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延任的搜尋結果,共119

  • 藍黨魁延選陷空窗及延任僵局 江啟臣:尊重中常會決議

    藍黨魁延選陷空窗及延任僵局 江啟臣:尊重中常會決議

    國民黨中常會今將討論黨主席選舉9月25日投票,但內政部函指此屆主席任期只到8月18日,是否會有1個多月空窗期群龍無首?又或江啟臣延任至改選完成。江啟臣今表示,自己任期及選舉時程均尊重中常會決議,黨主席選舉受疫情影響而無法如期舉行,中常會必須討論如何讓黨務推動不會中斷。

  • 國民黨主席改選 反江挺江都喊速戰速決

    國民黨主席改選 反江挺江都喊速戰速決

     行政院宣布27日降為二級警戒,國民黨28日將在中常會討論黨主席與黨代表改選,中常委沈智慧近期逼宮黨主席江啟臣,要求任期到前領表請假參選別戀棧;而挺江陣營也盼主席選舉速戰速決。不過常會普遍則認為合乎疫情規範為重,不必急於把選舉辦完。

  • 沈智慧開砲不應延任 江啟臣:選舉時程與任期都依中常會決議辦理

    沈智慧開砲不應延任 江啟臣:選舉時程與任期都依中常會決議辦理

    國民黨主席選舉因疫情而延期,中常委沈智慧近2週在中常會質疑黨主席延任,昨發新聞稿直指江啟臣不應延任,提到歷屆2次延期都是經黨主席當選人同意。對此,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表示,黨中央向來都是依照黨章規定、國家法令、中常會決議來推動黨務,不論是選舉時程或任期,都依照中常會決議辦理。

  • 沈智慧開砲:江啟臣不應因疫情延任 下周訂定代理黨主席選舉辦法

    沈智慧開砲:江啟臣不應因疫情延任 下周訂定代理黨主席選舉辦法

    國民黨主席選舉受疫情影響而延期,針對任期問題,考紀會認為黨主席可延任至全代會前,不過中常委沈智慧今天開砲說,江啟臣的任期將於8月20日屆滿,不應延任,下周中常會應訂定代理黨主席的選舉辦法,由中常會互推中常委一人為代理黨主席,主持黨主席改選相關事宜。

  • 藍黨魁延任至全代會前 擬問內政部可否採通訊投票

    藍黨魁延任至全代會前 擬問內政部可否採通訊投票

    國民黨主席選舉作業受疫情影響而延期,黨中央與智庫近日開會討論,研議通訊投票的可能性,由於黨章、黨主席選舉辦法沒有訂定通訊投票規定,出現適法性疑慮,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表示,已請黨籍立委詢問內政部相關法源依據;至於黨主席江啟臣任期將至問題,則因不可抗力因素,延任至改選完成,新任主席於全代會宣誓就職前。

  • 國戰會論壇》蘇貞昌延任 打亂派系選舉布局(陳金芳)

    國戰會論壇》蘇貞昌延任 打亂派系選舉布局(陳金芳)

    由於疫情擴散、疫苗施打率仍然不高,中選會原定今年8月底舉行的四項公民投票延至12月舉行。四項公投延期雖然讓民進黨短期內少了對政局的衝擊,但行政院長蘇貞昌很可能也因此一路延任到年底,這對蔡英文與民進黨內各派系來說,肯定不是味道。

