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孝忠的搜尋結果,共08

  • 最佳導演和女主角只能擇一?張艾嘉高喊「我都想要」

    最佳導演和女主角只能擇一?張艾嘉高喊「我都想要」

    也許是嗅到台灣經濟景氣復甦的氣息,裝修時間長達一年的LV中山旗艦店 (Louis Vuitton Building)昨日盛大開幕,邀請今年金馬獎的大熱門張艾嘉擔任剪綵嘉賓,藝人陳庭妮、張孝全、王偉忠、林柏宏、蔡凡熙和棒球明星陳偉殷也到場致賀,更添星光。 \n張艾嘉身穿LV拚貼洋裝、手拎可愛帽箱與會,身上配戴LV鑽石耳環和手環要價逾千萬,風格低調但不減奢華。問及今年金馬獎只能在最佳女主角獎和最佳導演擇一,會希望拿下什麼獎?張艾嘉笑答「我都想要」、「沒得選」,除了得獎,更希望新戲票房賣座。 \nLV為了向今年一口氣入圍金馬獎三項提名的張艾嘉致敬,邀請她參與設計訂製一款要價逾200萬的導演箱和相機包,內有放相機、劇本和聖母像的抽屜,耗時一年才完成,並將公開招標義賣,所得捐贈張艾嘉的果實基金會,用於培育有藝術才華的莘莘學子,因此這只LV訂製箱上繪有群雁在豔陽下展翅高飛的圖案,象徵基金會帶領年輕一代的藝術人才走向國際、探索藝術世界,因此別具意義 \n陳庭妮穿LV早春印花褲裝,搭配Petitie Malle包,可愛俏皮但不減優雅。她笑說出席時尚派對不怕撞衫、撞鞋,就算是和別人髮型相同的「撞頭」也不怕,因為每個人的風格都不一樣,她提及非常喜歡張艾嘉的訂製行李箱,「若是我訂製的行李箱,會希望有床和椅子,一打開就能休息!」。 \n張孝全身穿帥氣西裝與會,想在LV店買件皮夾克,順便為即將六十大壽的媽媽挑件生日禮物。棒球明星陳偉殷則透露他的時間多半都在球場上,不太衝動購物,但他的老婆是LV粉絲,「她會比較衝動!」

  • 懷孕還吸毒 求神拜佛照被抓

    基隆市周姓男子去年與懷孕8個月的顏姓妻子到廟裡拜拜後,遭警方查獲持有毒品及移送法辦,事隔數月,這對夫妻投宿旅社,又被同一名員警查獲毒品,訊後解送地檢署歸案。 \n 警方今天表示,周男及顏女去年12月間,共乘機車到慶安宮拜拜,祈求媽祖保祐,正當步出廟門時,第一分局忠二路派出所巡佐張志忠正好在附近執行巡邏勤務,見2人形跡可疑上前盤查,當場在機車置物箱內查獲毒品海洛因,訊後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移送基隆地檢署偵辦。 \n 時隔數月後,張志忠與警員鄭暐哲昨天凌晨0時多,前往孝四路一家旅社臨檢時,張志忠立刻認出這對毒鴛鴦,經查驗身分後,確定2人因毒品案等案已被發佈通緝。 \n 警方隨後又在旅社房間內搜出毒品海洛因0.58公克和吸食器,立刻逮捕毒鴛鴦,並將2人解送基隆地檢署歸案。所幸顏女剛出生的女兒,已交由基隆市政府社會處強制安置,遠離了這對毒鴛鴦。1050531 \n

