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引渤入疆的搜尋結果,共04

  • 社評-引渤入疆須謀定而後動

     2010年首次披露的「引渤入疆」調水構想,經過幾年的設算、辯證後,正式在新疆「海水西調」論壇登場,此計畫若前置作業確認資金及技術可行,將與「亞投行」引藏水入疆的巨型投資項目聯手,一舉解決西北地區缺水、沙漠化、沙塵暴等積弊,徹底改善華北、西北生態環境。這項打造適宜居住及發展的「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對環境生態及地理人文都將造成深遠的影響,應謀定後動,追求成功。 \n 中國擁有水資源約3兆立方公尺,占地球表面淡水近6﹪,算是豐水國;然因地形地貌變化極大,人均水資源量僅2200立方公尺/年,接近國際貧水線;更大的問題在水資源空間分配很不均,秦嶺、淮河以南水資源豐沛,以北則匱乏,華北地區甚至人均僅560立方公尺/年,僅及世界人均水準的1/3。缺水隨著改革開放、西部大開發而愈發嚴重,如何調動水資源,移有補不足,攸關中國繼續前進的續航力。 \n 引渤入疆的技術難度理論部分認為可行,大致是渤海取水經內蒙、甘肅入新疆。先以電力分段小揚程將海水提升高度,預計拉高到海拔1260公尺,形成2000平方公里人工鹹水湖,之後以海水的位能向低海拔新疆沙漠推進,預計利用550公里自然河道,另修1900公里引水隧道送水入新疆。引來大量海水形成的鹹水湖、海水河,將改變新疆水域與沙漠面積比,經由自然水系蒸散循環、海水淡化,提供西北充足的水源,改善已然惡劣的生態環境。 \n 技術雖不是大問題,但牽動環境變化的掌握卻是千絲萬縷,既有的知識連變數有多少都沒把握掌握,更奢談應對腹案;最大的隱憂是必須確保地下淡水水庫不致鹽化,難度很高。新疆沙漠不同於北回歸線上地表其他沙漠,最大特點是盆地為高山環繞,春天融雪塔里木盆地17條河流水源豐沛,涵容出沙漠底層巨型淡水水庫;若萬一引渤入疆有工程盲點,造成地下水鹽化,影響將無從估計。渤海海域是東亞重要漁場,會否因水量變化改變鹽度,造成營養鹽生產力弱化?也僅是生態系衝擊之一。 \n 類似的問題其實有前例可資參酌。長江三峽大壩開工前做了近20年研究,電腦試算模擬各項應對方案,認為影響應在可控制範圍,未料2008大壩開始蓄水,截至2014年僅7年時光,竟然上游水量大減12%,泥沙補注中下游河道的量只剩原先2成,不但造成防洪工程破損、長江口崇明東灘已有退縮現象;水域生物生存環境大幅度變異,四大家魚面臨生存危機等等。引渤入疆工程其複雜度絕不遜於三峽大壩衝擊長江。 \n 中國水資源處在嚴重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狀態,調水是歷史迄今數百年官府的重要政務;1949中共建政之後更是有系統、大面積地展開調水研究,最著名的當推「南水北調」,分東、中、西3路引長江水到華北;特別需強調,不是3條開鑿的引水渠道的線狀調度,是區域的、大面積的規畫水資源搬移。另個巨型引水計畫,是調滇、藏豐水區的西南諸水到北方缺水區。整個水資源的調度,從上世紀初起的魄力,累積出相當純熟的經驗。 \n 引渤入疆是以工程手法改變地表、水文、大氣長久以來的穩定狀態,讓人類更適宜居住,因而有「地球工程」之稱;改變或許能減輕生存的挑戰,但地球生態會不會重新趨於穩定?不確定性很高。人們認為嘗試可能帶來改變,不去試,眼前困局將不斷積累、惡化,必須嘗試。 \n 因應暖化危機有幾項地球工程倡議,例如在大氣層對流層上方的平流層排進飛機燃燒的廢氣,製造霧霾效果減少陽光照射至地表;另個構想是在海面、沙漠鋪設反光板,灑反射顆粒,將陽光反射回太空。這些構想僅止於創意,未曾付諸實施,是考慮可能的弊多於利。 \n 引渤入疆相較上世紀末水利學界的瘋狂構想只是小巫,為了減緩沙漠化帶給人類的生存威脅,科學界大膽地想引南美、世界流量最大的亞馬遜河水源,將其入海後長達數百公里的淡水水體,接4300公里管線橫跨大西洋,引水至北非灌溉撒哈拉沙漠,一舉解決北非乾旱問題。 \n 不管引渤入疆能否克服困難順利上馬,可以確信其福國利民的立意。近50年的太空探險、登月計畫起初也是創意、發想,跨出邁向目標的第一步,才可能有人類今天的太空成就。妥慎籌謀引渤入疆,做就對了。

