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乾琦的搜尋結果,共10

  • 台畫廊推張乾琦、陳瀅如新作!打入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

    台灣新銳藝術家躍國際!第六屆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Frieze New York)五月四日在曼哈頓蘭德島公園(Randall’s Island Park)揭開序幕,台灣唯一、也是連續三年通取得參展資格的其玟畫廊(Chi-Wen Gallery),今年推出藝術家張乾琦及陳瀅如的作品,並且從標榜年輕、實驗性的「焦點」展區(Focus)首度躋身主展區(Main Section),在台灣畫廊界寫下另一項新紀錄。 \n \n斐列茲藝術博覽會為極具指標之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2003年於倫敦成立後,每年10月於倫敦攝政公園舉辦(稱Frieze London),且有德意志銀行、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英國為報等集團贊助支持。2012年該博覽會首度跨越北大西洋,開辦紐約斐列茲,自此成為紐約春季藝術界指標盛事。 \n \n今年的展覽於5月4日首先以預展揭開序幕,僅開放媒體及貴賓入場,但紐約藝術界取得入場資格者幾乎全員出動,進入蘭德島的唯一道路車龍綿延,展場亦人聲鼎沸,宛如藝術界大集會。 \n \n享譽國際的攝影家張乾琦一直是其玟藝廊打入藝術博覽會的前鋒主力,今年亦不例外。向來以攝影作品廣為人知的他,近年進一步將動態影像、聲音融入作品,為作品增添新的面貌及可能。此次展出最新作品《非戰之戰》(The War That Never Was, 2017),藝術家以訪談形式與出生於冷戰時期的母親對話。 \n \n張母生於1938年,結婚後定居在台灣中部貧瘠山區,一生只為基本生存及養育五個孩子而活,發生在村落之外的重大國際歷史事件,乃至在台灣實施長達38年的戒嚴,都未對她產生太大影響。 \n \n在作品中,藝術家化身採訪者,母親則為受訪者,訪談從母親年輕至暮年依序展開,冷戰期間的歷史事件則作為另一條時空線索,隨時間推進交織呈現。影片中搭配真實的音景,新舊時空交錯、鮮活地呈現在觀眾面前。 \n \n藝術家在配樂中並引用首創「冷戰」(Cold War)一詞的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45文章《你與原子彈》(You and the Atomic Bomb)。這件錄像創作在現場搭配藝術家的黑白攝影作品及歐威爾的文章全文展出,簡單卻肅穆,吸引眾多參觀者駐足細細觀賞閱讀。 \n \n今年的展出陣容中多了一位生力軍—陳瀅如。過往陳瀅如的創作著眼於民族主義、種族歧視、集體意識等與社會權力結構相關的議題,近年則逐漸聚焦探討人類和宇宙之間的連結。 \n \n此次展出的作品《超星鑑定》(Extrastellar Evaluations, 2016)延續她在反烏托邦、陰謀論和藝術史方面的研究,以虛構大陸雷姆利亞(Lemuria)及其居民為發想起點,發展出一系列裝置、繪畫、攝像作品,透過神秘學與天文科學的詮釋與想像,跳脫固有視角即意識型態,重新審視1960、1970年代以來的視覺藝術與社會議題,並反思當今世界的處境與現象。 \n \n其玟畫廊總監黃其玟表示,在連續兩年以張乾琦的作品打入紐約斐列茲後,今年將已有倫敦斐列茲參展經驗的陳瀅如一起引入,且將兩位藝術家皆以梳理思考近代世界史為骨幹的新作品加以串聯,一併在這次的藝術盛會中呈現,此一策展概念及兩位藝術家的創作皆讓大會讚賞。 \n