  • 霰彈槍傷32處 腹部一槍打爛內臟

    霰彈槍傷32處 腹部一槍打爛內臟

     嘉義市警員林進忠29日晚遭歹徒槍殺,消息震驚各界。檢警30日相驗,初判林進忠身中3槍,詳細死因將待2月1日解剖確認。長竹派出所警友站長張孝賢提供10萬元獎金,呼籲民眾提供線索、助警方早日破案。 \n 林進忠前晚中彈後緊急送醫搶救、插管治療無效,遺體昨天從聖馬爾定醫院移往殯儀館,嘉義地檢署檢察官侯德人率法醫薛治國到場相驗,林妻、林父及林進忠的2個兒子在刑警陪同下,前往嘉義市立殯儀館,靜待檢方完成相驗。過程中,家屬淚眼以對,戴著口罩,面對媒體低頭不語。 \n 家屬原本以為林進忠身中2槍,得知相驗結果竟是3槍後,林妻相當心痛,懇求警方一定要揪出殺人凶手。 \n 林進忠中槍位置,分別位於左上背部1槍(霰彈傷16處)、左下背部1槍(霰彈傷16處),腹部1槍。由於林員是被近距離槍擊,背部所中的2槍,霰彈在體表留下密密麻麻32處彈孔;另1槍則穿進腹部散開,幾乎打爛內臟,由於傷口太多加上不斷內出血,引起內臟大量出血,研判應是致命死因。 \n 林進忠遭歹徒近距離伏擊身亡,凶手公然向公權力挑戰,非置林於死地不可的犯案手法,也令嘉市警界義憤填膺。與林交好的員警甚至哭了一整夜,也有人誓言揪出凶手。 \n 保安隊長黃正順指出,林進忠從警27年多,在霹靂小組15年,盡忠職守、與同事相處融洽,從未聽說有與人結怨,對噩耗感到遺憾。 \n 長竹派出所警友站長張孝賢昨天也在臉書貼文,指「收到警界惡耗,優秀警界同仁在長竹轄區被槍擊身亡,如有線索的民眾,請向警察局或長竹所提供,若屬實,本所將發送破案獎金10萬元,請各位網友分享訊息。」 \n 張孝賢說,雖然與林進忠不認識,得知他無辜喪命,提供破案獎金,希望早日將凶嫌繩之以法。

  • 隨機性侵夜歸女子 惡狼判刑9年確定

    男子張孝忠去年在桃園市隨機挑選夜歸女子,毆打、浸水、掐脖頸讓她無法反抗,然後加以性侵,被害女子慘遭凌虐、強暴後,下半身赤裸僅以外套圍腰,掙扎向附近住戶求援。最高法院認為張男惡行重大,今日依強制性交罪將他判刑9年確定。

