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強姦罪的搜尋結果,共19

  • 17歲少女約拍慘遭性侵 攝影師竟嗆「這是業界潛規則」

    17歲少女約拍慘遭性侵 攝影師竟嗆「這是業界潛規則」

    大陸一名17歲少女,與攝影師約定到旅館拍照紀念青春,沒想到當天卻被攝影師灌酒後慘遭性侵。事後,少女報案,警方也循線逮捕到攝影師。針對性侵一事,沒想到攝影師竟然在法庭上回嗆「這是業界潛規則」。 根據《網易新聞》報導指出,2018年9月,一名少女想要拍攝自己的個人寫真,就與一位攝影師相約,沒想到拍攝當天,攝影師以放鬆為由,要求少女喝酒放鬆,而少女也乖乖聽話喝酒,最後不勝酒力失去意識。少女昏睡期間,攝影師便趁機性侵少女,並且拍下大量猥褻照片、影片。 後來少女回家後發現身體異狀,於是便決定報警處理,警方也循線逮捕到該名攝影師。該名攝影師在法庭上毫無認罪悔改的念頭,甚至表示「攝影師和模特發生關係,這本來就是這行的潛規則啊!」 最後,該名林姓攝影師被法院依強姦罪起訴,最後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半。

  • 遭刑求認姦殺罪 陸男冤獄14年後獲平反

    遭刑求認姦殺罪 陸男冤獄14年後獲平反

    中國大陸山東男子張志超2006年疑遭刑求逼供,被以強姦罪判處無期徒刑。歷經14年的鐵窗生活後,13日獲撤銷判決,無罪釋放。不過媒體報導中未提及類似案情可能涉及的冤獄賠償問題。 《中央社》引述港媒報導稱,案件發生於2005年在山東臨沭縣第二中學分校,在男廁裡發現一名失蹤女學生的屍體。警方鎖定該校16歲的學生張志超為兇手,指控他強姦受害者後,令對方窒息身亡。 報導說,2006年張志超被以強姦罪判處無期徒刑;而他的同學王廣超則被指做偽證,以包庇罪處3年有期徒刑。張志超當年並未提起上訴,直到2011年,才首次向前來探監的母親喊冤。 香港星島日報引述張志超回憶表示,當年自己被要求認罪,「我說不知道之後就開始毆打你,被害人穿什麼衣服,一開始不知道你隨便編,編不對就打你」。此後雖曾在縣檢察院翻供,但之後被提審又再遭逼供,受了很多折磨,自此就絕望了。 陸媒《澎湃新聞》引述張志超說,在獄中被人指為強姦犯,是自己最不能接受的,「我在裡面學到了很多法律知識,認識到不能去接受不屬於自己的罪名,所以最終選擇申訴」。 張志超的辯護律師王殿學指出,本案疑點重重:首先,警方並未取得任何與張志超有關的物證,只憑一名證人的口供就行動。其次,判決書認定張志超的做案時間為3分鐘,但要在這麼短時間內,完成強姦、殺人、藏屍、跑下樓、買鑰匙、換鎖,並交代王廣超不要報案等動作,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報導表示,多年來山東法院曾多次駁回申訴,在張志超母親的奔波下,大陸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下令再審,經過6次延期,總算於2019年底在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並於2020年1月13日對張志超、王廣超再審撤銷2006年的原判決,宣告兩人無罪。 報導說,走出法院後,下半身還穿著囚服的張志超找到了王廣超,兩位昔日同窗緊緊擁抱在一起。他們的人生都因此案偏離軌跡:王廣超當年原本計畫考大學,案發後無法繼續學業,目前以開大貨車為生;經歷14年鐵窗生活的張志超則說,希望重整自己,學點技術,儘早融入社會。

  • 21歲新娘犯強姦罪?問題出在鮮肉尪身上

    21歲新娘犯強姦罪?問題出在鮮肉尪身上

    近期柬埔寨西北班達棉吉省的一場婚禮引發關注,原因是新娘21歲,但新郎年僅14歲,新娘恐犯強姦罪。 這場婚禮會在網路引發討論,是因為新郎阿姨在臉書發文。阿姨寫道:「2019年11月9日,對外甥和外甥的新娘來說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因為太遙遠,阿姨不能來參加婚禮。新娘21歲、新郎14歲,但是我相信只要彼此給予愛寬容,兩個人就一定能白頭偕老」。 依據柬埔寨法律,男性要年滿18歲才能結婚,網友質疑,新娘恐犯強姦罪,這場婚禮背後動機恐不單純。

