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得課稅的搜尋結果,共104

  • 窗戶也得課稅?歷史上那些荒謬的「萬萬稅」

    窗戶也得課稅?歷史上那些荒謬的「萬萬稅」

    ▍亞馬遜Top 1暢銷書 ▍ 一探古往今來的稅務大觀園,反思如何打造未來的烏托邦。 課稅的藝術,是拔最多的毛,但讓人民發出最小的聲音? 稅怎麼來,決定人類歷史怎麼走。 這場稅賦的攻防戰,可以荒謬至迫使人民拆窗戶,也可能美妙到每天只要工作三小時。 ▏連擁有最聰明腦袋的愛因斯坦都說:全世界最難懂的就是所得稅了。 政府,是我們這一生買過最貴的東西,但我們對於稅金如何使用卻沒有置喙的餘地。 在每次繳稅深感被剝一層皮之際,我們可能沒想過,今日的稅制其實已經多次進化,歷史上多的是猶如荒誕鬧劇的稅賦政策。 十七世紀,英國曾經課徵壁爐稅,稅務員必須進到民眾家裡清點壁爐數量,既擾民又侵犯隱私,體貼的政府於是想到一個替代方案:窗戶稅。稅務員只須在屋外數算窗戶數量,而且窗戶應該足以代表一個人的財富,畢竟,房子愈大,窗戶就愈多。 但政府沒料到的是,人民的行為開始走樣。為了避稅,民眾拆掉自家窗戶、要求建商減少新建案的窗戶。一項稅賦政策,扭曲了一個城市的外觀;而窗戶減少所造成的日照不足與空氣不流通,更成為流行疾病盛行的幫凶。大文豪狄更斯不禁感嘆:「自從實施了窗戶稅,光線和空氣都不再是自由的了。」 另一方面,稅賦,也促成了美國誕生、法國大革命、印度獨立;世上的偉大建築如金字塔、白宮等都在稅收支撐下興建;人類能踏上月球,靠的當然也是納稅錢。稅賦,不只影響個人財產,更牽動著社會經濟、人口遷移、宗教信仰等眾多面向。 ▏比爾.蓋茲主張:我們應該對機器人課稅。 隨著網際網路的興起,「零工經濟」(gig economy)開始走紅,工作者不再侷限於國家與區域的限制。加密貨幣也已成為一個規模以數十億美元計的產業;區塊鏈科技的用途廣泛,早已超越線上現金替代性系統的範疇。這一切,皆使得課稅難上加難。 世界正在改變,到了二○三○年,人們甚至可能有如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凱因斯在一九三○年所做的預測:每天只須工作三小時,就能過著擺脫「基本經濟問題」的閒適生活。 然而,沒有稅賦,就沒有政府。當破壞式創新產業正在改寫世界規則,舊的稅制要如何改變,才能繼續支撐政府的功能與服務? 【精彩書摘】 「課稅的藝術,是盡力拔最多的鵝毛,但讓牠們發出最小的聲音。」 ── 尚—巴普蒂斯特.科爾伯特(Jean-Baptiste Colbert), 路易十四的財政大臣(1661—83) 1690年代初期,英王國庫虛空,亟需錢用。 會陷入如此的境況是威廉王(King William)與他的國會自找的。他們為了爭取民心而取消一項招人痛恨的稅目。 現在他們卻是兩手空空。 怎麼辦? 英國家家戶戶都有一座壁爐,而早在1066年諾曼人入侵之前,英國人就得繳納壁爐稅,當時稱為煙囪稅或煙管稅,通常是繳交給教會。但是到了1662年,壁爐稅正式成為法令。每戶價值超過20先令(大約相當於今天的五千美元)的房屋,每年須為其每座壁爐繳納兩次壁爐稅,每次一先令。此舉使得原本無須繳納直接稅的人民突然意識到自己變成課稅的對象,甚至連貧戶也須繳稅。稅務員皆為傭金委任制,會「滴水不漏地行使他們的權力。」他們會每隔六個月進入人民屋內檢查壁爐數量,此舉嚴重侵犯到英國人視為神聖的隱私;更糟的是,這個主意竟出自法國。英國人痛恨壁爐稅,排山倒海的民怨在1688年光榮革命時爆發。 威廉與瑪麗體悟到這是一個新王朝可以迅速贏得民心的方式,於是取消壁爐稅,「藉以紀念國王陛下印刻在王土之內的每座壁爐上,永垂不朽的德政」。 然而這也迎來了一個大問題。威廉為了驅逐前任國王詹姆斯二世,欠了荷蘭人鉅額貸款;與愛爾蘭的衝突,以及在歐陸的作戰即所謂的九年戰爭,皆迫使他必須支付龐大軍費。此外,他還得對付詹姆斯二世在蘇格蘭的盟友,同時,國內尚有一場小型的匯率危機在等著他。 這麼多錢該怎麼付? 1696年,他找到一個解決方案。不用想也知道,就是開徵新稅:針對房屋、光線與窗戶課稅,也就是著名的窗戶稅。 現在,稅務員只須經過某人的房屋,在屋外計算窗戶的數目即可。他不必闖入屋內,不會有侵犯隱私的問題。他也無須與納稅義務人接觸,後者也不必承擔申報的責任。你無法隱藏窗戶,因此也無法逃稅。拜壁爐稅之賜,稅賦制度已經建立。此一稅目看來相當公平,某人的屋宅窗戶愈多,象徵這人愈富有,繳稅的能力也就愈高。 和政府眾多的永久性立法一樣,窗戶稅最初僅是暫時性的。該稅制甫推出時稅率頗低,每棟最多擁有十扇窗戶的房屋也僅須固定繳納二先令的稅款。但是時日一久,稅率也告上漲。 沒過多久,人民便不再繳稅,轉而開始掩蔽他們的窗戶。到了1718年,政府發現窗戶稅的徵收已不如原先預期。政府當局的因應方式並非降低稅率,而是增加。結果造成民間出現更為極端的避稅手段。有人在興建房屋時刻意減少開窗的數量,有人將窗戶用磚塊封住,留待日後需要時再鑿壁引光。也有人乾脆建一棟整層臥室全無開窗的房子。在那個尚未發明以電力、煤氣與燃油來照明,而須使用有煙火焰、牛油蠟燭與燈草(浸在油脂內的蘆葦)的時代,遮蔽住日光與新鮮空氣的進入不可謂犧牲不大。 1746年,英國國王喬治二世政府推出了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批評其為「對光課稅,荒唐至極」的玻璃稅。約翰.史都華.米爾(John Stuart Mill)指出,自此之後,這兩項稅目便成為「導致畸形建築物的罪魁禍首」,卻也同時成為150年來的建築指導原則,決定了英國與法國(同樣課徵門窗稅)村鎮與城市的外觀,許多地方,現今依然如此。有鑑於該稅目的門檻決定了一棟建築物有多少扇窗戶,威爾特郡(Wiltshire)一些企圖躋身上流社會的村民會把他們住屋外牆漆成黑白雙色,偽裝成窗戶。1797年,首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將玻璃稅調高二倍,有位木匠向國會提報,說是整整一條街的居民都要他用磚塊或木板封住窗戶。 玻璃稅抑制了一整個產業的成長。在1801至51年間,英國人口自一千一百萬人成長至二千七百萬人。光是倫敦的人口就成長了170%,由一百萬人增至二百七十萬人。人口爆增也引發興建熱潮。然而拜玻璃稅所賜,玻璃的生產量在這段期間大致沒有改變。 窗戶成為財富的象徵,甚至在小說中也是如此。珍.奧斯汀(Jane Austen)在《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一書中就寫道:「伊麗莎白縱目觀賞,心曠神怡,但是她並未如柯林斯先生所預期地那般為眼前的美景陶醉忘形,對於他數著屋前的窗戶,並誇耀這些窗戶的花費,她也不為所動。」 雖然美國從未課徵窗戶稅,不過在1798年曾因擔心課徵此稅而引發叛亂—弗里斯叛亂(Fries Rebellion)。當時賓夕凡尼亞州的估稅官員巡訪各地,對於要課徵直接房屋稅的房產進行評估,當地德國與荷蘭的移民擔心此舉乃是要課徵窗戶稅,於是發動武裝叛變,動亂遍及全州,迫使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不得不派遣聯邦軍隊花了兩年的時間平定叛亂。 窗戶稅不具任何發展性。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寫道:「鄉間一棟租金十鎊的房屋,擁有的窗戶數目可能超過倫敦一棟租金達五百鎊的房屋。」但是貧窮的鄉間房舍卻得繳交較多的稅。鄉村屋主的稅賦沉重。不過受打擊最重的卻是城市裡的貧戶,他們住在大型的破敗公寓內,這些建築物都有許多窗戶,他們對窗戶稅高度敏感。房東──納稅義務人──乾脆將這些公寓的窗戶封起來以降低成本。此舉於是引發窗戶稅最具傷害性的意外結果:人們罹患疾病。工業革命時期在城市間肆虐的傳染病──尤其是傷寒、天花與霍亂──因為狹窄、潮濕,又沒有窗戶的公寓而更加嚴重。《柳葉刀》指出,該稅「直接促進疾病」。一份官方的科學報告指出,「有許多例子顯示,屋主為逃避納稅而封閉窗戶的行為,已成為患病與死亡的主要原由。」然而即使如此,該稅仍持續課徵。 到了十九世紀,反對該稅的聲浪四處可聞。「『像空氣一樣自由』的格言已然過時,」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如此感嘆,「自從實施窗戶稅之後,光線與空氣都不再是自由的了。」反對該稅的行動持續了幾十年,各類相關的小冊子、歌曲與演說層出不窮。1845年,在重新推出消費稅不久之後,羅伯特.皮爾爵士(Sir Robert Peel)取消玻璃稅,但是保留了窗戶稅。直到1850年,國會才出現一項廢除窗戶稅的提案。據說,議員在辯論時高聲喊出「光天化日下搶劫!」(daylight robbery)這句話,進而流傳下來成為俗諺,意指高得令人髮指的稅賦。可是這項提案最終還是闖關失敗。直至又出現一波全國性的反對運動,該稅才在1851年廢除。至於法國的門窗稅則又繼續了75年才被廢除。 窗戶稅只不過是一項在歷史長河中還不算特別長壽的稅目,卻是昭示一項稅目如何誕生與其影響的絕佳案例。在其演進中,我們可以看到一項稅目典型的生命週期。 稅賦的課徵主要是出於當時的需要,通常是為資助某場戰爭。稅賦在推出時都是暫時性的,只是後來大都演變成永久性。課稅金額在初期都很低,但會隨著時間而增加。稅賦侵犯了享受光線與新鮮空氣的基本自由。許多人都會千方百計地逃避繳稅,從而使得稅賦扭曲人們的行為與決策。稅賦會導致各種不同的意外結果,而且隨著它益趨成熟,情況也會日益惡化。稅收大部分都會遭到濫用或是花在納稅人不認同之處。最終人們覺得受夠了,於是產生一些行動─運動、抗議,甚至是革命─在政府延宕推諉之際,尋求廢除稅賦。 要說窗戶稅是好是壞,未免過於簡化其中意涵。該稅有一段時間實施順利,然後又失效了。除了其他一般事項之外,稅收也用來支付國防。許多稅賦在本質上都具有道德迷思。一方面它會侵犯個人的財產權,也會造成意想之外的結果;然而在另一方面,它也是支付政府運作最實際的解決方案。我們由此可知,為什麼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以及其他許多人,會說稅賦是「必要之惡」。問題在於:有多少惡才算必要? (本文摘自《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多米尼克.弗斯比(Dominic Frisby) 出生於倫敦,曼徹斯特大學畢業。他是一位財金作家,之前有兩部著作,《後國家時代的生活》(Life After the State)與《比特幣》(Bitcoin),後者大受理察.布朗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激賞,稱譽是「一部了不起的書,必須一讀!」他也為雜誌《金錢周刊》(Moneyweek)、《維珍》(Virgin)以及《獨立報》(Independent)撰稿。他在全球各地發表演說,探討金融的未來。他也主持多個線上有聲節目,包括《維珍線上有聲節目》(Virgin Podcast)。

