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彥博的搜尋結果,共486

  • 史話》統兵十萬 雄鎮北平──《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七)

    史話》統兵十萬 雄鎮北平──《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七)

    停駐在平漢鐵路沿線的白崇禧所部,此時陸續開拔北上。九月九日,第三十六軍、第十二軍佔領唐山。白氏隨即率領指揮部抵達,召集各軍長開會,決定乘勝追擊,兵分三路,向灤州進發。左、右兩路軍包抄夾擊,以步兵在正面推進,騎兵向敵軍右後方穿插,取得席捲之據點。到了十二日,直魯軍全線崩潰,敗退灤河東岸,炸毀鐵橋,與守在山海關一線的奉軍交火。

  • 史話》一部革命戰史 一身貫串之──《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六)

    史話》一部革命戰史 一身貫串之──《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六)

    「珠江流域產生之武力達於北京,則實歷史上第一次也,」六月十四日,天津《大公報》刊出社評,高度推崇對白氏率部參與克復京津之役的歷史意義:「假使白崇禧氏此次不率師參加克復京津之役,則國人將大抱缺憾。何則?北伐始於廣東,而二、三集團,皆非自粵而來者也。刻在京津間之許多重要將領中,惟白崇禧氏,自黃埔練兵起,至今日止,終始其事,前年出發廣州,此日凱旋燕京。一部革命戰史,可以其一身之蹤跡貫串之。」

  • 史話》龍潭之役 北伐成敗關鍵之一──《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五)

    史話》龍潭之役 北伐成敗關鍵之一──《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五)

    龍潭之役在北伐軍事中是最重要的一役,只有此仗勝利,才能開展日後西征唐生智的軍事行動;並促使寧漢合作,穩定政治局面;而閻錫山等徘徊觀望之力量,亦隨之加入國民革命軍。誠如白氏所言:「如果龍潭之役失敗,不但江、浙、閩、贛、皖五省重歸孫傳芳,唐生智之勢力一定高漲,其他抱游離態度之友軍,更遠離革命軍。如此,革命軍能否再回廣東重整旗鼓,便是一大問題。所以說龍潭之役是北伐大業成敗極大之關鍵。」

  • 史話》蔣透過電報向白訴苦──《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

    史話》蔣透過電報向白訴苦──《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十)

    何應欽於二月二十三日抵達杭州,決定繼續借重白崇禧。東路軍下一個攻略的城市是上海。何、白開會研商進攻路線,蘇聯駐東路軍顧問蔡巴諾夫(Aleksandr Ivanovich Cherepanov)有鑑於孫傳芳軍在滬杭鐵路沿線布防,而且在松江第三十四號鐵橋旁築有堅固橋頭堡陣地,強攻不易,所以力主從長興、宜興、吳縣迂迴攻擊。白崇禧卻不贊成,他認為如迂迴單攻一路,敵人也能迂迴,不如兩路並進,讓敵軍難以兼顧。白氏還向何應欽表示,他已準備好鐵甲車,屆時將親自指揮攻擊。

  • 史話》塑造革命軍必勝心理戰──《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九)

    史話》塑造革命軍必勝心理戰──《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九)

    且說白崇禧率領指揮部人員,由南昌出發,經上饒,到常山。此時已有前線退下來的潰兵來到常山,白氏為了虛張聲勢,大打心理戰,先是大張旗鼓拍發電報,說大軍不日抵達,要求常山縣政府封兩萬人的船以備軍用;接著又巧妙利用氣象,結合地方傳說,說近日白雪紛飛,還有西湖雷峰塔倒塌、白蛇重現人間的傳說,都應了他這位白姓革命軍統帥的到來,塑造革命軍必勝的心理。

  • 史話》蔣抱怨白「不守範圍」──《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七)

    史話》蔣抱怨白「不守範圍」──《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七)

