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虹一的搜尋結果,共05

  • 黨內互打 屏縣國民黨籍議員林郁虹告黨部獲賠60萬元

    黨內互打 屏縣國民黨籍議員林郁虹告黨部獲賠60萬元

    2014年縣長選舉期間,時任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主委張雅屏,涉嫌以黑函影射民進黨縣長候選人潘孟安與已婚縣議員林郁虹有染,2名遭影射當事人事後紛紛提告,林更求償1000萬元,屏東地院18日一審針對林郁虹部分,判決張雅屏及國民黨需共同賠償60萬元,並在中時等四大報頭版刊登道歉啟事,全案仍可上訴。 \n \n 現仍是國民黨員的林郁虹獲悉判決後表示,尊重司法,目前尚未看到判決書,會與律師討論後決定是否上訴,至於明年是否披掛國民黨籍參選,她則認為「現在談這個還太早」。現任縣黨部主委廖婉汝則強調,既然法官判決,黨部也應勇於承認錯誤,她願意代表黨來向林議員道歉,至於賠償部分就轉由黨中央協助處理,期盼這事能到此結束。 \n \n 當時那張黑函指稱,林選民服務做到汽車旅館,更直指私德有問題,林郁虹第一時間在家人及支持者鼓勵下出面痛斥選舉歪風,更強調「選舉是一時、女人清白卻是一世」女性從政並沒有錯,有時服務選民必須犧牲自己家庭時間,甚至錯過與親友聚會,為得是民眾有更好的生活品質。 \n \n 林郁虹說,選舉是民主手段,但一張開民主倒車的黑函,真的差點將她打趴,所幸子女及丈夫出面力挺,讓她決定站出來對抗這骯髒手段,委由律師蒐證提告。張雅屏則因這張選舉文宣遭判刑2年10月,褫奪公權5年定讞,今年7月已入監服刑。

  • 她演《澳門風雲3》超火辣喻女神接班封:胸霸!

    她演《澳門風雲3》超火辣喻女神接班封:胸霸!

    許久未曾在賭片中叱吒風雲的賭俠劉德華在《澳門風雲3》中盡顯不老男神的炫酷本色,而在炸彈劉德華身邊,一位黑色修身小禮服裙的性感女郎有著傲人身材,與劉天王的俊男配美女的組合模式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很賞心悅目。而這個新晉「晶女郎」就是憑藉火辣身材強力加盟《澳門風雲3》的張虹一。 \n張虹一身兼歌手、演員雙重身份,早在新人時期,就曾與台灣導演黃中平合作拍攝專輯《好想你》的MV。此專輯一炮打響反響熱烈,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普遍讚譽,在其專輯主打歌《女王衣櫥》MV中,張虹一更是展露了性感灑脫的舞姿,將自己傲人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編舞老師張勝豐也對張虹一的敬業讚不絕口,稱其「很有當年Jolin的感覺」。不僅如此,她還是時尚雜誌的寵兒,曾為國內各大頂級雜誌拍攝過封面,盡顯性感嫵媚的女王風範。除了能駕馭性感角色外,清純的扮相對張虹一來說也是信手拈來,可謂風格多變塑造力一流。 \n而《澳門風雲3》雖然是張虹一首次接觸大螢幕,但與天王劉德華搭檔起來也並不顯生澀,張虹一坦言非常珍惜這個表演機會,而對於外界稱其可能會成為邱淑貞的接班人一說,張虹一則羞澀表示,自己一定會努力的。且這次除了演技被讚賞外,更以傲人胸部成功搶鏡,難怪被觀眾讚為《澳門風雲3》中的「胸霸」。