  • 旺報社評》引渤入疆須謀定而後動

    旺報社評》引渤入疆須謀定而後動

    2010年首次披露的「引渤入疆」調水構想,經過幾年的設算、辯證後,正式在新疆「海水西調」論壇登場,此計畫若前置作業確認資金及技術可行,將與「亞投行」引藏水入疆的巨型投資項目聯手,一舉解決西北地區缺水、沙漠化、沙塵暴等積弊,徹底改善華北、西北生態環境。這項打造適宜居住及發展的「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對環境生態及地理人文都將造成深遠的影響,應謀定後動,追求成功。 \n中國擁有水資源約3兆立方公尺,占地球表面淡水近6﹪,算是豐水國;然因地形地貌變化極大,人均水資源量僅2200立方公尺/年,接近國際貧水線;更大的問題在水資源空間分配很不均,秦嶺、淮河以南水資源豐沛,以北則匱乏,華北地區甚至人均僅560立方公尺/年,僅及世界人均水準的1/3。缺水隨著改革開放、西部大開發而愈發嚴重,如何調動水資源,移有補不足,攸關中國繼續前進的續航力。 \n引渤入疆的技術難度理論部分認為可行,大致是渤海取水經內蒙、甘肅入新疆。先以電力分段小揚程將海水提升高度,預計拉高到海拔1260公尺,形成2000平方公里人工鹹水湖,之後以海水的位能向低海拔新疆沙漠推進,預計利用550公里自然河道,另修1900公里引水隧道送水入新疆。引來大量海水形成的鹹水湖、海水河,將改變新疆水域與沙漠面積比,經由自然水系蒸散循環、海水淡化,提供西北充足的水源,改善已然惡劣的生態環境。 \n技術雖不是大問題,但牽動環境變化的掌握卻是千絲萬縷,既有的知識連變數有多少都沒把握掌握,更奢談應對腹案;最大的隱憂是必須確保地下淡水水庫不致鹽化,難度很高。新疆沙漠不同於北回歸線上地表其他沙漠,最大特點是盆地為高山環繞,春天融雪塔里木盆地17條河流水源豐沛,涵容出沙漠底層巨型淡水水庫;若萬一引渤入疆有工程盲點,造成地下水鹽化,影響將無從估計。渤海海域是東亞重要漁場,會否因水量變化改變鹽度,造成營養鹽生產力弱化?也僅是生態系衝擊之一。 \n類似的問題其實有前例可資參酌。長江三峽大壩開工前做了近20年研究,電腦試算模擬各項應對方案,認為影響應在可控制範圍,未料2008大壩開始蓄水,截至2014年僅7年時光,竟然上游水量大減12%,泥沙補注中下游河道的量只剩原先2成,不但造成防洪工程破損、長江口崇明東灘已有退縮現象;水域生物生存環境大幅度變異,四大家魚面臨生存危機等等。引渤入疆工程其複雜度絕不遜於三峽大壩衝擊長江。 \n中國水資源處在嚴重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狀態,調水是歷史迄今數百年官府的重要政務;1949中共建政之後更是有系統、大面積地展開調水研究,最著名的當推「南水北調」,分東、中、西3路引長江水到華北;特別需強調,不是3條開鑿的引水渠道的線狀調度,是區域的、大面積的規畫水資源搬移。另個巨型引水計畫,是調滇、藏豐水區的西南諸水到北方缺水區。整個水資源的調度,從上世紀初起的魄力,累積出相當純熟的經驗。 \n引渤入疆是以工程手法改變地表、水文、大氣長久以來的穩定狀態,讓人類更適宜居住,因而有「地球工程」之稱;改變或許能減輕生存的挑戰,但地球生態會不會重新趨於穩定?不確定性很高。人們認為嘗試可能帶來改變,不去試,眼前困局將不斷積累、惡化,必須嘗試。 \n因應暖化危機有幾項地球工程倡議,例如在大氣層對流層上方的平流層排進飛機燃燒的廢氣,製造霧霾效果減少陽光照射至地表;另個構想是在海面、沙漠鋪設反光板,灑反射顆粒,將陽光反射回太空。這些構想僅止於創意,未曾付諸實施,是考慮可能的弊多於利。 \n引渤入疆相較上世紀末水利學界的瘋狂構想只是小巫,為了減緩沙漠化帶給人類的生存威脅,科學界大膽地想引南美、世界流量最大的亞馬遜河水源,將其入海後長達數百公里的淡水水體,接4300公里管線橫跨大西洋,引水至北非灌溉撒哈拉沙漠,一舉解決北非乾旱問題。 \n不管引渤入疆能否克服困難順利上馬,可以確信其福國利民的立意。近50年的太空探險、登月計畫起初也是創意、發想,跨出邁向目標的第一步,才可能有人類今天的太空成就。妥慎籌謀引渤入疆,做就對了。 \n