    底定江西一役,蔣介石指責白崇禧縱放俘虜,復又不聽白的勸阻,執意槍決兩名孫部高級將領,對白氏的不滿見於言表。十一月中旬,蔣介石接連致電白崇禧,指示繳獲槍枝、子彈與被服的分配事宜。事必躬親雖然是蔣氏一貫行事作風,但分配物品涉及第七軍在漢口儲放的軍用物資,這就顯示蔣對白是否偏袒廣西第七軍,已不無相疑之意。

  • 史話》沈鴻英被白打得望風而逃──《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三)

    史話》沈鴻英被白打得望風而逃──《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三)

    在兩軍合併前夕,白的保定同學俞作柏突然向黃紹竑進讒言,慫恿他趁李宗仁不備,以武力解決李的部隊,取李而代之。黃聽了不置可否。事為白崇禧所知,立刻去責問黃紹竑。黃連忙表示:「我不信他的。」白崇禧拿太平天國因為內鬨而失敗的教訓極力勸阻:「洪(秀全)、楊(秀清)之失敗,非曾(國藩)、左(宗棠)之功,洪楊內鬨自毀其事業也,」他憤慨的說:「若以佔領南寧即起內鬨,我不欲見失敗之日,願先卸職他去。」成功阻止一場桂系初期發展階段的內鬨火併。

  • 史話》有三民主義一定打勝仗──《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二)

    史話》有三民主義一定打勝仗──《悲歡離合四十年:北伐.抗戰》(二)

    白崇禧等人回到廣西後,在廣西陸軍第一師當中見習。第一師師長陸裕光為兩廣巡閱使陸榮廷之子,雖號稱新軍,實際上還是江湖綠林那一套,白和同學們都有英雄無用武之地之感。所幸,或是陸榮廷感覺軍隊缺乏新式訓練,或是出於將青年軍官集中看管的意圖,於隔年成立模範營,營長為日本士校畢業的馬曉軍,下轄四個連,白崇禧被任命為第一連上尉連長,他的幾位保定同學,夏威、黃紹竑為第二、第三連連長,黃旭初為營附,日後都是桂軍的重要將領。之後隨著模範營的壯大,白的階級也逐漸升遷,由連長、營長升至統領。一九二一年,粵軍奉孫中山命令攻入廣西,陸榮廷失勢下野,馬曉軍接受粵軍派委,所部改編為百色警備司令部。

  • 台灣抗疫排名倒數 陳宗彥:剛好碰到疫情爆發

    台灣抗疫排名倒數 陳宗彥:剛好碰到疫情爆發

    全球指標性商業媒體《彭博社》公布全球53個國家抗疫排名,台灣直落到44名,防疫副指揮官陳宗彥今天表示,彭博此次依據指標以邊境開放為主,剛好碰到國內疫情爆發。至於重大傷病癌症患者施打疫苗順序有無必要調整,必須經ACIP專家審查才能決定。 《彭博社》28日公布最新全球抗疫排行,中國大陸排名第8,南韓第10,新加坡13、日本23、香港30,倒數第10名的台灣因疫苗接種進度落後,以及近期本土疫情大爆發,排名暴跌至44名。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今天上午召開例行記者會,面對媒體詢問時表示,彭博的調查有跟著疫情狀況在指標上作一些調整,這次依據的主要項目都是以邊境開放為主。我們也剛好在五月和六月遇到國內疫情爆發,相對在邊境的管理有做一些調整。 不過他說,這些指標都足以提供我們對於疫情、整體防疫措施和計畫,有一些檢討跟改進。 至於被列入疫苗施打對象第九類的重大傷病癌症患者,是否可能調整順序?陳宗彥表示,這個類別的順序已經過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專家審查,目前是列在第九類,至於是否有調整必要?還是要再經過ACIP專家會議的審查。此外,這些患者是否適合施打莫德納,也還要詢問過他的主治醫師。 外界關切國內採購的41萬劑莫德納疫苗何時抵達?他說,如果按照航班正常的狀況,應該是明天的下午或傍晚的時間抵台。 前立委丁守中自爆到五月底到振興醫院施打過疫苗,綠委質疑振興醫院如同好心肝翻版,但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說明丁守中是醫院的董事,屬於非醫事人員,且在今年二月初就已通報給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媒體向陳宗彥確認。陳宗彥低調表示,有關振興醫院的部分,指揮中心會就台北市地方政府的報告送來後,再詳細去做審視。

