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廖小花的搜尋結果,共27

  • 台灣的人與狗——幸福共處

     巷子裡看到一隻狗,柴柴,他像喝醉了一樣,正被主人扯住皮往家裡面拎。

  • 大陸人在台灣》台灣的人與狗——幸福共處

    巷子裡看到一隻狗,柴柴,他像喝醉了一樣,正被主人扯住皮往家裡面拎。

  • 酒吧男人與他逝去的愛情

    酒吧男人與他逝去的愛情

     我在朋友酒吧幫忙,他是常客,下班來喝個小酒。他說自己去過珠海。好多天了,每次話題都圍繞著珠海。他一直問我知不知道珠海有哪一條街,有哪一間餐廳,真是個奇怪的套近乎的方式啊。我有一搭沒一搭接話。

  • 大陸人在台灣》酒吧男人與他逝去的愛情

    大陸人在台灣》酒吧男人與他逝去的愛情

    我在朋友酒吧幫忙,他是常客,下班來喝個小酒。他說自己去過珠海。好多天了,每次話題都圍繞著珠海。他一直問我知不知道珠海有哪一條街,有哪一間餐廳,真是個奇怪的套近乎的方式啊。我有一搭沒一搭接話。

  • 我和周杰倫最遠也最近的時刻

    我和周杰倫最遠也最近的時刻

     周杰倫對我們意味著什麼,「童年記憶」,真的可以這麼說。

  • 大陸人在台灣》我和周杰倫最遠也最近的時刻

    大陸人在台灣》我和周杰倫最遠也最近的時刻

    周杰倫對我們意味著什麼,「童年記憶」,真的可以這麼說。

  • 別讓政治限制你的靈魂

     中文系老師說《聯合報》現在有一徵文活動,你可以寫。我說「《聯合報》啊,可是我不是台灣人啊。」他說:「為什麼要是台灣人才可以?這是中文報紙啊。會寫中文就好啦!」

  • 大陸人在台灣》別讓政治限制你的靈魂

    中文系老師說《聯合報》現在有一徵文活動,你可以寫。我說「《聯合報》啊,可是我不是台灣人啊。」他說:「為什麼要是台灣人才可以?這是中文報紙啊。會寫中文就好啦!」

  • 我心中的Made in Taiwan

     台灣的特產是什麼?我的答案是台灣人自己都不知道。

  • 大陸人在台灣》我心中的Made in Taiwan

    台灣的特產是什麼?我的答案是台灣人自己都不知道。

  • 我所理解的台灣「多元」

     台灣人自己心裡有很多台灣的多元,性別多元,婚姻多元,入學多元,族群多元等等各種多元。「多元」讓台灣直接亞洲第一啊,管它是國家還是xx,第一就真的是牛逼到我了。台灣人為了多元走上街頭,為了追求多元奮力一搏。

  • 大陸人在台灣》我所理解的台灣「多元」

    台灣人自己心裡有很多台灣的多元,性別多元,婚姻多元,入學多元,族群多元等等各種多元。「多元」讓台灣直接亞洲第一啊,管它是國家還是xx,第一就真的是牛逼到我了。台灣人為了多元走上街頭,為了追求多元奮力一搏。

