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徐永明的搜尋結果,共624

  • 衣冠城快評》象牙塔的顏色不見了

    衣冠城快評》象牙塔的顏色不見了

    當年前立委徐永明在東吳大學任教,校方統計老師上政論節目次數,統計的144天中,徐永明就上了103天,等於每周有5天都在上政論節目,因此提案規定老師上政論節目以每月4次為限。徐永明大罵東吳大學箝制言論自由,更是學術言論自由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氣象專家彭啟明在個人臉書提到一位經濟學者,認為台灣乾旱是因為對岸的氣候戰,不讓華北的鋒面南下,藉此恐嚇台灣。彭啟明大嘆這個學者的常識,連中小學生都不如。學者在政論節目中貽笑大方的情事也所在多有。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副教授陳致曉因批評政府遭到黑函攻擊,教育部行文台科大要求調查。教育部的意思是大學老師顧著上電視,甚至胡言亂語、斯文掃地都無礙在大學校園生存,可是批評政府就不行? 從台大校長選舉的鬧劇到現在陳老師的黑函,只見巨大的權力黑手遮去所有的陽光,黑暗中不見象牙塔的顏色。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立委貪汙》「在、再不分」被控竄改證據 檢反批徐永明汙衊

    立委貪汙》「在、再不分」被控竄改證據 檢反批徐永明汙衊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5)日傳喚涉期約賄賂的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徐否認犯罪,稱本案是檢方先射箭,掮客集團幫忙畫靶,質疑通聯譯文被竄改,例如「在」字被改成「再」;檢方聽完很傻眼,表示這樣都能講成竄改,根本是汙衊,並指徐的辯詞根本與事實不符。 徐永明表示,本案中他見了2位陳情人,分別是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受李委託來遊說的郭克銘,確實有提及要辦東吳大學的公聽會,他基於自己也是東吳教授,才幫忙借立院場地,不是主辦,也沒有合辦,卻被政治掮客無中生有,他從未打電話給經濟部,也不關心有沒有官員參加公聽會。 徐說,李恆隆找他時只有說3件事,一是很多朋友欣賞時力,二是拿經濟部公文稱行政不中立、覺得委屈,三是太流股權已賣給新加坡公司,並未談及政治獻金或募款事宜。李請他辦公聽會,他當下就以「任期將屆」為由回絕,並無起訴書寫的李說:「你們正在競選,有需要我願意幫忙」,我回覆:「會啦會啦」等對話。 徐並指,他不是公聽會主辦人,也沒有坐在正中央,卻有在場的「高級官員」不實指控,現在還貴為部長,檢方也跟著起舞,將他起訴。檢方將他的LINE對話紀錄斷章取義,甚至竄改通聯譯文,把「在」改成「再」,刻意強調他「一再要求」的態度,「古時有六月飛霜,過去一年我已死過一次,我的政治生命因本案而死。」 檢察官駁斥,徐永明做感想式的抒懷,已逾越今天準備程序庭的範圍,而徐聲稱拒絕幫忙公聽會,卻有參加,也坐在現場等待發言,根本與事實不符;另外,連「在」、「再」問題都能指控竄改譯文,根本是汙衊檢方,未來將在法庭上證明徐的犯罪事實。

  • 立委集體貪汙案還沒完?徐永明指背後有更大陰謀

    立委集體貪汙案還沒完?徐永明指背後有更大陰謀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5)日傳喚涉嫌期約賄賂的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開庭。徐表示,他發現同案被告郭克銘的偵訊筆錄有兩頁被塗白,與錄音檔對比後,內容超乎他想象,背後還有更嚴重操作;檢方聽完徐的陳述,趕緊解釋這部分是另案偵查內容,請法官諭知徐及辯護律師不要洩密。 徐永明否認期約賄賂,強調他在本案行為只有幫忙東吳大學的公聽會借場地,從頭到委沒打一通電話給經濟部,是立委職務正當善意行使,卻被政治掮客集團拿來招搖撞騙,而詐騙內容竟成為檢方起訴他的犯罪事實。 徐永明更指出,受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委託前來遊說的郭克銘,去年8月7日在調查局北機站的偵訊筆錄殘缺不全,其中兩頁被塗白,感謝法院讓他對筆偵訊錄音,內容超乎他想象,掮客集團涉及的不只目前檯面上的案子,背後還有更嚴重的修法操作,「原來掮客集團還有其他黑洞要填,案發前買空賣空,案發後說謊小案避大案」。 檢方則解釋,塗白部分是檢方另案偵辦的內容,這涉及偵查祕密,本就不能公開,因顧及被告的訴訟權利,才提供偵訊錄音檔給徐永明的辯護律師,務必請審判長諭知被告方保密。法官同意,當庭諭知徐不要洩露被隱匿的部分。

