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德國之聲+李登輝的搜尋結果,共16

  • 李登輝的雙重人格

    李登輝的雙重人格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以98高齡溘然長逝。消息傳來,朝野的反應顯然是正反兩極,各有不同情懷。最引起爭議的是有關他的人格特質。有的人認為他已報效提拔他的蔣經國先生,促進台灣水利與農業的發展;但也有不少人不齒1999年他提出的「兩國論」,認為這是一種對經國先生的背叛,埋下了今日兩岸關係陷於膠著,國際空間受壓縮,甚至恐懼有一天兩岸會走上兵戎相見的種子。他們對李是另一種義憤填膺而怒不可遏的心情。  如今要對李登輝「蓋棺論定」,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該從他的心路歷程來看他的人格特質發展,這樣對了解李的面目雖不全中卻也不遠也。  毋庸置疑地,李登輝是蔣經國深思熟慮的接班人。經國先生對李的評語是「以政治開明之作風,實事求是,注重效率,並能作前瞻性之策畫,使各項建設皆有成果」。最令經國先生感到滿意的是,李在省議會質詢時有關「台灣獨立」問題的回答。李明確表示:「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因為這種鮮明而堅強的國家民族意識與認同,經國先生才放心讓他領導中華民國。如今,我們看中美尖銳對峙,台灣成了美國的棋子,而有被無情炮火毀滅的危機,真是情何以堪!  不幸的是,李登輝在做了總統後,他的一言一行與經國先生的期許大相逕庭,特別是提出兩岸間所謂的「兩國論」,完全背離經國先生的殷切期望,今日國民黨分崩離析,他卻成了民進黨台獨論的堅定支持者。事實上他背棄了中華民國,對李登輝人格特質的變異,是可忍,孰不可忍!  1999年7月9日下午,李登輝在接受德國之聲總裁Dieter Weirich訪問有關「宣布台灣獨立」可行性時,李登輝提出了兩岸「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種言論如果經國先生泉下有知,想必會無限震撼與傷心。  顯然李登輝具有心理學上「雙重人格」的取向。這就是說,他在決策上,可以做出與「自己的記憶、行為、偏好」完全對立的人格。這種人格特質也可以多重的,就如同他有日本皇民心態,道出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社會上批評李登輝的人認為他是「背信忘義」,對提拔他的經國先生「欺騙」而人格破產。也許用這種解釋最為妥當。  我們也可以用義大利藉學者馬基維利的「君王論」來觀察。馬基維利的基本命題是「君王應該不擇手段來達成他的目的」。為了穩定政權,他必須保持完美的名聲;在私底下,他必須用許多本質上是「邪惡」的政治手段來達到他的目的。照這樣來說,李登輝對經國先生做的各種假象行為都是手段,達到台灣獨立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特聘教授)

  • 外媒紛追悼台灣首位民選總統

    外媒紛追悼台灣首位民選總統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昨晚去世的消息傳出,日本、美國、英國、德國和南韓等各大媒體紛紛跟進報導。 十分友台的美國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獲悉李前總統過世的消息後,透過推特向台灣民眾表達哀悼之意,稱讚李是一位偉大的民主領袖,有遠見又實際,自由世界會想念他。  《紐約時報》以《台灣首位民選總統李登輝逝世》為題,報導李前總統生前帶領台灣從一個專制統治島嶼變為亞洲最繁榮的民主政體之一,李登輝堅持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激怒北京政府,他的立場也讓美陷入政治困境。  英國廣播公司(BBC)在《李登輝去世:台灣「民主先生」曾因「主權論」致兩岸關係跌入谷底》一文中寫到,在李前總統的執政下,2000年台灣完成首次政權政黨輪替,李登輝卸任後,仍深深影響台灣政治。  BBC報導指出,無論敬仰或批判,李登輝在台灣發表的許多政治宣言或政策,如「新台灣人」,「中華民國在台灣」,「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或「一步一腳印,大家愛台灣」等,都在台灣政治史上有重要地位。  德國之聲報導,李登輝在1996年成為第一位本省籍的台灣總統和國民黨主席,也是台灣第一位直選產生的總統。他的「兩國論」引起北京的強烈反彈以及台灣島內的廣泛爭議。  日本NHK新聞第一時間發布消息,標題稱「為台灣民主化盡力,李登輝前總統去世」。  南韓「韓聯社」報導,李前總統是繼蔣家父子二代蔣介石、蔣經國統治後首位民選台灣本省總統,在台灣民主化的歷程中扮演核心角色,同時也被譽為「民主之父」。

  • 統獨立場變變變!李登輝從國統會主席到台獨精神領袖

    統獨立場變變變!李登輝從國統會主席到台獨精神領袖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倡議兩岸定位應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讓他贏得「台獨教父」的稱號,不過李曾在接受專訪時強調,他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唯晚年又主張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李登輝長期被獨派尊為精神領袖,但當年蔣經國擔任總統,選擇李作為接班人,卻是因為他「反台獨」立場。  追隨蔣經國16年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曾在書中披露,擔任台灣省主席時期的李登輝,曾在回答黨外議員提出台灣獨立問題時,鏗鏘有力地回答「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次日蔣經國閱報時頻頻點頭,連說「很好、很好」,不到兩個月,就在國民黨中全會通過提名李登輝為接班的副總統候選人。  1988年2月,李在繼任總統後首次記者會上也宣布「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我們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1991年,李以國統會主席身分主持國統會通過的《國家統一綱領》,寫著「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1996年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言論開始出現台獨傾向。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李登輝表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至此被視為獨派領袖。  不過李登輝晚年出版《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中談到,台灣的現狀是不屬於中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個別存在,所以他未曾主張台獨。  2007年李接受媒體專訪時更進一步說,他不是「台獨教父」,台獨本身是假議題,因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他說,國家正常化才是接下來的目標,而正名、制憲、建立國家認同、加入聯合國則是國家正常化的要素。  2018年「二二八事件」71周年時,李登輝在台獨組織「喜樂島聯盟」籌組記者會上表示,台灣應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我認為現在已經是採取行動完成這個目標(台灣正名)的時候了。」