  • 綠台播大陸醜聞 我的心路歷程

     昨天在朋友酒吧幫忙,電視台偏綠,把大陸最近的醜聞集合成冊滾動播放了三小時。那三個小時,我的心理過程很值得分享。

  • 大陸人在台灣》綠台播大陸醜聞 我的心路歷程

    昨天在朋友酒吧幫忙,電視台偏綠,把大陸最近的醜聞集合成冊滾動播放了三小時。那三個小時,我的心理過程很值得分享。

  • 中市西屯區何德里閒置土地變身浪漫小花海

    中市西屯區何德里閒置土地變身浪漫小花海

    台中市西屯區何德里銀聯三村何德福德宮旁,原有一處崎嶇綠地,因綠地不平整又缺乏管理,雜草叢生,加上有民眾遛狗留便,造成環境髒亂與異味困擾。何德里長林志雄在立委張廖萬堅協助下,爭取市府協助整地並種植花博樹種,改善閒置土地並美化環境,還能宣傳11月初台中將舉辦的世界花卉博覽會。 \n \n張廖萬堅說,已遷移的銀聯三村原址開闢為停車場,是何德里民最時常聚集的地方,何德福德宮香火興旺信徒眾多,一旁籃球場每日都有人前來打球,兩處場所時常舉辦里內各大大小小活動,何安二巷也是早市人來人往,但一大片綠地長滿雜草,閒置未善加利用實屬可惜。 \n \n在當地里長陳情後,張廖萬堅邀集代管單位台中市停車管理處前來會勘,協調重新整地後在種植花博園區內的矮仙丹與雪茄花,近日已陸續完工,加上里長與鄰長志工們的美化布置,雜草叢生的綠地變成熱門打卡景點的小花海。 \n \n林志雄感謝張廖萬堅為里民爭取,綠地重新整理並配合花博盛會,種植與花博園區內相同植栽,西屯區長何國裕得知後,更協助爭取設立花博吉祥物石虎家族立牌,成了里民可以來打卡拍照的據點。 \n \n林志雄說,他常號召里內的鄰長與環保志工一起推廣回收再利用,花海旁的「老二媽馬賽克故事牆」就是他與鄰長、志工純手工將約12萬片馬賽克一一黏上拚貼完成。 \n \n這次利用寶特瓶加以彩繪做成環保風車,彩繪風車隨著風轉動將花海裝飾得更加熱鬧豐富,與一旁的「老二媽馬賽克故事牆」相互輝映。 \n \n何國裕表示,台中即將於11月3日舉辦世界花卉博覽會,對於台中來說是一大盛事,有許多地區為響應花博舉行,紛紛將身邊的閒置空地做植栽綠美化。 \n \n銀聯三村內綠地經由張廖萬堅爭取下規畫成花海,並由林志雄帶領鄰長、志工一起布置景點周遭,大力宣傳花博,美化環境為台中這座大城市添上新妝。

