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後壁厝的搜尋結果,共06

  • 拆老厝挖出廢砲彈 怪手司機淡定擺路邊續施工

    拆老厝挖出廢砲彈 怪手司機淡定擺路邊續施工

    台南後壁仕安社區社造工程,今天中午施工拆除老厝整地時,突然挖到一枚生鏽的砲彈,怪手司機下車,徒手抓起砲彈查看,說了句「沒引信、沒火藥了啦!」就順手就把炮彈扔在一旁,要繼續施工,把在場的社造團隊師生嚇壞了,趕緊報警,台南憲兵隊未爆彈小組前來調查,確定年代久遠,已無引信、火藥,無爆炸之虞,帶回處理。 \n \n嬉遊境空間構築工作室主持人林鍵樺率領學生團隊進行社造工作,今天計畫是將老厝夷為平地,未來將興建老人供餐據點,怪手運作到一半突然停止,眾人看到砲彈都嚇了一跳,但司機老神在在,看了看就順手往路旁擺,還想繼續施作,大家不敢大意,才報警處理,還好是虛驚一場。

  • 鄉里采風-漂移的向日葵花田

    鄉里采風-漂移的向日葵花田

     隨著車行慢慢接近,我看到搖曳在風中的向日葵,不同於以往好天氣時遇見的定靜明晰姿態,搖晃在風雨中的向日葵充滿了瓢搖的生命力,而且後方還是有磚紅色的老厝群,形成了極美的畫面。 \n 瑰麗色彩的魔幻天空,古堡佇立在後方山頭有種歷史感的故事味,前方一大片盛開的燦亮向日葵,黃澄澄的亮麗色彩把我的目光駐留在這一頁頁的風景攝影裡。這是剛從義大利遊玩回來的三姊所帶回相贈的托斯卡尼風景月曆,十二張的畫片裡有向日葵的就超過半數,有的以寬幅的數大之美表現壯闊遼遠的氣勢,有的以近攝特寫展現向日葵的花心之美,還有和橄欖樹及葡萄園交媾的變化詩篇,不管是蔚藍天空下的燦金明艷,還是夕光或晨霧下的溫柔迷離,都充滿著勾引人想前去一覽的渴望。 \n 我突然想起清明假期到花東旅遊時在路邊看到的向日葵美景也一樣令人印象深刻。那是個驟雨後的早晨,空氣裡漫著雨後的土地綠野清新,路上的車潮隨著從花蓮來到台東後越顯稀少,非常舒服。兩側的田園都是深淺不一的綠色調,我們視神經傳達到腦際的觀感也從剛看到的讚嘆連連到後來隨著長路漫漫而變為有點麻痺,幾乎想要闔眼小睡。 \n 突然,一大片亮黃,把雀躍的心神呼喚起來。 \n 哇!怎麼這麼美啊,怎麼有這麼大的連綿向日葵田,太美了,我要拍照。我狂喊起來! \n 山巒起伏的韻律美 \n 特別看了地名,是台東的長濱,田野的後方是鬱綠色的起伏山脈,另一邊就是美麗的太平洋,這樣的絕美花田是我居住的南台灣西部平原所沒有看過的景色。車子又開了一段,發現也有花田就在道路的左側,直接就種在連接海畔的狹窄田地上,遠方的海天都成了向日葵最佳的襯景,大片的藍、大片的黃、大片的綠,乾淨又純粹,這海邊的向日葵田美景成了長途車行中,記憶深刻的驚艷。 \n 長濱向日葵花海的美景在我心裡和這托斯卡尼的向日葵田畫片有著不相上下的分數,因為他們都有起伏山巒的輔襯,都有一種韻律之味。當然我所居住的嘉南平原上的向日葵田也有獨特的風情。 \n 在這裡,向日葵不是經濟作物,不是固定的田野景色。她們多半只是農田休耕時期作為花肥的短暫作物,常常出現她們芳蹤的季節是冬天稻子收成後到隔年春天的新綠時節,盛夏後就很難看到她們的蹤影了。 \n 這幾年台南許多鄉鎮的農會也會發補助金,鼓勵休耕的田園種植波斯菊或向日葵,以勵鄉鎮的休閒觀光,著實增添了不少季節性的美麗風情。 \n 黃與紅的絕美搭配 \n 所以我稱她們為不可預期的漂移花田,有幸遇到花蹤會覺倍感幸運,一定要下來拍照。像之前在七股遊晃時突然在一片褐灰色調的老房舍間看到一片燦亮亮的向日葵田,那種突然撞見的驚喜感真的難以言喻。不過那花初長不久都還低矮不繁茂。不像這幾年春天,市政府所舉辦的安定花海節裡的繁茂向日葵田,不但花種的密麻且長得高大無比,碩大的花形有的比臉還要大,走進其間彷似走入迷宮般充滿奇趣感,小朋友在花田間穿梭彷若也領略了迷藏的樂趣。 \n 不過要說起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向日葵田之憶,還是那個春雨狂烈的午後。朋友載著我們從白河往西邊的鄉野兜風,鄉道的兩側都是綠油油的秧苗,美到至極。除了稻田、菜田、路樹外還會有紅瓦厝老屋遠遠地散落或群聚,那美麗的古老磚色成為行路間我一路追尋的視覺焦點。突然間發現有一小片向日葵田就和斜屋頂的老厝群依偎相連,那冉黃和老厝的磚紅真是絕美搭調,只可惜距離有點遙遠、車上人多也不好意思請朋友特別繞去尋找,只有讓這花田景致成為車窗外快速流動過的風景。 \n 沒想到沒多久又有好幾處向日葵田遠遠地出現眼前,像隨性散落的小拼布般在這片以綠色調為主的春日田疇上染畫金黃璀璨,正當我祈禱著希望不遠的路徑後還可見到花田,突然劈啪的一聲,整個天際被驟雨的密部線條所填滿,天空濃厚的雲通通化成雨水,把大地染成溼意一片,還伴隨著不小的強風,真是詭譎多變的春日天候。 \n 然後雨變小了,甚至從天空的灰厚雲隙間露出了一方青藍色的天空,微微可見日光,但風還是很大。盯著車窗外溼潤一片的田野,依稀又看到有冉亮的黃在前方明耀著。 \n 搖曳風中的向日葵 \n 啊,真的是向日葵田啊!祈禱成真了。 \n 隨著車行慢慢接近,我看到搖曳在風中的向日葵,不同於以往好天氣時遇見的定靜明晰姿態,搖晃在風雨中的向日葵充滿飄搖的生命力,而且後方還是有磚紅色的老厝群,形成了極美的畫面。 \n 我好想知道這裡究竟是哪裡,是鹽水還是後壁,還是柳營?連個地標都看不到,後來我們決定到德元埤,繞往的路也不是方才走過的地方,這個未知座標地點的散落葵田,就成了永恆的憶念,畫下這景致也只能靠腦海裡的印象了。 \n 說起向日葵,問了很多人幾乎沒有不喜歡這花的,大概是因其鮮豔的色澤帶給人歡喜的因子,看到這花就聯想到喜悅、掃去憂鬱,她們原產於北美洲,也是世界上第三大的油料作物,不只能榨油也能產葵瓜子,是一種兼具觀賞與經濟功能的花卉。 \n 不過她們的品種很多,觀賞用的多半比較矮小,可以種在盆栽裡,食用型的比較高大,有的甚至可長到兩公尺高。花也分成單瓣、重瓣或單花及多花之分。雖然看起來都差不多,但細細品賞還是有其不同。但不管是什麼品種的,向日葵就是容易令人心花怒放,下次如果有機會遇見在這片土地上短暫駐留的漂移向日葵田,一定要帶著我真的好幸運可以見到這花的心情,下來走走看看、拍拍照,把金色燦爛的美好化成相片停格的永恆。