  • 李登輝政治遺產 為反制對岸發表兩國論

    李登輝政治遺產 為反制對岸發表兩國論

    李登輝一生當了12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卸任前幾個月發表的「兩國論」,引起一陣喧騰。李登輝事後回憶,「兩國論」提出的背景,是為了反制中共將台灣定位為地方政府的思維。 1999年7月9日,前總統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中文網訪問,在回應媒體所提「北京政府視台灣為『叛離的一省』,該如何因應」時,李登輝將兩岸定位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簡稱「兩國論」。 李登輝當時表示,中共成立以後,從未統治過中華民國所轄的台、澎、金、馬。中華民國在1991年的修憲,將憲法的地域效力限縮在台灣,並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統治權的合法性。 他說,1991年修憲以來,已將兩岸關係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亂團體,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個中國」的內部關係。 面對記者追問「台獨」與「一國兩制」間是否有折衷方案時,李登輝說,中華民國從1912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1991年的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以並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 李登輝在2016年出版的「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中重憶「兩國論」提出背景時指出,當年10月1日是中共「建國」50周年,北京打算藉此對外宣告,「台灣與香港並列,透過一國兩制合併」。 李登輝表示,一旦有了這個宣示動作,台灣將會被逼入困境,所以有必要先發制人,在這時間點明確表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兩國論」提出後,對岸立刻抱以高度關注,時任中國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1999年7月12日的媒體專訪中,對此表示「驚訝」,並指這將使海峽兩岸兩會在「一個中國」原則下,授權進行相互接觸、對話與商談的基礎不復存在。 此外,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與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在熱線通話中抨擊「兩國論」;北京更以「兩國論」為由,再度片面中斷海基會與海協會的接觸與協商管道,並持續到接下來民進黨的8年執政期。 至於美國方面,柯林頓在當年9月11日與江澤民會談時表示,「兩國論」已經帶給中國和美國雙方「更多困難」;但柯林頓也明告江澤民,如果中國要對台灣訴諸武力的話,將「造成嚴重後果」。 儘管中美對「兩國論」持負面看法,但當時的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在委託中華徵信所於當年8月27日至31日所做的民調顯示,高達65.5%的民眾贊成「兩國論」的說法,不贊成的民眾為24.8%,無意見的則有9.7%。 從民調上來看,「兩國論」在當時獲得逾6成民意支持。因此有看法認為,與其說「兩國論」是「橫空出世」的兩岸論述,實則反映了逾半台灣民眾對當時「兩岸現狀」的理解與認知。

  • 曹俊漢》李登輝的雙重人格

    曹俊漢》李登輝的雙重人格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以98高齡溘然長逝。消息傳來,朝野的反應顯然是正反兩極,各有不同情懷。最引起爭議的是有關他的人格特質。有的人充滿著不捨,認為他已報效提拔他的蔣經國先生,促進台灣水利與農業的發展,完成二重疏洪道、德基水庫以及翡翠水庫興建計畫,對北部地區免於缺水之苦他貢獻了心力。  但不少的人則不齒1999年他提出的「兩國論」是一種對經國先生的背叛,埋下了今日兩岸關係陷於膠著,台灣2300萬人面臨生存發展的進退失據,國際空間受到壓縮,甚至恐懼有一天兩岸會走上兵戎相見的種子。他們對李登輝充滿著另一種義憤填膺而怒不可遏的心情。  在過去70年的歷史長河中,李登輝對台灣人來說真是愛恨兩種情,相互交集,又彼此激盪,李登輝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物,歷史又如何來給他作見證?人們都愛說「蓋棺論定」,顯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我們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評量李登輝,但有一點卻是社會頗為耿耿於懷的,那便是李登輝為何對提拔他的經國先生表示了截然不同的面貌。顯然我們該從他的心路歷程來看他的人格特質發展,這樣對了解李登輝面目雖不全中卻也不遠也。  毋庸置疑地,李登輝是蔣經國深思熟慮的接班人。根據當時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先生追隨經國先生左右16年的體認與了解,接班人是經過「不斷的觀察、試煉、考核,並且在不同的層次,不斷的再觀察、再試煉、再考核。」經國先生對李登輝的評語是「以政治開明之作風,實事求是,注重效率,並能作前瞻性之策畫,使各項建設皆有成果」。 最令經國先生感到滿意的是,李登輝在省議會質詢時有關「台灣獨立」問題的回答。李明確表示:「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這種鮮明而堅強的國家民族意識與認同,對經國先生而言,才能放心讓他領導中華民國。如今,我們看中美尖銳對峙,台灣成了美國的棋子,而有被無情炮火毀滅的危機,真是情何以堪!  不幸的是,李登輝在做了中華民國的總統之後,他的一言一行與經國先生的期許大相逕庭,特別是提出兩岸間「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謂的「兩國論」完全背離了經國先生的殷切期望,今日國民黨分崩離析,他卻成了民進黨台獨論的堅定支持者。事實上他背棄了中華民國,對李登輝人格特質的變異,是可忍,孰不可忍!  1999年7月9日下午,李登輝在接受德國之聲總裁Dieter Weirich訪問有關「宣布台灣獨立」可行性時,李登輝回答:「中華民國從1912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1991年的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以並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並明白地表示了中國主權不及於台灣、台灣主權也不及於中國。但是,在歷史上台灣所稱的「中華民國」是1912年1月在南京成立的,與1949年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是不對等的,今仍延用中華民國名稱所以加上「特殊」一詞。它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李登輝這種言論如果經國先生泉下有知,想必會無限震撼與傷心。  顯然李登輝具有心理學上「雙重人格」的取向。這就是說,他在決策上,可以做出與「自己的記憶、行為、偏好」完全對立的人格。這種人格特質也可以多重的,就如同他有日本皇民心態,道出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社會上批評李登輝的人認為他是「背信忘義」,對提拔他的經國先生「欺騙」而人格破產。也許用這種解釋最為妥當。  我們也可以用義大利藉學者馬基維利(Machiavelli, 1469~1527年)的「君王論」(The Prince)來觀察。馬基維利的基本命題是「君王應該不擇手段來達成他的目的」。為了穩定政權,他必須保持完美的名聲;在私底下,他必須用許多本質上是「邪惡」的政治手段來達到他的目的。照這樣來說,李登輝對經國先生做的各種假象行為都是手段,達到台灣獨立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特聘教授)