  • 酒醉誤事! 父喝醉後回家 竟誤睡15歲女兒

    酒醉誤事! 父喝醉後回家 竟誤睡15歲女兒

    香港一名59歲的工人,日前酒醉回家後,竟將女兒誤認成妻子,和她發生性關係,直到女兒發出聲音,他才發現上錯床。妻子得知此事後,向社工求助,整起事件才曝光。但因事後女兒決定原諒父親,更親自寫信向法官求情,香港高等法院考量案情特殊,1日依強姦罪輕判男子2年10月。 綜合媒體報導,該名男子與妻子育有1子1女,兒子在英國讀書。去年3月間,男子喝醉回家後,時值15歲的女兒與他聊了幾句話後便上床就寢。未料,男子竟將女兒誤認成妻子,爬上女兒的床並對其摸胸性交,女兒嚇出聲後,男子才驚覺認錯人。 男子老婆則表示,當晚只聽到女兒曾喊「不好」,但不知發生何事,直到後來起身如廁,女兒才告知她此事,而她也於隔日找社工協助並報警處理。 男子到案後則辯稱,因女兒並未反抗,他才不知認錯人,在聽到聲音後,也立即停止舉動。而女兒則決定原諒父親,並寫了10封信法院求情,還指責社工與警方害父親坐牢,導致她家庭破碎。 法官審理後,認為該案情節特殊,又被害人為被告積極求情,決定輕判2年10月徒刑。 ★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 劉強東涉 1級強姦罪 恐囚30年

    劉強東涉 1級強姦罪 恐囚30年

     京東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在美國的性侵疑雲持續升溫,美國警方4日指劉強東涉嫌一級強姦罪,警方稱目前該案件正在繼續調查中,當法律流程走完,一旦被正式定罪,犯罪人將面臨最少12年,最高30年的監禁。  據「美國之音」5日報導,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警方報告顯示,當地時間8月31日有人向警方報案,指劉強東在當日凌晨一點左右涉嫌強姦行為,警方在當晚將他逮捕,並拍照做記錄。明尼亞波利斯警方發言人艾爾德(John Elder)則表示,劉強東被指控的性侵罪是重罪,警方在報告中是以609.342的罪名控罪劉強東,劉強東被指控的罪行是性犯罪─強姦,將在周五之前完成刑事調查後才會提起訴訟。還有媒體指報告還顯示劉強東是強暴已遂(Rape-Completed)。  女生被灌大量紅酒  根據美國明尼蘇達州法律規定,劉強東的性犯罪等級為一級重罪,目前仍在調查中,當法律流程走完,一旦被正式定罪,犯罪人將面臨最少12年,最高30年的監禁。  有媒體引述一名目擊者爆料指稱,當晚劉強東舉行的私人宴會,劉強東那桌大約10人,受害女生是該桌唯一的女生,被灌了大量紅酒,這一桌共喝了32瓶紅酒;警方調查時還取得了酒水單和晚餐帳單當證據。還有網傳指劉強東在餐廳內扯掉女方內衣,但至今未獲警方證實。劉強東若因此案遭到檢方起訴,因為大陸和美國間並無簽署引渡協議,他可以選擇不赴美出庭面對官司。  委任律師態度轉保守  劉強東委任的美國律師佛里特貝克(Joseph S. Friedberg)之前曾表示,如果指控屬實,警方不會隔天就釋放劉強東,而且是毫無限制條件的釋放。通常這意味著劉強東不會遭到起訴,他也堅信劉此後不會受到任何起訴。但當警方報告公開後,佛里特貝克表示「無可置評」。之前還有報導稱劉的律師認為,警方會因此次抓捕向劉道歉。警方發言人則表示「他們當然會這麼說,但是我們為什麼要道歉,我們當然不會道歉。」

  • 美警方:劉強東涉一級強姦罪

     大陸電商巨頭「京東」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日前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涉嫌性侵被捕,後獲無條件保釋。據BBC中文網報導,當地警方披露更多案件細節,指劉強東此前是涉嫌「一級強姦」被捕;警方稱,目前調查「進度良好」,但案件仍在調查中,未決定會否起訴劉強東。  由於京東日前聲稱對劉的指控是「失實指控」,3家美國律師事務所認為這會誤導投資人,將發起調查並進行集體訴訟。此前劉強東的代表律師格雷(Earl Gray)表示,劉否認有不當行為,預計他被起訴的機會可能性很低。  BBC中文網報導指出,「一級強姦」是明尼蘇達州法律定義的最嚴重級別性侵,經定罪後最高刑罰可達監禁30年。報導稱,明尼蘇達州警方公開了拘捕紀錄,指事件報稱發生在8月31日當地時間凌晨1時,劉強東在同日傍晚,涉嫌強姦被捕。發言人這次披露的資料本來是公開資料,但拒絕透露報稱受害的人士有沒有與警方合作。  此前,外界只知道劉強東被指控的罪名是「構成犯罪的性行為」,目前狀態是「釋放有待正式控告」。  美國《紐約時報》引述警方表示,調查仍是初步階段,但「進度良好」有更多工作要做。發言人又對路透表示,刑事調查在周五前不會完成,完成調查前不會做出起訴。  當地警方發言人之前表示,劉強東是無條件獲釋,可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但拒絕評論一旦真的落案起訴,會否要求劉強東返回美國。由於京東的聲明和美國警方的說法大相逕庭,Rosen、Schall和Pomerantz等3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宣布,將調查京東是否涉嫌發布虛假或誤導性陳述,進而使京東的投資者蒙受損失,並邀請投資受損的股民參與調查和可能的集體訴訟。  劉強東4日上午現身京東集團總部,出席京東與如意控股集團戰略合作簽約儀式。而警方報告出爐後,京東在那斯達克上市的股票下跌了6%,收在29.43美元,自年初以來跌幅已達25%。2014年,京東集團赴美國那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上市,成為大陸第一個赴美上市的大型電商平台。