  • 台灣耶誕節的套路

    台灣耶誕節的套路

     發現一個定律:越是受歡迎的人,重大節日越是沒人約。比如我。去年聖誕,作為初來台的陸生大軍中的一員,被這裡的聖誕氣氛吸引:101耶誕集市中,星光燦爛,人們用供奉神明的姿態抓著自拍杆無比深情地笑,還要躲開冷不防入鏡的遊客;耶穌的信眾成群結隊著街頭快閃,唱聖歌、派送拐杖糖;校園廣場中央一枝獨秀的聖誕樹燈火通明,腳邊堆滿了空空如也的泡沫箱。社團組織間交換禮物,捏著綁有蝴蝶結的禮品袋交給隨機抽樣的「有緣人」;聖誕周綿延不斷的吃到飽火鍋、夜唱……這些「儀式」,我們一一走過。 \n 2016年聖誕夜,和朋友A吃港式茶餐廳,機車開到耶誕城,巨大的螢幕下,每個整點的3D煙火表演吸引人們駐足。A帶了底片相機,聖誕光影是主角,我是背景。拍完照,去找朋友B。捷運已停止,沿著羅斯福路散步到景美夜市,聽他說著去美國念書的計畫,雪花冰店門口吊著繩子防止蠅蟲的小風扇還在轉動。一碗盛滿芋圓粉圓的黑糖冰下肚,超幸福。照片洗出來,底片機太會騙人,底片聚焦星光熠熠的燈光,人群退散消失,鏡頭之下,整個耶誕城看起來只為一人準備。鏡頭語言比現實浪漫多了。 \n 今年聖誕,我沒有人約。一大早,FB上一個半識不識的台灣網友傳來一則關於大陸政府「不鼓勵過耶誕節」的報導,他是一個大義凜然的台灣軍人,反常地沒有任何評論,只在期待我如何回應。原本想呵呵他,後來什麼也沒說,只一句:聖誕快樂! \n 才不是因為聖誕 \n 中午回宿舍的路上:經過景美橋,有超大的灰色鷗鳥劃過,想起某次台北市長在世新大學演講,他說了一句話,大概意思是當一個城市還有鳥和魚,它就是文明的,說明這裡的人們不缺蛋白質;去買餃子,我要打包帶走,怕占位置就沒坐,站在旁邊,結果老闆娘大聲說:「嘿喲!你就坐下啦!不會再長高啦!現在運動也來不及的啦!」分貝高到讓我瞬間成為全場焦點;經過麵包店,店員剛好把供試吃的糕點切好放出來,新鮮出爐,熱氣騰騰,徒手嘗了一圈,滿足到不行。 \n 路很擠,前面一個媽媽帶著小孩,看到我要過來,趕忙說「快靠邊,讓好看姐姐先過」,小孩看我一眼後火速閃開,似乎他很同意媽媽的話;打開宿舍門,陽光透出來,兩個室友乖乖坐著,呆萌地問我吃不吃香蕉。 \n 2017年12月25號1點23分的我,真是相當幸福,不是因為聖誕,而是因為我在這裡。平常就是好日子,何必算到一年一度的聖誕頭上呢。 \n 平安夜看二輪電影 \n 趕報告到七點,聖誕夜才剛開始呢。室友提議去看二輪電影!對欸,在台灣這麼久,都還沒有去過。這裡的電影沒有預告,只有驚喜。只要不出來,可以泡一天。各大影廳可以隨意竄,三場電影同時進行,看到一半無聊可以自己換場。在夜市買了一盒小番茄、帶著熱乎乎的紅豆餅、芋頭餅、雞蛋糕踏步前往。招牌在巷子口不動聲色:景美佳佳電影院。破舊的大樓,七拐八拐到了售票處,三張學生票,沒要求出示證件。現在進去可以看第一部電影的後半段加第二部完整的。電梯一副有待整修的樣子,「哇,好懷舊啊。」室友環視道。低頭看手裡糧票一樣顏色和材質的電影票,我點點頭。 \n 燈光灰暗。連檢票的人都沒有?結果一個阿姨從角落鑽出來:「看電影?」是啊,我們說。影廳風塵僕僕,確實有年份。三百多個座位,二十個人不到。位置隨便挑,自在。全場沉默到凝固,只是又讓人無比安心。 \n 第二部電影還沒開始,拿小番茄去洗,樓道裡遇到一個拖著買菜小籃車的阿嬤。想問她電影好看嗎?沒敢問,說不定人家是來睡覺的。人更少了,只有出去的,沒有進來的。就著纖弱的燈光,我觀察到在場幾乎都是長輩,最角落有一對上班族情侶,很特別嘛,耶誕節約會來這種地方。一部台灣片,《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講一位實習老師用熱情和血汗幫助當地一所經歷921南投地震傷痛的國中重建的故事。 \n 適合不趕時間的人 \n 和上一部高端精緻的歐美片不同,憑著稚嫩卻真實的畫面和台灣民間氣息,這一部明顯更得到長輩們的認同,有台語台詞的時候,左手邊的大伯陣陣爆笑。 \n 突然覺得台灣的二輪電影院真是超有人情味,想啊,長輩們平時若想看電影,就要到熙熙攘攘的西門町之類的地方,充斥著遊客,周圍是你儂我儂的小情小愛,或者幹話連篇的大學生屁孩,爆米花撒了一地,可樂黏了一手。 \n 他們實在不願意去吧。二輪電影院蕭條落寞但是又給人安全感的電影院的存在,讓人們不知如何消遣時光的時候有一個好去處。問了室友,她們說暫時沒在大陸見過二輪電影院。 \n 普通院線上映三、四月以後才進入二輪電影院,可以在這裡二周目重覓初看的感動,也可以挽回一輪上映時的錯過。這裡適合不趕潮流的人,畢竟三、四個月,足夠沖淡任何一部當初帶來軒然大波的作品,看電影不僅是為了獲得近日談資。這裡適合不趕時間的人,從早到晚,只要你喜歡,可以看累了睡著,睡醒了繼續看。這裡適合不懷執念的人,隨遇而安,既來之則受之,今天看啥,全憑一個緣字。 \n 別出新意的跨年式 \n 既像一間咖啡廳、又像永遠赴約同一間咖啡廳坐同一個位置的老朋友。這裡沒有推陳出新的飲品,但每一款都身經百戰,香醇又蘊含熟悉的感動。你不會知道今天走進來的你會邂逅哪一部電影,像沒有菜單的餐廳,不能點餐,但能饕餮一頓。不改朝換代,卻生生不息。 \n 這個耶誕節過得很平靜,是我從未想像過的腳本。第一次體驗二輪電影院,原來是這樣。只不過我們是來這裡過耶誕節的,但這些睡眼惺忪的長輩們,只是來過他們波瀾不驚生活中尋常的一晚。我用特別的節日才享受到他們日常的幸福,真是不公平呀。 \n 跨年厭倦了101煙火的話,可以考慮這裡啊。隨機進入二輪光影中他人的生命歷程,跨過2017的最後一天,燈光暗下來,螢幕閃起來,2017跟你說拜拜。螢幕暗下去,燈光亮起來,2018已經到了!

