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延後上學的搜尋結果,共18

  • 延後開學亂了套 家長崩潰:小朋友送安親班更不安全

    延後開學亂了套 家長崩潰:小朋友送安親班更不安全

    因應疫情,教育部長潘文忠宣布中小學延後到2月22日開學、大學指考則改為7月3日至5日舉行。家長表示,延後4天開學,小孩子可能會轉到補習班或安親班去,政府應要求他們做好防疫。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彭淑燕表示,中小學開學日從2月18日延後到22日,延後的這4天時間,小孩從原本應該在學校,可能改為到補習班或安親班,但這些地方更不安全。她建議政府,提供補習班或安心班更多防疫物資,但同時也要應要求他們做好防疫,才能確保學生安全。 全國家長會長聯盟副理事長王瀚陽表示,小朋友延後4天開學,但家長可沒有延後上班,雖然政府說勞工可以請防疫假,但過年後通常是公司行號最忙的時候,敢請防疫假的到底有幾人? 「教育部把家長們殺得措手不及。」王瀚陽說,疫情都已經發生一年,延後開學也不是第一次,但今年宣布延後開學仍這麼匆促,家長要請假安排照顧小孩子,也變得棘手。他要求教育部,為防疫大家可以配合,但請宣布重大政策前,先有預告,讓家長有心理準備。 全國高級中等學校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台北市萬芳高中老師許麗吉說,教育部沒有事先溝通就宣布延後開學,「我們很驚訝」,因為有點措手不及。更何況,延後4天開學到底是怎麼算出來的,教育部應該給個說法。 中華民國中小學校長協會理事長、新北市新莊國小校長張信務表示,原本過完年後就開學,之前有家長反應,過年時間有些人會到南部去或和家人聚餐,過完年就開學,到時候如果疫情仍緊張,他們不會讓小孩到學校去,仍會請假幾天後,再讓小朋友上學。他認為,延後4天開學,是可以接受的做法。

  • 專家建議 體溫逾37.5度不應上學!疫情若在圍堵期 開學應再延後

    專家建議 體溫逾37.5度不應上學!疫情若在圍堵期 開學應再延後

     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25日應開學嗎?專家表示,政府近日就應釐清,目前疫情是在「圍堵期」或「減災期」,如果仍在圍堵期,應考慮將開學日再延後;如果是在減災期,可如期開學,但應規畫停課因應措施,以備不時之需。  若屬減災期 需有停課因應措施  台大公衛學院昨召開校園防疫座談會,院長詹長權表示,政府之前將高級中等以下學校開學日從2月11日延到25日,主要是為圍堵疫情,讓各方「以時間換取空間」,減少上學、上班者的人際互動,避免傳染。  詹長權說,如果疫情過了圍堵期,進入減災期,加上中央及地方政府都已做了準備,那25日開學日就不需再延後。但現在是「圍堵期」或是「減災期」,政府這幾天就要講清楚,以確認學校是否可如期開學。  詹長權進一步表示,一旦學校可如期開學,政府也應像防治腸病毒一樣,規畫停課措施,以備不時之需。  此外,不管有病或有生病可疑的人,都不應到學校上課。同時,學校教室桌子間距離應該加大,讓兩位學生座位間隔超過1.8公尺,以避免相互傳染。  教室應開窗 課桌椅距離應加大  台大醫院環境及職業醫學部主任蘇大成表示,目前正常體溫的建立,是1851年德國學者從2.5萬個病人所做的腋溫調查,建議攝氏37度是正常體溫。不過,之後全球至少有28個研究發現人類體溫在下降,正常體溫在36.6度左右。  蘇大成指出,學校開學後,如果仍以傳統38度作為發燒標準,可能有些感染者不會被篩檢出來,因此建議,學校發現學生體溫超過37.5度(含),就不要讓他們上學,而是要移至發燒門診接受評估及治療。  台大公衛學院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所副教授陳佳堃則表示,當室內空間呈現悶、熱、有氣味時,代表環境有問題,容易讓人生病,這時只要開窗通風1分鐘,就可讓室內空氣換成室外空氣,解決問題。他建議,教室門窗每20分鐘應開啟1至3分鐘,沒有門窗、沒有換氣機的教室,應該停止使用。  教育部回應 25日開學沒有改變  對此,教育部回應,高級中等以下學校25日開學,目前沒有改變;同時,會訂出師生一旦感染新冠肺炎,學校該如何停課的辦法,但這要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討論後才能對外發布。

