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貴興的搜尋結果,共10

  • 張貴興野豬渡河獲紅樓夢獎

    張貴興野豬渡河獲紅樓夢獎

     近年獲金鼎獎、台灣文學金典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獎等獎項肯定的作家張貴興,再度以小說《野豬渡河》獲得第8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獎金為港幣30萬元(約為113萬台幣),也是第2位獲獎的台籍作家。決審委員認為,《野豬渡河》是「筆力雄勁、構思恢宏」的鉅著。

  • 婆羅洲的幽暗叢林 張貴興《野豬渡河》獲紅樓夢獎

    婆羅洲的幽暗叢林 張貴興《野豬渡河》獲紅樓夢獎

    近年獲金鼎獎、台灣文學金典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獎等獎項肯定的作家張貴興,再度以小說《野豬渡河》獲得第八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獎金為港幣30萬元(約為113萬台幣),也是第二位獲獎的台籍作家。決審委員認為,《野豬渡河》是「筆力雄勁、構思恢宏」的鉅著。

  • 奇幻婆羅洲 張貴興《野豬渡河》奪金典獎

    奇幻婆羅洲 張貴興《野豬渡河》奪金典獎

     描述婆羅洲的奇幻寫實之作《野豬渡河》,獲台灣文學金典獎年度大獎的肯定。出身於馬來西亞的作者張貴興,耕耘文學多年,獲獎無數,在台就讀大學之際,即以〈俠影錄〉獲得時報文學獎第一屆短篇小說獎的佳作,往後幾年也不缺席時報文學獎盛事,陸續獲得短篇小說優選、中篇小說獎、小說推薦獎等佳績。

  • 迷幻婆羅洲《野豬渡河》獲金典年度大獎

    迷幻婆羅洲《野豬渡河》獲金典年度大獎

    描述婆羅洲的奇幻寫實之作《野豬渡河》,在今(25)日獲台灣文學金典獎年度大獎的肯定。出身於馬來西亞的作者張貴興,耕耘文學多年,獲獎無數,在台就讀大學之際,即以〈俠影錄〉獲得時報文學獎第一屆短篇小說獎的佳作,往後幾年也不缺席時報文學獎盛事,陸續獲得短篇小說優選、中篇小說獎、小說推薦獎等佳績。

  • 聽書趣 高陽、張貴興小說用念的給你聽

    聽書趣 高陽、張貴興小說用念的給你聽

    想讀高陽著名的《胡雪巖》系列,卻始終抽不出時間讀完六本巨著嗎?台灣有出版社近日和有聲書公司合作,將高陽、懷觀、張貴興等作家的作品製作成中文有聲書,今年底將正式上架,未來也將陸續把更多台灣作家作品製作成評書版、廣播劇版、有聲版小說,不只上架到大陸有聲書平台,未來也會在Google、蘋果的平台上架,將台灣的文學作品推向國際有聲書市場。

  • 夢魘,沒有邊境──《野豬渡河》的悲歌

     張貴興的小說《野豬渡河》以特定場域書寫大時代的故事。閱讀此書,胸臆間盤桓的驚駭與滯鬱,隨著章節鋪衍,彷如四面圍襲,一路愈敲愈急的緊鑼密鼓。及至掩卷,還是令人緩不過氣來。

  • 黑環

    黑環

     豬芭村華人天主教鄒神父五十多歲,一雙薄耳像蝙蝠翼膜,瀰漫著神采飛揚的紅絲綠暈,代步工具是一輛英國三槍牌自行車。自行車在神父保養下,三十多年了,車鈴聲依舊洪亮,鍍鎳的燈罩像一朵猴頭菇,輻絲和輪輞閃閃發亮像神的靈運漫行水面。愛蜜莉,鄒神父在內陸傳教時收養的孤兒,十六歲和鄒神父遷居豬芭村,十八歲獨居加拿大山腳下,飼養雞鴨,透過鄒神父牽線,定期販售荷蘭石油公司肉雞雞蛋,熟識豬芭村白人官員和石油公司雇員。

  • 文化看板-2月號印刻以張貴興作專輯

    2月號《印刻文學生活誌》以小說家張貴興作為封面專輯人物,刊出睽違近十四年的中篇小說新作〈千愛〉,並邀高嘉謙訪談,張錦忠、黃錦樹評述,以及言叔夏等作家拋出數個關鍵字作為與小說家的神交應答,同場加映馬華小說家龔萬輝的(偽)《麻花文學誌》。另外「肥瘦對寫」駱以軍董啟章這回聊更衣室、咖啡屋,「超新星」楊婕「房間」系列散文,皆展現殊異的心境視域。

  • 大馬華文作家 留台歲月追憶3之1-下水道的一頭噬人巨鱷

     1949年五星旗旭日東昇,「光明戰勝黑暗」,北婆羅洲英國殖民地美里鎮一名英文教師郭益光(沙巴抗日英雄郭益南弟弟)在校內分發〈告同學書〉,鼓吹北歸,約30名青年揮別祖輩揮汗墾殖小有成就的家園,揮淚返「國」。歷經汶萊蠻帝、傲慢拉者(Rajah)、武士刀、英國獅尿揮灑下,這塊與世隔絕的熱島子民已孕育著「反帝反殖反暴政爭取自治獨立」的反骨胚胎。選擇留守當地(砂拉越)的青年,企圖用共產浪潮染紅江河雨林,並在印尼共黨訓練協助下成立勢單力薄的武裝隊伍。1962年汶萊共黨武力革命失敗,英軍趁勢掃蕩和逮捕砂共,迫使砂共遁走雨林以武力和英軍長期抗爭。1974年砂共和執政者簽署和平協議,扔下武器走出蠻林,這是砂共武裝革命第一次重挫和腰斬。

  • 從家變,到質變

    70年代問世的《家變》,以及當時風起雲湧的現代主義思潮,又如何啟蒙了接下來的台灣文壇?中生代小說家駱以軍回憶,90年代時,他同時讀了兩岸三地的陳映真、王文興、白先勇、七等生、李永平、莫言、韓少功、西西,以及西方的福克納、喬哀思、卡夫卡等等。「那時《家變》已是經典,沒有非議,我感到那是一種《尤里西斯》式的、慢速書寫的極致。王文興對我來說是真正現代主義的實踐者,『文體即魂體』,文字就是文學實踐的肉身,後來台灣的後現代小說反而趨於炫技、論證技倆,沒有那麼經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