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康樂街的搜尋結果,共13

  • 內湖康樂街公寓火警 母子雙亡

    內湖康樂街公寓火警 母子雙亡

    (08:45更新,母子送醫不治雙亡)台北市內湖區康樂街一棟公寓4日凌晨發生火警意外,有民眾報案表示2樓有起火冒煙情況,而屋內住戶都尚未逃出,警消人員獲報後前往搶救,在破壞起火的2樓鐵門後搜救,發現一對母子,可能因睡夢中吸入大量濃煙,救出時已無呼吸脈搏,救護人員緊急將2人送往內湖三總急救,最終仍宣告不治,而真正起火原因仍在調查當中。 \n \n北市警消今天凌晨3時15分獲報,指內湖區康樂街一處5層樓高民宅發生火警,立即派出消防車19輛、救護車6輛和62人到場救援,現場救出一對葉姓母子,分別約為81歲和46歲,疑遭濃煙嗆傷,送醫搶救仍不治。 \n \n初步了解,起火點於建物2樓的後側臥室處,燒毀住家雜物,燃燒面積約10平方公尺,詳細起火原因仍待後續調查釐清。

  • 內湖康樂街工地墜樓  死者為通緝犯

    內湖康樂街工地墜樓 死者為通緝犯

    北市內湖區康樂街一處工地發生民眾墜樓意外,檢警下午相驗遺體,26歲林姓死者有2條通緝,疑似從15層樓高的頂樓墜落,警方將調查死者早上6點多出現在工地,是否要行竊又或者是輕生想不開。。 \n \n工地保全早上在巡視工地時,在1樓籬笆內發現死者身體捲曲、頭部受到重創,已經沒有氣息,通知警消到場處理,初步排出他殺,檢警在工地2樓處發現有磁磚墊高的跡象,第一時間懷疑是從6公尺高墜落。 \n \n林男穿著牛仔褲,經工地人員清查,發現並非工地工人,而是一名通緝犯,但身上並沒有行竊工具等物品,警方懷疑死者清晨偷偷進入工地,不排除是意外或是輕生,檢警相驗遺體後將後續調查。 \n \n★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

  • 內湖民宅遭丟信號彈 所幸無人傷亡

    北市消防局10日晚間22時23分接獲報案,內湖區康樂街136巷一處4層樓公寓遭人丟擲1枚信號彈,所幸並未燃燒,也未波及或疏散其他住戶,目前已交由警方調查中。

  • 康樂街酒店少爺槍擊命案 凶手竟是別人

    台南市中西區康樂街「紫禁城」酒店13日凌晨發生槍擊命案,案情驚爆180度轉變,事後攜槍投案的李玄得遭檢警查出幫人頂替,開槍者另為檳榔攤業者方子為,疑似因在走廊與朋友拉扯造成槍枝走火,檢方依照頂替罪將李男聲押獲准,再依照槍砲、殺人罪嫌將方男聲押,法官裁定10萬交保,限制住居。 \n \n 「紫禁城」酒店13日發生的槍擊案,起因於兩名酒客在走廊玩槍拉扯,致槍走火,23歲的酒店少爺陳暐閔遭一顆打向天花板的子彈反彈擊中左肩,傷中不治,誇張的案情被稱為「轉彎的子彈會殺人」。 \n \n 案情近日出現變化,事後帶槍投案的李玄得,自稱是事件的開槍者,但酒店內的監視器「剛好」損壞。警方起疑,案發當晚擴大調閱店外監視器畫面,發現李玄得是在救護車送走少爺後,才進入酒店內,顯示李可能為人擔罪。 \n \n 檢方複訊李玄得,他卻堅持開槍,檢察官先將他依「頂替罪」當庭逮捕,要求警方重新調查。警方在酒店沒訊號的錄影畫面中,聽見檳榔攤業者方子為的聲音,提到自己要去投案等言語,隔日傳喚他到案。 \n \n 方嫌見警方找上門,坦承開槍,供稱當晚醉酒,想去另家酒店續攤,在走廊遭朋友阻攔,引起槍枝走火。李嫌是多年好友,念在他還要撫養4個小孩,主動稱要出面頂罪。 \n \n 警方偵訊後,依照槍砲、殺人罪嫌移送台南地檢署,檢方聲請羈押,法官罪後裁示10萬元交保。外傳警方包庇酒店業者,警方已駁斥絕無可能,檢方則稱全案依法處理中。

