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廉政署組織法的搜尋結果,共09

  • 蘇揆轟 疫情嚴重為何這樣亂

    蘇揆轟 疫情嚴重為何這樣亂

     警政署長陳家欽被檢舉涉嫌假造公文,破天荒遭內政部政風處依偽造文書罪嫌函送北檢偵辦。對此,行政院長蘇貞昌昨表示,內政部長把署長移送法辦是從來沒有的事,若覺得不適任,「應該來告訴我,也可以直接把他拉下來」,結果卻是函送當晚才致電說「因為忙,忘了向院長報告」。蘇說,此時疫情嚴峻,國人同胞一定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亂」。 \n 不僅如此,蘇貞昌也意有所指地隔空喊話說,他已約見陳家欽,當面要他堅守崗位,好好帶著7萬多的警察人員做好防疫與治安。 \n 面對蘇揆說法,內政部昨未有回應;內政部長徐國勇幕僚私下也說不便多談。但對北檢認為函送程序不完備將退回,內政部政風室回應,尚未看到北檢退件,無法回應。 \n 蘇批不適任 可調職務 \n 內政部政風處以警政署長辦公室海選徵調2線4星專員,卻內定特定對象為由,將陳家欽、人事室主任張淑芳、署長辦公室專員吳正傑、渠正慈、王文助等5人函送北檢偵辦。 \n 對此,蘇揆昨到台中酒廠視察,面對媒體詢問如何看待警政署長遭內政部長函送法辦時不滿地說,如果內政部長覺得警政署長不適任,應該來告訴我,也可以直接把他(指陳家欽)拉下來,也可以調整職務,「但過去這段時間以來,內政部從來沒有來向我講」。 \n 內政部聲明 三次改口 \n 蘇貞昌怒嗆,該案是到陳家欽被函送法辦的當天晚上8點多,才致電給行政院長的辦公室主任,「說是因為忙,忘了向院長報告,竟然是這樣的理由」。 \n 蘇貞昌進一步說,內政部在第二天又傳簡訊說,這是不要重蹈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的覆轍,所以認為不宜向上級長官報告。他說,為此特別找法律專家、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研究了解,政風人員所屬法務部《廉政署組織法》明定,政風人員不是檢察官,也不是司法警察官,沒有司法調查權、沒有警察調查權,政風所做的調查只是行政調查,不是刑事偵查,沒有所謂偵查祕密不公開的事。 \n 「看到內政部的聲明,又變成所謂的政風一條鞭,這已經是第三次改口」,蘇貞昌說,當疫情嚴峻的此時此刻,國人同胞一定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亂,一定也不樂見這樣亂。 \n 他透露,前天已特別約見陳家欽,提出兩點指示,第一要堅守崗位,在疫情嚴峻的此時此刻,好好帶著7萬多警察人員做好防疫與治安;第二要坦然面對,「你的長官這樣子處理,而且已經進入司法,也只有坦然面對,用司法程序來證明你的清白、對錯」。蘇揆此舉也被視為以行動力挺陳家欽。

  • 蘇揆怒批內政部「三次改口」 疫情嚴峻為什麼要來亂

    蘇揆怒批內政部「三次改口」 疫情嚴峻為什麼要來亂

    \n行政院長蘇貞昌28日到台中酒廠為防疫國家隊加油,對警政署長被函送,他臉色嚴肅的表示「這件事情我心頭很沉重,部長把署長移送法辦,這是從來沒有的事,也是重大的事」,他怒批看昨天內政部的聲明,又變成所謂的政風一條鞭,「這已經是第三次改口」,疫情嚴峻的此時此刻,國人同胞一定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亂。 \n \n 蘇揆表示,如果內政部長覺得警政署長不適任,應該來告訴我,也可以直接把他拉下來,也可以調整職務。但過去這段時間以來,從來沒有來向我講,是到移送法辦的當天晚上八點多,才打電話給我辦公室主任,「說是因為忙,忘了向院長報告,竟然是這樣的理由」。 \n \n 蘇貞昌不滿內政部作為,怒斥「第二天傳簡訊來說,是不要重蹈黃世銘洩密案的覆轍,所以認為不宜向上級長官報告」,他特別找羅政委法律專家做研究,其實政風人員所屬廉政署組織法明定,政風人員不是檢察官,也不是司法警察官,沒有司法調查權、沒有警察調查權,政風所做的調查只是行政調查,不是刑事偵查,沒有所謂偵查祕密不公開的事情。 \n \n 「看昨天內政部的聲明,又變成所謂的政風一條鞭,這已經是第三次改口」,蘇貞昌抨擊內政部,我想當疫情嚴峻的此時此刻,國人同胞一定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亂,一定也不樂見這樣亂。 \n \n 他強調,昨天我特別要警政署長來,提出兩點交代,第一要堅守崗位,在疫情嚴峻的此時此刻,好好帶著7萬多警察人員做好防疫跟治安;第二要坦然面對,「你的長官這樣子處理而且已經進入司法,也只有坦然面對,用司法程序來證明你的清白、對錯」