  • 指揮中心新名詞「校正回歸」 童仲彥傻眼吐一句

    指揮中心新名詞「校正回歸」 童仲彥傻眼吐一句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今(22日)公布400例「校正回歸」本土病例,新名詞聽得所有人霧煞煞。指揮官陳時中解釋,這400例是因為檢驗塞車才檢出,分別「校正」回5月17日至21日的個案數。對此,前台北市議員、金色力量黨主席童仲彥指出,高等量化統計都沒有教「校正回歸」,就連統計軟體也無法計算。 面對媒體詢問,到底何謂校正回歸?是否有改變通報方式?若有延誤的話,為什麼不是隔天公布,選星期六宣布?是不是怕影響股市。陳時中回答,沒想到這樣的情況,指揮中心一向是有多少報多少,前幾天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也有跟大家提過,通報有塞車現象,那為了因應這些狀況,把20幾項欄位簡化到8項,如此一來申報就會加快。 陳時中也說,這段時間不論是資源的準備、採檢站的設立、快篩安置、醫院及相關清空,都耗費相當多人力。指揮中心簡化申報程序,希望把相關累計數字報出來,與股市完全無關。 童仲彥今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劍橋大學和性學博班的高等量化統計都沒有教「校正回歸」,他還貼出一份統計軟體SPSS的運用分析指出,SPSS無法跑「校正回歸」,他還忍不住在臉書上提問「以後國家考試會考嗎?」 網友們也留言回應,「誰曉得這校正回歸的各日期是真的?」、「了不起,學術創新!」、「校正回歸,台灣果然南波萬,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完了,以後統計學要多學校正回歸,名詞解釋」、「了不起,看好了世界,台灣只示範一次,校正回歸」。

  • 保育類食蟹獴 現身台中科博館

    保育類食蟹獴 現身台中科博館

     被列為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的「食蟹獴」,竟在台中科博館現蹤!館方日前發現植物園水池邊出現1隻動物,一度以為是流浪貓或穿山甲等,經研究人員確認為罕見的「食蟹獴」,不但會自行覓食、躲藏,還無懼生人靠近,經3周觀察、記錄,已於本月22日野放回歸山林。  這隻「食蟹獴」到底哪來的?科博館也相當納悶。館方指,牠是清明節連假後出現,會主動捕食水池內或周邊的螺類、蝌蚪或蛙類、小魚等生物,休息時則會躲到珊瑚礁岩洞內,每次出現前後僅約1分鐘,立即吸引不少遊客、保全注意。  科博館生物學組助理研究員陳彥君說,一開始保全以為牠是流浪貓,一度又誤認是穿山甲、白鼻心,經拍攝其出沒照片交由研究人員辨識,才確認是生活在中低海拔淺山的保育類「食蟹獴」,園區立即啟動監控,在周邊加裝監視器、自動相機與聲景錄音機,記錄牠的活動情況。  科博館發現,這隻「食蟹獴」個性大膽溫馴,遊客靠近時不會出現一般野生動物常有的警戒狀態,與其他動物相處也很平和,發現牠有舔毛的習慣,且排泄物中有部分硬質毛,有時還會趴在沙灘上做日光浴、以腳踩踏水面嬉戲。  陳彥君說,「食蟹獴」又稱為「棕簑貓」、「膨尾貍」,是台灣食肉目中罕見的日行性動物,偏好棲息在有溪流、池塘的地方,目前台灣生態學界對其習性、族群數量的統計仍不多。特別的是,經健康檢查後,從其身體情況、爪子及體重研判,應無人為飼養痕跡,為提供更適合的居住環境,日前已野放、讓牠回歸自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