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張贊波的搜尋結果,共02

  • 陸亮麗高速路下 民工慘烈犧牲

    陸亮麗高速路下 民工慘烈犧牲

     當高速公路儼然成為中國發展指標,中國俗語「要想富,先修路」的概念下,大陸近年也出現「世界高速公路擁有量排名,中國是印度的371倍,英國不及陝西省的里程」的驕傲報導,但在獨立紀錄片導演張贊波費時3年的紀錄片《大路朝天》及報導文學《大路》中,對小老百姓而言絕非「條條大路通羅馬」,反而有不少農民工成為大路底下的犧牲品。 \n 美國紀實作家何偉近日在大陸發表新書《奇石》,張贊波坦言受其《尋路中國》、《江城》等書影響:「他的作品就像看紙上的紀錄片。」中文系出身,成為獨立紀錄片導演的張贊波,也將紀錄片的工作筆記發揮成完全可以獨立閱讀的文學作品,他表示:「影像礙於篇幅放不下的人事物,文字可以補強。」尤其在《大路朝天》長達3年的拍攝過程中,張贊波經歷許多看得到卻不准拍攝的場面,透過文字,將自己的感懷分享出來。 \n 耗時3年取得信任 \n 「拍紀錄片,獲得信任能融入、介入,得到同意拍攝最難。」匍匐3年,張贊波以自己家鄉湖南中鋪村的「漵懷高速」為紀錄主題,在他的鏡頭和筆下,可以發現亮麗而令人驕傲的「中國速度」、「中國奇蹟」卻有著無數荒誕而慘烈的故事,中國現代化的榮光往往建築在底層人生之上。張贊波看到負責打樁的民工老何,人工挖樁一不小心遇上溶洞,就有可能被流泥埋身地底,然而對於營造公司來說,突然出現的溶洞卻意味著增加施工費用。 \n 包工廠商往往因為人工更容易剝削,在不適合用人挖樁的地質仍找民工開挖,老何就因此遇上樁井坍垮,不但拿不到合理工資,連抽水機被埋也得賠償。除了民工,修路也為民居帶來危險,漵懷高速一段,歐婆婆家的屋頂因為施工單位的爆破工程,屋頂被飛石砸損,她卻未即時被安置,只能在舊屋裡守著,期待房屋被徵收,在此之前,下雨時只盼屋子不漏雨。 \n 台灣也有類似問題 \n 除了紀錄底層人在高速發展下的命運,張贊波也紀錄了中國式的「工程關係學」,為了工程順利進行,公關項目從送紅包、叫小姐、送上1根15元人民幣的特供菸都是必要的,甚至炸藥庫也承包給派出所;儘管在張贊波看來如同「裁縫將自己的衣服交給一個廚子去縫製」,讓派出所賺點錢卻能確保安檢過關。 \n 張贊波指出,其實從《大路》所見的民工問題並非個案,甚至不是體制改變就能解決的問題,與台灣紀錄片導演交流時他發現,台灣人也面臨相似情境。「人性的貪婪、民族性、文化的相似處是共通的,因此大陸民工的問題,絕對還是會持續發生,且迄今無解。」

  • 文化研究所-逆向思鄉情

     拍攝《天降》與《戀曲》的大陸導演張贊波來台灣參加影展,在台北街頭尋找外公居住過的軌跡,看到他以此製作的10分鐘紀錄片《得和路》,才恍然,原來大陸對台灣的情感,是這樣連結的? \n 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激起一波波的思鄉潮,許許多多的故事,都是滯留台灣的外省人終於能夠回家見親人了;當然,有很多早已見不著,或因有親人在台灣受牽連,而下場淒涼。張導的故事,卻是探親後刺激出來的。 \n 由於從小被貼標籤,張導的心靈故鄉,是在台灣的外公。兒時見著了回來探親的「海外親人」,但由於外公年事已高,在張導的記憶中外公成為外婆與母親嘴裡的傳奇人物。 \n 20多年來,接觸大陸許多上自高官下至平民百姓各行業人士,他們對於台灣的印記,跟我們的解讀真的很不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年輕媒體朋友們紛紛表示,家中長輩關心台灣的程度比自己土地還濃厚,而年輕一代在乎的,卻是台灣正在流行什麼?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