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彩虹沙灘的搜尋結果,共07

  • 追風星光路跑 旗津沙灘伴歌聲

    旗津有美麗的沙灘、味美的海鮮,暑假期間還有沙雕展,高市府規劃舉辦旗津沙灘星光路跑,要用沙灘夕陽伴隨著徐徐涼風擄獲遊客。 \n 「2016旗津沙灘星光路跑」將在27日於旗津海水浴場開跑,現正受理報名,還邀請藝人賴琳恩、名模李培毓與大家路跑。 \n 路跑後有星空音樂派對,「癡情玫瑰花」原唱男團Under Lover和旺福樂團接力表演。 \n 路跑近來成為一種時尚活動,很多年輕朋友熱衷跑步,只是在沙灘跑步的經驗可能不多。市府觀光局指出,旗津有美麗的海岸線、沙灘,還有約2公里的追風大道,沿路可以欣賞美麗的海景、彩虹教堂、旗津貝殼館、海珍珠等地景裝置藝術,星光沙灘路跑可以體驗踏在沙灘裡鬆軟的感覺,為路跑經驗再添一筆。 \n 2016旗津沙灘星光路跑報名到8月12日止,歡迎熱愛運動、喜歡音樂的朋友們抓住暑假的尾巴,用路跑徜徉在夏日的晚風中。1050804 \n

  • 世界烏龜日 小琉球沙灘出現彩虹大海龜

    今天是世界烏龜日,屏東縣環保局聯合琉球鄉公所、紐約R.A.R.E藝術工作室等單位,昨提前在小琉球海灘用海洋廢棄物打造直徑5公尺的彩色海龜地景,呼籲共同重視海洋棲地。 \n 今年是台灣第3年響應世界烏龜日,因為小琉球是海龜重要棲地,參加單位以「愛海無距 龜來平安」為主題,邀請百位居民、志工、遊客為海龜清淨沙灘,並用撿拾到的廢棄物打造直徑5公尺的彩色海龜地景。 \n 藝術家La Benida Hui說明,今年創作主題為「愛的貢獻」,是為了緬懷1位於非洲長期推廣森林保育的摯友,現場除了使用撿拾到的海洋廢棄物,更使用海邊的自然物,如漂流木、樹枝、樹葉、種子、花朵、藻類等做結合,以自然及人為的反差方式凸顯現今海洋生物面臨的生態問題。 \n 荒野保護協會表示,這次活動撿拾到的廢棄物仍然以飲料杯、寶特瓶、免洗餐具、保麗龍、菸蒂、塑膠碎片為主。 \n 世界烏龜日啟動的海洋保育系列活動持續進行到世界海洋日,藝術家La Benida Hui下週將再前往琉球鄉各國中小與學童進行環境藝術創作,成果將在6月3日分享給全島民眾,當天晚間學生將進行海洋生物變裝大遊行,還有夜間生態音樂會,將有來自美國的生態歌手表演。1050523 \n

  • 澳彩虹沙灘突現百米巨坑 200人驚逃

    澳洲昆士蘭熱門露營地彩虹沙灘(Rainbow beach)昨日晚間11點左右,有人聽見雷聲般的巨響,接著看見海灘上的沙逐漸流失,很快便形成一個巨坑,「吞噬」2輛露營車及一些帳篷,遊客高聲呼叫,倉皇奔逃,警方立刻疏散約200位露營民眾,所幸無人失蹤或受傷。 \n \n據《每日郵報》報導,警方今日上午再度前往視察巨坑,發現坑洞長寬皆足足有100公尺長,深度達3公尺。考量海沙流失面積可能會持續擴大,彩虹沙灘露營地目前已關閉,警方呼籲民眾不要到巨坑附近地區。 \n \n目擊者沃瑟斯龐(Melanie Wotherspoon)在臉書表示:「不敢相信我們可以做到!差一點就死掉,它(巨坑)擴大得很快,迅速便來到營地範圍,真的很恐怖。」