  • 大陸人在台灣》台灣耶誕節的套路

    大陸人在台灣》台灣耶誕節的套路

    發現一個定律:越是受歡迎的人,重大節日越是沒人約。比如我。去年聖誕,作為初來台的陸生大軍中的一員,被這裡的聖誕氣氛吸引:101耶誕集市中,星光燦爛,人們用供奉神明的姿態抓著自拍杆無比深情地笑,還要躲開冷不防入鏡的遊客;耶穌的信眾成群結隊著街頭快閃,唱聖歌、派送拐杖糖;校園廣場中央一枝獨秀的聖誕樹燈火通明,腳邊堆滿了空空如也的泡沫箱。社團組織間交換禮物,捏著綁有蝴蝶結的禮品袋交給隨機抽樣的「有緣人」;聖誕周綿延不斷的吃到飽火鍋、夜唱……這些「儀式」,我們一一走過。 \n2016年聖誕夜,和朋友A吃港式茶餐廳,機車開到耶誕城,巨大的螢幕下,每個整點的3D煙火表演吸引人們駐足。A帶了底片相機,聖誕光影是主角,我是背景。拍完照,去找朋友B。捷運已停止,沿著羅斯福路散步到景美夜市,聽他說著去美國念書的計畫,雪花冰店門口吊著繩子防止蠅蟲的小風扇還在轉動。一碗盛滿芋圓粉圓的黑糖冰下肚,超幸福。照片洗出來,底片機太會騙人,底片聚焦星光熠熠的燈光,人群退散消失,鏡頭之下,整個耶誕城看起來只為一人準備。鏡頭語言比現實浪漫多了。 \n今年聖誕,我沒有人約。一大早,FB上一個半識不識的台灣網友傳來一則關於大陸政府「不鼓勵過耶誕節」的報導,他是一個大義凜然的台灣軍人,反常地沒有任何評論,只在期待我如何回應。原本想呵呵他,後來什麼也沒說,只一句:聖誕快樂! \n \n才不是因為聖誕 \n中午回宿舍的路上:經過景美橋,有超大的灰色鷗鳥劃過,想起某次台北市長在世新大學演講,他說了一句話,大概意思是當一個城市還有鳥和魚,它就是文明的,說明這裡的人們不缺蛋白質;去買餃子,我要打包帶走,怕占位置就沒坐,站在旁邊,結果老闆娘大聲說:「嘿喲!你就坐下啦!不會再長高啦!現在運動也來不及的啦!」分貝高到讓我瞬間成為全場焦點;經過麵包店,店員剛好把供試吃的糕點切好放出來,新鮮出爐,熱氣騰騰,徒手嘗了一圈,滿足到不行。 \n路很擠,前面一個媽媽帶著小孩,看到我要過來,趕忙說「快靠邊,讓好看姐姐先過」,小孩看我一眼後火速閃開,似乎他很同意媽媽的話;打開宿舍門,陽光透出來,兩個室友乖乖坐著,呆萌地問我吃不吃香蕉。 \n2017年12月25號1點23分的我,真是相當幸福,不是因為聖誕,而是因為我在這裡。平常就是好日子,何必算到一年一度的聖誕頭上呢。 \n \n平安夜看二輪電影 \n趕報告到七點,聖誕夜才剛開始呢。室友提議去看二輪電影!對欸,在台灣這麼久,都還沒有去過。這裡的電影沒有預告,只有驚喜。只要不出來,可以泡一天。各大影廳可以隨意竄,三場電影同時進行,看到一半無聊可以自己換場。在夜市買了一盒小番茄、帶著熱乎乎的紅豆餅、芋頭餅、雞蛋糕踏步前往。招牌在巷子口不動聲色:景美佳佳電影院。破舊的大樓,七拐八拐到了售票處,三張學生票,沒要求出示證件。