  • 內湖康樂街 400米路40多補丁

    內湖康樂街 400米路40多補丁

     北市內湖東湖社區主要聯外道路康樂街,短短3、400公尺柏油路卻布滿40多個補丁,居民向台北市議員李建昌陳情,下雨時路面高低差會產生積水,常有機車騎過不慎打滑摔車,讓機車族內心產生陰影。 \n 昨天上午李建昌與工務局人員前往會勘,沿著康樂街走,就可看到路面上有好幾處大小不一的補丁,且施工單位修復品質不紮實,凹凸不平、龜裂狀況隨處可見,李建昌抨擊,市府及總統府周邊道路做得平整,偏遠道路就「放給它爛」,簡直差別待遇。 \n 市府新建工程處總工程司李惠裕解釋,康樂街地下管線當初埋設時,因未避開路面下曲折的大型箱涵,所以有許多管線只能淺埋,最近正在進行管線遷移、汰換工程,所以才有多處補丁。

  • 東莞色情業 台商是推手?

    上海新聞晨報報導,東莞的色情業究竟是如何發跡的,一直以來眾說紛紜。但達成共識的一個基本點是,東莞的色情業是典型的舶來品,包括而後被戲稱為色情業「ISO」的「莞式服務」,最初也是由港台地區傳入東莞。 \n高289米的東莞台商大廈,一度是東莞最高的大樓。東莞的厚街,也被人稱為東莞的「小台灣」。厚街是上世紀90年代初台灣傳統產業進軍大陸的橋頭堡,時至今日,厚街的郊區遍佈著數百家台商的製衣、製鞋、傢俱等工廠,而厚街的康樂路一帶則漸漸發展成「台灣一條街」,各種台灣地區的美食、小吃都能在這一帶找到。一位在厚街生活多年的當地居民告訴晨報記者,在厚街你可以買到在台灣才能買到的任何東西,包括色情。 \n據指出,1987年,東莞只有3家台商。到1989年發展至102家,1990年230多家,到1993年時,東莞已經有1000多家台商。大量台商、台幹(台資企業的管理層)的融入,帶來了東莞的經濟騰飛。1994年東莞一躍成為「世界工廠」,而後吸引著更多的台商、港商前往東莞投資。

  • 內湖康樂街火警 80多歲夫妻命亡

    內湖康樂街火警 80多歲夫妻命亡

    臺北市康樂街巷弄內一處民宅7樓,29日下午傳出火警,警消人員獲報後趕緊前往現場搶救,雖然火勢快速撲滅,但在火場中發現一對80多歲的夫妻已無呼吸心跳,趕緊將他們救出送醫急救仍宣告不治,而真正起火原因仍在調查當中。

  • 康樂街火警 死者為台新金控行政長雙親

    台北市康樂街下午發的7樓民宅火警,受困獲救的2名8旬老夫妻,送醫急救仍宣告不治。警方查出2名死者是台新金控行政長尚瑞強的父母,尚趕往醫院得知雙親喪生,悲慟不已。 \n警消指出,起火點疑似是臥室,尚瑞強的父親在臥室被警消人員發現,全身90%燒傷,尚母在客廳被發現,身上無燒傷,疑遭濃煙嗆昏。詳細起火原因仍待警方調查。

  • 北市康樂街大火 兩人命危

     台北市內湖區康樂街今天下午傳出火警,消防人員到場後發現兩人受困火場,送醫時已無呼吸心跳。 \n 台北市消防局119勤務中心下午2時48分接獲通報,指內湖區康樂街111巷民宅發生火警,立即派出14輛消防車、3輛救護車前往現場搶救。 \n 消防人員到場後,發現一位民眾受困,緊急將他送醫,隨後又發現另一人受困,兩人均年約40歲左右,送醫時已無生命跡象。1021229 \n

