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復國的搜尋結果,共49

  • 網傳國民黨反共復國信函 國民黨:不實訊息

    網傳國民黨反共復國信函 國民黨:不實訊息

    網路上流傳署名「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信函,發函時間標記為2021年2月11日,內文痛批共匪竊據大陸,呼籲全體黨員同仇敵愾,一起反共復國。對此,國民黨今天澄清,此份信函絕非由國民黨發出,並呼籲民眾停止轉發。 \n \n該自稱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信函,內容呼籲全體國民黨員要同仇敵愾,有信心三民主義最終會戰勝共產主義;在國際環境下,不容許繼續猶豫徘徊,觀望等待,共同一致以反攻復國為目標。 \n \n國民黨嚴重澄清,此份信函絕非由國民黨發出,呼籲民眾切勿聽信不實訊息,亦請停止轉發,避免協助傳遞不實資訊。同時,國民黨亦正告製作信函者,偽造國民黨信函格式,散佈不實訊息已有違反相關法令之虞,呼籲相關人士不要以身試法。

  • 拜登上台 學者指台美特殊狀況結束

    拜登上台 學者指台美特殊狀況結束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劉復國表示,拜登上台後馬上面臨三大問題需要解決,包括貿易問題、氣候變遷以及全球抗疫,而這些議題都必須和大陸磋商合作;拜登曾多次發表談話提到美國將重新領導世界,不同於川普只顧美國的政策,中美未來有望重新開啟對話,20日拜登宣誓上台後,美國對大陸挑釁行為將結束。 \n 劉復國認為,拜登上台後,雖然會繼續兩黨共識的「持續抗中」政策,也會在多個層面試圖與大陸合作,但不會再如川普時期只顧美國利益;美國在外交上會尋求結合盟國的力量來制衡大陸,重回領導世界角色,這也考驗拜登如何利用外交手段來抑制大陸擴張。 \n 劉復國認為,拜登會重新檢視對華政策,不會再像川普那樣刻意刺激大陸,而大陸最敏感議題之一就是台灣問題,所以台美在川普時期所呈現的特殊狀況,不會是美國長期的外交政策;從蔡英文元旦談話內容也可以感受到,民進黨當局也嗅到這個轉變,蔡英文呼籲兩岸恢復正常交流,是因為現在不做微調,未來在兩岸關係上會更加困難。 \n 2020年台灣對大陸(含香港)出口占台灣總出口值的43.8%,創10年新高,民進黨政府利用許多政策手段限制兩岸交流,但兩岸貿易還是出現這麼高成長,顯示兩岸經濟體已形成非常密切關聯性,正是所謂的「政冷經熱」;因此,劉復國呼籲政府應面對現實,體認民間的需求與經濟的現實面,台灣需要找到更高明的方法處理兩岸關係。 \n 而從安全研究來看,劉復國認為,深化兩岸經貿往來,就是國家安全政策的重要一環,兩岸貿易增長、政治有互動,必然增進互信,這比單純依靠軍事手段還有效。 \n 劉復國強調,未來兩岸關係應著重「如何用智慧解決問題」,思考「該做什麼能讓國家利益最大化」,而非一味地衝撞、挑釁;大陸是台灣不可否認的鄰居、大國,如何用最智慧方式共存、利彼又利己,才是台灣首要之務。

  • 高育仁:兩岸要以信心、耐心、同理心協商 才能心靈契合

    高育仁:兩岸要以信心、耐心、同理心協商 才能心靈契合

    二十一世紀基金會董事長高育仁今天在「第七屆兩岸智庫學術論壇」致詞時強調,兩岸執政當局需以信心、耐心、同理心,互惠交流協商,始能達到兩岸真正的心靈契合,唯有如此才能維護兩岸永久和平穩定。 \n \n由二十一世紀基金會以及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科學院,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大陸全國台灣研究會、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等智庫共同主辦的「第七屆兩岸智庫學術論壇」,今以線上視訊方式,在台北、北京與上海等地召開。兩岸共計超過60位兩岸、國際關係研究的專家學者出席會議,針對未來的兩岸關係以及美中台情勢,進行深入研討,交換意見。 \n \n高育仁認為,兩岸人民同為中華民族,共同承襲近代歷史與中華文化,兩岸人民三十年多來在投資、經貿、就學、旅遊等各方面,其民間連結緊密的程度,已遠超過世界上任何兩個地區。任何破壞兩岸和平穩定的激進言行,終將為兩岸人民所唾棄。 \n \n高育仁指出,要確保兩岸和平穩定,則必須兩岸人民彼此間來往合作出自愛心、善心、誠心,雙贏。兩岸當局則需以信心、耐心、同理心,互惠交流協商,始能達到兩岸真正的心靈契合,唯有如此才能維護兩岸永久和平穩定。 \n \n前行政院政務委員朱雲鵬表示,在目前兩岸緊張的關係下,兩岸需有耐心與同理心。大陸當局應當更加瞭解台灣人民的需要,瞭解台灣社會力結構變化;兩岸需更加強化交流,才有可能增進和平發展的可能。 \n \n政大國關中心教授劉復國認為,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兩岸當局應注意兩岸信息和台灣民意的變化。希望兩岸的專家學者能夠多交流、交換意見,為兩岸理性溝通,管控風險。 \n \n前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將大幅改變世界的產業發展與糧食安全,未來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未來糧食產銷區域化將成為趨勢,兩岸未來從高科技到糧食安全,有很大的合作空間。 \n \n前外交部次長高英茂教授則強調,大陸應考量透過軍事行動制止台灣方面比較激進的兩岸主張和行動,對兩岸關係的負面影響與發展,兩岸應減少軍事行動,尋求理性溝通,和平共存。 \n \n

