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廟裏的搜尋結果,共05

  • 泰國寺廟冰櫃驚見40隻老虎屍體

    泰國寺廟冰櫃驚見40隻老虎屍體

    《BBC》中文網報導,警方在才被指控虐待動物的泰國寺廟冰櫃中發現了40隻幼虎的屍體。 \n泰國警方表示,老虎的死亡時間仍有待查詢,但死亡年齡約為一至兩歲。野生動物保育官員將對「虎廟」提出新的司法指控。一名寺廟的英國義工對《BBC》表示,寺廟將幼虎屍體冷凍,而不是火化,就是為了作為反駁「出售老虎」的證據。 \n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泰勒先生表示,「冰櫃裏還發現了其它野生動物屍體」。 \n自2001年,「虎廟」遭到野生動物走私和虐待指控後,泰國當局一直在和「虎廟」爭議,希望將寺廟中的老虎帶走。就在上周一,泰國警察和野生動物保育官員開始把廟中所有活著的老虎遷走。「虎廟」方面截稿前,仍未回應媒體提問。 \n

  • 是寺還是廟 到底那裏不一樣?

    是寺還是廟 到底那裏不一樣?

    你常聽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過你知道嗎?嚴格說起來,這句話恐怕有待商榷。因為和尚指的是佛教裡的出家人,而佛教的殿堂通常稱為「寺」,大名鼎鼎的少林寺、寒山寺、靈隱寺、日本淺草寺等都是世界級著名的佛寺,所以這句話該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寺」。那麼說起來,我們常常走訪的廟宇神社,在名稱上到底有些甚麼特殊意義嗎? \n一般來說,除了「寺」是指佛教供奉佛陀與禮佛僧人所住之處外,由於東方佛儒道合一的傳統影響,廟、祠、觀、庵各有不同的主題。 \n寺: \n相傳東漢明帝時,印度僧人以白馬馱經東來,最初住在洛陽鴻臚寺。後來鴻臚寺改建,取名白馬寺,漸漸演變以來,寺就成了僧人住所的通稱。 \n廟: \n原本是古代供祭祀祖宗的地方,古有太廟、文廟、武廟、家廟等,後來廣泛應用於祭祀其他神祇的宗教建築,像是城隍廟、土地公廟、財神廟等。 \n宮: \n原指帝王居所,傳統上只有主神神格為帝后或王爺級的寺廟才會稱宮,如天后宮、鎮瀾宮、行天宮等。 \n祠: \n這是專指祭祀自家祖宗或英烈先賢等等的建築,如姓氏宗祠、忠烈祠、褒忠祠等。 \n觀: \n通稱道觀,原指宮殿的高大門闕,後來演變為道教崇祀的所在。道觀原本只作為道士修真養靜的場地,也是維持道門法統的道場。大多數道觀內,都修建了數量不等的多座殿堂,以供奉各路道教神仙。 \n庵: \n本來是指結草為屋,後用來指僧尼供佛禮佛的小寺廟,再演變為佛教女子出家行佛事的專用建築,像是尼姑庵、水月庵。 \n \n雖然各個建築的名稱不盡相同,但只要虔誠禮佛敬神、敬天謝地的情懷不減,凡事行正坐端,凡人想要遠災納福的心願,不論到哪祈福,都會心想事成吧。 \n \n

  • 揪團挺台灣 越配廟裏送河粉

     9名由越南嫁到台灣的新住民今天準備了300多碗越南河粉,到南鯤鯓代天府招待香客,盼越南排華事件不要影響台越友誼。 \n 農曆4月底為南鯤鯓代天府每年第一次進香期,近來每到週末假日,便有大批進香團及信眾湧入。 \n 9名分別住在嘉義、台南的越南新住民,在廟方協助下到廟裏擔任志工,穿上越南傳統服飾,發送他們親手準備的越南河粉給香客;並在廟內高舉「不要傷害台灣人」、「天佑台越」、「我們愛台灣」等標語。 \n 來台12年的新住民陳玉想說,最近在越南發生的事情讓嫁到台灣的越南姐妹們很擔心,還打了很多電話回越南給親友,希望越南人對台灣人表現友善。 \n 她說,這幾天剛好南鯤鯓代天府很熱鬧,9名平時有聯絡的越南姐妹們就結合在一起,分工準備食材、烹煮出道地的越南河粉,再帶到廟裏招待香客。除了表達一點心意,也希望神明也能幫助讓事件早日落幕,不要造成更大傷害。1030518 \n