  • 永遠的氣象先生任立渝 退休了

    永遠的氣象先生任立渝 退休了

     76歲的氣象主播任立渝播報氣象逾半世紀,陪伴許多觀眾度過一次次寒流、梅雨季、颱風,他昨日晚間播報最後一次氣象後,光榮退休。TVBS新聞部副總經理詹怡宜昨在臉書感性說,這是「和一個傳奇說再見」。  任立渝1968年進入中央氣象局,1993年從氣象局預報中心主任退休,已有25年預報經驗,離開公職後,先後被延攬至台視、中視、華視,2010年加入TVBS。對人生中播報過大約500次颱風資訊的任立渝,不少人會說「我們都是看你的氣象長大的」,昨天他播完最後一則氣象預報後告別媒體工作,結束53年的氣象預報生涯。  當初洽談任立渝到TVBS的詹怡宜表示,他上班不久後,遇到日本311大地震,她需要專家幫觀眾分析,向來好商量的任立渝卻堅持不說,表示「我的專長是天氣預報,地震不是我的領域」,就連極端氣候、全球暖化這類議題他都不願跨界,只肯講透過資料精確研判的「天氣預報」,只說自己有把握的專業領域,「這就是任立渝一直讓人信賴的原因」。  任立渝對於氣象的熱情不分幕前幕後,每個人遇到他除了問好外,總會問一句「天氣如何」,臉上永遠掛著溫和微笑的他,不管已說過幾次相同答案,依舊不厭其煩地再把未來天氣狀況跟對方說一遍。而且只要有重大颱風,任立渝就會夜宿公司,甚至連請年假,都會先確認那段期間天氣不會有大變化才提出,敬業精神令人欽佩。  詹怡宜對她稱為「只講氣象的男人」的任立渝送上惜別祝福,「我明白防疫期間任大哥的確不該再上班,講了50年天氣,也該過輕鬆生活了」。她說,任立渝早就萌生退休念頭,先前已配合延了一次,但疫情中也不好再延下去。任立渝說:「疫情中大家不注意這個,剛好我就靜靜退吧。」主播方念華也在臉書回憶27年前與任立渝開啟的緣份,並稱他為「永遠的氣象先生」。

  • 公視董事會已延任567天 李永得:藍綠執政都難解

    公視董事會已延任567天 李永得:藍綠執政都難解

    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今天邀請文化部部長李永得進行專案報告,李永得表示,現任公視董事會至今已延任567天,董、監事選任問題「藍綠執政都一樣難解」,將尋求修法。 李永得在立法院教育與文化委員會就「公共媒體法推動進度與我國公廣集團面對全球數位化之發展規劃」進行專題報告時表示,現行公共電視法規定,行政院提名的董、監事必須經過立法院組成的審查委員會四分之三以上同意,才能順利聘任,門檻過高。 李永得提出具體數字表示,公視董事會從第4屆開始,就出現因為董事無法順利改選而出現任期延宕,其中第4任延任達968天,第5屆延宕58天,第6屆任期是從2016年9月26日到2019年9月25日,到今年4月14日已經延任567天,第7屆董事仍無法選出。 李永得表示,無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都無法避免這樣的困境。 李永得說,鑒於現行公視基金會董、監事選任困難,各界多認為現行機制有調整必要,文化部將在兼顧公視董事獨立性以及合理選任基礎的前提下,徵詢各界意見,修訂公視法相關條文,也請立法院支持。(編輯:屈享平)1100414

  • 五問促轉會延任 孫大千質問蘇貞昌台鐵總體檢報告

    五問促轉會延任 孫大千質問蘇貞昌台鐵總體檢報告

    行政院長蘇貞昌核准促轉會延任一年,引發爭議;國民黨前立委孫大千今在臉書表達堅決反對「萬年東廠」,並向促轉會提出五問,同時質問蘇揆核准促轉會報請延任案之際,也應向台灣人民交代,為什麼對於核定台鐵總體檢報告要如此拖拖拉拉? 孫大千說,促轉會在申請延任之前,應該先回答的幾個問題: 一、原本在兩年內應該完成的工作,到現在過了三年都一事無成,這樣的組織有什麼臉再花納稅義務人的錢呢? 二、促轉會每年要花費的預算,恐怕足夠更換F-5E的彈射椅,以及完成在台鐵沿線脆弱路段的監視預警系統。對台灣人民來說,到底哪一個比較划算呢? 三、在過去三年,促轉會除了爆出一個張天欽的東廠風波之外,究竟對於促進台灣轉型正義的工作上有什麼具體的成果? 四、促轉會所列的未來三項工作,「貫徹究責」、「協力共進」及「深化法制」,根本就是自打嘴巴。過去三年,促轉會都沒有貫徹究責和協力共進嗎?至於深化法治,難道行政院法制單位和立法院不能完成嗎? 五、促轉會不斷地延任擴權,難道不害怕成為台灣下一次民主改革中要被轉型正義的對象嗎? 孫大千強調,蘇貞昌在核准促轉會報請延任案的同時,請別忘了向台灣人民交代一下,為什麼對於核定台鐵總體檢報告要如此的拖拖拉拉呢?

