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廁所與我的搜尋結果,共05

  • 公司顧人怨第1 名不是老闆 男點名是「她」

    公司顧人怨第1 名不是老闆 男點名是「她」

    職場上許多人認為最討厭的人是「老闆」,但一名網友卻不認同,直接點名公司顧人怨第1名是公司的打掃阿姨,此文引起兩極化熱議,支持的人覺得阿姨倚老賣老,以為在公司待久了就是主管,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認為遇到的阿姨人都蠻好的,也很客氣。 原PO在臉書社團《Dcard》上發文表示,出社會以後大部分人最討厭的都是老闆,但他至今遇到的老闆待人都不錯,反而對公司的「阿姨」有些感冒「自以為是主管,整天想指揮別人做事,推責任、打小報告、搞小圈圈、亂教新人。 他舉例說,同仁有時會在廁所聊公司的缺點,阿姨聽到還會當場說教「要感謝公司養你,給你工作」,看到有人洗手,還會規定不要將水灑在洗手台、不要放重物,然後開始碎碎念,感覺比老闆、主管更欠揍的人就是公司阿姨。 貼文曝光引來許多人認同「很有感觸,每次拖地的時候都不能上廁所,不然就是被白眼與碎唸」、「我前公司的阿姨一直碎念,有夠吵,幸好我很快就脫離了」、「非常認同,公司阿姨只贏在年資比我們深,卻以為是我們的主管,可是她的職位明明比我們低」。 但也有人不這麼認為「我們公司的清潔阿姨在廁所遇到,不會跟我講五四三的」、「她們做份內的事沒有錯吧!」、「目前遇到的阿姨都蠻好的」、「阿姨,很兩極欸,我都遇到會照顧的阿姨,有吃的、喝的都會分享」。

  • 男偶像深夜公廁爽喊「好好玩」 煽情4P影片流出

    男偶像深夜公廁爽喊「好好玩」 煽情4P影片流出

    香港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II》參賽者張進翹(Manson),因獨特風格受到大批粉絲喜愛,知名度水漲船高,然而卻有人起底張進翹的黑歷史,挖出一段他在廁所「4P」的影片,混亂男女關係讓張進翹形象大傷,然而對此他沒有正面回應,讓網友更相信影片中的人就是他。 張進翹人紅是非多,網友爆料他10年前和一名女子在赤柱正灘自拍,2人的對話中不時夾雜英文和髒話,氣氛十分曖昧,他們最後索性親熱起來,女子先是吻了他一下,張進翹也開玩笑爽喊,「非禮啊」,接著便一同進入廁所的女更衣室,赫然驚見另一對情侶。 這對情侶的雙腿交纏,男方還坦承,「剛剛與我發生性關係,她要求我與她發生關係」,儘管沒有拍出畫面,但4人不斷重複說著「4P好好玩」,174秒的影片流出後造成瘋傳,由於其中一名女子疑似未滿16歲,加上2名男子進入女廁,疑似觸法還鬧上香港社會新聞。 對此,張進翹不肯正面回應,還以忙碌為主拒絕記者的求證電話,然而影片經過網友們的法眼認定,確實男主角就是張進翹本人沒錯。

  • 韓借廁所魅力在哪?陳學聖理由感動韓粉

    韓借廁所魅力在哪?陳學聖理由感動韓粉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31日到桃園復興鄉的角板山商圈參加原民大會,力挺的國民黨立委陳學聖致詞時,說出「韓國瑜到加油站借廁所,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讓不少人看得是滿頭問號,對此陳學聖在節目上還原現場,並且真情道出自己經歷,解釋為和如此說的原因。 主持人謝震武在政論節目上問陳學聖為何如此說?是想表達庶民風接地氣嗎?陳學聖剛開始尷尬表示「可不可以叫俊憲(林俊憲)繼續討論蔡賴配」,但接著他侃侃而談,說自己會這麼說的原因。 陳學聖解釋,自己跟過很多總統候選人,他們在上廁所時,因為安全問題,往往必須在特定地點上廁所,門口都站一排護衛,外人不得入內。陳學聖說,當天跟韓國瑜謁陵完後,準備到角板山繼續跑行程,由於提早到10分鐘,因此韓提議去上個廁所,原本想去小7借,可是已經過了小7,車隊要回頭會很麻煩;下一個想到的是派出所,但韓怕車道太小,會阻礙到車輛進出,所以最後決定是加油站。 陳學聖說,決定去加油站上廁所後,韓國瑜就這樣直接轉彎,連國安車隊都沒發覺,韓國瑜走進加油站時,幾位年輕工讀生便驚呼「你不是韓國瑜韓總統嗎」,韓一派輕鬆回答「我是啊」,接著說「我先去上個廁所」,此時原本經過的民眾與加油的客人,看到韓國瑜後要求合照,韓國瑜來者不拒,毫無架子。 陳學聖表示,他本來是想藉由這個例子表達,韓國瑜跟大家沒有不一樣,沒有特別的要求,所以最懂得民眾在想什麼,就說韓國瑜直接轉進去上廁所,這是過往任何一個總統候選人做不到的。