  • 廉政署邀APEC13經濟體 齊聚台北談吹哨

    廉政署邀APEC13經濟體 齊聚台北談吹哨

    公私貪腐頻傳,誰敢勇敢吹哨?有鑑於國際上許多重大公私部門貪瀆案件,不乏揭弊者受到報復或不利對待,廉政署今起舉辦「APEC強化貪汙案件揭弊者保護措施交流工作坊」,計有美國、日本、馬來西亞等13個經濟體參加,聚焦公私部門的「揭弊者保護」議題。 \n \n曾爆發賄賂案的西門子與台積電公司,派人分享個案與經驗交流,美國特別檢察官辦公室、台灣透明組織協會等專家學者也共襄盛舉。廉政署表示,希望透過此次工作坊廣蒐各方意見,持續推動我國揭弊者保護法制作業。 \n \n法務部長邱太三今日上午主持開幕儀式,致詞時表示「揭弊者保護」體系化已是國際必然趨勢,2014年APEC北京反貪腐宣言內容,支持建立保護揭弊者的措施體系,2015年APEC宿霧保護反貪腐官員宣言,也重視反貪腐人士在查察與打擊貪腐上的重要角色。 \n \n邱太三表示,「揭弊者保護」是一個橫跨公部門與私部門的議題,透過公私部門、各經濟體經驗分享,進而提出各經濟體合作機制,規劃「揭弊者保護」未來的發展,西門子與台積電寶貴的經驗分享,可望供公部門或其他私部門借鏡,進而「保護揭弊、安心吹哨!」 \n \n廉政署長賴哲雄則說,工作坊將討論公司內部的揭弊者保護機制,也針對許多員工因為對揭弊者保護的概念不夠了解而不敢揭弊的問題,提出對治之道。此外,揭弊之後畢竟要有相關的法律行動配合,因此本場次也將談到公部門執法單位如何介入私部門的揭弊行為。 \n \n賴哲雄表示,「創造新動能,育成共同未來」 (Creating New Dynamism, Fostering a Shared Future)是今年APEC的主題,而透過揭弊者保護措施,促進APEC各經濟體公私部門的廉潔和良善治理,排除不必要的貿易障礙,達到「推動永續、創新與包容性成長」的年度優先課題。 \n \n廉政署則指出,近來國內發生多起重大貪瀆案件或財經弊端,多屬集團性組織犯罪,外部人員難有管道知悉,須有內部人「吹哨」,外界才能瞭解組織犯罪的全貌,這也是促使廉政署自2012年起推動制定「揭弊者保護法」的原因。 \n \n工作坊今起於大直一連進行2天,共有5場子議題交流分享。廉政署說,這場工作坊是廉政署接軌國際的實質展現,去年即與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聯名倡議「APEC強化貪汙案件揭弊者保護措施交流工作坊」,獲APEC認可及提供經費補助。

  • 我駐德代表致函抗議

     中華民國駐德國代表陳華玉代表政府致函國際透明組織秘書處執行長戴史華德(Cobus de Swardt),針對該組織中有關台灣的不公平評比表達強烈抗議。 \n 外交部發言人高安昨表示,外交部已電請駐德國、英國外館,分別與國際透明組織秘書處和《經濟學人》雜誌澄清說明。德國代表處另致函國際透明組織執行長,進一步提供法部和廉政署相關數據,表達中華民國政府抗議,要求重新審視報告並修正。 \n 針對《經濟學人》轉載「國際透明」報告,指台灣受訪者曾接觸相關機構並行賄比率達三六%,我駐英代表處投書《經濟學人》表示此數據令人難置信。