  • 內湖惡火 台新金行政長尚瑞強父母亡

    內湖惡火 台新金行政長尚瑞強父母亡

    台北市康樂街下午發生7樓民宅火警,受困獲救的老夫妻分別為89歲的丈夫尚祥徵、83歲的妻子文琳,送醫急救仍宣告不治;警方查出2名死者是台新金控行政長尚瑞強的父母,尚瑞強是2兒子,常常會回該處陪年邁父母居住,今事發時尚瑞強並未在家,他獲知消息後趕往醫院得知雙親喪生,悲慟不已。 \n北市消防局今獲報後,出動13輛消防車3輛救護車,共46位警消前往該處救火,火勢隨即獲得控制,並未延燒到隔壁鄰居。 \n警消指出,發生火災的是9樓華廈的7樓,起火點是在尚瑞強父親的臥室,由於火勢猛烈,尚父在臥室被警消人員發現,全身90%嚴重燒傷,尚母在客廳被發現,身上無燒傷,疑遭濃煙嗆昏,但詳細起火原因仍待警消後續調查。

  • 《熱門法拍》坐擁大自然 價格誘人

     過去東湖地區一直是內湖房市的邊陲地帶,近年來內湖區房價發展快速,其中位在內湖東側的東湖地區,除了生活機能完整、房價相對便宜外,更擁有自然美景,使得東湖地區的房市交易量逐漸增加。 \n 內湖康樂街位處內湖、汐止交界,臨近內溝溪生態保護區,車程約5分鐘即可到達大湖公園,且周邊更有康樂山、明舉山、白鷺鷥山的親山步道。基本生活機能可在康樂街、東湖國中以南區段被滿足,有銀行、超市、便利商店及小吃店,到哈拉影城及日湖百貨車程僅需5~7分鐘。 \n 寬頻房訊投資研究室指出台北市內湖區康樂街186巷36號6樓的華廈物件,3拍總底價2,016萬,總坪數89.13坪,平均每坪單價22.62萬。康樂街一帶因為距捷運站遠,相對房價也較低,所以交易相對熱絡。以公寓產品來說,康樂街每坪單價約為22萬到24萬,中古大樓每坪均價約為30萬元,本案價格與市場行情相比仍有相當落差,是成為入主台北市的好選擇之一。