現在進去可以看第一部電影的後半段加第二部完整的。電梯一副有待整修的樣子,「哇,好懷舊啊。」室友環視道。低頭看手裡糧票一樣顏色和材質的電影票,我點點頭。 \n燈光灰暗。連檢票的人都沒有?結果一個阿姨從角落鑽出來:「看電影?」是啊,我們說。影廳風塵僕僕,確實有年份。三百多個座位,二十個人不到。位置隨便挑,自在。全場沉默到凝固,只是又讓人無比安心。 \n第二部電影還沒開始,拿小番茄去洗,樓道裡遇到一個拖著買菜小籃車的阿嬤。想問她電影好看嗎?沒敢問,說不定人家是來睡覺的。人更少了,只有出去的,沒有進來的。就著纖弱的燈光,我觀察到在場幾乎都是長輩,最角落有一對上班族情侶,很特別嘛,耶誕節約會來這種地方。一部台灣片,《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講一位實習老師用熱情和血汗幫助當地一所經歷921南投地震傷痛的國中重建的故事。 \n \n適合不趕時間的人 \n和上一部高端精緻的歐美片不同,憑著稚嫩卻真實的畫面和台灣民間氣息,這一部明顯更得到長輩們的認同,有台語台詞的時候,左手邊的大伯陣陣爆笑。 \n突然覺得台灣的二輪電影院真是超有人情味,想啊,長輩們平時若想看電影,就要到熙熙攘攘的西門町之類的地方,充斥著遊客,周圍是你儂我儂的小情小愛,或者幹話連篇的大學生屁孩,爆米花撒了一地,可樂黏了一手。 \n他們實在不願意去吧。二輪電影院蕭條落寞但是又給人安全感的電影院的存在,讓人們不知如何消遣時光的時候有一個好去處。問了室友,她們說暫時沒在大陸見過二輪電影院。 \n普通院線上映三、四月以後才進入二輪電影院,可以在這裡二周目重覓初看的感動,也可以挽回一輪上映時的錯過。這裡適合不趕潮流的人,畢竟三、四個月,足夠沖淡任何一部當初帶來軒然大波的作品,看電影不僅是為了獲得近日談資。這裡適合不趕時間的人,從早到晚,只要你喜歡,可以看累了睡著,睡醒了繼續看。這裡適合不懷執念的人,隨遇而安,既來之則受之,今天看啥,全憑一個緣字。 \n \n別出新意的跨年式 \n既像一間咖啡廳、又像永遠赴約同一間咖啡廳坐同一個位置的老朋友。這裡沒有推陳出新的飲品,但每一款都身經百戰,香醇又蘊含熟悉的感動。你不會知道今天走進來的你會邂逅哪一部電影,像沒有菜單的餐廳,不能點餐,但能饕餮一頓。不改朝換代,卻生生不息。 \n這個耶誕節過得很平靜,是我從未想像過的腳本。第一次體驗二輪電影院,原來是這樣。只不過我們是來這裡過耶誕節的,但這些睡眼惺忪的長輩們,只是來過他們波瀾不驚生活中尋常的一晚。我用特別的節日才享受到他們日常的幸福,真是不公平呀。 \n跨年厭倦了101煙火的話,可以考慮這裡啊。隨機進入二輪光影中他人的生命歷程,跨過2017的最後一天,燈光暗下來,螢幕閃起來,2017跟你說拜拜。螢幕暗下去,燈光亮起來,2018已經到了!(廖小花/陸生) \n