  • 圍堵期要延後開學?專家:體溫37.5度以上不應上學

    圍堵期要延後開學?專家:體溫37.5度以上不應上學

    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25日應如期開學嗎?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表示,政府最近幾天就要釐清,目前疫情是在「圍堵期」或「減災期」,如果仍在圍堵期,就要考慮將開學日再延後;如果是在「減災期」,可如期開學,但也應規畫停課措施,以備不時之需。

  • 圍堵期要延後開學  專家:體溫37.5度以上不應上學

    圍堵期要延後開學 專家:體溫37.5度以上不應上學

    新冠肺炎疫情擴散,高級中等以下學校25日應如期開學嗎?專家表示,政府最近幾天就要釐清,目前疫情是在「圍堵期」或「減災期」,如果仍在圍堵期,就要考慮將開學日再延後;如果是在「減災期」,可如期開學,但也應規畫停課措施,以備不時之需。 台大公衛學院今天召開座談會,對學校防疫提出建議。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表示,政府之前將各級學校開學日延後,主要是為了圍堵疫情,讓各方「以時間換取空間」,減少上學、上班者的人際互動,避免傳染。 詹長權說,如過疫情過了「圍堵期」,而進入「減災期」,加上中央及地方政府都已經做了準備,那開學日就不需要再延後。現在是「圍堵期」或是「減災期」,政府這幾天就要講清楚,以確認學校是否可以如期開學。 詹長權進一步表示,一但疫情進入「減災期」,學校可以如期開學,但政府也應該像防治腸病毒一樣,規畫停課措施,以備不時之需。此外,不管是有病或有生病可疑的人,都不應到學校上課,這是為自己好,也是為了學校好。 詹長權指出,因應新冠肺炎,學校教室內的桌子間的距離應該加大,讓兩位學生座位間隔超過1.8公尺。現在國中小每班都只有2、30個學生,拉大座位間的距離容易做到;但高中職每班都有4、50人,執行起來就比較困難。 台大醫院環境及職業醫學部主任蘇大成表示,目前正常體溫的建立,是1851年德國學者從2.5萬個病人所做的腋溫調查,建議攝氏37度是正常體溫。不過,之後全球至少有28個研究發現人類的體溫正在下降,正常體溫在36.6度左右。 蘇大成說,學校開學後,如果仍以傳統38度作為發燒的標準,可能有些感染者不會被篩檢出來,因此建議,學校發現學生體溫超過37.5度(含),就不要讓他們上學,而是要移至發燒門診接受評估及治療。 台大公衛學院環境與職業健康科學所副教授陳佳堃則說,當室內空間呈現悶、熱、有氣味時,代表環境有問題,容易讓人生病,而只要開窗通風一分鐘,就可以讓室內空氣換成室外空氣,解決問題。他建議,天冷時,教室門窗每20分鐘應該開啟1至3分鐘,這有利於師生健康。

  • 延後開學免驚 台北酷課雲 在家就能上學

    延後開學免驚 台北酷課雲 在家就能上學

     為避免武漢肺炎群聚感染,教育部宣布延後開學,台北市教育局利用「台北酷課雲」將以線上教學及自主學習方式辦理國中線上寒假輔導課程,另外也規畫開學後,如有學生須自主隔離或停課,皆可運用酷課雲學習素材,教師也可掌握學生學習進度。  教育局規畫以線上教學及自主學習方式辦理國中線上寒假輔導課程,並於6日召開中等學校校長會議,盼學校能共同運用台北酷課雲線上即時互動功能,幫助全國學生複習及寒輔課程,防疫停課不停學。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會議也提到,武漢肺炎停課是讓「酷課雲」上線最好的機會,學生可利用線上教學來複習課程,柯也提到,未來校內販賣機也可以販售口罩,讓學生到校就可以購買。  北市教育局資訊教育科長陳秉熙表示,開學時間延後,目前最緊張的是國9考生和家長,「台北酷課雲」教學針對全國國9學生推出線上寒輔課程,包含各類會考考科,只要登入都可以看。  台灣師範大學心理與教育測驗研究發展中心也在6日宣布,今年國中教育會考考試日程將維持不變為5月16、17日,但會配合教學時數更動,調整考試範圍,並在網站上公布會考各科第6冊教科書考試範圍供考生查詢。