  • 李恆隆開庭稱原想找黃國昌幫忙 怨郭克銘把事情搞砸

    李恆隆開庭稱原想找黃國昌幫忙 怨郭克銘把事情搞砸

    立委集體貪汙案,台北地院審理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涉期約賄賂部分,今(21)傳喚太流前董座李恆隆。李說,他將遊說任務發包給郭克銘,原以為郭會找黃國昌,結果卻是找徐永明,而且還把事情搞砸,讓他很不滿意,覺得郭只是在吹牛。 法官今詢問李恆隆,指偵查期間的供詞與辯護狀有出入,李表示,他認為前後並沒有衝突,他還是認罪,原本要求郭克銘將給時力的錢變成合法的政治獻金,但郭做不到,他只能承受,知道自己錯了,但檢方起訴書寫的太超過了,與事實有落差,「不能因為我咳嗽,就說我得新冠肺炎,還傳染給全台灣」。 李說,他答應「幫忙」時力,當然包括金錢資助,他心知肚明,但他目標是公司法修法時,希望立委出面幫忙說話,與之後的東吳大學合辦公聽會無關,他甚至反對開公聽會;起訴指他期約的對價是公聽會,甚至與ASTEP(台星經濟夥伴協定)勾在一起,不是事實,國際經貿不是開個公聽會、幾個立委遊說就能夠影響的,「這連小學生都不會相信」。 李抱怨,給一筆錢讓郭克銘承包,只要最後的效果,都授權郭去處理,不會事事指揮;他現在認為郭都在吹年,2019年12月2日到徐永明辦公室會面,應該是郭要他出面「壯聲勢」,讓徐知道他是有能力「幫忙」的人,當時根本就沒談成,至於郭遊說時是否把政治獻金與公聽會扯在一起,他並不清楚,而且郭也把事情搞砸了,覺得郭很不負責。 另就是否繼續限制出境,李表示,他絕對不會逃亡,還有千億元財產要爭取,國外銀行因為本案,已取消他很多信用,他已走投無路,且他每週都要抽血檢查,逃亡等於找死。庭末,法官諭知候核辦,下次開庭將傳徐永明。

  • 苗栗抗日烈士徐驤冥誕 徐耀昌及宗族追思

    苗栗抗日烈士徐驤冥誕 徐耀昌及宗族追思

     客家籍抗日烈士徐驤今年逢逝世126周年,苗栗縣徐氏宗親會17日於頭份市徐驤紀念公園舉辦追思祭拜典禮,縣長徐耀昌及來自台北、屏東的徐驤第4代子孫一同祭拜,期望能使徐驤的事蹟、客家精神繼續流傳。  徐驤為苗栗頭份鎮客家子弟,甲午戰爭滿清戰敗後,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各地紛紛起義抗日,當時38歲的徐驤散盡家財,與同為竹苗地區的吳湯興、姜紹祖,共同組織「田賦軍」抗日。  當時徐驤等人的田賦軍,在桃竹苗一帶透過游擊戰術,成功擊退日軍,先後曾參加12場抗日戰役,不過徐驤於1895年10月於曾文溪之役壯烈成仁,徐驤與吳湯興、姜紹祖被譽為抗日客家三傑,也是乙未戰爭先鋒英雄。  為了紀念徐驤英勇抗日事蹟,客家委員會2010年補助頭份市公所,在濱江街興建徐驤紀念公園,並設立銅像、紅磚牆,記載其抗日的12場戰役。農曆3月6日為徐驤冥誕,苗栗縣徐氏宗親會都會舉辦追思活動,今年為徐驤164歲冥誕,其第4代子孫徐永庚、徐永康分別從台北、屏東前來,世界徐氏宗親總會理事長徐明恩、行政院政務顧問徐定楨、縣議員徐功凡及徐氏宗親會等代表虔誠誦經祭拜。  徐耀昌表示,徐驤為客家忠義精神表率,致力抗日、保衛鄉土,展現客家硬頸精神,也期望其事蹟、客家精神得以流芳百世。

  • 紀念抗日烈士徐驤 苗縣長祭拜

    紀念抗日烈士徐驤 苗縣長祭拜

    客家籍抗日烈士徐驤今年逢逝世126周年,苗栗縣徐氏宗親會17日於頭份市徐驤紀念公園舉辦追思祭拜典禮,縣長徐耀昌及來自台北、屏東的徐驤第4代子孫一同祭拜,期望能使徐驤的事蹟、客家精神繼續流傳。 徐驤為苗栗縣頭份鎮的客家子弟,當甲午戰爭滿清戰敗後,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各地紛紛起義抗日,當時38歲的徐驤便散盡家財,與同為竹苗地區的吳湯興、姜紹祖,共同組織「田賦軍」抗日。 當時徐驤等人的田賦軍,在桃竹苗一帶透過游擊戰術,成功擊退日軍,先後曾參加12場抗日戰役,不過徐驤於1985年10月於曾文溪之役壯烈成仁,徐驤與吳湯興、姜紹祖被譽為抗日客家三傑,也是乙末戰爭先鋒英雄。 為了紀念徐驤英勇抗日事蹟,客家委員會2010年補助頭份市公所,在濱江街興建徐驤紀念公園,並設立銅像、紅磚牆,記載其抗日的12場戰役。每年 農曆3月6日軍為徐驤冥誕,苗栗縣徐氏宗親會街舉辦追思活動,今年為徐驤164歲冥誕,其第4代子孫徐永庚、徐永康分別從台北、屏東前往,世界徐氏宗親總會理事長徐明恩、行政院政務顧問徐定楨、縣議員徐功凡及徐氏宗親會等代表虔誠誦經祭拜。 徐耀昌表示,徐驤為客家忠義精神的表率,致力抗日、保衛鄉土,展現客家硬頸精神,也期望其事蹟、客家精神得以流芳百世。

