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德國看守的搜尋結果,共09

  • 二戰期間的7場瘋狂突擊任務

    二戰期間的7場瘋狂突擊任務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歷史上範圍最大的戰爭,突擊隊員發動的特種作戰也發揮的淋漓盡致,有些戰鬥甚至可以用瘋狂來形容,這裡列舉7場最瘋狂的特種作戰: \n \n1.英國舟艇突擊隊破壞6艘德國船隻 \n史稱「法蘭克頓行動」(Operation Frankton),或叫獨木舟英雄作戰。1942年12月7日,12名英國皇家海軍的陸戰隊員,搭乘潛水艇接近被法國西南方吉倫特河口,他們在夜色悄悄的離開潛水艇,並換乘2人式橡皮筏(俗稱獨木舟),準備沿著河流進入波爾多港,以破壞港內的德國軍艦。 \n \n然而1艘橡皮艇在出發前就壓壞了,使得真正出發的只有5艘艇10個人,接著由於潮汐和河流障礙物,又陸續失去了3艘,最終只有2艘橡皮艇進入了波爾多-巴森斯碼頭。4名成功滲透港內的陸戰隊員仍然努力執行任務,在多艘船上放置了地雷、炸彈,成功炸傷了6艘運輸商船。但是代價相當沉重,隊員只有2人成功逃出,其他人被德軍逮捕或是淹死。 \n \n雖然物質損失有限,但是成功提高了英國的士氣,也迫使德國投入更多資源來防禦。 \n \n2.對德軍隆美爾元帥的斬首戰: \n德軍三大元帥之一的艾爾文.隆美爾(Erwin Rommel)善於用兵,是英軍最頭痛的人物,因此英軍發起了「鬆餅行動」(Operation Flipper),目標是摧毀北非的義大利軍總部和情報局,並殺死隆美爾。 \n \n但是,這場突擊作戰受到惡劣天候和情報錯誤等影響,幾乎全軍覆没,英軍闖進了總部大樓後才知道隆美爾根本不在,他人在羅馬沒回到前線。最終英軍只有2人逃離成功,其他多數被俘。 \n \n儘管如此,隆美爾仍然承認「英軍發起了一次精彩的行動」。 \n \n3.挪威突擊隊破壞德國核武工廠 \n德軍在1940年4月9日對挪威和丹麥發動閃擊戰,在經過62天的苦撐,挪威在6月10日只能投降,但挪威仍有許多部隊繼續在游擊戰。 \n1943年2月28日,挪威游擊隊及其增援部隊襲擊了德國建立在挪威的重水工廠,重水是德國核武研發的重要實驗材料,炸毀儲存設施確實拖慢了德國的核研究進度至少數月。 \n \n幾個月後,挪威反抗軍再次襲擊德國的實驗核反應爐,一舉摧毀德國完成核武的機會。挪威突擊隊員寇特.豪肯里德(Knut Haukelid)參與了兩場突襲作戰。 \n \n4.德國空降兵佔據了世界上最堅固的堡壘 \n1940年,比利時的埃本-埃美爾要塞(Eben-Emael)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堡壘,它建於1932年至1935年,全部是是鋼筋混凝土,有800多名士兵駐紮守衛。扼著德國與比利時的交通要道,因此德軍必須摧毀它,才能進入比利時。 \n \n1940年5月10日,德國派出85名傘兵突擊了要塞,比利時守軍千算萬算,就是沒料到德軍從天上進攻。突擊隊降落在堡壘內部後,迅速破壞比軍的大砲,並佔領有利位置瓦解堡壘的機能。德國空降部隊只有有6人死亡及19人受傷。 \n \n5.墨索里尼營救作戰 \n1943年7月,義大利發動政變推翻墨索里尼,並將他軟禁在1920公尺的大奧索山(Gran Sasso)滑雪地。 \n \n雖然環境險峻,高度又高,很難突擊進入,但是德國突擊隊隊長奧圖.史科茲里(Otto Skorzeny)仍接下了救援任務,他率領傘兵以滑翔機進攻。成功的進入營地,並找到墨索里尼。義大利的守衛決定不與德軍交戰,所以史科茲里是和墨索里尼乘坐一架小型高空飛機離開。 \n \n6.竊取德國雷達站 \n \n史稱「叮咬行動」(Operation Biting)。英國為了得知德國雷達的性能,派出5組突擊隊,要佔領一座位在法國西海岸布里內茲瓦爾(Bruneval)的德國雷達站,他們不但要瓦解守軍,還要取得雷達站的資料與關鍵技術,因此突擊隊還有工程人員加入。 \n \n攻防戰長達2小時,最終英軍進入了雷達站,取得多數有用情資,甚至逮住2名德國技術人員。 \n \n這場戰鬥有一個地方出錯,其中一支突擊隊因為遲到,沒有事先摧毀撤退路線德國碉堡,這幾乎造成任務失敗。幸運的是,遲到的突擊隊在最後時刻趕上了,及時摧毀了碉堡,使英軍成功渡過海峽回國。 \n \n7.英軍用整艘船炸毀德國秘密船塢 \n史稱聖納澤爾戰役(St. Nazaire Raid)。德國戰鬥艦鐵必制號(Tirpitz)是北大西洋航線的大患,但是再強的軍艦也需要船塢修整,因此要削減鐵必制號的威脅,必須把德國在大西洋唯一的重型船隻乾船塢給破壞掉,也就是法國佔領區的聖納澤爾市的諾曼地乾船塢。然而此地位在羅雅爾河上游,並且德軍也知乾船塢的重要性,有大量全副武裝的士兵看守。 \n \n英國突擊隊將布坎南號驅逐艦(HMS Campbeltown)偽裝成德國魚雷艇,由西摩爾甚至發送假電報,果然成功騙過德國在羅雅爾河的守軍,於是布坎南號最終一頭撞上乾船塢的大門,此時德軍才知英軍的意圖。 \n \n接著雙方爆發激烈戰鬥,最終600多名英突擊隊,絕大多數都戰死與被俘,只有215人活著看到戰爭結束。 \n \n不過英國突擊作戰完全成功,第二天早上隱藏在布坎南號上的定時炸彈(用魚雷改裝)發生爆炸,使船塢癱瘓的更徹底。聖納澤爾作戰被譽為「最偉大的突襲」。 \n