  • 健康者不必戴口罩?沈富雄:庶民已經不相信了

    健康者不必戴口罩?沈富雄:庶民已經不相信了

    民眾瘋搶引爆「口罩之亂」,衛福部長陳時中說健康的人不必帶口罩。前立委沈富雄今天質疑,既然可以不帶口罩上學,為什麼又要延後兩週開學?目前口罩的搶購長龍,其恐慌的程度已與疫情不成比例。「問題是,現在大官們說可以不帶,庶民們已經不相信了」。 沈富雄今天在臉書表示,對付2019-nCoV病毒的要訣是:阻敵於境外,擒敵於國境,殲敵於隔離空間,三招用盡以後,當然仍會有漏網之魚,但目前看來,不足為患。甚至可以看成是老天在幫大家打疫苗。 因為沒有社區感染,所以,張上淳教授說:一般學生不必帶口罩上學,衛福部長陳時中更進一步說:健康的人不必帶口罩。 對此沈富雄批「為什麼不早點說?為什麼不講得帶點權威?為什麼各相關專業人士不能口徑一致?既然可以不帶口罩上學,為什麼又要延後兩週開學?」 他說,目前口罩的搶購長龍,其恐慌的程度已與疫情不成比例。他家隔鄰及後巷的兩家7-11都有貨,他都沒買,「我不帶口罩因為不符合三要件的任何一項。問題是,現在大官們說可以不帶,庶民們已經不相信了」。 他也給大家看一項數字:湖北一地確診數7,153、死亡249,死亡率3.48%,排除湖北的中國境內確診數4,638、死亡10,死亡率0.21%,只有湖北的6%。 沈富雄認為,最有可能是武漢的醫療體系負荷過重,瀕臨崩盤。其次,武漢的重症者不可能出門到全國各地,而且到了目的地後與當地慢性病及其他重症等高風險病人接觸的機會相對不大。 現在大家怕的是:這個病毒傳播力強,尚不知它到了第二地後,威力有多猛,會不會有第二個武漢?依目前的趨勢,浙江(溫州)和廣東就很有這個可能,如果大上海或深圳開始封城,台灣想撤「僑」就成為不可能的任務,不過,這些仍屬於「阻敵於境外」的層次。 除了那兩對夫妻的配偶,其餘八個確診病例都是境外移入,他說,嚴格來說,台灣不是疫區,可以不帶口罩,卻為了一個口罩吵得天翻地覆。「我如果是2019-nCoV,從境外看這個國家,恐怕會笑掉我全身的環狀大牙」。 #武漢肺炎 #沈富雄

  • 全美第一 加州新法延後上課時間

    加州成為美國第一個延後多數公立中學和高中上學時間的州,希望新措施將有助提升青少年學業表現。 加州州長紐松(Gavin Newsom)昨天簽署的新法規定,中學上課時間不得早於上午8時;高中則不得早於上午8時30分。 這項措施將在2022年7月1日前生效,或在明年元旦生效的學區3年薪資協定屆滿後實施。 大部分加州學校目前約於上午8時開課,部分學校要求學生在7時30分前到校上課。 紐松在聲明中說:「科學研究顯示,較晚上課的青少年學業表現、出席率及整體健康狀況會提升。重要的是,新法讓各校和學區有3年時間可規劃及實施這些調整措施。」 這項措施受到美國小兒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和加州醫學會(California Medical Association)等數個醫學機構的支持,但有一些州議員和學區反對。 加州州參議員雷瓦(Connie Leyva)告訴「沙加緬度勤奮者報」(Sacramento Bee):「我們都同意學生需要充足的睡眠,睡眠時間是整體健康的一大重要因素,但改善學生睡眠時間需要的不只是延後上學時間。」 雷瓦說:「我認為上學時間應繼續由地方層級決定,因為對所有學校或所有社區採取一體適用的作法並不適當。」 雷瓦和其他批評人士也指出,改變上學時間將讓許多上班的父母很為難,因為他們可能無法調整行程安排。「紐約時報」報導,部分批評人士指出,學生可能面臨更多通勤挑戰,放學後的課外活動也會被迫延後。 然而支持新法的加州16歲學生瓦斯塔諾(Libby Vastano)表示,延後上學時間會讓學生更快樂且壓力變小。 瓦斯塔諾通常約在上午8時上學,她說:「在我的高中,周遭沒有很多人真的睡飽。如果遇到有人睡9小時,大家就會忍不住驚呼。」她還表示自己常希望第一堂課不是最難的課,因為她腦袋都沒醒。

