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徐自強案的搜尋結果,共33

  • 批小英不像話 姚高橋還要挺韓

     年改爭議,讓沉默的軍警人員對政治勇於表態!侯友宜7日活動,曾在綠營謝長廷高雄市長任內擔任副市長的姚高橋也現身力挺,姚高橋直言,民進黨蔡英文太不像話,他不僅要幫侯友宜,下禮拜還要去幫韓國瑜。 \n 被視為綠色彩濃厚的姚高橋說,當初是謝長廷苦於高雄治安問題,不斷到他辦公室拜託,為高雄治安他才願意進入謝長廷團隊,他當時還向前國民黨副主席蕭萬長報告,蕭也認為只要不加入民進黨,能一展長才也不錯。 \n 姚高橋搖搖頭說,實際進入民進黨團隊後,「看到太多太多」,但是看到什麼,姚說現在正在選舉,他不願意明說。 \n 姚高橋強調,現在的蔡英文實在太不像話,他曾在台北縣當過4年警察局長,深刻了解守住新北國民黨2020年才有希望,他不僅要幫侯友宜,下禮拜還要去幫韓國瑜。 \n 除姚高橋,曾任警政署副署長的林德華也到場力挺侯友宜,近來侯友宜屢遭人影射刑求徐自強,當時主辦該案的內湖分局長就是林德華,林聽到侯友宜談到徐自強案,主動從座位站起來強調,徐自強是當時主嫌供述所說的共犯,徐逃跑一年後主動到案,當時他和侯副都已離開,不知要怎麼刑求? \n 侯友宜說,老縣長一直說他刑求徐自強,但他連徐自強見都沒見過,當年市刑大跟刑事警察局、內湖分局抓到主嫌犯後,就由內湖分局主辦,不要把這些帳因為選舉就套到他身上。

  • 新北》侯指徐自強案遭蘇抹黑 蘇辦:從頭到尾沒有說他刑求

    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今指控對手蘇貞昌,日前抹黑他在徐自強案中刑求,要求蘇向警眷道歉,蘇貞昌競選辦公室發言人黃韋鈞表示,11月3日蘇貞昌接受媒體訪問時,從頭到尾沒有說侯刑求,侯老是習慣性地想把沒說過的話嫁禍給別人,令人不解與遺憾。 \n\t \n黃韋鈞拿出11月3日媒體訪問內容,指出當天媒體詢問蘇「關於徐自強的冤獄案,其實應該要強調當年是用刑求才咬住對方,好像昨天侯友宜在問問題沒有針對問題回答?」 \n \n蘇貞昌回應:「關於徐自強案,外界一直質疑侯友宜。他對大學生一晚上直接問他,他可以呼攏過去,但是司改會要他出來說明,他卻還是一再閃躲,如果他真的那麼有把握,被外界質疑是冤枉的話,那他不就有機會出來說明嗎?」 \n \n黃韋鈞強調,外界對於侯友宜在徐自強案的角色,自始自終不是質疑他親自刑求徐自強本人,侯友宜在那個案子中身為總指揮,如今卻撇得一乾二淨,才更啟人疑竇。

  • 新北》誣指刑求徐自強 時任分局長:市刑大只是協辦怎刑求?

    新北》誣指刑求徐自強 時任分局長:市刑大只是協辦怎刑求?

    徐自強冤獄案,扯出侯友宜當時刑求徐自強,侯友宜7日舉行「警系團結挺侯」造勢活動,當時主辦徐自強案的內湖分局長、退休的前警政署副署長林德華說,徐自強涉案,是當時主嫌供述所說,徐自強逃跑一年後主動到案,當時他和侯副都已離開,不知要怎麼刑求。 \n \n侯友宜說,老縣長一直說他刑求徐自強,但他連徐自強見都沒見過,當年市刑大跟刑事警察局、內湖分局抓到主嫌犯後,就由內湖分局主辦,不要把這些帳因為選舉就套到侯友宜身上,他要在辯論會上,要求蘇貞昌向他道歉。