  • 「脫北者」大逃亡 張乾琦一路拍

    「脫北者」大逃亡 張乾琦一路拍

     台灣的其玟畫廊(Chi-Wen Gallery)獲選參展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Frieze New York),為台灣首次躋身這個國際知名藝術博覽會。紐約斐列茲藝術博覽會5月14日至17日在曼哈頓的蘭德爾島公園舉行,其玟畫廊推出攝影家張乾琦的「China Town」和「脫北者」兩大系列。 \n 斐列茲藝術博覽會源於倫敦,2003年《Frieze》雜誌創辦人Matthew Slotover、Amanda Sharp成立,目前德國銀行、卡地亞當代藝術中心與英國衛報為主要贊助集團,和瑞士巴塞爾等名列世界重量級博覽會之一。2012年版圖擴張至紐約舉辦「紐約斐列茲」。今年有來自33個國家、190多家畫廊參展,光是紐約在地的畫廊高達63家,顯示紐約斐列茲受到當地畫廊業者的重視。 \n 紐約斐列茲分有四大展區,其玟畫廊入選的「Focus展區」遴選出30家、資歷至少10年的畫廊,除了審核策展概念,同時需針對紐約斐列茲規畫主題式展覽或個展。其玟畫廊2004年成立,負責人黃其玟長期致力於台灣攝影、錄像藝術推廣,合作過的藝術家有陳界仁、張乾琦、姚瑞中、袁廣鳴、陳順築、吳天章等人。 \n 張乾琦目前旅居奧地利,是國際攝影組織「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 Inc.)至今唯一的華人會員,這次展出「China Town」是他1992年起近距離記錄紐約唐人街福建非法移民,此後又拍攝他們在中國的家人生活,一共記錄18個離散中國、美國兩地的家庭,張乾琦以黑白和彩色照片相互對照。 \n 2005年間張乾琦前往中國東北拍攝「脫北者」專題,跟隨一群脫北者逃到昆明、輾轉抵達泰國,最後脫北者抵達南韓,藉由影像記錄這段隱密危險的逃脫路程。

  • 馬格蘭通訊社唯一台灣攝影師張乾琦來台

    馬格蘭通訊社唯一台灣攝影師張乾琦來台

    國家地理雜誌邀請馬格蘭通訊社中唯一的台灣人張乾琦攝影師來台,一連二天讓喜愛紀實攝影或投身紀實攝影的朋友有機會從資深攝影家身上學習。 \n張乾琦擅長透過攝影呈現複雜的文化、社會命題。國際媒體與攝影專業人士經常稱許張乾琦的攝影作品「構圖極富層次、影像令人深思」。近年來,他的創作在平面攝影加上獨特的聲音和流動影像,呈現出更立體,更具張力的新風格。 \n《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最大特色是由某一位攝影師編排社內其他攝影師中的一位或兩位,並以他自己的文字說明挑選與編排的理由,另外,並附有每一位攝影師的生平簡介。本書堪稱十年來最重要的攝影書,也是攝影出版的里程碑。「馬格蘭」攝影通訊社代表了新聞攝影界最崇高地位,攝影師的眼界、想像力和過人之處,在書中表露無遺! \n馬格蘭眼中的馬格蘭-攝影講座 資訊 \n第一場 \n活動日期 :2015年2月13日 (五) \n講座時間 :19:00~21:00 \n講座地點 :信義誠品 6樓視廳室 \n第二場 \n活動日期 :2015年2月14日(六) \n講座時間 :14:00~16:00 \n講座地點 :世貿一館二樓第五會議室

  • 張乾琦<在路上> 記錄母親搖籃曲

    北美館兒藝中心〈以禮物之名〉系列,邀請八位藝術家以各自的藝術形式,呈現回餽給孩子的禮物,8月26日至9月14日, 最後一位展出的是藝術家張乾琦的 <在路上> ,一只古董電話機播放著30多首來自15個國家的母親哼的搖籃曲,是作者攝影之餘蒐集給兒女的紀念品。 \n有人說新生命的到來是對為人父母者最好的贈與,同樣地,對藝術家而言,孩子的誕生開啓了創作的另一扇窗。張乾琦以一件紀錄式短片、5件攝影作品和一張兒童版的世界地圖,具體呈現孩子誕生後的新創作情懷。透過擅長的人道攝影,張乾琦集結對人生道路議題的反思以及對生活的關注,一路上對兒女的思念,這件作品反映出作者與孩子互為禮物的事實。