  • 桃市議員盼兒少安置費用提升 延後到校學生多贊成

    桃市議員盼兒少安置費用提升 延後到校學生多贊成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對於社福機構的兒少安置費用相當關心,認為應該調升,社會局長古梓龍表示,近年來各機構面臨物價消費指數上升,機構營運成本上升,中央正視到這個問題,今年7月函請各縣市及直轄市調高兒少安置費用補助,市長鄭文燦指示應增編預算來調高安置費用。 另外,他還實際街訪學生是否贊成延後到校時間,大多數的學生都贊成,因為學校上學時間過早,恐影響學生睡眠。 市長鄭文燦表示,青少年學子睡眠時數不足的確需要重視,請教育局協調教育部,討論是否調整7時30分到7時45分到校的規定。 路平政策推動成效,市民有約7成對市府的路平方案表示滿意,不過對於省道及工業區內道路的路況仍有待加強。工務局長黃治峯表示,中壢區環中東路將於12月底完工,榮民南路正要開始施工,中山東路正在施工,其他路段也積極蒐集民意,以瞭解需加強的路段。 至於工業區部分,市府已向經濟部申請「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之強化地方工業區公共設施補助方案,如有經費,工業區道路可由市府代為整平。

  • 學生學習疲勞 教育部:鼓勵中小學延後上學

    針對兒福聯盟調查12年國教實施後仍有一半學生出現「學習疲勞」現象,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回應,鼓勵中小學推動「延後上學」,一周有兩天讓學生不一定要趕著來參加早自習;同時,也希望老師出的功課要適度,不要讓學生回家做太多重複練習的作業。 邱乾國表示,學校考試時常是造成學生壓力過大的原因,因此,教育部鼓勵老師進行多元評量,以將「紙筆測驗最小化」。關於學生成績,學校只能公布整體的分布狀況,不能公布校排名或班排名,以避免陷入惡性競爭。 關於「紙筆測驗最小化」,邱乾國說,未來督學督導或進行縣市校務評鑑時,會把多元評量列入,以引導老師減少紙筆測驗,以降低學生的考試壓力。至於家庭作業方面,則可分級化、多元化,讓學生可以適切完成為原則,而且要以思考內容為主,減少重複操作及練習的作業。 許多學生表達睡眠不足,邱乾國表示,從9月新學期開始,中小學都可以推動「延後上學」,1周有2天時間,讓學生討論如何使用早自習時間,譬如拿來閱讀或運動等。在這項政策下,學生那2天只要在8時10分第一節課開始前到校都可以,讓他們睡晚一點再出門。 邱乾國說,之前就有教育部管轄的國立高中、台北市、台中市及彰化縣的國中小在試辦「延後上學」,得到家長及學生的好評,9月新學期開始後,希望更多學校入。

  • 苗市文華國小試辦延後到校 學童可多睡20分鐘

    苗市文華國小試辦延後到校 學童可多睡20分鐘

    小學生的小確幸!苗栗縣文華國小今起率先全縣試辦延後到校計畫,以往上午7點半前要到校,今天開始延後至7點50分,多了20分鐘彈性時間,實施第一天學生家長反應良好,校方也觀察到學生遲到人數明顯變少,早餐也能在家裡吃完,促進親子互動。  教育部預計在106學年起實施高中職每周2天延後到校計畫,苗栗縣政府教育處學期初詢問縣內各小學看法,苗栗市文華國小率先響應試辦,經校務會議討論通過,並提報縣府核准,今起試辦,最晚到校時間延到早上7點50分。  試辦首日,陳正忠早上7點就到校觀察學生到校情形,獲得不少家長認可,上學時間從7點到7點50分,也有效紓解校門口家長接送交通擁擠情況,遲到人數明顯變少。    文華國小校長陳正忠評估,延後到校對學生健康、學習及親子互動層面好處多,多了20分鐘,學生可以在家和父母親一起吃早餐,增加親子互動時間,也可睡飽一點,增加學習效率。  考量雙薪家庭父母工作地點較遠,必須早上7點就把孩子送到學校,校方規畫3間橋藝與專科教室讓早到的學生留置休息,並安排老師、替代役陪伴,確保提早到校安全。  校方說明,延後20分鐘到校,放學時間也延後至下午3點50分,「學生受教權沒變」,只是作息時間往後延,試辦計畫將持續到學期末,若成效良好將續辦,讓孩子睡飽一點再上學。    孩子唸三年級的彭媽媽認同延後到校計畫,她說自家做生意接送時間彈性,晚20分鐘到校可以讓孩子多睡半小時,每天早上也不會匆匆忙忙。