  • 建國建軍之第一件大事

    建國建軍之第一件大事

     「中國復國之人才,需要具有哲學、科學、兵學與品德的修養。」「我們建國建軍的工作,要從台灣基地做起。在院長領導之下,充分發揮每一個人的智慧和才能,分工合作,齊步並進,為復國建國而努力。」 \n 到了四十八年,國防研究院開辦,他奉總統蔣公之命,入院研究,他的畢業論文,題目是「論人才與建國建軍的關係」。畢業後,憑他的熱誠和聲望,連任本院畢業同學會會長數年。 \n 一位名將也是名儒 \n 最近幾年,我們詳談和深談的機會比較多了。最近一次值得回憶的談話,是在羽毛球場草地上,本院畢業同學聯歡晚會的席上。他坐在我的左邊,我說:贊虞生平藏書都在這裏,他本人在大陸,有種種謠傳,存亡莫卜,我以老友的資格,把他的藏書作為中國文化研究所史學部門的基本圖籍,有好些是在台灣無法搜集的。胡先生聞之,黯然神傷。我又跟胡先生說:「您還記得三十多年前有一位最賞識您的人嗎?」他說:「什麼人?」我說:「就是柳老先生。」他說:「柳老先生怎麼說?」我說:「有一次,您去看柳先生,您出來以後,他對著我和贊虞說:『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他說:「這話怎麼講?」我說:「我們改日再詳談。」 \n 胡先生聽了很感動,席散後,他說不必另定日期,我們就找草地上清靜的一角,繼續談談好嗎?我說:柳先生的意思,您不但是一位名將,且將成為一位名儒,我看了您的畢業論文,深深佩服柳師知人之鑑。我記得您在畢業論文裏,說過幾段極重要的意思: \n 「建國建軍最重要的因素是人才,尤其是經緯萬端之今日,不但對領導群倫、擔當方面之人才,需要培養和選用:就是對於一般工作的幹部,也需要普遍的精練和造就;特別是無數的科學技術專才的尋求、孕育和輔導。」 \n 「造就人才的根本,主要在於培育。……這是建國建軍之第一件大事。」 \n 「中國復國之人才,需要具有哲學、科學、兵學與品德的修養。」 \n 「我們建國建軍的工作,要從台灣基地做起。在院長領導之下,充分發揮每一個人的智慧和才能,分工合作,齊步並進,為復國建國而努力。」 \n 我說:宗南兄,我們是同志中的同志。除了恩師柳先生外,在教育學術界,我生平最景仰的人,一位是劉伯明先生,一位是蔣百里先生,他們都是深信教育救國的人。 \n 我本來立志終生為一大學教授,因為大陸沉淪,總統以國士待我,乃在中央服務,至今忽忽已十二年。現在想重理故業,以國防研究院畢業同學為基幹,創辦一所私立大學和研究所,以為安身立命的所在。這是一所反共實踐的學府,也是一所革命建國的學府,目的就是要實現老兄在畢業論文中崇高的理想。 \n 一般畢業同學會,常不免流於形式,惟有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志業,才能真正團結在一起,維繫於久遠。您說:「中國復國的人才需要具有哲學、科學、兵學與品德的修養。」是的,這樣的新學府,少不得一位蔣百里,您老兄出來領導好不好?我深信您不會辜負柳先生對您名將兼名儒的期許。艾森豪將軍不是也做過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嗎?他總是虛懷若谷,說道:「我半生戎馬,實在太荒疏,但好學終不會太遲,我竭誠擁護你的主張。」 \n 壯盛之年突然離世 \n 過了幾天,他到了陽明山莊,對作者說道:「我知道,大學不僅是青年的會集,也是學人的結合。我們不是僅僅要作育後進,尤要者在於充實自己,教學相長。培養青年,固然需要相當時間,但學人們自我教育,相互切磋,收效最大,且不容稍懈的。當然,獻身教育,培養後一代,是極有意義的事。」他又說:「我知道,我們不是為大學而大學,為研究所而研究所。我們是朝著反共中興的大目標,才來創立一所新的學府。因為私立大學在系科設置和教學設施方面,比較上多有因時制宜,斟酌損益的餘地。」又說:「凡事決定要做,即知即行,終不會太遲的。」 \n 想不到大學和研究所還在籌建時期,而胡先生還在壯盛之年,就這樣突然的離開了我們。使我們失去了一位領導者。他身後一貧如洗,確立了黃埔軍人的風範。 \n 今天,我含著淚寫這篇紀念文字,您的同志,您的同學,一定會群策群力,再接再厲,來完成您「建國建軍必先建人」崇宏的理想。現在私立遠東大學預定於今年秋季開學,正在積極建築校舍,延攬師資。「遠大」訓練新生的大講堂,要定名為「宗南館」,以告慰於故友在天之靈。 \n 國防研究院第一期畢業論文,一部份是由研究員自己選定的,胡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當開學後不久,他曾到我的辦公室,說過幾句話:「大陸淪陷,真如土崩瓦解。據我個人看法,基本原因,還在於一般青年和專家學者,往往對共匪真相,茫然不知。於是隨波逐流者有之,譁眾取寵者有之;是非混淆,黑白顛倒,正氣消沉,公道淪亡,而大亂隨之。故今後再造中華之惟一要務,乃在實踐『知難行易』的革命哲學。因為實踐篤行,本於真知灼見;不肯有真,何能實踐?這是我所以選定人才問題為畢業論文的用意。」言猶在耳,恍如昨日,敬錄之以追念良朋,並為同志間相互勗勵之資。 張其昀(民國五十一年撰)(待續)

  • 金門欽月殿作醮酬神  鄉野傳說歷久不衰

    金門欽月殿作醮酬神 鄉野傳說歷久不衰

    金湖鎮復國墩欽月殿曾毀於1958年「823炮戰」硝煙,後來多次歷經重建修繕,地方上屢有神明顯靈的傳說。當地居民今(6)日起連2天設醮,歡慶主神池王爺的千秋日,鑼鼓、陣頭將寂靜村落渲染得熱鬧滾滾。 \n始建於清嘉慶年間的欽月殿,奉祀池王爺、媽祖及千里眼和順風耳、朱王爺、相王公、「童景公」、金王爺、蔡王爺、三太子、虎爺、「娘媽」和「侍娘」、三仙水庫將軍等神明,一直是地方的信仰中心。 \n欽月殿曾毀於「823」炮火,後來木、石遭拆除用於軍事構工,以致一度湮廢不存,其後附近部隊常見「白衣尊者」走到舊廟遺址,鄉野傳說喧騰一時,地方居民因此發動捐募,在原址鳩工重建,1960年間完工重光,讓父老感到十分欣慰。 \n1985、2003年,居民2度組成重建委員會,修復遭風雨侵蝕的斑駁結構,基本維持原有規模,外觀則煥然一新。 \n農曆六月十八日是池王爺的千秋日,居民今起連2天設醮,答謝神明庇佑合境平安,鑼鼓喧鬧聲中,陣頭、神轎遶巡五方,十分熱鬧! \n金湖鎮長陳文顧專程率公所主管同仁,在溪湖里長黃建忠的陪同下,依循古禮虔誠上香致敬,受到鄉親耆老的熱烈歡迎。

  • 金門夫妻吵架  岸巡救起落海輕生少婦

    金門夫妻吵架 岸巡救起落海輕生少婦

    金門復國墩海域今(7)日凌晨發生1對年輕夫婦吵架,妻子一時想不開衝入海中受傷,還好被聞聲趕到的岸巡幹員察覺,緊急將她救援上岸,才未釀成憾事。 \n \n今天凌晨零時許,岸巡隊復國墩安檢所幹員在港區巡邏,走過岸邊觀景台時,聽到疑有男女爭吵的聲音,直覺情況有異,趕緊摸黑趨前查看。 \n \n結果有1名男子神色慌張,好像在找人的樣子,幹員確認有人落海,趕緊搜尋在觀景平台右側礁石區,發現1名女子的腰部以下泡在海水裡,上半身則癱趴在大岩上,顯得十分緊張和虛弱。 \n \n還好女子被救上岸後情況穩定,只有四肢輕微挫傷和輕微嗆水,最後由據報趕到的消防局救護車送醫檢查,確認並無大礙,已在早上出院。 \n \n岸巡調查,40歲王姓男子與33歲女子是夫婦,因故在岸邊發生爭執,結果妻子一時氣憤,突然往大海裡衝,還好巡邏人員警覺性高,及時將她救上岸。 \n \n金門,復國墩,夫婦,吵架,岸巡,救援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 \n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n \n生命線:1995 \n \n張老師專線:1980