  • 《企業併購法》修正案 政院完成審查-新創併購利多 祭租稅優惠

    《企業併購法》修正案 政院完成審查-新創併購利多 祭租稅優惠

     新創併購將祭出租稅優惠重大利多!行政院日前完成《企業併購法》修正案審查,為促進新創事業併購,被併購企業如屬設立未滿五年且未公開發行新創公司,其股東因併購取得的股利所得,可選擇延緩課稅,前二年免課稅,自第三年起分三年課稅,以利併購案進行。  《企業併購法》修正案近期將排入行政院會討論拍板,送請立法院審議。政院官員表示,這次企併法修正將改善併購新創公司的租稅環境;併購新創產生的無形資產可以平均攤銷;放寬非對稱併購(俗稱大鯨魚公司併購小蝦米公司)適用範圍,都有利於新創事業的發展。  目前甲公司併購乙新創公司,乙新創公司股東獲配併購對價(股份對價)超過原始出資額,超過部分的金額屬於股利所得,應在當年度課徵所得稅。但新創的個人股東只是取得股票,並未實際取得現金,卻要在併購當年度立即課稅,影響股東對併購案的意願。  因此,經濟部提出企併法修正案,新增被併購新創公司股東之股利所得緩課條款,規定股利所得可選擇全數延緩繳稅,自取得年度次年起五年內課徵所得稅。換句話說,可緩課五年。  不過,行政院審查時,財政部認為緩課五年究竟何時開始課徵有疑義,負責審查的政委兼國發會主委龔明鑫建議,前二年免課稅,自第三年起分三年課稅,也就是在第三、第四和第五年平均課稅,並獲財經部會一致共識。  修正草案也增訂公司因併購而取得的無形資產,得按實際取得成本在一定年限內平均攤銷,以減輕併購成本。  無形資產包含營業權、著作權、商標權、專利權、積體電路電路布局權、植物品種權、漁業權、礦業權、水權、營業秘密、電腦軟體及各種特許權。其中,著作權攤銷年限為15年;營業權、營業秘密及電腦軟體為10年;其他無形資產為公司合併取得後剩餘法定享有年數,如發明專利權為20年。  此外,修正案放寬非對稱併購(大併小)適用範圍,條件除以淨值為計算基準比率由2%提高為20%外,非對稱併購兩項條件:發行新股未超過股份總數20%;支付股份、現金或財產未超過淨值20%,擇一即可適用非對稱併購,且僅須由董事會決議,毋須召開股東會,以加速併購程序。