  • 藍營批促轉會一延再延 政院:符合政策及任務需求

    藍營批促轉會一延再延 政院:符合政策及任務需求

    促轉會宣布報請行政院再延長1年,行政院長蘇貞昌將支持這項要求。國民黨團今天痛批,促轉會去年承諾要盡力完成總結報告,其多次承諾卻全部說謊,更質疑促轉會將被延到2024年,屆時蘇貞昌就可拿來自用、攻擊政敵。對此,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表示,促轉會延任除應依法定程序辦理外,也會符合政策及任務的需求,同樣要受到國會監督,不會為延長而延長。 國民黨團書記長鄭麗文表示,參考各國先例,攸關轉型正義的機關頂多是3年專職機構,但在台灣整個大歪樓,轉會去年延任接受質詢時,保證這一年把該做的事做完,交由各部會後續落實,實際上,促轉會多次承諾但全部說謊,早就跟蘇貞昌套好。 羅秉成表示,促轉會延任同樣要受到國會監督,除應依法定程序辦理外,也會符合政策及任務的需求,不會為延長而延長。至於外界有認為,如果行政院長依法同意延任,促轉會就會迴避國會監督,恐怕是有所誤會。 行政院強調,促轉會運作迄今兩餘年期間,對於促轉條例的規範內容及促轉會組織功能與職權,各界都有相關檢討與調整的意見,對於各項建言,政府將持續聽取,並且評估政策的可行性,期盼能夠實踐轉型正義,以平復威權時期對台灣社會所造成的歷史創傷。

  • 鄭麗文批促轉會成萬年機關 怒問:到底轉了什麼?

    鄭麗文批促轉會成萬年機關 怒問:到底轉了什麼?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任務原在今年5月到期,12日宣布將向行政院提出再延任一年,引發外界質疑一再延任,恐怕成為萬年機關。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昨(13日)在臉書批評,促轉會成立三年以來,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做了什麼、轉了什麼,「蔡政府可以花納稅人民的錢養這種萬年殭屍機關嗎?台灣人民可以接受如此荒謬的促轉會嗎?」 促轉會主委楊翠12日強調,促轉會不會「無限期延長」,延任之後會對《促轉條例》做盤點並提出相關修法,會有明確任期。「台灣需要一個有時限的專責機關」,促轉會這一年將檢討促轉會「轉型後」的功能,明確任期與組織檢討、可移交業務銜接機制等,並擬定加害者處置法案、清除威權象徵法案、被害者權利回復法案、不義遺址保存法案、政治受難者家庭照顧及療癒服務法規等。 鄭麗文13日臉書貼文提到,這已經是促轉會第二次要求延任,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做了什麼、轉了什麼,瀏覽該會的官方網站,其中四大任務是「還原歷史真相」、「威權象徵處理」、「平復司法不法」、「重建社會信任」,但這三年來,促轉會究竟還原了什麼歷史真相?有任何重大的歷史翻轉嗎? 鄭麗文說,促轉會以「威權象徵處理」名義,將中正紀念堂衛兵交接儀式從館內移至廣場上,甚至要移除館內的蔣公銅像,請問衛兵交接儀式是街頭藝人表演嗎? 蔣公銅像是裝置藝術嗎? 這些都是我國一段重要歷史文化的保留,卻被對其強加政治色彩,甚至意圖剷除。 因此,鄭麗文質疑,在民進黨所謂推動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只有造成社會上更多的對立與仇恨,如何「重建社會信任」?這樣的促轉會不是可笑至極嗎?她更稱,三年時間,沒有具體的工作清單時程,也不受任何人監督,「行政院長蘇貞昌濫權,隨心所欲讓促轉會不斷延任, 將其當作『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拚命向支持者展現『民進黨都有在做轉型正義』」。