  • 青島東路三號

     我是後來到了「北所」,才知道老朱就是楊廷椅,這還是問案的莊西說的。 \n 我的宣誓式是1950年1月23日晚上7點,在法醫解剖室北邊的葉兄寢室。監誓人是陳水木兄,介紹時是「老張」為我的批評部分,爭論達1小時半,當時也不知道,周恩來已經對土改的過當做過批評。結論是請示上峰,這一請示是否到徐懋德先生的耳中我不知道。數日後1月29日,蔡孝乾在泉州街的自宅被捕了。我是後來到了「北所」,才知道老朱就是楊廷椅,這還是問案的莊西說的。 \n 第一次與楊廷椅見面是2月中旬,見面第一句他就說:「停止一切工作,連解放軍登陸也不要介入。」當天楊廷椅似乎還正常,只談我3個月的候補時間免了,宣誓已經通過,還有談他對台灣農林問題的見解,如台灣水田87萬甲、佃農多少等,他的腹笥(學問)實在有分量。他可能早知我的百科全書式的博識,但是量淺。最後見面是4月30日。他還說:「五月廿八日再見一次面,也許以後是解放後見面。」但由他的表情及態度來看,有一點以前沒有的微微不安定的感覺,他應該知道蔡孝乾等在竹崎被捕的消息。 \n 葉兄於5月29日下午4點在潮州瘧疾研究所被捕的消息,我是5月30日夜,在宿舍的廁所遇見陳江水兄時他順便說的。自這5月30日夜起,到6月21日凌晨2點被捕為止,我就是在「第一層地獄」過了很苦的3星期。(全文完) \n ■白色恐怖著名的人與案 \n 一、台灣省工委會蔡孝乾等案──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是中共在台最高領導機構。1945年8月中共派蔡孝乾擔任台灣省工委會書記。戰後,蔡孝乾由中共華東局協助,組織首批來台幹部。1946年4月首批幹部隨張志忠至台北展開活動。 \n 省工委會以陳澤民任副書記兼組織部長,領導台南、高雄、屏東等地區工作;洪幼樵任委員兼宣傳部長,領導台中、南投等地區工作(後交由張伯哲領導);張志忠任委員兼武裝部長,領導海山、桃園、新竹等地區工作(後交由陳福星領導)。1949年10月保密局查獲基隆市工委會後,在高雄市逮捕陳澤民,1950年1月底復在台北市逮捕蔡孝乾。由於蔡孝乾供出組織,保密局循供逮捕洪幼樵、張志忠等13名領導人。 \n 張志忠及其妻季澐等人判處死刑;楊克村等4人判處15年徒刑;林崑西判刑3年;蔡孝乾、陳澤民、洪幼樵、許敏蘭、蔡寄天、陳定中、陳克鳴、馬雯鵑等8人,因供出名單,以自新開釋。1952年洪幼樵等並召開記者會,宣布脫離組織。 \n 二、許強,1913-1950年,台南人。考上台南二中,後跳級上台北高等學校,3年後保送第一屆台北帝大醫學部。畢業後即進入第三內科,之後取得九州帝大醫學博士,次年升任第三內科主任,時年僅34歲。日籍澤田教授曾公開讚揚許強說:「將是台灣甚至全亞洲爭取諾貝爾獎金的不二人選。」任台大醫學院副教授兼附屬醫院第三內科主任醫師時,涉「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被捕,1950年11月28日被槍決於馬場町,年僅37歲。 \n 三、胡鑫麟,1919-1997年,台南人,台灣帝國大學醫學院畢業,任台大醫院眼科主任時,涉「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被判刑10年,是第一批到綠島政治犯。出獄後,返回故鄉台南市行醫,常遭警察監視與刁難,之後受邀到日本當醫生。1997年因腸癌病逝。其子胡乃元,是世界知名的小提琴家。 \n 四、翁廷俊,1914-1992年,桃園人。台北帝大醫學博士,涉「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地下組織,1950年5月13日任台大第一內科主任時,因缺席院內會議,而躲過被國民黨的逮捕。在傅斯年校長和杜聰明院長勸說下,辦理「自新」。1955年離開台大醫院,自行開業。 \n 五、蘇友鵬,1926年生,台南市人。1947年,就讀台北帝大學醫學部大三時曾加入郭琇琮組織的「學生聯盟」,參與228事件抗爭,原計劃進攻台北市軍警憲武裝據點,但因原住民未依約定到會合地點而取消。1949年台北帝大學醫學部畢業,成為台大醫院耳鼻喉科醫生。1950年涉「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被判刑10年,是第一批到綠島的政治犯。1960年出獄後,在老師、學長作保下,在鐵路醫院耳鼻喉科擔任醫師,退休後在家中開業。 \n 六、胡寶珍,1924年生,台南市人。中學未讀完,則跳級考上台北帝大醫學部,畢業後擔任台大醫院皮膚科醫師。1950年涉「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與許強、胡鑫麟、蘇友鵬一起在台大醫院被捕,被判刑10年後,移送綠島,是綠島第一批政治犯。出獄、結婚後,在台南新營開業。 \n 七、吳石案,是1949年至1950年,國民黨政府撤退到台灣初期最著名的諜報案件之一。涉及人員是國防部中將參謀次長吳石,和到台灣潛伏的中共女特務朱諶之,是中共潛伏在國府內部層級最高者。1950年「台灣工作委員會」書記蔡孝乾被捕後,供出了吳石,再牽連朱諶之。該案還有陳寶倉(聯勤總部第四兵站總監部中將總監)、聶曦(東南軍政長官公署總務處交際科上校科長),4人均在1950年6月10日被槍決於馬場町。 \n (以上取自本書註釋)