  • 印度:未滿18歲妻子被夫要求性交後一年內可提告

    印度男人要小心了,未來如果他們惹得自己年輕妻子不高興,只要妻子年紀小於18歲,且在一年內兩人曾性交過,妻子可以提告丈夫「強姦罪」。 綜合bbc與新德里電視台(ndtv)11日報導,11日印度最高法院正式裁定,未來不到18歲的同婚新娘,可以在與丈夫發生性關後一年內提告丈夫強姦罪。 原本印度的刑法Section 375就有規定與18歲以下女性發生性關係違法,但又有但書規定如果與15歲以上的女子結婚後,發生性關係即不違法。這樣的例外令發政府組織「獨立思想」(Independent Thought)不滿,於是請願盼能彌補「漏洞」。 印度的法定結婚年齡下限為18歲,但童婚現象普遍,《印度時報》指出,該國目前有2300萬兒童新娘(child brides)。

  • 兩岸史話-認識那些民國律師們 為女性強姦罪翻案(七)

    兩岸史話-認識那些民國律師們 為女性強姦罪翻案(七)

     為表示對這位前任侍郎和總統祕書的尊重,司法部將第一號律師證書頒給了曹汝霖。  學成歸國之後,曹汝霖以保和殿殿試第二名的成績被授予進士,其後開始在商務部和外務部任職,亦算「官運亨通」。辛亥革命之後,袁世凱就任第二屆臨時大總統,曹汝霖便在總統府祕書廳工作。  一日,曹汝霖在祕書廳辦事,發現總統辦公桌上有一封沒有封套的信件,信中露出朱芾煌的字樣。朱芾煌與袁世凱長子袁克定來往密切,又是南北議和中的重要人物。  在司法界人脈深厚  曹汝霖出於好奇,便隨手拆閱。只見信中寫道,新政府成立在即,有三人不可用,即趙秉鈞、烏珍及曹汝霖。信上亦有袁世凱的批覆。袁道,趙秉鈞「不能不用」,烏珍「現時不可少」,曹汝霖「不想入政府」。曹汝霖認為這是袁世凱暗示不會啟用自己之舉,便於第二天辭職。  1912年司法部成立,頒布了《律師暫行章程》,規定法庭訴訟可以聘請律師,而在外國大學或專門學校修習法律三年以上且有畢業文憑者可免試申請律師資格。賦閒在家的曹汝霖為了解決生計和扶養家人,便決定申請成為執業律師。或許為表示對這位前任侍郎和總統祕書的尊重,司法部將第一號律師證書頒給了曹汝霖。從此,他開始在松樹胡同家中開展律師業務,成為一名「下海律師」。  作為前清高官,曹汝霖在司法界人脈深厚。當時他的密友章宗祥擔任民國司法案件終審機關大理院的院長,其他諸如余戟門、林行規、姚次之等好友也都身居司法要職。曹汝霖回憶,他為了避嫌,在擔任律師期間,絕少與這些好友往來,即使偶爾見面也絕對不談訴訟事務。在他的印象中,北洋時期的法官清廉自好、慎重審案、勤奮辦公,而絕對不聞受賄之事。因此,曹汝霖在律師界的聲譽主要還是通過扎實的專業功底和良好的案件效果逐步建立起來的。  曹汝霖在擔任律師之初,律師制度也是剛剛建立,人民對於律師認識不深,因此客戶不多,他也只是照章收取公費,酬勞多少悉聽當事人之便。後來有一案件,根據事實應當判處死刑,但是法律又沒有明文規定,因此情況比較特殊。該案初審根據事實判決死罪,二審維持原判,被告最後上告到大理院,並且延請曹汝霖擔任辯護律師。  曹汝霖根據「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原則擬定了上訴詞,結果大理院據此撤銷原判,改判無罪。案子改判後,被告全家老小來到曹汝霖事務所中磕頭致謝。曹汝霖見他們貧困,因此並沒收取費用。從這之後,人們知道律師在訴訟中的重要地位,曹汝霖的名聲也在北京市民間流傳開來。  民國時出版的司法文書輯錄《刀筆菁華》曾收錄曹汝霖代理的兩個案件。其一是周姓姐妹案。這一案件的當事人是寶山某鎮的周姓兩姐妹。周姓姐妹生得標緻動人,卻又天性風騷,平日裡就喜和村裡的無賴廝混。一日傍晚,她們在田裡幹活,遇到某店學徒路過,便上前勾引,三人席地交歡。學徒恣情不休,竟然死在二女懷中。二女當下手足無措,呆若木雞。正好鎮中員警路過此地,將兩姐妹當場逮捕。  當地審判廳以周氏姐妹姦非致人死亡判刑,唯因其貪歡誤殺而減等治罪。當時曹汝霖在當地遊覽,聽聞此案,忍不住感歎:「難道這裡就沒有懂法之人嗎?」當地人聞言,紛紛詰問為何。曹汝霖道,周氏姐妹不應受此刑罰。於是他在周氏姐妹親戚的請求下,代理此案,上訴至江蘇高等法院。  曹汝霖在辯護詞中指出,學徒因與周氏姐妹交歡而死,這是事實,無可辯駁。但本案的關鍵之處在於,交歡是否出於周氏姐妹的強迫。假如並不存在強迫行為,而是雙方自願,則周氏姐妹不應承擔刑事責任。判斷犯罪的成立與否,需研究犯罪者是否具有犯罪的能力。如果沒有犯罪能力,則即使存在犯罪的嫌疑,也不能強加罪狀。  刀筆菁華收錄奇案  周氏姐妹均為弱質女子,既沒有「強迫求姦」的能力,也沒有致人死地的要素。如果學徒真不願意,周氏姐妹又怎能強迫,又豈會致其死亡呢?如果學徒是自願相歡,貪欲而死,則是咎由自取,報有應受。而且,刑法並無對女性強姦男性的明文規定,因此,初審法官比擬刑法中男性強姦女性致死的條文為法不容。江蘇省高等法院收到辯護狀後,無法定奪,電請大理院和總檢察廳批覆,最後遵照大理院的批覆對周氏姐妹宣告無罪。  其二是段升攜帶煙土案。這一案件的當事人段升在天津車站被員警搜出煙土兩百餘斤。經訊問後段升供出,這批煙土是受「某偉人」之託攜帶100斤,受該「偉人」之妾所託攜帶50斤,受某參謀長之託攜帶50斤。審判廳認為段升以幫助他人吸食鴉片為業,且已經供認不諱,根據刑法第266條,判處段升幫助某偉人吸食鴉片,科徒刑10個月,罰金1000元;幫助「某偉人」之妾及參謀長吸食鴉片,各科徒刑10個月,罰金1000元。三罪並罰,處以徒刑2年零5個月,並處罰金2900元。段升家屬請求曹汝霖為其辯護。(待續)