  • 未處置兩蔣陵寢 府稱尊重家屬

    未處置兩蔣陵寢 府稱尊重家屬

     促轉會將報請行政院再延任1年,前綠委林濁水昨表示,促轉會公布中央機關處理威權象徵的進度,總統府掛零,最不轉型正義的居然是總統府,請總統府「給個理由」。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回應說,這4處威權象徵是指位於兩蔣陵寢的紀念室、1處塑像及2處遺像,府的立場是以尊重家屬意願為前提,審酌處置。  林濁水在臉書指出,促轉會公布中央機關未處理威權象徵,包括總統府、國防部、故宮、國發會、文化部皆未處理。他表示,轉型正義是蔡英文總統敲鑼打鼓主催的政策,竟催出這樣成果,其中,總統府掛零,批評總統府「最不轉型正義」。  台北市議員王鴻薇則說,有不少民眾反映,在臉書看到促轉會出資廣告的貼文,質疑是消化預算,痛批促轉會一再延任,恐將成為萬年機關。她指出,促轉會連總結報告都寫不出來,還可以辦活動、下廣告,乾脆改名叫民進黨促進選舉順利委員會好了,這樣的機關,還可以延任,恐怕未來成為「萬年機關」。  王鴻薇表示,對於促轉會的延期,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也表達反對及遺憾,尤其報請延任的要件是「未完成總結報告」,更令人不解,促轉會存在的價值是什麼?怎麼連結案報告都寫不出來?促轉會被質疑是政治工具「也是剛好而已」。  國民黨高雄市前鎮區青工會會長呂謦煒批評,蔡政府試圖藉由「促轉」來奪取歷史的詮釋權,只有促轉會所認定的真相才是真相,其他說法都不能容忍,這是對「民主多元」的最大諷刺。

  • 促轉會再延任1年 藍委:蘇貞昌準備2024拿來自用

    促轉會再延任1年 藍委:蘇貞昌準備2024拿來自用

    促轉會宣布報請行政院再延長1年,行政院長蘇貞昌將支持這項要求。國民黨團今天痛批,促轉會去年承諾要盡力完成總結報告,其多次承諾卻全部說謊,該機構本身就不正義,就要被轉型正義,難道要讓促轉會再2022地方選舉再次扮演打手?更進一步預測促轉會將被延到2024年,屆時行政院長蘇貞昌就可拿來自用、攻擊政敵。 國民黨團書記長鄭麗文表示,參考各國先例,攸關轉型正義的機關頂多是3年專職機構,但在台灣整個大歪樓,2018年通過促轉條例成立促轉會,明文規定該會任期為2年,促轉會去年屆滿已延1年, 今年又再申請延任1年,然而卻在行政院長蘇貞昌一聲令下就可延期。 鄭麗文說,促轉會去年延任接受質詢時,保證這一年把該做的事做完,交由各部會後續落實,實際上,促轉會多次承諾但全部說謊,早就跟蘇貞昌套好,3年下來沒有任何明確成績,眾所周知其運作、人事黑箱,及怠惰不開會,公然豢養肥貓、政治酬庸,只在2018年大選扮演東廠角色,難道要再延到2022、2024年再次上場嗎? 國民黨團總召費鴻泰痛批,促轉會就是扮演栽贓的東廠角色,2018年前栽贓時任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他強烈質疑該會存在的價值,且質疑向該會調閱預算,但都遭以機密為由不提供。他指出,曾代表時力參選北市立委的陳雨凡,搓湯圓後就禮讓民進黨,結果轉身當促轉會委員,這不就是明顯的酬庸。 藍委賴士葆質疑,促轉會不是執行單位,其任務是要研究蒐集資料並撰寫報告,一延再延的原因就是當民進黨的打手,蘇貞昌如此爽快同意,就是為了讓促轉會在2022年地方選舉再次當打手,他預測蘇貞昌可能會延到2024年總統大選,「剛好蘇貞昌可用」。 藍委曾銘宗說,依照促轉條例,其任期就是2年,如今已延1年,再延1年就不符合比例原則,若促轉會執意延期,國民黨團將拒審明年度促轉會預算,要求全案退回政院。藍委陳以信認為,今年促轉會預算編列到5月,之後要動用第二預備金,這不合理,主張5月後不該再有任何支應促轉會的預算。

