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彰化地檢署公務員的搜尋結果,共07

  • 彰警插乾股包庇色情 裁准收押禁見

    彰警插乾股包庇色情 裁准收押禁見

     彰化縣和美警分局大霞派出所劉姓員警利用職務之便,涉嫌以插乾股的方式包庇特種行業,並收受色情業者交付之賄款,每月2、3萬元至5、6萬元不等,檢方聲押禁見,法院晚間8點45分裁准 。 \n \n 劉姓員警涉嫌利用職務之便貪瀆,彰化地檢署地察官莊佳瑋指揮法務部調查局彰化縣調查站偵辦。 \n \n  26日時機成熟,檢察官莊佳瑋、林士富、蔡勝浩指揮彰化縣調查站、中部地區機動工作站及本署專案組檢察事務官,搜索劉姓員警及色情業者之住所、辦公處所、營業場所等處,並傳喚、拘提相關人等到案說明。 \n \n  經調查發現,劉姓員警利用職務機會,將警方擴大臨檢勤務之時間及對象,事先向長期配合的2家色情業者通風報信,使之得以規避查緝,並以插乾股方式朋分盈餘,做為包庇之對價,而收受色情業者交付之賄賂,每月獲利2、3萬元至5、6萬元不等。 \n \n  檢察官訊問後,認劉姓員警涉犯刑法第231條第2項之公務員包庇他人犯圖利容留性交及猥褻、同法第132條第1項之公務員洩漏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消息、貪污治罪條例第7條、第4條第1項第5款之有調查職務之公務員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等罪嫌 \n。 \n \n 彰化地檢署認為劉姓員警犯罪嫌疑重大,有滅證、勾串及逃亡之虞,27日下午向彰化地方法院聲請羈押禁見,檢察官莊佳瑋親自蒞庭,法院於夜間8時45分許裁准。

  • 男子辱警「收黑錢」判可罰金 彰檢捍衛執法尊嚴將他發監

    彰化縣芬園鄉林姓男子處理母親的車禍事件遷怒處理的警員,還辱罵員警「收黑錢」,彰化地院依《妨害公務》、《侮辱公務員》罪判他徒刑2個月、得易科罰金,但執行檢察官為了捍衛警察執法尊嚴,斷然駁回他的易科罰金聲請,當場將他送進監牢去反省。 \n \n 彰化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漢強表示,今年4月,林男因母親與人發生車禍,趕到現場時 ,一度動手想要毆打肇事的對方,但遭到處理的彰化警分局芬園分駐所羅姓員警制止,沒想到,他竟然將怒氣轉移到羅員。 \n \n 林男返家後,心有不甘,同日中午竟到芬園分駐所向羅姓員警叫囂,不僅揚言要動用關係將羅調走、還不斷辱罵羅員「收黑錢」。警方不堪受辱提告,全案經彰化地檢署偵辦,以《妨害公務》、《侮辱公務員》等罪嫌聲請簡易判決,並經彰化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月,諭知得易科罰金。 \n \n 昨天,林男接到彰化地檢署執行檢察官李秀玲傳喚到案,原本以為可以易科罰金了事,但提出易科罰金聲請時,李秀玲認為林藐視公權力,先是在車禍現場有暴力舉動,警方制止後並未予追究,竟還得寸進尺到分駐所辱罵員警。 \n \n 為了捍衛國家機關與公務員的執法尊嚴,檢察官因此駁回林男易科罰金的聲請,並且將他發監執行。

  • 最高法院:教授不算授權公務員

     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被控不實核銷研究費涉貪污。最高法院今天撤銷發回重審。最高法院認為,林昭任受國科會委託研究,不適用政府採購法,也不具授權公務員身分。 \n 彰化地檢署偵辦大學教授不實核銷經費案,今年初起訴10多名教授。包括台北、新北、台南等地檢署,還有上百名教授被查出買A貨報B帳,或以公款購置與研究無關的物品私用。學術界認為若全都以貪污論罪,將嚴重打擊學界。 \n 先前特偵組曾發出聲明,指用政府補助進行研究計畫的學者,屬於「授權公務員」,只要購買與職務無關物品私用,即觸犯貪污罪。法界人士認為,最高法院這次的見解,可望為這些涉案教授解套,改依刑度較輕的詐欺、偽造文書論處,免陷貪污重罪。 \n 林昭任被控拿公款買儀器,部分金錢卻進到他戶頭且中正大學和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簽約,應依規定核銷經費,林昭任得到學校授權負責研究採購案的審標、驗收,算是授權公務員。台南高分院先前依貪污罪判他5年。 \n 最高法院日前就授權公務員的爭點召開言詞辯論,今天將全案撤銷。最高法院認為,林昭任受國科會等單位委託、接受機關補助,就應適用科學技術基本法,排除政府採購法的適用,林昭任也不具授權公務員身分,不應成立貪污罪,發回台南高分院重審。 \n

