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廊坊的搜尋結果,共26

  • 河北燕達集團 搶攻銀髮商機

    河北燕達集團 搶攻銀髮商機

     中國大陸老年人口與日俱增,而大陸官方推動醫療改革過程中,積極引進民間資本參與。在北京旁邊的河北省廊坊市燕郊開發區內的燕達國際健康城,即由當地民營業者燕達集團興建,為大陸佔地與床位規模最大的老人養生村。 \n 所謂的「老年養生」概念,對於多數大陸民眾而言還是一個新概念。由於大陸65歲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已佔總人口的14%,因此不少民企業者瞧準「銀髮商機」大有可為,於是動起興建健康城(即台灣的養生村)的念頭,而廊坊市燕郊的燕達國際健康城即是目前大陸規模最大的老年養生村。 \n 營運才1年多的燕達國際健康城,聘請外國團隊打造設計,環境優美,規畫總床位數為12,000個(第1期為2,266個床位)。健康城內設有老年大學、娛樂健身設施、心理諮詢、圖書館和宗教場所,還配備醫護人員利用遙感監測設備對高危客戶進行晝夜監測,以便提供及時救護服務。目前已有200多位老人與病患入住。其中不需看護照顧的老人數量約70%。 \n 由於廊坊的地理位置恰巧處在北京、天津兩大都市中間,加上收費標準與北京當地相比還算合宜,「全自理」每月為4,000~5,000元人民幣(下同),「半自理」為6,000~7,000元,「非自理」為1萬元以上,所收取費用包含看護費用在內,吸引了不少來自北京的客戶。 \n 目前負責健康城與燕達醫院營運的是來自台灣的林振坤,他擔任健康城副總裁兼燕達國際醫院院長。他表示,養生村的概念在大陸還頗新,但官方有關單位非常重視,並樂於見到醫改過程中有民間資金進入,協助官方處理老年養生問題。今年8月初,大陸衛生部部長陳竺就曾來到燕達國際健康城參觀,並慰勉相關人員。 \n 據了解,燕達集團老闆李懷原本為房地產開發商,之後見到「銀髮商機」潛力無窮,於是興建健康城。原本估計投資50億元,但由於過程中追求完善與增添設備與器材,投資金額提高至70億元,且仍持續投入中。但也因為如此,讓燕達國際健康城成為廊坊市著名地方特色產業:「健康事業」,也成為大陸其他地方學習的對象。

  • 投書-青年挑戰權威 才能創新

     「最有活力的是青年教師和青年學生,如果你們不挑戰,就沒人敢來挑戰。」在大陸清華大學博士生學術論壇10周年紀念活動中,清華大學校長陳吉寧當著上百名博士生的面直言,真正的學術追求和學術精神應體現在學術平等上,青年學生作為未來學術隊伍的中堅力量,要勇於打破傳統的學術範式,挑戰學術權威,並創造出新的學術範式。 \n 陳吉寧校長為什麼要青年教師和青年學生挑戰權威?因為任何權威都有一定的知識局限,也都受到一定的時間限制,只有敢於挑戰權威,才能夠實現創新,推動事業和社會發展 \n 但是,中國大陸現行教育理念卻並不盡如人意,長期以來,孩子無論是在家庭還是在學校,其所接受的大多是「聽話」與「虛心」的教育,所以,很多孩子從小就學會了「從眾」與「隨大流」,以及對師長、對權威甚至權力的迷信。這一教育弊病直接導致了很多孩子缺乏獨立思想,創新思維的匱乏,到了大學便成了「總是被動的傾聽者、接受者」。 \n 耶魯大學校長理查德·萊文曾經感歎:「中國學生『太聽話』了,『中國建成一流大學最快需20年』」;物理大師楊振寧教授也曾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學生太會考試了,但面對創造性的課題則常常束手無策。」 \n 只有整體的文化氛圍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那麼,獨立思考、敢於挑戰權威才有可能成為生活的常態,清華大學校長的希望才不會變成失望。