  • 促轉會延任 呂謦煒批:對民主多元最大諷刺

    促轉會延任 呂謦煒批:對民主多元最大諷刺

    促轉會將提請行政院同意延任一年,行政院長蘇貞昌亦將同意。前國民黨青年團總團長、高雄市前鎮區青工會會長呂謦煒批評,原本要揭露真相、促成和解的轉型正義,成為鬥爭、酬庸與濫權的溫床。蔡政府試圖藉由「促轉」來奪取歷史的詮釋權,只有促轉會所認定的真相才是唯一真相,其他說法通通都不能容忍,這是對「民主多元」價值的最大諷刺。而「萬年促轉」的自我延任,也讓促轉會最後的一絲一毫信任度蕩然無存。 呂謦煒指出,促轉會成立三年來,未見什麼重大發現,也沒有公布什麼未見諸於世且能獲得大眾認同的真相報告。促轉會對歷史的詮釋,始終只能代表一部分人,而更多的人對促轉會所提出的歷史詮釋,所進行的行政手段,還有赤裸裸的無限延任,只能感到疑惑與不解。 呂謦煒說明,日本有一個「中正神社」,是為了感念先總統蔣中正先生以德報怨而設立的,特別為他建廟紀念,虔誠致祭。對促轉會來說,這是不是蔣中正的「威權象徵」?蔣中正的功德,能夠讓日本人建廟紀念,這本身就證明蔣中正功過的多面性,與歷史詮釋的多元性。那何以要對台灣境內的銅像或路名追殺到底?為何要讓促轉會把戒嚴時代的歷史詮釋權定於一尊,全盤抹煞? 呂謦煒質疑,還記得一開始促轉會就爆出「張天欽事件」,「東廠說」已讓促轉會的公信力蕩然無存。難道我們要讓這種機關一直持續下去,讓他們篡寫歷史?現在又赤裸裸自我延任,吃相還不難看嗎? 呂謦煒強調,要追求真正的歷史正義與真相,就要從為促轉會除魅開始。

  • 促轉會出資廣告惹議 王鴻薇批萬年機關消耗預算

    促轉會出資廣告惹議 王鴻薇批萬年機關消耗預算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任務將在5月到期,日前向行政院報請延任1年,讓外界質疑促轉會一再延任,恐怕成為萬年機關,台北市議員王鴻薇指出,隨著5月即將到來,促轉會活動宣傳也紛紛起跑,但民眾反應,最近開始在臉書看到促轉會出資廣告的貼文,質疑這是消耗預算。 王鴻薇痛批,促轉會連總結報告都寫不出來,還可以辦活動、下廣告,他乾脆改名叫民進黨促進選舉順利委員會好了,這樣的機關,還可以延任,恐怕未來成為「萬年機關」。 王鴻薇補充,對於促轉會的延期,民團「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也表達反對及遺憾,尤其報請延任的要件是「未完成總結報告」,更是讓人不解,促轉會存在的價值是什麼?怎麼連結案報告都寫不出來?行政院如果還同意延期,根本毫無理由,會被質疑是政治工具,也是剛好而已。 王鴻薇表示,任何機關都應該有監督,如果讓促轉會說延就延,現況下根本被當成政治提款機,尤其媒體質疑,延1年是不是可以完成剩下的工作,主委楊翠竟說轉型正義不能談百分比,這種曖昧模糊的答案,顯然就是為了之後萬年機關留下伏筆,一個無法給出承諾與具體規畫的機關,要如何使人民信任,又要怎麼稱的上正義?

  • 那麼愛當官嗎

    那麼愛當官嗎

     促轉會12日宣布將再度報請行政院延任。2018年以任務型獨立機關名義設立的促轉會,不僅爆發「東廠」事件,淪為政治打手的爭議層出不窮,現在甚至「時間到了還賴著不走」,轉型正義交到這一群愛當官的人手上,儼然成為笑柄。  台鐵太魯閣號事故造成重大傷亡,行政院日前喊出要推動台鐵組織改造,但同樣的口號在2018年普悠瑪翻車事故時就出現,卻不曾落實,以致慘痛的悲劇一再上演。  行政院組織改造工程也是一樣。蔡政府2016年上任時,標榜政府部門組織精實有效能,卻設立了促轉會和黨產會,儘管讓瘦身中的行政部門更肥大,因為屬任務型編制「時間到就走人」,壓制了反對聲浪。  沒想到這群早就該走的人一再把任期延長,每次用的理由都不同,卻全是瞎話。2018年地方九合一選舉前,促轉會爆發副主委張天欽在內部會議要求政治操作,打擊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的「東廠事件」,引爆全台廢除促轉會的呼聲,也重創民進黨選情。  為了平息爭議,2019年10月9日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在立法院明白表示,促轉會已在撰寫總結報告。意思就是,既已決定收攤,總要有個句點。不料2020年3月民進黨總統大選勝選後,卻改口要求延任1年,因為「要把未來國家轉型正義近中遠程工作都規畫好」。  眼看今年5月又將到期,這次促轉會再度提出延任,理由是「轉型工作不能中斷」,要深化法制,難道前年承諾的總結報告還沒寫完?去年承諾的規畫工作還沒做完,至今才想到深化法制?  以促轉會過去的作為和業務來看,幾乎都可以由民間來接手,無論是涉及到白色恐怖或者是228事件等「轉型正義」問題,許多228相關民間組織、真促會,甚至是學術團體都有能力來做,甚至做得更好。  反觀促轉會,在東廠事件後,已被外界視為政治打手,官僚化現象也愈來愈嚴重,此次再度提出延任要求,就連民間真促會都看不下去。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此次台鐵太魯閣號事故中堅持不下台,被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痛批「那麼愛當官,我快昏倒」,不料原本應該是「清官」的促轉會委員們也同樣「那麼愛當官」。  世界上遭遇轉型正義問題的國家,包括智利、南非、瓜地馬拉等,無論比台灣大還是比台灣落後,都是在2至3年內速戰速決,台灣號稱擁有高行政效率,運轉了3年的促轉會搞不定「轉型正義」,卻還想一延再延。  奉勸蔡總統和蘇揆不要再讓促轉會淪為同路人的「收容所」,既然當年承諾採任務型編制,就應快刀斬亂麻砍掉這尾大不掉的機構,省下來的預算就好好做台鐵和政府改造工程吧!