  • 張乾琦脫北者 捕捉鐵幕國度

     身為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 Inc.)裡唯一的華人面孔,總是在路上的張乾琦,最近捎來了鐵幕與佛教的國度掠影。 \n 2007至2008年間,他受《國家地理雜誌》之託,赴陸拍攝北韓人民偷渡邊界,從中國東北到泰國,一路同行記錄這趟危機四伏的逃亡之旅—《脫北者》。數張黑白照呈現平壤市區的標誌性建物、領袖肖像,還有雙眼無神的人民,穿插著北韓的新聞播報、合唱團歌聲,以及林木間、火車上的脫北者影像自白。此系列於The Cube立方計劃空間展出至3月17日。同時張乾琦《在緬甸的日子》呈現出佛教與軍權兼施下,過著宛如真實版《動物農莊》生活的人們;以及緬甸民主鬥士—翁山蘇姬難得一見的身影。該系列於台北其玟畫廊展至3月24日。

  • 脫北者驚險之旅 張乾琦全紀錄

     從中國東北延伸至寮國,跨過湄公河到泰國,這條路線稱作「亞洲的地下鐵路」,也是北韓難民逃離北韓的首要路程。這群外界稱為「脫北者」的北韓難民,目的地是抵達南韓並取得居留。攝影家張乾琦二○○七年跟隨記錄一群脫北者逃到昆明、輾轉抵達泰國的驚險黑暗之旅,前後花四年完成「脫北者」系列,部分作品現於台北立方計劃空間展出。 \n 五十一歲的張乾琦是國際攝影組織「馬格蘭攝影通訊社」會員,這個組織的宗旨是藉由攝影關注世界與環境議題,張乾琦是馬格蘭至今唯一的台灣攝影家。二○○七年至○八年,張乾琦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委託前往中國東北拍攝「脫北者」專題,透過影像記錄這段隱密又危險的逃脫路程。 \n 一九九○年代末,北韓發生嚴重饑荒,兩千三百萬人口至少有一百萬人餓死,有人開始逃離北韓跨越邊界到中國、日本、蒙古和東南亞等國。大多數脫北者目標是抵達南韓尋求庇護,但前提是中途沒被逮捕。 \n 張乾琦表示,逃難旅途危機四伏,得花上數周、數月甚至數年時間,如果被逮捕,脫北者會被遣返北韓,送入嚴酷的勞改營或判死刑,家人也會受到牽連。與張乾琦同行的脫北者至少六名,從東北到泰國花了九個星期。脫北者透過韓國大使館向泰國移民局自首,以非法入境罪名入獄兩個月,出獄後送到南韓。 \n 張乾琦在動態影像作品《逃離北韓》中,讓脫北者自述逃離過程。「大家的身體和情緒都很緊繃,一路上變數很多,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是誰來敲門。」 \n 多數脫北者身分無法曝光,只有一位「脫北女」正面示人,「女孩的家人都已逃出去,她是全團唯一能暴露身分者。」 \n 「脫北者」個展中,張乾琦不凸顯逃脫過程的驚險,反而對北韓社會氣氛的著墨較多,對照脫北者的行動令人感到荒謬。如《主體思想塔》是一座火炬造型的高塔,隱喻北韓透過思想教育實行極權統治。《偉大的領袖和敬愛的領袖》拍攝領導人紀念館中,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展現親民的畫像。《平壤》是個展中唯一彩色照片,張乾琦從下榻飯店拍攝外觀摩登的高樓林立,展現北韓美好又進步的現代社會形象。 \n 此外,張乾琦在北韓錄製到的聲音也於展場播放,包括北韓主播李春姬播報警告南韓和美軍聯合演習的新聞內容。北韓旅遊嚮導向旅客解釋「三十八線」典故,以及北韓人民大合唱《阿里郎》等表演節目,予人對北韓更添神祕遐想。 \n 抵達南韓的脫北者,有人出現環境適應和謀生困難等問題,張乾琦說曾聽聞有脫北者想回北韓,因為發現「這世界沒有烏托邦」。