  • 專家傳真-房地合一稅2.0 子法宜同步完備

    專家傳真-房地合一稅2.0 子法宜同步完備

     行政院為打擊短期投資炒房,於3月11日提出所得稅法修正草案,針對房地合一課稅制度進行修訂。在修法草案中,有關個人短期買賣不動產的所得稅率,由原本一年以內課徵45%、超過一年未逾兩年課徵35%,延長為兩年以內課徵45%、超過兩年未逾五年課徵35%,並將台灣法人短期買賣不動產的交易所得,也納入課重稅的範圍,藉以防堵個人透過法人型態炒房以適用較低稅率之規劃。  政府為達到居住正義的目的,透過租稅政策抑制市場投機買賣不動產的行為,有其考量。惟,在推行政策的同時,建議政府宜通盤考量買賣交易以外的不動產移轉,若係為配合政府公共政策目的,是否均應同樣課予短期重稅,或依照不動產取得原因,適當判斷不動產取得日,或以合理方式計算持有期間,並於修訂法令時予以完備,讓徵納雙方有所遵循。謹提出淺見如下:  首先,有關不動產取得日期的判斷,現行房地合一課稅制度的子法規「房地合一課徵所得稅申報作業要點」(以下簡稱「作業要點」)明定原土地所有權人因區段徵收領回抵價地及因參與市地重劃取得重劃後分配土地時,均以徵收前或重劃前原土地取得日判斷,若原取得日為104年12月31日前,該土地不適用房地合一課稅,未來出售仍為免稅。然對於原土地所有權人取回「協議價購」的抵價土地,是否得比照土地徵收,以原土地取得日判斷是否適用房地合一課稅新制,則無明確規範。依現行土地徵收條例,原則上政府在徵收土地之前,應先與土地所有權人協議購買。若協議不成,政府才可進行徵收。土地所有權人也可申請由政府以開發完成後的公有不動產抵付協議價購款。現行財政部函釋認為土地所有權人以市價達成協議價購者,屬自願按徵收補償地價售予需地機關,與徵收相同可免徵土地增值稅,足見在稅務上「協議價購」與「徵收」應給予同等對待。因此土地所有權人取得抵付協議價購款的土地取得日期,似可比照前述區段徵及市地重劃,以原土地取得日期為準。  其次,本次修法亦針對台灣法人短期出售不動產課徵45%或35%的所得稅負。其中,對於營利事業交易其興建房屋完成後第一次移轉之房屋及座落基地,由於興建房屋之建商為從事供給不動產市場之生產性營業活動,非屬此次短期投機炒房抑制對象,故予以排除。惟,若屬法人地主以自有土地與建商合建分得房地,未來該法人地主出售房地時,是否也屬前述興建完成後第一次移轉之房地,可排除適用短期重稅?政府宜予明確。  至於近期熱門的都更案,在適用現行房地合一課稅的規範也似乎不夠明確。目前作業要點中,有關因都市更新取得的房地,僅有當法人擔任實施者取得都更後房地時,按都市更新事業計畫核定日期判斷是否適用房地合一課稅。然而,有關參與都市更新的土地所有權人,是否都只能以都更完成後的取得日判斷是否適用房地合一新制課稅及判斷其持有期間?或是可參酌作業要點中有關合建分屋規範判斷取得日期及持有期間?其他參與都市更新的權利人,因一同參與都市更新,在判斷是否適用新制課稅及取得不動產的持有期間時,是否得給予例外規範?均宜在作業要點中予以明確。  房地合一課稅新制2.0的推行勢在必行,為讓徵納雙方對於法令適用有明確依據,冀望政府同步完善相關子法規,於抑制短期買賣不動產交易的同時,對於其他兼具實現政府公共政策推行的協議價購與都市更新等態樣之不動產移轉,其稅務規範能更加合理透明,俾利健全不動產市場發展。

  • 公務員月退基金免課稅明將修法 李來希:遲來的正義

    公務員月退基金免課稅明將修法 李來希:遲來的正義

    立法院院會排定明日(5日)處理《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主要重點在公務人員得比照一般勞工,依法提繳的退休基金不計入年度薪資收入課稅。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前理事長李來希感嘆:「這是遲來的正義。」更表示軍公教人員的這一小步,整整走了將近30年,如今終於還給公務人員一丁點的公道,可見藍綠政權都是一個樣,令人感到悲哀。 李來希3日在臉書發文表示,考試院提案修正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2月18日函請立法院審議,立法院排定3月5日院會處理,這次修法主要是因應大法官會議解釋結果,配合修正違憲及不合宜的條文,爭議性不大,其實在修法之前,考試院已配合大法官會議解釋內容調整現行法令規定的適用,問題大致已能解決,幾乎毫無新意。 李來希指出,這次修法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多少年來一再的要求與主張,那就是公務人員依法提繳的退休基金不計入年度薪資收入課稅,他當年推動的勞工退休金條例就是如此規定,勞工提繳退休金可以節稅,為什麼公務人員不能?考試院推托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肯面對他們的訴求,同意修法比照勞工退休金條例進行修正。 對此,李來希感嘆:「這是遲來的正義,終於還給公務人員一丁點的公道。」李強調,軍人與教師也會同步處理,預定從明年一月一日開始適用。不僅如此,李更直言:「軍公教人員的這一小步,整整走了將近30年,藍綠政權一個樣,真是悲哀啊!」

  • 考試院會通過 公務人員提繳退撫基金免稅

    考試院會通過 公務人員提繳退撫基金免稅

    考試院通過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及政務人員退職撫卹條例修正案;公務人員按月繳付的退撫基金費用,不用計入繳付年度薪資收入課稅;預訂自111年1月1日起實施。
 考試院院會今通過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及政務人員退職撫卹條例修正草案,並使軍公教與勞工及私校教職員在職提繳退撫金的課稅規定趨於一致。公務人員退撫法修正草案將於近日內函請立法院審議,政務人員退撫條例則將函請行政院會銜送立法院審議。 考試院表示,公務人員退撫法計修正4條條文,其修正重點為,公務人員按月繳付的退撫基金費用,不用計入繳付年度薪資收入課稅;預訂自111年1月1 日起實施。
 考試院指出,公務人員退休後所領月退休金、遺族所領月撫卹金或遺屬年金給付金額,於消費者物價指數(以下簡稱物價指數)累計成長率達正、負5%時,應予調整,其調整比率由考試院會同行政院考量國家經濟環境、政府財政與退撫基金準備率定之;或至少每4年應予檢討。
 配合司法院釋字第782號解釋宣告「再任私立學校職務應停發月退休金規定」違反平等原則,溯自108年8月23日施行。 
至於政務人員退撫條例的修正內涵,考試院指出,有關增訂政務人員自提離職儲金不併入薪資課稅,以及溯自108 年 8 月 23 日刪除再任私校停發月退職酬勞金等規定,均係與公務人員作一致性處理。 此外,因政務人員採離職儲金制,故無公務人員退撫法有關依物價指數累計成長率調整月退休金的規定;而部分政務人員依原規定支(兼)領月退職酬勞金,其金額之調整,依政務人員退撫條例現行規定,與公務人員月退休金調整方式及比率一致,亦無須另作修正。
 考試院表示,現行軍公教人員在職撥繳之退撫費用及退撫給與的課稅是採「繳稅在前,免稅在後」,因應本次公務人員退撫法的修正,將課稅機制改為「免稅在前,繳稅在後」,對於已退休及現職公務人員繳付的退撫基金費用,已依原規定課稅的年資,仍應保障該年資所計得退撫給與金額全部免稅的權益,所以將另配合修正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管理條例相關規定,以為準據。

  • 退休公務員再赴私校任職 銓敘部針對「雙薪肥貓」提出修正草案

    銓敘部提出「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修正草案,公務人員退休後再赴私校任職,不再停發月退金,並增訂公務人員依規定按月繳付的退撫基金費用,不計入繳付年度薪資收入課稅;銓敘部去年底已將修正案送考試院審議,考試院會通過後再送立法院審議。 退休軍公教再任私校同時領取私校薪水及退休金,過去被質疑為「雙薪肥貓」,大法官2019年對軍公教年金改革做成釋字第782號解釋,認定退休再任職停領退俸規定違憲,從解釋公布日起失效;銓敘部因此提出修正案。銓敘部退撫司長陳紹元6日表示,自2019年8月23日起大法官解釋文出來以後,再任私校已恢復領月退金。 現行「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規定,退休人員經審定支領或兼領月退休金再任有給職務,停止領受月退金權利,再任有給職務的範圍包括再任私立學校職務且每月支領薪酬總額超過法定基本工資。 根據銓敘部提出的修正草案,刪除支領或兼領月退休金的退休人員,因再任私立學校有給職務,應停止領受月退休金相關規定;銓敘部表示,現行條文和憲法保障平等權的意旨有違,應自司法院釋字第782號解釋公布日起失其效力,因此刪除現行規定,以符合解釋意旨。 另外,修正草案也規定對於公務人員退休後所領的月退休金、遺族所領月撫卹金或遺屬年金給付金額,應隨消費者物價指數累計成長率另定調整比率,或至少每四年應檢討。 依照現行規定,公務人員自行按月繳付退撫基金的金額為薪給總額的一部分,須計入公務人員當年度薪資收入課稅,而勞工自願提繳退休金,不計入提繳年度薪資所得課稅,衍生租稅不公平的疑慮,銓敘部表示,為了讓公務人員和勞工自提的退撫儲金課稅規定一致,因此增訂公務人員依規定繳付的退撫基金費用,得不納入繳付當年度薪資收入課稅。 此外,銓敘部也提出「政務人員退職撫卹條例」修正草案,比照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修正案,增訂政務人員繳付的自提儲金,不計入繳付年度薪資收入課稅規定,也刪除支領或兼領月退職酬勞金的政務人員,因再任私立學校有給職務應停止領受月退職酬勞金規定。