  • 四度執政 但權力高峰已過!梅克爾重振歐洲 恐非易事

     梅克爾新內閣將上路,但政黨碎片化,政府治理恐失能,欲「重振歐洲」很難! \n 近半年來,歐盟多數成員國都遭遇政治危機,偏偏這段期間,歐盟龍頭大哥德國也陷入不確定漩渦,德國總理梅克爾一直處於「看守」狀態,直到最近才突破重重困難組閣成功,新聯合政府即將於下周上路,但梅克爾的權力高峰已過,如何帶領危機四伏的歐盟向前走,實難樂觀。 \n 左右共治 老夥伴不穩固 \n 4日,德國「社會民主黨」(SPD)才終於敲定與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基社盟」(CDU/CSU)合組左右共治的大聯合政府,延宕了161天的組閣僵局告終。聯邦議院(國會下議院)預定14日正式投票選出梅克爾為總理,看守內閣隨之告終,梅克爾將帶領新政府開啟四度執政。 \n 梅克爾繞了一大圈,最後仍是與原夥伴SPD再組大聯合政府,主要還是著眼於同屬親歐派,組閣協議中就揭櫫了「重振歐洲」(kick-start for Europe)大旗,並由SPD黨人出任最受關注的財長和外長。預料,德國新政府將與法國總統馬克洪政府攜手,持續扮演歐盟統合的雙引擎,尤其在英國「脫歐」的背景下,必須致力增強歐盟凝聚力。 \n 民粹竄起 問題雪上加霜 \n 然而,梅克爾新政府將面臨種種內外因素的考驗,可說與歐盟一樣危機四伏。近年來,歐盟內部的分歧聲音此起彼落。對於財政政策,南北歐態度有別;在移民政策上,東西歐也立場不同。而民粹主義和疑歐派政黨在歐洲多國竄起,只是令問題雪上加霜。 \n 另外,德國一直將跨大西洋關係和歐盟視為對外政策的兩個支柱,但目前德美關係正歷經諸多不確定性。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以來的表現,讓德國和歐盟都意識到有必要降低對美依賴,增強自身在國際舞臺上的作用。像是川普宣布要對進口鋼、鋁加徵懲罰性關稅,就讓歐盟尤其是德國很頭疼。 \n 偏偏此刻,梅克爾在國內的地位已今非昔比。2015年梅克爾決定向難民敞開大門,收容多達100萬難民,令她飽受批評,更導致極右民粹主義「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崛起,甚至躋身聯邦議院的最大反對黨。AfD持反移民、疑歐立場,梅克爾欲推動歐洲一體化的工程,AfD勢必會扯後腿。 \n 小黨崛起 政府治理不易 \n 對梅克爾而言,去年9月大選的慘敗一葉知秋。德國選民對兩黨政治不再信任,導致傳統大黨式微,小黨崛起。政黨面臨碎片化危機,大聯合政府隨時有拆夥的可能,連帶的政府「治理失能」恐怕也在所難免,梅克爾大談德國要「重振歐洲」,又豈是易事。