  • 徐自強案鄭南榕案 侯問心無愧

     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早期參與的徐自強冤獄案、鄭南榕自焚案,隨著選舉又被拿出討論,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認為,侯友宜當年選擇奉命行事,沒有遵從道德良知。侯友宜2日反駁,這些案子他已經講過好多好多次了,他就是按照法令來作該做的事,「從頭到尾都是問心無愧」、「內心坦蕩蕩」。 \n 蘇貞昌抨擊侯友宜在2010年警大校長任內接受媒體專訪時,對於偵辦徐自強案說法和現今完全不同;侯友宜則表示,他當時在台北市刑大服務,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看都沒看過、問也沒問過,怎麼會說我去刑求他?」 \n 侯友宜強調,徐自強案可以調原有資料重新檢視,也可以問問當年辦案的同仁就知道哪一個單位主辦?哪一個單位支援?「這不是事實的東西我已經講清楚了」。 \n 至於鄭南榕自焚案,蘇貞昌抨擊侯友宜沒有遵從道德良知選擇聽命行事,怎能當400萬人的新北市長?侯友宜說,民主法治時代,他在執行法律過程問心無愧,一切坦蕩蕩;底層執行法令的同仁們,在過程中完全都按照法令來。 \n 針對敵營不斷挖舊案攻擊,侯友宜說,這些案子他已經講過好多次了,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民主時代的過程當中,按照法令來作該做的事情,「我從頭到尾都是問心無愧」、「內心坦蕩蕩」。他強調,不管別人怎麼說東說西、批評來批評去,還是用單純力量、正向選舉的方式,走自己的路。

  • 新北》徐自強冤獄案 蘇貞昌:侯友宜再躲下去證明他心虛

    新北》徐自強冤獄案 蘇貞昌:侯友宜再躲下去證明他心虛

    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今早前往樹林市場掃街拜票,針對對手侯友宜捲入徐自強冤案,蘇貞昌表示,他可以呼攏大學生的質問,但司改會要他出面說明他仍一再閃躲,如果真的有把握是被冤枉怎不敢面對?「愈躲愈證明他心虛」。 \n \n蘇貞昌今早在立委蘇巧慧和議員陳世榮、高敏慧和議員候選人廖宜琨的陪同下,前往樹林三興市場掃街拜票,沿途熱情民眾送上橘子、鳳梨,預祝高票當選。 \n \n蘇貞昌說,他在官網上發表的政見多達80多頁、4萬多字,而侯友宜僅有1頁、1300多字,不論是發表政見還是拜訪市場,他都是按照步驟來,很有誠意的在進行,拜託市民給蘇貞昌一個機會,讓新北市能夠更好。 \n \n對於侯有宜推出的都更三箭政策,承諾捷運蓋到哪、都更就到哪,蘇貞昌諷刺,新北很多捷運都完成7、8年了、都更都還沒做,他這不是自己打臉嗎? \n \n這是蘇貞昌掃的第79個市場,多次來樹林,樹林選區是否有特別意義?蘇貞昌說,每個地方都很重要,掃街都是照著誠意和步驟,每個市場都至少掃一個鐘頭,大的市場甚至到2、3個鐘頭,不是那種應付來堆疊數字的。 \n \n針對深澳電廠停建,原址應做何規劃?蘇貞昌說,環評撤回了,侯友宜仍緊咬深澳電廠議題不放,好像他只知道一個深澳,相信中央一定會有很好的規劃,若當上新北市長後,不但會要求中央,他也會為地方做事,讓整個新北海岸126有最美麗、各方面都有很好的發展。 \n \n詹秀齡下午將在蘇巧慧陪同下,前往三峽北大社區拜票,蘇貞昌意有所指表示,希望大家不要稱她為「夫人」,叫太太或牽手都可以,雖然太太家事很忙,但這全家人都願意出面支持他,不會躲起來,如今所有候選人的太太每一個都出來,就只有一個太太不出來,那不是很奇怪嗎? \n \n至於徐自強冤獄案,蘇貞昌認為,外界不斷質疑侯友宜動用私刑,淡江大學生提問當晚他還可以呼攏過去,但司改會要他出面說明,他卻一再閃躲,如果真的有把握是被冤枉,不就有機會出來說明嗎?欲躲就證明他的心虛以及他逃不了關係。

  • 新北》徐自強案 侯友宜:徐自強長相我都沒看過

    新北》徐自強案 侯友宜:徐自強長相我都沒看過

    徐自強冤獄案,被扯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2日指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看都沒看過、問也沒問過,怎麼會說我去刑求他? \n \n侯友宜說,徐自強可以調回原有的資料,大家可以重新來檢視,問問當年辦案的同仁就知道哪一個單位主辦、哪一個單位是支援的,只要還原事實真相就好。 \n \n侯友宜說,當年他們是一個支援的單位,內湖分局跟刑大逮捕主嫌犯後就交由內湖分局來審訊,後來徐自強一年以後到案,市刑大根本連去辦、連徐自強都不認識,怎麼去刑求他?怎麼去詢問他? 這不是事實的東西他已經講清楚了。