  • 公督盟公布優秀立委 陳揮文諷刺新三寶出現了

    公督盟公布優秀立委 陳揮文諷刺新三寶出現了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13日公布最新立委評鑑結果,數據顯示,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有27人上榜優秀立委,為上榜人數最多的黨團;而民眾黨的5位立委、時代力量3位立委及基進黨的1位立委,則全數獲選優秀立委。國民黨部分,則是6人上榜。 有網友直言,這份名單和人民的認知差距很大,根本就是愚人節笑話,還有網友對某些上榜立委的表現提出質疑。例如,豬內臟大戰當天,陳柏惟也與多位國民黨立委發生嚴重的肢體衝突,更在網路上嗆聲說要「1個打35個」,難道這些言行就符合「理性辯論的民主審議原則」嗎?直呼這份名單根本就難以服眾。 資深媒體人陳揮文今(15)日也在臉書表示,「這份名單,你信嗎」?他說他心目中的立院三寶,通通入榜:高嘉瑜唱歌、賴品妤耍寶、陳柏惟1個打35個。 另外,陳揮文也質疑,分租雅房八千的入榜,被柯文哲拍桌就閉嘴的入榜,力挺林佳龍好部長的入榜,嫌新台幣太大張的入榜,用土下座拍片道歉的入榜,聲稱女權卻雙標的入榜,挺萊豬支持蓋三接的入榜。 他也諷刺,他是真心恭喜入榜立委諸公,因為蘇震清、徐永明也曾經是公督盟的優秀立委,同喜、同賀!陳揮文在文末幽默表示,「八一七會不會有人信?會不會有立委拿這做文宣?」並且,「寫這篇一共得罪多少人?說不定是最後一篇!管他三七二十一!」

  • 徐永明涉期約賄賂 牽線人辯:時力有滅黨危機才募款

    徐永明涉期約賄賂 牽線人辯:時力有滅黨危機才募款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目前正進行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涉期約賄賂部分,今(14)開庭傳喚居中協調、催款的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吳否認犯行,辯稱時力當時有滅黨危機,他本來就在到處找人捐款,與SOGO案公聽會無關;檢方駁斥,本案就是將賄賂包裝成政治獻金,未來會在法庭上證明。 起訴指出,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為奪回SOGO經營權,得知吳世昌與徐永明交好,由吳安排白手套郭克銘2019年12月2日到徐的辦公室會面,談妥由徐舉辦SOGO案公聽會、出席至少1小時,並施壓經濟部官員到場,事成後由吳的名義匯入「政治獻金」200萬元,雙方達成期約賄賂。 吳世昌今辯稱,當天他坐在沙發上,並沒有仔細聽郭克銘與徐永明的談話內容,但知道有談到SOGO案公聽會;因時力當時有滅黨危機,他有幫忙四處募款,就順口跟郭說,可以的話幫忙找一些朋友捐錢,他也有向徐表達希望可以去公聽會1小時,但沒有強制要求。 吳說,郭有給我「ALLEN翁」的LINE帳號,我當下認知是會捐政治獻金的人,打過一次電話對方沒接,就沒再聯絡,並不知是統領百貨的小開翁華利;他認為可能是郭原本找到捐錢,後來又反悔,這種情況在政治獻金上很常見,他後來並不是催促郭付錢,而是請郭若確定要捐,再通知讓他回報時力。 吳的律師團則說,起訴書把公聽會選民服務及選舉募款混為一談,吳只有引薦雙方,並提到希望郭支持時力,沒有頭沒有尾的一段話,並無明確對價,LINE對話紀錄中吳也有說政治獻金「這種事情不能勉強」,檢方卻仍認定有期約賄賂,非常荒謬。 檢方回應,公聽會本質是彙整各方意見後,制定相關法條,但SOGO案的公聽會是為了有利特定人、施壓經濟部,這不是立委正常執行職務,政治獻金的說法,也只是用來包裝賄賂,未來會在法庭上一一提出證據證明。

  • 前時代力量黨主處徐永明涉貪 法官5月傳訊

    前時代力量黨主處徐永明涉貪 法官5月傳訊

    立委集體貪汙案檢方起訴後,台北地方法院下月5日傳喚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及立委徐永明,徐被控控協助太平洋流通公司前董事長李恆隆爭奪SOGO經營權籌辦公聽會,期約收賄200萬元。 檢方起訴指出,李恒隆在爭奪SOGO經營權的過程中,於2019年10月間企圖以200萬元金錢攻勢,賄求徐永明同意與東吳大學合辦公聽會,盼施壓經濟部撤銷太平洋流通的增資登記。 李恒隆透過與徐永明交好的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去探詢徐的真意,恰逢選舉期間有大量資金需求,且時代力量經費拮据,徐因此在同年12月2日與李等人會面,講好由徐借用立院紅樓會議室舉辦公聽會,再共同具名發文施壓經濟部官員出席,事成後再由吳協助將匯款匯入時力政治獻金專戶。

