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廟工的搜尋結果,共14

  • 無賴男請北管團表演 中途落跑又詐宮廟7萬

    無賴男請北管團表演 中途落跑又詐宮廟7萬

    \n本刊日前踢爆,台中一名男子鄭涼城(39歲)以10幾個假身分,打著「父親過世」,醫藥費不夠等理由專騙葬儀社,包括台中、桃園等有30多家業者受害。沒想到他現在又流竄到北部繼續行騙,3月14日請北管團到新莊區一宮廟表演,男子中途落跑沒付表演費,還說自己是水泥工,以承包宮主老家修繕工程名義,向對方詐騙7萬塊,這群受害人氣炸了不但報警也po臉書肉搜這名詐騙男。 \n根據了解,該名男子自稱陳嘉銘,因為標到2個大工程,打算3月14號晚間請北管團到新莊區一宮廟表演謝神還願,北管團不疑有他,如期到宮廟演出,演出到第二段,男子突然說要去拿祝賀蛋糕,離開後一去不回,但北管團演出費他根本沒付,戲班才知道遇上詐騙氣到報警。 \n受騙的不只北管團,同時還有宮廟70多歲的宮主,原來男子以請北管團唱戲為由,與宮主閒聊間,得知對方中南部老家要修繕,聲稱自己是水泥工,可以承包修繕工程,南下看過現場後粗估費用約10萬元,不過要先收材料費7萬,宮主不疑有他給了7萬,男子卻落跑,包括宮主和北管團一群人通通被騙,男子行徑惡劣,他們PO上臉書打算肉搜他。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宮廟住持神轎藏千張假美鈔 售移工賺暴利遭逮

    \n桃園山腳龍聖宮謝姓男宮主,涉嫌持有製作精美、可通過小型驗鈔機的大批百元假美鈔,對外以每張400元台幣兜售,也以較低匯率方式,欺騙外勞兌換,牟取暴利,刑事局國際科循線將他跟高姓共犯逮捕,並從宮廟神轎內起獲藏放的1200張百元假美鈔,正追查上游來源。 \n警方調查,這批假美鈔跟去年底破獲的我國境內史上最大百元假美鈔案,由廖姓印刷廠老闆為首的集團所持百元假美鈔為同1批,但目前無法查知謝嫌持有的假美鈔是否從廖男所屬集團流出。 \n警方說,去年9月間,68歲謝嫌的兒子偷了其10張百元假美鈔,交付友人前往桃園縣一家外商銀行兌換,結果被發現有異,沒有兌換成功,經佈線偵查,發現這批假美鈔為謝嫌所有,謝嫌並以宮廟為掩護,對外兜售,並宣稱該批假美鈔可至東南亞地區消費。 \n去年11月27日,警方前往龍聖宮逮捕謝嫌,並從神轎內搜出1200張的百元假美鈔,經檢方聲押獲准。隨後,警方追查來源,又逮捕住在台中市的61歲高姓男子,雙方相互指控是百元假美鈔來源,檢方隨後將高嫌限制住居,並依偽造有價證券罪嫌移送法辦,後續會追查假鈔來源及流向。 \n警方說,近半年已查獲多起該批相同的百元假美鈔在外流通案件,顯示仍有部分偽鈔可能在市面流通,因此呼籲民眾勿貪小便宜兌換來路不明的外鈔或外幣,避免出國欲消費時遭當地警方發現使用假鈔,而遭拘留,若發現有人使用或兜售疑似假鈔或偽幣等違禁品,應立即向警察機關檢舉,共同維護治安。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迎鬧熱