  • 時代與世代3之1-眷村出生之非眷村小孩

    時代與世代3之1-眷村出生之非眷村小孩

     時代如變動的海河,世代如來往的船艫。但即使身處同一時代,顧盼大環境的推移,同一世代之間的個人,因為各自人生階段的際遇位置以及心思感受力的差異,彼此總有些不盡相似的投合與交錯,甚且對於時代的認知和解釋,也形形色色。這些個人的獨特生命經驗,乍看下沒有長度、寬度、高度的點的故事,卻連結而成了我們觀照時代的線索、面向。──編者 \n 我出生當時,其實距離戰爭結束,還不到二十年。如果以二十年為一個世代交替的輪軸,我實在很好奇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準備,如此從容不迫來到人間。 \n 在空軍眷村包圍的籬笆陣中,孤單座落的六間紡織廠宿舍平房,牆壁挨著牆壁,紗門有蒼蠅嗡嗡沾黏。籬笆阻絕外省眷村的言語和習慣,我們可能是台南崇誨新村唯一的六戶本省人家。 \n 那個年頭,到底如何看待「本省」與「外省」這種說法,以當時的年齡與視野看來,似乎沒什麼深刻的印象。我的上一代經歷過二二八與白色恐怖,舅舅曾經被關在火燒島,這些事情也是往後過了數十年才清楚。那年準備在清晨五點多鐘來報到的嬰兒,還體貼等待母親推開籬笆門,到幾步之隔的空軍市場張羅家人的早餐,產婆會不會是一早待命都不清楚了,我來到世間的那個早晨,似乎一點都不急躁,據說哭聲如貓叫。 \n 〉〉眷村舊厝童年印象 \n 不曉得人類的記憶可以保鮮多久,我對那個紡織廠宿舍的印象,起碼是三歲以前的記憶,也就是除了吃奶睡覺哭鬧拉屎的本事之外,到底有沒有思考判斷能力似乎都不可考究的嬰幼兒期。但我清楚記得臥室的榻榻米;客廳的綠皮矮腳沙發;後院簡陋搭建的浴室和一個爐子充當的廚房;父親珍藏的黑膠唱盤與「拉及歐」收音機;長了四根腳還有拉門的東芝牌黑白電視;一個圓形餐桌;六個椅頭板凳……。長我一歲半的哥哥曾經拿叉子戳我眼睛,我自己吃空心菜噎到差點斷氣的瑣事,成為親戚之間拿出來反覆說嘴的笑柄。 \n 我甚至記得自己的手指頭碰觸綠色紗門的觸感,雙腳被蚊子叮咬成紅豆冰的搔癢灼熱感,以及籬笆門外的路燈頂著燈罩如斗笠列隊那樣的街景。喔,對了,我還記得家裡的黑白電視播出群星會或西部影集「勇士們」「沙漠之鼠」的時候,門外擠滿鄰居,紗窗還留下大小手印。而某些夜裡,外頭傳來外省伯伯不知是爭論還是閒談的高分貝聲浪,總之是陌生的語言,而母親總會說,「噓,緊睏,外省仔來啊!」我擁著棉被翻身躲進榻榻米角落的衣櫥底下,默默等著暗夜裡的高分貝聲浪歸於平靜。 \n 「外省仔來啊!」這到底有何用意? \n 爾後我猜想那也許是一種借位或投射,我父母那一輩出生的日本時代,以及他們經歷的國民黨政府接收,種種種種,世代之間不輕易拿出來討論的灰色地帶。 \n 〉〉難忘外省麵滋味 \n 父親在紡織廠工作,騎腳踏車往返安平運河本廠,總是西裝褲搭白襯衫,回到家裡則是穿圓領短袖汗衫,汗衫布料有細細縐綢紋路,摸起來澀澀的,但穿起來透氣舒爽,有個別名發音類似「枯力普」。這幾年我才知道那是日文外來語,Crepe,多數用來做夏天浴衣或內衣褲。父親說當年他們幾個從紡織廠黑手童工混出來的幹部,為了在台灣製作這種日本布料,可是吃盡苦頭。但那時崇誨新村的外省空官穿這種材質的內衣反倒不多,我們這一排紡織廠宿舍的阿叔阿伯們,才穿這種縐綢內衣。 \n 我家是六間紡織廠宿舍的邊間,最靠近空軍市場,站在籬笆旁邊就可以看到市場攤販。市場周遭一片空曠,除了教會的斜屋頂之外,還有個拱圓狀的康樂台,幼稚園就在康樂台附近。 \n 晚飯過後,康樂台偶爾有流動攤販,或者放電影,聽說還有康樂隊表演。那時候年紀太小,不記得這些。倒是家裡有一把炒菜鍋鏟,據說是我出生那年,父親在康樂台前方的流動攤販買的,一直用到現在,木頭柄鬆脫腐朽了,父親自己用機器磨了另一個尺寸相當的木頭柄重新換上。這鍋鏟跟我的年紀一樣大,炒過的菜,煎過的魚,不計其數。 \n 眷村有「外省麵」,還有燒餅油條。外省麵只是湯麵淋一杓肉燥,再加一把小白菜,但味道非常好,往後有了「陽春麵」的說法,覺得不習慣,約莫是因為當時太過垂涎這種麵食,覺得陽春的說法不成敬意,即使那外省麵原本就很簡單,但是對於鮮少外食的家庭來說,外省麵非常珍貴。 \n 〉〉神秘聚落靜默街底 \n 至於賣燒餅油條那一家子都是強悍的個性,老爹顧燒餅鐵桶爐子,兒子管豆漿,女眷負責饅頭包子兼招呼算帳。老爹照例是大嗓門,顧那個燒餅爐子像總司令一樣,烤好的燒餅疊成小山丘,客人吩咐了,才拿剪刀將燒餅剪成L型開口,塞進熱呼呼的油條。豆漿也是吩咐之後才加砂糖的,我記得牙齒咀嚼砂糖的觸感,輕微的喀喀聲。製作燒餅的手工很扎實,撕開來層層絲絲如極品。芝麻是一定會掉的,最後用手指將桌面一粒一粒芝麻黏起來,塞進嘴裡,對三歲小孩來說,那是謹慎的人生儀式。 \n 早期的16路公車沿著衛國街長榮中學圍牆,一路排放黑煙慢行,終點就在康樂台旁邊。那時還有軍方醫院,但我們通常入城去西門路大舞台對面找舅舅的家庭診所看病,舅舅那時已經出獄,白天在成功路救濟院看診,晚上在家裡的日式房子開業。 \n 倘若要進城,只能靠16路公車,要不然就是在康樂台附近招三輪車。那時候計程車不多,要打電話到車行叫車,不過家裡沒電話,也坐不起計程車。 \n 當年的空軍眷村就像靜默在街底的神秘聚落,還沒有寬闊的林森路攔腰斬斷,另一側的東寧路也很荒涼,只能靠窄窄的衛國街,從東門路那一頭蜿蜒而來,經過日治時期的永順蕃仔火會社,沿著長榮中學的紅磚牆,過了軍方醫院之後,康樂台是終點,而菜市場旁邊,有六戶被空軍眷村包圍的紡織廠宿舍。 \n 〉〉嚷著要回「空軍仔」 \n 父親是個時髦的人,那時也還未滿30歲,玩相機,玩吉他,聽黑膠唱片,去城內「美慕里」寫真館拍沙龍照,還喜歡去戲院看電影和新劇。手頭不是太闊綽,但是買了宿舍裡面第一台黑白電視機。 \n 父親說流利的日文,負責招待日本來的紡織業技師,但也有一位大陸來台設廠的紡織廠老闆經常來家裡作客,一個說台灣話,一個說鄉音很濃的外省腔,當時不知如何溝通,兩人卻當了一輩子朋友。 \n 母親沒上班,少數的娛樂就是去美容院做頭髮。少女時期在紡織廠工作,也就時興去城內大菜市剪布,找友愛街的裁縫做衣服。偶爾被父親叫出來跟小孩拍照,穿著木屐,但堅持換合身套裝,是當年流行的款式,有日本昭和年代的風韻。 \n 母親說她那時最愛日本皇太子妃「美智子」,2009年我去東京,在淳久堂書店找到一本美智子皇后的黑白寫真書送給她,她一邊翻書,一邊讚嘆,「啊,美智子樣(Michiko Sama)」,眼眸浮現青春的幸福倒影。 \n 三歲之後,我們搬離那個被空軍眷村包圍的紡織廠宿舍,遷居到青年路廠內日式房舍。父親那時候已經是管理數百員工的廠長,我們以廠長眷屬的身份搬進宿舍,紡織廠老闆就住在對面兩層樓洋房。 \n 母親回憶說,遷居之後,我跟弟弟一直嚷著要回家,回空軍眷村……靠近市場旁邊的……有綠色紗門的家。 \n 我們一直說那裡叫做「空軍仔」,而我是一個在空軍眷村出生的非眷村小孩。