  • 夏至音樂節 明起金山開唱

     愛華堡公司主辦,交通部北觀處指導的二○一一「夏至音樂節」將從十三日起在金山區北部濱海公路卅九公里處的沙珠灣中角沙灘開鑼。多位穿著清涼比基尼的辣妹志工十一日穿梭沙灘淨灘,提前為音樂節炒熱氣氛。 \n 陽光、沙灘、比基尼!一年一度的金山區沙珠灣中角沙灘夏至音樂節將從十三日起熱鬧開鑼。主辦單位表示,遊客可以上網至年代售票系統預購入場門票。 \n 下午三時至六時安排海洋沙板運動教學、晚間的沙灘區除了規畫電音舞台、嘻哈舞台、彩虹舞台,還邀請日本等知名DJ,放送電音組曲。歡迎全民老少夏日赴金山區,享受舒暢身心的沙灘星空音樂派對。

  • 貢寮音樂祭 6萬遊客HIGH翻

    貢寮音樂祭 6萬遊客HIGH翻

     一連五天的貢寮國際海洋音樂季六日下午起在「白目樂團」高小糕等歌手輪番開唱「聳擱有力」的台客搖滾樂聲中揭開序幕。台下六萬五千名遊客隨著HIGH翻天的電音舞曲,唱唱跳跳,解放全身活力;跳累了,遊客們或坐或臥在自己挖掘、滿布沙灘的「土撥鼠」洞穴中歇息,一邊啜飲啤酒、一邊仰望夜空,欣賞都市難得一見的點點繁星,好不愜意。 \n 陽光、夏浪、沙灘、彩虹橋,以及比基尼正妹!新北市改制之後的二○一一年新北市貢寮國際海洋音樂季六日下午四時起開幕。以「台灣之夜:台客搖滾喜相逢」為主題的首日音樂祭,觀光局邀請MC HotDog、Go chic、拷勤秋樂團、曾在二○○八年摘下貢寮海祭海洋音樂大賞的白目樂團、夾子電動大樂團、曾獲金曲獎的「亂彈阿翔」、「董事長」等七樂團,接力在福隆沙灘開唱。 \n 六萬五千名放暑假的男女學生擠爆福隆沙灘。大夥兒白天戲水消暑,傍晚手舞足蹈跟隨台上歌手又唱又跳,盡情釋放青春活力。 \n 貢寮海洋音樂季每一天都有不同主題。七日是華人之夜:華人搖滾按個讚。八日是海祭之夜:海洋搖滾海產攤。九日是重頭戲的海洋獨立音樂大賞比賽。十日是搖滾飛越五大洲,來自日、韓、澳洲、南非、加拿大、法、英、台灣等歌手將同台尬曲。多元又精彩的表演,鐵定讓樂迷如癡如醉。

  • 瘋狗浪噬人 救起兒子父溺斃

     再傳夏日溺水悲劇!鐵工黃俊偉帶著妻小一家四口,到旗津區彩虹步道堤防看海,十歲兒子到沙灘逐浪,被突如其來的瘋狗浪捲入海中;黃妻牽著稚子站在沙灘淒厲呼救,眼睜睜看著丈夫下水救溺,在把兒子推上沙灘後,卻因氣力用盡而慘遭滅頂。 \n 住高雄市前鎮區的黃俊偉(卅歲),昨日上午帶著妻子及兩個稚兒到旗津區中洲高雄港碼頭對面的彩虹步道(堤防)看海,他帶著十歲長子,從堤防走到小沙灘追逐浪花,黃妻則牽著稚子在岸邊觀看。 \n 十歲兒子隨著浪來浪退,在沙灘上奔跑嬉戲,愈來愈接近海邊;突然一個浪花打來將他沖倒,並迅速隨著退去的浪潮被帶入海中,黃俊偉見狀衝入海中搶救。 \n 疑因海邊的海沙早已被海水掏空,黃俊偉雖已拉到兒子卻踩不到底,奮力將飽受驚嚇掙扎不已的兒子推上沙灘,自己卻因力氣用盡,無法游上岸,在海上載浮載沉,嗆了幾口水後,人就趴俯漂浮在水面上。 \n 黃妻牽著稚子無力救援,看著丈夫陷入險境,只能焦急地大喊:「救命啊…」,附近民眾聞聲報案,海巡及消防人員救起黃俊偉時,已無生命跡象,急救後宣告不治。 \n 海巡人員表示,旗津區是台灣的十大危險海域之一,近年來中洲水域海岸侵蝕嚴重,海底地形高低不平很複雜,多漩渦暗流,不少當地諳水性的好手下海,都曾有與潮湧搏鬥險些滅頂的經驗。 \n 海岸嚴重侵蝕的結果,使沙灘逐漸內縮,淺灘更是危機四伏。而且,米雷颱風引進的西南氣流,隨時可能發生瘋狗浪。