     閩南語某些字詞非常奇妙,朗讀起來恰可形成順序顛倒的詼諧。假如不太清楚應該如何發音,也可從閩南語的詞目看出趣味。比方說,「熱鬧」寫成「鬧熱」;「寺廟」寫成「廟寺」;「颱風」寫成「風颱」。此類趣味之中,最能讓我忍受長途勞頓的詞目,就是「鬧熱」。說得再更精確些,應該喚作「迎鬧熱」。 \n 「迎鬧熱」的閩南語發音,我總是念得不夠標準,經常走調,索性沿用幼時的習慣叫法,以國語直接稱為「大拜拜」。如此喊聲,很有一呼百應的意味了。轉瞬之間,木雕石像的眼睛忽然進駐了靈光,各方佛尊翻江倒海而來,聲威赫赫,每家每戶的門窗椅凳都增添了仙風神氣。 \n 期待感受現場氣氛的我的身體,卻遠在北方城市。陽光遍地斑駁,向南疾行的列車載著我,追逐一段又一段的鐵道,穿越一個又一個的山洞,好像暫時能將自己藏匿起來,隱入黑暗。但那種想像並不貼近真實。優良的照明設備讓人們得以沐浴於光亮,黑暗是神出鬼沒的,豈可輕易被我知悉行蹤呢。 \n 走走歇歇,停靠若干鄉鎮,遇見無數人事,我總算踏上了異城的土地。由於鐵路管理局正在進行某項工程,內部路線拐來繞去的,出站竟耗費了許多時間。好不容易離開迷宮後,我還得與暈眩同行,徒步至鄰近的客運站。等到面對密密匝匝的班次表格時,兩眼早已昏花。唯恐弄錯方向,遂撥了電話向親友確認乘車資訊,順便探聽宮廟附近的交通管制情況,畢竟大拜拜期間的村莊充斥著天神地祇,容不得我任意迷惘。 \n 乘客不多,我選了靠窗的位置,靜待司機將巴士駛向人間仙境。車子啟動後,空中傳來翻唱版本的新式老歌,編曲納入憂鬱,詮釋出迷離的藍調。窗外一片烏漆,我始覺自己的眼耳更像迷離的虛設裝飾。駕駛員頭頂上方那個顯示站名的機器已然錯亂,一直反覆出現客運公司的社交辭令,始終未能播送出對我具有實際幫助的情報。 \n 我擔憂坐過站,更擔憂被丟棄在鐵皮工廠旁邊悠長的陰森裡。聊齋風格的仙狐肖像飄進腦內畫板時,最怕心想事成。越努力抹掉,形色反而越鮮明。胡思亂想之餘,只能強迫眼睛搜查黑暗中的有感記憶,吩咐耳朵尋覓一個跟昨日印象尚有聯繫的無線音頻。名聲響亮的傳統製餅鋪,生意興隆的檳榔攤,化雨春風的國民小學,都是真材實料的信號。走出車門,環顧了新舊摻雜的街景,我的迷離終於煙消雲散。 \n 當地居民裝扮隨興,來去自如,顯得沒牽沒掛。我將外套藏進背包,小心翼翼收斂起體內的北城氣息,模仿他們在南方村莊無憂閒走的輕盈姿態。順著人潮,我悄悄走近標示著「五朝水火祈安清醮」的告示,好奇地張望表格內的陌生字詞──水醮、火醮、平安遶境、祈安清醮、斗首認獻。 \n 我的眼睛被白煙燻得濛濛的,幾乎要下起雨來。衣服則沾附了線香與金紙的味道。民間信仰宛若一縷沉香,深入村莊的每間廳房,每件細軟,每隻茶壺,緊貼著古灶、水瓢、斗笠以及日常物事,藏得極隱密,恆久。而且安靜。趨吉避凶的慶典舉行時,那縷沉香,就會像陣頭旗幟般,晃晃悠悠飄來。當我一靠近,全身上下就繚繞了祝壽祈福的煙霧。 \n 廟會慶典是莊稼生活的精神寄託。祈禱雖無法全數應驗,卻能指點迷津。大人被籤筒命盤掀起的求知欲望,孩童探勘戲棚的心情,兩者是否也有雷同之處呢?模糊世界的深邃地帶,必定暗藏著玄妙機密,我未知的種種。 \n 我和玩伴們躡手躡腳接近懸掛戲服的棚子,成群結隊躲在旁邊,靜靜觀察那些利用彩妝加以美化的容顏,然後回家編造一個簇新的角色。有人化名為「野玫瑰」,有人自稱「小百合」。