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影子董事的搜尋結果,共10

  • 彰銀改選 公股險勝台新金 董事席次5:4

     備受矚目的彰化銀行19日舉行股東常會,改選六席一般董事、三席獨立董事,選舉結果,公股拿下五席董事、台新金控拿下四席董事,包括一席自然人董事與三席獨立董事,公股險勝,守住經營權。

  • 金金分離增列新規定

     金金分離認定,金管會說了算!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7日宣布,法人及其關係人擔任金控或銀行董(監)事,以一家為限,若同時兼任第二家董事,將由金管會「推定」,有利益衝突又無法提出反證者,其出任的第二家董事「當然解任」 \n 白話文即是若某一集團投資兩家金控,先出任了A金控的董事,之後又選上B金控董事,金管會將「推定」是金金不分離、利益衝突,但會給當事人解釋的機會,若無法有力證明,即B金控的董事就會被自然解任,這項新規定被視為是「寶佳條款」,預計108年7月1日正式上路。 \n 現行銀行法35條之1只有規範銀行負責人及職員不得兼任其他銀行任何職務,過往都只認定是銀行董事長不能兼職,但這次金管會擴大範圍,包括銀行的法人董事、該法人的董事長及其配偶與直系血親、法人及其董事長等關係人控有1/3以上股份的企業、公司法的關係企業等,都在不能兼任的範圍內。 \n 這項規定「意外」打到台新金控董娘彭雪芬,其以進賢投資的法人代表,出任新光金董事,在新規定上路後,即會被推定因是吳東亮配偶,其新光金董事自然解任,但若新光金自然人董事額度已足,則進賢投資可再改派法人代表。 \n 與金金分離同樣在108年7月1日上路的還有增加自然人董事席次,顧立雄表示,這是要解決法人董事代表造成的影子董事問題,權責不相當,同時法人可隨時改派代表人,不利董事會專業度與穩定性,雖然公司法仍在立法院討論此制度,但顧立雄強調,金融業是收受管理大眾資金,「應採取較高標準」,因此先要求提高自然人董事席次。 \n 金管會要求資產逾1兆元的金控及銀行,其專業董事都須是自然人,5席董事以下者須有3席自然人專業董事,每增3席董事要有1席自然人專業董事,13席董事以上者,以5席自然人董事為限,除100%公股的台灣金、土銀、台銀及金控下銀行外,國泰金、富邦金等13家金控,加上海銀、彰銀、台企銀都要符合自然人專業董事的規定。

  • 影子董事

     《民法》第148條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向來有「民法帝王條款」之稱,誠信原則標示了現代民法的里程碑,同樣也反映在上市櫃公司的經營管理者,包括董事長、總經理或實質負責人的專業倫理上,除法律外,主管上市櫃公司業務的金管會亦訂定相關辦法,間接加以規範。 \n 例如「發行人募集與發行有價證券處理準則」第8條第15款,上市櫃公司辦理現金發行新股等案件,發行人或現任董事長、總經理或實質負責人於最近3年內,因違反《公司法》、《銀行法》等或犯貪汙、瀆職、背信等違反誠信之罪,經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金管會得退回其案件。 \n 從文字上看來,主管機關金管會看似有裁量權限,但金管會有無能力正確判斷頗有疑義,為免裁量不公引發弊端,金管會應予以退件;而且應修訂募發準則,對於有違反誠信之罪者提出任何發行新股案,審核標準應更嚴格,若董事會未有實質改組,可考慮限制其提出。 \n 老牌家電製造商大同公司近來積極布局綠能產業,然而老店新開過程,經營階層卻有一系列疑似脫法行為,從去年時任大同公司董事長林蔚山因違反特別背信罪,遭台灣高等法院判刑8年、併科3億元罰金開始,此案雖尚未確定,但基於誠信經營原則,林蔚山早應辭去董事長職務。 \n 去年底大同公司發布重大訊息「決議辦理現金增資」,林蔚山在背信罪弊端未釐清前,依募發準則及誠信倫理,不應提出發行新股案。本月1日,大同公司再發布重大訊息「林蔚山辭去董事長及董事職務,董事會改選林郭文艷擔任董事長」,董事一致推舉林蔚山為大同集團總裁。 \n 事後,林蔚山雖然婉辭總裁,但其配偶林郭文艷接任大同董事長,已坐實林蔚山對大同公司仍有實質影響力,如同「影子董事」,目的不外乎使大同現資案通過,明顯是脫法行為。 \n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去年上任後,大刀揮向永豐金及中信金兩家上市公司,並向金融圈宣示高標準、零容忍的公司治理時代來臨。基於維持交易秩序、保障投資人權益,金管會對於其他上市櫃公司應一視同仁,以相同標準適切運用法律工具,彰顯施政決心。顧立雄也曾表示,不能容忍金融機構影子董事存在,如今大同公司此種影響公司治理的脫法行為,顧立雄豈能容忍坐視? \n 此外,獨立董事未忠實履行義務,防堵經營者的脫法行為,恐已損及全體股東利益,甚至有背信之虞,權責機關應介入追究,以昭公信。(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 鄭文中》影子董事