  • 認識那些民國律師們--為女性強姦罪翻案(七)

    認識那些民國律師們--為女性強姦罪翻案(七)

    ◆為表示對這位前任侍郎和總統祕書的尊重,司法部將第一號律師證書頒給了曹汝霖 學成歸國之後,曹汝霖以保和殿殿試第二名的成績被授予進士,其後開始在商務部和外務部任職,亦算「官運亨通」。辛亥革命之後,袁世凱就任第二屆臨時大總統,曹汝霖便在總統府祕書廳工作。 一日,曹汝霖在祕書廳辦事,發現總統辦公桌上有一封沒有封套的信件,信中露出朱芾煌的字樣。朱芾煌與袁世凱長子袁克定來往密切,又是南北議和中的重要人物。 ■在司法界人脈深厚 曹汝霖出於好奇,便隨手拆閱。只見信中寫道,新政府成立在即,有三人不可用,即趙秉鈞、烏珍及曹汝霖。信上亦有袁世凱的批覆。袁道,趙秉鈞「不能不用」,烏珍「現時不可少」,曹汝霖「不想入政府」。曹汝霖認為這是袁世凱暗示不會啟用自己之舉,便於第二天辭職。 1912年司法部成立,頒佈了《律師暫行章程》,規定法庭訴訟可以聘請律師,而在外國大學或專門學校修習法律三年以上且有畢業文憑者可免試申請律師資格。賦閒在家的曹汝霖為了解決生計和扶養家人,便決定申請成為執業律師。或許為表示對這位前任侍郎和總統祕書的尊重,司法部將第一號律師證書頒給了曹汝霖。從此,他開始在松樹胡同家中開展律師業務,成為一名「下海律師」。 作為前清高官,曹汝霖在司法界人脈深厚。當時他的密友章宗祥擔任民國司法案件終審機關大理院的院長,其他諸如余戟門、林行規、姚次之等好友也都身居司法要職。曹汝霖回憶,他為了避嫌,在擔任律師期間,絕少與這些好友往來,即使偶爾見面也絕對不談訴訟事務。在他的印象中,北洋時期的法官清廉自好、慎重審案、勤奮辦公,而絕對不聞受賄之事。因此,曹汝霖在律師界的聲譽主要還是通過扎實的專業功底和良好的案件效果逐步建立起來的。 曹汝霖在擔任律師之初,律師制度也是剛剛建立,人民對於律師認識不深,因此客戶不多,他也只是照章收取公費,酬勞多少悉聽當事人之便。後來有一案件,根據事實應當判處死刑,但是法律又沒有明文規定,因此情況比較特殊。該案初審根據事實判決死罪,二審維持原判,被告最後上告到大理院,並且延請曹汝霖擔任辯護律師。 曹汝霖根據「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原則擬定了上訴詞,結果大理院據此撤銷原判,改判無罪。案子改判後,被告全家老小來到曹汝霖事務所中磕頭致謝。曹汝霖見他們貧困,因此並沒收取費用。從這之後,人們知道律師在訴訟中的重要地位,曹汝霖的名聲也在北京市民間流傳開來。 民國時出版的司法文書輯錄《刀筆菁華》曾收錄曹汝霖代理的兩個案件。其一是周姓姐妹案。這一案件的當事人是寶山某鎮的周姓兩姐妹。周姓姐妹生得標緻動人,卻又天性風騷,平日裡就喜和村裡的無賴廝混。一日傍晚,她們在田裡幹活,遇到某店學徒路過,便上前勾引,三人席地交歡。學徒恣情不休,竟然死在二女懷中。二女當下手足無措,呆若木雞。正好鎮中員警路過此地,將兩姐妹當場逮捕。 當地審判廳以周氏姐妹姦非致人死亡判刑,唯因其貪歡誤殺而減等治罪。當時曹汝霖在當地遊覽,聽聞此案,忍不住感歎:「難道這裡就沒有懂法之人嗎?」當地人聞言,紛紛詰問為何。曹汝霖道,周氏姐妹不應受此刑罰。於是他在周氏姐妹親戚的請求下,代理此案,上訴至江蘇高等法院。 曹汝霖在辯護詞中指出,學徒因與周氏姐妹交歡而死,這是事實,無可辯駁。但本案的關鍵之處在於,交歡是否出於周氏姐妹的強迫。假如並不存在強迫行為,而是雙方自願,則周氏姐妹不應承擔刑事責任。判斷犯罪的成立與否,需研究犯罪者是否具有犯罪的能力。如果沒有犯罪能力,則即使存在犯罪的嫌疑,也不能強加罪狀。 ■刀筆菁華收錄奇案 周氏姐妹均為弱質女子,既沒有「強迫求姦」的能力,也沒有致人死地的要素。如果學徒真不願意,周氏姐妹又怎能強迫,又豈會致其死亡呢?如果學徒是自願相歡,貪欲而死,則是咎由自取,報有應受。而且,刑法並無對女性強姦男性的明文規定,因此,初審法官比擬刑法中男性強姦女性致死的條文為法不容。江蘇省高等法院收到辯護狀後,無法定奪,電請大理院和總檢察廳批覆,最後遵照大理院的批覆對周氏姐妹宣告無罪。 其二是段升攜帶煙土案。這一案件的當事人段升在天津車站被員警搜出煙土兩百餘斤。經訊問後段升供出,這批煙土是受「某偉人」之託攜帶100斤,受該「偉人」之妾所託攜帶50斤,受某參謀長之託攜帶50斤。審判廳認為段升以幫助他人吸食鴉片為業,且已經供認不諱,根據刑法第266條,判處段升幫助某偉人吸食鴉片,科徒刑10個月,罰金1000元;幫助「某偉人」之妾及參謀長吸食鴉片,各科徒刑10個月,罰金1000元。三罪並罰,處以徒刑2年零5個月,並處罰金2900元。段升家屬請求曹汝霖為其辯護。(待續)