關起窗簾,開始進行第一幕,動作不用矯飾,就連永眠也樸素而歡快。拉開窗簾,陽光重返室內,故事旋即落幕,失去生命跡象的角色也得以復活了。 \n 辛波絲卡的〈劇場印象〉如此描述著:「更早死去的那些人成一列縱隊進場,在第三幕和第四幕,或者兩幕之間。消失無蹤的那些人奇蹟似地歸來。」 \n 我們飾演的角色並沒有那麼深刻的內涵。演戲僅僅是農村生活的午後消遣,夢境一般,立刻就忘得沒有波痕。永眠,只是暫時停止動作而已。呼吸,當然必須平穩地持續下去。 \n 演完戲,我們迅速變換了舞臺,改成在六角星形棋盤上求取疆土。若無法決定輸贏,則用幾局的吹牛、心臟病、撿紅點來分出勝負。或者乾脆放棄戰事,趁著前來參加慶典的天將天兵尚未占領村莊前,再次走向郊外。停放於穀倉的幾輛腳踏車,成為節約腿力的代步工具。大家牽起慣用的鐵馬,往宮廟方向騎去。 \n 一群手搖蒲扇的老爺爺們圍成小圈圈,坐在棋盤前面。大榕樹擋住了烈日,他們盤算著如何走步,如何將軍,如何東山再起。時間的流逝對他們而言,似乎完全無效。宮廟內部啞然寂寥,雕工精細的雀替、石獅與龍柱皆沉沉酣睡,只有跪在佛前的婦人虔誠地進行無聲禱告。 \n 我們分別從神明那邊求得了籤詩,按照淺薄的語文能力胡亂解釋一通之後,又牽起鐵馬,繼續往前探險。穿過平交道,經過窩藏鬼魂的香蕉園,騎過好幾間有凶猛大狗鎮日看守的鐵皮工廠。折返時,太陽還是橘得那麼漂亮。廟口附近的戰鼓、轎前吹、樂隊車、佛光普照的神像,被落日餘暉披覆了祥雲瑞氣,大拜拜的辦事人員依然忙得不可開交。 \n 八家將,什家將,官將首,還有許多叫不出名號的奇特組織,陸續走上街頭。某些隊伍的成員,攜帶著羽毛扇子、攀爬毒蛇的木杖、腳鐐、手銬等等法器,臉面又塗畫得相當怪異,對於年幼的我們來說,尤其恐怖。村莊變成仙境,似乎暗藏著危險。賈寶玉不敢接近猙獰神鬼,性情膽怯的孩童亦不敢,索性哭了起來,含淚躲到爹娘背後,彷彿害怕被目露凶光的祂們抓走似的。 \n 即使從未因此而哭泣,我也不敢凝望太久,更不敢直視祂們的眼睛。眼睛是靈魂之窗,世人經常如此形容。比喻得十分精妙,可惜我無法觸類旁通,只能偷偷儲存一點點的小疑問:那些令孩童害怕的眼睛,究竟是誰的窗口?祂們會把靈魂引領至哪個地方呢? \n 市井傳說中,家將們的臉譜之所以畫得恐怖猙獰,主要是希望能夠在捉妖降魔的時候產生一定的恫嚇效果。言下之意顯示,我從前是白白擔驚受怕了,竟把忠心赤膽當作凶神惡煞。 \n 幸而,仙境不僅存在著心善面惡的使者,另有表裡皆顯可愛的團隊。舞龍、舞獅、歡鑼、喜鼓,輪番上陣。人們夾道相迎,恍惚間,接收了萬象更新的吉祥。頂天立地的高蹺陣,我則深感佩服。分明一副快要跌倒的模樣,卻又自信滿滿,持續在空中表演特技,惹得群眾笑聲連連。 \n 歷經長途車程,終於換取大量記憶亮片的這個夜晚,我亦露出相仿的欣喜神情。這一次,宮廟聯合鄰近幾個村莊,舉辦了五朝水火祈安清醮。揭起序幕的開路鼓,載著莊嚴法相的神輿,負責演奏的轎前吹,紛紛擺出華麗的排場。晚間七點鐘的南方村莊,被各式聲光點綴得極為喜氣,宜於漫步,宜於逗留,宜於張望。 \n 天幕如墨,呈色略有層次,星星亮成圖騰。想要沾取廟會慶典的仙風神氣,倒也不必急於此時此刻。重簷硬山式廟宇的雕樑牌樓,明天依然存在。我沿著既定路線繼續前進,微涼的清風好像又吹走一點從北城夾帶而來的都市燠熱。 \n 簡樸房舍裡的莊稼人,正在餐桌前等候著,等候一朵浮雲的慢速歸來。