    \n 《民法》第148條規定的誠實信用原則,向來有「民法帝王條款」之稱,誠信原則標示了現代民法的里程碑,同樣也反映在上市櫃公司的經營管理者,包括董事長、總經理或實質負責人的專業倫理上,除法律外,主管上市櫃公司業務的金管會亦訂定相關辦法,間接加以規範。 \n 例如「發行人募集與發行有價證券處理準則」第8條第15款,上市櫃公司辦理現金發行新股等案件,發行人或現任董事長、總經理或實質負責人於最近3年內,因違反《公司法》、《銀行法》等或犯貪汙、瀆職、背信等違反誠信之罪,經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金管會得退回其案件。 \n 從文字上看來,主管機關金管會看似有裁量權限,但金管會有無能力正確判斷頗有疑義,為免裁量不公引發弊端,金管會應予以退件;而且應修訂募發準則,對於有違反誠信之罪者提出任何發行新股案,審核標準應更嚴格,若董事會未有實質改組,可考慮限制其提出。 \n 老牌家電製造商大同公司近來積極布局綠能產業,然而老店新開過程,經營階層卻有一系列疑似脫法行為,從去年時任大同公司董事長林蔚山因違反特別背信罪,遭台灣高等法院判刑8年、併科3億元罰金開始,此案雖尚未確定,但基於誠信經營原則,林蔚山早應辭去董事長職務。 \n 去年底大同公司發布重大訊息「決議辦理現金增資」,林蔚山在背信罪弊端未釐清前,依募發準則及誠信倫理,不應提出發行新股案。本月1日,大同公司再發布重大訊息「林蔚山辭去董事長及董事職務,董事會改選林郭文艷擔任董事長」,董事一致推舉林蔚山為大同集團總裁。 \n 事後林蔚山雖然婉辭總裁,但其配偶林郭文艷接任大同董事長,已坐實林蔚山對大同公司仍有實質影響力,如同「影子董事」,目的不外乎使大同現資案通過,明顯是脫法行為。 \n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去年上任後,大刀揮向永豐金及中信金兩家上市公司,並向金融圈宣示高標準、零容忍的公司治理時代來臨。基於維持交易秩序、保障投資人權益,金管會對於其他上市櫃公司應一視同仁,以相同標準適切運用法律工具,彰顯施政決心。顧立雄也曾表示,不能容忍金融機構影子董事存在,如今大同公司此種影響公司治理的脫法行為,顧立雄豈能容忍坐視? \n 此外,獨立董事未忠實履行義務,防堵經營者的脫法行為,恐已損及全體股東利益,甚至有背信之虞,權責機關應介入追究,以昭公信。 \n(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n