  • 虹牌油漆歡慶一甲子

    虹牌油漆歡慶一甲子

     走過60個寒暑,台灣塗料界的標竿企業「虹牌油漆」,於5月28日假國立餐飲學校舉辦以感恩為主軸的「彩虹光輝一甲子,舞動色彩SHOW活力」60周年慶一系列活動,並表揚資深員工,表達對所有一路陪伴「虹牌油漆」走過一甲子的忠實客戶與員工。張德雄董事長於慶祝活動中致詞表示,未來永記造漆將挑戰營收、EPS、和市占率等新三高紀錄。 \n 高雄市長陳菊、高雄市立空大校長吳英明、國立高雄餐旅大學校長容繼業、立委管碧玲、侯彩鳳、林岱華、台灣杜邦總裁陳錫安、長興化工總經理蕭慈飛及台灣省塗料公會聯合會理事長等多位貴賓祝賀。 \n 陳菊特別表彰永記造漆長期默默投入弱勢關懷的付出及對高雄經濟發展貢獻。台灣杜邦總裁陳錫安則期許永記造漆能邁向百年企業。 \n 張德雄指出,永記造漆在故創辦人張添永先生的高瞻遠矚、胼手胝足下,從無到有逐漸創建了「虹牌油漆」的油漆王國,今後仍本著「顧客至上,品質第一」的信念,積極研發生產符合環保的綠建材產品,並一本初衷地回饋社會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一份心,期待全體員工同心協力再創「虹牌油漆」輝煌的下一個60年。 \n 永記造漆活動當天除了張德雄董事長的一身勁裝帶領全體員工慢跑、與會來賓手牽手以油漆在「手印牆」上留下手印,共同見證這值得回憶的歷史性一刻外,另有藝人蝴蝶姐姐現場帶動唱、競技啦啦隊表演、展現創意趣味競賽及各式美食的園遊會等。

  • 張大千《愛痕湖》拍賣 破億

     中國收藏近年日趨火熱,在十七日中國嘉德二○一○春拍近現代書畫,「借古開今—張大千、黃賓虹、吳湖帆及同時代畫家」專場上,張大千晚年巨幅絹畫「《愛痕湖》,以一億八○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四‧八億元新台幣)「天價」拍出,不僅創下張大千個人作品成交新高紀錄,也是中國近現代書畫首次突破億元大關。 \n 作為第一一二五號拍品,該畫當天晚間十一時半才登場開拍,就在拍賣師報出九百萬元起價後,馬上引起場內和電話委託買家快速加價,場內氣氛緊張,所有藏家不但起立關注叫價,還不斷鼓掌炒熱拍賣會,在加價至七千一百萬元時,甚有新買家參與競拍,經近六十輪喊價後,最終由一名電話委託買家,以一億八○萬元成為該作新主人;早前一度估價為一千五百萬至兩千萬元。 \n 該畫是張大千一九六五年秋日,與友人在瑞士奧國旅遊,因夜宿「愛痕湖」令他印象深刻,於是用近一年時間畫了此圖。此作是張大千巨幅絹本潑彩之作,與其平生巨構《長江萬里圖》誕生於同年,畫寬七六‧二釐米,長二六四‧二釐米,乃張大千《愛痕湖》系列中,尺寸最大的一幅。 \n 中國嘉德近現代及當代書畫總經理郭彤指出,作為最能體現現代中國文化新形象作品,張大千此畫一露面便引起海內外藏家關注,大家不僅為這幅作品魅力所吸引,同時也讓市場領略到現代中國水墨極具衝擊力的全新感受;她還認為,「市場用頂級價格證實了這幅作品無與倫比的魅力。」