  • 阿公捐地蓋校 屏工轉手又徵祖厝

    阿公捐地蓋校 屏工轉手又徵祖厝

     1953年捐地協助屏東高工建校的陳山茶,校方曾立碑表揚善行,無奈時序經過一甲子,學校以擴建校園為由,與陳家人進行「拆屋還地」訴訟,逼得陳家後代舉起布條到校抗議,希望辦學者「吃果子要懂得拜樹頭」,不要「乞丐趕廟公」。 \n 陳家二代陳炳榮指出,父親經營營造業有成,時任屏工家長會長的他,捐出超過2公頃土地,更自掏腰包大筆金錢,協助學校搬遷現址;校方為表揚善舉,還特別在活動中心旁的大石柱上立碑紀念,讓後代引以為傲。 \n 無奈好景不長,1989年屏工以擴校為由,將陳家鄰近學校的祖厝變更地目為「機關用地」,並協商透過「以地換地」方式協助後代搬遷,但最後地沒換成,祖傳地卻被規畫成校園,不僅數十年的房子漏水無法整修,連蓋個水塔也被說成違建,讓屋主直呼「很扯」。 \n 為了此事,陳家與屏工纏訟20多年,曾一度停止訴訟,但今年不知為何案件又重啟審判,陳家第3代陳鵬弘認為,因為少子化浪潮,學生人數大不如前,擴校的動機已經沒有,為何不願撤銷告訴,一定要將陳家祖厝「連根拔起」。陳家人24日號召親友舉布條至屏工校門口抗議,直指學校強占民地,並揚言若得不到善意回應,不排除到總統府抗議;校方雖有派員接下陳情書,但並未表達任何意見。

  • 聖母廟花1億興建超大鹿耳門牌樓 盼成熱門新景點

    聖母廟花1億興建超大鹿耳門牌樓 盼成熱門新景點

    廟宇建牌樓不稀奇,但打造全長60米、高度19米的的超大牌樓就很罕見,台南正統鹿耳門聖母廟為符合廟宇形象,花1億興建超大的「鹿耳門牌樓」,11日舉辦動土儀式,預計花1年8個月完工。 \n \n台南正統鹿耳門聖母廟的巨大廟殿享有遠東第一大廟稱譽,在土城當地已是明顯地標,40年前有匠師王寶樹設計,廟殿外觀被稱為鬼斧神工。廟方將打造一座與廟殿名實相符的牌樓,11日舉辦動土,牌樓的規模備受期待。 \n \n廟方表示,這座牌樓石材全由大陸進口,光運送材料就需共15個貨櫃,整座牌樓共有5個門,總長度60米,最高的高度19米,最小門的長、寬也各有5米,供遊客進出。 \n \n土城當地的鹿耳門向來有台灣之門的稱號,,這次興建超大型牌樓是應承鹿耳門媽祖旨意,符合廟宇形象,牌樓會有精美的雕刻設計打造廟方的門面,總經費1億元,被稱為是全球罕見的「鹿耳門牌樓」,預計要花1年8個月工期才能完工。 \n \n鹿耳門聖母廟主任委員王明義表示,這座「鹿耳門牌樓」以豐富的文化歷史背景及雄偉壯觀的精緻刻工為訴求,代表廟門新形象,希望能夠打造成為台灣熱門新景點,變成台南觀光新指標。