  • 兩岸篇/統獨立場變變變 從台獨教父到台獨無用論

    兩岸篇/統獨立場變變變 從台獨教父到台獨無用論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推動「兩國論」,讓他贏得「台獨教父」的稱號,不過李曾接受專訪明白表示,他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唯晚年又主張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李登輝長期被獨派尊為精神領袖,但當年蔣經國擔任總統,選擇李作為接班人,卻是因為他「反台獨」。 追隨蔣經國16年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就曾披露,當時身為省主席的李登輝在回答黨外議員提出台灣獨立問題時,鏗鏘有力的回答「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次日蔣經國閱報時頻頻點頭,連說「很好、很好」,不到兩個月,就在國民黨中全會通過提名李登輝為接班的副總統候選人。 1988年2月,李在繼任後首次記者會上也宣布「只有一個中國而沒有兩個中國的政策。我們必須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1991年,李主持國統會通過《國家統一綱領》,寫著「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1996年李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言論開始出現台獨傾向。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李登輝表示,海峽兩岸的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也就是著名的「兩國論」,至此被視為獨派領袖。 不過李登輝晚年出書《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中談到,台灣的現狀是不屬於中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個別存在,所以他未曾主張台獨。 2007年接受媒體專訪時更進一步表示,他不是「台獨教父」,台獨本身是假議題,因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現在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 不過他也說,強調國家正常化才是接下來的目標,而正名、制憲、建立國家認同、加入聯合國則是國家正常化的要素。 今年(2018年)二二八事件71周年,李登輝在台獨組織「喜樂島聯盟」籌組記者會上公開表示,台灣應舉行獨立公投,並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我認為現在已經是採取行動完成這個目標(台灣正名)的時候了。」

  • 無色覺醒》王丰:國民黨建構新論述?充滿李登輝「獨」素?

    無色覺醒》王丰:國民黨建構新論述?充滿李登輝「獨」素?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言論視頻節目第666集播出,由主講人王丰為網友做客觀綜合評論分析:「國民黨建構新論述?充滿李登輝「獨」素?」 1949年中國國民黨隨著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來,當時的國民黨的總裁,也就是中華民國退到台灣來的第一個總統蔣介石先生,他每年在節慶演說文告開頭必講,「全國軍民同胞們…。」他講全國軍民同胞,不是只有台灣地區的全國軍民同胞,還包括大陸地區的全國軍民同胞。 後來的經國先生也是一樣,而且文告裡面充滿各種全中國的觀照詞彙,比如說「大陸和台灣的同胞」、「大陸和台灣,都是我們的錦繡河山」等。所以在兩蔣時期,他們的海峽兩岸觀照面,就是「全中國」。 過去的國民黨政府,時時刻刻強調「全中國」,強調大陸、台灣都是我們的錦繡河山。蔣介石心心念念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其政論觀照面是幅員遼闊的整個中國版圖。蔣經國晚年高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巨幅標語在金門,和對岸廈門的巨幅標語「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相對映。這也顯現得是真正以立足台灣、胸懷中國,完整的兩岸論述。 但是李登輝以後的國民黨,漸漸拋棄了中國心。他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的時候,就提出來所謂的「兩國論」。李登輝搞「兩國論」就是朝民進黨的台獨主張靠攏,甚或至國民兩黨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李登輝這個大台獨的毒素,兩國論的本土化論述,時至今日,還在國民黨內發酵,還在國民黨內遺毒。 之後馬英九執政八年,有修正李登輝的兩國論路線嗎?有修正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路線嗎?台獨課綱洗腦後代,馬英九有撥亂反正嗎?馬英九什麼也沒做?國民黨內遺留著李登輝台獨毒素不斷滋長擴散,腐蝕國民黨的政治理念基礎。 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招牌斑剝,旗幟破舊。甚至還有前黨主席聲稱:「你如果想被統,你今天就可以實現,你就到福州去住,你就回上海去住,你就被統啦,你何必拖累二千三百萬同胞。」事後又說大家誤會他的意思。 而現任國民黨主席又如何?在選舉過程或選舉失利,就質疑九二共識論述陳舊沒有彈性,所以當今國民黨兩岸政策革新要力求改變?還是他跑錯場子,誤以為中國國民黨是走台獨路線嗎?何不直接加入民進黨、時力黨或者建國黨,如此追求那最有彈性及817萬選票的執政黨呢? 今天中國國民黨很多人, 一.不敢說自己是中國人。 二.不敢說九二共識。 三.不敢說一個中國原則。 四.不敢說台灣大陸兩岸一家親。 五.不敢說討論一國兩制。 這樣的中國國民黨,怎麼有臉掛中國兩個字?這樣的中國國民黨以井觀天,怎麼會不墜落衰敗呢?……更多內容請點閱本視頻節目觀看分享!