  • 史上次高 ! 冤獄16年死裡逃生  徐自強獲賠2812萬

    史上次高 ! 冤獄16年死裡逃生 徐自強獲賠2812萬

    原本為死囚,最終獲無罪定讞的徐自強坐冤獄,感嘆不能陪伴兒子成長,並說入獄16年「生不如死」,所受的苦沒人能夠了解,聲請刑事補償金案。台灣高等法院審理後,合議庭認定,徐自強在無罪判決確定前,羈押 5624 日,9日裁准補償2812 萬元,打破刑事補償金非執行死刑的最高額紀錄。 \n \n徐自強被控22年前共同擄走富商勒贖並殺死被害人,經9次死刑、2次無期徒刑判決、5次非常上訴,還有監察院調查、大法官釋憲後,在2015年9月更九審首次獲無罪判決,最高法院去年10月駁回上訴,無罪定讞。 \n \n徐自強今年7月向高院聲請刑事補償,以被羈押5628天,一天請求補償最高額的5000元計算,聲請補償2814萬元。 \n \n高院審理後,合議庭認為,羈押是將人自家庭、社會、職業生活中隔離,拘禁在看守所、長期拘束其行動,人身自由的喪失,不但造成心理上造成嚴重打擊,對名譽、信用等人格權影響也很重大,是干預人身自由最大的強制處分。 \n \n徐自強在羈押前有正常工作、經濟狀況穩定;受羈押時26 歲,正值青壯年時期,家有妻小,兒子甫就讀小學,他因受羈押,喪失人身自由,家庭失序、事業中斷,更因多次經法院判處死刑,面臨隨時遭死刑執行之恐懼及痛苦,獲釋時已 43 歲,長達近 16 年羈押,已耗去人生最精華部分。歷時 20 年訴訟煎熬,羈押期間所受財產上損害、精神上痛苦、名譽減損、自由受拘束,認定以每日補償最高的 5000 元為適當。 \n \n合議庭認為,徐自強自1996 年 6 月 24 日起至2012年 5 月 18 日,共羈押5808 日,扣除他涉及賭博案執行184 日,扣除後徐因本案共羈押5624 日,應補償2812萬元。

  • 冤獄獲判無罪定讞 徐自強求償2814萬元

    男子徐自強被控犯下建商黃春樹綁架勒贖撕票案,案件爭訟21年,他去年獲判無罪定讞後,聲請刑事補償2814萬元;高院今日開庭審理,徐自強表示,當年處於隨時會被槍決的恐懼中,一度絕望要放棄,「那種苦,沒有經歷過,無法感受」。庭末法官諭知全案候辦。 \n \n檢方指控,徐自強1995年與同案被告黃春棋、陳憶隆、黃銘泉(在泰國死亡),擄走黃春樹後押到汐止山區殺害棄屍,黃銘泉等人財迷心竅、還向家屬勒贖7000萬元。警方獲報將準備取贖款的黃春棋逮捕,黃供稱徐自強、陳憶隆為共犯,3天後警方宣布破案,黃和陳一審被判死刑,隔年徐男在律師陪同下投案後,也被判處死刑。 \n \n徐自強在高院8次更審,都被判有罪,2000年最高法院維持更五審死刑判決,3人被判死刑定讞;徐歷經檢察總長提起5次非常上訴,去年更九審認為,黃、陳指控徐自強的證詞,前後不一且違背常理,檢方又不能提出其他補強證據,讓法官形成有罪的確信,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改判徐自強無罪,檢方不服提起上訴,最高法院駁回確定。 \n \n徐被判無罪定讞後,主張自己遭無辜關押5628天,以每天最高額5000元計算,聲請刑事補償共2814萬元;他出庭強調,當年被判處死刑隨時可能被執行,真的是「生不如死」,他失去太多,沒能陪伴兒子成長、妻子離異,人生及家庭都沒有了,連一個房子也都沒有。訊後,法官諭知全案候辦。

  • 死囚徐自強21年換無罪  化身書中主角

    死囚徐自強21年換無罪 化身書中主角

    原本為死囚,花了21年才獲無罪定讞的徐自強,今天出席新書「1.368坪的等待-徐自強的無罪之路」發表會,他成為書中的主角,訴說一個平凡人爭取無罪的歷程以及冤獄人生。 \n 徐自強被控21年前擄走富商勒贖並殺害,經9次死刑、2次無期徒刑、5次非常上訴,及監察院調查、大法官釋憲後,去年9月更九審首次獲無罪判決,最高法院今年10月間駁回上訴,無罪確定。 \n 1.368坪是死囚房間的大小;時間回到1995年9月1日,是徐自強的獨生子上小學一年級的開學日,這一天大直發生建商黃春樹遭綁票撕票案件,後來嫌犯黃春棋取贖時遭捕,徐自強突然成為「共犯」,甚至是「主謀」;徐自強逃亡了9個月之後決定主動投案,從此失去自由。 \n 徐自強案是台灣知名的案件,他說,做為一個平凡人,對於審判無力抵抗,人生二十年倏忽過去,自己的父母已白髮,妻子離異,兒子也已長大,面對自己一無所有、隨時沒有明天的處境,感嘆自已幸運成為各界救援對象,也熬過這段死囚人生。1051209 \n