  • 未上市櫃證交所得要課稅 家族企業受影響

    立法院於30日三讀通過《所得稅額基本條例修正案》,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列入最低稅負制課稅。 資誠(PwC)家族企業暨財富傳承服務會計師洪連盛指出,未上市櫃股票為未上市、未上櫃且未登錄興櫃股票,包含新股權利證書、股款繳納憑證及表明其權利之證書等。 有關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的適用範圍與資格條件等,洪連盛表示,將由財政部與經濟部訂定辦法,若參考現行產創條例23-2條子法規定義,需符合三大條件,首先是技術、創意或商業模式具創新性及發展性。第二是提供目標市場解決方案或創造需求。第三為開發之產品、勞務或服務,具市場化之潛力。 洪連盛認為,修法影響對象主要是家族控股公司、投資公司的股東等,因個人持股控股化的稅負成本將會大增,他建議,企業要盤點未上市櫃股權狀況評估潛在稅負影響,並善用基本所得稅額每年670萬元免稅額度,分年買賣,進行必要的股權架構調整。

  • 藝術品交易稅率 2版本交付審查

     立法院教文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繼日前逐條審查《文化藝術獎助條例》修正草案後,昨(22)日針對3條條文進行朝野黨團協商。其中備受關注的便是租稅機制的改變,未來文物、藝術品交易單一稅率為何,在立委討論下,將分別提交吳思瑤的0.6%版本與政院的1.2%版本,交付院會審查。  依現行台灣藝術拍賣制度,賣方透過拍賣會賣出藝術品時,拍賣金額會併入賣方當年度綜合所得稅計算。修正草案則推行「分離課稅」模式,政院版本所擬的條文中,藝術品拍賣會按成交價額之6%為所得額,20%稅率扣取稅款,單一稅率為1.2%。  多數立委均贊同改採分離課稅模式。立委吳思瑤另外提案指出,應強化國際藝術市場來台的誘因,將台灣打造為亞洲藝術品交易中心,讓單一稅率降低至0.6%,能與稅率0.5%的香港競爭。  黃國書表示,行政院版本的1.2%稅率,是讓落槌價1百萬交易課1萬2千塊的稅。看似沒問題,但外國人現在台灣交易,就是這個標準,採取政院版本等於沒達到獎勵作用,恐怕無法為台灣吸引重要的交易。  文化部長李永得表示,樂見立委提案,但還是支持政院版本。財政部常務次長李慶華指出,基於合理課稅考量,建議維持政院版本,分離課稅是重大變革,但稅率拉低,一來不知外界反應會如何,二來可能會導致與先前討論不一樣的結果,需重新評估稅制。

  • 工商社論》崩解中的綜合所得稅制應另謀出路

    工商社論》崩解中的綜合所得稅制應另謀出路

     日前行政院會通過文化部所提「文化藝術獎助及促進條例修正草案」,將藝術品拍賣所得改採分離課稅,不再併入綜合所得中計稅。如此雖可提升國內交易量,吸引海外交易回流,帶動周邊產業發展,提升台灣在國際藝術品交易市場能見度;然而此種對高所得者減稅、低所得者加稅的分離課稅做法,勢必進一步破壞綜合所得稅(簡稱「綜所稅」)的完整性,以及量能課稅精神,實在不容輕忽。  近三十多年來,從國民所得統計觀察,勞動所得與資本所得分別占國民所得的對比,由1980年代的6比4,轉變成近年來的5比5。然由綜合所得稅申報核定統計知,勞動所得(包括薪資、執行業務、退職金等所得,其中絕大部分為薪資所得)占綜合所得的比重,由以往約占七成,提升至目前約占八成;資本所得(包括利息、股利、租金、權利金、財產增益等所得)則由以往約占三成,降至僅約占二成。此種反差現象的存在,除了受全球化運作影響,資本報酬成長快速,勞動所得比重持續走低外;在課稅方面,資本所得往往享有分離課稅或免稅待遇,也易於移至海外或轉入地下,稅基受到嚴重侵蝕而課不到稅,以致勞動所得占綜合所得的比重上升,綜所稅制已存在嚴重問題。  簡言之,台灣近年來許多資本所得紛紛脫離綜所稅量能課稅範圍,採取分離課稅的方式。例如:金融商品中公債、公司債、金融債券、短期票券等之利息所得,以及結構性金融商品所得,均採分離課稅方式。政府舉辦之獎券中獎所得,也採分離課稅。對於金額相對高的股利所得,可採分離課稅方式計稅,但要與其他的所得合併申報。個人出售土地之增益,課徵土地增值稅,則屬財產交易所得之分離課稅。房地合一交易所得稅,亦屬於分離課稅。未來文化藝術品拍賣所得也擬分離課稅。至於證券交易所得,目前雖然停徵,以往曾經分離課稅過。凡此種種,資本所得紛紛脫離綜所稅的課稅範疇,以致勞動所得占綜合所得的比重已提高至80%左右,綜所稅可謂「名存實亡」。  由上觀之,台灣綜所稅制一再捨棄資本所得,在且戰且走下,朝向分類所得稅傾斜,任其分散與隨波逐流,處於近乎崩解的局面。然在回歸完整綜所稅制已回不去情況下,北歐國家在1990年代初期,陸續採用的雙元所得稅制(dual income tax system),應該可供台灣借鏡。  回顧1930年代前後,西方國家之資本主義運作,受到共產主義革命衝擊、全球經濟大恐慌、兩次世界大戰,以及貧富對立嚴重的影響,面臨嚴峻的考驗,紛紛採取高度累進的所得稅率,寄望取得大量稅收用來推動社會福利制度,改善所得及財富分配不均現象。當時主要國家個人所得稅之最高邊際稅率,大多分布在60%~80%間,美國、英國一度高達90%以上。此種普遍高稅率的現象,直到1980年代中期,各國受到重視經濟誘因的供給面經濟學影響,紛紛改弦易轍,大幅降低最高邊際稅率,大致維持在30%~50%間。然在全球化衝擊下,仍然面臨嚴厲挑戰,資本(或資金)紛紛快速向稅率低的國家或地區移動。  在1930~1980年代這段期間,北歐諸國,尤其是瑞典,曾被譽為「從搖籃到墳墓」悉心由政府透過高度累進稅率推動社會福利制度的國家。然在全球化衝擊下,已面臨財源困窘的局面,必須在稅制上有所更張。北歐諸國為期提高租稅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降低資金外移誘因,同時藉以吸引外資,採取雙元所得稅制有其不得不然的苦衷。然而,對資本課徵相對較輕的稅,實在有違社會正義精神;問題在於政府若收不到稅,如何量能課稅?又如何有財源融通社福支出,達成所得重分配的功能呢?  在全球化、國際化之大勢所趨下,資本在國際間流動力遠高於勞動,若是世界各國無法協同一致的對資本課徵相同的稅率,資本勢必會往稅率低的國家移動,國際間租稅競爭勢難避免。此時雙元所得稅制透過單一比例稅率對各類資本所得課稅,可以維持資本所得間的租稅中立性;並且在吸引投資、促進生產、增加就業,以及追求成長之驅動下,反而成為難以抗拒的課稅制度,尤其對小型開放經濟體系為然。  反觀台灣現行的泛綜所稅制,既疊床架屋,又支離破碎,離課稅公平與效率目標甚遠。而力挽狂瀾、另謀出路的方式,就是將原本各自分離課稅的各類資本所得,整併成課徵相同稅率的資本所得稅;同時取消對資本所得的各項減免稅,以期擴大稅基並降低逃漏稅誘因。至於勞動所得則採累進稅率課徵,並提供適足的扣除額。而在打造具國際競爭力的租稅環境之同時,政府必須加強教育投資、醫療照顧、弱勢者生活保障等,甚至開徵(淨)財富稅,增進財稅政策的公平性。這些都是順勢而為的配套改革,值得政府當局慎重評估。