  • 蘇震清常找經部官員 問太流案

    蘇震清常找經部官員 問太流案

     台北地方法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25日傳喚經濟部官員作證,釐清立委陳超明被控打電話「施壓」的過程。不過,時任經濟部商業司科長蕭旭東、國會聯絡組組長魏士綱異口同聲說,最早開始關心太流案的是立委蘇震清,再來是廖國棟,陳超明反而介入不深。  證稱蘇最早關心介入最深  蕭旭東作證表示,蘇震清最早關心太流案,常找商業司官員到辦公室詢問;廖國棟2015年開始關切、時代力量徐永明則從去年起介入修法,印象中陳超明只在去年12月18日公聽會的通知書上列名。  蕭指出,東吳大學主辦公聽會,地點卻在立法院,還有多位立委列名,從沒見過這種情況,感覺就是要在會中對經濟部「嚴刑拷打」。因會議對經濟部沒有拘束力,他們原本傾向不參加,但長官前一天通知時任部長沈榮津與陳超明關係不錯,要給個面子,最後由時任司長李鎂帶頭出席。  借立院辦公聽會前所未見  魏士綱則說,他原本不太記得陳超明有打電話,查看與陳的主任梁文一對話紀錄,才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內容大概是要經濟部給個面子,隨便派人出席公聽會應付一下。他從2014年任職,就一直在處理太流案,主要都是蘇震清和廖國棟在關心,經濟部態度就是見招拆招,「你要玩我就陪你玩」,但一定會守住法律底線。  魏證稱,今年3月迄今,立委們已要求經濟部參加30幾場非正規公聽會,對單一場公聽會,印象真的不太深刻;立委若真的關心某個案,會直接約談行政官員,否則都是例行性書面往來。  陳超明只打1通電話未施壓  魏並指,立委發出會議邀請,他的認知就是要求派員參加,經濟部當然希望不要,「但幾乎沒有拗成功過」。立委約談、邀請或請託雖然沒有法源依據,但基於尊重國會,經濟部不會去挑戰,再奇怪都會當一回事。  陳超明的辯護律師認為,陳從頭到尾只打1通電話,經濟部只是當一般請託處理,基於尊重國會才派員出席。梁文一則說,陳從來不會施壓行政官員,包括他在內的助理團隊,當然也不會這麼做。

  • 陳超明羈押3月哀求法官稱失眠心悸又掉牙 求別再關他

    陳超明羈押3月哀求法官稱失眠心悸又掉牙 求別再關他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天下午傳喚羈押禁見中的藍委陳超明。陳以身體狀況不好為由,希望法官下次開延押庭時能讓他交保,表示他在看守所裡沒有睡一次好覺,有心悸症狀,牙齒也掉了,「我不是苦苦哀求,是身體真的受不了」。 陳超明表示,他已經被關了3個月,羈押把他從家庭、社會、工作隔離出來,對人的信心、信用、名聲影響很大,他只是打一通電話,就被指控貪汙。他在看守所沒有一次睡好覺,還心悸、掉牙,對他身心的折磨,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讓他覺得自己很悲哀。 陳說,他已經拒絕辦SOGO公聽會,拒收200萬元政治獻金,沒有參加徐永明辦的公聽會,也不認識郭克銘,只因為接到辦公室主任梁文一通知,請他打一通人情電話,根本沒有期約,檢方卻說他跟人要錢,讓他覺得很自己丟臉。 陳哽咽說,「我不是苦苦哀求,是身體真的受不了」,母親已經106歲,他從政時家裡給他一塊地,支持他當民代,告誡他不可以收紅包,他與本案無關聯,卻莫名掃到颱風尾。現在看守所也要他盡量不要戒護就醫,以免吃了藥手腳發抖、精神混沌。 檢方則對陳的身體狀況表示遺憾,但稱為維護司法正義,避免共犯、證人勾串,仍有羈押禁見必要,法院已盡最大努力盡速審理,希望陳體諒並保重身體,維持不爭執證據能力、不傳證人的一貫態度,以免延滯訴訟。 庭後,陳超明的律師表示,陳的健康狀況確實令人擔憂,每周都會去律見一次,陳的反應明顯不如過去,對於許多問題都難以理解;依檢方提出的證據,陳的涉案程度確實很輕微,對他其實有利,所以不爭執證據能力,也未聲請傳喚證人,一方面是希望加快審理進度,一方面也相信法院會有公正判決。 檢方起訴指出,郭克銘2019年10月間與陳超明會面,提議以200萬元政治獻金包裝行賄,希望陳舉辦SOGO案公聽會,陳拒絕。郭改請東吳大學與徐永明合辦,陳同意列名,並親自致電經濟部長沈榮津、魏姓國會聯絡人施壓,要經濟部「給面子」派人出席。陳今年1月向李恆隆收受100萬元政治獻金,他的主任梁文一則收50萬元現金。