  • 教授非公務員新解 極具指標性

     最高法院今天做出「教授不算授權公務員」的見解,雖只能對教授林昭任案產生拘束,還不能算是統一見解,但無礙本身的指標意義。 \n 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被控辦理國科會、工研院等委託機構所補助的研究計畫經費採購驗收時,以不實單據核銷,法院一、二審認為他具有公務員身分,以貪污罪判刑。最高法院今天將全案撤銷,發回重審,並直接認定林昭任不算刑法上的「授權公務員」。 \n 最高法院認為,林昭任依據「科學技術基本法」規定,承辦國科會、工研院等委託機關補助的科技研究經費採購事務,不適用「政府採購法」招標、審標、決標的規定,並非執行公權力行為的「公共事務」,不具「授權公務員」身分。 \n 此外,最高法院還認為,林昭任是以「公款」購買「公物」供學生「公用」,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加上他既然不具公務員身分,自然就不能以貪污治罪條例的「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論處,將案件發回台南高分院更審。 \n 由於全國有上百名教授被控不實核銷研究費(買A貨報B帳,或以公款購置與研究無關的物品私用),分別在彰化、台北、新北、台南等地檢署偵辦。一旦最高法院今天這項「教授不算授權公務員」的見解確立,這上百名教授就可望擺脫貪污重刑,僅需論究較輕的偽造文書或詐欺罪。 \n 儘管最高法院這次的判決,僅對未來重審本案的台南高分院產生拘束力,目前各地檢方承辦的案件,還是要看因個別案情,但最高法院首度表明「教授不算授權公務員」的見解,仍極具指標作用。1020412 \n

  • 教授身分見解 最高檢槓最高院

     最高法院檢察署今天表示,最高法院過去有3個判決,都認定教授算授權公務員,但今天在林昭任案又認定不是授權公務員,將會向最高法院聲請統一見解。 \n 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被控辦理國科會、工研院等委託機構所補助的研究計畫經費採購驗收時,以不實單據核銷,法院一、二審認為他具有公務員身分,以貪污罪判刑。最高法院今天將全案撤銷,發回重審,並直接認定林昭任不算刑法上的「授權公務員」。 \n 由於全國有上百名教授被控不實核銷研究費(買A貨報B帳,或以公款購置與研究無關的物品私用),分別在彰化、台北、新北、台南等地檢署偵辦。一旦最高法院「教授不算授權公務員」的見解確立,這上百名教授就可望擺脫貪污重刑,僅需論究較輕的偽造文書或詐欺罪。 \n 正因目前各地檢署偵辦的涉案教授人數太多,檢察總長黃世銘去年為此兩度召集相關地檢署開會,統一檢方見解,確立涉案教授符合「授權公務員」定義。 \n 最高法院今天的見解出爐後,最高檢察署立即發新聞稿指出,公立大學教授使用公款從事科學技術研究,固然不是「身分公務員」,但若教授需負責辦理採購、驗收業務,即屬「授權公務員」。 \n 最高檢察署認為,拿公款購買與研究無關的物品私用,再以不實單據核銷,就構成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包括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4328號、99年度台上字第8093號及100年度台上字第459號等三件刑事判決,都採相同見解。 \n 最高檢察署表示,最高法院這次在林昭任案的見解,顯與前面三個判決有歧異,檢方必要時要聲請最高法院對此爭議儘速統一見解。1020412 \n