  • 中華民國巢裏的台獨杜鵑

    中華民國巢裏的台獨杜鵑

    上台前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上台後又搖身變為中華民國堅定捍衛者。 蔡英文的「髮夾彎」,集「一個中華民國各自表述」怪異現象的大成。兩蔣那幅「秋海棠葉」的中華民國地圖,其實就是蔡英文當年口中的「流亡政府」,也是擁有56萬訂閱的YouTuber「視網膜」(眼球中央電視台)費盡心思去調侃的那個中華民國,跟蔡英文以總統身份說的中華民國,完全是兩回事。 「中華民國」所指涉的內容物發生了物理變化,從全中國限縮到台澎金馬。到了蔡英文時期,又進一步發生化學變化,「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台灣」在本質上具有了台獨的意義。 所以,若說中華民國巢裏的杜鵑鳥(牠不築巢、不育雛,而對其他鳥類寄生托卵),對岸的中共肯定是最早、也最大的一隻,是它在1949年將中華民國擠出了巢,產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卵。而在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到台灣後,為中華民國注入台獨基因、在中華民國巢裏產卵的第一隻杜鵑,則是公開表態支持蔡英文連任的李登輝。 寧靜革命 建新中原 1988年蔣經國逝世,初掌政權的李登輝除了面臨國民黨內腥風血雨的權鬥,同時也謀劃著轉變中華民國體質的巨大工程。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要推動一場「寧靜革命」。 這場「寧靜革命」主要有三大支柱,第一支柱就是重新定義「中華民國」。以專研台灣戰後政治史的日本學者若林正丈的話來說,是所謂「中華民國台灣化」。中華民國從「秋海棠葉」的中國地圖,轉變為民進黨黨旗上的台灣意象,李登輝充分扮演了理論建構與穿針引線的角色。 他在繼任之初,掛在嘴邊的是「一個中國」與「中國統一」,1991年也主導國統會通過了《國家統一綱領》,同年民進黨全代會則通過了台獨黨綱。然而,看似對立的統獨路線,卻在李登輝的任期內逐漸往獨的方向合而為一。 現在回看,李登輝轉換中華民國內涵的方式是相當有步驟的(見表1)。首先,他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將兩岸解釋為「兩個政治實體」,要求大陸承認台灣的「對等政治實體」地位。緊接著,台灣這個「政治實體」該如何理解?李登輝在1993年正式提出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說法,進一步將中華民國的統轄範圍明確為台澎金馬。 這個論述的最高峰發生在1995年李登輝的美國康乃爾之行,一再提及「中華民國在台灣」。隔年台灣的首次總統直選,李登輝以「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作為競選口號,巧妙地把台灣主體意識架構在中華民國的基礎之上,更為具體且生動地體現出「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內在邏輯。 李登輝「中華民國在台灣」這件外衣下的台獨身影,終於在他卸任前的1999年展露出來,該年他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正式提出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卸任後的2000年,李登輝與日本學者中嶋嶺雄合著《亞洲的智略》,書中更是清楚揭露了他先以「中華民國在台灣」暗示統治權不及於中國大陸,再透過「一國中國、兩個國家」的思維取代,以利於「台灣地位的保障」。 李登輝的中華民國體質轉化工程,為接任的陳水扁把路鋪得更平更順。陳水扁上台後兩年,就先提出了「一邊一國論」,將兩岸明確定位為兩個國家,至於是哪兩個國家?陳水扁在2005年給出了答案: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是他在不更動國號、國旗等前提下,帶著「中華民國」實際走上了一條台獨之路。 儘管經歷了強調《中華民國憲法》的八年馬英九時代,但他仍維持阿扁時期在「中華民國」後方以括號加註「台灣」的做法,不但難以讓中華民國復原本色,反而進一步催化了李登輝為中華民國注入的台獨基因。馬英九《八年執政回憶錄》的封面設計,就滿滿的都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元素,而蔡英文則讓「中華民國台灣」正式開花結果。 蠶食漸進 扭轉史觀 李登輝「寧靜革命」的第二大支柱在於歷史教育。如果說「中華民國在台灣」多少還有「中國」的影子,「台獨」的靈魂則在歷史教科書之中幽微地遊蕩著。李登輝個人的認同與意識形態,在他與日本人的言談間表露無遺。例如他曾跟司馬遼太郎大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以《出埃及記》的摩西(Moses)自況,要建立台灣人自己的國家;又如他對中嶋嶺雄說過「最討厭『中華思想』這個名詞」。這些想法,都能在其主政期間的歷史教科書找到蛛絲馬跡。 中華民國歷史教育的一大轉折,當屬李登輝推動的《認識台灣》教科書,當時在台灣政壇、學界與教育界引起很大爭議。以「歷史篇」為例,課本首次以「日本殖民統治」取代「日據」,以「接收台灣」取代「台灣光復」,強調台灣人「生命共同體」意識;再以「社會篇」為例,書中將台澎金馬定位為「實質上的命運共同體」,並以「台灣魂」來概括台灣社會的生活方式與精神態度。 這些內容無不與李登輝主張的兩岸定位與悲情意識相配合。如為李登輝主持《認識台灣》教科書編纂的杜正勝所言:「台灣的中國人既已承認中共政權,不再自命為中國的正統或中國文化的主流。而政治上,不論『台灣國』或『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都是獨立的政治實體。」就能看出這部教材究竟想把台灣青年塑造成什麼樣貌。 爾後台灣無論藍綠執政,雖然按著各自政黨立場調整歷史科課綱與課本,但基本上還是走在《認識台灣》的「同心圓史觀」軌道上(見表2)。陳水扁時期推動《九五暫綱》將「台灣地位未定論」寫入教材,同時要求書商修改具有中國意識的「不當用詞」。馬英九時代則擬在用詞上有所調整,卻遭遇了「反課綱」運動的大規模反彈。再到蔡英文時期,隨著十二年國教上路、推出新課綱,「台灣地位未定論」在課本裏「復活」,且將中國史改納東亞史範圍,有學者就批評,新課綱是「教育台獨」完成式。在歷史教育的戰線上,台灣人新的國族意識透過「潤物細無聲」的方式不斷發展定型。 民主先生 割裂兩岸 在中華民國體質轉變的過程中,還有一大支柱不能被忽略:「民主化」。民主化和歷史教育一樣,都屬於「上層建築」的工程,由於制度差異,讓台灣對於中國大陸的民心離得越來越遠。被譽為「民主先生」的李登輝,當然「功不可沒」。 李登輝曾說:「台灣的民主化非以『台灣認同』及『台灣本土化』為主軸不可。」他也以此對其所主掌的國民黨政權進行脫胎換骨式的全面改造。在任期間,他強調「主權在民」與「生命共同體」的辯證關係,以「憲政改革」實現「事實台獨」。其中最為關鍵的一次修憲在1998年,將台灣省政府虛級化。如同李登輝後來回顧所言,「我們已經修正了憲法、台灣省已不存在了」,「現在,台灣是具有新憲法的第二共和」。其中的政治意義就是:「這個『舊國家』也已經產生本質的變化,現在的中華民國不再是以往的『民國』,而是擁有嶄新內涵的『新的共和』(New Republic)」。 要達到中華民國「新共和」的目標,李登輝相當清楚他的內外處境,只能依附在國民黨身上才可能「水到渠成」。李登輝說:「如果沒有充分運用擁有240萬黨員與龐大政治資源的國民黨力量,台灣的『民主化』工程根本不可能推動。」國民黨與中華民國如何「稱職」地扮演「宿主」的角色,從李登輝的思路中就看得相當清楚了。 對當代生活在台灣的人來說,「本土化」與「民主化」已是如同呼吸般的自然存在,沒有人會去質疑夾藏在建構過程的動機或企圖。就如若林正丈的解讀,提供了一個第三方的客觀視角:「由於民主化藉著民主政治將住民高度地涵攝其中,以致結果上具有將住民塑造成國民(nation)的意義。」若再搭配台灣長期民調來看,主張「維持現狀」(中華民國)的比例一直是最多數,而與「中國人」相排斥的「台灣人」認同則不斷攀升,主張獨立的比例也高於統一。從中就能看出台灣認同樣態的輪廓:台獨逐漸成為社會主流認知,中華民國則不斷虛化,成為一件想脫卻脫不掉,或是只有在典禮時才穿上的禮服。 蔡英文所謂的「中華民國台灣」,看起來像是橫空出世,卻符合大多數台灣人的認同,得以用「維持現狀」的名義遮遮掩掩,無疑是李登輝為中華民國注入台獨基因後茁壯的嫡長子。她自稱「台灣總統」,揮舞著「中華民國國旗」,又自詡「民主燈塔」守護者。至於原來的那個「中華民國」呢?它還在,就這樣存在於憲法上,存在於年號裏。

