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廖凱舜的搜尋結果,共01

  • 利潤高、市場大、監管難 私油不絕

     嘉能可及高爾化學兩大知名跨國企業涉嫌走私石油一案,目前已在大陸市場引發軒然大波,受矚目的原因不僅在於兩家公司的高知名度,也因為其涉案金額龐大。  市場人士指出,事實上類似案件在大陸可說是層出不窮,癥結在於大陸油品與國際市場存在高額價差,讓有心鑽營的不法商人不惜違法牟取暴利。  大陸市場人士指出,由於2008年底大陸改革成品油定價機制及燃油消費稅,也就是對包括公路養護費用等稅收以「隨油徵收」方式,對汽油、柴油及其他燃料油課徵消費稅。  息旺能源分析師廖凱舜說,上述改革推出後,大陸的汽油消費稅單位稅額由過去的每升0.2元(人民幣,下同)提高到每升1元,柴油由每升0.1元提高到每升0.8元,其他成品油單位稅額也跟著相對提高。  廖凱舜指出,以此計算,僅燃油消費稅一項,就讓大陸油價與國外價差達到每噸800元,若再加上增值稅的增長,則走私動力煤油的進口商輕易就能獲取每噸1千元的高額利潤。  此次嘉能可及高爾化學就是看中這點,不惜鋌而走險走私動力煤油牟取暴利。  更重要的是,大陸部分省分成品油供應經常吃緊,在市場需求推高油價下,也讓這些不法企業有了可以運作的空間。  廖凱舜以目前大陸成品油供需市況為例表示,由於漲價預期強烈,「國II 0#」柴油的市場批發價已達每噸8155元,「國III 0#」柴油市場批發價更達每噸8358元,這已接近大陸法定的最高零售限價。  因此,每當油荒出現,大量走私、進口成品油就成為一些商家的必然選擇,畢竟這裡的市場及利潤都相當巨大。  《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實際上,成品油走私近年來不乏其例。2010年,大陸部分地方煉油企業曾以瀝青名義向市場銷售成品油,因而遭到有關部門懲處,而在浙江、福建、廣東和廣西等省區,海上漁民利用機帆船進行螞蟻搬家式走私的案件在去年也發生多起。  不過,由於監管成本高、監管難度大,因此自上述燃油消費稅實施以來,大陸相關部門並未拿出切實有效的監管辦法以減少甚至杜絕此類事件的發生,部分大陸油企主管認為,沒有有效監管措施,石油走私案件短期恐難在大陸境內禁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