  • 延後上學對孩子有幫助?校長團體質疑

    繼桃園市去年9月實施中小學延後上學之後,台北市這學期將有4所中小學跟進試辦,台中市也在研擬可行方案。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今天發布聲明說,延後上學最關鍵的問題是「導師時間不見了」,反而對學生不利。 校長協會指出,延後上學衍生的問題包括,拉長導護時間,增加行政的複雜和困難,家長為了拼生活,提早送學生來是常態,行政要協助安置;延後上學,也要安全維護,原來上班前可以站導護的家長,也因延後上學時間,趕著上班,無法支援。 校長協會說,延後上學造成「導師時間不見了」,事實上,不少導師已經漸漸替代家庭教育了,原本晨間時間,可以增進師生信任,老師伴讀,識字量還可聚沙成塔,導師也可以指導重要的生活常規。校長等學校行政願意配合政策,是怕剝奪了導師和晨讀時間,反而對學生沒有幫助。 校長協會主張,各縣市試辦延後上學後,問題將會陸續顯現,甚至可能會讓學校行政人員覺得比其他同仁「更早上班」,擔任行政意願將更低,需要有更好配套作為。他們建議,試辦1學期應進行「實證研究」,提出檢討配套措施,有科學證明的事實,更有公信力。 為什麼要實施延後上學時間?因為睡不夠、睡不對,將使孩子長不高、記憶力大扣分。媒體和民意代表認為,青少年其實是不容易早睡早起的,台灣孩子普遍睡不夠、睡不好,希望讓學生多睡一點,「睡飽才有助於學習」。 「實證研究」重點是要觀察延後上學,是否結果也像美國的高中實施延後上學後,證實學生曠課人數減少、專注力提高、成績也變好了。或是,延後上學只是改善青少年睡眠品質的做法之一,不見得對孩子、家庭有利? 校長協會認為,台灣家長上班時間大多無法配合孩子延後上學,想讓孩子睡飽一點,不如早點睡,效果也是一樣。他們質疑,如果家庭生活作息未能調整,學生早上多了20至30分鐘在家,真能讓他們有充裕時間吃早餐?真能讓親子多了的談心時間? 校長協會強調,各校願意配合政府美意,調整在校時間,就希望孩子有機會調整作息,健康學習成長。但是政策需要謹慎,不是譁眾取寵,要避免政策「適得其反」,務必要有實證研究以及檢討措施,政策可行度應會大增,不要再出現「由學校本權責辦理,建議可補休來解決」這個官方答案。

  • 北市試辦延後上學 校長憂無導師時間

    台北市這學期開始試辦中小學延後上學,中小學校長協會今天發出聲明,憂心擠壓了晨間的「導師時間」,對學生影響很大。 校長協會指出,現代人忙著工作,導師已漸漸取代家庭教育的功能。原本晨間的「導師時間」,就是師生溝通最好的機會,可以增進師生信任,或是由老師陪學生閱讀、指導生活常規等。 然而試辦延後上學,學校多半直接取消導師時間,校長協會憂心政策會適得其反。另外,即便延後上學,許多家長為了工作,還是提早送學生到校,學校還是得協助安置,且拉長了導護時間,卻不見得找得到家長支援。 校長協會建議,延後上學試辦一學期後,應進行「實證研究」,才有公信力。1060216