  • 陳超明主任梁文一被控收賄50萬 今喊冤:忘記還錢

    陳超明主任梁文一被控收賄50萬 今喊冤:忘記還錢

    藍委陳超明及辦公室主任梁文一被控在涉入SOGO案,收賄向經濟部施壓,兩人否認犯行,遭羈押禁見迄今。台北地院今天上午傳喚梁,梁表示「請託」與「政治獻金」是兩回事,檢方指控他收賄50萬,其實他曾想過要還錢,但因疫情等因素工作太忙,才忘記處理,希望法院還他清白;北院下午則會傳喚陳出庭。 檢方起訴指出,郭克銘2019年10月與梁文一、陳超明會面,提議以200萬元政治獻金包裝行賄,希望陳開SOGO案公聽會,陳拒絕。郭改請東吳大學與徐永明合辦,陳同意列名,並親自致電經濟部長沈榮津、魏姓國會聯絡人,施壓經濟部派人出席公聽會。陳、梁今年1月分別收受100萬元、50萬元。 梁文一今開庭稱,請託與政治獻金是兩回事,他幫忙安排郭克銘與陳超明會面,但也告知公聽會必須有通案性質;郭另一個時間點討論到選情,表示可找2家公司贊助政治獻金。他後來看到公聽會題綱,認為個案性質太強,會面時陳也表明從未針對SOGO案發言,當場拒絕,雙方沒有達成期約。 梁指出,徐永明去年12月18日辦公聽會,經陳超明打電話後,他得知經濟部給面子派員出席,基於幕僚工作轉知結果,從未要求陳施壓;公聽會當天他在苗栗,活動結束後趕到台北,會議已結束,但簽到簿仍在現場,就順手簽了名。 梁說,郭克銘後來牽線統領百貨總經理翁華利等人提供政治獻金,因合法收受獻金期限將屆,才會主動詢問進度,郭安排1月7日碰面,當天翁給他感覺很差,好像把他當員工要他辦事,他因此態度冷漠,會面在氣氛不好的情況下結束。郭事後向他道歉,他才說:「事情如果複雜就不要了。」這是他個人的思考,未與陳超明討論。 梁說,隔天郭克銘約他和李恆隆碰面,他感覺李比較健談,相談氣氛不錯,李拿出50萬元現金稱:「錢都帶來了,你們又在選舉,就拿去用吧。」並表示不用開收據給他,另承諾會請朋友公司再捐100萬元。 梁表示,他沒有以現金形式收過政治獻金,所以帶回家放著思考要用什麼名義存入專戶,因陳超明忙著選舉,就沒有報告此事,選後又遭遇疫情、新會期、質詢「社區做口罩」風波等事件,就忘了處理這50萬元。他被調查局約談時,是主動供出這筆錢,從來沒有動支。

  • 立委集體收賄案 梁文一稱請託與政治獻金無對價

    立委集體收賄案 梁文一稱請託與政治獻金無對價

    台北地方法院審理立委涉收賄案,今天上午提訊在押的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陳超明辦公室主任梁文一。梁文一否認犯罪,強調郭克銘請託事項與政治獻金是兩件事,沒有對價關係。 前太流公司負責人李恆隆涉嫌透過是知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銘等人,行賄立委蘇震清、陳超明、廖國棟、前立委徐永明等,透過公司法修法或舉辦公聽會,施壓經濟部官員撤銷太流增資登記,企圖奪回SOGO經營權。台北地檢署9月間依貪污治罪條例等罪起訴。 檢方指控,陳超明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召委名義,以列名開會通知函發函經濟部及致電前經濟部長沈榮津等方式,逼迫經濟部官員參加在東吳大學舉行的公聽會,並以政治獻金方式收受賄賂。檢方查出,陳超明於民國109年1月9日收受賄賂新台幣100萬元,梁文一收賄50萬元。 台北地方法院今天上午、下午分別提訊羈押中的梁文一、陳超明,召開準備程序庭。梁文一庭訊時否認犯罪,強調郭克銘的請託事項與政治獻金是單純的兩件事,沒有對價關係。 梁文一指出,郭克銘去年底請陳超明召開公聽會,陳超明以從未針對SOGO案質詢及適逢選舉等理由拒絕;郭克銘後來請陳超明出席在東吳大學舉辦的公聽會,因當天立委抽籤,且要到苗栗造勢,陳超明無法出席。他當天從苗栗回台北趕到會場時,會議已結束,他順手在簽名簿上簽到。 他說,陳超明與沈榮津熟識,公聽會前2天曾致電沈榮津未接通,再打給經濟部國會聯絡人魏士綱,當時魏士綱原本表示經濟部傾向不派官員出席,後來表示給陳超明面子,派商業司長出席。 梁文一表示,郭克銘曾提到要贊助陳超明政治獻金,今年1月選舉前夕,郭克銘先安排他與統領百貨總經理翁華利見面,氣氛不好而結束,他告知郭克銘「如果太複雜就不要了」,郭克銘第二天再安排他與李恆隆會面,李恆隆拿給他50萬元現金,並承諾請朋友公司贊助陳超明政治獻金。 法官問如果50萬元是政治獻金,為何沒有交給陳超明。梁文一說,過去沒有拿過現金,一直思考如何存入專戶,陳超明當時忙選舉,並未告知陳超明這件事;選後因為過年、立法院開議、疫情等事情,以及陳超明質詢風波而耽擱下來,這筆錢一直在家裡,沒有動用。(編輯:戴光育)1091113