  • 爭訟21年 9次判死 徐自強無罪定讞

    爭訟21年 9次判死 徐自強無罪定讞

     男子徐自強被控犯下建商黃春樹綁架勒贖撕票案,歷經9次判死、2次無期徒刑,並曾被判死定讞,經非常上訴撤銷後,更九審終將他判決無罪。最高法院認為,檢方提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徐自強涉犯殺人罪,昨駁回上訴,判決無罪確定,並解除他的限制住居管制,此案歷經21年,總算落幕。 \n 給媽媽最好生日禮物 \n 至於同案共犯黃春棋、陳憶隆已遭判死定讞,因徐自強部分不斷更審未能確定,被列為「暫緩執行槍決」名單,最高法院昨判決徐無罪定讞,黃春棋、陳憶隆重返「待槍決」名單。 \n 徐自強昨得知獲判無罪定讞,一度無法置信,他說,感覺很不真實、很像是假的,他哽咽地說,希望把這個好消息當成給媽媽的生日禮物,也說這些年官司的煎熬,其實媽媽才是最辛苦的,感謝媽媽這一路上的支持與信任。 \n 聲請釋憲撤死刑首例 \n 檢方指控,徐自強1995年與同案被告黃春棋、陳憶隆、黃銘泉(在泰國死亡),擄走黃春樹後押到汐止山區殺害棄屍,黃銘泉等人財迷心竅、還向家屬勒贖7000萬元。警方獲報將準備取贖款的黃春棋逮捕,黃供稱徐自強、陳憶隆為共犯,3天後警方宣布破案,黃和陳一審被判死刑,隔年徐男在律師陪同下投案後,也被判處死刑。 \n 徐自強在高院8次更審,都被判有罪,2000年4月,最高法院維持更五審死刑判決,3人被判死刑定讞,不過,徐歷經檢察總長提起5次非常上訴,去年9月,更九審認為,黃、陳指控徐自強的證詞,前後不一且違背常理;檢察官又不能提出其他補強證據,讓法官形成有罪的確信,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改判徐自強無罪,檢方不服提起上訴。 \n 關押近16年補償3000萬 \n 最高法院審理後狠狠修理檢方,合議庭批評檢察官一直爭執徐自強有沒有殺人,但沒有提出相關證據,也未說明原審判決哪個地方有適用法律不當之處,法院也沒有依職權調查不利徐自強證據的義務,因此駁回上訴,判徐自強無罪定讞。 \n 徐自強案創下司法多項紀錄,他曾9次被判死,其中1次最高法院駁回上訴,死刑定讞,他也是首位聲請大法官釋憲後,被撤銷死刑確定判決的人犯;4年前徐自強因被押逾8年成了首位因「刑事妥速審判法」獲釋,走出獄所回到社會的被告,他的際遇可謂空前絕後。而他被羈押15年11個月,初估至少可獲得近3000萬的刑事補償金。 \n

  • 徐自強案大事記

    徐自強案纏訟21年,台灣高等法院更九審去年首次判徐自強無罪。最高法院今天駁回上訴,全案定讞。 \n 以下為本案大事記: \n --1995年9月1日,富商黃春樹遭綁架殺害。 \n --1995年11月17日,士林地檢署依照懲治盜匪條例擄人勒贖罪嫌,起訴徐自強,陳憶隆,黃春棋和黃銘泉;黃銘泉後來死亡。 \n --1996年5月16日,陳憶隆,黃春棋被士林地方法院判處死刑。徐自強後來投案。 \n --1996年11月23日,徐自強一審被判處死刑。 \n --1997年~1999年,台灣高等法院4度判處徐自強等3人死刑,但4度被最高法院發回更審。 \n --1999年11月16日,高院更五審判處徐自強等3人死刑。 \n --2000年4月27日,最高法院維持更五審判決,判處徐自強等人死刑定讞。 \n --2005年5月26日,檢察總長第5次提非常上訴後,最高法院發回更審。 \n --2009年12月8日,高院更六審,徐自強死刑。 \n --2011年11月25日,高院更七審,徐自強被判無期徒刑。 \n --2012年5月18日,高院更八審,徐自強無期徒刑。 \n --2012年5月19日,受惠速審法徐自強獲釋。 \n --2015年9月1日,高院更九審,徐自強改判無罪。 \n --2016年10月13日,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徐自強無罪定讞。1051013 \n