  • 初審通過 未上市櫃證交所得課稅、明年有望上路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21日審議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第12條及第18條修正草案》,而且不用經過黨團協商,等於該法案正式進入二讀程序,預計2020年底前可三讀通過並施行。 若所得基本稅額修正條例經三讀通過,自2021年起,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恢復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也就是個人境內外所得減除670萬元免稅額後適用20%稅率,2022年5月報稅時適用。 同時,為培植新創事業,所得基本稅額條例將排除設立未滿五年之主管機關核定高風險新創事業公司股票。 財長蘇建榮指出,預估所得稅額基本條例修正後,每年可增加約12億元稅收,但稅收只是其中一項考量,另一項重點在兼顧租稅公平與居住正義。 蘇建榮表示,近年來表面上有部分境內法人、尤其是未上市櫃公司短期買賣不動產、形成房市交易熱潮,但實際上是炒房大戶透過未上市櫃公司購買不動產,再以股權方式脫手、以適用證券交易所得稅停徵優惠,同時還可規避房地合一稅。 為防堵該租稅漏洞,財政部提出所得稅額基本條例修正案,希望抑制炒房大戶以未上市櫃公司投機炒房管道。

  • 未上市櫃列基本稅負 不利創投

    未上市櫃列基本稅負 不利創投

     我國研擬將未上市櫃證交所得列入基本稅負制,五年內高風險新創公司可豁免。但KPMG安侯建業14日指出,現行我國產創條例已給予有限合夥創投免課營所稅優惠、鼓勵投資新創企業,但修法後,若創投是投資非高風險的新創企業,將成課稅對象,可能會導致投資新創誘因減少,與立法宗旨有所衝突。  行政院日前拍板通過「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正案,最快2021年上半年送入立院審查。官員指出,我國修法主因杜絕炒房大戶,不少人要躲房地合一最高稅負45%、成立未上市櫃公司收購大量不動產,再轉售公司股權給買家,即可規避房地合一稅,且我證交所得在2020年底前停徵,等於炒房者只需繳千分之三證交稅與營所稅,稅負可大幅降低。  為防止炒房情況惡化,財政部研擬恢復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並規定若投資經主管機關核定且設立未滿五年高風險新創事業可排除基本稅負,兼顧培植新創事業政策目標。  但KPMG安侯建業執業會計師陳志愷指出,我國為引導國際創投扶植台灣新創,過去在產創條例23-1立法時規定有限合夥創投所得免課營所稅,僅列為個人綜所稅「營利所得」項目課稅;雖然相比一般企業先課營所稅、後課股利稅負的「一頭牛剝兩層皮」方式更優惠,但可能成為未來基本稅負制對象。  若我國2021年起將未上市櫃證交所得列入課稅範圍,則創投公司投資五年以下的非高風險新創企業都要被課徵基本稅負,反而和原先創投免課營所稅、鼓勵創投投資新創企業的宗旨有所矛盾,陳志愷認為,可能會直接影響創投獲利、間接衝擊新創企業募資情況。

  • KPMG:企業被併購 稅負大不同

     KPMG安侯建業9日指出,企業如果被其他大型公司併購、收購,則個人、法人、外資股東依原本公司存續或消滅,課稅方式皆不同,但企併法規定個人股份被併購的所得可選緩課五年,安侯建業建議個人股東善用企併法優惠、減輕稅負。  以被併購公司消滅而言,KPMG安侯建業稅務投資部會計師洪銘鴻表示,個人股東所獲得的對價現金、股份皆視同股利課稅,惟適用企併法新創公司優惠者可選緩課制度。  經濟部日前預告修正《企業併購法》,為鼓勵企業併購新創公司,經濟部草案規定,新創公司因併購而被消滅或被分割,新創公司個人股東所取得的合併公司股份收入,可選擇延緩至第五年再課徵所得稅,可有效解決現金流不足、難以繳稅的問題,對於新創個人股東是一大福音。  不過,據經濟部草案規定,被併購而消滅或分割的新創公司個人股東,若要適用緩課優惠必須符合三大要件,才能適用緩課優惠。  洪銘鴻表示,被併購公司若消滅,法人獲得的對價現金、股份,也是比照股利課稅,且依照所得稅法規定,公司因投資國內其他營利事業獲配股利或盈餘,免計入所得額課稅,比起個人而言更優惠。而外資則一律適用21%股利扣繳稅率。  但若被併購公司還存續,像是轉為併購公司的其中一個子公司,則個人、法人、外資獲得的現金、股份等同於證券交易所得,目前仍為免課稅,惟法人要列入基本稅負制、按12%計稅,若超過營所稅額需補繳差額。

  • 未上市櫃增資轉讓 小心贈與稅

     財政部國稅局表示,最近查核到不少未市櫃公司名義上辦理現金增資,實質上是原股東將增資的新股認購權利無償轉讓給特定親屬,或是將新股以超低價格賣給親屬。  官員認為,當每股認購價格明顯低於市價時,國稅局將認定為原股東贈與資產給特定人、可依照實質課稅原則要求核課贈與稅。  官員並表示,有些未上市櫃公司股東採迂迴方式,像是把認購新股權利賣給第二人或是海外公司,第二人或海外公司再把認股權利移轉或低價賣給股東親屬或配偶,有些則是直接轉讓認購權給親屬,但只要經國稅局查核屬實,皆可設算移轉金額核課贈與稅。  舉例來說,最近中部有一家未上市櫃的家族公司在2017年6月股東臨時會通過增資1億元、發行新股1千萬股,每股認購價格10元,原始股東A(董事長)、B(董事長配偶)先宣告放棄增資認股權並由C(董事長兒子)認購。國稅局經一年抽絲剝繭查核後,最後認定董事長夫妻對董事會完全且直接掌控力,若按照計算,該公司每股淨值120元,和認購價10元相差十倍以上,明顯低於市價,且董事長夫妻實質上是把股票以迂迴方式低價轉讓給兒子,顯見為贈與情況。  國稅局設算後,認為該公司1千萬股的實際股權淨值為12億元(1千萬股*120),與1億元認股金額(1千萬股*10)差額高達11億元,而贈與稅是針對贈與人課稅,因金額龐大、適用贈與稅率20%,國稅局要求董事長夫妻補繳約2.2億元的贈與稅(11億元*20%)。  官員也提醒,我國預計自2021年起將未上市櫃證券交易所得列入基本稅負制課稅,目前有些未上市櫃股東如果是先賣股給第二人再賣回給股東親屬,這類情況若有所得產生,同樣將課徵基本稅負,個人基本稅負為境內外所得減除670萬元免稅額之後、適用20%基本稅負。

