Tim笑說,slim有苗條或纖細的意思,對某些品牌來說,slim fit代表只有一定身材的人,如修長或肌肉線條明顯的人才能穿,趕跑不少身材較為圓潤的消費者,所以LATITUDE改為modern fit或modern cut,意即符合消費者所需。 \n 邀偶像打年輕市場 \n 為拉近LATITUDE與兩岸消費者的距離,今年3月MONTAGUT在上海舉行春夏新品展時,即邀請台灣型男、《偷心大聖PS男》藍正龍走秀;LATITUDE台灣新店開幕時,也由偶像劇《泡沫之夏》的製作人兼男主角何潤東站台,以他們堪稱收視票房保證的偶像知名度,拉抬這個主打年輕男性族群的時尚品牌。 \n LATITUDE是年輕新品牌,為了讓主打客群區分更明確,今年LATITUDE在大陸的200多家直營店中,先選4家重新改裝,給消費者新視覺,台北東區新店是新形象店的第5家。 \n Tim表示,2010年MONTAGUT LATITUDE春夏系列以「自然之夢」與「邁阿密假期」為主題,以自然出發,展現現代男士無拘無束、崇尚自由的生活態度。 \n 如「自然之夢」系列的夾克、褲子和短褲均加入極具功能性的細節,如口袋,暗扣等;色調以大自然色系的煙灰、森林綠、袋鼠棕、化石灰、青瓷色、青杏色、綠洲、藍莓、椰殼棕、土黃色為主,搭配植物和動物的圖案與印花和刺繡點綴,輔以特別的寬鬆剪裁及印花隨意自然,綻放出優雅氣質。

  • Legging 穿搭 漂亮男生引潮流

     Legging不再是女生專利,男生在休閒寬鬆的短褲內,內搭一條長過膝蓋或小腿中部的緊腿legging,達到運動又時髦的layering效果。 \n 亞洲時尚輻射源頭的日本,當地年輕男性興起男扮女裝的「偽娘」熱。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東京街頭身穿裙子的男性屢見不鮮,他們頭戴假髮、身著褶邊裙、帶著靚麗的妝容逛街。 \n 日本「遊time出版社」去年出版《女裝男子變身指南》,從選擇服飾、化妝技巧、假髮配戴方法到絲襪穿法,均進行詳細附圖說明,訂單絡繹不絕。 \n Mountain Leggings 走紅日本 \n 2008年11月,位於東京練馬區的內衣專賣店「Wish」發售男性專用胸罩,發售1年創下1萬個以上銷售紀錄。今年在東京原宿及青山等地出現的「著裙男子」、「高跟鞋男子」也將作為全新時尚刊載於各時尚雜誌上。 \n 現在潮男喜將Legging穿上身,日本颳起山系男子戶外風潮,Mountain leggings成為山系潮男必備款。只要你腿天生細長,這樣的造型穿起來非常好看。今年,日本時裝雜誌Popeye的2月號和Men's Non-No的1月號,都有男士Legging的專題搭配,各式各樣的圖案、豐富的顏色和款式令女人都想擁有! \n 日本多摩大學專門研究「男扮女裝文化」的講師三橋順子表示,隨著價值取向的多樣化,以前具有封閉性的男扮女裝文化,逐漸浮上台面,現在只要漂亮,即便男扮女裝也能被社會接受。 \n TOP穿法 短褲內搭Legging \n 順應現今「男人的身體裡住著一位女人」的說法,愛美不再是女生的專利。國際時裝品牌明白男人穿裙子聽上去似乎太過極端,很難讓普通人立刻接受,於是發明Legging這個新的女裝舶來品來測試消費者反應。回顧國際時裝品牌近幾年展出男裝:2006年Raf Simons的春夏裝裡出現類似女性高腰裙或者Corset式的高腰裙褲;2008年Prada的肉色緊身衣和露臍裝,成為時尚圈熱門話題;2009年各大男裝品牌的秋冬時裝周上皆出現裙裝,男裝女裝化風潮成為新趨勢。 \n 在2010年春夏男裝T台上,出現眾多的Legging混搭造型,如Robert Geller、Kris Van Assche、Neil Barrett、Miharayasuhiro、Givenchy、Y3……,眾品牌普遍盛行的穿法是在休閒寬鬆的短褲內,內搭一條長到剛過膝蓋或者小腿中部的緊腿Legging。 \n 高跟短靴 修飾男士腿型 \n 這股風潮,也成為各國時尚代表名人的必備款,如以穿女裝而迅速走紅獲得設計師Marc Jacobs寵愛有加的東南亞男孩Bryanboy,穿起花苞裙和高跟鞋比女人還妖嬈,就連Marc Jacobs,穿裙子對他也如家常便飯般自然;香港著名音樂人黃偉文,長在公開場合穿上透視裝、裙裝等女性裝扮,成為香港時尚代表;以及靠穿Balenciaga鮮花盔甲裝成名的日本時裝編輯Yu Masui。 \n 除服裝外,男人和女人配件單品的界限也愈來愈模糊,2009年春夏Marni男裝推出像女襪一樣的短絲襪;剛出爐的2010巴黎男裝秋冬時裝周上,也出現很多方頭高跟的短靴,那些厚底高跟看起來不算誇張,卻微妙地修飾男士們的腿型和身高,這些細小的變化,滿足現今男人愛美慾望! \n 2010日本品牌Discovered出現酷似Coco Chanel的經典珍珠項鍊造型,襯在斯文男式白襯衫上不覺突兀,黑白雪紡圍裙穿在男模特身上也是飄逸自然。