  • 嫖女童被判強姦罪 大陸首例

    嫖女童被判強姦罪 大陸首例

     四川成都邛崍兩名男子透過「雞頭」媒介,與13歲少女性交易。一年前,邛崍檢方對這起嫖宿幼女案,首次以強姦罪提起公訴,3月2日,地方法院也以強姦罪宣判,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首例。這項判決恰好呼應了2013年底,最高法院贊成廢除嫖宿幼女罪的表態,也與司法界、學術界長期對廢除嫖宿幼女罪的呼籲一致。  陸媒報導,邛崍40歲出頭的楊姓男子,2013年7月,透過「雞頭」阿興介紹,希望找「幼齒」來「顧目睭」,並看中了身材凹凸有致的小蘭(化名)。隨後,楊某將小蘭帶到一家平價酒店開房,發生性關係,事後給了小蘭800元(人民幣,下同)。數日後,45歲李姓男子,同樣透過阿興介紹,也付了800元與小蘭發生性關係。  隨著阿興經營的應召站遭破獲,小蘭僅13歲一事曝光,邛崍檢方以涉嫌嫖宿幼女罪批捕楊男與李某。但承辦檢察官認為,楊、李2男明知小蘭不滿14足歲的情況下,仍與她發生性關係,符合強姦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因此以強姦罪提起公訴,法官並於本月2日以強姦罪名成立宣判。  民間多數認為重判  事實上,大陸《刑法》有嫖宿幼女罪,此次破例以強姦罪判刑,引起相當大的討論。由於嫖宿幼女罪的法定最高刑度是15年,強姦罪則最重可處死刑,因此民間多數認為法官「重判」。  為避免幼女二次傷害  四川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法學博士葉睿表示,嫖宿幼女罪的法定刑為5年至15年,而強姦罪將姦淫幼女作為法定從重情節,最高刑是死刑,且被害人若14歲以上,也可構成強姦罪。但強姦犯罪情節輕微的,也可能只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而嫖宿幼女罪則至少判刑5年以上,所以不能說嫖宿幼女罪就一定比較輕。  他認為,兩罪的主要區別在於,嫖宿幼女罪忽視了被害人的身分。若定嫖宿幼女罪,則變相認同幼女賣淫行為,這無疑是對受害幼女的二次傷害,與《刑法》保護幼女的立法精神相違背。