  • 流變

     即使多年過後,那個秋風蕭瑟的夜晚依然啃噬著她的心口。她去廟裏,拜拜的人寥落稀疏,不見阿文嬸。她再走到阿文嬸的家,門扉緊閉;她敲了門,等著。那輪西沉的紅日暗滅了。她再敲了敲門,空蕩蕩的風聲回應著。 \n 她再度懷孕了。菩薩呀,我到底該如何了這世的因果?她跪在拜墊上,眼淚隨著香炷燃燒蒸發。一隻輕柔的手掌拍著她的背脊,她轉頭,看到一位花白頭髮梳成包髻的老婦人,對她微微笑著,慈眉善目,眼光透著鋼鐵般的堅硬力量。彷彿乍見多年失散的母親,她愈發悲不可抑,大顆珠淚落個不停。老婦人拉她起身,就著廟裏的椅凳兩人坐下來,輕聲說:「這世局本來就變化無常,我們女人終歸是浮草,凡事放開吧。」「難道只有隨波漂流,任由生命腐爛?」她抽咽著。老婦人沒有回答她,只是用雙手握住她手掌,誦唸南無阿彌陀佛。 \n 她後來才知道老婦人是南勢港許家的千金,嫁人生了一兒一女,丈夫就得肺癆過世,一直守寡獨立撫養兒女;女兒在電信公司上班,兒子在台北台灣大學讀書。這廟裏一些熟客稱她阿文嬸,有廟慶或者神明聖誕,總會看到她的身影穿梭。漸漸的,她跟阿文嬸談起了自己,兩個永遠張著口的飢餓孩子,她已無法再承受的婚姻。阿文嬸只是聽,只是握住她手掌,誦唸南無阿彌陀佛──鬆開手掌的時候,她掌心總有一圓或二圓的紙鈔。 \n 她的肚子大到無法工作的那一天,辭別了一起修改軍服的阿滿和阿梅。連長發給她的工資偷偷多放了二十圓。她包袱裡裹著剪刀,來到廟裏,跟阿文嬸說決定離開婚姻,決定將肚裡的孩子送人領養。那時候,只有那把剪刀是她可以自由支配的。阿文嬸還是聽,只是多嘆了一口氣,答應幫她找到合適的領養人家。 \n 那是一對很客氣的中年夫妻,開雜貨店做小生意,生活算是安穩。她央託到阿文嬸家中生產,一整個下午的撕裂陣痛過後,嬰兒落了地。她別開臉龐,請那對夫妻立刻把嬰兒抱走;他們磕著頭謝聲連連中,她還是聽見嬰兒清晰充滿哀愁的哭聲。她的奶頭脹滿痛楚的奶水,咬緊牙根,讓身上的一塊肉活生生被剝離。阿文嬸幫她燉了鍋麻油雞湯,在她枕頭下放著那對夫妻貼補的坐月子費用。她昏昏沉沉躺著,日出月落,已經無所謂痛不痛苦,只覺得自己像塊破碎的腐肉,在鹹海上漂浮著。也許是一個禮拜,或者八、九天,她終究還是掉落思念孩子的深淵;那日黃昏,她辭別阿文嬸,包袱裡只有那把剪刀和一領大肚衫,她想回城宙阿爸家看看孩子,然後──她不太記得自己是要做什麼。那時候她心亂如麻,無法回答阿文嬸的擔憂,比如要用什麼方式離開婚姻。她向阿文嬸磕頭,堅持不收那筆做月子費用;阿文嬸也只是聽,最後說了句:妳就把我這裡也當個家,這錢收下來吧,千萬不能淪落街頭。 \n 那輪破裂血絲四溢的圓月底下,她第一眼看見的不是孩子。接下來太混亂了,她的世界被一大片火燙的煤炭包圍著,只見孩子和城宙阿爸在火圈外叫嚷著,她想靠近他們,卻無法突圍。嘿嘿,是妳激我這麼做的!丈夫的手揮舉,她以為他又要掌摑,本能屈身到大榕樹旁找掩護,沒注意到那個青綠玻璃瓶正往她身上飛來,砸碎在榕樹幹上,噴灑的汁液往她左臉左手臂濺過來。那是硫酸,她四周圍的空氣都被腐蝕掉了。紅銅色的世界瞬間寂滅。 \n 是的。她的臉和上身手臂包裹著層層紗布,像個木乃伊,坐在輪椅被推進地方法院,成為光復後府城第一個打離婚官司的婦人。這場官司證據太明確,法官當下就判決了。她贏回自由之身,和背後耳旁絮絮叨叨的流長蜚短。只不過,監護權都判給丈夫的孩子,第一天夜裡就被趕回城宙阿爸家。她離開醫院時,左臉頰靠耳邊以及左手上半臂的皮膚完全失去感覺,且漾開如雪白大理石斑紋般,記載著她飽受暴力擊打的十年婚姻。 \n ● \n 做為一個離婚的女人,她註定被放逐出斑斕的世界。雖然人們的面孔還是和從前一樣,可是看她的眼神卻多了銳利如刀的鄙夷光芒。她的美貌恰成了詛咒,儘管她沉默不語低頭穿行著朦朧的街道,那巷尾的婦人家總是緊張提防著,群聚在榕樹下的羅漢腳不時對她發出輕薄的口哨聲。 \n 她贏到的自由只是巨大的虛幻。孩子依然四處流離,她不得不央託城宙阿爸幫忙照管,自己帶著那把剪刀,來到榮珠榮霖合開的成衣加工場,從清早到傍晚不停地踩縫紉車,還睡在工廠的女工宿舍。日本人走了之後,城宙阿爸的箍桶生意蕭條,她生二兒子時,養母楊籐中了風,婆婆看著榮珠榮霖加工事業根基穩固了,搬回去跟自己的小兒子住──赫,她一直以為婆婆只有一個兒子,不得不跟守寡的楊籐相依為命呢! \n 開始有某某某半夜失蹤的風聲傳起時,她也只是若有似無地聽著;對她來說,生活的困窘磨難像條巨蟒,她愈掙扎就纏得愈緊,逃無可逃的絕望,讓她每日過得渾渾噩噩。