  • 兩岸史話-青島東路三號

     除此之外,在台北的各處都有被逮捕的消息,那是保密局最長的一天,也是打勝戰的一天。 \n 光復後由日本歸來的人會帶一些如河上肇的《貧乏物語》之類,我是雜讀者,饑不擇食,來者不拒,統統收了。 \n 如此心內對北歐式的社會公平、社會正義有點同感。國父的節制私人資本、耕者有其田的說法很對。但社會上總有一些懶蟲,願意拿可勉強過日子的失業津貼,去釣魚、躺在家看書、聽古典音樂。所以人盡其能,和「不勞動者,不得食」的說法都有些道理。如何安排這些矛盾,求得可循的方法,如孫中山先生說的管理眾人之事便是政治;我這方面的細胞自知不多,也沒有興趣,說卑鄙也是;但對家的責任看得很重,這點可能稍多於父親。但中國國民黨所說與所做的,離三民主義很遠,而且愈走愈遠。如以1949年實行三七五,或公地放領,只是犧牲台灣的中上階級的土地資產,對真正的資本家無影響;而且本來是日產的公地放領,可以增加稅及實物。農民的生活改善是有限度,不過老農還惦念陳誠,稱「陳誠伯」。 \n 來台發展共黨組織 \n 當時蔡孝乾來台發展共黨組織,到二二八時黨員不滿百人,二二八之後逐漸增加;1950年2月,洪幼樵被捕當時將近1千人。4名省委先被捕的是高雄陳澤民,主持武裝的張志忠,是12月底被捕。1月底蔡孝乾被捕後,先交出郵電案,2月16日左右在延平北路逃脫(一說是有意讓他逃脫的),2月21日在《中華日報》刊登〈鄭啟順啟事〉,意要中級幹部與他聯絡。 \n 學委書記徐懋德先生勸李水井、楊廷椅等說此刻危險,但中級幹部又與蔡接頭,徐先生認為真是危險,帶著妻兒逃回大陸。四月中旬蔡孝乾再度被捕。如無準備一死,能耐過那苦刑是困難的。他陷落,中級幹部也有的相信他說的只要受「3個月的感訓」,因此短短一個多月,大半的地下組織都一一被破壞了。 \n 1949年8月,一位台大法學院住在我斜對面的鄭兄,半夜被捕。當時就有風聲說台大法學院及基隆中學的學生,不少人已被捕。事情就是由《光明報》被查獲所引起的,有種種傳說,目前我只能寫下發生的事實。這批人大多數判感訓。台大法學院的,如我所知道的鄭兄,歸來續讀完台大(學籍未開除)。鄭兄於七○年代移民到南美,這也是一種傳聞,不是由本人聽到的。這段故事,部分人也知道。 \n 可能蔡孝乾會相信「感訓」的部分原因是由於此事實的存在。但他更也應該知道國民黨自1927年以來,處理這些政治事件的方針,是隨時由內外的政治環境的變動而變。四.一二是種「苦迭打」(國民黨於1927年的「清黨」行動),當時嚴厲的程度是格殺莫論,而抗戰時各地方的處理也不相同。論理《懲治叛亂條例》於1949年6月21日(剛好我被捕一年前)公布,同日施行。這個條例已公布於法學院成功中學案之前,也可以假設是一種變通辦法存在。 \n 至於1950年6月13日公布施行的《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蔡孝乾就無法知道了。自首者無罪,如不自首,死路一條;事情可能變得比1949年更嚴肅。要你死,讓你活,存於有此權柄的人的方寸之中。 \n 國共之鬥爭如自1927年算起已有23年,無數的例子,蔡孝乾親身看過、聽過。毛澤東曾經說過,在此期間中共黨員或同路人,死亡2百萬人;他的地位不會讓他信口而言,他就借這數字來強調中共統治的合理性? \n 5月13日上午,台大醫院正開院例會議,第三內科主任許強先生、眼科主任胡鑫麟先生被捕;另一位第一內科主任翁廷俊先生因母親生病而遲到,得知消息而逃,以後「自新」逃過一劫。同時耳鼻科蘇友鵬醫師、皮膚科胡寶珍醫師也被捕。另外科兼防疫科長的郭琇琮醫師,5月中已在嘉義被捕。這是台大醫學院的大震撼,也是我的大震撼。這3位主任的作風成為一種風氣,早為醫學院的學生所知。 \n 保密局的最長一日 \n 除此之外,在台北的各處都有被逮捕的消息,那是保密局最長的一天,也是打勝戰的一天。可憐的是,當時只有南所關人犯,急急在北所動工,用以收容急增的人數,8月就開始向軍法處看守所移送。這一消息有關的新聞出現在翌日報上,頭條新聞《中央日報》寫道: \n 「共匪在台祕密組織,政府宣布破獲經過。四匪首號召漏網黨徒坦白自首,當局決採寬大處理政策。」 \n 報上仍有蔡孝乾(46歲)、陳澤民(福建東山人,42歲)、洪幼樵(廣東搵陽,民國22年加入共黨)、張志忠(民國28年加入十八集團軍)4名省委,以及以後才知道的吳石案中的朱諶之,5人的相片相當模糊、憔悴而且忌光(久在暗處,到太陽照的地方當如此)。 \n 還有國防部政治部5月13日宣布的《台灣中共黨員自首報到辦法》的全文,限二周內向台北市第七一五七號信箱,以通函方式自首。5月25日報導,24日止自首者已有184名。逾期不自首,政府一定要按照名單加以逮捕。(待續)