  • 周志榮防貪肅貪 任重道遠

     7月20日,法務部廉政署在台北市捷運行天宮站4號出口共構大樓1樓掛牌,我國反貪、防貪及肅貪專責機構正式成立。但是掛牌一天後就「卸牌」,人去樓空,前一天的冠蓋雲集,突然不見。 \n 路過的市民,有點驚訝!難不成掛牌儀式是「演戲」?應邀出席的總統馬英九、行政、司法及監察等三院長,及法務部長曾勇夫,都只是配合演出來「跑龍套」?不然代表官署、官威的招牌為何被拿走? \n 這點,對於周志榮署長來說,真是有點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n 原來,執政黨為兌現馬英九的選舉諾言,今年愚人節那天,廉政署組織法才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廉政署必須趕在明年初大選前成立拿出績效,方能幫助贏得選票,於是定在7月20日掛牌,也就是立法80天後廉政署就要成立,倉卒之間那裡覓尋合適的官署大樓? \n 最後,只好用租的來應急,結果1樓硬是被人捷足先登,害得周署長的「署牌」只能借掛一上午就收起來,全署進入大樓的2樓及4、5、6、7樓等5個樓層辦公,暫時就沒有氣勢恢宏的官署大門及招牌。 \n 周志榮的苦,還不只是解決官署辦公環境的問題,連廉政署人事的職系歸屬與轉變,他得親自到考試院說明;斐濟前代表秦日新緋聞兼貪污案,外交部將案子移送廉政署,唯檢調早在辦此案,為免引發外界誤解廉政署與調查局搶案爭功,特前往調查局拜會說明,他說「都是政府機關,未來是分進合擊,交叉合作」。 \n 隨後周志榮馬不停蹄接受李永萍請他上台灣全民廣播電台,細說廉政署防貪與反貪為主、肅貪為輔等組織與職掌功能;出席彰化縣政府辦的「陽光彰化好城市-反貪倡廉廉政論壇」,並以「開創廉政新紀元」主題演講;同一天,還與中部各機關政風主管座談,推動廉政新業務。 \n 周志榮每天南北跑,恨不得變成「超人」,但署內上下很挺他,擔心媒體誤會他沒有努力在肅貪上下功夫,因為揭牌當天他誇下海口,半年內要拿出亮麗成績,副署長張宏謀跳出來緩頰說,「即便署長不在署內,也是完全掌握全署狀況」。 \n 又說,政風司以前的「政風特蒐隊」,現在已更名為「廉政行動查緝隊」,行動蒐證業務沒有一天間斷。 \n 周志榮奔走各方,冀期社會支持,全民攜手做防貪、肅貪工作,實現「廉政家園」的目標,真是任重道遠了。