  • 唐人街系列 獲報導攝影最高榮譽

     「我走到這裡,有一扇門打開,通過後又有另一扇門開啟,如此多年,一回頭發現自己已離家這麼遙遠。」投入報導攝影工作廿餘年,張乾琦跑遍世界、住過上百家旅館,始終處於忙碌狀態,「我一直在時差中。」 \n 張乾琦拍攝主題多關注人的移動以及人與家庭、原生環境的離散,何以對此如此感興趣?張乾琦想了想說,「我自己也還在思考,等有了答案,也許就不移動了。」 \n 張乾琦一九六一年生,東吳英語文學系畢業,美國印第安大學教育碩士,現以紐約為主要工作基地。一九九一年開始從事報導攝影,曾服務於《西雅圖時報》與《巴爾的摩太陽報》。一九九五年成為馬格蘭攝影通訊社預備會員,經過三次嚴格審核,二○○一年成為正式會員。目前該組織會員將近五十人。 \n 張乾琦的代表作包括一九九二年至今的「紐約唐人街」系列,他以廿年追蹤紐約唐人街的中國偷渡客生活,一九九九年以這系列獲得報導攝影界最崇高的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基金年度攝影師獎。此外,他拍攝台灣精神病院龍發堂病患的「鏈」系列,多次受邀至歐美、亞洲國家展出。近期他以台灣新郎與越南新娘結婚(仲介)過程,完成「我願意」和「囍」系列。去年受託至非洲坦尚尼亞拍攝當地毒品氾濫的專題。 \n 近來張乾琦除了展示靜態照片,也加入對話或聲音製作成動態影像,「報導攝影的定義應該要更廣,聲音、對白和視覺內容各有它們的位置,我使用是我覺得有需要」。「我不是使用長鏡頭的人,多數時候我是被動的參與者,尤其是『唐人街系列』,我和被攝者會對話,那是個交互的過程。」 \n 這些年碰觸的社會議題廣泛,看盡世間形色,他引述中唐詩人劉長卿《送李中丞歸漢陽別業》詩句「獨立三邊靜,輕生一劍知」形容自己心境:「詩中描述李中丞一生忠勇衛國,捨生忘死只有寶劍才知道;換成是我,應該就是只有鏡頭才知道吧。」

  • 報導攝影是歷史紀錄 華人攝影師張乾琦

    報導攝影是歷史紀錄 華人攝影師張乾琦

     提到呂楠,就不能不提到台灣的張乾琦,兩人分別代表兩岸成為馬格蘭唯二的華人成員。馬格蘭是報導攝影的重要推手,成立於1947年,該社成員深入世界各地探究人文關懷議題。因此,呂楠和張乾琦都在紀實報導的領域中,將鏡頭對準弱勢和人物,以黑白但有震撼力的畫面,讓他們說話。這幾年都當空中飛人的張乾琦,也在兩岸開起了馬格蘭大師班。 \n 被攝影大師Eugene Richards形容「滿腦子都是攝影」的張乾琦,獲得許多國際大獎,他長期關注、拍攝社會邊緣人的生活,如紐約唐人街偷渡客、龍發堂精神病患等。以龍發堂為例,他從1993年開始拍起直到1999年,記錄、報導七百多位精神病患所遭受非人道、不公平的待遇。 \n 那時,張乾琦有機會便和這些精神病患住在一起,就像為了拍唐人街,他曾和偷渡客一同生活三個月。他認為,報導攝影最難的部份,就是要進入他們的生活。因此,他經年累月投入攝影主題,並與他們實地生活,只為捕捉表象背後真實的神韻。 \n 「報導攝影是歷史的一部分,不記錄就會不見。雖然有些早有人報導過,但我就是想親眼看到,並用我自己的方式記錄。」接受媒體採訪時張乾琦說道。遇到殘忍畫面時,人們多數選擇閉上眼睛,但對他而言「心裡雖然不好受,但還是要記錄下來。」他也坦承,這些照片帶來的心理負擔是無法逃脫的夢魘,「連心理醫師也沒得救。」