新政府實施國民義務教育,只是孩子吃不飽,從學校逃課出來到處流盪,老師們力不從心。她知道大兒子不愛讀書,逃學四處去撿拾破銅爛鐵,成日在水仙宮附近的賊仔市混。倒是二兒子對書本還有興趣,到學期末還領了獎狀。城宙阿爸要照顧中風的楊籐,對於這流流晃晃的大孫子只好放牛吃草,也是無能為力。 \n 第一個讓她比較具體感受到大家噤聲的恐怖氛圍,是城宙阿爸叮囑孩子絕對不可回去上帝公廟蔡家祖父那裡。「那個曾經當過公論報記者的無緣親家,聽說參加了什麼人民自決會議,被憲兵隊帶走了。」城宙阿爸說,孩子的祖母躲回鄉下娘家去了。離婚的丈夫呢?失去影蹤了。呵,她倒抽一口冷氣,對閃過腦海的想法感到不安──前夫最好也被帶走算了。 \n 接著她在女工宿舍聽到低語,台南病院旁的某某牙科醫生的女兒,就讀台南第一女子中學,寫了封信給蔣宋美齡夫人,被教官請去問話,沒多久就失蹤了。 \n 然而,這些遠不如折磨她分分秒秒的痛苦日子。她踩縫紉車的腳麻了,看著布料滑過車針底下的眼睛花了,腰椎直不起來了,薪資拿去餵養城宙阿爸和孩子了。生活蹂躪著她無助又無奈的生命,她找不到任何有光的出口。 \n ● \n 她想起了阿文嬸。 \n 即使多年過後,那個秋風蕭瑟的夜晚依然啃噬著她的心口。她去廟裏,拜拜的人寥落稀疏,不見阿文嬸。她再走到阿文嬸的家,門扉緊閉;她敲了門,等著。那輪西沉的紅日暗滅了。她再敲了敲門,空蕩蕩的風聲回應著。這時候,阿文嬸那在電信公司上班的女兒早該回家來了,不是嗎?她無語望著昏澹的夜色,巷弄陣陣襲來的秋風愈透涼意。隔壁婦人拎著包什物出來扔進巷口的垃圾箱。她上前去,想解開腦中的謎團。「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她話還沒問完,那婦人急急忙忙閃回屋內了。好吧,她決心等待到底。於是她蹲坐在門口的三層石階上。巷口的垃圾箱那裡站著的路燈,發著慘白的光,地面映著纏扭模糊的黯影,秋風颯颯,那黯影搖曳愈顯猙獰。一種肅殺的氣氛像層黏漓漓的膜,把這周近的建築兜攏栓緊了,連呼吸也在這層膜裡被檢驗著。唉,自己未免太過敏感吧,可能有什麼事耽擱了,或者阿文嬸去了鄉下也不一定;她對著地面縮扭成團的自己影子呢喃;畢竟都快一年沒去廟裏拜拜了。 \n 一個推著麵攤進巷弄的男人腳步聲,教她聽出來了,這是在廣安宮前擺攤的國治桑。「宵禁時間快到了,妳怎麼會在這裡呢?」對方被她起身攔著,一臉錯愕。「我來找阿文嬸。」「噓!妳趕快回家去,別再來了。」「為什麼?」「阿文嬸不住這裡了,妳千萬別再來找她,免得惹禍上身。」「為什麼?」「快回家去,別問了,再半小時就宵禁了。」國治桑不由分說把麵攤推進窄弄,碰地一聲,門關起來了。 \n 那夜,她看到阿文嬸的背影從廟前閃過,連忙跑過去喚她,誰知愈喚對方走得愈快,兩人的距離拉開一條街巷,中間擠進來一堆拜拜的香客,大家都面無表情。阿文嬸,她高呼。噓!千萬別找她。她拼命擠過湧上來的香客。阿文嬸,那背影忽然在土地銀行的希臘石柱前停住,她就要追上了。一個拿著扁擔的男人橫身擋在她面前;妳欲創啥?她正要開口,瞥見石柱旁地面上有雙抽搐的少年的腿,地面漾開一灘血跡,阿文嬸蹲了下去,用手輕撫著那雙抽搐的腿。她看到阿文嬸幾乎空白的面容,只剩兩個黑洞的眼窩,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n 曙光未明,她睜瞪著雙眼,望著頭頂上方那格小小天窗,背脊的冷汗濕透了她的白內衫。夢裡那座她拜拜的廟宇坍方了,所有屋瓦斷垣通通壓向她來,教她掙扎在泥塵底下,喘不過氣。那天整個上午,她的心臟砰砰轟轟撞擊著,一件襯衫的袖子從車針底下歪滑了,她踩縫紉車的腳被什麼東西栓緊了,竟動彈不得。唉呀妳怎麼啦?面色白慘慘。隔壁的女工好心遞來萬金油給她醒腦,她塗著太陽穴時,卻感覺到血管賁張,血液急衝向腦頂,眼前霎時一片火紅金光;阿文嬸正飄飛過斷垣傾倒的廟宇,她喊著:阿── \n 榮霖和榮珠的影像在她頭頂上方晃來晃去。怎麼啦阿姊?妳太累了休息吧。喝了這碗豬肝湯補補氣。她躺回女工宿舍,有氣無力,感到體內的血液驚惶亂竄;怎麼她會做這樣的夢?阿文嬸那麼個和善助人的老婦,能發生什麼事呢?她的腦海流閃過一些零碎的畫面,無數個問號歸結成一個倒吊的鐮刀,森森血色迷離。不行!她無論如何一定要弄清楚。 \n (中)