  • 我們需要更多揭弊者

     最近轟動的新聞,包括法務部調動部分檢察長,檢察官協會理事長指證有政治力介入,及台北市議員林瑞圖爆料指出李前總統在十一年前,親手將宋鎮遠在美國加州五棟房地產資料交其揭發。雖然法務部高層及李前總統辦公室均已嚴詞否認,但真相如何孰是孰非?似尚待查證。另外,就是公務員貪汙弊案連連,包括高院法官集體貪瀆遭法院判決重刑、海關關員集體收賄貪汙等弊案等等。 \n 政府一再強調嚴懲貪汙,但是最近發生的司法弊案,卻是遍及執法的法官、檢察官、司法警察、海關,和社會精英分子的醫院院長、醫生。這些個案都有共同的特色─長官部屬「集體」、經年累月「長期」、故意違背職務貪汙收賄。真可謂是情節重大,匪夷所思。 \n 當然,司法界的被告有說謊的權利,而現實政治中,政治人物卻是被迫有說謊的義務。被告如果在個案中,以證人身分應訊,不但有具結義務,也應該據實陳述;美國的政治人物,如果在國會殿堂接受調查,一旦被發現說謊,即可能負擔刑事責任。但是民眾並不關心誰應該擔負責任,而是希望知道真相。民眾是國家的主人翁,對於政府的施政,有知的權利,欺瞞、蒙蔽必然不會獲得基層的支持。檢察官協會發表「在政治力面前,檢察官絕不低頭」,就是檢察官心聲的反映;同時,多數民眾也會相信林瑞圖議員應該不是無的放矢。 \n 二○○二年十二月,國際社會最大的新聞,就是三位女性揭弊者照片,成為《時代雜誌》封面,她們並被選為年度風雲人物,不但獲得輿論讚揚其揭弊勇氣,更表彰其對社會有重大貢獻。她們願意挺身而出揭弊,是因為美國於一八六三年,即已制定內部組織不法揭露者保護法。以所謂吹哨者(whistleblower)訴訟,鼓勵內部人基於公益維護目的,舉發政府機關內部不法行為,並肯定內部告發行為與社會道德、組織倫理上的正當性。 \n 而英、法、日、韓、澳、紐等國,更自二十世紀開始,為了興利除弊,也早已通過了上開法案。對於政府、企業或團體,由於單位封閉,資訊阻絕,許多內部不法,外界無法得知,集體貪汙瀆職者,不但排斥不願涉入者,甚至以抹黑栽贓方式將清白的人攆走。而對於組織不法有檢舉改革決心的揭露者,如果能受到法律適當的保護,就有動機和勇氣將不滿的念頭化為檢舉的行動,因此,有識之士莫不希望政府能盡速研擬制定《揭弊者保護法》。 \n 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在七月五日表示,特偵組案件越辦越少,有必要積極開拓案源,特別召集特偵組檢察官研究釐定偵辦重大司法官貪汙、重大企業貪腐等五項重點弊案。法務部廉政署則在昨日正式掛牌運作,廉政署宣示首波調查重點,在揪出壞警察和受賄的司法官。事實上,司法實務界和輿論普遍並不看好廉政署將來會有多大作為,已經獲派為廉政署的檢察官,也有表示貪瀆案件並不容易偵辦,以現行廉政署組織資源欠缺、人手不足的情況下,確不易有所作為;但是,除了高昂的士氣和鬥志外,最重要的是案源問題,如何發掘可靠情資,深入了解貪瀆犯罪情節,才是關鍵所在。而如何使知悉組織弊案的知情人士,願意並勇於出面舉發,社會輿論亦給予肯定、支持,更是政府防貪、肅貪政策能夠成功的必要條件。 \n 因此,如果《內部組織不法揭弊者保護法》能適時通過,必然有助於特偵組、廉政署對重大貪瀆案件的發覺和偵辦;相對的,也應該能夠適時有效的激發知情者出面揭發真相,遏止社會充斥的政治謊言。 \n (作者為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 廉政署將延後設立

     立法院今(12)日休會,朝野黨團昨天協商議程,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可望順利完成三讀,但攸關廉政署設立的相關法案,本會期確定來不及處理。由於法案未及通過,使原訂4月成立的廉政署可能要往後延。 \n 法務部估計如果立法院這個會期能夠順利完成「法務部廉政署組織法」草案及「法務部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的三讀,廉政署在4月就可以順利掛牌上路。 \n 立法院長王金平表示,攸關設立法務部廉政署相關草案,本期確定來不及處理。

  • 立院觀測站-法案大清倉 名單受矚目

     立院本會期即將在週三(12日)休會,立院從下週一到週三連續安排3天的法案大清倉,除了民國10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朝野立委將表決處理外,還有與電動車減免3年貨物稅有關的貨物稅條例修正案是否能完成朝野協商,進行二、三讀,都是工商業界關切的議題。 \n 立法院本週法案大清倉,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處理100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特別預算案以及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第3期特別預算案。 \n 國民黨立院黨團本會期原訂立法目標,就是要處理完三大預算案、二代健保修法及廉政署組織法草案,以及取消軍教免稅所得稅法修正草案。如今優先法案中,僅剩下預算案及廉政署組織法草案還未處理,不過,藍綠立委認為,廉政署組織法草案本會期應無過關機會,至於三大預算則是非過不可。