  • 北市4校試辦延後到校 家長評價兩極

    北市4校試辦延後到校 家長評價兩極

    今天是開學日,北市民族國中、至善國中、民族國小及湖田國小率先試辦「延後到校」方案,家長反映兩極,有家長認為政策推出不該譁眾取寵,必須要有配套措施,也有家長贊成,孩子可以多睡一些、在家裡吃早餐,能夠有更多親子相處時間;而大多數學生都非常認同延後到校政策。 北市教育局指出,民族國中與至善國中擇定由7、8年級學生參與試辦延後到校,每周2天上學時間自7點30分延後至8點;民族國小及湖田國小則是全年級實施,民族國小每周選擇一天、湖田國小一周5天延後上學,自原先的7點50分延後到8點30分。 民族國小3年級學生林曰瑟說,慢一點到學校非常好,跟寒假在家裡起床的時間差不多,睡飽飽精神也好。 周爸爸則質疑政策不該譁眾取寵,他說,孩子晚上早點睡一樣有效果,延後到校恐讓學生變成「晚睡晚起」,學校也應該有相關的配套措施,才不會造成家長困擾。 民族國小蔡佳霖、蔡佳穎和蔡佳祐3姊弟今早跟往常起床時間一樣,蔡佳穎說,延後到校不用趕著上學,多出來的時間可以好好享用早餐,蔡媽媽也說,以往都是她做好早餐給孩子吃,現在可以找孩子一起做早餐,增加親子互動。 教育局長曾燦金表示,無法配合延後到校的學生,同樣可以依原本時間到校,仍有師長在校照顧學生,安排晨間閱讀或運動,延後到校將試辦一學期再檢討成效,若效果不錯將採取鼓勵不強迫方式推廣至全市。 他說,延後到校可增進親子互動,孩子有更多睡眠時間,當然學校也會有配套措施,安排的課業、準備考試的份量會控制在一小時內,也盼各行各業一同響應延後到校,調整上班時間。

  • 國中小延後到校 林佳龍:分段年齡研議

    國中小學是否能比照高中可延後到校?台中市長林佳龍表示,現行已設置上午7時30分至50分的上學彈性時間,市府會再朝分階段、分年齡進行研究並開會研議。 教育部公布,106學年起,高中學生每週可有2天8時上課,學生可以睡得更飽,對交通紓解也有幫助,台中市議員張耀中、江肇國今天議會質詢表示,市轄國中小可否比照辦理。 林佳龍表示,現行已設置上午7時30分至50分的上學彈性時間,如果要調整上學時間至8時,確實會受到學區的影響,而家長上班通勤也會連帶影響。 張耀中表示,彈性上學時間,他堅持4個不變,第一節課開始時間不變,中午用餐及午休時間不變,放學時間不變等,不影響本來在7時50分須送小孩到校的家長作息,延後上學時間對都會區的交通紓解也有助益,對親子關係也有增長。 江肇國指出,教育部公布時間注意事項以後,台北市、新北市的教育局皆率先響應,他沒有看到市府有任何聲明,相較起來市府心態相對保守。 林佳龍指出,議員的建議立意良善,市府會再朝分階段、分年齡進行研究並開會研議。研考會這波民調針對16歲以上作調查,他將請研考會把16歲到18歲受訪者意見挑出來。 台中市教育局長彭富源表示,依據台中市國民中小學生在校時間規定,各校得依據學校條件、社區狀況及家長期望訂定學生到校時間;另考量大台中地區幅員遼闊,城鄉差異大,建議各校如有延後上學需求,可因地制宜、彈性規劃。 彭富源說,考量高中學生學習階段與國中小不同,上學情形迥異;國中小是學區制,影響的範圍小,高中學區車程普遍較長。針對議員建議,教育局將透過專案會議、民意調查等方式,持續深入研究。1051202