  • 胃癌 年輕女性多男性2倍

     據《環球時報》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有4成胃癌病人在大陸。而更令專家擔心的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被胃癌吞噬了生命。近日,大陸衛生部發布最新數據顯示,19歲到35歲青年人胃癌發病率比30年前多一倍。 \n 專家指出,除了和性別、遺傳有關,曾患有慢性良性胃部疾病、喜好醃燻飲食、以及長年身處煙塵環境、飲食無規律等,都是越來越多的中青年人患胃癌的主要因素。 \n 大陸女醫師協會臨床腫瘤學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北京大學腫瘤醫院消化內科主任沈琳表示,中年人、青年人平時嗜吃燻烤、高鹽、辛辣食物,又嗜愛菸酒,這些都會破壞胃腸道的正常功能,還會嚴重損傷胃黏膜,導致胃炎、胃潰瘍等疾病,也增加了癌變的機率。而且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的發生率也大大增加患胃癌的風險,危險性可增加2-3倍。 \n 更值得關注的是,最新臨床研究發現,雖然在胃癌發病高峰年齡段,男性的發病率是女性的1.5-2.5倍,但在30歲以前,女性發病率卻是男性的2倍。 \n 沈琳建議,民眾如果出現上腹部不適、心窩隱痛、食後有飽脹感,食慾不振、消瘦,經常嘔吐隔夜宿食和不含膽汁的胃液,大便呈黑色柏油樣等症狀,應及早就醫。有慢性萎縮性胃炎、胃潰瘍、胃息肉及惡性貧血、胃大部分切除術後和有胃癌家族史的人,都屬高危險群,要定期做胃鏡檢查,最好每年一次。