  • 教授屬「授權公務員」?檢辯公開辯論

     上百名國立大學教授不當使用國科會補助款,到底是否適用貪汙治罪條例?引起法、學界爭論,被檢察總長黃世銘視為指標性案件的國立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涉貪案,最高法院認為有必要「開庭辯真理」,將在今天召開準備庭,再由檢辯雙方公開進行辯論,以確認他是否屬「授權公務員」,適用《貪汙治罪條例》。林被控利用國科會補助款,詐領公款新台幣二百餘萬元。 \n 彰化地檢署去年依貪汙罪起訴十多名國立大學教授,震撼社會,由於國立大學教授是否具公務員身分,法界爭論不休,多數刑法學者認為,國立大學教授非但不是「身分公務員」,就算領取政府研究補助,從事採購行為時,也不能論以「授權公務員」。因此,檢察總長黃世銘希望,最高法院對中正大學教授林昭任貪汙案作出定讞判決,統一法律見解。 \n 林昭任被控接受國科會委託購買的器材涉嫌驗收不實,盜賣實驗室器材及虛報災情,挪用補助款購買電腦私用,不法所得逾二百萬元。 \n 歷審都認定,林所為的採購、驗收程序,是受中正大學依法委託及授權,從事與該校有關採購公用器材的公共事務,屬刑法的「授權公務員」;一審將他依貪汙罪重判十年、二審改判五年,並追繳犯罪所得二百多萬元。 \n 全案經上訴,最高法院認為,為使「授權公務員」的法律定義明確化,有必要將這項重大的法律爭議調查清楚,於是決定公開審理,除了由檢辯進行言詞辯論外,也將邀請學者到庭,陳述意見,做為法院裁判時的參考依據。

  • 時論-刑法學界狠挨一巴掌

     大學教授執行計畫不實聲請經費的問題,自去年五月開始,已引發刑法學界的高度重視,不少學者已相繼在專業期刊撰寫文章,並在台灣法學雜誌上發表共同聲明。此一問題,刑法學界早有共識,就是國立大學教授在計畫執行上不是所謂的刑法公務員,被包含檢察總長在內的部分檢察官所援用的最高法院一百年度台上字第四五九號刑事判決見解,係誤解刑法第十條第項第一款後段「授權公務員」的立法文義與立法理由。可惜大舉起訴相關涉案教授的彰化地檢署,根本不理會學界的聲音。 \n 二○○五年刑法公務員定義修正時,立法理由雖提「依政府採購法規定之各公立學校、公營事業之承辦、監辦採購等人員,均屬本款後段之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惟此段文字過分簡略,且欠缺充分說理,容易有所誤解。亦即,立法理由所稱「依政府採購法規定」,須具備以下三個要件:一、以政府機關適用政府採購法為前提;二、採購金額須在公告金額以上;三、須有招標、審標、決標等行為,始能認為係執行國家公權力之行為。 \n 前述最高法院判決理由所謂公權力介入甚深,必須奠基在此完整之三要件基礎上,否則即屬對「授權公務員」概念之嚴重誤解。此處,公立學校、公立研究機關受政府補助、委託或出資之科學技術研究發展,依照科學技術基本法第六條第四項,其辦理採購不適用政府採購法之規定,且於採購過程,亦無招標、審標、決標等行為,國家公權力並未介入,自非執行有關公權力性質之公共事務,顯難認其為刑法上之「授權公務員」。 \n 大學教師之任務,主要為教學、研究與服務,其工作性質並非行使國家公權力性質之公共事務。大學教師接受國科會補助,或接受其他政府機關或私人企業之委託,並未適用政府採購法之規定,且於採購過程,亦無招標、審標、決標等行為,縱係根據校內自訂之採購辦法直接辦理採購,亦僅屬其個人或代表學校執行採購之私經濟行為,並非有關國家公權力性質之公共事務,自非刑法上之公務員。 \n 因此,縱有詐領計畫補助金額,涉案大學教師也非貪汙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的利用職務上機會之詐取財物罪,而只能依案情審慎判定是否有詐欺、偽造文書之刑責。並且,院檢雙方在適用相關罪名時,應考量行為人之動機是否在於研究目的使用、詐領金額多寡、詐領次數、生活素行、再犯可能性等因素,始能適切用法。至於具有嚴刑峻罰本質的貪汙治罪條例,是否有其刑事政策之存在價值與正當性,亦有全盤檢討必要。 \n 大學教授的犯罪,檢察官必須依法追訴,法院也必須依法審判,自是無庸疑義。但是,也請依照法律,而非依照上級的錯誤指令,或對法律誤解的最高法院個別見解。誤用貪汙治罪條例後,導致原本有可能透過微罪不舉和緩起訴來處理的非重大犯行,驟然成為要讓法院在認定成罪時非得判處徒刑的犯行,讓相關涉案人必須入監服刑,自是嚴重的誤判與冤獄。 \n 長期以來,法學教育一直在各大學不受重視,刑法的研究更被視為不具科技與經濟意義。此次大學教授執行計畫不實報帳問題,不知是否點醒我們,原來不當的刑事立法與司法解釋,竟會阻斷大學的科技研究,甚至影響國家的經濟發展,難道不需要從學理好好研究嗎?(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