  • 顧立雄:辜仲諒似「影子董事」 影響中信金治理

    顧立雄:辜仲諒似「影子董事」 影響中信金治理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今直接表示,為何日前要重罰中信金,主要是中信金控大股東辜仲諒類似「影子董事」,他看似沒有在董事會或經理部門有任何職務,卻能深刻影響公司治理,即金融業大股東用實質影響力,去影響公司應有的公司治理,若是銀行「公司治理不好,會產生系統性風險」。 \n \n 顧立雄今中午接受廣播節目訪問時強調,他出任金管會主委「目前正在開始」,剛開始對金管會應做的事務有清楚圖像,「應有一番作為的時候」,因此他表示目前沒有任何想法或可能,會中途轉任其他職務或去競選縣市首長。 \n \n 他也在訪談中回應處份中信金是否過重或無限上綱的批評,強調處份中信金控是依據三點大點,第一當時包括辜仲諒等人被搜索羈押,中信金經營團隊用臨時提案方式預備保釋金,且剛開始是六千萬元,後來加到一億元,其中大部分即九千多萬元,都是用在辜仲諒的保釋金,當時辜不是中信金的員工,表面上已離職,很難想像一個公司會為離職員工開會墊付保釋金。 \n \n 第二檢方新聞稿指出相關涉案內容是有損中信金利益的罪名,至少當時發布的新聞稿是這樣,但中信金仍為辜仲諒等人提供保釋金;第三是當時中信金的「因公涉訟辦法」並沒有這種保釋金的條例,沒有任何一個規定是可用此辦法墊付保釋金,在這三種狀況下中信金仍決定要墊付保釋金,還有就是當時董事會通過要請經理部門確認清白才能墊付,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接受金管會調查時回應:「我是依據無罪推定原則」,顧立雄說中信金以此就認定辜仲諒等人是清白的,沒有作任何查證。 \n \n 顧立雄強調,罰的是中信金,是要針對大股東不要當影子董事,影響公司治理,但中信銀在經營績效及消費者心中品牌仍是不錯,他也否認這是殺雞儆猴。

  • 顧立雄將全力防影子董事 防家族搬金庫

    顧立雄將全力防影子董事 防家族搬金庫

    不能容忍影子董事存在!金管會主委顧立雄12日表示,大家可能忘了當年十信案發生的原因,他上任就是要全力防堵家族性的銀行,其大股東認為「我們家金庫反正就在後面,我沒事去搬一下,過二天還給你就好了嘛!」顧立雄強調沒有辦法容忍這些大股東沒有任何董事或經理人席次,卻影響公司治理。 \n \n顧立雄說,如併購案等都要股東會重度決議,金管會目前處理未經股東會,只需經理階層及董事會層級,儘管大股東可能未在公文上簽字或負責,但他說:「我不認為所有事都可以船過水無痕」,因此金管會將從三大面向去處理影子大股東,即金檢的深度檢查、從事內部吹哨者的建構、強化相關資訊的揭露。 \n \n顧立雄是在接受廣播採訪時指出,銀行是用小資本掌管龐大的大眾資金,但一些家族性銀行的大股東或家族股東,看似沒有在董事會或經理部門有任何職務,卻能深刻影響公司治理,甚至將銀行的錢當成自家金庫,動輒搬出來,再還回去,他警告銀行「公司治理不好,會產生系統性風險」。