  • 近半香港成年人超重

     根據香港食物安全中心調查推算,香港47%、多達250萬成年人過重或肥胖,幾乎每2人便有1人過重或肥胖,其中,男性肥胖比率明顯高於女性,另有超過8%的受訪者過輕,年輕女性占當中3成。 \n 《星島日報》報導,食安中心委託香港中文大學於2005至2007年進行「食物消費量調查」,訪問5000名20至84歲香港人,按調查所得的亞洲人BMI(身體質量指數)資料推算,中大指出,全港540萬名20至84歲人士中,僅44%體重正常,其餘27%肥胖,2成超重,8.3%則過輕。 \n 以性別而言,男性過重或肥胖問題較嚴重,比率達54%,30至59歲的男士肥胖比率最高,女性則為50歲以後。女性整體過重或肥胖比例為4成,較男性少,此差異與飲食習慣有關,調查發現,逾半女性不吃肉類或家禽類的脂肪或皮,男性僅為3分之1。 \n 在食物攝取量方面,受訪者每人每天平均吃488克穀類和其製品,以一個可盛載180克飯的碗計算,相當於2.7碗飯;平均進食近180克蔬菜,140多克水果,近200克肉、家禽、魚、蛋及豆,以及1600多毫升水,相當於6杯以上。調查又發現,半數受訪者購買餅乾、麵包、罐頭和飲料時,從不看營養標籤。 \n 中大營養研究中心營養師丁韻萍分析,受訪者每天吃穀類和喝水的分量適中,但蔬菜較少,肉類偏多,由於肉類須用調味料烹調,意味著吃進肚裡的鹽、糖和油也多,易令體重上升。