  • 張安樂:中國人有責任幫琉球脫離日本復國

    張安樂:中國人有責任幫琉球脫離日本復國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今天率眾至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前抗議,並遞交《致日本安倍政府公開信》,要求美軍撤出琉球,尊重琉球人民生命權。張安樂演說時更進一步指出,琉球歷史上跟中國的關係是水乳交融,日本併吞琉球的時候,琉球一直把復國命運寄託在中國身上,可惜當時的中國無法保護琉球,「身為一個中國人,我們有責任讓琉球人脫離日本。」 \n \n《致日本安倍政府公開信》指出,琉球歷史上是一個和平中立的小王國,十四世紀中國明太祖時和中國開始接觸,那時中國國力強大稱雄東亞,但從來沒有半點侵略琉球的企圖,五百年來都是對琉球待之以禮。此外,中國還從福建遷徙了三十六個家族協助琉球建設,這就是俗稱的「閩人三十六姓」。琉球歷史上有「五大賢臣」,其中就有兩位福建後裔:程順則和蔡溫,他們至今還為琉球民眾感念。 \n \n然而,日本於1879年以武力併吞琉球劃為沖繩縣,又在琉球設立軍事基地作為侵略亞太的跳板,從此鑄下琉球人民永世難忘的悲慘遭遇。二戰末期,美軍反攻日本時在琉球發動了沖繩戰役,致使10萬無辜的琉球百姓莫名冤死,對於一個當年人口數僅有40萬不到的琉球而言,四分之一的死亡人數,直到今天仍是琉球人民心中難以磨滅的傷痛!琉球人生性愛好和平,就因為日本的野心,而慘遭池魚之殃、造成如此悲劇,他們到底招誰惹誰了? \n \n時至今日,日本政府非但沒有對這段歷史知所警惕,更甭論對琉球人民心存愧疚,甚至為了一遂美國稱霸太平洋的野心而允許美軍在琉球設立軍事基地,萬一哪天發生戰爭,琉球勢難倖免於難,又將遭遇戰亂的浩劫,屆時,又不曉得有多少琉球人屍橫遍野? \n \n公開信強調,日本與美國都標榜人權立國,但從來沒有尊重琉球人民的生命權?琉球人的命也是命!饒饒琉球百姓吧!

  • 清除非法網具 金門海巡北碇「海底撈」

    清除非法網具 金門海巡北碇「海底撈」

    金門海巡隊與區漁會今(30)日協同首次出任務的縣府新造「金門護漁號」前進復國墩以迄北碇海域,清除海上非法佈網21組(件),宣示取締不法網具,確保海洋生態的決心。 \n \n金門海巡隊在今天清晨6時許執行「護永專案」,共派遣4艘船艇配合縣府「金門護漁號」、金門區漁會等單位共28人出海,在復國墩至北碇海域清除非法網具,合計流刺網19件、延繩釣1組、定置網1組,由金門縣政府依法沒入銷毀。 \n \n其中,首次出海執行任務的「金門護漁號」,總長13.7公尺、16噸600匹馬力,是由縣府編列700萬元建造而成,今年4月29日完成交船,主要執行漁業巡護、海洋養殖及調查等海上作業,並支援縣內海上活動場地架設、維安及搜尋,未來也會進行海洋教育推廣及宣導等相關活動。 \n \n

  • 金溥聰:傅崐萁進國民黨體制 可能的副作用高

    金溥聰:傅崐萁進國民黨體制 可能的副作用高

    國民黨立委傅崐萁恢復國民黨籍案,話題持續延燒。前國安會祕書長金溥聰18日接受POP Radio廣播節目專訪時表示,他是就事論事,講該講的話,若讓傅崐萁恢復國民黨籍進入國民黨體制,潛在可能的副作用是非常高。(圖文/劉宗龍)

  • 陸船越界罰款30萬元  5人金門過中秋節

    陸船越界罰款30萬元 5人金門過中秋節

    中秋節市場需求量大增,加上金門海域進入白鯧、黃魚盛產期,引來大陸漁船以船團組合方式,「打帶跑」伺機越界捕撈。金門海巡隊連日出擊,昨(11)日深夜在復國墩海域查獲1艘,5名船員遭連人帶船押回偵辦,面臨新台幣30萬元起跳的罰款處分。 \n \n昨夜20時許,海巡署第12巡防區田浦雷達站發現復國墩外海有大陸漁船,以3、4艘的船團組合方式出沒,立即通報線上PP-10039艇及PP-10053艇等2艘100噸級巡防艇前往田浦外海0.5浬處追蹤。 \n \n果然,發現「閩泉台漁06118」漁船滯留,在鳴笛廣播無效後,隨即展開雙艇夾擊攻勢,特勤人員成功登檢清艙檢查,當場查扣漁網20件約600米,將張姓船長等5人連同船隻押返料羅隊本部調查。 \n \n金門海巡隊指出,全案今天依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裁罰,越界作業的「閩」船不但遭沒入漁網,還將面臨新台幣30萬元以上罰鍰處分。 \n \n海巡署強調,金門海域進入白鯧、黃魚等高經濟價值魚類捕撈期,配合秋節期間的掃蕩勤務,加強調度金門海、岸巡隊艇隻和人力,結合中部地區機動海巡隊台中艦,在大陸漁船經常出沒的田埔、復國墩一帶巡邏,持續採取強勢取締、從重裁罰作為,並與縣政府、區漁會等相關單位密切合作,強化護漁工作,全力維護金門海域漁業資源。

  • 金門軍民大淨灘 清出10噸餘垃圾

    金門軍民大淨灘 清出10噸餘垃圾

    「愛在金門,關懷地球!」金門5鄉鎮公所今(20)日同步舉辦春季海漂垃圾清除活動,2000餘位軍民協力清除資源垃圾1009公斤、非資源垃圾9400公斤,還給海灘水水的潔淨面貌。 \n \n這項愛地球、愛金門的行動,主場次在金湖鎮復國墩海灘,縣府秘書長林德恭偕金湖鎮長蔡西湖、縣環保局長蔡其雍帶領地區各機關學校、軍方、志義工、社區民眾及民間團體攜手清除海漂垃圾,根據ICC國際淨灘表格統計分類後,再交由垃圾車清運處理。 \n \n另外,包括金城鎮泗湖海灘、金沙鎮后扁海灘、金寧鄉后湖海灘和烈嶼鄉青岐砂溪至貴山一帶海灘,也同步展開海漂垃圾清除活動,全島共動員軍民2009人次,清理資源垃圾1009公斤、非資源垃圾9400公斤,成效十分可觀。

  •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反攻復國轉捩點(二)

    兩岸史話-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 反攻復國轉捩點(二)