  • 扁批這2人險讓他出事!網錯愕:關回去吧

    扁批這2人險讓他出事!網錯愕:關回去吧

    前總統陳水扁將在明(18日)籌組新型台獨政黨「一邊一國黨」,明適逢2020大選「柯郭王」新組合可能合體同框。對於新聞版面可能遭擠壓。阿扁無奈表示,1999年他被提名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時,卻被時任總統的李登輝的兩岸政策論述給蓋版,同年12月,國民黨爆宋陣營的「興票案」,更讓「扁蓮配」的新聞消失。阿扁稱或許這是天意。網友對此表示,對「阿扁此說法很失望」。 阿扁近日密集在個人臉書「陳水扁新勇哥物語」宣傳,18日將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行台獨政黨「一邊一國行動黨」的成立大會。但現仍受關押限制行動的阿扁,能否出席,還要看台中監獄回應。中監表示,申請仍在審核中,最快今天會有結果。 阿扁今在個人臉書「陳水扁新勇哥物語」表示,他2000年參選總統,在1999年7月10日被民進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前一天7月9日,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總統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提出「兩岸關係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投下政壇震撼彈,所有國內外媒體無不大量報導李登輝的台灣新主張,「民進黨全代會提名阿扁為2000年總統候選人的新聞不見了」。 阿扁表示,在五場總統造勢晚會的第四場桃園場,預告9月28日黨慶那天將公布副手搭檔人選,沒幾天發生921台灣百年大地震,嚴重災損又把副總統候選人的人選宣布時間給延後了。直到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阿扁假凱悅大飯店,基於世代、性別、專業與區域四大平衡」,「宣布桃園縣呂秀蓮縣長,是最佳搭檔人選前夕」。 阿扁指出,12月9日,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陣營責由不分區立委楊吉雄委員召開記者會,拋出總統候選人宋楚瑜的「興票案」,又是一個月的大新聞。2000年好事多磨的民進黨總統副總統候選人「水蓮配」的新聞也不見不了! 阿扁無奈表示。921百年大震是天災意外,二次總統副總統的提名公布前夕的政治干擾,顯然不是巧合而是操作。2000年3月18日,一再碰上政治土石流的阿扁與呂秀蓮當選總統副總統。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台灣人民一起用愛與民主選票完成史上第一次政黨輪替!阿扁嘆,或許是天意如此,天命難違吧!? 網友對此表示,「頭腦那麼清楚證明沒病,還是關回去吧」、「下架作弊的人」、「阿扁總統的數字感很好」、「請阿扁總統趕快勸進賴清德出來承擔責任」。