  • 促轉會再延任1年 蘇揆挨批濫權

    促轉會再延任1年 蘇揆挨批濫權

     促轉會昨宣布將報請行政院再延任1年,促轉會不會成為「萬年促轉會」,不排除修《促轉條例》,成立一個有時限、新專責機關,負責轉型正義業務,如同「促轉會2.0」。 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表示,行政院長蘇貞昌會支持促轉會延長1年。  階段性機關變相一延再延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昨表示「十分遺憾」,促轉會運作3年以來,不斷舉行所謂專家會議、收集意見,未曾真正邀請政府機關各部會,著手銜接方案,「反對促轉會以脫法方式,將階段性機關變相一延再延的做法」。  主委楊翠強調促轉會「不會無限期延長」,延任之後,會對《促轉條例》做盤點並提出相關修法,促轉會在新的一年將檢討「轉型後」的功能,明確任期與組織檢討、可移交業務銜接機制等,並擬定加害者處置法案、清除威權象徵法案、被害者權利回復法案、不義遺址保存法案、政治受難者家庭照顧及療癒服務法規等。  主委不排除修正促轉條例  楊翠強調,促轉會會有明確任期,「台灣需要一個有時限的專責機關」,以二級機關為宜,時限到期時,主管業務可由其他部會接手,政府一體、共同落實轉型正義的目標。  據了解,促轉會內部確實討論成立新機關以承接轉型正義業務,楊翠昨並未否認,但尚需與各界討論。  促轉會將推動「貫徹究責」,釐清壓迫體制與個案調查;並要平復國家不法,增訂「行政不法」要件;在推動清除威權象徵的部分,《促轉條例》缺乏具體授權,將推動修法。  民團要求蘇督促轉型正義  至於「行政不法」的究責對象,促轉委員陳雨凡表示,行政不法是國家不法的一環,例如228時,直接被擊斃的受難者,是否有經司法判決?促轉會一併規劃咎責方向跟處置方向。  真促會認為,究竟促轉會要延任多久,才能把「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完成?蘇貞昌若一而再、再而三讓促轉會予取予求,美其名是尊重獨立機關,實際上是行政院院長濫權,創造出一個破壞體制的「追求正義」的機關,「我們要求蘇院長明確說明是否同意延任的理由,負起政治責任,並在期限內督促促轉會完成工作」。