  • 咬痕控訴愛恨 纏訟10年判刑定讞

     發生在十年前的北市內湖康樂街五號公園郭姓女子裸屍命案,十一日判決定讞。最高法院根據死者左乳房咬痕齒模、重咬力道,認定凶手就是郭女男友呂介閔,依殺人罪判刑十三年確定。 \n 本案纏訟十年才判決有罪定讞,主要原因在於案發後,一直找不到直接證據。檢察官後來根據測謊結果,認定就是當年才廿歲的呂介閔,劈腿結交其他女友,和郭女分手不成才下殺手,不但起訴還求處死刑。 \n 但一審士林地院卻以廿多頁的判決理由,痛批測謊過程草率,且指責調查局的測謊誤導檢警偵辦方向,以涉案證據不足判決無罪,二審也維持無罪判決。直到高院更一審後,才大逆轉。 \n 合議庭根據檢方上訴理由,認定呂介閔涉案,改判有期徒刑十一年。檢察官認為量刑太輕,提出上訴後,經最高法院兩度發回更審,更三審改判刑十三年,昨日全案判決確定。 \n 最高法院駁回呂某上訴理由,主要是認為,死者左乳房咬痕,鑑定比對齒模後,證實是呂介閔所為。呂雖辯稱是性行為時留下,但鑑定卻顯示郭女左乳房的咬痕,是超過十公斤的力道才能造成,不像一般正常性行為下的親吻,且咬痕應是在死亡前一天留下,非正常親密關係下產生。 \n 另外,鑑定的法醫石臺平也作證指出,咬痕是「由愛生恨」的表現。但以本案來說,坦承咬郭女乳房的呂某,在行為當時,被害人應已陷入昏迷,且瀕臨死傷。 \n 判決指出,今年卅歲的呂介閔,八十八年間在加油站打工時認識郭女,並成為男女朋友,但呂後來劈腿,郭女為此曾和呂發生爭吵。八十九年七月廿一日凌晨,郭女到呂嫌內湖康樂街住處談論呂移情別戀一事,兩人隨後到附近的五號公園談判,呂一氣之下就隨手撿鈍器將郭女重擊死亡,事後將她衣褲褪去,故佈疑陣、偽裝遭性侵。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