  • 西進英雌年輕化 前進工廠拚事業

    西進英雌年輕化 前進工廠拚事業

    女性前往中國並不是新鮮事,有的人是隨先生來到中國,有的人則是因為工作踏上這塊土地。隨著時間演變,來到中國的女性台幹們,數量愈來愈多,但是不同以往,女台幹們工作更多元,她們的身影也更不一樣。 \n早期,台灣人前往中國是充滿陽剛性的,不論是台商或是台幹多是以男性居多,台灣女性多數是隨著先生來到中國成為台商太太、台幹太太;如今,台灣前往中國的浪潮中,我們逐漸見到愈來愈多的女性身影,相較之下她們來中國或許有著和男性更不一樣的生活挑戰要面對,但在這些女性台幹不乏具備專業能力與企圖心的管理者」,清華大學社會所教授沈秀華表示。 \n透過男台幹 發現女台幹差異 \n中國經濟的啟動,連帶打開了台灣人進入中國的大門,隨著台灣人赴中國求職工作人數的增長,也使沈秀華注意到台灣人社群在中國的發展。沈秀華表示,由於自己關注台灣社群的形成與對外互動關係,因而開始接觸到不同身分的台灣人。「其實我是透過對男台幹的訪談,才逐漸注意到女性台幹的特殊」,她說。 \n沈秀華歸納,當時台灣女性前往中國的群體可以分為三類,第一種是隨先生工作才踏上中國的台商太太、台幹太太;第二類則是自己前往中國經商、拓展市場的老闆(娘),第三類是夫妻雙方皆在中國工作,全家一起共赴中國的人,但她也指出,除非是單身的女性,否則已婚卻隻身獨自前往中國工作的人還是少之又少,基於每個人身分的不同,也造就出了不同的經驗。 \n台灣女性台幹隨著所在區域、產業的差異,讓她們的生活有著不同的面貌,沈秀華表示,相較於男台幹工作種類的多元,1999年她所接觸的女性台幹中,多數是擔任內勤的財務、會計職位,但這樣的差異也不見得是踏上中國的原因,可能是這些女性台幹所處的產業中,男女工作比重與分布早已不同。 \n在她的觀察中,2003至2005年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早期,來到中國工作的女性年齡多居於35至40歲初,但是2003年開始這些特點卻開始出現變化,她發現,2003年期間中國愈來愈多單身、二十幾歲的台灣年輕女性,2005年這個現象更是明顯。然而,這不僅僅是在大上海區域呈現如此態勢,就連一般年輕女孩不願意前往的工廠型地區,如東莞、昆山、廈門也有這樣的轉變。 \n在中國發展歷程中,廣東沿海是經濟起飛最快速的區域,但經濟的發展與成就並未轉化為安全的生活環境。沈秀華直言,多數人對東莞的生活安全有所顧慮,當自己來到此地訪談時,就有不少台商朋友提醒要小心自身安全。尤其在東莞、昆山、廈門這類工廠型的區域時,女台幹上班時進到辦公室工作,下班後就回到宿舍,外在不安全的環境自然限縮女台幹生活的自主性,女性台幹只好以廠區為生活重心。 \n除了因為外在環境因素限制女性在中國生活的活躍性,當時女性整體人數不多也是因素之一。沈秀華分析,早期女性台幹的人數並不多,多數企業工廠甚至連一個女生也沒有,要發展生活網絡不如想像容易,有的女台幹會在閒暇之餘與台幹太太出門逛街,但因為整體人數還是相對少,加上廠與廠區距離遙遠,要與他廠女台幹朋友結識,出門同遊的機會也不多。 \n樣貌多元 女台幹年輕化 \n近期,女性台幹來到中國的樣貌逐漸多樣化,除了愈趨年輕化,就業種類更多元,生活自主性也逐漸提昇。沈秀華認為,這與近兩年中國經濟逐漸強勢與國際政治地位的提升有關。過去,中國才剛由封閉的經濟體制轉型開放,吸引的對象仍多是工廠、資金;現在,中國已經轉化為人才的大吸盤,許多人認為到中國看看是一個試煉自己、增加發展的好機會。 \n台灣人前往中國可分為三階段,第一波為台灣經濟轉型下出走的勞力密集型產業;其次為技術含量較強的科技業,最後是隨著大陸整體經濟水平提升後,放眼中國內銷消費市場的服務性產業。台灣企業登陸的不同歷程,也導致女台幹在中國從事職務的轉變。 \n沈秀華舉例,鞋廠、包包工廠早期都僅有生產線轉移到中國,但近來不少設計、貿易部門也遷至中國,女性台幹開始慢慢隨工作機會的轉移踏上中國。尤其在上海這類都會型的城市,女性台幹的職業分布更多元,從英語補教業到流行雜誌,從消費娛樂到貿易設計的工作類型都有。 \n女性來到中國最常被提及的一件事就是婚姻大事。沈秀華指出,早期來到中國的女性多半有著長期規畫,但在年齡分布上多偏高,相對於台灣男性在感情世界的活躍,當時女性台幹多半抱持隨遇而安的心態。這些女性認為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態度,一來是認為台灣男性不見得對他們有興趣,二來則是認為在陸的台灣男性過於花心,因此不將他們納入選項。此外,1999年至2003年,中國經濟雖已經快速起飛,但是並不如現在,在當時,多數女性並不會將本地男性納入交往或是婚姻選項當中。 \n中國男性 納入選項當中 \n沈秀華舉例,當時有一位台灣第二代的年輕女性直言,她不會考慮中國男性,因為對方薪水根本不夠讓她買一張機票回台灣。她分析,經濟條件是一個重要且不斷被提起的因素,尤其在男女交往關係中,男性向來被視為是經濟的提供者,雖然這不代表女性期望男性擔任經濟提供者的角色,但是起碼自己毋須承擔供養男性或是撫養男方家人的任務,這點是台灣女性決定是否願意接受當地男性的關鍵。 \n即使如此,這樣的現象也悄悄發生改變。「近來中國男性已經逐漸在台灣女性台幹的擇偶圖像之中,雖然不見得會成為婚姻伴侶,但是和過去完全不加考慮的情況相較,現在台灣女性已經把中國男性當成選項之一」,沈秀華分析,中國經濟實力的提昇是情況改變的主因,二來也是因為生活圈的擴大使得台灣女性有更多機會接觸到中國男性。但她也說,即使情況正發生變化,但是大家還是處於一種說的比做的多的情況。