  • 影子董事規範 港韓專家獻策

    影子董事規範 港韓專家獻策

     台灣或亞洲的公司,透過交叉持股結構等形式,經常可見單一股東掌握多數董事會席次,尤其有不在董事會的藏鏡人,可指導董事會決策的現象,也就是影子董事,最嚴重甚至可掏空資產、造成利害關係人重大損失。雖然公司法修法對影子董事也有規範,但實務運作上仍備受批評。 \n 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第十屆高峰會,邀請香港證監會前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定邦及韓國Choonnam大學教授金淳錫,介紹香港及韓國對影子董事及實質董事的規範及認知。 \n 梁定邦首先以香港《公司條例》第2條為例,將「幕後董事」(即台灣所稱影子董事)定義為「該法人團體的所有董事或過半董事慣於按照其指示行事的人」。不過他也指出,英國從1985年才開始立法規範影子董事、香港則是在1996年,都屬於晚近的事情。 \n 梁定邦並進一步區分實質董事及幕後董事,前者是行動上猶如董事但並未登記之人、後者是潛藏在幕後指揮董事會之人,但現在香港法律裡面,已經視兩者有同樣的義務,均有法定責任及謹慎責任。 \n 在法定責任上,幕後董事在《公司條例》受制的責任,諸如公司不得向該董事借貸,並且在公司有重大利益關係的交易前就要盡快申報,否則將具有刑事責任。 \n 另外,在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中,幕後董事也被視為是董事,具有股票買賣申報的責任。在謹慎責任上,《公司條例》定義董事有責任以合理水平的謹慎、技巧及努力行事,而澳大利亞證券投資委員會的解釋,是董事對公司業務要有基本瞭解,董事應監察公司事務與政策,應熟悉公司財務報表,並有探索精神。 \n 金淳錫則介紹韓國影子董事制度,起源於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後的韓國商法修訂,目的在防止控制股東干預。根據韓國商法,有三種業務執行指示人的型態:1.對可影響董事執行業務者(指示董事執行業務之人);2.董事名義執行業務者(無權代理人);3.為非董事而使用各式名稱如名譽董事長、總裁,執行公司業務者(表現董事)。 \n 他指出,這三種類型,都被視為是董事。另外,他也引述英國公司法指出,董事不囿於正式任命與否,也可包含實質董事與影子董事,這也是韓國商法訂定以防止控制股東身份濫用的意義。 \n 金淳錫指出,在韓國,對影子董事法律責任仍存在一些爭議,比如侵權行為責任、法定責任及制度性責任,而對於影子董事責任可以豁免或減輕嗎?他是持否定態度,因為豁免責任的意圖,在於雇用稱職董事,與適用於影子董事的規則無關。 \n 經濟部商業司前司長游瑞德分享影子董事法規制訂過程,台灣是到2012年修訂公司法才將影子董事納入,比英國及香港都晚。不過台灣的公司法還有排除條款,比如對國營企業因發展經濟與公共建設,可以排除影子董事,這是與國外有所不同之處。 \n 新北地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張書華則以力霸集團董事會為例,解析影子董事透過人事佈局掌控公司經營。他歸納出影子董事的特質,包含未在公司內擔任登記負責人或董事、以顧問/執行長或其他名義發揮影響力、不在公司內部文件簽名負責、僅列席董事會並主導、掌控公司董監人選、主導重要交易安排、掌控財務、主導造成公司損害的各種犯行。 \n 影子董事是否可以逃避刑責?她以證交法第174條為例,第8款定義發行人之董事、經理人或受僱人違反法令、章程或逾越董事會授權範圍,將公司資金貸與他人、或為他人以公司資產提供擔保、保證或為票據之背書,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就涉及一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n 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林仁光以外國企業收購東森媒體案例,突顯大股東集團總裁(影子董事)指示集團下公司,收購小股東股份出售給外國企業,造成價差與小股東受害,而問題就在於釐清總裁與集團影子董事的關係。當時公司法第8條並未修訂,經投保中心一再控告、引述民法第28條,並經法院認定為實質董事,才使東森媒體敗訴。 \n 林仁光提出該案值得思考的一些問題,現在公司法第8條並未認定影子董事是董事,與英國將法律所規定的董事、實質董事都視為董事不同。因此林仁光提問,現在對實質董事、影子董事的認定標準是什麼?是否還有其他變種?他在英國判決所歸納的特色,是行為像董事、被董事會視為是董事,都具備實質董事條件。不過在學理上還是會辯論,是否需要把公司視其為董事列為必要條件。 \n 有關母子公司方面,在子公司營運時如何面對母公司董事?梁定邦認為,應該以子公司全體股東利益來著眼,但監理上必須整個集團看齊,比如報表、風險管理、內控。