  • 魏德聖的彩虹

     《海角七號》裡重複出現的彩虹(每次都暗示連接兩個不同的時代),隱約地引用著原住民神話。據《塞德克‧巴萊》小說本,賽德克人等台灣原住民族相信,只有勇士才能通過彩虹橋去見祖靈。在《海角七號》成功的基礎上,魏德聖將推出真正關於日治時代台灣原住民歷史的電影。他將給我們看多麼好看的彩虹呢?我等不及了。 \n 聽說魏德聖導演的新片《塞德克‧巴萊》已經殺青,令人好期待明年的正式上映。他曾在媒體訪問中說過:長達半世紀的殖民統治不僅給台灣留下了「恨的遺憾」而且也造成了「愛的遺憾」,《海角七號》是有關愛情,《塞德克‧巴萊》則是有關仇恨的電影,把兩者放在一起,才能呈現出殖民統治對台灣社會的整體影響。 \n 眾所周知,魏導早在一九九七年就開始策劃了《塞德克‧巴萊》。當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台灣電視台報導原住民向政府要求「還我土地」的消息。原住民要尋回民族尊嚴的精神使魏導敬佩。他研究霧社事件,寫出了《塞德克‧巴萊》的腳本。但是籌集資金不容易,加上大家都說「關於日治的電影不賣座」。為了證明自己靈感之正確,他先著手於成本比較低,且一樣有關日治的影片,那就是《海角七號》。 \n 《海角七號》在台灣電影史上創造了許多方面的突破。我特別佩服該片為原住民塑造了很正面的形象。誰忘得了傷感的歐拉朗(「我想唱歌」)和熱情的勞馬(「她是我的魯凱公主」)?何況他們的職業是警察。以往在台灣電影裡,原住民的角色不是《老莫的第二個春天》中外省老兵花錢買的新娘,就是在《超級公民》裡被槍斃的殺人犯。要追溯到日治時代,就是《沙鴦之鐘》裡送行日本老師出征的路上落水喪命的「蕃婦」了。沙鴦送行的老師其實也是警察,因為當年在山地管治安的日本警察兼任了管教化的學校老師。總之,在我過去的印象中,台灣電影裡的原住民似乎只有被教化、管治、收購、逮捕、槍斃的份兒,不是被瞧不起,就是被同情的。所以《海角七號》真教我大開眼界了。原來,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社會,有會操流利國語、台語的原住民警察,向漢人郵差(實際上由阿美族血統的范逸臣飾演)罰款,因為他「顯得特別倒霉」。丹耐夫正若和民雄,兩位排灣族音樂家飾演的警察父子,可以說是台灣原住民形象的紀念碑。 \n 關於《海角七號》的背景,魏導也說過,他要選擇「一看就知道是台灣」的地方。他選的不是台北也不是台南,居然是屏東縣恆春鎮。在影片開頭,主人翁阿嘉罵了一聲台北,摔了一把吉他,騎上摩托車縱貫台灣,最後抵達的家鄉,給人印象最深刻的無疑是圍牆。那是一八七九年竣工的台灣歷史上最後一排中式城牆,建設的目的不外是防禦日本軍隊進攻,因為早五年發生的牡丹社事件中,西鄉從道率領的三千多名日本士兵登陸恆春半島,跟當年琅嶠十八社中的牡丹社、高佛士社族人交了火。本來公然道「生番地不載版圖」的清政府,終於認識到事情之嚴重性,由欽差大臣沈葆楨奏請朝廷在戰場附近設置的縣府,就是阿嘉的家鄉恆春鎮。台灣電影歷史上最賣座的作品,既圍繞著台日戀情,又以牡丹社事件場地為背景,導演的用意實在不簡單了。 \n 今天,據人口統計,恆春鎮居民大多數為漢人。但是,開十幾分鐘的車去臨近的牡丹鄉,原住民人口就超過九成。