  • 9度判死纏訟21年 徐自強案無罪確定

    徐自強被控21年前擄走富商勒贖並殺害,經9次死刑、2次無期、5次非常上訴,及監察院調查、大法官釋憲後,去年9月更九審首次獲無罪判決,最高法院今天駁回上訴,判無罪確定。 \n 民國84年9月1日上午,從事房屋仲介業的黃春樹從大直家中出門送小孩上學後,回家盥洗,他二度步出家門後,就再也沒回來。第二天清晨4時,黃春樹家屬接到勒贖電話,要求新台幣7000萬元贖款。不可以報警。 \n 警方同年9月25日在桃園市文化路將準備取贖款的黃春棋逮捕。黃供稱徐自強等人為共犯。9月28日,當時的台北市警察局長黃丁燦、市刑大隊長侯友宜、內湖警分局長林德華和死者家屬及檢警、法醫,一同前往汐止汐萬路3段山區,找到黃春樹屍體,警方宣布破案。 \n 檢警發現,黃春樹雙腳被膠布捆著,頸部環繞著膠布,應是原先遭到封住眼睛和嘴巴脫落的;頸部遭利刃割傷大量出血,是致命傷。黃春樹兩手被銬在一起,身上多處遭到毆打,屍身有被灼燒的痕跡。 \n 徐自強與黃春棋、陳憶隆、黃銘泉等人被控於84年9月1日共同綁架、殺害富商黃春樹。士林地檢署依懲治盜匪條例擄人勒贖罪嫌起訴4人;黃銘泉起訴前潛逃泰國遇害死亡。 \n 黃春棋、陳憶隆及徐自強3人於一審至更五審均遭判死刑,經最高法院89年駁回上訴而定讞,徐自強家屬向民間司改會投訴,辯護律師提出3次非常上訴,遭最高檢察署駁回。期間,同案被告陳憶隆翻供改稱徐自強並未涉案。 \n 徐自強於90年間第4次非常上訴,監察院調查報告也指本案有違背法令之處。最高法院檢察署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法院91年間駁回。 \n 徐自強是否涉案疑點重重,當時法院僅憑黃春棋、陳憶隆的共同被告自白作為唯一證據;但根據徐自強自白的不在場證明,徐自強案發當天在龜山郵局提款,有監視器證明,中午回到媽媽家吃飯,有證人可作證,下午在桃園市區租車,有租車單可以證明。 \n 但法院一審到更五審均不採信徐自強的不在場證明。監察院89年間曾作調查報告,指出案情有諸多疑點,希望法院能重啟調查;共同被告也翻供,表示會供出徐自強是因為希望判決可以久一點並獲得一線生機。 \n 徐自強律師團於92年間聲請釋憲,大法官做出釋字第582號解釋,認為「共同被告的自白必須經過證人詰問對質程序,且不能將自白當成有罪認定的唯一證據」。徐自強在大法官釋憲後獲得單獨更審的機會。 \n 98年,更六審仍判處徐自強死刑;更七、八審從死刑改為無期徒刑。101年5月19日,徐自強受惠速審法,在未定讞的狀況下,被告不得羈押超過8年,因此獲釋,被羈押16年的徐自強終於離開看守所。 \n 更九審期間,黃春棋拒絕作證,陳憶隆雖有作證並說出部分證言,但合議庭認為他的證詞充滿矛盾,欠缺補強證據,不具證據力,且兩人當初在檢警的訊問供述,無具結、無證據能力,檢察官其他的舉證,均不足認定徐自強為共犯,因此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改判徐自強無罪。1051013 \n

  • 無罪確定 徐自強:送媽媽的生日禮物

    徐自強案最高法院今天判決無罪確定。徐自強下午召開記者會說,這21年來最痛苦的是他的母親,過幾天就是她的生日,這個結果能當她的生日禮物,現在的感覺很不真實,像是假的。 \n 徐自強被控21年前擄走富商勒贖並殺害,經9次死刑、2次無期、5次非常上訴,及監察院調查、大法官釋憲後,去年9月更九審首次獲無罪判決,最高法院今天駁回上訴,判無罪確定。1051013 \n