  • 京津走廊明珠的命運

     廊坊,是讓我感覺相當新鮮的城市,中學讀過的中國地理,即便是河北地圖,也沒有這個城市,但從經濟地理的角度,廊坊在近代迅速發展,因鐵路建設成為交通樞紐而逐步興起。歷史倒是有點印象,八國聯軍從天津進軍到北京時,據悉於廊坊一地遭到義和團頑強的狙擊,吃了敗仗,史稱「廊坊大捷」。 \n 現代化十足的廊坊,經過大規模空間規畫與城市設計,猶如脫胎換骨,不僅是京津兩地重要的交通樞紐,更是外資積極投資發展的產業重鎮,或許因區位上的便利性,從京津兩地往返必然會經過廊坊,但多次過而不入的現象,讓我下定決心排除萬難,拿著背包去體會這顆被譽為「京津走廊上的明珠」。 \n 作為環渤海地區的發展腹地,廊坊的城市人口不若京津兩地那般擁擠,空氣品質也較佳,再透過公部門有計畫的空間規畫,整體來說是個適宜居住的城市。 \n 計程車司機告訴我,隨著經濟迅速地發展,到處都在建設,廊坊流動人口不斷地增加,負擔不起北京高額房價者也陸續在此地買房,因為距離北京也不遠,去天津也很近。 \n 廊坊在城市硬體建設尚不完備,但一座城市的規畫也並非包山包海,國際會展中心及世紀廣場的落成,也逐漸導向以會展經濟為櫥窗,積極吸納外資的投入,廊坊的發展重心已很明顯,擺在高科技產業群聚和提升服務業品質,第三、四級產業為優先政策取向。 \n 廊坊內另有一處「邊關地道遺址」,是北宋為抵禦遼國所興建的地下戰道,從邊關地道的防禦軍事基地,一路發展到現代積極吸引外資的新興城市,歷史的發展軌跡實在捉摸不定。 \n 但廊坊的發展也遭遇到一個很根本的問題,位於北京與天津兩大直轄市的交會處,廊坊作為中繼站,雖明言要發展出與京津兩地共存與互補的城市戰略,但實際執行上卻面臨許多難處,當地朋友打個有趣比方,這種不叫互補,而是撿人家不要的,帝都北京,誰與爭鋒,其他地方只能爭風吃醋。 \n 香港《文匯報》曾有一篇有趣的文章〈假如中國是一個班級〉,很能體現北京、天津及廊坊這種不平等的三人行關係,北京出身高官世家,家世顯赫,雖然自己的能力不錯,但是常以權謀私;天津,其實能力也不錯,有進步的潛力,只是坐在北京旁邊,鋒芒經常被掩蓋;至於廊坊,因與北京、天津的同桌關係,日以繼夜刻苦鑽研,成績飛速上升,表現愈發搶眼,但由於北京過於耀眼,天津和廊坊始終難以在施展拳腳。 \n 換言之,廊坊的發展必須配合京津兩大城市,一個地級市在區域經濟扮演多重要的角色,資源分配上畢竟不如直轄市天津,更何況是作為首都的北京,北京仍是扮演環渤海經濟發展的火車頭,但北京作為首都的磁吸效應,卻是環渤海地區追求經濟成長的一大難題,而這個問題的根本性在於政治。

  • 鄂爾多斯、河北廊坊房市跌幅慘

     大陸積極打房奏效,房市交易價跌量縮,部分城市更出現暴跌現象,《中國企業報》報導,鄂爾多斯房市目前正面臨全面崩盤危機,河北廊坊10月房市更居全大陸跌幅第一慘況。 \n 俗稱「鬼市」的鄂爾多斯「康巴什新區」位於鄂爾多斯中南部,地處高原腹地,目前為鄂爾多斯城市核心區,是新的政治文化、金融、科研教育中心、以及裝備製造、轎車製造基地。 \n 然據當地媒體報導,目前當地共有房地產企業442家,加上外地房地產商不斷進入鄂爾多斯,房產仲介業務競爭激烈,惡性競爭下導致多數房屋滯銷,房市紛紛大幅下跌,因此降價求售為地產商間僅有的選擇。 \n 長期觀察鄂爾多斯的房地產人士表示,今年開始,由於房屋地產供給過剩,相關配套設施不完備,鄂爾多斯房地產早已「有價無市」,康巴什這座空城早已成為大陸房地產泡沫化的「最佳展示品」。 \n 此外,河北省房市9月開始出現下跌趨勢,10月有7個城市房市比上個月平均下跌0.31%,雖然幾個城市房市走勢出現差異化,但整體顯現漲幅停滯、跌幅增大的特點。 \n 值得注意的是,河北省廊坊房市10月跌幅居全大陸100個重點城市第1名,比9月下跌1.59%。自7月開始,廊坊房市一直下跌,房市每平方米下跌近300元人民幣。據房屋仲介業內人士表示,廊坊房市大幅持續下跌的主因,為受全國房市調控及廊坊本地房市調控因素影響。