  • 作家談心-我內在的男人和女人

    作家談心-我內在的男人和女人

    內在人格的複雜是妙不可言的,其豐富也是很不可思議的,社會化只是人的意識的表層,若從心靈的層面來看,性別這一議題值得玩味之處就更廣闊了。 \n前陣子在書展的全球華人作家會,我和學者張小虹、彼岸作家畢飛宇談「兩岸男女大不同」這題目,先發言的畢飛宇說男與女若兩口井,不可能相容,我談的則是完全相反,是雌雄同體的議題。 \n張小虹流暢地解說了這個「兩岸」的歧異:大陸的男女觀是硬的幾何學,台灣的男女觀是軟的拓樸學。這比喻用得很妙,我就不多作解釋了。不過,有關男女性別的兩口井式的跨不了界,跟拓樸學式的進出幻化,我想從另一有趣的角度來談它,就是心理分析(在此採用容格學派,可不是佛洛伊德啊!)。 \n容格很著名的原型概念:阿尼瑪和阿尼姆斯,是人內在的男性與女性完美形象。在容格時代男女的分野就像畢飛宇說的兩口井,因之男性會將內在的阿尼瑪投射到心儀的女性身上,女性反之。事實上人沒有絕對的單一男性或女性氣質,因此男性或女性內在也分別存有阿尼瑪和阿尼姆斯的部分。 \n我要先說,得先有兩口井的概念,才有拓樸學的變化這回事,男性和女性肉體構造不同,腦部的構造也有相異,再加上社會文化價值觀,男性跟女性的感受、思維、視野(乃至於情緒反應、行為模式、意識型態)都會不同,這是必然的。但這個表面的男性形象和女性形象並不具深層意義,它的用處是作為界定的基礎。 \n男性或女性概念是把事物的陽性和陰性擬人化的,容格的原型本來就是意識型態的擬人化,因之阿尼瑪和阿尼姆斯代表男性氣質人格或女性氣質人格,若我們把它還原回去,以陽性或陰性來取代男性和女性這樣的字眼,好比說,有些東西不是肉體性別性的,而是抽象層次的性別性的,如人道主義、自然保育這些屬於陰性,秩序的建立跟破壞則都是陽性的。在這裡我必須說,所有宏大的眼光都是陰性的(這來自原始的大地之母概念),反文明、反制度、自然崇拜、人道、悲憫、同理心、救贖,這些都是陰性的。 \n競爭、強求、秩序、權力,這些都是陽性的,連正義、公理也包括在內,因為人為制度屬於陽性。正義跟公理是人類制訂的,對甲的正義常常就是對乙的不義,而超越正義,也就是理解對甲的正義就是對乙的不義,這是一種寬容,這是陰性的。從這個角度,陰性價值甚至凌駕在陽性之上。我要強調我這裡說的「陰性」並非「女性」,任何一個人的人格內都包含陰性和陽性。 \n我在這裡以我對自己的心理分析來呈現這概念有趣的程度。 \n在此之前先簡單說明,在自我當中,有次人格,這個次人格以容格的定義,是「情結的擬人化」,這種內在人格會被情緒因子激化,因此發現次人格便是伴隨他/她對外在衝擊的情緒反應來進行辨識。每個次人格都有其獨特的思維方式和價值邏輯,正因為他們想事情、看事情、感覺事情(他們的情緒反應)的方法是如此不同,因此他們彼此「是不一樣的」才突顯出來。你可試著對自己內在的人格進行分析,時刻注意到「現在是誰上場」,同樣一件事不同人格的情緒反應相當迥異(但要注意「同一件事」以不同樣貌衝擊時,一般而言某一個人格會針對某種外在狀態被激化,普通人一次只有一個人格會浮到台前,因此相似的情緒情境通常皆對應同一次人格)。 \n我先把次人格光譜分成男性端和女性端兩極。這些是我自己找出來的內在次人格,我給他/她們起了一些名字,在這裡我只把其中幾個做簡單介紹。 \n在女性端最光輝的部分必然是容格所說的母親原型了,但在此我要加上兩個字以更切題,就是「神聖母親」。「神聖母親」可能是所有女性都會有的次人格,男性內在也會有。「神聖母親」被強烈激化的時候,會產生高度的慈愛、關懷、悲憫心,因為這一原型在集體潛意識中有神聖性,某些時候她被激化會產生容格所說的「膨脹」效應,這會使當事人感受無比的神聖力量。 \n「膨脹」效應是一種很有趣的心理狀態,「膨脹」的狀態是不真實的,大多數人並未去覺知,只會在此時充滿某種程度的強大、超凡意識,或覺得神智特別清明,高越於別人,並且積極、有活力。