  • 拒當跛鴨 鐵娘子寧重啟大選

     德國籌組新聯合政府的談判破局後,看守政府總理梅克爾20日表示,她寧願德國重新舉行大選、不想組成不穩定的少數政府。梅克爾並強調,一旦要提前改選,她已準備領導「基民盟/基社盟」投入選戰。 \n 梅克爾面臨執政12年來最大危機之一,4度出任總理的希望蒙上陰影,關於下一步打算怎麼走?她表示:「我個人的看法是,重新舉行大選是最佳方向。」梅克爾也說對少數執政「非常疑慮」,她並強調德國當前需要的是「穩定的政府」,以免每項政策都須爭取國會多數支持。 \n 德國國會第2大黨社會民主黨也主張重新大選,並重申無意再與「基民盟/基社盟」共組「大聯合政府」。 \n 然而,德國政情觀察家指出,即使德國重新舉行大選,梅克爾仍將面臨一些風險,例如,重選後,德國各政黨的國會議席可能不會有重大變化,甚至選後政治版圖可能更加四分五裂。 \n 有權宣布重選的德國總統史坦麥爾已表明,提前大選並不是他最看重的選項,他並呼籲各黨返回談判桌繼續協商組閣事宜。 \n 史坦麥爾過去曾擔任梅克爾政府的外交部長,他計畫善用自己縱橫捭闔的能力促生新聯合政府,他首先將先遊說綠黨和自由民主黨返回談判桌,與梅克爾的「基民盟/基社盟」繼續協商三方合組「牙買加聯盟」(三方代表色綠、黃、黑與牙買加國旗顏色相同)。 \n 三方先前因移民、稅賦、環保、對歐盟政策等南轅北轍,以致協商窒礙難行,自由民主黨19日突然退出,而致談判破局。若德國各黨嘗試恢復談判,則在一段時間內須忍受看守政府跛鴨總理難有作為的政局癱瘓,而這可能耗上數周,甚至可能拖延好幾個月。

  • 台藝術家吳權倫用「德國牧羊犬」探索文化認同

    台藝術家吳權倫用「德國牧羊犬」探索文化認同

    獲文化部補助於德國貝塔寧駐村的藝術家吳權倫,於4月14日至5月7日以「德國牧羊犬」為主題,發表駐村成果聯展,透過歷史文獻、各國牧羊犬素描及台灣鶯歌製作的德國狼犬瓷像,探討政治行銷、歷史及文化認同等議題。駐德國代表處謝大使於4月14日開幕當天親臨觀賞,並由藝術村藝術總監譚勒特(Christoph Tannert)及吳權倫親自導覽解說。 \n \n在導覽過程,貝塔寧藝術總監譚勒特感謝謝大使的到訪並稱讚吳權倫的作品別出心裁,同時介紹貝塔寧藝術村運作模式及藝術家駐村與創作環境,並與謝大使交換意見。 \n \n吳權倫表示,對於從人類及政治觀點觀察動物一直有相當高的興趣,在柏林駐村期間,特別對德國牧羊犬做一番深入研究,發現德國牧羊犬除了有牧羊、看守及救援功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也開始被訓練成軍犬,而世界各國也開始依需求豢養並給予不同名稱。 \n \n於是,吳權倫透過大型裝置藝術展現狗與政治、文化間的關係,以素描方式繪製各國不同牧羊犬,並在壓克力板印上代表犬種國別的國旗(但以狗可以辨識的顏色為主(狗看不見紅色),同時在展場若干角落(模擬狗會小便的角落)放置不同的英文字母,拼湊起來則是「馴養的」(Domestic)這個英文單字。 \n \n展場中間,則擺設各式各樣大小不一從台灣鶯歌運來的德國狼犬瓷像,以此突顯「德國牧羊犬」而非台灣狗種在台灣熱賣的成功文化輸出意涵,而這樣的熱銷在1960年代電視劇「靈犬萊西」在台灣上映時達到高峰。 \n