  • 夫涉強姦罪 妻委關說遭騙15萬

    丈夫因涉嫌強姦罪被逮,妻子找人關說,結果被騙近3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合15萬新台幣)。近日,經江西吉安市吉水縣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詐騙罪判處鄧某有期徒刑1年6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 中國江西網報導,2013年7月,黃婦的丈夫因涉嫌強姦罪被抓。第二天晚上,一位友人跟黃婦聯繫,稱其親戚鄧某可以將其丈夫「關說」出來。信以為真的黃婦分3次付給鄧某福2.8萬元,而鄧某將這些錢全部用於個人花用。

  • 美強暴犯:長得太帥 不算強姦

    美國佐治亞州男子達柳斯·馬蒂斯被控搶劫並犯有強姦罪,但他用「熱情奔放的人格魅力和帥氣的外表」來為自己辯護:「長得太帥不算強姦」,堅稱受害者是自願與他發生關係的。最終他竟然說服了陪審團中的1名成員,且逃脫了強姦罪的指控。

  • 法律研究所-嫖宿幼女罪 該廢了!

     自貴州習水公職人員發生性侵幼女事件且被判嫖宿幼女罪後,在浙江麗水、福建安溪、四川宜賓、浙江永康、河南永成等地又相繼發生了一系列公職人員性侵幼女之惡性事件。諸多此類案件的發生及處置已使得嫖宿幼女罪的危害表露無遺。根據大陸《刑法》,與幼女發生性關係的行為,涉及兩個並行罪名:強姦罪和嫖宿幼女罪。近年所發生的事件,大多數「嫖宿」為多人多次且影響惡劣,該情節若依照強姦罪論處,應屬於法定從重情節,「應處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但嫖宿幼女罪「5至15年的有期徒刑,並處罰金」的量刑卻遠遠輕於上述強姦罪的從重量刑。  比較台灣《刑法》,並未有嫖宿幼女罪之類似規定,涉及性侵犯幼女的行為都統一規定於第221條、222條及227條中:其中通過強暴、脅迫等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與幼女為性交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時,即使經幼女同意為之,亦會獲刑3年以上10年以下。男性或幼男亦一併受保護。

  • 嫖宿幼女罪變免死牌 大陸喊廢

     大陸全國政協委員、婦聯副主席甄硯,在兩會期間呼籲廢除不利未成年人保護的「嫖宿幼女罪」,強調此罪與「強姦罪」規定相矛盾,容易造成執法混亂,此一罪名更成了犯罪分子的保護傘、免死牌。  對於與少女發生性關係,大陸刑法本來只要未滿十四歲,無論女方是否同意、有沒收錢,都屬「加重強姦罪」,最重可處死。  但一九九七年大陸刑法修正後,增加一條「嫖宿幼女罪」,從此爭議不斷。最主要矛盾在於,「嫖宿幼女罪」原意是要打擊童妓,罰則也不輕,沒想到立法後,卻間接承認童妓存在,且為觸犯者開了一道後門。  嫖宿幼女罪與「強姦罪」的區別在於,如果今天一名滿十六歲的嫖客,經未滿十四歲的少女同意後發生性行為,並付錢了事,就可躲過「強姦罪」最高可處死的論處,而適用嫖宿幼女罪,最高只可處十五年的有期徒刑,但法官一般量刑皆在五到七年之間。  「嫖宿幼女罪」在大陸實施近十五年,成效不彰,不但沒有遏阻犯罪,反而助長賣淫集團引誘和強制未成年少女、女童賣淫。有人分析○六到○八年的案件,發現近三成被害人,是先遭強制性交後,再遭強迫賣淫。  世界多數國家為保護兒童身心健康,並不承認童妓,所以不論兒少同意與否,都以刑法強制性交或準強制性交罪來處罰。因為對自我意識尚不成熟的未成年少女來說,與成年人「同意」與任一方發生性關係是不同的,應受強制保護。  在大陸,除非嫖到童妓,否則嫖妓只算敗壞社會道德,屬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範疇,頂多裁處拘留或罰款,不算刑事處罰。所以大陸獨樹一格,在刑法「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章,放進一條「嫖宿幼女罪」;有異於放在「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章的「強姦罪」,以致被譏為「社會秩序高於兒童保護」,落人口實。