  • 財部防堵未上市櫃投機買房

    財部防堵未上市櫃投機買房

     財長蘇建榮12日指出,財政部本會期研擬修正「所得基本稅額條例」,自2021年起恢復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基本所得額,預計行政院下周處理法案、最快本會期送入立院審查。他說,近來有個案透過未上市櫃公司名義買賣房屋、規避房地合一稅負,透過修法可有效防堵該類投機買房行為。  財政部近三年發現有個人透過未上市櫃買下大量不動產,再透過股權交易、轉賣整間公司,表面上是賣公司、實質上是出脫不動產獲利。如此一來,即可以避開個人房地合一所得稅制的短期買賣最高稅率45%,同時還可以適用證券交易所得免徵優惠,等於把財產交易所得轉化為證券交易所得、有效降低稅負。  蘇建榮指出,財政部已經責成國稅局去查核未上市櫃公司投機買房行為,這是緊盯第一步的大量買房情況,若未來「所得基本稅額條例」修法通過,即可以針對未上市櫃公司轉賣股權課徵最低稅負制,企業部分將適用12%徵收率、個人為20%。  財政部表示,我國最低稅負制自2006年施行,當時證券交易所得停徵所得稅,當時出售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需納入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使得適用租稅減免而繳納較低稅負或完全免稅之個人、企業,仍須繳納最低稅負。  不過,我國自2013年~2015年恢復實施證券交易所得課稅制度,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回歸課徵所得稅,因此當時刪除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規定。  但受各界輿論壓力、台股表現跌入谷底與立委提案修法等因素下,我國自2016年起又再度停止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惟當時修法沒將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同步納入基本所得額課稅,形成一個租稅漏洞。  為防堵該項租稅漏洞、落實所得稅負擔對財政基本貢獻,財政部擬修法、重新將個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稅。  蘇建榮表示,財政部現在除了緊盯未上市櫃公司投機買房以外,同時也配合內政部查核紅單,一旦內政部查到案例,財政部就會針對該案所得課稅,在遏止投機買房同時達到財政穩健。

  • 自行研發智財權轉讓或授權 企業可享研發投抵兩倍減除

     財政部指出,企業如果運用自行研發的智財權轉讓或授權,可享有研發投抵兩倍減除優惠、且智財權入股還可享有緩課稅優惠,可以等到實際轉讓或撥轉再按照轉讓時價或取得時價擇低計稅,增加人才留任誘因。  為促進創新研發成果流通及應用,《個人公司或有限合夥事業研究發展支出適用加倍減除辦法》規定,只要企業讓與或授權自行研發所有的智慧財產權、獲得收益,可依照當年度智財權研發支出金額200%限度內減除營所稅。  不過,官員也提醒,雖然智財權研發支出可加倍抵稅,但考量到重複優惠情況,財政部也在辦法中規定,智財權投抵跟研發支出投抵只能擇一適用,不能併行適用。他建議,公司可以自行規劃,像是特定年度專門研發智財權,當年度加倍減除,而其他年度則運用研發投抵,可分年享受減稅效益。  此外,也提供智財權入股緩課優惠,如果企業、有限合夥事業將自行研發智財權授權或直接賣給其他公司、交換股份,即可選擇當年度課徵或是延後至實際轉讓或撥轉再課稅,但只要選定後則無法變更。  若為當年度課稅,則新創公司收入為取得的證券總價值;若選擇緩課,必須持有該股票兩年以上,再依照轉讓價或取得價擇低計算所得稅。  舉例來說,新創公司研發出一項智財權,受到大公司青睞,因此大公司與新創公司簽署授權合約,大公司以1千張股票(每股市價90元)購買該項智財權使用權限,等於大公司用價值9千萬元的證券買下該項智財權合法使用權。  新創公司若選擇當年度課稅,則該年必須認列9千萬元的收入,按照現行營所稅率20%計算,稅負即為1,800萬元。  若新創公司手上現金流不足,可採緩課方式,等未來賣出再來計稅,假設該公司股價後來漲到每股100元、新創公司再賣掉,證券轉讓價值等於是1億元,但新創公司可選擇取得時價或轉讓時價擇低課稅,所以還是採取得時價計稅,認列收入9千萬元、達到節稅目的。

  • 藝術盛事 台北藝博會開展

    藝術盛事 台北藝博會開展

     在全球疫情未歇,各大藝博會取消、延期的此刻,2020 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22日仍如期開幕,包括副總統賴清德、行政院長蘇貞昌、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文化部部長李永得等均出席了開幕活動,樂見台灣在此時能舉辦藝博會,已然成為亞洲甚至世界關注的焦點。  雖然受疫情影響本屆參展畫廊少了近半,總計有77家畫廊參加,其中仍有來自港、日、韓、越南、瑞士等外地畫廊參展,今年也有11家畫廊是首度參展,且國外首度參加ART TAIPEI的展商有6家,大於國內首度參展的5家。文化部長李永得也宣告,「藝文界爭取20多年的藝術品拍賣,分離課稅這個政策已經正式拍板定案,現在已進入修法的程序。」希望法案通過後讓台灣藝術市場更有利基與國際接軌。  副總統賴清德表示,ART TAIPEI中MIT新人推薦專區、原住民藝術家專區等,都希望長期努力推動讓台灣的藝術創作者與國際接軌,包括今年ART TAIPEI與全球最大藝術品電商Artsy合作,希望讓國際看見台灣創作能量的多元豐富,而ART TAIPEI與教育部合作推動藝術教育日,對台灣藝文環境成長也有深遠的影響。

  • 企業買境外基金獲利 要課稅

    企業買境外基金獲利 要課稅

     國稅局20日指出,營利事業投資境內外基金有差異,如果是投資境內基金獲益、屬於所得稅法定義的證券交易所得範圍,而目前我國停徵證券交易所得稅、因此免稅。但如果營利事業是投資境外基金獲利,則屬於境外投資所得,無法享有免稅優惠。  基金投資依註冊地不同,可分為境內基金及境外基金兩種,境內基金為國內登記註冊並發行之基金,最知名的莫過於元大台灣卓越50基金(0050)或元大寶來台灣高股息證券投資信託基金(0056)。  官員指出,企業處分境內基金的利得屬於證券交易所得,在證券交易所得停徵期間免課稅,但企業必須留意基本稅額情況。依照我國所得稅法規定,若企業有證券及期貨交易所得、獎勵規定的免稅所得、國際金融分行免稅所得、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的薪資費用加成減除金額、產業創新條例研發投抵等五種免稅所得,需按照12%計算為基本稅額。  如果基本稅負大於企業應繳的營所稅,那企業報稅時必須繳納基本稅額。若營所稅仍大於基本稅負,則企業就申報營所稅即可,但必須要在申報時詳細列出整體基本稅負計算方式,否則仍會被國稅局要求更正申報。  至於境外基金為登記註冊在我國以外之地區,由國外基金公司發行,經我國政府核准後在台灣銷售,最著名的是聯博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國人持有金額約新台幣3,800億元)、安聯收益成長基金(國人持有金額約新台幣3,700億元)。  官員指出,境外基金如處分利得、配發孳息、基金轉換等收益皆屬於境外投資所得,不能適用停徵證券交易所得稅規定,而且這些收益都要列為企業營利事業所得課徵營所稅、適用20%稅率。  舉例而言,過去有台企運用短期資金購買國外基金,因投資成效良好、處分基金利得約810萬元,但該公司誤以為該筆利得屬於停徵之證券交易所得,因此漏報該筆所得,漏稅額約162萬元,最後遭國稅局裁處罰鍰81萬元,連補帶罰合計約243萬元。