  • 男拉國中妹廁所嘿咻 你情我願照判刑

    男拉國中妹廁所嘿咻 你情我願照判刑

    基隆1名19歲陳姓男子,前年9月與1名男姓友人和3名女國中生夜遊,到了一家汽車旅館飲酒作樂,酒至半酣時,陳男忽然獸性大發,把其中一名15歲少女抓到廁所嘿咻。少女家長知道後怒告陳男,起初陳男否認犯行,但經友人指證,法官認定事證明確,判處陳有期徒刑6個月。 檢警調查表示,少女當晚接到姊妹淘電話約她出遊,陳男搭著張男的車出現後,5人再一起到汽車旅館狂歡,幾杯黃湯下肚後,最後大家還一起泡澡,並睡在同一張床。 少女返家後家人覺得不對勁,追問下少女才說出在汽車旅館與陳男發生性關係,少女家長怒告陳男妨害性自主罪。 對此,陳男極力否認,他辯稱其中1名女性友人喝醉哭鬧,少女就帶著她去廁所幫忙洗澡、吹乾頭髮,自己則和張男在睡覺,後來業者打電話通知時間到了,大家就一起離開,否認和少女發生性行為。 但其中李姓友人到院證稱,當天半夜醒來去上廁所,透過玻璃門看到陳男和少女全身脫光光在嘿咻,陳男發出喘息聲、少女也發出呻吟聲,自己嚇到跑出來。 少女供稱因為當時休息時間快到了,之後她與陳男穿好衣服走出廁所,坦承雙方是你情我願,對方沒有強迫她。 基隆地檢署調查表示,雖然是兩情相悅,但陳男仍然觸犯妨害性自主罪嫌,事證明確,將依對14歲以上未滿16歲之女子為性交罪,判處陳男有期徒刑6個月。