  • 30年犯45竊案 65歲婦鎖定移工下手失風被逮

    30年來累積犯下45件竊案的65歲張姓婦人,因竊盜案遭通緝中,8月初從苗栗來台中投靠友人,鎖定剛領餉到第一廣場消費的移工,偷錢包時遭發現而逃逸,警方獲報到場圍捕,逮到張婦,她還碎念「台中的土地公真不可靠」,才拜完下手竟立刻就抓,警方發現她還因偷竊案被通緝中,依法送辦歸案。 \n \n 第一分局繼中派出所日前接獲報案,指東協廣場附近發生糾紛事件,員警趕赴現場調查,有移工指控錢包遭偷,竊賊才剛逃逸,員警隨即發動圍捕,在附近土地公廟內逮獲涉案張婦,張婦辯稱她僅到土地公廟拜拜,並沒偷東西。 \n \n 趕至現場的被害人指認張婦行竊,而張婦反咬被害人誣賴;經巷內水果攤老闆向現場員警報案指稱,撿到張婦剛丟棄的1只錢包,張婦才啞口無言,坦承行竊。警方又追出張婦因竊盜案各遭士林地檢署及高雄地檢署通緝中。 \n \n 張婦說,她看好移工在領餉後會到東協廣場附近聚會及消費的下手良機,才打扮成背包客伺機尋找作案機會,尾隨1對男女至小巷,從後方拉走女子背包拉鍊行竊得手即轉身逃逸,沒想到,因一旁用餐移工發現而呼救,引起騷動害她失風被逮。

  • 高雄忠孝公園改建擬大量砍樹 協調會砲聲隆隆

    高雄忠孝公園改建擬大量砍樹 協調會砲聲隆隆

    高市新興區忠孝公園20多年沒更新,市府養工處編列千萬經費整修,上個月上網公告招標,護樹團體卻發現,依規畫,原本公園內385棵樹將砍到剩57棵,擔心樹蔭變草皮,公園熱得要死沒人想去,24日協調會上砲聲隆隆,多位民代也到場關心,要求市府先與里民達成共識再招標,但養工處副處長許永穆現場僅承諾砍樹前會對外說明,堅持不暫停招標,隨即宣布會議結束,民眾痛批「鴨霸」、「到時圍籬圍起來,裡頭怎麼砍樹大家如何監督?」 \n \n高市養工處編列上千萬改建忠孝公園,6月上網招標,但居民事前並不知情,更接獲消息指未來公園內的大樹將被大量砍除,改成草皮,民意相當不滿。為此,養工處24日上午在公園內召開協調會,現場除護樹團體之外,有百餘位居民參與,市議員郭建盟、黃紹庭、吳益政等人均親自出席,立委趙天麟、市議員周玲妏也派代表到場關心。 \n \n護樹團體代表莊傑任指出,忠孝公園內現有385棵樹,養工處預計砍到剩下57棵,現存43種喬木,改建完工後只留13種,羅漢松更從目前73棵,砍到1棵都不剩,改以草皮取代;他說,台灣今年冬至氣溫高達攝氏30度,大樹遮蔽陽光,在樹蔭下可低6度,「民眾要樹蔭、不要草皮」。 \n \n參加協調會的居民砲火猛烈,直指養工處顢頇、執意砍樹無視民眾需求,養工處副處長許永穆因此略顯動怒,說到後來雙手插在褲袋,也以發言時間限制為由,多次制止民眾及護樹團體繼續表達意見,更是引起群眾不滿,大聲斥責他「鴨霸」。 \n \n長期爭取忠孝公園更新的市議員郭建盟出面緩頰,表示公園改建是市府美意,希望養工處善意溝通,市民也要多給予鼓勵,共同打造適合活動的新公園。 \n \n市議員吳益政說,公園改建的議題很專業,相信養工處有所考量,但既然公園平時是民眾要使用,應聽取民意、修正規畫藍圖後再實施。 \n \n市議員黃紹庭則痛批,養工處宛如「乞丐趕廟公」,提出所謂的專業規畫,其實不符合民眾實際需求;他說,如果市府尊重民意,應該先將招標公告撤下,等溝通完畢再上網招標。 \n \n不過,許永穆仍堅持招標程序照常進行,但允諾未來公園改造時,會重新檢討遷移的樹種及數量,一定會達到民眾要求「綠樹遮蔭」的效果。 \n \n許永穆也為自己喊冤說,下了班他同樣是高雄市民,和居民一樣期盼公園合用,希望不要造成對立。 \n \n他強調,護樹團體提供遷移大樹的數字不確實,並非所有的大樹都要遷走,而是希望增加公園穿透性,並重新檢討較危險、容易有病蟲害、不適合當地生長的樹種,未來這些數據都會提供給區長、里長、議員,與民眾進一步溝通。