  • 兩岸史話-陳誠回憶山西剿共與西安事變

     余當時極率直的問張:我等是否相信領袖抗日?彼答:相信領袖是抗日的。隨即又問張:你是否相信自己抗日?彼答:自信是抗日的。 \n 「窮理於事物始生之際,研幾於心意初動之時。」此為15年前委座(編者按:委座係指蔣委員長)親撰之聯語,並請總理親筆所書者。此一聯之意義,在平時雖已默識於心,但經過此次西安事變以後,乃更覺其含義之深遠。因此在紀述此次事變經過之前,不能不令人回想前年9月以前,去年5月與9月之間,以及9月以後關於張學良之往事。 \n 析論形勢獻計謀 \n 茲分述其大概如次: \n 溯自張學良憑空喪失東北4省以後,中央不咎既往,曲予保全,令其率部駐紮平津一帶,以觀後效。旋因在平津多所不協,乃南調至豫鄂皖各省區。最後企圖在關內樹立新的根據地,復要求將其所部調至西北,此前年9月以前事也。9月間,余隨委座辦理四川與滇黔各省中級軍官訓練事宜,同在峨眉;一日委座告余,行將東北軍調至西北,並就詢對於此事之意見。 \n 余當時表示,西北情形複雜,地位重要,恐非漢卿(張學良)所能勝任。因為就西北國際關係言之,西有蘇聯,東有日本帝國主義者,均在勾心鬥角,虎視眈眈。同時觀察西北本身,既有中共肆擾,又有漢回糾紛,更有楊虎城之封建系統,實均非易與者。而且以國防全局論,吾國不欲復興民族則已,如欲復興民族,西北實為全局之關鍵,而長江流域,則只能算得偏安。 \n 即以號稱「天府之國」之四川而言,年來群目為復興之根據地,然而以諸葛武侯之鞠躬盡瘁,六出祁山,終於無功,姜維繼之,九伐中原,竟歸失敗,可見形勢之勝,究屬不如西北遠甚。今後為保障華北,屏藩中原,以及收復東北失地計,均非特別重視西北不可,尤非慎選妥員切實經營不可。委座則謂張現在似已有決心,當不能完全以過去情形視之。余復表示,張現在雖已戒除鴉片,以此自負,實則此不過做人之起碼條件而已,以其驕妄輕浮之習性而言,決不能擔負如此重大之責任。 \n 最後,委座終以,既已允其西調,不便中途變更,余因此本與人為善之意,總希望他朝好處走,而盼余言之不中。過此不久,張學良前來峨眉,面謁委座請訓,於晉見委座之後,即至余處晚餐,直談至深夜2時許始去。此次談話之內容,主要者為關於思想問題以及整軍辦法,當時余將中央之方針,以及個人之見解,條分縷析,開誠布公以告之。彼對余之認識,可以說自此次開始,表示極願多有機會晤談;余素以熱誠待人,亦甚願其除舊布新,走上成功之路。因為國家多難,造就一個人實在不容易,不能不顧全事實,為國家而愛惜也。 \n 親飛西安晤漢卿 \n 去年5月間,余因在晉剿共告一段落,對於陝北殘餘共軍之肅清,有與西北剿共總部及陝西、甘肅、寧夏各省當局籌商之必要,乃自太原飛往西安,會晤張學良、楊虎城,又自西安與張、楊同機飛往蘭州,會晤朱一民(紹良)、于孝侯(學忠),再自蘭州飛往寧夏,會晤馬少雲(鴻逵),最後乃自寧夏同機飛回太原,一日同赴閻副委員長之宴,張已半醉,其時彼因所部在西北剿共迭受損失之故,已漸次表示有容共抗日之主張,並認為中央是不會抗日的,尤表憤慨。余當時極率直的問張:我等是否相信領袖抗日?彼答:相信領袖是抗日的。隨即又問張:你是否相信自己抗日?彼答:自信是抗日的。余即剴切告之曰,如此說來,在根本上已無問題,其他枝節,何以還有疑問?吾人須知,一國自有一國之國是,而國是與政策不同。國是比較有永久性,一經決定,輕易不變;至於政策,則常因時因地而不同。 \n 換言之,政策需斟酌時間與空間之差異,而變換其運用。以我國之國是論,當然是復興民族完成國民革命,而要完成復興民族革命之任務,又非同日本一戰不可,所以直截了當的說,對日決戰以求民族復興完成國民革命,乃是我國既定之國是,其間絕無問題;而現在政府對於日本一切應付之辦法,自表面觀察,容有見仁見智之不同,實則均只能算是策略,亦即故意迂迴曲折,以求貫徹我國國是之各種手段而已。例如蘇聯,共產革命可謂蘇聯之國是,而所謂新經濟政策,前後兩次5年計畫,以及加入國際聯盟,與英、美、法力謀親善等等,則均是其政策。形態雖殊,其理一也。現在中央當局之舉措,因批評者不明國是與政策之分,動招誤會,其困難痛苦之情形,較之吾人何止10倍,吾人同屬政府下負責者,豈可人云亦云,不加諒解乎?當時彼聞此說,卻亦表示接受,自謂未想及此。 \n (待續)