  • 時力的「腰力」

    時力的「腰力」

     1周之內,時代力量黨主席高鈺婷請辭,國際部主任劉仕傑上《新聞龍捲風》成為箭靶,難得讓時代力量在美國總統大選的新聞熱潮中,成為主流媒體與政治社群的焦點。  前一波上的版面,是時力台北市議員林穎孟與黃郁芬,以及高雄市議員黃捷與苗栗縣議員曾玟學等年輕新秀接連退黨,僅剩3席立委與11席議員的政治版圖,這也造成高鈺婷在黨內權力核心真空的情形下,臨危受命擔任黨主席。  時力承繼了太陽花學運後續的波濤與漣漪,感召了大批年輕世代入黨從政獲得高支持度,就算一路遭遇泡沫化危機,但仍轉化出今年超過109萬的政黨票。眾人皆知,時力曾經的黨內核心就是黃國昌與徐永明,兩人走過創黨之路,操盤過多次選舉,在立法院樹立倡議與揭弊的匾額,當然是時力核心中的核心。  時代力量如今已走進了「後黃國昌」與「後徐永明」的時代,黃、徐這群中堅力量應當才是時力真正的力量,更是時力的「腰力」。可惜的是,立委林昶佐與洪慈庸在去年選舉時接連退黨,兩人在立委任內在台北與台中部署的陸軍組織也跟著潰散。黨團總召邱顯智與高鈺婷雖然在新竹有基本盤,但是兩席不分區立委王婉諭與陳椒華,如今也面臨中央問政與地方經營的兩頭忙辛苦局面。  深入來看時力的「基層」,確實有潛力的年輕人太多了,留下爛攤子說走就走的媽寶也太多了,不懂職場語彙與政治場域的巨嬰也太多了。關鍵是,他們不懂得什麼叫同甘共苦,更不屑革命情感,這些上一世代看重的職場價值觀,他們不願意累積,更不會一起承擔。  35歲的高鈺婷,從政也只有短短一兩年時間,雖有參選立委獲得的7萬3000票做後盾,但仍難防明槍暗箭。高鈺婷就任黨主席這3個月,與江啟臣一樣,首先需要回答黨的論述與路線大哉問,其次要平衡黨內既有勢力,最後則是時間有限,難有戰功服人的核心問題。  在沙文主義的政治場域,參與高雄市長補選的國民黨議員李眉蓁,以及高鈺婷的女性身分與顏值,是一把兩面刃!用得好,可以順勢切斷千絲萬縷的政治死結;用得不好的話,容易被貶為花瓶,更會傷了自己原先就孱弱的政治體質。  時力現階段的腰力有限,連各電視台談話性節目都找不到人來上通告了,時力恐怕更難拓展中高年齡層的選票與支持度!在家裡「沒大人」的前提下,時力也難以部署兩年後的地方首長與民代選舉,屆時恐將面對更大的泡沫化危機。(作者為鍶科技暨幣特財經總編輯)