  • 黃暐瀚妙喻九二共識 「相信有神明祂就是存在的」

    黃暐瀚妙喻九二共識 「相信有神明祂就是存在的」

    蔡英文總統今(1)日表示,兩岸交流要健康、正常,「不能靠模糊的政治前提或強迫就範的通關密語」。不過,資深媒體人黃暐瀚指出,現在去談九二共識不存在,已經很Low了,沒有意義的!「只要心中有神,他就是存在的!」 蔡英文總統今(1)日表示,她不反對兩岸互動與城市交流,但兩岸交流要健康、正常,「不能靠模糊的政治前提或強迫就範的通關密語」,兩岸之間真正需要的是務實理解雙方在價值、信仰、生活方式跟政治制度上的根本差異。 不過,資深媒體人黃暐瀚日前即已表示,談九二共識,除了要了解當年的背景之外,還要看看2018年的現在,兩岸究竟是什麼關係?2018年的問題,就真實地擺在眼前!黃暐瀚強調,若是要跟中國大陸互動,就得接受這個「遊戲規則」,這就是九二共識的現實。 黃暐瀚回顧「九二共識」歷史指出,1999年7月9日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拋出「兩岸之間是特殊國與國關係」即「兩國論」,7月11日大陸國台辦聲明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7月12日海協會會長唐樹備指出,兩國論是對1992年兩會共識的破壞。所以才到回去1992年兩會到底達成什麼共識? 1999年8月2日,我方陸委會也聲明,反對霸權式一個中國,呼籲回到「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至2000年,陳水扁執政,提出「四不一沒有」,「不會宣布獨立、不會更改國號、不會推兩國論入憲、不會推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會與國統綱領的問題」,後來蘇起趕快拋出「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所以後來大家一直爭執,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 黃暐瀚指出,重點在於後來發生一件事,就是大陸也開始說,「九二共識」,所以現在要面對2019年的現在,而不是過去的文獻。 黃暐瀚舉例,大家有看過神明嗎?或許有些人有,有些人沒有,但只要心中有神,他就是存在的! 黃暐瀚也指出,台灣當然可以不跟大陸交流,不去念書、不去做生意,一旦要去,就要配合遊戲規則,因此,再去談九二共識不存在,已經很Low了,沒有意義的! 黃暐瀚引述2000年6月(第41期)的立法院公報,蔡英文當陸委會主委時也曾說,「我們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事再1992年所談的過程,在我們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我是台灣人沒錯,我是中國人,因為我是念中國書長大的,受的是中國式教育。」2000年8月4日蔡英文更說,「未來一中是唯一選擇」。 「所以蔡英文變了」,黃暐瀚說,2012選總統時,蔡英文曾提出「台灣共識」,馬英九提「九二共識」,馬英九贏了。2016年蔡英文提出「維持現狀」,蔡英文贏了。 所以,「政治永遠都用模糊的名詞在那裏轉來轉去,所以大家都不要再騙了」,黃暐瀚指出,現在明進黨在立法院是多數,可以修憲阿!甚至修公投法時,有人主張把領土公投納入,國民黨說好啊!民進黨說不要不要!「試試看嘛!」黃暐瀚說。 因此,黃暐瀚認為,九二共識是存在的,是會影響你我生活的,蔡英文「維持現狀」做不到,否則民調不會這麼低! 黃暐瀚指出,國台辦於12月26日聲明「1992年11月,海協會和台灣海基會受權達成了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這就是九二共識。這是經過兩岸雙方確認的共識,不是誰強加給誰的所謂政治前提。」因此不用討論過去,重點是現在有「九二共識」!面對現實就好了。 黃暐瀚最後也說「人試著去理解別人,就可以原諒自己」!

  • 你不知道的危機!獨家》李登輝暗推兩國論入憲 台海險開戰

    你不知道的危機!獨家》李登輝暗推兩國論入憲 台海險開戰

     民進黨立委蘇巧慧日前提修憲案,隱含兩國論入憲疑慮,陸方也發出明確警告。然據國民黨前國大代表暨黨團書記長蔡志弘透露,前總統李登輝早在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拋出兩國論之際,就曾交代他運作和推動當年由民進黨陳婉真等人所提修憲案,鋪陳兩國論入憲。最後因各種因素終無下文,台海才躲過一次重大危機。  前國代蔡志弘揭祕辛  針對蘇巧慧提案,蔡志弘深表憂心,他同時向本報披露李登輝早有讓兩國論入憲想法,當年還親自交代他運作和推動。蔡志弘還原當時過程,希望朝野面對兩岸和國家定位修憲議題時,務必謹慎面對和思考。  李登輝1999年7月9日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拋出特殊國與國關係論述,投下台海震撼彈。蔡志弘透露,李專訪後隔日就當面交代他,對陳婉真等人所提修憲案(限縮領土範圍於台澎金馬),「愛厚軌啦(要讓它通過啦)」,詳細做法,李要他去問章孝嚴和黃昆輝。  蔡志弘還透露,李登輝交付他任務當晚與幾位國代聚餐,李看來很高興,喝酒大家都乾杯,但他不太喝酒,就沒乾杯。李總統就跟他說:「誒,蔡志弘,你要當大政治家,就要有氣魄,要乾!」  蔡志弘事後回想認為,當晚李登輝的話似有言外之意,感覺是鼓勵他勇敢去做李下午交代的事(居中運作讓民進黨所提修憲案過關)。  李登輝交代任務後,蔡志弘接著幾天在與美國國會議員、歐盟議員會面交流,都感受各國對兩國論論述非常驚訝,加上諸多反向評論,他當下判斷絕不能推動,否則不堪設想。  921大震解除戰爭危機  蔡志弘說,後來北京強力反制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共軍提升東南沿海戰備,台海情勢陷入緊張,如果再推動兩國論入憲,台海可能失控爆發戰爭,因此他沒付諸行動,後來台灣發生921大地震,李登輝召開國安會議,也就不再推兩國論入憲。最後該案因未處理,在國大制度終結後,不了了之。  親歷這段歷史,蔡志弘說,當年台灣尚無條件,現在大陸實力強大,立委推動修憲務必了解可能帶來的嚴重性,要謹慎再謹慎。