  • 駁人頭廟公 楊子敬:我是廟工啦

    駁人頭廟公 楊子敬:我是廟工啦

     北部知名的金山財神廟香火鼎盛,除了是民眾祈求財運的景點廟宇外,近年來也捐出多輛救護車、獎學金及物資,給政府機關和弱勢族群,但《壹週刊》爆料,指前刑事警察局長楊子敬是「人頭廟公」。對此,楊子敬昨出面澄清,廟方則表示要循法律途徑要求《壹週刊》道歉。 \n 高齡86歲的楊子敬昨天偕同廟方出面召開記者會,表示周刊的指控是「子虛烏有」的烏龍爆料。該廟選任主委郭義彥表示,楊子敬是依組織章程所聘請的聘任委員,而廟方借重他有刑事局長的經歷,讓不少原本要上門要求分一杯羹的黑道份子避而遠之,讓財神廟可以財務健全,行有餘力做善事回饋社會。 \n 郭義彥透露,以往廟方的總幹事曾經被黑道「押走」好幾次,但聘請楊子敬擔任主委後,這樣的事就再也沒發生過。楊子敬則謙虛的表示,自己是財神廟的「廟工」並非「廟公」,主要是擔任對外的公關工作,且監督財神廟每年捐出部分盈餘行善做公益,不過他也透露相當重視自己的名譽,會透過廟方尋求清白, \n 廟方則表示,周刊的不實爆料已嚴重破壞廟譽以及楊子敬的聲譽,之後將會前往基隆地檢署按鈴申告,以法律途徑要求周刊道歉,還廟方及楊子敬一個公道。

  • 湖北一寺廟香火鼎盛 廟工戴安全帽防硬幣砸傷

    湖北省武漢一家寺廟香火鼎盛,工作人員得戴上安全帽,避免被硬幣砸傷。 \n \n2月12日是大年初五,數十萬市民至湖北省武漢歸元寺給財神爺上香祭拜,場面火熱,勝過春運。 \n \n中國民間有正月初五拜財神和財神爺巡遊民間送福送財的習俗。 \n民眾空頭硬幣至財神殿,面對近在咫尺、下雨般的硬幣,工作人員不得不換上防暴頭盔,以防被砸傷。