  • 國中小學比照高中8點上學?中市教育局:研議

    國中小學比照高中8點上學?中市教育局:研議

    教育部正擬定高中生在校作息時間規畫注意事項,考慮學生普遍生理需求、充分睡眠時間,從106學年開始,高中生未來每周至少2天,最晚可在早上8點才到校上課。市議員張耀中 、江肇國今天(2日)詢問國中小能否比照辦理?教育局長彭富源表示,高中生通勤時間長且自主能力與國中小學生不同,市立完全中學高中部會參考教育部規範研議一致性可行作法。 張耀中、江肇國今天在議會質詢時表示,教育部公布,106學年起,高中學生每周可有兩天8點上課,學生可以睡得更飽,對交通紓解也有幫助,並可提升親子關係,希望市轄國中小比照辦理,也質疑教育局召開座談會,怎不邀學生主角參加? 江肇國說,昨天教育部公布時間昨席注意事項以後,台北市、新北市的教育局皆率先響應,他沒有看到市府有任何聲明,相較起來市府心態相對保守。 張耀中問市長林佳龍,對於彈性上學的政策調整,能不能再做一次民意調查,將上課主體的學生聲音決策意見? 林佳龍指出,現行已設置上午7時30分至50分的上學彈性時間,如果要調整上學時間至8時,確實會受到學區的影響,而家長上班通勤也會連帶影響,議員的建議立意良善,市府會再朝分階段、分年齡進行研究並開會研議。研考會這波民調針對16歲以上作調查,他將請研考會把16歲到18歲受訪者意見挑出來。 彭富源說,依據台中市國民中小學學生在校時間規定,各校得依據學校條件、社區狀況及家長期望訂定學生到校時間;另外,考量大台中地區幅員遼闊,城鄉差異大,建議各校如有延後上學需求,可因地制宜、彈性規畫。 他指出,去年年11月30日曾邀及校長、教師代表及家長團體針對國中小晚上學可行性進行討論,當時的結論是不適合;市府研考會也在6月進行民調,72.6%市民表達國中小統一規範延後上學時間有困難,不支持彈性上課。 教育局也考量,高中學生學習階段與國中小不同,上學情形迥異;國中小是學區制,影響的範圍小,高中學區車程普遍較長。不過,彭局長表示,針對張耀中及江肇國議員建議,教育局將透過專案會議、民意調查等方式,持續深入研究。

  • 「高中生上學時間應延遲」提案通過!待機關回應

    「高中生上學時間應延遲」提案通過!待機關回應

    網友Thomas Chen 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提案「目前臺灣高中生普遍睡眠不足,高中生上學時間應延遲」,指出美國相關研究證實青春期睡眠時間會推遲,而青年需充足睡眠。多數附議網友都同意學生嚴重睡眠不足,不利學習。現階段附議已通過,待機關於12月4日前回應。 Thomas Chen 表示,很多人都有過「不願起床上課」的經歷,學校及老師往往認為學生是太過晚睡,只要多睡一點,早上便不會覺得疲倦。但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網站清楚指出,在青春期時,睡眠時間會推遲,以致年輕人在晚上11時前仍然清醒,實屬正常。且青年需要每晚睡上8-10小時,大部份人都沒有充足睡眠,影響學習能力、健康、情緒等。 Thomas Chen指出,美國教育部部長Arne Duncan兩年前也曾在Twitter上呼籲︰「讓年輕人多睡些,遲一點才上學」。今年8月,《Learning, Media and Technology》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檢視過去30年關於青春期與睡眠的重要研究,引用Arne Duncan的呼籲並以科學支持。 Thomas Chen表示,在現行的教育制度下,上學時間沒有按照年輕人的生理時鐘調整,長時間累積的睡眠不足,對學生健康有顯著傷害。他認為大部份教育界人士沒有意識到上學時間過早的壞處,普遍相信學生疲倦是因為他們不願去睡、太懶而不想起床。且很多老師都相信,處於青春期的學生在早上的學習表現最佳,假如他們早睡便能更加專注。這個信念非常普遍,以為青少年需要被訓練早睡早起的「好習慣」。其實成年人需要了解年輕人在青春期時,睡眠規律會經歷重大轉變。 他更指出,另有研究發現部分人是所謂「夜間動物」,在要求早起的教育制度中,是最受影響的一群。有研究顯示,他們的學術表現較差、需要使用更多提神的物質例如咖啡、汽水和尼古丁等,甚至可能增加精神及健康上的風險。 附議的網友AH L 表示,自己也是個高中生,學校不像國中離家近,起床後要花一個小時以上通勤,並在七點半前到校。補習完到家都在十點後,加上洗澡、寫作業、讀書,凌晨1點後才能就寢。隔天到學校上課,即使沒睡著,上課狀況都很差,老師講什麼根本聽不進去,也往往無法午休,不是太吵就是事情太多,認為應該延後上學時間。也有網友表示,國小和國中要同步辦理。