  • 惠譽:陸影子銀行危機蔓延他國

    惠譽:陸影子銀行危機蔓延他國

     評級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11日提出嚴厲警告,表示大陸缺乏監管的「影子銀行」對金融穩定性的威脅「越來越嚴重」,不僅大陸主權信評可能被調降,危機還可能蔓延到其他國家。 \n 「影子銀行」和「地方債」被視為動搖大陸金融穩定的兩大威脅。台灣的中央銀行日前公布年度金融穩定報告中,也警告大陸影子銀行體系的規模日益擴大,一旦經濟出現波動,將大幅衝擊金融體系。 \n 如狂野西部無法掌控 \n 惠譽11日公布報告指出,大陸已有數萬家非銀行的借款機構,它們在被嚴格監管的銀行業之外,向企業和政府機構提供大量貸款,這種情況導致了系統性的風險。 \n 惠譽強調,這些資金到底流向何處?誰借出了款項?資產的信用品質如何等問題,都僅有「極小的可見度」,意味著因為透明度極差,即使危機浮現也很難察覺。 \n 惠譽國際高級董事朱夏蓮表示,大陸影子銀行就如同「狂野西部」的氛圍,越來越多信貸從非銀行機構流出,但因他們不僅沒有透明度,大陸主管機關對他們也不甚了解,無法掌控風險。 \n 朱夏蓮表示,大陸銀監會雖然會公布銀行呆帳統計,但其實沒有作用,「當36%的流通信貸是在大陸銀行業的貸款組合之外,1%的呆帳率幾乎沒有什麼示警價值。」 \n 可能造成大規模撤資 \n 朱夏蓮警告,解決影子銀行唯一的方法,就是將風險轉移到正規銀行業當中,但未來援助出現問題的非銀行機構時,各銀行也會被拖累。 \n 她說,一旦大陸銀行被影子銀行拖累,可能造成陸銀的外國權益持有者大規模撤資,使得危機向外蔓延。據統計,外國銀行在大陸銀行和企業的曝險部位為1兆美元,約30兆新台幣。 \n 朱夏蓮強調,1兆美元的風險可以控制,但更大的問題是,當大陸銀行體系遭受重創,「這對經濟增長和信心意味著什麼?由於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大局是如此重要,最後的結果可能是非常負面的。」 \n 2011年4月金融穩定理事會(FSB)定義影子銀行為「銀行監管體系之外,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的信用仲介體系」。在大陸則泛指民間借貸、信託和理財產品等。

  • 影子董事現形

     少數公司實際經營者退居幕後,卻大玩「影武者」戲法,早受國內各方詬病。立法院昨(14)日三讀通過公司法修正案,未來握有實權的「影子董事」將與董監事同負民、刑事及行政責任,難以置身事外。 \n 為使實際上行使董事職權,或對名義上董事下達指令的人,也能負起公司負責人責任,讓權責相符,以保障公司及投資人權益,立院昨天三讀通過公司法修正案,於第8條明訂「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非董事,而實質上執行董事業務或實質控制公司之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而實質指揮董事執行業務者,與董事同負民事、刑事及行政罰責任」。不過,政府為發展經濟、促進社會安定或其他增進公共利益等情形,由政府指派的董事所做的指揮,並不適用相關規定。 \n 至於影子董事如何認定?經濟部表示,若未來有涉及民事案件,被害人負起舉證責任;若是刑事案則由檢方舉證,後交由法院裁決。 \n 同時,公司負責人若未忠實執行業務導致公司受損害,股東會也可對此求償。經部指出,這次修正可強化公司治理,並提升股東權益。 \n 提案的國民黨立委丁守中指出,先前公司法對公司負責人的認定是採取形式主義,以致於有些公司實際經營者往往退居幕後,雖可實質控制公司的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卻不對公司盈虧負責,造成公司人頭文化盛行。(相關新聞見A5)

  • 觀念平台-誰是合法的影子董事?