  • 打一通175秒電話就被起訴貪汙 涉貪立委陳超明哽咽:無辜到極點

    打一通175秒電話就被起訴貪汙 涉貪立委陳超明哽咽:無辜到極點

    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傳喚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出庭,陳仍堅持自己無罪,稱徐永明親自參加公聽會,可以交保,他只是打了一通175秒的電話,卻被羈押禁見,覺得莫名其妙;他願意接受司法最嚴厲的檢視,但請還他一個公平的司法。話講到此,他一度激動哽咽,說自己無辜、無奈到了極點。 陳超明表示,他在監獄關呆了,有瞬間短暫的失憶,直到檢方起訴後,他在看守所把所有卷證當成聖經、佛經看了好幾遍,逐字推敲後,仍不知道為何會因為1通電話被起訴貪汙。依證據顯示,他不認識李恆隆、翁華利、郭克銘,從未指示辦公室主任梁文一參與SOGO案。 陳超明說,收賄應該是偷偷摸摸,政治獻金是公開捐贈,要陳報給政府的,他第一次被調查局約談時,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案發時間在去年選舉期間,很忙,去年12月18日公聽會當天,剛好是選舉號次抽籤,以及重要造勢的日子,梁已明確告知無法出席,最後只請託他打電話給經濟部,「你們認為的大事,我認為只是小事」,這樣就叫施壓,「我覺得莫名其妙」。 陳強調,他是立院真正「辦事不拿錢」的立委,否則在國民黨最艱難的時刻,他哪能屢戰屢勝?在立院占有一席之地?他從政30年,請法官、檢察官到苗栗去問、去看、去聽,他從不開口要政治獻金,是真心服務、解決民困、為地方發展,拿了10多億給地方,從不貪1毛錢,才能被選民認同、肯定,他的政治獻金在立院排名第5,也是看新聞才知道。 陳的律師辯護說,陳唯一的行為就是打電話,但陳與經濟部長沈榮津有私交,且他是經濟召委,兩人本來就經常聯絡;梁文一私下向郭克銘收50萬元,陳並不知情;梁將公聽會的通知書蓋章轉發經濟部,就是一般立院公文、民眾陳情案的處理程序。 律師並指,打電話與100萬元出現的時間相隔25天,難認有關聯;陳若要收賄,應該會怕人知道,不可能用政治獻金,透明、要申報還開收據,不然日後有人捐了政治獻金,然後再來檢舉收賄,豈不人人自危?陳超明才是本案的受害者。 檢察官反擊,陳超明應該去打聽他的主任梁文一的名聲是好還是臭?真的辦事不收錢?還是打著立委名號拿錢辦事?」本案5名立委犯罪事實不同,唯一相同點在於,郭克銘穿梭在各個立委辦公室主任中。梁文一與郭達成行收賄合意後,梁再傳達給陳,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檢方是依據監聽譯文、證人證詞等證據還原真相,陳不應與梁切割關係。 檢方起訴指出,郭克銘2019年10月與梁文一會面,提議以「政治獻金」包裝行賄,盼贊助200萬元換取SOGO案公聽會,陳拒絕後,郭改由東吳大學與徐永明合辦公聽會,陳同意列名,童年12月16日並親自致電沈榮津,沈未接,改打給魏姓國會聯絡人要經濟部「賣個面子」,施壓經濟部指派人員出席公聽會,郭於今年1月8日支付100萬元政治獻金,另還給梁50萬元致謝。

  • 陳超明廖國棟 確定看守所過中秋

    陳超明廖國棟 確定看守所過中秋

     立委蘇震清、陳超明和廖國棟涉嫌收賄幫前太流董座李恆隆為SOGO案向官員施壓,檢方起訴後,台北地方法院裁定3人羈押禁見,3人不服提抗告,高院昨認為陳、廖有串供及逃亡之虞,駁回確定,兩人中秋節得在看守所度過。至於蘇震清的抗告案,由另一合議庭書面審理,迄昨截稿裁定未出爐。  台北地檢署起訴,李恆隆為奪取SOGO百貨經營權,9年來行賄立委及助理共3774萬元,蘇震清、廖國棟、陳超明、趙正宇4名立委及前時力黨主席徐永明等人,遭檢方起訴求處重刑,其中3立委移審後遭收押。  廖提抗告主張,立院已開議且他是原住民立委,如果遭羈押影響甚鉅,況且政治公關郭克銘已認罪,沒有羈押的原因及必要性,陳超明也以同樣辯詞,請求高院撤銷北院的羈押裁定。  高院認為,北院決定羈押後,經立法院許可函覆後,法官再對廖國棟及陳超明提示立院函文,諭知立法院同意羈押,程序並無違法。  合議庭表示,郭一再否認犯行,最後才翻供認罪,但不能推斷他與廖及陳無串證之虞;況且陳超明供述也與涉案助理不符,兩名被告都有和證人勾串之虞。高院指出,廖及陳身為立委,有相當資力、人脈,為規避刑責,不能保證無逃亡可能。  另廖國棟前助理林雨平,6年前得知郭姓醫師有意角逐衛福部轄下醫院院長,誆稱可找廖關說「喬人事」,詐騙活動費300萬元;一審判刑6月,可易科罰金,二審認為她犯後態度不佳且未獲被害人諒解,改判10月定讞。

  • 中秋回家團圓無望 陳超明及廖國棟押定了

    中秋回家團圓無望 陳超明及廖國棟押定了

    立委集體貪汙案移審後,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將立委陳超明、廖國棟羈押禁見,並獲立法院函覆許可,陳超明稱只能無奈接受,並對立法院發出嚴重抗議,他與廖國棟不服遭收押都提抗告,但台灣高等法院駁回確定,2人須在看守所渡過中秋節。 台北地檢署經53天偵辦,認定前太流負責人李恆隆為奪取SOGO百貨經營權,9年來行賄立委及助理共3774萬元。其中立委蘇震清以參加縣長初選,打著叔叔蘇嘉全在民進黨執政後將位居要職等名目,向李索賄2580萬最多,檢方起訴蘇震清、廖國棟、陳超明、趙正宇4名立委及前時力黨主席徐永明等12人,請求從重量刑。

