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暉明的搜尋結果,共03

  • 傅孟柏詮釋張明暉老師 被虧身材也太好

    傅孟柏詮釋張明暉老師 被虧身材也太好

    由徐漢強編導,王淨、傅孟柏、曾敬驊主演的話題電影《返校》改編自同名暢銷遊戲,當中飾演張明暉老師的傅孟柏,是許多觀眾討論的重點,被虧「哪有老師那麼帥!」、「那個年代的衣服也遮掩不了張老師的好身材。」、「我也想要和老師談戀愛。」 傅孟柏必須詮釋在六零年代下,渴望接收更多新知識,也希望自己所教導的學生,能夠藉由閱讀書籍了解世界,但在戒嚴時期只能秘密成立讀書會,好讓學生有享受閱讀自由的空間,也因此,他所飾演的張明暉老師,是時代下的悲劇。 傅孟柏說:「與魏仲廷在牢裡的戲,是我的殺青戲,已經和張明輝相處了一段時間,順著角色的帶領下,面對生死離別,心情卻意外的平靜,即便被拖走槍決也能瀟灑面對。於是我在拍攝的過程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如同劇本,告訴我的學生,活下去就會有希望。」 拍攝電影《返校》對傅孟柏來說最困難的是人的狀態,開拍前一直和徐漢強討論如何呈現當時的狀況,畢竟舉手投足之間都和現在完全不同,一開始傅有點卡住,總覺得自己就是怎麼演都演不好,後來是因為監製李烈瞬間說了一句點醒他:「張明暉就是因為沒有被那個年代的種種束縛著,他才會是張明暉。」當下他馬上懂了,專注在呈現壓抑的情感、呈現出生不逢時的人物,有著浪漫的思維和灑脫性格的張明暉。電影20日上映。

  • 格蘭菲迪全球藝術贊助計畫 張暉明 用影像重現Tough Town

    格蘭菲迪全球藝術贊助計畫 張暉明 用影像重現Tough Town

     Glenfiddich格蘭菲迪單一麥芽威士忌,自2002年起由第五代總裁彼得.高登(Peter Gordon)親手推動的全球藝術贊助計畫已邁入第十四周年。獲選為台灣駐村藝術家代表的張暉明,在駐村期間,由Glenfiddich格蘭菲迪酒廠與蘇格蘭當地的生活中,體驗、探尋其文化的歷史背景,並將想像脈絡中的物件轉化為實體影像,展現出酒廠孕育的生命與堅持淬鍊的最佳勇氣,即日起至12月12日(六)於台北IT Park 伊通公園展出。  2009年獲得台北美術獎首獎,2010年獲得台北數位藝術獎音像類首獎,更跨足舞台劇場與多媒體設計領域的張暉明,擅長利用嶄新媒體、機械動力裝置與空間的裝置等形式,如同創造出空間的轉移、重現,彷彿身歷其境。本次張暉明參與Glenfiddich格蘭菲迪藝術駐村,主題「Tough Town」帶他出對當地歷史、生命與勇氣的想像與深刻感動,如同Glenfiddich格蘭菲迪酒廠百年製酒的傳統、培育經典品牌的堅持與勇於追求先鋒者精神的動力,透過張暉明作品的感染力一一再現,進入另一個「Tough Town」,一個以酒廠為出發點的旅程和豐富體驗,運用藝術、用創作將故事傳達給全世界。  張暉明表示,於Glenfiddich駐村期間,他探索酒廠的地理環境、文化內涵與歷史背景,直到在夏季的城鎮活動上欣賞蘇格蘭當地社團表演的蘇格蘭舞蹈,他發現這種舞步嚴謹卻又輕快,手部動作演繹著強壯,引發對於蘇格蘭文化、歷史和生命的延伸想像─勇氣,酒廠位於的Dufftown與高地森林緊鄰相依,他再次邀請當地4至12歲左右的小小舞者,在這片土地上,紀錄他們熱情而強壯的舞蹈,與冷漠的廠區形成強烈對比,體現出的正是蘇格蘭堅韌的民族特性,也似乎呼應著在他們所舞出的意涵。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張暉明錄像裝置 《Leaves》探索生死

     落葉緩緩墜跌成堆,隨風起舞如羽毛翩翩,時間在光影閃爍中逝去,忽地一陣風又捲起所有落葉,回到初始,如此循環,這是藝術家張暉明在的錄像裝置作品《Leaves》。《Leaves》既是葉子,也呼應英文字義「離去」,這是張暉明對生命的體悟:「我對時間是悲觀的,死亡讓人的時間不再前進,但日夜依舊,新生與老去在四季更迭中不斷循環,世界的運轉永無止境。」  張暉明一九八四年生於台中,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二○○九年台北美術獎首獎得主,特別關注透過錄像藝術呈現時間與物體運動的對應關係。他現於台北伊通公園舉辦個展「∞」。  錄像作品《碎片》來自面對親友過世的感悟。張暉明說,幾年前家人通知在北部念書的祖母過世消息。他急忙趕回中部老家,只見祖母躺在透明冰櫃裡,身形略為縮小。他想起小時候自己總是寸步不離跟在祖母身邊,「對她來說,時間永遠靜止了。」  另一則「靈異經驗」,則是車禍過世的大學同學託夢給另一位同學,希望張暉明能在大學畢業製作時,創作一件作品給他。  張暉明將對逝去親友的情感轉化成創作。《碎片》有五個螢幕,分別播放五部兩分鐘影片,內容有燃燒的白蠟燭、一個腳掌、滴答行走的機械錶、蜷曲的動物毛皮和躺在溪澗石塊上的死魚,散發濃厚的死亡氛圍。  作品《努爾》則呈現光影變化間生命展現的不同面貌。購自美國的護理娃娃努爾是個小男嬰模型,張暉明讓正面光打在他臉上,努爾彷彿在微笑,但在逆光下,努爾的臉卻顯出皺眉不開心的小老娃模樣,一張不動的臉能並現兩種情緒,耐人尋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