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律師周澤的搜尋結果,共04

  • 助12港人 大陸律師遭吊銷執照

    助12港人 大陸律師遭吊銷執照

     協助12名涉嫌偷渡港人的大陸律師盧思位,被四川省司法廳以「在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為由,吊銷其律師執照。  盧思位昨日透過簡訊回應稱,認為吊銷執照與12港人案有關。  根據四川省司法廳昨日發出的行政處罰告知書,盧思位被指「在互聯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時間跨度長、發文數量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行為觸犯大陸《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相關規定,計畫取消盧的律師執照。大陸當局表示,盧思位有權陳述、申辯和聽證,如果要求舉行聽證,需要在3日內提出。  「12港人案」其中3名家屬正身在深圳,待完成14日檢疫後,爭取探視當事人。不過,港媒報導,家屬抵達後曾聯絡官派律師查詢探視事宜,但官派律師態度不積極,沒有正面回應。家屬可能考慮聯絡早前委託的維權律師,以家屬律師身分協助探視當事人。  無獨有偶,北京維權律師周澤疑因揭發其代理案件的當事人遭嚴刑逼供,後遭公安機關投訴。周澤近日接獲北京朝陽區司法局的行政處罰書,指他「以不正當方式影響依法辦案」,處罰他停業一年。周澤已申請對此行政處罰的聽證,聽證會5日上午會在北京舉行。周澤3日發文指出,各界人士紛紛對他表示支持和鼓勵,「讓我看到,公道自在人心」。

  • 律師相挺 指獄方也應負責

     牛玉強引發的中國「最後流氓」案,何去何從,引起大陸法學界的激辯。委任律師周澤指出,由於新的刑法取消流氓罪,牛案應予撤銷或重審;為維護刑罰公平的原則,他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建議書,請求特赦牛玉強。  周澤表示,牛玉強的「流氓」行為是按一九八三年《關於嚴懲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決定》判處死緩,而一九九七年修改的刑法已經刪除所謂的流氓罪,因此至今仍因「舊法」服刑的罪犯,均應全面甄別。若罪犯刑期與新頒刑法規定的相同罪行相當,就「應全部特赦」。  中國法學會專家張平認為,中國的刑事立法以「罪刑初定」為原則,即當初罪犯被認定的罪名,經法院判刑,就應該將判決執行完畢,一九九七年刑法第十二條對此亦有明確規定。換言之,牛玉強應繼續服刑。  《新京報》引述北京某刑法律師的話說,獄方應負一定的責任。如果查實,一些人可能會涉嫌職務犯罪,牛玉強在家的十二年應算入刑期。他願意免費為牛某代理該案,為這十二年討個「說法」。

  • 投書-權力讓蟻民走開

     本月16日下午,律師周澤等在四川省映秀中學遺址附近一廣場參觀在建工程時,被一青年要求走開,稱有領導要來。同時,周的朋友見有官員一行走出,當即拍下照片,被該男子要求刪除。周澤上前理論,卻被多名便衣男子用毛巾摀住嘴,並反扭胳膊將其用手銬銬住後強行拖走。周報警,警員不受理。  又據周澤稱,他在博客上披露此事後,汶川縣公安局副局長胡勇、局長左光磊相繼向他道歉。並據左光磊介紹,昨日下午該局作出處理決定,4名相關民警執法不文明、不規範,分別給予警告、停職,或取消年度評先評優資格,扣除年度個人目標獎200元,並責令其公開檢討的處分。  很「特色」的過程,很「特色」的處置。官老爺來視察,必須讓蟻民迴避,而周等居然還敢拍照,要記錄下官老爺的影像,就視為其心可誅,當然要採取行動。卻沒有想到,被採取行動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京城律師周澤,有相當的社會影響力,而本局不過為小小的一個基層縣局,特別是被要求蟻民迴避的官員級別,實在還不夠高,於是必須息事寧人。  息事寧人的原則,在有必要給名律師周澤一個若有若無的台階下外,必須堅持,行為本身是不錯的,且不討論、不論證。因為這樣一種將安保措施極端化的行為,肯定是不合理,經不起討論、論證的,不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而是不一定從群眾中來,卻一定不向群眾中去。即縱然公開認錯,也只能認個別執行者的具體處理方式不恰當的錯。

  • 法學界不平 聯名發文營救

     對於警方濫肆拘捕作家的做法,除出版《大遷徙》的《火花》雜誌社(北京編輯部)曾提出強烈抗議外,此事也引發法學界的關注,多位作家也聯名發文「營救」謝朝平。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撰文表示,渭南警方的做法不但侵犯了謝朝平的人身自由,這一行為也侵害了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及公眾的知情權。展江、丁東、周澤雄等學者也發文支持謝朝平,9月8日,鐵流、杜光、茅於軾等60餘名作家和記者聯名發布「營救謝朝平的緊急呼籲書」,認謝朝平的罪名不成立,呼籲陝西渭南警方立即釋放謝朝平。  委任律師周澤表示,從8月19日謝朝平被渭南警方帶走,20日淩晨被拘留,雖然公安告知的涉嫌罪名是「非法經營」,但至今沒有看到公安機關的拘留通知書。  至於警方所主張的「非法經營罪」,周澤認為,謝朝平僅有「寫書、出書、發行書」的行為,將公民行使言論、出版自由的行為,行使對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批評、建議、申訴、控告、檢舉等監督權利行為,當成犯罪來追究,這本身就是濫用公權力。  周澤也抨擊渭南警方抓謝朝平,目的只是在徹底禁絕被定性為非法出版物的《火花》增刊號的發行流通,掩蓋地方政府和官員的腐敗問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