     風雲際會,恰在我國運瀕臨存亡絕續之時。 \n 公元1949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成立後的第24天,乘勝追擊蔣介石、國民黨軍的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28軍,在福建省廈門、金門兩島海域之間,奉命發起了作為解放台灣前奏的一場戰役,史稱「金門戰役」登陸作戰。 \n 時任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前線指揮的解放軍28軍代軍長蕭鋒,指揮所屬82師244團(加強246團3營)、84師251團,以及隸屬蕭鋒指揮的29軍85師253團,共計3個多團,以木船、舢板、漁船和簡易渡海工具等,分別從福建的蓮河、大嶝島、後村等地,向金門本島發起了登陸作戰,於該日當晚24時至次日凌晨2時,各登陸作戰部隊分別在金門本島的瓊林、蘭厝、林厝、古寧頭等地強攻登陸成功,並在海灘建立了攻守陣地和後備部隊的登陸場。 \n 金門登陸作戰失敗 \n 由於首批強攻登陸的船隻,被國民黨軍海、陸、空強大的立體砲火全部摧毀或焚燒,沒有一船一板得以返回大陸,後方原有的250餘艘船隻,又被第十兵團司令葉飛調往閩西等地運糧,原作戰計畫中的「第二梯隊」3個團後續登島部隊,因為沒有任何船隻可供運送,致使已經成功搶灘登島的三個團,只能困守在金門島上,孤軍與10倍於自己的國民黨軍浴血奮戰。 \n 在沒有任何後方兵力增援、沒有彈藥補給、沒有糧食的情況下,登島的這解放軍3個團9千零86名將士(內含船工、民夫350人),在國民黨軍飛機、軍艦、坦克戰車立體的日夜強大火力反攻下,苦苦鏖戰了三天三夜,最終,彈盡糧絕,大部分壯烈犧牲,一部分被俘。金門戰役登陸作戰,至此失敗。 \n 由此,拉開了大陸與台灣、共產黨與國民黨在海峽兩岸之間的對峙。從大陸解放軍「再戰金門」準備,到台灣、金門國民黨軍對大陸的不斷襲擾與破壞;從國共兩黨軍隊圍繞金門展開的「島嶼爭奪」互為勝敗,到蔣介石依托金門而有的「反攻大陸」;從美國插手台灣事務、意圖分裂中國,到毛澤東決策萬砲齊發「砲擊金門」;從台灣不斷出現的「一邊一國」「一中一台」,乃至於「獨立」分裂勢力抬頭,再到後來大陸「飛彈」的遏制,這場始終未曾停歇、曠日持久的對峙,就這樣在海峽兩岸之間,自金門戰役後被整整延宕65年。 \n 金門戰役登陸作戰的失敗,對於大陸呱呱墜地的新生「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是一場顯得略有些「不吉祥」的敗仗。所謂「勝者王侯敗者寇」,已然「王者」的大陸中國共產黨人及其解放軍,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取得「遼瀋」「平津」「淮海」三大戰役勝利,並建立了自己的中央政府。在如此巨大的成就面前,「為尊者諱」,這場小小的金門戰役,即被頗為微妙地在解放軍軍史與戰役的敘述中,稱之為「失利」,而非「失敗」。 \n 但是,作為金門戰役中反登陸作戰勝利一方的蔣介石與國民黨軍隊而言,這場戰役,讓潰敗到台灣、金門的國民黨以及「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國民黨政府,得到了喘息。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正是憑藉著這場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的「大捷」,從此在台灣、金門、澎湖等島上得以偏安一隅,國民黨政府得以孤懸海外,與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分庭抗禮。 \n 因此,金門戰役被蔣介石及其殘存的國民黨軍,視為一場關乎著「大陸之中華民國」與「台灣之中華民國」命運關鍵的一個轉捩點。 \n 「中華民國」自1911年推翻清朝封建帝制在大陸立國,至1949年10月1日,共產黨人在大陸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歷經了38年曲折。其間,由國民黨蔣介石掌握了政權。最終,這個政權喪失了大陸遼闊國土、殆盡了5百萬軍隊。它看似氣數已盡,但在金門戰役登陸與反登陸作戰之後,卻因為這扇小小的「金門」掩蔽,不僅使其潰敗到台灣的國民黨敗將殘兵們,撿回了些許顏面,更讓這個已經頹廢、糜爛、幾將傾覆的大廈,由「金門」而在「台灣」涅槃般地重獲新生。 \n 台灣基地站穩腳跟 \n 以親身參與了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的國民黨第19軍軍長劉雲瀚的話來說:「就作戰規模而言,在近代戰史上,不過像滄海中一個小小的漩渦而已,即以我國民革命軍以往的輝煌戰績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但就其發生之時間而言,則風雲際會,恰在我國運瀕臨存亡絕續之時。」 \n 親歷者對這場戰役的切身體會,當然也給了潰敗到台灣的蔣介石政府及其治下的國民黨軍隊和今天的台軍,在無奈之餘有了足夠的理由,讓蔣介石把金門戰役看成是:「大陸之中華民國,到台灣之中華民國的奠基石。」將發生在「金門島」上這場反登陸作戰的勝利,看成是:「使我政府在台灣基地站穩腳跟之起點……影響國運之戰。」而蔣經國則將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所獲得的勝利,看成是:「轉敗為勝,反攻復國之「轉捩點」。(待續)

  • 讓毛澤東痛心的古寧頭戰役——反攻復國轉捩點(二)