  • 鄭麗文酸司法逢綠就轉彎 不敢辦

    鄭麗文酸司法逢綠就轉彎 不敢辦

     檢方偵辦立委收賄案,其中卻爆出越來越多案外案。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昨質疑,前民進黨立委蔡煌瑯與蘇嘉全特助高建智,曾提醒涉案綠委蘇震清遭監聽,有無洩密問題?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家中搜出的310萬,徐聲稱是向交通部長林佳龍借貸,但彼此供詞說不清,「遇到蔡煌瑯、高建智、林佳龍這些有靠山的,檢調難道就不敢辦嗎?」  要蘇當心監聽 都撇給路人甲  鄭麗文質疑,蔡煌瑯和高建智曾先後向蘇震清示警,提醒蘇震清已遭檢調監聽。蔡煌瑯為此喊冤,說他是在「公共場合」聽到,且是善意提醒,是預防犯罪;高建智則撇清說,線索是從海鮮會館聽來的。這番說法還真是「巧合」,正在偵辦的案件,竟然能在公共場合當茶餘飯後話題?  徐永明辯稱,為了黨務周轉「急用」借300萬現金,到底是向林佳龍借,或是透過林佳龍向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借,至今三方說不清楚。鄭麗文質疑,如果真的是急用,為什麼去年11月借的錢,經過9個月,還原封不動放在徐永明家中?  稱林300萬救急 徐擺家9個月  鄭麗文指出,這些疑點凸顯出,檢調偵辦進度早就走漏風聲,讓蘇震清有時間分次向李恆隆退回賄款支票,並製造假還款證明,將賄款虛偽註記為「借款」,而且這麼「剛好」,這些借貸都不用還錢?蘇震清與李恆隆的四張支票只退回一張,徐永明又聲稱家裡的300萬元也是借款,「非常奇怪,他們借錢都不用還?這些錢到底是借還是賄款?」  聽到風聲 假還款且註記借款  鄭麗文表示,這些問題必須要釐清,檢調豈可輕輕放過,逢綠就草草轉彎?遇到蔡煌瑯、高建智、林佳龍這些有靠山的,檢調難道就不敢辦嗎?法務部絕對不能放棄追查可疑的洩密者,不能放過任何眉角,務必水落石出、讓洩密者現形,這些疑點不查清楚,將是民主政治永遠的汙點,也是踐踏檢調公正辦案的形象。

  • 不服遭羈押 立委陳超明及廖國棟提抗告

    不服遭羈押 立委陳超明及廖國棟提抗告

    立委集體貪汙案移審後,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將立委陳超明、廖國棟羈押禁見,並獲立法院函覆許可,陳超明稱只能無奈接受,並對立法院發出嚴重抗議,稱自己被押「天都黑一邊」,他與廖國棟不服遭收押都提抗告。 陳及廖提起抗告,台北地院25日下午下班前將卷證送交台灣高等法院,經分案後由刑事第七庭組成合議庭審理,最快26日會有終局裁定結果。 台北地檢署經53天偵辦,認定前太流負責人李恆隆為奪取SOGO百貨經營權,9年來行賄立委及助理共3774萬元。其中立委蘇震清以參加縣長初選,打著叔叔蘇嘉全在民進黨執政後將位居要職等名目,向李索賄2580萬最多,檢方起訴蘇震清、廖國棟、陳超明、趙正宇4名立委及前時力黨主席徐永明等12人,請求從重量刑。

  • 徐永明扯怕得罪 徐旭東怒嗆不認識他

    徐永明扯怕得罪 徐旭東怒嗆不認識他

     立委集體涉貪案偵結,全案指向前太流董事長李恆隆為奪回SOGO經營權,透過白手套行賄立委,也傳出前時力黨主席徐永明因怕「得罪」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而未收賄款;徐旭東昨強調此事與他無關,是李恆隆個人問題,他不認識徐永明,「報紙用我名字做頭條,太過分了。」對監院公告遠東集團2020年總統大選砸5800萬元政治獻金,徐旭東霸氣回應「我依法申報,沒做不法的事!」  徐旭東昨出席遠東集團旗下愛買全新轉型之作台中水湳店開幕典禮,媒體聚焦立委收賄案,對該案指向李恆隆為涉入SOGO經營權行賄,徐旭東回應,「這是他(李恆隆)的事,跟我沒有關係,要我講什麼?」  外傳徐永明最終未收賄是因怕得罪他,徐旭東有點動怒說,這是他(徐永明)在講,「我根本不認識他,報紙用我名字做頭條,太過分了,太過頭了。」  談到5800萬政治獻金,徐旭東強調,他要一次講清楚,「我們所有捐款都是按法申報公告,按法的人反而被公告出來,其他人都沒有嗎?」他說,另一個申報的人是張忠謀,「只有我們2個老老實實申報,你怎不說,我們很不錯,依法申報!」  至於徐永明的310萬現金,北檢表示,經檢調監聽未掌握款項來源,徐稱是交長林佳龍透過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借他的;辦案人員後續向林、廖查證,300萬元債主是廖,另外10萬交代不清,但認定與SOGO案無關。  北檢說,依時力陳報內政部資料,當時確實面臨財務危機四處借款,雖然3人對300萬債主認知不一,但主觀上均認定是借款,反觀李恆隆自白從未提這筆錢,又無其他金流紀錄或證據能與「SOGO案」聯結,辦案團隊因此認定300萬元是單純債務關係,已調查完畢。林佳龍昨出席活動時亦重申,與徐永明沒直接的金錢往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