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立徽的搜尋結果,共03

  • 寶島科續展店 今年營運估創高

     台灣連鎖眼鏡龍頭廠商─寶島科(5312)昨(28)日表示,該體系今年前9月展店數達14家,計畫至今年底,再增加6家,讓今年度展店總數達20家;另寶島科擬取得新北市汐止區的不動產,提供企業集團總部使用,預定今年底取得。  因有展店營收的加持,寶島科第4季單月合併營收,仍可持續穩定成長。展望明年,寶島科明年展店數,仍以20家為目標。  寶島科累計今年前9月營收19.16億元、年增率6.01%。法人認為,寶島科第4季的營運,若11、12月沒有受到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的影響,今年度合併營收,可望高於去年度合併營收23.99億元,創下歷史新高,全年EPS也有機會挑戰去年度的5.87元,及前年度的5.94元。  寶島科旗下眼鏡品牌,包括寶島、文雄、鏡匠、米蘭米藍、Lamode,及樺碩等6品牌。寶島科財務副總經理張立徽表示,旗下各眼鏡品牌去年底直營店總數251家,今年前9月共增加14家店,累計直營店達265家,另加上寶島的策略聯盟店數164家,累計9月底止,總店數達429家。  張立徽透露,該體系眼鏡店,預定10、11月在嘉義及高雄等地展店,共新增3家,12月再增加3家,希望至今年底止,旗下直營店總數達271家。  寶島科擬向遠雄建設購入「汐止U-Town」大樓不動產,包括2筆土地,及位於16樓、17樓共計18戶建物。張立徽說,寶島科現有辦公大樓建坪600坪,若上述眼鏡通路品牌都要進駐,辦公空間已不敷使用,因此,公司才決定購置上述U-Town的不動產,當成集團企業總部使用,並計畫在U-Town的3樓,設立旗下眼鏡店。

  • 寶島科:加速展店衝業績

     寶島科(5312)今年上半年展店效益發酵後,上半年合併營收年增7.23%,優於法人預期。寶島科副總經理張立徽昨(11)日表示,該眼鏡通路體系直營店,下半年將持續展店,並將強化隱形眼鏡的銷售張力,預定今年度直營店展店總數約2、30家。  寶島科旗下眼鏡品牌,包括寶島、文雄、鏡匠、米蘭、Lamode及樺碩等6個品牌。張立徽說,寶島科上半年直營店數,已由去年底的231家,先增至240家,7月再開設2家,預定今年度展店總數約2、30家,高於去年度實際展店數10家。  因集團採取「商圈多品牌」策略,因此,除了寶島眼鏡下半年持續展店外,另位於北部的鏡匠、及南部的文雄直營店,今年也陸續展店。

  • 三少四壯集-前朝夢憶‧徽派絕響

     黃子立鐫刻陳洪綬藝術成就高峰的《博古牌葉子》,稱之為徽派絕響,似無不可。  陳洪綬歸後不到一年,李自成攻下北京,崇禎皇帝弔死於煤山,清兵緊接入關。從此隱居,成為明朝遺民。不久幾個知交都殉難,精神導師劉宗周絕食而死。順治3年(1646),逃到紹興城南雲門山寺中落髮,自稱「豈能為僧,借僧命活命而已」。隔年回到城內賣畫維生,住在徐渭故居青藤書屋。順治6年移居杭州,藝事愈老愈純,《博古牌葉子》在他現有主要作品中,可算是最後幾件的一件。雖國變心死,卻在貧困中保氣節,創造了一生中造詣最高的作品。  博古牌中的人物,從陶朱公以下,到唐代的牛僧孺,以漢朝最多。其中第39張「一文錢‧杜甫」,一付落魄書生的窮模樣,盯著身上最後一文錢看,右邊錄杜甫詩句:「囊空恐羞澀,留得一錢看。」左邊:「琖空者各飲一盃。」唯恐被異族統治後,落入九儒十丐之流,躍然紙上。可見它除了促進飲酒氣氛,好友相伴的一種遊戲外,同時代表文化精英們心靈苦悶的象徵,就像高居翰說:「其代表了高藝術品質與實用功能的完美中和。」但仍有黍離麥秀之悲,蓋自五代十國以下,迭遭異族逼迫與統治,早已喪失為人的基本人格。  難得的是,《博古牌葉子》刊於順治10年(1653),陳洪綬死後一年,是他的作品中最晚出版。鄭振鐸說:「人物形象皆峨冠玉帶,嚴守漢族衣冠制度,一切布置,自几席以至陳設雜品,皆漢人日用物也,僅以高古目之,失老蓮、子立的本意了。」可以和史景遷《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書中的描述,拿來互相印證。  鄭振鐸提到的「子立」,是徽派刻畫名家黃建中的字,《博古牌葉子》的刻工。從他的祖父黃應瑞開始,受到安徽歙縣墨範的影響,易凹為凸,繼承雕刻精細凹版墨範的傳統,為中國古代木刻畫光芒萬丈的萬曆時代,更加發揚光大。父親黃一彬,叔父黃一中都參與刻畫《陳章侯水滸葉子》。  黃子立於明亡之前,崇禎11年(1638),便刻過陳洪綬的九歌圖。從萬曆20年(1592)到乾隆初年,將近一個半世紀,黃家的鐫刻,代表徽派刻畫的極峰。黃子立約死於康熙29年(1690),也就是說從黃應瑞到他祖孫三代,技冠晚明的徽派刻畫,自此絕矣。雖仍有家譜未載的黃順吉,刻過《賽花鈴》,卷首有康熙61年(1722)題詞,但能鐫刻陳洪綬藝術成就高峰的《博古牌葉子》,稱之為徽派絕響,似無不可。  此書另有一部原刻本存世,鄭振鐸和藏家周子競借用,交給北京故宮博物院印刷所影印。印成八年未面市,後收入1940年到45年鄭振鐸主編《中國版畫史圖錄》中。1976年翁同龢的玄孫,著名的學者、收藏家翁萬戈,將其高祖父收藏的版本,付予藝文印書館影印。據他本人說:除「牛僧孺」一頁之外,其餘都勝於周子競藏本,細心的讀者不妨拿來比較。  (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