  • 促轉會再提延任 可能誕生促轉會2.0

    促轉會再提延任 可能誕生促轉會2.0

    促轉會今天開記者會宣布將向行政院提出再延任一年,並強調新一年的工作將是「貫徹就則」,「協力共進」、「深化法制」,促轉會並強調「未來台灣需要一個有實現的專責機關」,媒體追問這裡所指的專責機關是指促轉會本身還是新的機關?促轉會主委楊翠僅表示,是這一年要盤點促轉條例,跟社會各界討論;記者追問,也可能是成立新機關?楊翠回答,「不一定」。 楊翠指出,促轉會從初期的「以受害者為中心」將轉型成「以壓迫體制與咎責為中心」;促轉會也認為現有《促轉條例》在他們推動轉型正義業務上仍有不足,新任期將推動修法工作,楊翠強調,「仍須透過有時限的專責機關進行轉型正義工作,並以二級機關為宜,至業務性質可由其他部會接手積極,達成政府一體共同落實轉型正義目標。 促轉會將推動「貫徹咎責」,要釐清壓迫體制與個案調查;並要平復國家不法,增訂「行政不法」要件;在推動清除威權象徵的部分,促轉會也認為現有《促轉條例》缺乏具體授權,將推動修法;記者詢問是否會在法條中有強制處分的規定?楊翠則說,下一階段就是要來盤點有沒有更好的工具或作法。 至於所謂「行政不法」的就則對象,促轉委員陳雨凡表示,是包含在國家不法的一環,威權統治時期有國家以統治者身份做的不法行為,比如228有直接擊斃受難者,這個沒有司法判決,他的咎責不是行政不法,而是連同司法不法,促轉會會一併規劃咎責方向跟處置方向。 楊翠強調促轉會不會「無限期延長」,延任之後會對《促轉條例》做盤點並提出相關修法,會有明確任期。「台灣需要一個有時限的專責機關」,促轉會這一年將檢討促轉會「轉型後」的功能,明確任期與組織檢討、可移交業務鞋街機制等,並擬定加害者處置法案、清除威權象徵法案、被害者權利回復法案、不義遺址保存法案、政治受難者家庭照顧及療癒服務法規等。 記者詢問楊翠所指「專責機關」是指促轉會本身還是成立新的機關?楊翠並未給予明確答案,甚至在記者追問有可能是新機關時說「不一定」;且促轉會提出多項修法計畫,一年內要在立院提出並通過恐有困難,對於是否代表促轉會已經打算明年也要延任?對此,促轉委員徐偉群表示,促轉會各組都已經展開草案的預擬,之後跟各部會協調後就能成為正式草案。 記者也問促轉會運作3年,有沒有評估過達成目標的百分之多少?楊翠則表示,轉型正義工作不能用百分比來算,轉型正義是漫長的國家工作,用KPI來計算的話很空洞。記者也問促轉會延任是否來自政院指示?延任的話本屆委員是不是要先總辭?楊翠表示,轉型正義本來就是政府的施政目標,他們是內部討論後做延任決定,至於是否總辭則看由政院決定,尊重政院人事權。 也有媒體問促轉會想推動這些法律以及咎責等任務,但是《促轉條例》第二條的轉型正義任務中並不包含這些,是否有擴權疑慮?陳雨凡說,第二條只是「抽象規定」,後面第四至第六條就有咎責的文字,因此這些絕對是《促轉條例》賦予促轉條例的法定任務。

  • 促轉會將再延任?民間真促會:反對以脫法方式一延再延

    促轉會將再延任?民間真促會:反對以脫法方式一延再延

    行政院促轉會於今(12)日宣布將報請行政院長再度延任。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今天發表聲明表示「十分遺憾」,促轉會運作三年以來,僅是不斷舉行所謂專家會議、收集意見,未曾真正邀請政府機關各部會,著手銜接方案。「我們反對促轉會以脫法方式,將階段性機關變相一延再延的做法」。 2019年10月9日,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表示,促轉會正積極撰寫總結報告,因為總結報告需要嚴格的時程規劃,所以沒有延任的打算。並且自信對於促進跟推動轉型正義的相關政策規劃、需要的法案,以及未來永續性工作,都能在各機關持續推動。​ 但是,真促會指出,2020年3月民進黨總統大選勝選後,促轉會卻突然改口,要求延任一年。同年5月,同樣在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楊翠說,這1年要努力的主要有兩大方向,一是法制工具的研擬,二是透過跨機關的協商,把未來國家轉型正義近、中、遠程工作都規劃好,並承諾「會盡力而為」。 但一年過後,2021年4月,促轉會再度提出延任要求,主要理由竟還是法制工具研擬和跨機關協商。真促會質疑,促轉會原本自信2020年5月即可結束工作,究竟是何重大因素必須再延任?延任一年後,並未達成預定兩大目標,竟然再度要求延任。 真促會反問「難道楊翠主委2019年在立法院的答詢只是信口開河?」依據促轉條例,報請延任的要件是「未完成總結報告」, 原本已將近完成的總結報告,在記者會延任的說明,居然隻字未提。「促轉會的核心任務總結報告究竟是否已經撰寫完成?還是寫好了卻不提出?​」 促轉會透過今日的記者會表示,後續核心業務將放在「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但真促會認為,這是促轉會核心業務,何以在第二次報請行政院延長時,才列為後續工作?過去三年是否延宕工作?促轉會延長時間愈久,才發現未完成的工作愈來愈多,究竟促轉會要延任多久才能把「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完成?​ 真促會強調,行政院院長若一而再、再而三讓促轉會予取予求,美其名是尊重獨立機關,實際上是行政院院長濫權,創造出一個破壞體制的「追求正義」的機關。「我們要求蘇院長明確說明是否同意延任的理由,負起政治責任,並在期限內督促促轉會完成工作」。​ 真促會表示,追求轉型正義是台灣社會的共識,但是追求轉型正義的手段本身必須正當,不可長期處於脫法狀態,成為政黨的提款機。否則,這樣得來的「真相」也不會被台灣社會所接受。促轉會應致力於規劃未來政府機關的銜接方案,而非一再強調自己的重要性,違背原本階段性機關的法制規範。