  • 平潭聚集了106顆星星…反制李 陸曾想拿烏坵祭旗

    平潭聚集了106顆星星…反制李 陸曾想拿烏坵祭旗

     前總統李登輝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拋出特殊兩國論,為台海投下震撼彈,據國民黨前國大代表及黨團書記長蔡志弘透露,為反制李的言論,當時共軍加強對台戰備,「曾聽說平潭當時聚集了106顆星星,準備要拿下烏坵。給台灣動動小手術。」  蔡志弘指出,根據後來美方的解密文件,李登輝拋出兩國論後,大陸計畫拿下烏坵,後來因為九二一大地震,加上李登輝也喊停了修憲案,兩岸才沒有進一步爆發衝突。但當時情勢確實非常危險。  蔡志弘還說,他曾遇到當年派駐烏坵連的連長,此人後來也當上將軍,在交流中透露,當時情況危急,烏坵曾禁止通訊一個月,官兵連遺書都寫好了,可見戰火一觸即發。  此外,李登輝1999年發表兩國論前,曾於1998年8月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召集多位年輕法政學者參與研究,而時任國安會諮詢委員蔡英文不只是該小組核心成員,更被李登輝授權專責運作該小組。  當時該小組由國安會諮詢委員蔡英文、張榮豐、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林碧炤和台大、政大及台經院等多位法政學者組成,研究如何「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  李登輝還接受幾位國安會資深幕僚建議,決定委請專精國際法的蔡英文負責主持該專案小組。研究期間,蔡曾赴美國、日本、義大利等地,與知名國際法學者交流,就如何從法律面突破國際困境徵詢意見,並定期直接向李報告進度。  其實早在1995年,時任政大國貿系教授蔡英文,就被李登輝政府借調入國安會,成為總統幕僚。1998年10月在上海舉行的第二次辜汪會談,蔡英文也以專家身分隨團登陸。可見李登輝對蔡英文極為器重。

  • 10/6 三大報頭條要聞

    10/6 三大報頭條要聞

    ◎中國時報 民進黨立委蘇巧慧日前提修憲案,隱含兩國論入憲疑慮,陸方也發出明確警告。然據國民黨前國大代表暨黨團書記長蔡志弘透露,前總統李登輝早在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拋出兩國論之際,就曾交代他運作和推動當年由民進黨陳婉真等人所提修憲案,鋪陳兩國論入憲。最後因各種因素終無下文,台海才躲過一次重大危機。 立法院財委會昨日出現歷史鏡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與經濟部次長王美花、主計總處主計長朱澤民與輸出入銀行總經理劉佩真等兩對夫妻,一起上台備詢,立委盧秀燕、林德福點名抨擊,民進黨用人近親繁殖、未去家族化,高官人數本就不多,搞小圈圈,無法集思廣義,不利國家發展。 海外僑胞組成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統促會)8月間來台訪問,引發綠委關切。僑委會委員長吳新興昨在立法院表示,「不是只有他們統戰我們,我們也統戰他們」。他說,中國大陸很多新移民也是心向民主自由的台灣,支持中華民國政府。 ◎工商時報 蘋果一次推出三款新新iPhone,儘管最頂級的iPhoneⅩ尚未開賣,以致整體銷售並不亮眼,但供應鏈業績已經起跑!大立光9月營收為54.42億元、月增8.6%,續創今年新高,預期10月有機會比9月好,可望突破前年10月所創下的57.69億元歷史高點。至於可成9月營收首度突破百億元大關、月增率達34.3%,連兩月創新高,帶動第三季營收同創新高。 行政院長賴清德昨(5)日與民進黨立委便當會,拍板稅改案股利所得課稅採乙案,亦即股利所得合併課稅或分離課稅二擇一。但營所稅、未分配盈餘,分離課稅等稅率依財政部版,薪資、標準及身障等都「原封不動」,但尊重立法院審議結果。 大陸來台旅客自去年下半年降溫,外界憂心對台灣旅遊和消費市場造成負面衝擊,但據支付寶台灣市場負責人辜瑞祥指出,這段時間支付寶在台灣使用量和金額未受陸客量下滑影響,成長仍非常迅猛,尤其今年8、9月,陸客緩慢回升後,支付寶在台交易金額也猛增17倍。 ◎旺報 海基會舉辦台商中秋聯誼會5日移師高雄,多位重量級台商直言,民進黨選在一個大陸最重視穩定、對台灣最不好的時機點,也就是中共十九大前,開這口(賴揆提台獨論、蔡總統提修憲),做法很不聰明。 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4日在華府表示,目前台海兩岸缺乏信任與溝通,美國將繼續敦促雙方進行建設性對話,並將繼續堅持兩岸分歧應和平解決,任何一方都不應片面改變現狀。面對媒體詢問,莫健不願評論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台獨發言,僅稱美方希望兩岸展現耐性、彈性與創意,回到有意義的對話。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華5日接受《旺報》專訪,對於美國專家稱大陸會在2020年攻台,他強調,喊打喊殺不能解決問題,兩岸統一主要是看「人心」,只要大陸發展得比台灣美好富足,生活讓人嚮往,不用拿槍砲抵著,台灣也會響應統一,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這也是大陸常說的「解決台灣問題取決於大陸自身發展」;他也讚許台灣人的素質高和政治開放,對於台灣沒有明顯的官民界線,尤其印象深刻。

