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廖沫沙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三家村反黨集團」頭目之終局

     他還整日披著厚厚的呢大衣,一動不動地坐在書桌前。他一個字也沒有寫,形容枯槁。 \n 有一天,市委機關的幾個人忽然來到鄧拓家,沒有做任何解釋,就把新華社編的內部「大參考」全部都收走了,還說,「以後就不再給你送『大參考』了。」鄧拓問為什麼,他們說這是上級的指示。鄧拓有點激動,希望今後還能看到「大參考」,來人也不理會他,拎著那些「大參考」就走。鄧拓跟在他們身後還在說:「能不能繼續把『大參考』給我一份。」 \n 孤獨掙扎救命草 \n 那些人走了以後,鄧拓一直坐在書房裡,一句話也不說。「一本『大參考』,在許多人眼裡它不過是黨的高級幹部的一種待遇,但處在全國上下批判『三家村反黨集團』的聲浪中,鄧拓把這本『大參考』當成是一種象徵,一種黨仍然信任他、認可他的象徵。他在極度的孤獨和痛苦中抓住這根救命的稻草掙扎著、希冀著。現在這個象徵不復存在,而它透示著某種更為嚴酷的資訊。」 \n 已經是春末夏初了,氣溫漸漸轉暖,孩子們都換上了兩件單衣了,可是鄧拓還是覺得那麼冷,從心裡冷到身上。他還整日披著厚厚的呢大衣,一動不動地坐在書桌前。他一個字也沒有寫,形容枯槁。他不知道這一切為什麼會發生,只知道自己現在已經被黨拋棄了,是人人都要口誅筆伐的「過街老鼠」了!他絕望地對丁一嵐說:「我恐怕要準備坐二三年牢了。」 \n 5月8日,「三家村」批判再一次升級。這一天,江青主持寫作的文章〈向反黨反社會主義黑線開火〉以高炬的筆名在《解放軍報》上發表,關鋒以何明為筆名寫作的〈擦亮眼睛,辨明真假〉的文章在《光明日報》發表,林傑等編著的〈鄧拓的《燕山夜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話〉同時在《解放軍報》和《光明日報》發表。這些文章不僅集中圍剿鄧拓、吳■、廖沫沙,還把矛頭指向北京市委。〈向反黨反社會主義黑線開火〉誣陷說「鄧拓是他和吳■、廖沫沙開設的『三家村』黑店的掌櫃,是這一小撮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的一個頭目。他們把持《前線》、《北京日報》以及《北京晚報》作為反黨工具,射出了大量毒箭,猖狂地向黨向社會主義進攻。」 \n 受攻擊百口莫辯 \n 文章以牽強附會的方式闡釋雜文內容和作者的寫作目的說,「對黨和社會主義懷著刻骨仇恨的鄧拓一夥,從1961年開始,就拋出了他們的〈燕山夜話〉、〈三家村劄記〉。他們以談歷史、傳知識、講故事、說笑話作幌子,借古諷今,指桑罵槐,含沙射影,旁敲側擊,對我們偉大的黨進行了全面的惡毒的攻擊。辱罵我們的黨『狂熱』、『發高燒』,說『偉大的空話』,害了『健忘症』。惡毒地攻擊總路線、大躍進是『吹牛皮』,『想入非非』,『用空想代替了現實』,把『一個雞蛋的家當』,『全部毀掉了』,在事實面前『碰得頭破血流』。竭力為罷了官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喊冤叫屈,吹捧他們的反黨的『骨相』和『叛逆性格』,鼓勵他們東山再起。誹謗無產階級專政,極力煽動對社會主義制度的不滿情緒,宣揚腐朽沒落的封建道德和資產階級思想,為資本主義復辟鳴鑼開道。鄧拓甚至狂妄地叫嚷要我們黨趕快下台『休息』,什麼話都不要說,什麼事都不要做,一切聽從他們的『指導』,由他們來專我們的政。」 \n 〈擦亮眼睛,辨明真假〉說,「很清楚,由於文化大革命的深入,鄧拓、廖沫沙、吳■等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面目暴露了,《前線》和《北京日報》才匆匆忙忙地扯起〈關於「三家村」和《燕山夜話》的批評〉正面旗子,發表一批材料。所謂『展開嚴肅的批判』是假的,收緊陣地,實行掩護,才是真的。」 \n 5月10日,上海的《解放日報》、《文匯報》同時刊登了姚文元的〈評「三家村」──《燕山夜話》《三家村札記》的反動本質〉。姚文元攻擊4月16日《北京日報》刊登〈關於「三家村」和《燕山夜話》的批判〉及其編者按是「假批判,真蒙混,無非是演一齣『批判』的戲給人們看,以抗拒黨中央的指示」。 \n 他咬住說:「〈燕山夜話〉的作者是鄧拓,〈三家村札記〉則是鄧拓、廖沫沙、吳■合股開辦的一個黑店。鄧拓擔任了《前線》的主編,又把持和壟斷了北京市的思想文化工作領導崗位,他同『三家村』的夥計們一起,把《前線》、《北京日報》、《北京晚報》……當作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工具,猖狂地執行了一條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傾機會主義即修正主義的路線,充當了反動階級和右傾機會主義向黨進攻的喉舌。」 \n (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