  • 「為生活非得做」 派遣員搬沙包熱死

    36度高溫搬沙包,臨時工竟在工作時中暑送醫不治。消防員初判,頭暈、嘔吐、抽搐是熱衰竭、中暑的症狀,不排除王某因天氣太熱而中暑;案發時,室外氣溫達攝氏36度,持續在這種高溫下勞動,耐熱力較差的人會受不了。 \n新北市永和民樂街某公寓5樓進行裝修工程,王某是臨時派遣工,負責搬運沙包。10日上午8時,王某剛上班就不斷「喘氣」,神情很難過,2名同事見他不舒服,不斷叫他去休息,但他撐到11點,才至巷口的土地公廟休息、吃午飯。 \n下午1時,王某與同事再度上工,同事們見他臉色還是不佳,關心他「你有沒有關係?」也勸他「不舒服就繼續休息吧」,但王某為了薪水仍堅持工作。未料,下午2時許,王某不支倒地,趴在1樓往2樓的樓梯,除了頭暈、嘔吐外,還口吐白沫,呼吸不順暢,同事們趕緊求助119。警消趕抵,見王某呼吸微弱,身體稍微抽搐,趕緊將他送往新店慈濟醫院急救,但仍不治。 \n醫院說,據友人描述,王某死前有抽筋、體溫過高現象,有可能是中暑,但也有其他疾病會造成類似徵狀,因患者到院前死亡,無法聽取患者自述病狀,且缺乏患者病史資料,院方無法確認是否為中暑導致。 \n王某胞兄悲痛地向警方表示,弟弟3年前出車禍,但身體沒有太大問題,突然送命,他和母親都很意外。檢警昨天相驗,法醫無法明確判定死因,不排除日後解剖釐清;至於勞資雙方相關責任歸屬,將由新北市勞動檢查處調查確認。 \n

  • 設「練功房」毆員工 派遣公司多人判刑

    羅姓兄弟檔和10餘名手下組成「人力資源派遣公司」,在報章媒體刊登分類廣告,招募派遣員工,但這些中年的派遣員工被迫去做粗重的泥水工,還遭受暴力酷刑。 \n判決指出,羅姓兄弟將中和民治路的家庭宮廟做為據點,還把地下室當做「練功房」,專門教訓不乖的派遣工,藉以剋扣薪水,新北地院審結依強制等罪合併判處羅弟7月徒刑,得易科罰金;羅兄合併執行8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其餘手下也被分判7月徒刑至55日拘役不等刑度。

  • 籌經費蓋廟 比丘尼賣水果

     買水果喔!咦?叫賣水果的竟然是尼姑,原來是為要籌措經費蓋寺廟,兩位水月禪寺的尼姑昨天在鳳山工協市場外賣水果,特別引人注目,廟方表示,他們不接受善款,向批發商買水果來賣,賺取微薄利潤,希望積少成多,一圓蓋廟的大願。 \n 在喧囂的鳳山工協市場外,昨天上午有兩位尼姑開著小貨車,停靠路邊賣力叫賣水果,小貨車上掛著「義賣水果、籌措建寺經費」,黃色的看板相當醒目,也引發不少人好奇,要蓋廟怎麼不去化緣或接受善心人士捐款? \n 兩位尼姑說,廟方不願接受信徒捐助善款,希望靠著自己的力量,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籌措經費來蓋廟,因為每個人都會吃水果,祭拜時也有水果,所以才想到賣水果,但是水果不太好賣,幾天沒賣出去就會敗壞,利潤相當微薄。 \n 她們說,賣水果籌經費至今已經四年,沒有在固定地點販賣,開著貨車四處找合適地點賣水果,距離足夠蓋寺廟的目標還有好大一段距離,但相信一點一滴積沙成塔,有一天一定可以完成在台中蓋「清淨寺」的宏願。 \n 一位洪太太昨日經過向尼姑買水果,她說,尼姑賣水果還是第一次看到,原本來市場就要買水果,看到義賣水果籌措經費蓋廟就順便做好事。 \n 水月禪寺在台南縣永康鄉,寺廟護持文宣茹表示,寺方不願接受信眾善款,盼讓尼姑或和尚靠自己賣水果籌經費,這樣何嘗不也是一種修行。