  • 海外所得怎麼報?邢國震會計師教你輕鬆搞定

    海外所得怎麼報?邢國震會計師教你輕鬆搞定

    今年報稅期間,有新聞指出,民眾在用自然人憑證報稅時,最後的試算表突然跑出「海外所得扣除額670萬元」,使得許多民眾迷惑不解,以為漏報還是多了收入卻不知道,甚至有配偶以為另一半在海外藏有巨額私房錢,差點因此引發一連串的家庭糾紛。 原來這是今年網路申報系統一個「善意的提示項目」,如果海外所得超過670萬元,就會算入稅額,因此特別提醒有海外投資的納稅人要主動申報,避免民眾因漏報而受罰。以往並沒有這項提示,以至於造成民眾誤解。 因為碰上疫情,今年的綜合所得稅政府鼓勵民眾在家報稅,卻出現沒有海外投資,報稅細算表卻出現「海外所得扣除額670萬元」的項目,雖然事後證明只是烏龍一場,但其中提到的「海外所得」,也讓之前並未接觸過的民眾開始好奇,「海外所得」究竟是什麼?哪些情況下會被收取海外所得?這些都是與納稅人息息相關的稅務問題。本期《獨家報導》特別邀請到震龍聯合會計事務所的邢國震會計,帶領讀者跟我們一起,看新聞搞懂稅務。 張淯社長: 今天我們專訪的震龍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的邢國震會計師,邢國震會計師從業資歷(86年至今)至今已有23年的歷史,他是震龍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的所長,專長是為企業財務及租稅規暨投資公司規劃,並且曾任多家上市櫃公司的簽證會計師,同時為多位企業主規劃個人的投資稅務架構,如此堅實的專業背景,必能提供讀者相當專業的洞見。首先,請問邢會計師,請您為我們解說一下,究竟有哪些所得來源是屬於海外所得? 邢國震會計師: 基本上,海外所得指的是「不屬於中華民國境內」的收入,都會算進海外所得,所以民眾在海外的全部所得都要算進海外所得,差別只在於政府知不知情而已。我們先定義一下海外所得,現在有很多公司或民眾個人會投資銀行股票,這些投資中,有些投資的是境外公司的股票;或是,民眾也可以藉由複委託購買港股、美股等等;還有一些民眾,會購買海外基金,其發行地是來自海外,這部分也算是屬於海外所得,但這也是相對之下比較特殊的,所以有時候配息給民眾,民眾不會收到股利憑單,而是收到來自是財政部的通報清單,有些會通報給政府,可能是因為這是透過國內的代理商去買的,假設民眾是跟國內的某個銀行開戶下單購買,或是利用國內券商執行委託,對方也有盡責通報財政部,民眾就會收到一份所得清單;有些民眾可能會自行到香港開戶,然後在當地購買港股等等,比如這種情況,對方是不會幫民眾通報到我國政府來的,這就需要民眾自己舉證申報。因為現在全球的扁平化趨勢,大家可能在世界各地買賣商品,或甚至是去美國開戶頭、存定存,這些全都歸納在海外所得當中。另外,除了投資以外,如果民眾在收到美金並將其轉換成台幣之後,在兌換過程當中產生了兌換盈餘,這些額外的收入也算是海外所得,因為這部分收入是從海外兌換美金而來,所以也會被併到海外所得當中去計算,這算是比較特殊的部分。 張淯社長: 如果身為個人海外所得課徵基本稅額的適用對象,是不是只要有海外所得就一定要申報呢? 邢國震會計師: 基本上我們一般會建議民眾都要申報,當然,民眾會希望可以免稅、盡量讓所得稅達到免稅申報的規定,用標準扣除額及免稅額,大概是三十幾萬左右,都可以不用繳稅,但是民眾的海外所得如果超過100萬這個數字,其實也不用繳稅,但我們一樣會建議民眾還是要申報比較好。有時候我們會計師在實務上,會希望民眾有所得就都要申報,因為這會牽扯到民眾往後資金來源的舉證,如果民眾以後想要購置什麼財產的話,以前卻沒有所得稅申報的紀錄,日後反而會造成自己的困擾。 張淯社長: 凡是海外所得達到100萬元者,就必須繳納基本稅額嗎? 邢國震會計師: 對,應該說基本稅額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稅法規定,基本稅額是要跟你的國內所得去計算、相互比較。國內所得有國內所得的扣除額規定,一般的扣除額,在我們國內的稅率計算稅負,那海外所得是達100萬元以上者需另外先計算,將海外所得另外加計其他如保險給付、非現金捐贈等項目再扣除免稅額以後,乘以單一稅率的20%,再跟國內所得稅額兩相比較,看孰低孰高,不能低於基本所得算出來的稅金,低於的部分才要補繳稅額。 張淯社長: 能再跟讀者談一下基本稅額嗎? 邢國震會計師: 基本稅額不會併入所得稅,算是另外課徵的稅,不過會和綜合所得稅併同申報,只是計稅的方式不太一樣。至於為什麼有基本所得?因為政府覺得民眾不能只在國外繳稅就是了。 張淯社長: 通常在申報所得稅時,有一些民眾很容易犯的錯或者是忽略的,請會計師為我們分享一下。 邢國震會計師: 一般情況來說,主要是扣除申報的一些錯誤,有一些是分居的、離婚的,當年度應該報在一起卻沒有報在一起,或者是說離婚的,常常搞不清楚當年要分開報或者是賠償金,也有分居的。 張淯社長: 這是指民眾必須在國外繳一次所得稅、國內還要再繳一次? 邢國震會計師: 這個說法不太準確,只是希望民眾的應納稅捐的國內不應低於國外。也就是說,假設有人在國外賺了1000萬,在國內也賺了1000萬,薪資所得一共2000萬,因為1000萬用20%去算是200萬,所以國外計算後得出結果是200萬,如果國內要繳交數額為150萬,政府會要求民眾將繳交數額補到200萬。之所以稱其為基本所得,就是指民眾基本、至少要繳到這些稅,但是可能有人的錢基本都在國外,國內賺的比較少,所以政府會希望用國外的獲利再算一次,去補足到國外應繳的那部分,所以解說起來,這也只是一個計算方式的不同而已。 張淯社長: 想請問邢會計師,最低稅負制跟綜合所得稅最大的不同是在哪方面呢? 邢國震會計師: 應該這樣說,我國的個人綜合所得稅,主要基礎是屬地主義,也就是說,假設今天民眾在中華民國賺了錢,才需要繳稅,基本上我們是不對國外的人課稅的,也不會對國外所得課稅,雖然是中華民國國民,但是民眾在國外賺了錢,是在國外繳稅,不會向我國政府繳稅,這個也是有點變通型的,跟美國人不太一樣,美國人是即使身在全球世界各地,不管在哪裡賺了錢都是美國人,美國政府都會向其課稅,台灣不大一樣,台灣對於海外所得是部分繳稅,用基本稅務制去取代,也就是說,如果民眾在國外獲利,政府是先把民眾的所得拿來算一遍,然後再跟國外需繳納稅額比較,如果是國外需繳稅額更多一些,政府會要求民眾將繳稅金額,至少補到跟國外繳納金額一樣多。所以,如果民眾在國外需繳納稅額本來比較少,那就不用再額外繳稅。國內稅負是累進稅率,海外所得是用稅率20%,所以這是一個比較特殊的稅務。最主要是台灣並沒有去課徵民眾的海外所得,台灣是只針對民眾個人在中華民國地區的所得,海外的部分是因為基本所得稅負制規定必須要申報,所以希望國人能夠誠實申報。 張淯社長: 如果民眾已經在國外繳過稅了,在台灣可以抵扣嗎?是否存在哪些限制? 邢國震會計師: 要看稅務,一般來說,除非是雙重國籍的民眾,比如身兼美國國籍,比較可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在台灣的所得還會被美國政府再課一次稅,這就必須考慮資料交換而有的一些相關規定,或是兩國間「租稅協定」等等的問題。 張淯社長: 被重複課稅的人該怎麼辦?有其他能避免得辦法嗎? 邢國震會計師: 如果被重複課稅了,就要主張。民眾要主張自己的所得實際上是已經繳過稅的,要檢附相關的報繳稅的證明文件,請當地的國稅局務必要把自己被課稅的這部分所得減掉,也就是說,假設今天有民眾獲利100萬,可是這位民眾已經被課了20萬的稅,那政府當然要幫其扣除這部分金額,因此要用80萬來計算。 張淯社長: 想請問邢會計師,海外投資所得要如何計算?如果無法提出原始成本及費用證明,民眾該如何計算申報? 邢國震會計師: 這個基本上來講,沒有辦法提出來的,一般來說薪資所得沒有成本的問題,只有投資、財產交易或房屋出租等才有成本的問題,這個我們實務上碰到時,只能要求民眾拿出繳費證明,證明投資成本,因為當地一定有辦法核定,所以政府都會要求民眾取得當地核定的成本文件,現行我們碰到國稅局,在海外這部分,國稅局大概也只能這樣處理,因為國稅局沒有辦法直接去核對民眾在國外的所得。如果真的沒有辦法舉證成本,現在國稅局除了房地產以出售價款的12%來認列成本外,其他像出售股票等投資大都以20%來認定成本。 張淯社長: 如果民眾在海外投資失利,海外投資的損失可以扣抵國內的稅負嗎?比如,民眾本來用100萬去買房子,後來賣出的價格是50萬,損失的50萬能扣抵嗎? 邢國震會計師: 如果因為海外投資失利而造成損失,民眾可以用「無所得」來申報,就是指沒有所得、收益,民眾在海外的損失是不能拿來扣抵國內所得的,現行法規只有營利事業有這種規定,一般民眾只能視同在海外沒有所得,也就是不課徵民眾海外所得的部分,且民眾也不能將其用來抵扣綜所稅之類的,政府不會允許民眾用國外的投資損失來侵蝕我們國內的稅基。但是如果是當年海外財產交易有損失是可以先互抵掉海外的財產交易損失後再計算所得的,但僅限是財產交易且必須是當年度發生的。 張淯社長: 如果民眾的所得是來自中國大陸或香港、澳門,會被政府認定是海外所得嗎?民眾需不需要繳交最低稅負? 邢國震會計師: 因為中國大陸跟香港、澳門算是比較特殊的,針對這些地區,不被認定是海外所得,政府另外有一個特殊的辦法。不能比照一般情況,規定會比較特別,要適用兩岸關係條例相關的規定,因為台灣認為中國大陸跟香港、澳門一樣是我們的地區,就像他們認為我們台灣是他管的。因為我們不把中國大陸跟香港、澳門當海外,所以這些地區就顯得比較特殊,而且把這部分的所得一起報進來後,國稅局又可以讓我們再把大陸已經繳的稅再拿來扣抵等等。總之,這些地區是比較特殊的。 張淯社長: 申報海外所得需要檢附哪些文件? 邢國震會計師: 就是關於海外所得部分能夠保留的資料就盡量保留下來,包括成交資料、金流證明及合約等,以備之後國稅局的查核。但前面也提到過,台灣是比較特殊的屬地主義,所以說只要民眾當年度「沒有」在台灣待滿183天,就可以主張自己不是台灣的稅務居民,當年度就可以不在台灣報稅。 (本文摘自《獨家報導》第1216期)