  • 黑機關留成復仇者

    黑機關留成復仇者

     行政院促轉會延長任期5月將屆滿,院長蘇貞昌表示支持再度延任,遭到「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提出5大疑問,包含《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立法精神、委員會的核心任務、實際運作績效等,質疑若再延任是要成為萬年機關!  從法制層面來論,《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2條既規定促轉會為行政院二級獨立機關,不受《中央機關組織基準法》及《行政院組織法》限制,此一立法已非民主國家的特別法,因為不思修法竟以另法終止適用,這是「希特勒納粹時期立法模式」,如果再將促轉會任期一延再延,等於廢除兩法,視法治如無物;此一特別又特殊的作法,是僅「極權國家」才有的「黑機關」現象。  茲不論我國的轉型正義法制,至少各國從事轉型正義及設立機構,都以短期速戰速決為設限,例如智利2年、南非3年、瓜地馬拉2年,因為他們深怕國家處於不穩定,以及恐有人權遭到迫害的疑慮。而今蘇院長卻反其道而行,表示幾十年的威權統治,不可能促轉會2、3年間完成任務,所以支持促轉會延續。  問題是,依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13號》解釋理由書之意旨,行政院長對獨立機關的重要人事有一定的決定權限,以維繫向立法院負責的關係。但此段是謂行政院長擁有向立法院負責的人事提名權,此權由負擔全責的行政院長決定;但並不包含迴避立法院監督的延任權,因為若未再次提任反而損及民主正當性的基礎。亦即欠缺固定任期,悖離獨立機關的法理,更淪為執政籌碼,也是忽略再接受最新民意驗證的需要。特別是促轉會的法定職權亦有違憲之虞。憲法對於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和解」,是促成社會真誠溝通,並非《促轉條例》所定的「清除、平復」,更非報復、追究。  又促轉會擁有司法調查權,亦即不待法院裁判,即可自行認定「威權象徵」、「政治檔案」。過去曾經公告撤銷兩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名單,共有2775人,但其中竟有409人是中國大陸官方報導的派遣特工,這些共諜當時進入台灣展開行動,遭到軍事法庭公審處決,雖說部分案件或應平反,但促轉會怎可如此輕率地推翻「司法判決」,新證據、新事實的刑事證據法則怎麼憑空消失了,這豈不是賦予促轉會不當的司法權。  促轉會還編制了74位冗員,但自設立以來,運作上問題極多,例如曾發生前副主委張天欽東廠事件、委員開會出席率低、工作多是移除威權象徵、過去3年中未提任何法案、公民審議與社會溝通不足、被害者認定浮濫忽略司法程序、加害者定義不明與缺乏違法具體事證等。  台灣自解嚴以來,早已經歷7次總統直選、7次憲法修正,民主轉型的成就也深為世界各國稱羡。我國自栩法治國家,任何促進轉型的作為都應遵循憲法對人權的保障,才不致轉回極權、獨裁的恐怖政治!若是促轉會一再延任,將是留來留去留成復仇者,這樣的政府該被時代與民意所唾棄!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