  • 後壁厝護岸崩塌 恐釀洪災

    後壁厝護岸崩塌 恐釀洪災

     蘆竹鄉海湖村後壁厝排水幹線護岸,上月在康芮颱風侵襲下滑落50多米,一旁就是金海社區,逾百戶居民擔憂溪水日以繼夜沖刷恐會土石坍方堵塞水流,屆時溪水溢出河堤勢必殃及住家。颱風離開快1個月了,仍不見相關單位搶修,居民痛批「不能苦民所苦,那要政府何用?」 \n 縣府水務局區排科長吳宏國表示,9月5日自蘆竹鄉公所收到公文後即開始研議,因需動用災害準備金,依據公共設施災後復建工程經費審議及執行作業要點,已排定本周4會同財政局和主計處共同現勘後才能撥款施作,從設計到發包約需1個月。他強調初步勘驗擋土牆還健在,該段又屬支流,水量不大,並沒有立即性危險,請居民安心。 \n 海湖村長王家慶昨憂心忡忡地說,上月底在康芮環流肆虐下降下瞬間豪大雨,造成後壁厝排水幹線堤防崩潰50多米,崩壞的護岸僅有泥土支撐,如今滾滾水流仍持續沖刷,難保不會突然崩落封死河道,屆時水流必會倒灌入鄰近住家,潰堤後果不堪設想。 \n 後壁厝排水旁就是金海社區,住有逾百戶人家,附近居民終日提心吊膽,他們憤恨不平地說,面對颱風接踵而至,卻不見相關單位前來處理。