  • 廁所與我

    廁所與我

     總是覺得家裡的廁所才清潔得讓人安心。常常,家人回到家就直接衝向廁所,說是不習慣外面的。不知這是一種壓抑或是某種情結,還是癖性?  上世紀五十、六十年代的農家,廁所多設在鄰近牛欄豬槽的地方,附近即有成堆的乾燥甘蔗葉,大家如廁時,抽出一段剝去乾葉,以葉梗來善後。人糞豬糞牛糞在毛坑裡融合,多糞肥田,一切取自萬物,還諸天地,乾乾淨淨。  但是,廁所內蛛網盤結,蚊蠅嗡嗡齊鳴,門外豬隻抬起垂著流涎的嘴巴拱拱叫,據說古時候也有用人糞養豬的做法,豬圈裡那些豬看起來真的具有攻擊性;而水肥稍滿時,低頭可見萬頭蠕動的蛆,那滿池白白的肥蛆,一直至今仍在我的噩夢中蠕動著。  幽靈鬼影的時刻  當年,廁所的陰暗與偏僻,對老人家夜間解手甚為不便。阿祖房間床邊角落便有一隻木製尿桶,那味道混雜著老人的髮油和身上的味道,就像陳年的豆豉加上鹹魚和豆腐乳羼雜一起。小時候幫阿祖夾出倒插的眼睫毛是我的工作,往往在我屏氣凝神對付阿祖眼眶上剛冒出頭的睫毛時,牆角往往襲來陣陣尿臊味,讓我誤以為那種氣味就是所謂的老人味。那氣味也追隨著庄內一位老婦,她總穿著褪了色的大黑衿衫,臉上皺紋如溝渠縱橫,像個幽靈似地揹著竹簍天天走遍每條巷道,沿路撿拾牛糞豬屎回去做堆肥,以現在眼光來看她是珍惜資源環保愛地球的先鋒呢。以至於如今想起鄉下的老人們,不免感到依稀飄來屎尿的味道。  在那屎尿也不得浪費的年代,夜裡廁所的照明通常只有一盞三五燭光的小燈泡,甚至沒有燈泡。通往廁所的路上,還有蹲在廁所裡的那幾分鐘,往往就是幽靈鬼影誕生的時刻。黑暗,那種摸不著邊的黑暗創造了恐懼,尤其是單獨的時候,周邊蟲鳴啾啾,偶爾雞鴨說夢話,豬牛打鼾,聲聲無不恐嚇,彷彿惡鬼就在離你幾步遠的地方。堆肥糞便散發的氣味,更有催化恐怖的作用。  那時候村子裡處處的圍牆上還漆著「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大字標語,不知緣於何故,傳說夜晚有匪諜與殭屍藏身廁所中。路燈稀少且暗澹,燈下蟲蚊團團翻飛,昏暗掩蓋著一切,是謠言耳語的滋生流傳的氛圍,於是幢幢諜影與僵直屍骸隨黑夜潛入兒童的想像之中,虛幻的驚懼變成了真切的恐怖,彷彿他們和黑暗已融為一體,童伴們說得有腳有手的傳言將廁所形容得和墓仔埔一樣恐怖,往往驚嚇得我輩在夜裡不敢上廁所。  女孩結伴上廁所  女孩子們總喜歡結伴一起上廁所,在廁所裡最是能夠頭靠著頭互相說說體己話。以往,同學們習慣將衛生用品以小包或袋子裝著,盡可能隱藏起來,不願意讓人看見。那年代,農村中未成年的男女在路上並行都要遭人非議,更何況這種個人私密的事。再稍後幾年,年輕女性卻毫無顧忌地在人前拿來拿去,比較品牌,毫不避諱地大聲公開談論女性話題,讓我大為驚訝,風氣的轉變也未免太快太大了。  與種種驚悚經驗不同的,出門在外用過了那麼多的廁所,唯一不忘的是二十多年前,在京都南禪寺的木造廁所。昏昏的光線,乾淨的空間,木質的結構有相當的年代了,在那樣的環境中讓人的心情和舉止自然舒緩下來,充分體現日式「陰翳」的生活美學,原來上廁所也可以是那麼優雅的事情。  教人難堪的是2003年到北京旅行,在圓明園裡相對兩排一格一格的無門廁所,真令人困窘又臉紅,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回到市區,在書店中好不容易找到廁所,但即便有門,人們也不關上,還隔牆聊天,我非常奇怪她們沒有隱私的問題嗎?雖說不看人家方便是規矩,但如此令人難堪的無所忌憚,也是最讓人不願意看到的民俗風光。就像商家將內衣褲的攤子擺在騎樓上任人挑選一樣,讓人怎好意思停步購買呢?那等似當路晾曬內衣褲一般不雅觀啊。  印象中的廁所總是髒、臭、暗,幸好抽水馬桶改善了衛生環境,讓上廁所這件事不再驚慌。在連日陰雨之後,日光斜斜照入家中的廁所,釉白的馬桶上映照著水光與日影,一時彷彿改變了馬桶做為一隻馬桶的意義,讓人十分驚艷它的乾淨美麗。不多不少,一個明亮乾淨的小地方。我的這間廁所大約一張塌塌米的大小,安上抽水馬桶,加上一個洗手檯,勉強放下一個置物架,兩株小盆栽,就僅剩迴身的空間了。  隱密空間與時間  我喜歡讓廁所裡維持潔淨而且沒有味道,有的話也是肥皂淡淡的香,便是最好的狀態。廁所中要是有一點尿騷味,都會讓我想起公用廁所。以往在車站、火車上、觀光景點,甚至是台北中華商場樓梯間的公廁,多年積累下來的異味,混雜著煙蒂潮溼的味道,還有牆面或門板上猥褻不堪的塗鴉,那種嗅覺和視覺所凝結起來的違和感,總伴隨著一股強烈不潔和不安。  總是覺得家裡的廁所才清潔得讓人安心。常常,家人回到家就直接衝向廁所,說是不習慣外面的。不知這是一種壓抑或是某種情結,還是癖性?  一個人在家,上廁所時我仍然確實地把門帶上關好。有一天猛然想到何必多此一舉呢,就你一個人啊,便試著不關門。從廁所出來,環視屋內的傢俱什物,卻有一絲絲的羞赧,它們與我一同生活在這個空間,一同呼吸的,此時它們似乎紛紛別過臉去,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上廁所關不關門,這時候也成為一個睡覺時鬍鬚要放在棉被內或棉被外的惱人問題了。  進入廁所時,你擁有一個絕對隱密的空間與時間,可以不說話,不思考,不微笑。也可以對著鏡子說話,思考,微笑。在電影電視上常看到有人杵在廁所裡絞手搓揉頭髮不知如何是好,暗示著人生總有難以言說的種種困難。我也會在情緒大起伏的時候,鑽進廁所裡坐上一回,按下沖水閥,打開水龍頭洗洗臉洗洗手。這裡如此清簡,像是一個原點,是一個調整情緒轉換心情的小基地。在這裡待著的短暫幾分鐘裡,重新整頓自己振作起來或者放縱自己糜爛下去。哈。  所以我決定還是把廁所的門,好好關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