  • 書人物-穿衣吃飯做瑜珈 張小虹要作姿勢分子

    她的文字擺盪在學術論文、文化評論與散文之間,彼此界線越來越模糊。這一回,新書《身體摺學》,更是她第一次貼近日常瑣事的書寫。 \n學者張小虹話聲輕柔,又飽含抑揚頓挫,一席話談下來叮叮噹噹彷彿音樂;女性主義者張小虹風姿綽約,穿著她最愛的「老衣服」,高領斜襟加織花刺繡,紅唇上滿是笑意;作家張小虹奇思妙想,從瑪丹娜到莎士比亞,文字悠遊議論與日常……。 \n這是「三位一體」的張小虹。但這說法其實挪用自她自己的發明。那天她說的是,年紀不是一條線性,而是如棉被般折疊又折疊,「我是我,是女兒,是母親,三位一體。」 \n邊寫邊笑 完成《身體摺學》 \n在陽光下靠窗的座位旁,張小虹整個人像春天般綻放,就和新書《身體摺學》(有鹿)封面的粉紫色一樣。她笑說:「我自己很喜歡這本書,充滿幽默、三八和自我調侃!」 \n《身體摺學》是張小虹2007至2008年間在《人間》副刊「三少四壯」的專欄結集。她回憶當時正處於周期性的困頓,感到創造力貧乏,沒想到接下專欄後突然海闊天空,每周一天窩在書桌前舞動十指,邊寫邊笑。放下了理論、鬆綁了吊書袋,「常常有捨不得寫完的感覺!」 \n她坦言這是第一次這麼貼近自己日常瑣事的書寫,老友邊讀邊忍不住說:「誰都知道了妳家的陽台、巷口的鵝肉攤和一百零八式的楊式太極拳!」還有她原來上課前還會壓力很大,備課的前一夜會吃上一碗超級辣的花枝羹冬粉,超愛唱歌、喜歡去北京潘家園挖寶……。 \n但她還是開心,自嘲從小就最會寫議論文,讀了藝文氣息濃厚的台大外文系,還被人笑竟沒有創作、沒演過戲。「所以這次我感覺真正打破了思考性和抒情性的界線,越寫越生活,越寫越舒暢。」 \n戀家、獨處 彷彿與世界相隔 \n而關於「學院女人的日常生活」,張小虹說了一個更生動的往事。曾經她與幾名女性好友聚會,一群女人在餐館裡嘰嘰喳喳,笑得吵得開心得老闆都忍不住過來一探究竟,好奇問「妳們是做什麼的?」大家起鬨要他猜,他猜了醫生、律師等等一輪,到了張小虹身上,他一點:「妳是情婦!」張小虹可樂了,「每次我一坐上計程車,司機就說妳是老師吧?這次我終於顛覆形象了!」 \n她笑說自己循規蹈矩地長大,「這輩子做過最離經叛道的事,大概就是離婚。」不到30歲結的婚,4年後收場,因為她發現自己無法與另一個人同居一室,「離婚後這輩子第一次一個人住,才發現好棒啊!」 \n笑聲下,她聊起去年底從住了10多年的溫州街宿舍,搬到青田街宿舍,新家變大,她描述「整個房子都是我的大腦!」而她心目中最快樂的一天,就是電話不要響、不用出門與人接觸,一整天在屋子裡閱讀,上午可以坐在陽台看書,餓了自己做飯吃,累了睡午覺,隨時可以唱歌,傍晚到大安森林公園散步。「我真的天生喜歡獨處,有時在家待一天,晚上6點下樓倒垃圾,整個人彷彿跟世界隔著一層隔音罩,沒有辦法回神!」 \n皺摺,近期最喜歡的字詞 \n因為眷戀新家,即使這學期休假,張小虹也決定不旅行。40多歲的她神采飛揚,自認年紀漸長的好處就是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要的,「結婚、同居都不行,但愛情當然還是要有的!」 \n過去,欲望、消費、身體一向是張小虹文中的關鍵詞,她筆下也處處是「菁英/通俗」、「男性/女性」、「上流/下流」等並排的二元對立,以及她無孔不入對這個二元的拆解。這次,她還是要去凹折硬梆梆的架構,以會穿衣吃飯做瑜珈的「姿勢分子」挑釁「知識分子」,但她自認過去那個分立兩邊的「/」,對她來說已變成了更柔軟的「皺摺」。 \n「皺摺,是我最近好喜歡的詞,也是我對身體或年紀的感覺。」張小虹練瑜珈、慢跑,近年又學了太極拳,運動中身體的伸展、腳跟的力量,或雀躍的動態,都會不經意讓她覺得「小時候的感覺回來了」。她笑盈盈地說:「所以我總是沒意識到年紀,也不喜歡談衰老,只要有創造力,人就不老啊!」 \n自述「18歲起就沒離開過台大文學院」的張小虹,自覺學院生活讓她接觸不到社會蒸騰現實的一面,因此多年來她不斷自我提醒,仍要保持敏銳的觸角、與社會互動,而寫作文化評論就是這樣的延伸。一年又一年寫下來,張小虹的文字擺盪在學術論文、文化評論與散文之間,彼此界線也越來越模糊。 \n「我喜歡想題目的過程,到了下筆寫作就有了焦慮,所以我永遠改不了最後一刻交稿的習慣,喜歡在那種既緊張又放鬆之間的感覺。」就像是在規矩中小小的解放、漸漸地拉大框架,張小虹將以那春天般的活力,繼續她的不安於室,以及她的創作生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