  • 台灣 比我想像的還要小

    台灣 比我想像的還要小

     從來沒有人說過台灣大,只是我沒想到,它比我想像中還要小。這種小不是世界地圖上占地面積的小,是在我方方面面的體會中。 \n 台灣同學問:小花你喜歡南部粽還是北部粽?我說有什麼差別嗎?(在大陸,網路上常為南北飲食差異發生口水大戰。例如豆腐花,南方甜北方咸)南部同學說起南部粽就非常驕傲了:有一句話叫做「南蒸北煮」,說的是南部棕遵循傳統手藝,用粽葉包住生米下鍋煮熟,而北部棕其實就是一坨油飯外面裹一層葉子而已,在7-11就可以買到。台北的同學聽了在一旁不說話。趕忙打圓場:油飯很好吃啊。他們笑:那直接吃油飯好啦!幹嘛吃粽子! \n 台灣其實不分南北 \n 台灣南北差異對我來說其實很小,但台灣同學們卻劃分得清楚,南部孩子比經濟發達北部的孩子更為自己的土地驕傲。在台灣旅遊的時候的確感覺南部人更加淳樸熱情,北部人則勤勉奔忙。但這在我看來,就只是城鄉之差而已,根本沒有上升到所謂的人格差異。在大陸,南方人和北方人可真的就是差遠了,五官長相、性格、飲食、口音方方面面都有差異。 \n 對比起這些,台灣的南北對我來說其實都是「台灣」。一視同仁,一樣喜歡,台灣人的溫良恭儉讓不分南北。台灣南北部的互相較真一點火藥味都沒有,於我就是:沒差啦。偶爾還要站在第三方角度表示贊同:我喜歡南部粽!但台北捷運很方便! \n 曾在四大報之一讀到一篇新聞,大概是一位台灣醫生做了好事,大陸微博標題卻寫「華籍」醫生。那個新聞諷刺大陸又往臉上貼金:「中國將台灣人說成是自己人,竟超十萬人點讚」。 \n 每條微博斜上方有閱覽人數。「閱覽數」的增長跟該微博出現在用戶微博首頁次數成正比,普羅大眾隨便一條五六個人轉發的微博閱覽人數就超過5000了……但這個「十萬」卻可以被台灣人作為事件寫入報紙。也許有人要說這是原則問題,我想強調的卻是這個數字:「十萬」。對我們來說,幾千幾萬這樣的數字在我們生活中司空見慣,王俊凱一條微博轉發可達到五百萬。但關於數字的我還是不說太多了,怕又被罵大陸人土豪心態。 \n 在健身房邊跑邊看電視,一則漁民阿伯在海邊發現大海龜的新聞,蠻有趣。不知不覺跑了三公里,為什麼還在講這隻海龜?我想看點別的! \n 邊緣只是一種心態 \n 不是第一次了。在台灣,丟了一隻小狗都可以上新聞滾動兩三分鐘。有段時間北一女校花去韓國穿韓服,這則新聞來來回回播了半天。在世新學傳媒,對台灣新聞媒體的尿性算是眼見為實。這些花邊的貓貓狗狗新聞到底能被翻炒多少次,我關心拉丁美洲,我關注東非局勢,我想知道大陸還好嗎。台灣媒體的氣度呢?國際視野呢? \n 老師問:如果將世界分為中心、第二中心、邊緣國家,那麼台灣會是什麼。大家異口同聲:邊緣啊!問為什麼,和我想像如出一轍:「因為中國啊……」我是當時唯一的陸生,但我見怪不怪,倒不覺得尷尬。大家熟,不會為了我即興表演。關於認同感,我理解身邊的台灣年輕人,但這次他們這麼想我真的覺得可惜了。我心裡os的是:多少國家利用台灣牽制中國,某些程度上因此,台灣才不至於這麼邊緣……然而我沉默,只像佛陀一般微笑。希望未來我有底氣直接說出那句話。 \n 台灣學生對於陸生的刻板印象就是學霸,只會考試,坐第一排,下課圍著教授問問題,像雜草籽紮在老師褲管上,爭先恐後,甩也甩不開。這樣就狼性了?那這片森林裡的羊該有多愚癡?為什麼作為學生完成自己的本分努力用功學習,獨善其身完成好自己的事、看準方向腳步堅定叫做狼性?如果狼性是擁有目標且不斷往上提升自己的另一個形容詞,那我覺得狼還蠻酷的。 \n 世新的交換生名額近乎一半是被陸生爭取的,但每班的學位制陸生明明只有兩三個,包括我自己也有去歐洲交換的計畫。雖說很多歐洲姊妹校都是名不見經傳的野雞大學,但大陸對台灣在交換生制度上絕對是相當「放水」的,例如世新交換去大陸的有中國傳媒、人民大學等等。這些大學可是我高考分數再加百分之十都去不了的頂尖名牌大學,台灣學生去這些大學交換一定會受益匪淺。但有這樣意識的人似乎不多,別說去大陸了, 就連來台的大陸交換生,他們都不願意與之過多交集。 \n 台灣學生都沒有向外的好奇心嗎?怕自己以偏概全。有一次與佛光大學的老師聊天,她說:現在的小孩都不願意出去走走,無論是歐洲、美洲還是大陸的大學,明明都是非常棒的資源,學校還願意資助成績優秀的孩子,但沒辦法啊,推都推不動,死守在這裡,有什麼意思呢?名額甚至都填不滿,我多怕對方學校明年不給我們名額了,因為我們那麼「冷淡」。但是所有出去過的孩子,回來都會感謝老師:謝謝老師你把我趕出去。 \n 只有闖蕩才有未來 \n 某種程度上,我又很羡慕台灣被保護得這麼好,生活在這座島上的人民可以閉上眼睛關上天窗無憂無慮過一生。大家的煩惱也許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小情小愛。 \n 台灣許多年輕人活在泡泡裡,夢幻而美麗。小確幸到底是不是一件很美的東西?如果可以小確幸到死,那的確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n 但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已經沒有小確幸的機會了,我們站在大陸和台灣的中間,我們離家出走又毅然歸來。無論是台灣的經濟下滑,還是中國的國運上昇,這些都是我們奮鬥的理由。時代會在我們手中揮霍發生……我們被時代的潮流推波助瀾趕出舒適圈……來到很小的台灣,看見了很大的世界,感謝台灣讓我堅信:只有闖蕩才有未來。(廖小花/陸生)