  • 為呼籲留歐 德國報章狠出奇招!

    為呼籲留歐 德國報章狠出奇招!

    英國今日的脫歐公投成為全球焦點,各大報章均以顯著篇幅報導。其中德國最大報《圖片報》在頭版以搞笑諷刺形式呼籲留歐,例如英國成功留歐,德國將承認1966年世界盃決賽中,英格蘭射入西德的問題球,是過了白界的合法入球。與其說是為「留歐」拉票,《圖片報》的報導更似嘲諷。 \n \n《圖片報》除了以世界盃宿怨開玩笑外,還不斷調侃英國人,向英國人作出多項承諾,包括: \n1、不再取笑查理斯王儲的大耳朵。 \n2、在沙灘不擦防曬油,與一眾英國人齊齊被曬傷。 \n3、為在酒店曬太陽的英國人提供毛巾。 \n4、推行英式下午茶。 \n5、將時鐘調慢1小時,與英國同步。 \n6、在兩國足球隊12碼大戰時故意一球不入,令賽事更為緊湊。 \n7、派德國足球國家隊領隊勒夫,負責看守英國皇室珠寶。 \n8、要求歐盟禁止啤酒上方有泡沫。 \n9、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百歲大壽時,德國人一起慶祝。

  • 希特勒瘋狂掠奪珍寶!沙皇琥珀廳埋藏地點曝光

    希特勒瘋狂掠奪珍寶!沙皇琥珀廳埋藏地點曝光

    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曾大肆攫奪佔領國的文物,但部分卻隨納粹德國的戰敗滅亡而下落不明。波蘭歷史學家帕萊班斯瓦克(Bartlomiej Plebanczyk)向英國傳媒透露,懷疑納粹從俄羅斯聖彼得堡搶走的文物,價值新台幣108億元的琥珀廳(Amber Room),埋藏在波蘭東北部威哥捷沃(Wegorzewo)附近一個廢棄的納粹碉堡內。這是繼「黃金列車後」,再傳出有「納粹寶藏」埋藏在波蘭的傳聞。 \n納粹德國曾於二戰初期的東線戰場勢如破竹,並於1941年10月攻陷列寧格勒(即現今聖彼得堡)。其後,納粹德國把由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一世(Friedrich-Wilhelm I)贈予俄國沙皇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的琥珀廳拆掉,並以火車運往哥尼斯堡(即現今加里寧格勒)的城堡。 \n隨着納粹與俄羅斯在東線戰場的形勢此消彼長,一輪空襲及紅軍進城後,琥珀廳便從此消失得無影無蹤。有傳納粹德國的東普魯士總督科赫(Erich Koch)於城陷前,把琥珀廳運往德國西部的伍帕塔爾(Wuppertal),也有人聲稱琥珀廳已在空襲中摧毀。 \n不過,帕萊班斯瓦克認為琥珀廳不但沒有摧毀,也沒有運往德國,反而藏在鄰近哥尼斯堡的威哥捷沃。帕萊班斯瓦克表示,一名看守廢棄碉堡的前納粹德軍士兵,於1950年代向波蘭當局透露,曾於1944年冬季目睹有裝載大型物件的貨車進入碉堡。當貨車把物件裝卸後,該碉堡便永久封閉,所以部分琥珀廳可能藏在碉堡內的暗牆後。 \n帕萊班斯瓦克更聲稱,曾以雷達探測碉堡外牆,發現內部有不尋常的結構,故他推斷琥珀廳可能藏在碉堡的暗牆後。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他打算在碉堡外牆開一個小洞,並放入一部小型相機一窺究竟。他指出,雖然雷達探測工作於去年9月完成,但因為要確認雷達資訊正確,才延至現時才公布。 \n然而,波蘭軍方曾於1960年代搜索碉堡,惟一無所獲,亦無發現傳聞中的暗牆。波蘭政府亦於1960年代把服刑的科赫,帶往現場尋找琥珀廳,但最後曾見過琥珀廳的科赫亦無法辨認琥珀廳的埋藏地點。由於波蘭東北部曾是納粹德國的東線戰場指揮部,因此流傳不少「納粹寶藏」的傳聞,歷史學家也對此說法深信不疑。