  • 引渤入疆 正反兩派大PK

     新疆缺水問題向來為大陸官方感到頭痛,11月5日,在「陸海統籌海水西調高峰論壇」中,中國地質大學教授陳昌禮和西安交大教授霍有光提出將渤海水引入新疆以解決新疆缺水、緩解新疆土地沙漠化的建議,引起大陸各界廣泛討論。 \n 引渤入疆或又叫海水西調,認為該主張可行與不可行的立刻形成涇渭分明的兩派。 \n 可行派的霍有光是最早發表「海水西調」的學者,他提出將海水引入沙漠低窪地區;另一位可行派的陳昌禮,則主張從渤海調水到渾善達克沙地後,沿著陰山山脈一直流到居延海,然後進入新疆。 \n 中國科學院水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賈紹鳳則站在不可行派這方;他表示,工程浪漫主義根本行不通,改變不合理的經濟布局,才能最終解決缺水難題之道。賈紹鳳解釋,就算從渤海引進相當於4條黃河的水量,但相對100多萬平方千米巨大的沙漠面積來說,依然是杯水車薪;此外,還有汙染地下水、海水淡化等多重問題,因此根本不可行。

  • 海水治沙漠 6年內引渤入疆

     為解決新疆水資源困境,日前在一場研討會中,有人提議「海水西調引渤入新」,從渤海提送海水達到海拔1200公尺高度,到內蒙古自治區東南部,流經燕山、陰山以北,出狼山向西進入居延海,繞過馬鬃山餘脈進入新疆,有專家樂觀預言6年內即可實現引水入疆。 \n 《新疆日報》報導,「陸海統籌海水西調高峰論壇」5日在烏魯木齊市召開。「海水西調引渤入新」的思路是:從渤海西北海岸提送海水達到海拔1200公尺高度,到內蒙古自治區東南部,再順北緯42度線東西向窪槽地表,流經燕山、陰山以北,出狼山向西進入居延海,繞過馬鬃山餘脈進入新疆。透過大量海水填充沙漠中的乾鹽湖、鹹水湖和封閉的構造盆地,形成人造的海水河、湖,鎮壓沙漠。大量海水被西北豐富太陽能自然蒸發,水氣可增加北方降雨,達到治理大陸沙漠、沙塵暴,徹底改變華北、西北地區生態環境惡劣的目的。 \n 作為「海水西調」試點省,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辦公室副主任、海水淡化循環經濟產業專案前期工作推進領導小組趙平說,錫林郭勒盟引海水淡化循環經濟產業專案,包括輸海水工程,煤礦、選煤廠,電廠、矩陣、發電裝置及一系列附屬工程和產業延伸工程。初步估算,專案一期總投資628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建設費用567億元。規畫專案在完全實施的情況下,內部收益率為20%左右。 \n 與會專家一致認為,解決新疆水資源平衡問題,不僅具有生態效益、經濟效益,更具社會效益、政治效益。「海水西調引渤入新」事業,將強化新疆居歐亞大陸橋頭堡的戰略地位。高峰論壇還呼籲各界參與「海水西調」的論證與實施;破解困擾新疆發展的3大問題,即水資源平衡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和油氣等礦產資源有效開發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