  • 《社論》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孟子離婁篇:「離婁之明,公輸子之巧,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員: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今有仁心仁聞而民不被其澤,不可法於後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詩云:『不愆不忘,率由舊章。』遵先王之法而過者,未之有也。…」孟子認為行仁政就能平治天下,放眼當今世界,似乎陳義過高;然而其「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的宏論,主張為政之道並非只靠機構或法令的增設就可以達成,則值得當代人參考。 \n 最近由於部分法官與檢察官涉嫌收賄,引起全民共憤,因而導致司法院長去職以負起政治責任;行政院方面則以設置「廉政署」作為因應之道,期盼藉由增設之單位以正官箴,藉此符合全民期待。雖然用意良善,但我們認為「徒善不足以為政」,因為關鍵不在於增設機構或人員。企圖以所謂的「交叉火網」,來滅絕貪瀆問題,反倒可能疊床架屋、權責不明,導致爭功諉過,甚至打擊現有檢調單位的士氣。 \n 依照現行規劃,未來的「廉政署」將設置於法務部之下,則法務部將轄管「調查局」、「廉政署」,以及各級檢察單位(地檢署、高檢署、最高檢察署等)。原本檢察單位與調查局之間的協調配合,就已經常有各種磨擦的傳聞;未來廉政署加入後,由於三者都具有主動偵辦不法案件之權力,看似十分嚴密的「交叉火網」,但權責分際若不明確,反倒形成辦案人力的過度配置,甚至造成彼此間的扞格。 \n 事實上,以現有的檢調單位作為交叉火網,來偵辦各樣的刑事案件,已經綽綽有餘。特別在偵辦各級公務人員的貪瀆案件上,說人力有人力,說權力有權力,說法律有法律,尤其是「貪污治罪條例」於98年4月新增第6-1條,俗稱「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法條,更是偵辦公務員貪瀆的利器。 \n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從實務面而言,沒有增設「廉政署」的必要。另外再從法制面來說,年初才通過「行政院組織法」,主要精神在於精簡機構,尤其各部會底下的三級機構,因應行政院組織法的修訂而大幅減少,如今卻為了回應暫時性的輿論聲浪,而作長遠性的機構增設,難免招致「父子騎驢」之譏。 \n 熟悉司法作業者常謂,偵辦一般公務人員的貪瀆案件並不難,只有少數特別封閉的政府單位,包括外交部、國防部、法務部、司法院等機構,在偵辦貪瀆案件時比較不容易。其中外交部、國防部因為動輒以外交機密、國防機密為由,讓檢調人員偵辦時處處碰壁。所謂「南線專案」的烏龍劇就是以外交機密為幌子的典型例子。另外,與「拉法葉案」密切相關的「尹清楓命案」至今仍未偵破,就是因為國防機密的封閉性所致。至於法務部所轄的檢察官、司法院所轄的各級法院法官,由於都是檢調人員的「自己人」和「準自己人」(檢察官和法官之間訂有交流轉任的制度),而且被偵辦者都是嫻熟法令的高手,要偵辦其貪瀆案件自是難上加難。 \n 因此,問題的癥結並不在於沒有火力,而在於銅牆鐵壁。為了幾個法官和檢察官的涉嫌貪瀆而增設一個機構,而且增設的機構被規劃在同為銅牆鐵壁之一的法務部之內,尤屬不當。「廉政署」的設立,對偵辦一般公務員之貪瀆案件是疊床架屋,對偵辦銅牆鐵壁機構內人員之貪瀆案件更是綁手綁腳。雖然執政當局立意良善,然而「徒善不足以為政」,現有檢調單位迄今不能善用「財產來源不明罪」法條,藉以突破銅牆鐵壁的障礙,則是「徒法不能以自行」。 \n 總而言之,執法人員與司法人員之涉嫌貪瀆固然引起社會巨大震撼,但這只是諸多「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事件之一而已;特偵組勇於耙糞,才是整個事件中最值得注意和最值得肯定之處。若為了民眾的情緒反應就催生一個「廉政署」的常設機構,將與政府組織再造方向大相逕庭,對於貪瀆案件之偵辦又缺乏效益,甚至只是疊床架屋、相互扞格,實在值得商榷。其實,在現有的檢調架構下,只要發揮執行力,敢衝撞銅牆鐵壁,就可以達到嚴懲貪瀆的目標,化解民眾的不滿,何必另起爐灶,徒然引發更多爭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