  • 住房限價令 河北廊坊開先河

     大陸打房政策持續升級加碼,此次對象直接指向房價上漲過快的二、三線城市;河北廊坊市更率先開出新建普通商品住房價格最高不得高於每平方米9000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每坪13萬3千元)的終極目標。 \n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河北廊坊市部分開發商已收到該市房管局發出的今年市區房價控制目標;該目標建議新建普通商品房價格最高不得高於每平米9000元;市區中心區每平米平均價格不得高於8200元(約新台幣每坪12萬1千元),市區周邊地區每平米平均價不高於7100元(約新台幣每坪10萬4千元)。 \n 二、三線城 首次實施 \n 業界人士認為,與之前措詞模糊的限價令相比,此次廊坊市限價政策可謂「貨真價實」;目前大陸一線城市深圳雖有「零漲幅」的限價令,但在二、三線城市中,廊坊市此舉稱得上是開了先河。 \n 在北京中原地產三級市場研究部總監張大偉看來,即將在廊坊展開的限價政策,是為了擠壓一線城市限購後的溢出性泡沫;張大偉分析,這一政策關鍵點並非是對小區域市場的影響,而是對整個經濟圈其他城市起到示範作用;限價政策對區域的影響不會很直接,也基本影響不到現在的銷售,但會衝擊到一部分投機購房者心理。 \n 更多城市列入限購 \n 全大陸目前約有40個城市出台限購令,不同城市嚴厲程度有所差異;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6月70個大中城市房價指數,這些限購城市中房價漲幅靠前的依次為烏魯木齊、石家莊、長沙、南昌等。 \n 其中石家莊、長沙、南昌、瀋陽、昆明等地僅在主城區或房價較高與漲幅較大的中心城區實行限購。這些限購力度相對較鬆,房價漲幅相對較高的二線城市,限購措施有可能進一步加碼。 \n 中國指數研究院預計,接下來將出台新一輪限購政策的城市可能有10到20個;根據去年銷售情況推算,如果這些城市限購,將導致全大陸商品房銷售下降2%到3%。 \n 二、三線城市提出限購,旨在防止投資投機性需求轉入生活水準較低、房價漲幅越來越快的城市,可對全大陸房地產市場產生可持續的抑制效果,避免增加地級縣級市低收入人群的購房壓力、降低保障房建設的壓力。 \n 另一方面,持續加碼調控,對已經出台限購政策的城市也是個警示,短期這些城市難以放鬆限購政策,有助深入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影響力道。