  • 台灣減碳成績並不差

     環保團體「德國看守協會」於12月8日發表了全球59個受評估國家的氣候變遷表現指標評比。今年,台灣排名第52,落後於印尼的24、印度的25、波蘭的32、中國大陸的47;但也領先新加坡的55、韓國的57、日本的58。為何台灣落後印度和大陸,卻也贏過日本與韓國,值得玩味。 \n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不妨檢視一下「前段班」與「後段班」表現,限於篇幅,僅各取兩名,看看其勝敗優劣的原因: \n ──法國:今年大幅提升6名成為第8。雖其再生能源總量仍小,然而人均排放量卻是G7裡7個工業國中最低者,原因是大量使用核能。 \n ──摩洛哥:今年提升1名成為第10,因政府正式提送溫室氣體「國家自訂減量貢獻」書(INDC),內中提出再生能源占比將達42%。 \n ──韓國:今年排名下降4名成為第57名,幾乎吊車尾,是因為排放量居高不下且持續增加。再生能源占比目前只有1%,但其增量有擴大趨勢,故再生能源這項指標分數提升5名。 \n ──日本:今年排名下降3名,成為倒數第2。因為每項指標幾乎都變差,又加上廢核後燃煤電廠的供電量增加,且缺乏有效的碳交易制度。 \n 再看看我國的實績:我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從2007年的顛峰值2.97億噸降為2013年的2.84億噸;政府在今年7月公布《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10月分提出INDC,對國際承諾減量進程;行政院提出補助30億的電器汰換方案;我國服務業電力密集度為89.5度/千美元,遠低於全球平均104.4度/千美元;104年4月至105年3月推動節約電力節省2%,預估節電21.3億度;太陽光電與風力發電裝置容量到去年底累計為1257百萬瓦,比2009年成長3.2倍,其中又以太陽光電增加64倍最為醒目。 \n 令人狐疑的是,這些實際績效並沒有被「德國看守」看到。是台灣的代表沒有資訊嗎?任意地看見或不看見顯然不是「看守」的方法。而領先台灣5名的大陸,在11月間被《紐約時報》派駐北京的記者發現少報煤炭使用量,低估了10億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台灣排放量的4倍)。各國數據的真實性有被看守與核實嗎?這幾天華北地區「紅色警戒」的霾害又是怎麼回事呢? \n 12月4日,我一到巴黎會場就急匆匆地與「德國看守」的政策長拔斯先生見面。他告訴我說即將發表評比報告,以2014年的減碳作為與政策為評比基礎,今年的政策作為並不納入。那麼,我必須大聲質疑:為什麼摩洛哥遞交INDC就可以進步1名?而我們11月間已寄送給「德國看守」的台灣INDC,就看不見了呢? \n 「德國看守」,到底看見什麼?(作者為行政院環保署署長)