神聖人格、超凡人格都會發生「膨脹」現象,此時這類人格浮到台前,會遮蓋住自我其他的部分。 \n「神聖母親」無疑是會被自己所愛與想保護的對象所激化,在對方需要關愛和守護的情境和對方處於脆弱、無助或危險的狀態和情緒中。 \n再來談兩個亦具有強大力量的次人格,我給她們取名為「皇女」和「卡莉」。與「神聖母親」相反,這兩個人格承載的主要是負面的、黑暗的情緒,像是仇恨、憎厭、鄙夷、憤怒、破壞慾。 \n「皇女」與「卡莉」的特質非常近似,但決定性的不同在於,女神「卡莉」是神,而「皇女」是凡人,前者的能量來自神性,後者是權位。我再強調一次,次人格是情結的擬人化,來自於原型、集體潛意識的意象,我並不是說我體內真有一個女神能施法,或者「皇女」真的具有權位。 \n「皇女」的情緒能量來自於階級意識(這包含社會性與價值思維),其對權力的想像也是來自於此。相較之下殘酷之於「卡莉」是原始天性的純粹。我打個比方,「皇女」要殺人,理由是「我討厭此人」或「此人得罪我」,「卡莉」要殺人,理由是「我高興」、「我想」。 \n這使我想到拉斯馮提爾的《撒旦的情與慾》這部電影作品,故事是女主角因喪子而陷入極度憂鬱,身為心理醫生的丈夫違背不應替親近的人診治的原則,將太太帶到山中小屋,想治療她的恐懼症。就在妻子病情似乎大幅好轉之時,丈夫卻意外發現妻子著迷於女巫被迫害的歷史,與妻子先前可疑的行為(與兒子死因有關)的秘密。女主角至此心性大變,做出種種不可思議的血腥恐怖行為。 \n這部驚聳電影原名《反基督》,引起很大爭議,也很難懂,我想它呈現了原始自然力量的強大,相較之下人類是自大但實則渺小、盲目、無知的,原始的自然力量不但非人類自以為是的力量能相比,同時也超越、無關人類定義的善惡、正邪。這部片一開始我以為它說的是純粹邪惡的無理由,但後來認為其呈現的更是超越(無視、無涉)邪惡之範疇,人在自然之下,並非自然在人之下,事實上,人在自然之中,自然亦在人之中。 \n「皇女」在男性人格光譜的對應端人物,我取名為「希特勒」,這兩個女性端與男性端人物的差別在於,「希特勒」的意志架構在理性思維上,皇女則是感情性的。 \n很有趣的是,我發現在面對男性愛人的時候,我的男性光譜端的人格會完全隱匿,也許這與容格所說的阿尼姆斯的投射有關。普通時候我是個內在的阿尼姆斯強過阿尼瑪的人,但是當我把阿尼姆斯(完美陽性想像)投射到他人身上時,內在的阿尼姆斯似乎就不存在了,內在人格都只剩女性光譜端的人物。 \n相反的,面對符合我心中的阿尼瑪的女性時,通常是美貌、聰慧、有強大魅力的年輕女性,就可能浮出在男性光譜端被我取名為「騎士卡薩諾瓦」的人格。 \n在男性光譜端還有一個人物我把他取名為「武藏」,這其實是我對幾個私人朋友用的名字,在這裡選擇這個名字是因為,它帶有雄性競爭的意味。亦即,這個人格與雄性競爭情結有關。 \n雄性競爭情結被激化當然有它微妙之處,即使在現實中的男性與男性之間也是如此。這一人格產生的狀態,並非凡遇到男性都會觸發雄性競爭情結,只有在感覺對方內在的阿尼姆斯與我的有共通性時,否則等於是兩條平行線,就好像一隻再好戰的鹿沒事也不會去跟一隻猴子打架。 \n此外,與「神聖母親」對應的男性端的人物,我取名為「浪漫主義的耶穌」,顧名思義就不需要對他多做解釋了。 \n倒是說到這兒應會讓你發現極有趣的是,因為是將意識擬人化,且它是以各種原型人物為依據,故而這是個以男性人類和女性人類為兩端展開的光譜,而陰性和陽性特質卻是不規則縱橫交錯落置兩端的,好比女性端的「卡莉」的特質在破壞,破壞屬於陽性,而男性端的「浪漫主義的耶穌」身上顯然可看到陰性的特質。 \n由此可窺見內在人格的複雜是妙不可言的,其豐富也是很不可思議的,社會化只是人的意識的表層,若從心靈的層面來看,性別這一議題值得玩味之處就更廣闊了。