    公元1949年10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成立後的第24天,乘勝追擊蔣介石、國民黨軍的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10兵團28軍,在福建省廈門、金門兩島海域之間,奉命發起了作為解放台灣前奏的一場戰役,史稱「金門戰役」登陸作戰。 \n時任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前線指揮的解放軍28軍代軍長蕭鋒,指揮所屬82師244團(加強246團3營)、84師251團,以及隸屬蕭鋒指揮的29軍85師253團,共計3個多團,以木船、舢板、漁船和簡易渡海工具等,分別從福建的蓮河、大嶝島、後村等地,向金門本島發起了登陸作戰,於該日當晚24時至次日凌晨2時,各登陸作戰部隊分別在金門本島的瓊林、蘭厝、林厝、古寧頭等地強攻登陸成功,並在海灘建立了攻守陣地和後備部隊的登陸場。 \n金門登陸作戰失敗 \n由於首批強攻登陸的船隻,被國民黨軍海、陸、空強大的立體砲火全部摧毀或焚燒,沒有一船一板得以返回大陸,後方原有的250餘艘船隻,又被第十兵團司令葉飛調往閩西等地運糧,原作戰計畫中的「第二梯隊」3個團後續登島部隊,因為沒有任何船隻可供運送,致使已經成功搶灘登島的三個團,只能困守在金門島上,孤軍與10倍於自己的國民黨軍浴血奮戰。 \n在沒有任何後方兵力增援、沒有彈藥補給、沒有糧食的情況下,登島的這解放軍3個團9千零86名將士(內含船工、民夫350人),在國民黨軍飛機、軍艦、坦克戰車立體的日夜強大火力反攻下,苦苦鏖戰了三天三夜,最終,彈盡糧絕,大部分壯烈犧牲,一部分被俘。金門戰役登陸作戰,至此失敗。 \n由此,拉開了大陸與台灣、共產黨與國民黨在海峽兩岸之間的對峙。從大陸解放軍「再戰金門」準備,到台灣、金門國民黨軍對大陸的不斷襲擾與破壞;從國共兩黨軍隊圍繞金門展開的「島嶼爭奪」互為勝敗,到蔣介石依托金門而有的「反攻大陸」;從美國插手台灣事務、意圖分裂中國,到毛澤東決策萬砲齊發「砲擊金門」;從台灣不斷出現的「一邊一國」「一中一台」,乃至於「獨立」分裂勢力抬頭,再到後來大陸「飛彈」的遏制,這場始終未曾停歇、曠日持久的對峙,就這樣在海峽兩岸之間,自金門戰役後被整整延宕65年。 \n金門戰役登陸作戰的失敗,對於大陸呱呱墜地的新生「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是一場顯得略有些「不吉祥」的敗仗。所謂「勝者王侯敗者寇」,已然「王者」的大陸中國共產黨人及其解放軍,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取得「遼瀋」「平津」「淮海」三大戰役勝利,並建立了自己的中央政府。在如此巨大的成就面前,「為尊者諱」,這場小小的金門戰役,即被頗為微妙地在解放軍軍史與戰役的敘述中,稱之為「失利」,而非「失敗」。 \n但是,作為金門戰役中反登陸作戰勝利一方的蔣介石與國民黨軍隊而言,這場戰役,讓潰敗到台灣、金門的國民黨以及「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國民黨政府,得到了喘息。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正是憑藉著這場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的「大捷」,從此在台灣、金門、澎湖等島上得以偏安一隅,國民黨政府得以孤懸海外,與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分庭抗禮。 \n因此,金門戰役被蔣介石及其殘存的國民黨軍,視為一場關乎著「大陸之中華民國」與「台灣之中華民國」命運關鍵的一個轉捩點。 \n「中華民國」自1911年推翻清朝封建帝制在大陸立國,至1949年10月1日,共產黨人在大陸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歷經了38年曲折。其間,由國民黨蔣介石掌握了政權。最終,這個政權喪失了大陸遼闊國土、殆盡了5百萬軍隊。它看似氣數已盡,但在金門戰役登陸與反登陸作戰之後,卻因為這扇小小的「金門」掩蔽,不僅使其潰敗到台灣的國民黨敗將殘兵們,撿回了些許顏面,更讓這個已經頹廢、糜爛、幾將傾覆的大廈,由「金門」而在「台灣」涅槃般地重獲新生。 \n台灣基地站穩腳跟 \n以親身參與了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的國民黨第19軍軍長劉雲瀚的話來說:「就作戰規模而言,在近代戰史上,不過像滄海中一個小小的漩渦而已,即以我國民革命軍以往的輝煌戰績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但就其發生之時間而言,則風雲際會,恰在我國運瀕臨存亡絕續之時。」 \n親歷者對這場戰役的切身體會,當然也給了潰敗到台灣的蔣介石政府及其治下的國民黨軍隊和今天的台軍,在無奈之餘有了足夠的理由,讓蔣介石把金門戰役看成是:「大陸之中華民國,到台灣之中華民國的奠基石。」將發生在「金門島」上這場反登陸作戰的勝利,看成是:「使我政府在台灣基地站穩腳跟之起點……影響國運之戰。」而蔣經國則將金門戰役反登陸作戰所獲得的勝利,看成是:「轉敗為勝,反攻復國之「轉捩點」。(待續) \n

  • 川普操弄一中?學者:他遲早會往傳統路線修正

    川普操弄一中?學者:他遲早會往傳統路線修正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日前高調質疑「為何要接受一個中國政策?」的說法在兩岸掀起千層浪;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劉復國表示,川普現在還是未正式入主白宮,還是一介平民的身分,上任後若還抱持同樣立場,必然會讓兩岸生出波瀾;他認為明年川普就任後,遲早會把路線往傳統路徑修正。 \n中評社報導,劉復國認為川普尚未正式就任之前,身分上就是個商人在看國際關係。但是,未來正式上任,當官僚體系把長久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開始灌輸給他後,「他還有多大的個人能量與震撼力把幾十年來的慣例與框架給打破,現在還看不出來。」不過,劉復國認為明年川普就任後,遲早會把路線往傳統路徑修正。 \n川普近日的言論受國際社會矚目,英川通話、質疑一中政策的發言,都引發中國強烈反彈。劉復國表示,長期以來,美中高層雖都會討論到台灣議題,但都很少浮出檯面。本次美中兩強在台灣議題上較勁,台灣民意出現能讓台灣議題受到國際關注是好事。但是,兩岸現在是緊繃態勢,不少人也因此擔心會造成兩岸關係惡化與中國大陸反彈。 \n劉復國分析,美豬議題將會是台美雙邊貿易談判的第一個直接施力點,因台灣有求於美國,因此最後還是繞不開美豬議題,未來產業界恐怕還會走上街頭,政府的壓力會更沉重。 \n

  • 川普勝選 學者:台美關係合乎美利益

    川普拿下美國新總統寶座,研究國際關係學者認為,川普雖不可預測性較高,但上任後也需在憲政架構下行事,基於美國利益前提,看不出台美關係有變動可能性。 \n 美國大選結果出爐,共和黨川普擊敗民主黨的希拉蕊‧柯林頓,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劉復國受訪時分析未來國際與台美關係前景。 \n 劉復國指出,川普的問題在於選舉時似乎並沒有一個外交國安團隊幫他規劃政策,因此不可預測性比希拉蕊‧柯林頓高,但選舉時的選舉語言,未來上任後還是要在憲政架構下受到約制,相信表現會較選舉時穩定,過去對周遭國家曾有的激烈批判,相信上任後也要去修補關係。 \n 至於在台美關係方面,他認為,川普在大選時並未著墨是否支持台灣,卻聽到他說台灣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在剛選完的此時,能分析的線索並不多,但相信在台美中三角關係的推進上,還是會依循過去架構,與陸維持穩定關係,並鼓勵兩岸對話,這符合美國利益,此時想像不到川普要對抗中國大陸或疏離台灣的理由。 \n 至於川普競選時表示要從日本韓國撤軍,劉復國表示,這番言論的確是隱憂,但美國真的要從日韓撤軍的可能性不高,如此一來美國將失去亞洲各國的信任,不願擔任領導者的結果,要與東協各國深化合作的困難度將大幅提高。 \n 劉復國說,川普與歐巴馬總統不同,是個強勢政治意志的領導人,未來要觀察任命誰來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及國務卿,這是落實對外政策的核心人物,也是觀察亞洲及台美政策的重要指標。1051109 \n

  • 兩岸史話-民國三十八年的蔣介石 為反共復國不遺餘力(十)

    兩岸史話-民國三十八年的蔣介石 為反共復國不遺餘力(十)