  • 大陸人看台灣》台灣 比我想像的還要小

    大陸人看台灣》台灣 比我想像的還要小

    從來沒有人說過台灣大,只是我沒想到,它比我想像中還要小。這種小不是世界地圖上占地面積的小,是在我方方面面的體會中。 \n台灣同學問:小花你喜歡南部粽還是北部粽?我說有什麼差別嗎?(在大陸,網路上常為南北飲食差異發生口水大戰。例如豆腐花,南方甜北方咸)南部同學說起南部粽就非常驕傲了:有一句話叫做「南蒸北煮」,說的是南部棕遵循傳統手藝,用粽葉包住生米下鍋煮熟,而北部棕其實就是一坨油飯外面裹一層葉子而已,在7-11就可以買到。台北的同學聽了在一旁不說話。趕忙打圓場:油飯很好吃啊。他們笑:那直接吃油飯好啦!幹嘛吃粽子! \n \n台灣其實不分南北 \n台灣南北差異對我來說其實很小,但台灣同學們卻劃分得清楚,南部孩子比經濟發達北部的孩子更為自己的土地驕傲。在台灣旅遊的時候的確感覺南部人更加淳樸熱情,北部人則勤勉奔忙。但這在我看來,就只是城鄉之差而已,根本沒有上升到所謂的人格差異。在大陸,南方人和北方人可真的就是差遠了,五官長相、性格、飲食、口音方方面面都有差異。 \n對比起這些,台灣的南北對我來說其實都是「台灣」。一視同仁,一樣喜歡,台灣人的溫良恭儉讓不分南北。台灣南北部的互相較真一點火藥味都沒有,於我就是:沒差啦。偶爾還要站在第三方角度表示贊同:我喜歡南部粽!但台北捷運很方便! \n曾在四大報之一讀到一篇新聞,大概是一位台灣醫生做了好事,大陸微博標題卻寫「華籍」醫生。那個新聞諷刺大陸又往臉上貼金:「中國將台灣人說成是自己人,竟超十萬人點讚」。 \n每條微博斜上方有閱覽人數。「閱覽數」的增長跟該微博出現在用戶微博首頁次數成正比,普羅大眾隨便一條五六個人轉發的微博閱覽人數就超過5000了……但這個「十萬」卻可以被台灣人作為事件寫入報紙。也許有人要說這是原則問題,我想強調的卻是這個數字:「十萬」。對我們來說,幾千幾萬這樣的數字在我們生活中司空見慣,王俊凱一條微博轉發可達到五百萬。但關於數字的我還是不說太多了,怕又被罵大陸人土豪心態。 \n在健身房邊跑邊看電視,一則漁民阿伯在海邊發現大海龜的新聞,蠻有趣。不知不覺跑了三公里,為什麼還在講這隻海龜?我想看點別的! \n \n邊緣只是一種心態 \n不是第一次了。在台灣,丟了一隻小狗都可以上新聞滾動兩三分鐘。有段時間北一女校花去韓國穿韓服,這則新聞來來回回播了半天。在世新學傳媒,對台灣新聞媒體的尿性算是眼見為實。這些花邊的貓貓狗狗新聞到底能被翻炒多少次,我關心拉丁美洲,我關注東非局勢,我想知道大陸還好嗎。台灣媒體的氣度呢?國際視野呢? \n老師問:如果將世界分為中心、第二中心、邊緣國家,那麼台灣會是什麼。大家異口同聲:邊緣啊!問為什麼,和我想像如出一轍:「因為中國啊……」我是當時唯一的陸生,但我見怪不怪,倒不覺得尷尬。大家熟,不會為了我即興表演。關於認同感,我理解身邊的台灣年輕人,但這次他們這麼想我真的覺得可惜了。我心裡os的是:多少國家利用台灣牽制中國,某些程度上因此,台灣才不至於這麼邊緣……然而我沉默,只像佛陀一般微笑。希望未來我有底氣直接說出那句話。 \n台灣學生對於陸生的刻板印象就是學霸,只會考試,坐第一排,下課圍著教授問問題,像雜草籽紮在老師褲管上,爭先恐後,甩也甩不開。這樣就狼性了?那這片森林裡的羊該有多愚癡?為什麼作為學生完成自己的本分努力用功學習,獨善其身完成好自己的事、看準方向腳步堅定叫做狼性?如果狼性是擁有目標且不斷往上提升自己的另一個形容詞,那我覺得狼還蠻酷的。 \n世新的交換生名額近乎一半是被陸生爭取的,但每班的學位制陸生明明只有兩三個,包括我自己也有去歐洲交換的計畫。雖說很多歐洲姊妹校都是名不見經傳的野雞大學,但大陸對台灣在交換生制度上絕對是相當「放水」的,例如世新交換去大陸的有中國傳媒、人民大學等等。這些大學可是我高考分數再加百分之十都去不了的頂尖名牌大學,台灣學生去這些大學交換一定會受益匪淺。但有這樣意識的人似乎不多,別說去大陸了, 就連來台的大陸交換生,他們都不願意與之過多交集。 \n台灣學生都沒有向外的好奇心嗎?怕自己以偏概全。有一次與佛光大學的老師聊天,她說:現在的小孩都不願意出去走走,無論是歐洲、美洲還是大陸的大學,明明都是非常棒的資源,學校還願意資助成績優秀的孩子,但沒辦法啊,推都推不動,死守在這裡,有什麼意思呢?名額甚至都填不滿,我多怕對方學校明年不給我們名額了,因為我們那麼「冷淡」。但是所有出去過的孩子,回來都會感謝老師:謝謝老師你把我趕出去。 \n \n只有闖蕩才有未來 \n某種程度上,我又很羡慕台灣被保護得這麼好,生活在這座島上的人民可以閉上眼睛關上天窗無憂無慮過一生。大家的煩惱也許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小情小愛。 \n台灣許多年輕人活在泡泡裡,夢幻而美麗。小確幸到底是不是一件很美的東西?如果可以小確幸到死,那的確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n但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已經沒有小確幸的機會了,我們站在大陸和台灣的中間,我們離家出走又毅然歸來。無論是台灣的經濟下滑,還是中國的國運上昇,這些都是我們奮鬥的理由。時代會在我們手中揮霍發生……我們被時代的潮流推波助瀾趕出舒適圈……來到很小的台灣,看見了很大的世界,感謝台灣讓我堅信:只有闖蕩才有未來。(廖小花/陸生) \n