  • 市場剛起步 款式少

    18到35歲的年輕男性,是男性飾品主要消費群,熱愛新穎變化的首飾,促使Dunhill、Bvlgari、Harry Winston等國際奢華品牌,引進男性珠寶飾品,搶占市場先機。 \n這個新興市場也吸引台灣、廣東與浙江等地男性飾品製造商前來開發,推出年輕潮男最愛的銅製、銀製飾品,價錢不貴,流行性高、淘汰也快。 \n但大陸男性飾品市場才剛開始受到重視,上市流通的商品不多,專門針對男性設計的飾品更少,款式和種類比較單一,即使是國際奢華品牌的珠寶飾品系列,也很少引進大陸市場,消費者的選擇性相對較少,對男性珠寶首飾的初步認知,大多來自於鑽石。 \n以北京、上海的專業珠寶店為例,男款首飾款式少而單調,價格卻比女性飾品高。業者坦承,目前大部分高級飾品品牌都以女性飾品的研發和創新為主,男性飾品的開發和推廣只是附加的周邊效益。

  • 大陸潮男 時尚新力

    近年流行資訊、奢華品牌蜂擁進入大陸市場,男人的心也開始蠢蠢欲動,精心打理外表,已成大陸白領型男與年輕潮男的例行公事,男性珠寶飾品市場潛力無窮。 \n最近大陸珠寶業者發現男性飾品的營業額正在攀升,3年前只占消費總額5%。2009年開始,購買男性飾品的消費者逐漸增加,總營額更急遽上升,已占15%左右,預估今年的增長幅度會更大。 \n據大陸網站的調查,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佩戴飾品能展現男人的性格、氣質、修養和身分。而針對30至44歲的男性所做的珠寶消費統計顯示,67%男性希望擁有鑽石;63%男性認為鑽石是個人品味象徵;有43%的人更直言「鑽石是成就的象徵」;有51%男性準備購買鑽石。因此,讓珠寶商對男飾市場充滿希望。

  • 蘭嶼飛魚季 雅美族人先招魚

    每年三到六月是蘭嶼雅美族人飛魚季,出海抓飛魚前,島上六個部落要依月亮的圓缺,陸續舉傳統的招魚季,男性族人在海邊拼板舟旁殺雞、宰豬,祈求豐收,也宣告飛魚季來臨。 \n清晨六點不到,蘭嶼紅頭部落家家戶戶開始忙著準備祭神用的公豬及公雞,海邊一排排的拼板舟蓄勢待發,祭典嚴禁女性參加,另外還有許多禁忌,如果逾越,會影響當年魚獲量。 \n祭典開始,只見男性族人穿著藍白條紋短背心、丁字褲,戴著銀頭盔、浩浩蕩蕩地抵達海邊,代表家族長者站在自家拼板舟,面對大海以母語念禱詞,祈求豐收及出海平安,年輕男性則站在船後,表情肅穆。 \n祝禱完畢,開始宰殺豬、雞,他們將豬血、雞血混以海水,盛在盤中,每個人要以手指沾血,將血擦在岸邊石頭上,正式宣告飛魚季到來。 \n由於相傳紅頭部落祖先是招魚祭發起人,因此該部落招魚祭過後,其他五個部落才能依月亮圓缺陸續舉辦,今年紅頭部落已經在大年初一舉辦過招魚祭。