  • 無罪確定 徐自強:送給媽媽當生日禮物

    徐自強案,最高法院今天判決無罪確定。徐自強今天下午召開記者會說,這個結果能送給他後天生日的母親,作為生日禮物,未來要把握與過好每一天。 \n 徐自強被控21年前擄走富商勒贖並殺害,經9次死刑、2次無期、5次非常上訴,及監察院調查、大法官釋憲後,去年9月更九審首次獲無罪判決,最高法院今天駁回上訴,無罪確定。 \n 徐自強說,當初逃亡8個月後去投案,除了是擔心另2名被告的死刑如果被執行,屆時將死無對證,母親也相信他的清白、支持投案,但沒想到案件纏訟了21年,母親十分自責;不過,今天得知這個結果,母親高興到說不出話,而且也可以給後天生日的她,當作生日禮物。 \n 徐自強指出,案件進入到更一審、更二審時,他已放棄也對司法死心,從沒想過會有今天這個結果,這要感謝家人和律師對他的堅持、永不放棄;「有的人也說我很倒楣,怎麼會碰到這種事情,我對他們說,我很幸運並不倒楣,因為自己還能走出來」。 \n 記者詢問徐自強是否尋求刑事補償、未來規劃等問題?徐自強表示,之前不敢想這些,目前沒有具體的人生規劃,會跟律師討論後再告訴大家;自己在監獄內待太久,已至於習慣不去規劃事務,不過從確定到從新發回的這段期間,他已學會怎樣「把每一天過好」。1051013 \n

  • 創下司法紀錄 爭訟21年 徐自強獲判無罪定讞

    創下司法紀錄 爭訟21年 徐自強獲判無罪定讞

    (15:19更新 加入徐自強說法)被控犯下建商黃春樹綁架勒贖撕票案的徐自強,歷經9次判死、2次無期徒刑,其中還曾判死定讞,經非常上訴撤銷後經9次更審,最高法院今日駁回檢方上訴,判決徐自強無罪確定,同時解除他的限制住居管制。 \n \n得知判決結果,徐自強說他很開心,終於等到了。 \n \n檢方指控,徐自強在21年前與同案被告黃春棋、陳憶隆、黃銘泉( 在泰國死亡),擄走黃春樹後押到汐止山區殺害棄屍,黃銘泉等人財迷心竅、還向家屬勒贖7000萬元。警方獲報將準備取贖款的黃春棋逮捕,黃供稱徐自強、陳憶隆為共犯,3天後警方宣布破案,徐自強隔年在律師陪同下投案。 \n \n黃春棋、陳憶隆已遭判死定讞,但因徐自強部分不斷更審未能確定,法務部也因此將黃等2人列為「暫緩執行槍決」的名單。 \n \n至於徐自強部分,高院八次更審,都判他有罪,但去更九審認為,黃、陳指控徐自強的證詞,前後不一且違背常理;檢察官又不能提出其他補強證據,讓法官形成有罪的確信,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撤銷原審有罪判決,改判無罪,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定讞。 \n \n徐自強案創下了司法多項紀錄,他曾9次被判死,其中1次最高法院 駁回上訴,死刑定讞,他也是首位聲請大法官釋憲後,被撤銷死刑確 定判決的人犯;4年前徐自強因被押逾8年,成了首位因《刑事妥速審判法》獲釋,走出獄所回到社會的被告,他的際遇可謂空前絕後。

  • 無罪確定 徐自強14年前家書曝光

    徐自強案,最高法院今天判決無罪確定。徐自強今天下午召開記者會後,拿出在民國91年3月寫給父母的家書,信件內容如下。 \n 「父母親大人膝下: \n 6年前,我天真地以為司法是公平的。可是如今司法卻像一頭野蠻、嗜血的怪獸,它不管青紅皂白,咬的我毫無招架之力。由於我對於它的誠實與信賴,它反而害我致命;我自己走進來到案說明,而如今,卻再也回不去了。 \n 不肖兒深怕再也沒有機會回報您們了,發自心底最真切的心聲,我終要寫這封信感激您們多年來不斷的為我付出。 \n 當然,我也很謝謝那些關心我的人,包括監察院諸公和努力為我官司平反的林律師、陳律師等。我如果沒有再次非常上訴的機會,那麼所有積欠下的恩情,我也只能來世再報。 \n 雖然案子疑點甚多,我也有鐵證如山的不在場證明,可是法官偏偏僅憑同案自白,硬要構我死罪!正義、公理到底在哪裡?羈押中多少個等待黎明的夜晚,我只能望著窗外星空,想著您們身體好嗎?還有永年未來漫漫的日子怎麼辦?我真怕去想這些,因為每次想著、想著眼淚就要掉下來。 \n 如果有人問我這樣被判冤死,心理會不會懷恨?其實我心中裝滿著您們給我暖暖的恩情,再也沒有空間可以容納對人間醜陋的各種印象了。 \n 媽,請您不要再自責了,好嗎?當初陪我來法院投案,您、我都沒有錯。因為我們比那些不敢面對事實的人勇敢,他們甚至連已經誤判而應該重審的道德勇氣都沒有! \n 爸、媽,再次跟您們說聲謝謝,往後的日子千萬要保重自己。請阿嬤不要再為不肖孫傷心難過,她年事已高,要靠大家安慰、照顧著,永年以後也要靠您們替我照顧,別讓永年誤交壞朋友而學壞,拜託您們了。 \n 真的很抱歉,讓倚門相守的您們大家失望了,不肖兒不論在哪裡,心永遠跟家人在一起連著。同時永遠默默祈禱您們:身體安康。 \n 不肖兒 自強叩首 91.3.26」。1051013 \n