  • 教育家宋山木強姦罪判4年

     大陸著名的山木教育集團前總裁宋山木,今年5月被女職員控告性侵,深圳羅湖區法院12月24日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強姦罪成立,判處有期徒刑4年,並賠償被害人4025.87元(人民幣,下同)。宋山木聆判時,頻頻搖頭,並大聲喊冤,表示不服判決,將提起上訴。  《廣州日報》報導,今年5月4日,22歲劉姓女子向深圳警方報案,指稱她在3日晚上被宋山木帶到深圳羅湖區松泉公寓,遭受威脅並拍下裸照,身處月經期仍被強姦。12日,宋山木在律師陪同下,到深圳市羅湖區東曉派出所接受調查,翌日即被警方刑事拘留,20日遭羅湖區檢察院依法批捕。  以按摩器性虐待  報導指出,山木教育集團1991年在深圳創立,是大陸最早的民辦成人教育培訓機構之一,在日、美、加及香港、深圳、北京、上海、濟南、天津等20多座城市,設有近300所分校;宋山木也以知名教育家身分備受各界推崇,連續6年受邀參加央視春晚。  據法院調查,被害人劉女是深圳山木培訓中心員工,2009年12月底進入該集團擔任英語指導老師兼任櫃檯接待。今年5月2日,劉女與東莞市奧諾企業策畫有限公司談妥新工作,3日下午向宋山木提出辭呈,但被慰留,不過劉女辭意甚堅。  當晚7點半左右,宋山木把劉女叫進辦公再次表達慰留,劉女還是婉拒,宋山木即要求劉女到住處打掃。  晚上8點多,宋山木開車載劉女到其位於深圳市羅湖區太白路的北松泉公寓3棟809室。進門後,宋山木先叫劉女去洗腳、打掃;在此期間,宋山木仍不放棄慰留劉女,並表達愛慕之意,卻遭拒絕,宋山木隨即威脅、恐嚇劉女,喝令她脫掉衣服。  雖然劉女曾告知正值月經來潮,但宋山木不放過她,先拿出一個按摩器在她陰部來回震動,隨後更強迫發生性關係。  還被害人公道  劉女翌日6點多到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南園派出所報案,指控宋山木強暴。經法醫鑒定,劉女的陰道抹片及內褲護墊上都檢驗出精液,與宋山木的DNA一致,警方要求宋山木到案說明。  法院認為宋山木違背被害人劉女的意志,採用脅迫手段,強行與其發生性關係,其行為已構成強姦罪。雖然事後宋山木自行向警方投案,但否認犯行,不能視為自首而減刑。  此外,檢察官也在起訴中,指控宋山木於2008年3月9日在濟南強暴了另一名被害人李女;羅湖法院認為此案罪證不足,不予審理。  對於這項判決,被害人劉女的朋友對外透露,劉女認為算是給自己一個公平交代,但判決略輕了一點。

  • 婚內強姦妻子 男子獲判無罪

     廣東省佛山市一名男子在與妻子分房狀態下,不顧妻子反抗,強行與其發生性行為。怒氣沖沖的妻子一狀告上法院,訴請離婚。但法院認為,兩人仍存續夫妻關係,丈夫行為不構成強姦罪,一審判定無罪。該案為佛山首例。  《廣州日報》報導,順德區法院指出,此案被告人李某與妻子張某雖然在「鬧離婚」,但雙方當時未向法院起訴或到民政部門辦理相關手續。案發後,張某才以與丈夫感情破裂為由,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據此,法院一審認為,不能認定被告人李某構成強姦罪。

  • DNA揪真凶 5重囚脫離冤獄

     河南省柘城縣警方再出包!繼趙作海冤獄案後,3年前當地在1個多月內連續發生了12起輪姦和搶劫案,警方只用5天時間便宣告「偵破」,但最近案情逆轉,其中5名嫌犯,均因警方隱匿關鍵證物,導致他們無辜坐了冤獄。  2007年,4月至5月間,在柘城縣境內的洪恩、陳青集、大仵、起台4個鄉鎮,連續發生12起輪姦、搶劫大案。  法院速審 1人判死刑  連環案發生後僅5天,6月3日夜,農民張振風忽然被派出所以私人事由叫去,然後逮捕。第二天夜裏,又抓獲郭新魁、郭輝、劉永超、劉傳軍等人。2008年11月,法院以「強姦罪」、「搶劫罪」等罪名,判張振風死刑緩期執行。同案另外4名被告,分別被判無期徒刑(郭新魁未認罪)和有期徒刑15年。  知情人士透露,當年鑒定結果顯示,張振風等人的DNA和犯罪現場提取的體液並不相符。但是,離奇的是,在起訴資料中,該份鑒定書竟被隱匿。  儘管缺乏關鍵證據,但2008年11月法院一審判決,仍然認定張某等5人的「強姦罪」和「搶劫罪」等罪名成立。5人上訴,二審法院認為,柘城縣公安局須補充DNA鑒定,並在2009年8月將全案發回更審。  約法三章 不能索國賠  在此期間,司法人員在犯人的DNA資料庫裏發現,正在監獄服刑的王銀光資訊和2007年強姦現場提取的體液DNA相吻合。  偵辦該案的7名員警正接受調查。9月6日張振風等5人突然獲得交保,離開看守所返鄉,並有望獲得官方承諾的10餘萬元人民幣不等的賠償金。  據瞭解,儘管5位受冤屈者已得到政府給予賠償的承諾,其中有人已經拿到錢了,但柘城縣相關部門近日還是對5人的家屬和律師提出「約法三章」──人放回來之後,「不能上訪、不能接受媒體採訪,不能申請國家賠償」。