     金門古寧頭大捷後,蔣公命經國赴金慰問官兵,鼓舞士氣。 \n 1949年10月10日,發表國慶日告全國同胞書,揭櫫反共抗俄國策,期望全體軍民,救亡圖存之昭示。下午視察訓練新軍基地及營舍。 \n 次日,蔣公飛赴定海。見浙江省主席周喦、防衛司令石覺、王叔銘及海軍軍區司令董沐曾等四人,瞭解當面敵情。夜宿舟山空軍招待所。 \n 金門安全受到威脅 \n 10月12日,舟山之六橫、蝦岐各島放棄,金塘失陷。政府宣布本日自廣州遷重慶辦公。次日廣州撤守,大嶼島陷落,威脅金門安全。 \n 10月14日,蔣公自舟山返草山。16日,蔣公主持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一期開學典禮,並訓話。 \n 10月17日,夫人在美會晤前海軍上將柯克,同意來華協助,組成軍事顧問群,今電復應即進行。是日廈門陷落。 \n 10月21日,汕頭撤守。 \n 10月25日,金門古寧頭大捷。命蔣經國赴金慰問官兵,鼓舞士氣。 \n 27日,蔣公見桂永清,指示海軍急務與海南榆林港根據地之重要性,並見陳誠、林蔚,討論劉安祺部由陽江運駐定海岱山及對海南島方針。 \n 10月29日,蔣公外出赴台北,至東南長官公署與陳誠商海南島防務。次日接見受訓學員,並聽取湯恩伯、林蔚,聽取金門作戰之經過。 \n 10月31日,蔣公乘車外出,參觀東澳後,抵蘇澳車站,乘火車至台北火車站,偕陳誠夫婦同進晚餐,示意責成陳氏負責研究院訓練之責。 \n 1949年11月1日,蔣公見陳誠、郭懺,研討定海防務,決增派五十二軍支援。16時接見受訓學員。 \n 11月3日,蔣公見彭孟緝及富田直亮(白鴻亮),談訓練事;10時辭去。午後見胡宗南,商談西南軍事部署。即車赴石牌訓練班,對學員點名,偕王世杰、沈昌煥、黃少谷、陶希聖、張其昀、董顯光、吳國楨等七人同進晚餐,加見陳誠。是日共軍進攻登步島。 \n 11月4日,蔣公農曆63歲誕辰。9時車出,抵松山機場,由專機飛往嘉義機場,即登小火車赴阿里山。晚偕馬超俊、李文範、蔣經國同進晚餐。住宿阿里山貴賓館。 \n 11月5日,登步島大捷。次日,蔣公乘車至台中市雙十路陳寓,探視陳果夫病。 \n 11月7日,蔣公車赴革命實踐院講話,並接見受訓學員,晚間偕吳鐵城、洪蘭友晚餐,聽取「復行視事」之意見。 \n 11月9日,蔣經國飛赴定海慰問三軍官兵。見陳濟棠夫婦、軍校校長張耀明、廣州綏署副主任梁華盛、海南行署副參謀長陳幹棻,同進午餐。15時主持非常委員會分會會議,出席者有:何應欽、陳誠、洪蘭友、谷正綱、吳鐵城、周至柔、張厲生、林蔚、張道藩、吳國楨、王世杰、黃少谷、蔣鼎文,18時散會,均辭去。 \n 11月11日,蔣公見民航公司副經理魏勞爾。並赴台北賓館訪陳濟棠,談瓊州防務。嗣返經中山北路五條通訪晤吳稚暉,請益世局意見。16時外出赴第二賓館,接見受訓學員。是日重慶閻揆電陳,「以渝東、黔東軍事雖有部署,尚無把握,非鈞座蒞渝,難期抗救,請早日蒞渝。」同時立法委員70餘人,亦來電:請赴渝坐鎮,以救危局。 \n 11月12日,蔣公見前軍委會辦公廳主任姚琮、前寧夏省主席馬少雲、防衛司令部二處處長張明遠、五十五軍副軍長理明玉、前福州綏署副主任黃珍吾。午後赴研究院接見學員,晚間偕王世杰、陶希聖、張其昀、谷正綱、蔣經國同晚餐。 \n 次日,蔣公乘車赴研究院主持總理紀念週,12時返。13時見台大校長傅斯年。 \n 11月14日,蔣公自台北飛赴重慶,嗣轉成都。起飛前見湯恩伯、何應欽、黃仁霖、吳忠信、林蔚。蔣公抵重慶後,即至林園官邸,見張群、楊森、顧祝同、陳立夫、劉士毅、邱昌渭、鄭彥棻、黃少谷、陶希聖、谷正綱,除張氏外均辭出。後加見顧祝同、閻錫山。夜宿重慶林園官邸。是日電請李代即日返渝,共商一切。並電白崇禧,請其力促李代之來渝。是日桂林撤守。 \n 11月15日,命蔣經國午後親赴前線視察,瞭解戰地實況,是日貴陽撤守。 \n 11月16日,蔣公見鄂陝邊區綏署主任張鈁、一○三軍副軍長黃光烈、重慶市警察局長陳善周(曾任侍衛人員)等人。 \n 11月17日蔣公在林園散步後,見顧祝同、張群、錢大鈞、蕭毅肅及國防部三廳二處處長賴成樑,偕顧、張、蕭同進午餐。是日彭水失守。 \n 在重慶的最後時間 \n 次日,蔣公見張群、黃少谷、洪蘭友、顧祝同、鄭彥棻、陶希聖、谷正綱,商討滇事及渝東作戰部署。加見閻錫山,同進茶點。 \n 11月19日,蔣公赴陸軍大學,對受訓高級軍官點名、訓話,見張群、顧祝同、錢大鈞、蕭毅肅,會商致電白崇禧,促其陪同李代來渝。次日蔣公即見白崇禧,張群陪同,命李代命來見,並告李今午已飛香港。並見居正、李文範、馬超俊、洪蘭友、鄭彥棻、陶希聖、谷正綱、黃少谷、朱家驊、陳立夫,商討李代藉病去港後之局勢。決定派員赴港挽李回國,並請張群飛滇處理盧漢事,同進晚餐。後加閻錫山。其後居、朱先辭出,閻氏復辭去。(全文完)

  • 民國三十八年的蔣介石——為反共復國不遺餘力(十)