  • 鄱陽湖 百慕達 沉百船將揭祕 老爺廟水域意外頻傳 列水下普查試點解謎團

     中國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的老爺廟水域,在近60年時間裡,有100多艘船隻在此沉沒和離奇失蹤,向有鄱陽湖「百慕達」之稱。不過,最近這個謎底將有望解開。 \n 鄱陽湖「百慕達」位於湖的北端江西都昌縣,在其水域的東岸上有座廟,叫「老爺廟」,當地人把這死亡之地叫老爺廟水域。千百年來,在此水域神祕失蹤船隻不計其數,甚至有載重2000多噸的大船也在此沉沒。歷史上記載,僅在1985年8月3日當日,就有13艘船隻在此接連失事,這在世界沉船史上也屬相當罕見。 \n 怪風怪浪 凶險之地 \n 據說,僅從上世紀60年代初到80年代末的30年間,這片水域就有1600多人失蹤,生還但被嚇瘋的不下30人。 \n 有大陸媒體記者實地踏勘現場,發現老爺廟水域會出現一個奇怪的景象:站在老爺廟廣場,風從南向北吹,但遠眺老爺廟水域,浪花卻是由北向南湧,原來這裏有兩股相對吹的風,風力還時大時小,也難怪這裏會成為凶險之地,怪怪的風加上怪怪的浪,讓船家如何分辨出東西南北? \n 當地一位吳姓漁民表示,他祖輩世代就在此打魚為生,但他至今每天仍是提心吊膽,只是由於「老爺廟」水域是鄱陽湖通往長江的唯一通道,他不得不闖此「鬼門關」。令他不解的是,曾經在此沉沒的船隻,即使動用各種方法打撈殘骸,就是打撈不著。 \n 當地人的說法,沉船的種種怪現象,源於一個離奇的傳說。相傳明太祖朱元璋與陳友諒大戰於鄱陽湖時,有一次朱元璋敗退到湖邊,遭湖水擋住去路,無船難行。緊要關頭時,忽有一隻巨黿游來,搭救朱元璋渡湖。 \n 傳有黿精 在此作怪 \n 朱元璋得天下後,不忘舊恩,封巨黿為「元將軍」,並在湖邊建「定江王廟」,民間百姓則稱為「老爺廟」。如今成為喪命之地、魔鬼之角,民間傳說就是這隻黿精在作怪。為此,船行至此,船老大都要上岸焚香燒紙,殺牲畜祭奠。 \n 不過,這個令人百思不解,似有一種違反物理定律神祕力量存在的謎,即將被解開,因為鄱陽湖已確定為大陸國家水下文物普查試點。一名參加鄱陽湖區科考專家指出,老爺廟水域是此次水下普查的一個重點。江西省將利用目前鄱陽湖枯水季節,開展水下專項科學考察,進行較長時間觀察、探測和研究,把謎團逐步解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