  • 讀音一直改 小小記者犀利問吳思華

    教育部長吳思華今天參加教育電台舉辦的「小小記者會」,學童提問尖銳而切合時事,包括讀音一改再改、延後上學時間等,甚至如何改善偏鄉師資不足的問題,沒讓吳思華輕鬆過關。 今天參與提問的「小小記者」,先接受教育電台培訓,記者會上個個有備而來,提問直接、犀利而具體,讓吳思華驚嘆連連,肯定學童學習認真,在活動中充滿自信。 一位學童發問,不瞭解為何教育部訂出的標準字音,近年一改再改,讓小朋友常常讀錯,也造成老師教學困難,例如西門町的「町」、牛仔褲的「仔」等。 對此尖銳提問,吳思華感嘆,「這真是個困難的問題」,他解釋,語言不是科學,發音沒有標準答案,而是約定俗成的習慣,受到外在因素改變。因此語言會演化,教育部修正部分發音,是把大家習慣的事,反映在辭典上。 另一個學童提問,認為國小生課外活動多,下課後還要補習,希望可以晚點上學。吳思華答說,上學時間可以討論,但也要考慮到父母接送問題,有人早上班、有人晚上班,需要聽更多人的意見,找出共識。 也有學童妙問,「人機大戰」最終會由人類還是機器勝出?吳思華說,他是人類,當然希望人類贏。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即便機器打贏人類,也可能更為凸顯人類的價值,因為機器終究只會做一部分的事,用來分擔工作,人類就可以有更多時間,完成更多的夢想,製造更多的幸福。1050416

  • 延後上學成風潮

    延後上學成風潮

     研究顯示,延後上學時間能幫助青少年改善睡眠缺乏與增進學業進步,然而家長反應不一,對市區交通也是一大考驗。  ■Research studies have shown later start times help combat sleep deprivation and improve academic success, attendance, mental health and cut sleep-related car accidents.  研究顯示,延後上學時間能幫助青少年改善睡眠缺乏與增進學業進步。科學家指出,一大早8點以前就要到學校,睡眠不足會影響到學生的健康跟學業表現,美國許多地區的高中紛紛聽從這個建議,延後高中生到校的時間。  西雅圖學校理事會甫投票通過,將到校時間延後45分鐘,2016年起,初、高中生們改成8點45分到校,而全美已經有超過70個地區在近幾年間都這麼做了,但是仍有超過2.4萬所的高中尚未跟進。  美國小兒科學會力挺  美國小兒科學會(AAP)表示,雖然延後上學時間並不一定是改善學業與健康的萬靈丹,但對學生的生活仍能有多方面的改善,此話一出,支持延後上學的人就變多了。  AAP青少年睡眠研究報告作者、波士頓兒童醫院醫師歐文斯(Judy Owens)表示,延後起床時間「在各方面都會有顯著地幫助與改善。」美國疾病管制局隨後也表示支持延後上學時間。  研究顯示,延後上學時間能幫助青少年改善睡眠缺乏的問題,尤其孩子上床睡覺的時間通常晚於父母規定的時間,還能幫助孩子增進學業表現、改善出席率與心理健康、也能減少因疲勞駕駛而導致的車禍事件。  延後上學促進組織Start School Later的培恩(Phyllis Payne)指出,過去3年間有49個類似的促進團體新組成,但她說,「要檢討一下為什麼政策會推行得這麼慢。」  這項政策的阻礙通常是財政上的困難,例如明尼蘇達州的聖保羅市(St. Paul),第一間學校如此調整後,其他各家公立學校即便對該政策為學生帶來的好處頗為認同,也沒辦法立刻著手跟進,因為在交通疏導上有很大的困難。  該市的計畫政策助理指導亞倫(Statum Allen)表示,延後高中的上學時間,迫使小學生的上學時間要提前,因為市政府沒辦法多花800萬美元擴編學校巴士來解決交通問題,結果引起家長們強烈反彈。  亞倫認為,「與其多編交通預算,寧願把錢花在實質教育上。」  西雅圖 傾聽家長意見  西雅圖也曾面臨一樣的難題,家長們對於校車時刻改變、小學生必須提早到校的結果非常不滿,也有一些家長認為延後上學也會延遲課後活動,像是課後的足球練習等。  不過在政策初期,該市就選擇傾聽家長的回應,最終預算雖然提高許多,但也受到較多居民支持。芝加哥也曾試圖推行延後上學的政策,卻因為缺乏與民間社區協調而失敗。  西雅圖羅斯福高中(Roosevelt High School)的學生薛爾頓(Bridget Shelton)認為說,「我有很多朋友一到學校就要很努力地保持清醒。」而她認為2016年起她就能從原本每天睡不到7個小時,延長到能睡將近8個小時。  不過,也有人持相反意見。課後會參加爵士合唱團的本瑪(Katie Benmar)認為,她一天所有的行程都會因此被延後一小時,包括吃晚餐跟上床睡覺的時間。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