    1949年10月10日,發表國慶日告全國同胞書,揭櫫反共抗俄國策,期望全體軍民,救亡圖存之昭示。下午視察訓練新軍基地及營舍。 \n次日,蔣公飛赴定海。見浙江省主席周喦、防衛司令石覺、王叔銘及海軍軍區司令董沐曾等四人,瞭解當面敵情。夜宿舟山空軍招待所。 \n \n \n \n10月12日,舟山之六橫、蝦岐各島放棄,金塘失陷。政府宣布本日自廣州遷重慶辦公。次日廣州撤守,大嶼島陷落,威脅金門安全。 \n10月14日,蔣公自舟山返草山。16日,蔣公主持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一期開學典禮,並訓話。 \n10月17日,夫人在美會晤前海軍上將柯克,同意來華協助,組成軍事顧問群,今電復應即進行。是日廈門陷落。 \n10月21日,汕頭撤守。 \n10月25日,金門古寧頭大捷。命蔣經國赴金慰問官兵,鼓舞士氣。 \n27日,蔣公見桂永清,指示海軍急務與海南榆林港根據地之重要性,並見陳誠、林蔚,討論劉安祺部由陽江運駐定海岱山及對海南島方針。 \n10月29日,蔣公外出赴台北,至東南長官公署與陳誠商海南島防務。次日接見受訓學員,並聽取湯恩伯、林蔚,聽取金門作戰之經過。 \n10月31日,蔣公乘車外出,參觀東澳後,抵蘇澳車站,乘火車至台北火車站,偕陳誠夫婦同進晚餐,示意責成陳氏負責研究院訓練之責。 \n 1949年11月1日,蔣公見陳誠、郭懺,研討定海防務,決增派五十二軍支援。16時接見受訓學員。 \n11月3日,蔣公見彭孟緝及富田直亮(白鴻亮),談訓練事;10時辭去。午後見胡宗南,商談西南軍事部署。即車赴石牌訓練班,對學員點名,偕王世杰、沈昌煥、黃少谷、陶希聖、張其昀、董顯光、吳國楨等七人同進晚餐,加見陳誠。是日共軍進攻登步島。 \n11月4日,蔣公農曆63歲誕辰。9時車出,抵松山機場,由專機飛往嘉義機場,即登小火車赴阿里山。晚偕馬超俊、李文範、蔣經國同進晚餐。住宿阿里山貴賓館。 \n11月5日,登步島大捷。次日,蔣公乘車至台中市雙十路陳寓,探視陳果夫病。 \n11月7日,蔣公車赴革命實踐院講話,並接見受訓學員,晚間偕吳鐵城、洪蘭友晚餐,聽取「復行視事」之意見。 \n11月9日,蔣經國飛赴定海慰問三軍官兵。見陳濟棠夫婦、軍校校長張耀明、廣州綏署副主任梁華盛、海南行署副參謀長陳幹棻,同進午餐。15時主持非常委員會分會會議,出席者有:何應欽、陳誠、洪蘭友、谷正綱、吳鐵城、周至柔、張厲生、林蔚、張道藩、吳國楨、王世杰、黃少谷、蔣鼎文,18時散會,均辭去。 \n11月11日,蔣公見民航公司副經理魏勞爾。並赴台北賓館訪陳濟棠,談瓊州防務。嗣返經中山北路五條通訪晤吳稚暉,請益世局意見。16時外出赴第二賓館,接見受訓學員。是日重慶閻揆電陳,「以渝東、黔東軍事雖有部署,尚無把握,非鈞座蒞渝,難期抗救,請早日蒞渝。」同時立法委員70餘人,亦來電:請赴渝坐鎮,以救危局。 \n11月12日,蔣公見前軍委會辦公廳主任姚琮、前寧夏省主席馬少雲、防衛司令部二處處長張明遠、五十五軍副軍長理明玉、前福州綏署副主任黃珍吾。午後赴研究院接見學員,晚間偕王世杰、陶希聖、張其昀、谷正綱、蔣經國同晚餐。 \n次日,蔣公乘車赴研究院主持總理紀念週,12時返。13時見台大校長傅斯年。 \n11月14日,蔣公自台北飛赴重慶,嗣轉成都。起飛前見湯恩伯、何應欽、黃仁霖、吳忠信、林蔚。蔣公抵重慶後,即至林園官邸,見張群、楊森、顧祝同、陳立夫、劉士毅、邱昌渭、鄭彥棻、黃少谷、陶希聖、谷正綱,除張氏外均辭出。後加見顧祝同、閻錫山。夜宿重慶林園官邸。是日電請李代即日返渝,共商一切。並電白崇禧,請其力促李代之來渝。是日桂林撤守。 \n11月15日,命蔣經國午後親赴前線視察,瞭解戰地實況,是日貴陽撤守。 \n11月16日,蔣公見鄂陝邊區綏署主任張鈁、一○三軍副軍長黃光烈、重慶市警察局長陳善周(曾任侍衛人員)等人。 \n11月17日蔣公在林園散步後,見顧祝同、張群、錢大鈞、蕭毅肅及國防部三廳二處處長賴成樑,偕顧、張、蕭同進午餐。是日彭水失守。 \n \n \n \n次日,蔣公見張群、黃少谷、洪蘭友、顧祝同、鄭彥棻、陶希聖、谷正綱,商討滇事及渝東作戰部署。加見閻錫山,同進茶點。 \n11月19日,蔣公赴陸軍大學,對受訓高級軍官點名、訓話,見張群、顧祝同、錢大鈞、蕭毅肅,會商致電白崇禧,促其陪同李代來渝。次日蔣公即見白崇禧,張群陪同,命李代命來見,並告李今午已飛香港。並見居正、李文範、馬超俊、洪蘭友、鄭彥棻、陶希聖、谷正綱、黃少谷、朱家驊、陳立夫,商討李代藉病去港後之局勢。決定派員赴港挽李回國,並請張群飛滇處理盧漢事,同進晚餐。後加閻錫山。其後居、朱先辭出,閻氏復辭去。(全文完) \n

  • 兩岸新青年》琉球復國 重建東亞和平新秩序

    5月19日一名琉球女性被美軍姦殺一案,引發6.5萬琉球人6月19日上街發出怒吼,強烈要求美國道歉並將美軍基地撤出琉球。這令人不禁想起1995年美軍集體輪姦一名12歲琉球少女的事件,同樣爆發了8 .5萬琉球人民大規模的反美抗議,以琉球人口僅有142萬計算,抗議人數占總人口的比例已高達6%。 \n據琉球官方統計,自1972年至2015年期間,美軍在琉球犯下了589 6宗刑事犯罪,其中殺人、強姦等「凶惡犯」便高達571件,而暴力、傷害、脅迫等「粗暴犯」則高達1054件,駐琉球美軍的犯罪比例高達 1.6%。儘管琉球人民的抗議從未間斷,然迄今為止美軍基地依然沒有撤離琉球,而日本政府也依然無視琉球人民的悲憤訴求。 \n \n美日戰車 雙重殖民 \n琉球在古代本是獨立自主的王國,明清時期曾與中國維持數百年的朝貢關係,歷代國王還全面引入中華文化和儒家文明,故使「禮儀之邦」的美譽盛傳四海。然而日本在明治維新後領土擴張的野心日益膨脹,1879年出兵併吞了完全不設防的和平島國琉球,開始了日本對琉球的殖民統治,此後則接連於1895年和1910年分別併吞了台灣和朝鮮。 \n直到二戰日本戰敗之後,根據《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降書》,日本領土應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等本土四島,但美國卻出於冷戰遏制蘇聯和中共的戰略需要,在沒有兩岸中國任何一方代表出席和會的情況下,於1951年與日本片面簽訂《舊金山和約》,並在1972年將琉球的行政權「歸還」給日本,至今卻仍未按照《聯合國憲章》第76條有關「國際託管制度」的規定,讓琉球得以重新復國。 \n由於琉球地處第一島鏈的關鍵門戶,對美軍防堵中國和俄羅斯等陸權國家具有重大的戰略價值,因此美軍不可能輕易撤離琉球。而日本右翼自民黨政府在美日同盟的相互綑綁之下,也不可能主動要求美國將駐琉球美軍基地全部撤出。 \n美日兩國在未經琉球人民的同意之下,強制迫使面積僅有日本0.6 %的琉球,集中了74%的駐日美軍,而美軍基地則占據了琉球全境的1 0%、琉球市區的18%,不僅給琉球人民的生活安全帶來嚴重損害,同時也制約了琉球的經濟發展。美日兩國無視和踐踏琉球人民最基本的生存權、發展權與和平權,是對琉球人權的雙重壓迫,可以說美日兩國戰車對琉球已經構成了雙重殖民。 \n不論從國際法還是主權理論而言,美日均不擁有琉球主權。琉球本是獨立自主的國家,琉球重新復國、脫離美日的雙重殖民,是我們從人間道義出發應當予以聲援支持的正義之舉。 \n \n琉球台灣 命運相連 \n琉球和台灣不僅一衣帶水、地理相近,也不只在中華文化上同源同脈,更重要的是兩者在安全生存上休戚與共、命運相連。如果沒有日本殖民琉球和台灣,並在兩地建設侵略亞洲的軍事和生產基地,二戰時便不會發生慘絕至極的琉球戰役,便不會有二戰結束前日本對20多萬琉球人民的集體大屠殺,而台灣也不會成為戰時盟軍空襲的目標,台灣的抗日先烈更無需前仆後繼犧牲達60多萬人。 \n如今美軍基地在琉球駐紮,未來倘若東亞爆發大國戰爭,琉球必然將頓時成為一片火海戰場,屆時台灣恐怕也無法倖免於難。即便暫不考慮遠憂,回想今年4月25日台灣漁船東聖吉號於公海被日本強行扣押,日本右翼的海盜行為便近在眼前。與此同時,日本已在距台灣宜蘭僅有110公里的與那國島、距釣魚台分別為150公里和170公里的石桓島與宮古島完成駐軍,這些島嶼均屬於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其駐軍對台灣的軍事部署和行動進行全天候的嚴密監控,已對台灣的安全造成近距離的直接威脅。 \n琉球與台灣是唇亡齒寒,琉球人民幸福與安全與否,攸關台灣人民的幸福與安全。從東亞地緣政治而言,駐琉球美軍基地是否撤離、美日兩國是否將主權交還給琉球人民,讓琉球得以實現復國和非軍事化,更是東亞能否重新建立和平新秩序的關鍵指標。(作者為世新大學助理教授) \n \n \n