  • 死囚重返社會 鄭性澤第5人

    死囚重返社會 鄭性澤第5人

     遭判死定讞的鄭性澤因獲再審,昨日走出死囚牢房重返社會,他是司法史上第5位判死定讞還能走出牢房的死囚,前面有被控犯下汐止吳銘漢夫婦命案的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及黃春樹撕票案的徐自強,也都因再審、非常上訴,從監獄被釋放。 \n 蘇建和等3人被控1991年間,與王文孝犯下新北市汐止吳銘漢夫婦命案,現場唯一被查到血指紋的現役軍人王文孝,隔年依軍法槍決,蘇建和等3人則在1995年被判死定讞,時任檢察總長陳涵認為全案有疑點,三度為他們提起非常上訴。 \n 當時法務部長馬英九也拒絕死刑執行令,最後在律師團努力下,2000年,蘇建和3人獲高院裁准再審,3年後蘇建和等人被改判無罪當庭獲釋,2012年9月,再更三審仍判無罪,因符合刑事妥速審判法規定,全案不得上訴而告確定。 \n 至於徐自強則創下司法多項紀錄,他曾經9次被判死,其中一次最高法院駁回上訴,死刑定讞,他也是首位聲請大法官釋憲後,被撤銷死刑確定判決的人犯;4年前徐自強因被押逾8年,成了首位因速審法獲釋,走出獄所回到社會的被告。 \n 徐自強歷審都遭判死刑或無期徒刑,但去年高院更九審認定,沒證據證明徐自強參與勒贖且殺人,逆轉改判無罪,目前全案經上訴後,最高法院審理中。 \n 這幾名曾在死囚牢房等待執行的人,鄭性澤被關押5231天後因再審獲釋,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則是被關押4170天因再審被判無罪後獲釋,至於徐自強則受惠於速審法,羈押逾8年獲釋,計收押5804天。

  • 徐自強案 司改會籲檢察總長撤回上訴

     被控殺人案曾被判死定讞的徐自強,更九審獲逆轉改判無罪,高檢署日前提起上訴,引起民間司改會不滿,昨向最高檢察署遞交陳述書,呼籲檢察總長顏大和基於檢察一體撤回上訴,否則就在最高法院言詞辯論。顏大和回說「尊重司改會意見。」 \n 徐自強被控犯下1995年間的房產業者黃春樹撕票案,案件纏訟20年,歷經9次判死、2次無期徒刑,上月初為高院更九審改判無罪;高檢署認為更9審僅以共同被告黃春棋拒絕作證,逕自推翻先前自白及證詞的證據能力,判決明顯違背法令,提起上訴。 \n 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說,歷任檢察總長共為徐自強提起5次非常上訴,代表檢察體系龍頭都認為徐的有罪判決有問題,故而高檢署基於法律、實質等理由都不應上訴。高指出,檢察官是國家公益代表,負有客觀性義務、公益性目的,緊追不捨、追殺到底,不該是檢察官的角色。 \n 徐自強義務律師林永頌表示,檢察總長前4次非常上訴,皆主張共同被告黃春棋、陳憶隆證詞矛盾不足採信,但高檢卻以黃、陳所述合理可信為由上訴,質疑同一體系針對相同案件卻出現矛盾見解,檢察一體意義何在? \n 司改會批評,台高檢檢察官完全不能體認檢察總長保障人權,堅持無罪推定原則的苦心,大開司法倒車。 \n 高榮志指出,依據《法官法》規定,檢察總長有權接手任何檢察官案件,呼籲檢察總長親自辦理徐自強案,不該上訴就放棄上訴,莫推卸責任;若顏大和執意為下屬背書,那就向最高法院聲請言詞辯論,就刑事訴訟人權與證據法則好好辯論。