  • 2002聖保羅展 張乾琦遭政治干預

     台灣藝術家參展聖保羅雙年展,最知名的事件就是二○○二年攝影家張乾琦以國家館名義參展,卻遭中國施壓,要求雙年展主辦單位將台灣館名稱拿掉。張乾琦向大會抗議無效,便在現場發布聲明,向參展的國家與藝術家說明這件政治干預事件,並呼籲其他國家館的藝術家,捐出他們的國家館的一個字母,在他的展場外拼出「Taiwan」。最後他順利獲得六個國家館藝術家的支持,在展場外拼貼出了台灣字樣。 \n 聖保羅雙年展於一九五一年創辦,規畫分為國家館與主題館兩大部分。在台灣尚未退出聯合國之前,曾由國立歷史博物館承辦,以國家身分送青年藝術家參展,包括李錫奇、陳庭詩、秦松等人陸續參加過幾屆。一九七一年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後,逐漸與聖保羅雙年展漸行漸遠。 \n 直到一九九八年,陳界仁受邀參加主題展,才有台灣藝術家再度登上這項國際大展。而二○○一年,張乾琦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展出「鏈」系列,被聖保羅雙年展策展人看中,邀請他參加次年的聖保羅雙年展,當時並由台北市立美術館擔任主辦參展事宜,以國家館名義參展。而陳界仁兩次參展都以個人藝術家身分受邀參加主題展。 \n 不過,從今年開始,聖保羅雙年展已經取消國家館的制度,從此以後不再有國家館的概念或是國籍的侷限,單純以主題展方式呈現。

  • 鏡頭下女人 文化矛盾反思

    「觀點與『觀』點」關注亞洲社會各面向議題,其中也包括兩性議題,尤其是普遍在亞洲社會上較為弱勢的女性。以色列藝術家希拉.班.阿里(Hilla Ben Ari)的裝置作品《黛安娜》,牆上一排排鹿角和被釘在牆上的女性木偶,凸顯女性受到的暴力對待。台灣攝影家張乾琦與日本攝影家外山瞳展出的攝影作品,均以越南女子為主題。其中,外山瞳的《越南女性》還創下二○○八年「金氏世界記錄:世界最大攝影書」,重達一七五公斤,相當驚人。 \n生於日本靜岡的外山瞳,相當喜歡越南的人文風情,前後旅居越南長達十五年,以長期觀察越南當地文化所拍攝的影像成名,風格細膩婉約。他在日本攝影器材公司的協助下,挑戰世界最大攝影書的製作,這本《越南女性》高四公尺、寬三公尺,共有廿六頁,重量一七五公斤,光是運來台灣就是一項大工程,擺放在國美館一樓入口,得由兩人以上才能順利翻閱。 \n同樣是越南女子為題材,張乾琦的《囍》則跟拍台灣男性前往越南相親、娶親的過程。不同於一般攝影作品懸掛在牆上供人觀看,《囍》系列照片是平放在台座上,觀者就像在看博物館陳列的文件檔案。看著眼前這些越南女子,宛如櫥窗商品般被台灣男性挑選,她們的眼神或帶著緊張或漠然。除了靜態照片,張乾琦另還製作動態影像,訴說這些越南女子的身世和心情。 \n敘利亞女性導演黛安娜.艾爾-潔朗蒂(Diana El-Jeiroudi)以紀錄片《玩偶:來自大馬士革的女人》點出回教女性夾在傳統文化和自我實現間的矛盾。 \n這部影片敘述生活在大馬士革的主角瑪娜爾,不斷被耳提面命,要珍惜身為家庭主婦的優渥生活,扮演好賢妻良母的角色,但瑪娜爾一心想外出工作,追求個人夢想。就在她積極開創生活目標同時,她兩個小女兒卻沈迷於電視裡那笑容可掬、風靡阿拉伯世界的娃娃芙拉。穿著傳統服裝,包著頭巾的芙拉是以回教傳統女性形象與美德設定,締造芙拉娃娃銷售佳績的經理,也透過這尊娃娃傳達大馬士革的傳統文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