我前些時做了一趟「海角七號之旅」,出乎預料之外,在牡丹鄉村門邊看到了十八幅剛揭幕不久的大壁畫,用鮮豔的色彩描繪著牡丹社事件的始末。旁邊還有當年被日軍殺害的牡丹社頭目阿祿古之塑像。顯而易見,一百多年前的歷史事件,在當地,仍然是活生生的社區記憶。路邊手工藝品店的老闆娘自我介紹說是「頭目第四代直系的公主」。她的膚色、體格都彷彿影片裡的警察父子,也不足為奇了,畢竟大家都是排灣族。但是,誰會想到,鋪子中間竟擺著日本製造河合牌大鋼琴,屬於正在德國音樂大學進修的她小兒子(「大兒子在台南做醫生。女兒嫁給瑞典人了」)?謝謝《海角七號》,教我刮目相看台灣原住民的生活現實。 \n 一心想要拍《塞德克‧巴萊》的魏德聖,為了籌集資金而策劃的《海角七號》,果然一點也不缺乏原住民文化因素。例如,影片裡重複出現的彩虹(每次都暗示連接兩個不同的時代),隱約地引用著原住民神話。據《塞德克‧巴萊》小說本,賽德克人等台灣原住民族相信,只有勇士才能通過彩虹橋去見祖靈。 \n 《海角七號》中,從日本寄來的包裹上寫的收信人是「台灣 恆春郡海角七番地 小島友子樣」。但是,很奇怪,當地老郵差茂伯對這個地址和人名都沒有印象。他和阿嘉去到處訊問,也沒人知道「海角七番地」在哪裡,教人懷疑這地址是否真正存在過。最後,明珠把她祖母的地址寫下來,由友子轉交給阿嘉。囑咐他去送包裹的友子,把原住民手工的「勇士之珠」給阿嘉戴上,同時天空上出現一道完整的彩虹。也就是說,阿嘉跨越時空去見祖靈的條件成熟了。果然,他騎的摩托車,在草原上路過一九四五年的日本老師。 \n 送好了包裹後,阿嘉不直接回音樂會場地,反之去漁港一個人坐一會兒,在堤防上凝視著五線譜,把歌名「國境之南」改寫為「海角七號」。那應是一種正名行為。原來,電影片名《海角七號》並不是日治時代舊地址,而是阿嘉創作的歌曲名稱。他給(被日本老師放棄的)老友子遞送了信件,意味著代表台灣的年輕一代和鄉土的歷史達成了和解。之後,回到音樂會場地的阿嘉,不再是被「他媽的台北」否定的失敗者而是鄉土的勇士了。他在台灣最南端的沙灘上抱住友子,說出那句「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 \n 關於阿嘉帶領的彩虹樂隊演奏的三首歌所起的感情淨化、療傷作用,我在別的地方已經寫過,不再重複了。在這裡,僅只要強調:音樂會場面感動觀眾的極大力量,主要來自台灣原住民神話。樂隊成員們跟阿嘉一樣,戴上了原住民傳統的琉璃珠以後才變得很勇敢,站到舞台前邊來唱自己的歌兒的。他們擺脫沉默伴奏者之地位,要集體擔任主唱了。原住民文化是台灣社會的起源,以具體行為表現出對其的認同與尊敬後,方可能理直氣壯地宣布自己也是台灣這塊土地的主人,擁有唱歌的權利。 \n 電影最後,我們終於看到一九四五年的小島友子穿著一身潔白的洋服,領著笨重的大皮箱,站在台灣最北端基隆碼頭,尋找日本戀人的鏡頭。她的一雙眼睛表達著很多事情,嘴巴卻一直閉著不出聲。然後,畫面突然切換,出現職員表和南台灣景色,同時傳來梁文音唱「風光明媚」的聲音。她就是我們一直等待的「魯凱公主」。作品中擔任主要角色的兩個台籍演員(范逸臣和梁文音)都有原住民血統,不會是巧合吧。現在,在《海角七號》成功的基礎上,魏德聖將推出真正關於日治時代台灣原住民歷史的電影。他將給我們看多麼好看的彩虹呢?我等不及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