  • 台灣大承諾 解決黨政軍持股問題

    台灣大併購凱擘案,昨(14)日NCC堅持表明黨政軍持股、一股都不行的立場,據了解,台灣大副董事長蔡明忠、凱雷董事總經理唐子明已向NCC承諾,一定會儘速想出一個方案、解決黨政軍問題,讓台灣大股權結構,一股都不摻黨政軍色彩,好讓併購案儘速成局。 \n法人分析,言下之意,是否意味富邦要以買回台北市政府持有富邦股權?迅速解決台灣大併購凱擘最難破解的黨政軍議題?值得後續觀察。 \n對於近來市場傳言不斷,有指黨政軍議題難解決,可能讓此交易案難以成局?台灣大副總經理兼發言人俞若奚昨晚表示,這種說法完全不對、並與事實違背,兩方會在完成交易前提下、很有誠意的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n凱擘副董事長兼執行長范瑞穎昨晚則指出,由於他個人昨天並未陪同前往NCC說明,因此,尚不清楚實施情況。 \n台灣大去年9月中旬宣布併購國內最大有線電視凱擘至今,遲遲無法進入NCC實質審查程序,NCC委員會議昨日一早邀請蔡明忠與唐子明親自到NCC說明,台灣大總經理張孝威陪同蔡明忠出席。 \n據了解,NCC委員關切的問題包括,台灣大併購凱擘後,會不會利用最大市占優勢、影響上下游價格(例如頻道上架費)、雙方整合後是否影響消費者權益,以及如何解決黨政軍議題等。 \n蔡明忠與唐子明各自表述後,NCC委員重申NCC立場、也就是該併購案仍需依照「黨政軍不得參與媒體經營」規定辦理。 \nNCC發言人陳正倉表示,雖然NCC目前推動修法放寬相關限制,希望黨政軍在媒體事業的持股放寬至不超過10%、但仍不得實質控制或參與公司經營,但在相關修法程序完成前,台灣大併購凱擘案,仍須按照現有法令規定,也就是說,台灣大的股份、一股都不能摻雜黨政軍色彩。 \n陳正倉說,聽取雙方說法後,NCC目前沒有任何決定,也沒有審查的時間表。唐子明及蔡明忠則承諾,會儘快提出一個方案解決。 \n據了解,兩家公司幕僚作業人員昨天一整個下午密集討論如何為黨政軍議題解套?但究竟該如可解套?卻是秘而不宣。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