  • 阿文攬牢牢 引爆兩個女人戰爭!陳明文妻嗆 揭張花冠真面目

     嘉義縣「兩個太陽」之爭,隨著嘉義縣長張花冠告立委陳明文涉性騷擾風波,演變成「兩個女人的戰爭」,陳明文之妻廖素惠22日表示,她在臉書PO文「忍了20年…要揭開張花冠的真面目」,是指忍受外界影射她先生陳明文與張花冠曖昧不明的關係,以及「張花冠是兩面人」的真面目;張花冠則不予回應。陳明文強調,有勸太太要冷靜。 \n 忍了20年 PO文炮轟小花抹黑 \n 廖素惠指出,她21日看到張花冠與名嘴在電視節目一搭一唱,抹黑陳明文談話內容,覺得很震撼,張花冠已踩到她的最後底線,坦言心情激動、已達臨界點,才會在臉書PO文,整晚都睡不著,22日還跑到台南散心。 \n 廖素惠表示,張花冠是有計畫性地攻擊陳明文,破壞民進黨團結,她當縣長上媒體的言行舉止,是在挑釁男女兩性關係間隱晦、曖昧的那條線,卻又以一般嘉義縣民身分去提告,然後,透過媒體呼籲女性團體聲援她,操弄兩性關係議題來打壓、抹黑陳明文。 \n 廖素惠說,20多年來,張花冠對她的態度是排擠、傲慢,甚至「為了要與陳明文討論事情,把她趕出去」,連正眼都沒瞧過她,因自認是家庭主婦,尊重張花冠是政治人物,也一直認為,張花冠是有能力做事的人,所以向來以維護大局為重,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不要去在乎,選擇容忍,把張花冠與陳明文的關係定位為「政治夥伴」,就是不想因她與張花冠的互動,引起外界任何聯想、揣測。 \n 批她兩面人 「沒正眼瞧過我」 \n 廖素惠表示,就她長期觀察,「張花冠是只有在鎂光燈前才有溫度、是在媒體面前做秀的人」,媒體前後是「兩面人」,翻臉無情。摟肩風波,陳明文確實有不對之處,他錯估形勢,沒拿捏好分際,但對於陳明文是否出面說明、道歉,夫妻沒討論過,只是她認為事態發展至此,已不是公不公開道歉的問題了,她請張花冠「放大格局」,不要破壞民進黨團結為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