  • 《英才》商業雜誌-民企新奧 勇闖公用事業

    在上世紀80年代末民營經濟剛剛進入啟蒙期,依靠賣液化氣罐起家的新奧,闖入國有資產獨霸的公用事業時,有誰能想到,20年後竟成為一個總資產超過200億元的企業。 \n作為中國最大的民營能源企業,新奧集團董事局主席王玉鎖一直很低調,王玉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卻說,用「成功」的「成」字來講新奧集團還為時過早,因為「新奧還在發展過程中。」 \n掌握宏觀經濟走勢 \n「之所以新奧20年間成功完成了幾次大跨越,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歷次戰略調整都準確地把握了宏觀經濟的走勢,並正確預見了未來的行業發展趨勢。」這是王玉鎖對新奧發展至今的一個總結。 \n對於新奧的迅速擴張,有人認為是王玉鎖依靠良好的政企關係做起來的。但新奧人不這麼看。 \n北京東南,車程不到一個小時的河北廊坊,是新奧起步的地方,也被很多人稱為是新奧的「延安」。 \n時值上世紀90年代初,王玉鎖還是一個從煉油廠拉氣來銷售的液化氣經銷商。儘管贏得了不錯的市場口碑,也淘得創富的第一桶金,但王玉鎖還是不滿足-液化氣是要去煉油廠買的,怎麼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要是能有一種穩定的氣源該多好。」恰逢華北油田有一些國有零散的氣井要與外界合作開發,這讓王玉鎖看到了充足的氣源。 \n與地方政府合作 \n1992年,新奧燃氣有限公司成立,正式進入城市燃氣行業。此後,在王玉鎖的不斷努力爭取下,廊坊市政府終於同意新奧在廊坊新建成的開發區搞管道天然氣的「試驗田」。 \n1993年8月6日,廊坊開發區正式通氣點火,新奧圓滿地兌現了對政府的承諾。「沒有把城市主要的地段給我們,政府的意思很明白,幹幹可以,有問題煞車也來得及。」新奧能源新能化工事業部常務副總經理趙金峰對當年拿下開發區管道天然氣專案記憶猶新,「咱一做,效果不錯,政府才點頭讓我們把管道在廊坊市區鋪開了。而我們贏得廊坊市場的一個重要標誌是石油管道局也開始用我們的天然氣了。」 \n「要把企業做長、做大」的想法,正是新奧的第一次模式變革的原發動力,也成為此後新奧不斷尋求突破的原動力和座右銘。當其他燃氣公司安於劃疆而治的時候,此時的新奧已經開始琢磨著如何跨出廊坊市場走向全大陸市場。「進入天然氣行業就發現,不可能把利潤做到很高,所以我們就想有個互補,這個城市飽和了,別的城市剛好培育出來,這就能讓我們的發展穩固起來。」從經營單一城市的能源分銷,逐步成為一家全國性的能源分銷企業,是新奧模式的第二次重要變革。 \n成為全國性能源企業 \n1998年,新奧迎來了一次擴張運營版圖的重大機遇-國家「西氣東輸」工程開工。 \n「西氣東輸是最好的氣源。」王玉鎖考察後得出結論,「西氣東輸沿途地區氣化率較低,專案啟動後會大大促進當地天然氣的使用率。9個省市自治區給『最後一公里』城市燃氣管網建設提供了巨大的空間」。新奧決定,迅速沿「西氣東輸」線路布局,搶先進入有發展潛力的城市。1999年,新奧集團在山東聊城和遼寧葫蘆島成立了燃氣公司,一年之後,新奧在山東、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等地區搶占市場,很快占據了行業領先的位置。 \n值得一提的是新奧選擇了最佳的上市時機,2001年,新奧燃氣成功在香港創業版上市,次年6月轉主板,為新奧在大陸市場開疆擴土的加速提供了充足的資金。 \n在此後的三四年間,新奧每年的新專案數都在兩位數以上。而此後更多的競爭對手才開始加入專案的爭奪。 \n2005年之後,新奧的新增城市專案回落到了個位數的增長,但卻開始在已有專案上精耕細作,不斷提高管道覆蓋率、使用率,從而保證了用戶繼續強勁增長,營業額2006、2007兩年均實現40%以上的增長。 \n早在2003年9月,王玉鎖就做出了涉足能源化工產業的動議。經過不斷探索之後,新奧發現,在大陸資源條件下,煤相對來說是一個可替代石油天然氣最現實的資源。經過反復考察和論證,新奧決定進軍新能源領域。為了發展煤基清潔能源,新奧集團於目前已完成60萬噸甲醇專案建設,第一批合格甲醇於今年8月13日成功銷售。 \n在河北廊坊的新奧科技園區內,有一座保密性極高的大樓,這裏就是新奧整個煤基能源的迴圈實驗場。作為石油替代能源的煤化工要盈利,一般公認的油價標準是需要維持在80美元之上,新奧的煤化工如果開工未來能否盈利? \n「儘管煤化工產業有著不錯的前景,但風險確實也存在著,我們一下子做這?大的一個轉型,在駕馭能力上,包括化解市場風險上比過去難度要大,特別是在經濟不好的時候。」新奧集團董事局秘書長、風險管理委員會主席翟曉勤的話也代表著新奧人時刻存在著的危機感。 \n還需國家更多支援 \n「如果將來技術革命引發能源革命,新奧的技術在滿足自身需求之下,想在更大的範圍內發揮作用,我覺得肯定還是離不開國家的支援。」 \n正像王玉鎖當初起家之時,依靠「西氣東輸」一樣,新奧煤化工的再次發展除了石油價格因素之外,也需要搭乘新一輪的政策班車。 \n「一個集團的影響畢竟有限。現在,人們都看到了煤基清潔能源是可以做的,如果國家給予更多的支援,更多的企業就會進入市場,將來就會形成一個大產業了。」王玉鎖說。 \n(摘自《英才》商業雜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