     為了禁止未具「董事」身分的「總裁」、「總監」干預公司業務,經濟部正著手規範「影子董事」,希望藉著公司法第23條之1的增訂,讓直接、間接控制「董事」執行公司決策的「影子董事」現身,使其與「董事」對股東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n 經濟部的立意甚佳。但首應注意的是,「影子董事」的定義如不明確,則經濟部想讓影武者負擔法律責任的初衷,恐將難以達成。顧名思義,「影子董事」的本意就是要躲在「董事」背後而以「影子」之姿操控在幕前的「董事」。既然如此,當股東要求「影子董事」與「董事」連帶承擔賠償責任時,該「影子董事」必然否認自己是「影子」,則一場對簿公堂的民事訴訟必然展開。 \n 在法官必須「依法」審判的情況下,股東們要贏得以「影子董事」為被告的訴訟,至少必須證明:其一,依照經濟部提案而經立法院通過的新增法條的定義,該被告是「影子董事」;其二,該「影子董事」有透過「董事」而行使董事職權之事實;其三,「影子董事」與「董事」之共同行為已造成股東之金錢損失。唯有當上述三個要件均被證明為真時,「影子董事」才須和「董事」連帶賠償股東的損害。 \n 既然如此,吾人已可預見,股東未來在法庭上將面臨上述舉證的困難,且因「證據之所在,敗訴之所在」而可能遭致敗訴判決。因此針對此重點,經濟部現在就應未雨綢繆,於相關法規中就「影子董事」之定義及其行為之認定予以明確規範,俾使股東舉證無礙,法院易於執法,才能真正達到制裁「影子董事」的立法目的。 \n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為徹底解決「影子董事」之禍害,自應根絕「影子」生存的空間,但現行公司法第27條無異是滋生「影子董事」的溫床。因為依該條規定,投資公司可以被股東會選任為董事(俗稱「法人董事」),然後再指派一個自然人去執行董事職務,而且在三年的董事任期之內,該法人董事可以不具理由隨時改派其他自然人續任董事。在這樣的法律規定之下,影武者自然可透過「法人董事」去合法操控「自然人董事」。 \n 尤有甚者,依民法「委任」之相關規定,受指派之「自然人董事」對其「法人董事」負有聽從「指示」之責;「自然人董事」於執行董事職務時如「逾越法人董事授予之權限」,依法尚須對「法人董事」負損害賠償責任。因此,「自然人董事」對「法人董事」言聽計從以致損害公司的股東利益,也就不足為奇了。 \n 由此可見,「法人董事」也可成為躲在「自然人董事」身後的「影子董事」。職是之故,即使經濟部修法而讓「總裁」、「總監」的頭銜消聲匿跡,該等人士仍可繼續透過「法人董事」之姿而橫行於二千多家上市櫃公司,而法院對於以「公司法第27條」為護身符的「影子董事」也將徒呼奈何。 \n 按當初公司法第27條的立法原意,主要係為顧及政府為股東時,有必要自行當選為董事並指定自然人代表以行使董事職務,或者由其指派之代表人直接當選為董事。但是,在公司法業已修正為「非股東也可當選為董事」、政府也樂於指派學養俱佳者擔任獨立董事或一般董事、且國際間「法人董事」極為少見之情況下,經濟部除了增訂公司法第23條之1,也應同時考慮消彌公司法第27條的窘境,才能徹底解決「影子董事」對公司業務之不當干預,對於提升我國在「投資人保護」項目的世界排名也將更有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