  • 兩岸新青年-琉球復國 重建東亞和平新秩序

     5月19日一名琉球女性被美軍姦殺一案,引發6.5萬琉球人6月19日上街發出怒吼,強烈要求美國道歉並將美軍基地撤出琉球。這令人不禁想起1995年美軍集體輪姦一名12歲琉球少女的事件,同樣爆發了8.5萬琉球人民大規模的反美抗議,以琉球人口僅有142萬計算,抗議人數占總人口的比例已高達6%。 \n 據琉球官方統計,自1972年至2015年期間,美軍在琉球犯下了5896宗刑事犯罪,其中殺人、強姦等「凶惡犯」便高達571件,而暴力、傷害、脅迫等「粗暴犯」則高達1054件,駐琉球美軍的犯罪比例高達1.6%。儘管琉球人民的抗議從未間斷,然迄今為止美軍基地依然沒有撤離琉球,而日本政府也依然無視琉球人民的悲憤訴求。 \n 美日戰車 雙重殖民 \n 琉球在古代本是獨立自主的王國,明清時期曾與中國維持數百年的朝貢關係,歷代國王還全面引入中華文化和儒家文明,故使「禮儀之邦」的美譽盛傳四海。然而日本在明治維新後領土擴張的野心日益膨脹,1879年出兵併吞了完全不設防的和平島國琉球,開始了日本對琉球的殖民統治,此後則接連於1895年和1910年分別併吞了台灣和朝鮮。 \n 直到二戰日本戰敗之後,根據《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降書》,日本領土應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等本土四島,但美國卻出於冷戰遏制蘇聯和中共的戰略需要,在沒有兩岸中國任何一方代表出席和會的情況下,於1951年與日本片面簽訂《舊金山和約》,並在1972年將琉球的行政權「歸還」給日本,至今卻仍未按照《聯合國憲章》第76條有關「國際託管制度」的規定,讓琉球得以重新復國。 \n 由於琉球地處第一島鏈的關鍵門戶,對美軍防堵中國和俄羅斯等陸權國家具有重大的戰略價值,因此美軍不可能輕易撤離琉球。而日本右翼自民黨政府在美日同盟的相互綑綁之下,也不可能主動要求美國將駐琉球美軍基地全部撤出。 \n 美日兩國在未經琉球人民的同意之下,強制迫使面積僅有日本0.6%的琉球,集中了74%的駐日美軍,而美軍基地則占據了琉球全境的10%、琉球市區的18%,不僅給琉球人民的生活安全帶來嚴重損害,同時也制約了琉球的經濟發展。美日兩國無視和踐踏琉球人民最基本的生存權、發展權與和平權,是對琉球人權的雙重壓迫,可以說美日兩國戰車對琉球已經構成了雙重殖民。 \n 不論從國際法還是主權理論而言,美日均不擁有琉球主權。琉球本是獨立自主的國家,琉球重新復國、脫離美日的雙重殖民,是我們從人間道義出發應當予以聲援支持的正義之舉。 \n 琉球台灣 命運相連 \n 琉球和台灣不僅一衣帶水、地理相近,也不只在中華文化上同源同脈,更重要的是兩者在安全生存上休戚與共、命運相連。如果沒有日本殖民琉球和台灣,並在兩地建設侵略亞洲的軍事和生產基地,二戰時便不會發生慘絕至極的琉球戰役,便不會有二戰結束前日本對20多萬琉球人民的集體大屠殺,而台灣也不會成為戰時盟軍空襲的目標,台灣的抗日先烈更無需前仆後繼犧牲達60多萬人。 \n 如今美軍基地在琉球駐紮,未來倘若東亞爆發大國戰爭,琉球必然將頓時成為一片火海戰場,屆時台灣恐怕也無法倖免於難。即便暫不考慮遠憂,回想今年4月25日台灣漁船東聖吉號於公海被日本強行扣押,日本右翼的海盜行為便近在眼前。與此同時,日本已在距台灣宜蘭僅有110公里的與那國島、距釣魚台分別為150公里和170公里的石桓島與宮古島完成駐軍,這些島嶼均屬於琉球群島的一部分,其駐軍對台灣的軍事部署和行動進行全天候的嚴密監控,已對台灣的安全造成近距離的直接威脅。 \n 琉球與台灣是唇亡齒寒,琉球人民幸福與安全與否,攸關台灣人民的幸福與安全。從東亞地緣政治而言,駐琉球美軍基地是否撤離、美日兩國是否將主權交還給琉球人民,讓琉球得以實現復國和非軍事化,更是東亞能否重新建立和平新秩序的關鍵指標。(作者為世新大學助理教授)

  • 金門復國墩發現浮屍 身分待查

    金門縣金湖鎮復國墩岸際發現一具屍體,經初步相驗為男性,落水約4天,身分不詳,海巡署金門岸巡總隊現公告協尋中。 \n 金門岸巡總隊下午表示,這具屍體是18日在復國墩岸際發現,研判落水已4天。 \n 岸巡總隊說,屍體相驗時並未發現異常,待身分釐清後,將辦理後續解剖及相關程序。1050420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