  • 台灣女工在沖繩島的足跡

    台灣,曾經是一個送出短期季節性女性移工的地方,時空是在一九六○年代中後期至一九七○年代末年的沖繩本島、八重山諸島、南北大東島等地的鳳梨工廠、甘蔗園以及製糖廠。台灣女工之所以出現在沖繩諸島的原因,從送出國與接受國雙方的推拉因素來看,主要仍集中在薪資差距與農業勞動人口供需失衡這兩點上,簡言之,呈現出日本本島→沖繩本島→沖繩離島→台灣四地不同的薪資高低位階。 \n那麼,當時的台灣女工到底如何被沖繩人再現與被看待呢? \n沖繩作家也是一九九七年日本芥川文學獎得主目取真俊的作品《魚群記》,正是一本赤裸裸描繪鳳梨工廠台灣女工與沖繩男性互動的小說,這些女工被沖繩人蔑稱做「台灣女」(),許多沖繩男性仍擺出殖民時代對台灣人的歧視,在女子宿舍外窺伺、徘徊與勾搭,作品突顯了沖繩人對台灣人的鄙夷,以及台沖雙方不平等的對待關係。 \n再以一九七二年台日斷交前合法引進台灣女工這段期間地方報『八重山每日新聞』的報導為例,其內容強調的不外是,作物採收時女工極度缺乏,鳳梨果肉腐敗發臭,台灣女工的到來如何讓果農、鳳罐業者及當地人大大鬆了口氣;或是基於《食品衛生法》的例行檢查裡,鳳罐工廠八十八%的台灣女工之糞便含有寄生蟲,幾乎都是不合格者。 \n本月初筆者從那霸飛到三六○公里外海的離島-南大東島做調查,從許多和台灣女工有過接觸的當地人口中得知,台灣女工的身影絕不只是「女工」兩字而已。 \n除了異口同聲稱讚多數台灣女工砍蔗技術的精湛,從早到晚勤奮努力、任勞任怨的態度外,女工們也是店家歡迎的消費者,平常就會去買中將湯、養命酒、命母、武田合利他命等保健食品;回國前更採購當時正夯的SONY收錄音機、佳麗寶的毛線、資生堂的化妝品、自動折傘、征露丸、曬乾的昆布魷魚等。還有,台灣女工空閒時會去海邊等地摘野草,拿來當食材炸天羅婦或是曬乾做中藥材,島民認為她們此舉可能是為了節省,但對於女工具備野菜藥草的豐富知識,還是嘖嘖稱奇! \n另外,台灣女工也是不少當地男性愛慕垂涎的性對象,特別是未婚年輕又稚嫩的女工,和雇主或其他男性發展出不尋常關係者時有所聞,有的還因懷孕,中途被遣送回國。當然,也有蔗農把台灣女工當成自己女兒或姐妹來看待,對不少尚在年幼或青春期的蔗農子弟來說,女工的存在,也成了他們成長記憶的重要部份。 \n重返四十年前沖繩諸島的台灣女工此一歷史時空,可以反思的是,台灣從二十年前開始,也已成為外勞和外傭的接受國,女性移工在接受國的處境是否有何變化或改善,或許值得我們好好自省。 \n(作者為南華大學亞太研究所副教授,現為日本琉球大學國際沖繩研究所客員研究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