  • 性侵法制紊亂 元凶與共犯

    性侵法制紊亂 元凶與共犯

     引爆社會輿論譁然的性侵女童判決爭議,法官面臨網友前所未有連署怒吼,灰頭土臉,法律專業形象全部破功,統統變成腦殘低能的過街恐龍。雖然法官認定遭受性侵,但判決內容卻對是否「違反其意願」,多有質疑。由於被害女童年僅三歲及六歲,法官心證認知,顯然與庶民百姓的經驗法則產生重大落差。  毫無疑問,稚齡女童根本就欠缺性自主權的決定能力,但是法官為何咬文嚼字,淪為不食人間煙火的法匠?論者都把原因歸咎於法官採取考試任用,只會讀書而欠缺社會經驗云云,但是這種「想當然爾」的推論,只是習焉不察的思考盲點,並不正確!否則如何解釋連最高法院法官也是相同的思考模式?最高法院法官不是學驗俱豐嗎?  其實這些法律適用的爭議,都和性侵犯罪立法沿革息息相關,因此如社會能把觀察焦點從歷史縱深加以延長,也許就能呈現清晰的視野與完整的圖象。  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的強姦罪,原來的條文是:「對於婦女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姦淫之者,為強姦罪,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同條第二項則規定:「姦淫未滿十四歲之女子,以強姦論。」因此,如果按照原來的條文,上述引發爭議的性侵害案件,不管是三歲還是六歲,也不必審酌是否「違反其意願」,只要年齡在十四歲以下,向來的司法實務見解,一律認定構成強姦罪,應處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然而婦女團體在八十八年間,強力遊說立法委員修法,將強姦罪改為現行法的強制性交罪,其條文內容則是:「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婦女團體認為「至使不能抗拒」的法律標準過於苛刻,故即修正為「至使難以抗拒」,並經一讀通過。但是後來在二讀朝野協商時,突然又把「至使難以抗拒」刪除,直接改為「違反其意願」。此外婦女團體又將「對未滿十四歲男女」強制性交者,列為加重條件。而原本的準強姦罪,仍然保留條文內容,並將條次移置為第二百二十七條。  於是乎關於性侵犯罪的處罰規範,法律上就有三種情形:違反其意願而為性交者,構成強制性交罪,應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二二一條);違反其意願,而對未滿十四歲的男女強制性交者,應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二二二條);「不」違反其意願,而對於未滿十四歲的男女為性交者,應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二二七條)。對法官而言,由於要件與刑度不同,因此必須明確區隔,不能囫圇吞棗,含糊以對。  婦女團體自己訂出來的法律,把原本客觀判斷的「難以抗拒」,突然改為主觀臆測的「違反其意願」,這才是造成法官須斤斤計較是否「違反其意願」根本原因!婦女團體這種修法主張,迭遭刑法權威林山田教授嚴厲批評,指其根本喪失「強制行為」本質,卻仍恣意擴張「強制」的概念,立論基礎錯誤!  司法問題經緯萬端,唯有正確診斷,才能對症下藥!如頭痛醫頭,鋸箭療傷,問題依舊無法解決。按照司法院建議,希望規定未滿七歲的兒童,一律視為「違反其意願」。那麼假如未來性侵的對象是七歲半、八歲、九歲、十歲、十二歲時?法官又該如何判斷有無「違反其意願」呢?這些問題,只有實際從事審判的法官才能體會,司法院的行政官僚們,還是只會替《妥速審判法》登些置入性行銷的廣告自我吹捧而已。  本文並無意替承審法官辯護,因為法官耽溺於司法窠臼而不自知,很難贏得社會的同情。法官的自由心證違反常識,應該痛加針砭,因此婦女團體的指責確有所本,應予贊同。不過,婦女團體對於修法過程的偏執與隨興,形成疊床架屋的法制紊亂,恐怕也應該自我反省。否則看著「元凶」義正詞嚴的指責「共犯」,畫面好像有點不太協調。  (作者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 文強伏法 重慶市民放鞭炮

     大陸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7日宣布: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前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今(7)日在重慶執行死刑。多位民眾放鞭炮、拉布條慶祝文強伏法,國泰民安。  多罪併發 死刑定讞  華龍網報導,2009年2月,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重慶市人民檢察院第五分院指控被告文強觸犯受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強姦罪一案,並於同年4月14日作成一審刑事判決,認定文強犯受賄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犯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犯強姦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一審宣判後,文強提出上訴。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於今年5月21日作出刑事裁定,駁回文強上訴,維持前判,並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被告文強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的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其行為已構成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情節嚴重;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不能說明來源,其行為已構成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違背婦女意志,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係,其行為已構成強姦罪。  被告文強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依法應當判處死刑,並與所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強姦罪數罪並罰。第一審判決、第二審裁定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法核准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維持前判刑事裁定;並下達執行死刑命令。  民眾額手稱慶  重慶媒體報導,許多市民在重慶市委門前,拉出支持處決文強的橫幅;重慶市檢察院門前,也有市民放起鞭炮以示慶祝。重慶檢察機關在去年進行大規模掃黑行動中,批捕犯罪嫌疑人1176人,其中782人被起訴,當中以文強官位最高。  這起案件引起當局高度重視,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今年年初曾指示,要嚴厲查處領導機關和領導幹部中濫用職權、貪汙賄賂、腐化墮落、失職瀆職的情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