  • 好大膽 刀挾廟工 搶走6萬餘騎車逃

     天公面前也敢搶!廿九日清晨一名膽大妄為歹徒若無其事走進鳳山市天公廟,四處走動確定人煙不多,再走進寺廟附設金香部旁的公廁上小號,出來後持刀即衝進金香部要脅員工拿出錢來,得手六萬餘元後騎車逃逸。 \n 警方指出,昨日清晨五時許,一名頭戴鴨舌帽、口罩、身穿深色夾克、藍色牛仔長褲男子,在廟方剛打開門時,從後門進入,他把帽子壓得很低,在廟裡隨意走動,確定香客還不是很多,再往正門旁的廁所小號。 \n 不久,步出廁所即衝入一旁賣香、金紙的金香部,掏出刀子抵住值班的陳姓員工頸部,脅逼交出櫃檯財物,由於歹徒體型高大,加上碰巧旁邊也沒有其他人在,員工嚇得不敢抵抗,被迫從抽屜內拿出現金,歹徒得手後立刻跑往後門,騎車落跑。 \n 廟方遭搶後立刻報警,轄區警方趕抵現場瞭解,調閱廟內與周遭路口監視影帶過濾出歹徒影像,追蹤歹徒去向,全力緝匪。 \n 「連天公ㄟ錢也敢搶!」天公廟一直以來是鳳山很重要信仰中心,未曾發生過強盜案,消息傳出讓信眾相當震驚,痛斥歹徒連在玉皇大帝面前也敢搶,難道不怕遭天譴,天公伯有眼,案子一定很快就能破。 \n 鳳山天公廟名稱是鳳邑玉皇宮,地方民眾習慣稱天公廟,創立百餘年,在鳳山寺廟群雖稱不上歷史悠久,卻是香火最盛的寺廟,每年農曆正月初九玉皇上帝聖誕,也就是「天公生」,前後幾天收入可抵過其他寺廟一整年。

  • 北埔姜氏家廟 整修傷腦筋

    北埔姜氏家廟 整修傷腦筋

     北埔姜氏家廟整修是目前國內整修古蹟的最大挑戰,除了專家難尋、部分技術失傳,被偷古物的恢復也是問題,就以鰲魚雀替(此構件位於柱與樑交角處)為例,姜氏家廟原有四組被偷三組,還好廟方管理員先行折下一組未被偷走,可以讓木工師傅有所比對重雕,否則就難以恢復原狀了。 \n 北埔姜氏家廟之鰲魚雀替(或稱鰲魚插角、鰲魚托木)雕工非常精美,是古物竊盜最喜歡偷的古物,早期竊盜橫行,雖然姜家裝了監視器,還是難擋被偷命運。 \n 整修計畫負責人薛琴教授表示,北埔姜氏家廟除漏水問題外,多數古蹟還有生物性破壞問題,如白蟻、腐生菌等,同時還有部分榫頭脫落,柱樑歪斜,嚴重危及結構安全。 \n 北埔姜氏家廟最有保存價值的是擂金彩繪部分,這些彩繪很多畫於劣化嚴重的木棟架上,導致彩繪本身也受損,增加修復的困難度。 \n 被偷鰲魚雀替目前已委託木工師父的完成丈量尺寸以方便訂製木料並做進一步仿造雕刻,希望還原達到最原始狀態。 \n 北埔姜氏家廟興建歷經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也經後世的幾次修繕改造,前面無數次大大小小的修繕工程,許多原始的建築資料被後世的工程包覆,無法推斷其年代,也是整個工程修復的一大挑戰。 \n 薛琴表示,古蹟的修復不能趕,尤其是北埔姜氏家廟的精美,在國內是數一數二,他希望完成恢復後的北埔姜氏家廟,能再見風華,讓國人重見客家廟宇建築之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