  • 後壁厝排水幹線 又被濫倒廢土

    後壁厝排水幹線 又被濫倒廢土

     蘆竹鄉後壁厝排水幹線一個月內兩度遭不肖業者傾倒廢土,月中才由鄉公所工務課清理完畢,日前又出現,居民痛批業者欺民太甚,也擔憂水域遭汙染。 \n 後壁厝排水幹線位於海山中街金海橋區段,三月初遭不肖業者隨意傾倒廢土,逾三公尺深的河床裡堆滿近兩公尺的土方,鄉公所擔心與主管機關水務局區排科聯繫清運曠日廢時,大雨一來沖刷恐造成淤積,因此由工務課出資五萬元於三月中旬辦理清除,共清出七十噸營建廢棄物。 \n 日前河床又出現堆成小山的土方阻擋水流,一個月內接連出現,清不勝清,附近居民痛批不肖業者太過分,且因後壁厝排水幹線通往出水仔出海口,廢棄物隨著溪流沖刷流入大海,居民擔心影響生態。 \n 縣府水務局區排科昨日會勘後表示,目測判定應是一般土石,不會汙染水源,連日大雨致土方鬆軟,但仍維持小山丘形狀,且該區段水流不大,短期內不致沖垮,目前已按流程處理,將擇日清運。 \n 海湖村長王家慶說,備受廢土所苦的鄰近村長都希望鄉公所、中壢工務段、水務局能在沿海道路與河川加裝監視器,以嚇阻不肖業者。

  • 串聯眷村、聚落 後人感念林長義

    串聯眷村、聚落 後人感念林長義

     虎尾新吉里民是建國眷村(後壁寮)「原住民」,日治時為建航空基地而扛著竹管厝舉村遷居,後代多不知這段不同族群交疊、傳承歷史;已故里長林長義超越族群藩籬,逐一拾起散落片段,修補過往斷簡殘篇,眷村人特別感念,命日據蓄水池為「長義池」紀念。 \n 林長義蟬聯三屆里長,本屆投開票當天下午心臟病發,自己高票連任也不知,就此一病不起,延至九月間宣告不治。生前戮力為民服務,獲得全國特優里長,村民惋惜緬懷。 \n 感懷林長義的不只新吉村民,還有建國眷村散落各地的眷戶,「一個正港的本省綠色里長,竟能如此關懷眷村歷史與文化」,建國眷村再造協會總幹事魯湘紜十分敬佩他跨越族群藩籬的公正和無私。 \n 去年九月間雲林古蹟日將後壁寮遷村新吉里的百年歷史實況重現,林長義功不可沒。策畫該活動的縣府檔案科長高丹樺說,最初是林去找雲科大老師劉明俊表示要將後壁寮故事紀錄下來,串起本省與外省、眷村與村落一脈相承的歷史軌跡。 \n 高丹樺指出,林長義國小功課很棒,尤其書法更傑出,常獲外省老師韓成斌讚賞,深深影響他,她原和他相約選後一起拜訪高齡九十多的老師,回憶師生情,還有雲科大學生陳小雅以畫紀錄故鄉歷史的漫畫書,也等著他寫序,沒想到,他就此撒手人寰。 \n 魯湘紜表示,從後壁寮、新吉里到建國眷村,同塊土地,不同的居民,同一時代,先後遷出,造就了這段歷史,時代變遷也造就歷史重現機會。 \n 在時空交錯之際,綠色的林長義沒有被無謂的意識型態給淹沒,身為新吉里長卻同時關心著建國里的建國眷村,林與她在眷村芒果樹下討論如何重現竹管厝回娘家活動的畫面,迄今還歷歷在目。

  • 華西街蛇店 看南蛇吐信

    華西街蛇店 看南蛇吐信

    《艋舺》另一個角頭為後壁厝幫,「和尚」阮經天來到「文謙」王識賢的地盤談判,地點就在「亞洲毒蛇研究所」,是華西街老字號蛇店。與蛇共舞40多年的洪師傅表示,生意最好時一天要殺300條蛇,10多年前寶斗里拆掉之後,生意清淡,直到最近因電影而來的遊客變多了。 \n料理用的蛇為台灣野生南蛇,無毒牙、味道清淡,去頭去尾只取中段,料理方式有煮湯、快炒或燒烤,膽與血混入米酒一起喝,可以解毒、治皮膚病。 \n洪師傅認為,台灣早期各地都有吃蛇肉習慣,當作是保養食品,艋舺過去最繁榮,因此保留傳統的習俗最多,久而久之,大家都只知道華西街有蛇肉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