  • 安永林志翔:投資未上市櫃股票 留意修法牽動稅事

    安永林志翔:投資未上市櫃股票 留意修法牽動稅事

     財政部預告修正「所得基本稅額條例」第12條、第18條草案,擬自110年1月1日起,恢復個人未上市、未上櫃且未登錄興櫃股票(簡稱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安永家族辦公室針對個人持有智財權作價入股或員工獎酬之未上市櫃公司緩課股票,於修法通過後可能產生之影響提出觀察與看法,提醒投資人應持續留意後續修法動態,避免未來產生高額的稅負。  安永家族辦公室執業會計師林志翔表示,個人如因智財權作價入股或員工獎酬取得未上市櫃公司股票,依產業創新條例(例如第12條之1、第12條之2、第19條之1)規定,得選擇緩課所得稅(員工獎酬股票限價值新台幣500萬元額度內),也就是取得股票當年度得免予計入所得額課稅,等到實際轉讓(包括股票買賣、贈與、遺產分配等)時,再按全部轉讓價格作為轉讓年度收益,課徵所得稅。  然而,股票緩課後若上漲,以實際轉讓價格計算所得課稅,將形成股票漲幅越高,而須繳納更高所得稅之不利結果。反而相同情況下,選擇「不緩課」者,於取得股票年度按取得時價計算所得課稅後,即便未來處分股票時產生利得,因屬證券交易所得性質,在目前證券交易所得停徵且無須計入基本所得額之情況下,將無須繳納所得稅,導致選擇「緩課」者反而比選擇「不緩課」者負擔更重稅務成本之不公平現象。  林志翔表示,立法者基於協助企業留才、攬才和顧及納稅人權益,並衡平現行證券交易所得停徵,再次修法提供緩課股票者可採孰低法課稅,即符合持有股票且於提供該公司服務達兩年以上條件者,在股票實際轉讓時得按「取得股票時價」或「實際轉讓價格」兩者擇低計算所得。

  • 專家傳真-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 恢復課徵基本稅額評析

    專家傳真-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 恢復課徵基本稅額評析

     財政部於6月29日預告修正「所得基本稅額條例」第12條、第18條草案,自民國(下同)110年1月1日起,恢復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此舉將大幅增加未上市櫃股票交易之租稅負擔,對於藉此進行租稅規劃者,預期將產生遏止效果。  由於未上市櫃股票沒有公開交易市場,證券交易所得又停徵所得稅,使得納稅義務人容易以之作為租稅規劃的工具,將個人應稅之營利所得及財產交易所得轉換為免稅之證券交易所得,故原本在95年1月1日起實施的最低稅負制中,已明文規定將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納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惟嗣後為配合102年1月1日起實施的個人證券交易所得課稅制度,遂將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規定刪除,回歸所得稅法規定課徵所得稅。  然而,102年復徵證所稅後產生諸多紛擾,遂於104年12月2日再次修正,自105年1月1日起恢復停徵證所稅,惟當時並未同步恢復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財政部為了防堵此一漏洞,避免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成為租稅規劃的工具,乃擬定本次修正草案,恢復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預定自110年1月1日起施行。  現行所得稅法第42條規定,公司因投資於國內其他營利事業所獲配之股利不計入所得額課稅,因此可能出現個人將持有之未上市櫃股票轉讓給自己成立的投資公司,以節省股利所得稅的規劃方式。蓋因個人取得股利收入須課徵所得稅,最高稅率28%,公司取得股利收入不計入所得額課稅,僅須就股利收入減除相關成本費用稅捐後之未分配盈餘計徵5%之未分配盈餘稅。  此外,現行個人轉讓未上市櫃股票之交易所得免徵證所稅,亦免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故個人將持有之未上市櫃股票轉讓給投資公司的過程中,幾無租稅負擔,僅須繳納千分之三的證券交易稅。本次修正草案通過後,雖未改變個人取得股利收入與公司取得股利收入的課稅差異,但因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須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按20%的稅率課徵基本稅額,將使股權移轉的稅負成本大幅增加,可望有效降低藉未上市櫃股票交易進行租稅規劃的誘因。  此外,未上市櫃股票交易也可能被作為將應稅的財產交易所得轉化為免稅的證券交易所得的租稅規劃工具。蓋因房地合一課稅新制實施後,公司出售房地之財產交易所得應按20%的稅率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若股東以出售公司股票的方式代替直接出售房地,因為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免徵證所稅,亦免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課徵基本稅額,將導致經濟實質為出售房地之交易,從應稅的財產交易所得轉化為免稅的證券交易所得。本次修正草案通過後,此種藉未上市櫃股票交易進行所得類別轉換的租稅規劃方式,將因未上市櫃股票交易所得亦須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按20%的稅率課徵基本稅額而失去誘因。  本次修正草案僅針對個人出售未上市櫃股票之交易所得,恢復原本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之規定,對於個人出售上市櫃股票仍維持免徵證所稅,亦免計入個人基本所得額之待遇,如此,對於證券市場應不致產生重大影響,此外,營利事業出售上市櫃股票或未上市櫃股票之課稅方式亦維持不變,預期在影響範圍有限的情況下,應可順利完成修法,自110年1月1日起施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