  • 徐自強案 司改會籲檢察總長撤回上訴

    被控犯下房產業者黃春樹撕票案的徐自強經纏訟20年,本月初為高院更九審逆轉改判無罪,但台灣高檢署日前提起上訴引發民間司改會不滿。司改會認為,歷任檢察總長為徐提出5次非常上訴,更九審判決既已達成非常上訴目標,基於檢察一體,台高檢不應提起自相矛盾的上訴。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等律師今日上午赴最高檢遞交陳述狀,要求檢察總長撤回上訴,否則將聲請最高法院開庭辯論,以朝公信。 \n \n檢察總長顏大和對此表示,「尊重司改會意見。」 \n \n高榮志說,上訴是檢察官的權力,但檢察官濫權上訴也是司法陳年弊病;過去檢察總長認為徐自強案有問題,因而提出5次非常上訴,但台高檢此次上訴理由竟與歷次非常上訴理由多所矛盾,基於檢察一體原則,台高檢實不應提起上訴。 \n \n高榮志還說,檢察官是國家公益代表,不應存有緊追不捨、追殺到底的心態。 \n \n徐自強案義務律師林永頌表示,檢察總長第一至第四次的非常上訴,皆主張徐案共同被告黃春棋、陳憶隆陳述矛盾而不足採信,但台高檢卻以黃春棋、陳憶隆供述合理可信為由上訴,質疑同一檢察體系,為何出現相反見解? \n \n司改會指出,更九審認為黃春棋遭刑求,因此警詢筆錄不具證據能力,但台高檢上訴理由卻懷疑黃春棋可輕易製造傷勢,還指黃若明知會遭警刑求,為何不委任律師到場?司改會認為台高檢上訴理由離譜,讓人彷彿時光倒流,重返戒嚴時期。 \n \n司改會批評,台高檢檢察官完全不能體認檢察總長保障人權,堅持無罪推定原則的苦心,大開司法倒車;檢察總長面對如此下屬檢察官,不能對是否上訴徐自強案沒有意見,且依據《法官法》規定,檢察總長有權親自辦理其所指揮監督之檢察官之事務,呼籲檢察總長親自辦理徐自強案上訴,不該上訴就放棄上訴。 \n \n司改會認為,若檢察總長認為有法律爭議需要上訴釐清,也需要公開上訴理由,並聲請在最高法院公開言詞辯論。

  • 先後審徐自強案 法官父女 一判死、一判生

    先後審徐自強案 法官父女 一判死、一判生

     推翻歷審法官的有罪判決,將徐自強改判無罪的更九審3名法官,承受了莫大的壓力,退庭後他們謝絕採訪,罕見地以新聞稿呼籲,「請給法官純淨、安靜的審判空間」;其中陪席法官林怡秀的父親林增福,當年就是將徐判死定讞的終審法官,法官父女檔一判生、一判死,司法罕例。 \n 審判獨立 抗輿論壓力 \n 更九審在2年多的審理過程中,反覆勘驗證據,密集進行調查,審判長謝靜恒、陪席法官林怡秀還同時審理力霸東森掏空案,連日開庭甚至連假日也要到法院閱卷,如此辛勞忙於審理工作,卻遭人批評草率審案,讓法官大受打擊。 \n 林增福 將徐判死定讞 \n 民間司改會日前公開發表聲明,質疑審判長謝靜恒即將調派為最高法院法官,擔心合議庭有可能因此放棄重要的證據調查,直接進行言詞辯論,並定期宣判。他們還批評,如果連徐自強案都可能會因法官調動草率結案,其他的案件將更不可能獲得妥慎的程序保障。 \n 林怡秀 庭上只看證據 \n 面對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指責、質疑聲浪,審判長謝靜恒安撫庭員的情緒,他告訴2位法官,把這個案子當作被告不是「徐自強」,一切依法律程序審理,法官一定要有對抗外界輿論的壓力,才能真正做到所謂的審判獨立,讓民眾相信司法。 \n 擔任本案陪席法官的林怡秀,更對徐自強案,有著另一種不同的感受和心情;原來,15年前,她的父親林增福擔任最高法院審判長,駁回了徐自強的上訴,將徐判死定讞,後來因檢察總長5次提非常上訴,再加上大法官釋憲結果,才讓徐自強死裡逃生,獲得更審機會。 \n 昨日,林怡秀選擇與父親站在不同的立場,將徐自強改判無罪,雖然宣判完後她不願對此回應,但熟悉她的同事都表示,以林怡秀多年審判的經驗,在法庭上只相信證據會說話;至於父女同為法官,法律見解有無一致,其實與判決結果沒有絕對關連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