  • 短評-朝野是該開始對話了

     馬英九提出「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區域」論述,究竟是不是賣台?朝野依然各說各話,李登輝批「扭曲歷史」,黃昆輝說「賣台叛國」,親民黨也批評「了無新意」,呂秀蓮倒是作了「四平八穩」的中性評價。  探究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回顧歷史。1990年10月7日,當時總統李登輝成立了國統會,宣告「中華民國各項建設雖然侷限於台澎金馬」但「不放棄對全中國的主權」。1992年8月1日國統會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表示,「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我方認為…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之治權,則僅及於台澎金馬。」換言之,「一個中華民國、兩個地區」定位是在李前總統主導下推動的。  不過,後來李登輝憂心大陸藉大國優勢侵奪中華民國主權,因而改變立場。他在1999年接受「德國之聲」及美國《外交季刊》專訪,宣示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主張,將中華民國主權範圍限定於台澎金馬。繼任的陳水扁總統更簡化為「兩國論」,但李扁將兩岸帶向戰爭邊緣,台灣在國際空間拓展上,亦一無所獲。  馬英九的論述對希望藉中華民國之名實質台獨而言,當然是退步,但未接受「兩岸同屬一中」的說法,也是向民進黨的壓力讓步,大陸學者已經傳出批評。未來,馬英九可能將承受大陸更大的壓力。民進黨應該讓北京正確了解,島內民意對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支持,展現台灣集體力量,才是負責的在野黨所當為。現在,朝野不妨坐下來談談了。

  • 首倡一國兩區? 李:扭曲歷史

     馬英九總統昨天宣誓就職,並指「九二共識」、「一國兩區」等受爭議的兩岸主張,是前總統李登輝主政時開始的。對此,李登輝昨天反批,馬的說法「扭曲歷史、令人擔憂」;李更強調,他早在一九九七年便以總統身分向國際社會宣示「兩國論」,因為「我國」不包括「中國」,所以不會有「兩區」的概念。  李登輝指出,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九日「德國之聲」及一九九九年十月廿七日美國「外交季刊」的專訪文章中,他以總統身分向國際宣示,「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我國不包括中國,不會有兩區的概念」。 周曉婷、楊毅/綜合報導  正當民進黨各縣市都在「紫怒圍馬,全台嗆聲」之際,前副總統呂秀蓮在五二○上午抵台南演講,被問到對馬總統就職演說的意見,呂秀蓮以「四平八穩」形容,她也說「幫他(馬總統)加油吧,畢竟他還要領導我們四年」。  她表示,馬總統的就職演說提到要和在野黨加強合作,是好事,希望「今天說的,未來都能做到,要真正帶給民眾安心和安定,不要像四年前說很多,但很多沒做到」。  針對馬總統就職演說內容,親民黨立院黨團總召李桐豪抨擊,馬的演說只是「缺乏反省、口號空洞、忙於攬功、了無新意」,集官樣文章之大成的「巨作」,令人失望。

  • 小英不切割 須擔風險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很多政壇的第一次,前總統李登輝都扮演關鍵角色。在李登輝落難之際,蔡英文也沒有任何切割的打算,無論就道義或是選舉考量都是不得不的選擇,只是這樣的孤注一擲,卻也必須承擔相對的風險。  說李登輝對蔡英文有知遇之恩,或是蔡的政治領路人並不為過,如果扁李曾情同父子,那麼李蔡即近似師徒。  李登輝上台後想籌建一個有關WTO和兩岸關係的研究小組,但他不信任國民黨的傳統智囊團,較倚重政大、台大等學術機構,熟悉國際經濟事務的蔡英文因而獲得李登輝賞識,一九九四年被聘為陸委會諮詢委員,開始涉足政壇。  一九九八年六月初,李登輝掌握美方將提出在一個中國基礎下的對台「三不政策」之後,擔心國際呼應此一政策,促使他加速成立研究強化國家主權地位的組織。剛結束歐洲業務交流返國的國安局長殷宗文,立即向李登輝報告,有某位國際級領袖建議台灣,要用國際法強化國家主權、地位。  七月底,一位時任聯合國組織的日本學者也建議,台灣不能用類推法比照東西德、南北韓,應該先找國際法專家來研究。這更促使李登輝加速因應腳步,相中蔡英文,並致電聯繫,當時蔡英文正與父母在馬來西亞度假,接到府方的電話,翌日立刻返台,由其召集的「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隨即成立。  該小組研究報告於九九年五月初出爐,經殷宗文同意後呈請李登輝核示,並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公布了震撼國際的「兩國論(特殊國與國關係)」。根據曝光的國安局機密文件,可以看到蔡英文曾支領國安密帳的經費,也證實蔡很早期就進入李的決策核心。  民進黨執政後,李登輝曾向新任的陳水扁總統提出一份人事建議名單,外傳當時仍是無黨籍的蔡英文可以擔任扁政府首位陸委會主委,李登輝的力挺與背書是主因。  其實,李、蔡兩人淵源之深更勝扁李,因此,當李登輝遭起訴時,蔡英文沒有和扁案一樣選擇切割。況且李登輝只是被起訴,要等一審結果,甚至是三審定讞,還不知是何年何日。  換言之,綠營此時不但要持續尊李,更可順勢而為,由台聯側翼出手,操作台灣總統都被關,或是中共下指導棋才讓李登輝被起訴等政治訴求。某種程度來說,李登輝被起訴,也等於為蔡英文今天即將展開的國政說明會加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