  • 維穩陳光誠 山東年花6000萬人幣

     大陸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逃出被軟禁的山東家中後,上月27日透過影片要求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嚴查當地政府對他長達數年的維穩迫害,及背後隱藏的貪腐。陳光誠並在影片中指控,山東臨沂東師古村當地政府去年光是花在他身上的維穩經費,就高達6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在當地政府操控下,這些看守陳光誠的人,已構成一個「陳光誠經濟圈」。 \n 「德國之聲」報導,陳光誠在影片中說,在他東師古村家封鎖監控他的人員,少則7、80人,最多達幾百人,層層看守至少7、8層。當地政府在鄉裡雇用人員看守陳光誠一天是100元,在組長扣留10元後,受雇者一天可拿到90元。陳光誠說,在當地勞動一天也只有5、60元,而做此事不需要很大的勞動,他們自然願意做。 \n 據當地政府官員告訴陳光誠,花在他身上的維穩經費從2008年的3000萬元,漲到2011年超過6000萬元,還不包括到上層、到北京賄賂官員的錢。據指出,維穩經費由縣裡一次性就可直接撥給鄉裡幾百萬,大部分的錢都被上層拿走,下面的人拿的只是小錢,而當地政府究竟為了一個「盲人」花費了多少民脂民膏,則是一個外界無人知曉的天文數字了。

  • 詩人與農夫

    詩人與農夫

     好幾屆的世足賽都如此:每當你期待著詩人來救贖我們刻版、單調、重複的人生,卻悠然望見某種新版的農人,無情地重畫草原地圖,把詩意推入歷史的最深、最深之處……。 \n 足球天生是一種「不公平」的運動,還表現在一種老鳥才咀嚼得出的況味:關鍵時,它太偏愛弱者。 \n 舉例來說:小組賽西班牙對上瑞士,怎麼盤算,由兩大豪門皇家馬德里與巴塞隆納建構的紅衫軍,其面對瑞士,都該是一場「大人戲耍小孩」的煙火表演;別的不論,光看替補席上的那顆星光好了:北倫敦兵工廠隊的隊長法布雷加斯,是英超賽場上最才華洋溢的中場魔術師,兵工廠許多膾炙人口的進球,都由他點燃引信,但請留意──到了西班牙國家隊中,他可是只能當替補。然則,法布雷加斯不會有怨言的是:他的三名老球皮隊友──中場伊涅斯塔、哈維與前鋒維亞──組成的三顆輪轉箭頭,比他的個人魔法更震懾,兩年前歐洲盃西班牙能擊倒德國(1:0)摘冠,靠的就是哈維組織的一箭穿心傳球。 \n 足球世界的宿命與本質 \n 瑞士能取勝,抓的是足球常讓人落淚的本質:團結的弱者教訓自負的強者。參與過兒童足球賽事的家長都知道,對這些剛獲啟蒙的娃兒們來說,要「守住一個球」可比「要進一個球」容易多了,你只管在門前佈下重兵,球兒一進來便被牢牢地箍住,插翅難飛,當弱隊鐵了心不進攻就很難有破綻,而一旦強勢隊手屢攻不進,心浮氣躁,此時突地來個防守反擊,前傳閃過越位陷阱的己方前鋒,對這名流著口水、閒適多時的小童來說,和剛剛的摩肩擦踵相較,這兒門前可是海闊天空,足夠讓他吹著口哨、輕鬆單刀取分。 \n 足球世界的此一不公,說它來自某種宿命,不如說是它的運動設計本質使然:它有一個偌大的球場,卻只有一個小小的門(7.32公尺寬,2.44公尺高),對只能用腳的進攻者而言,手腳並用如同八爪章魚的守門員(加上兩只銅鈴般大眼)是其最恨;而當射門的距離愈遠,「章魚」防守來球的判斷便愈從容,攻方要得進球,十有八九得把球兒塞進禁區(距球門底線16.5公尺的長方塊),靠著角度、勁道、時間差來迷惑防守者,而守方則團團圍住禁區,憑藉「越位」(攻方球員得球時,其前必須有守門之外的另一防守對手)規則之奧援,你只消全神貫注,便可靠著密不見隙的人海,將球擋在門外。 \n 熟稔空間技術的「農夫」們 \n 沒錯,說穿了,足球就是一種「空間的技術」。 \n 從空中看足球場,碧綠一片的草原上,深淺兩色草皮依著垂直分割線交錯,這是方便裁判們判斷球員位置、決定有無越位的依據。這一畝一畝的方塊,給了防守球員們一個再恰當不過的身分隱喻:「農夫」。正所謂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只管看住眼前這一畝,別作非分之想,老天便給你實在(雖說不免微薄)的酬報。對攻方來說,任務其實簡單又明確,如何創造出某種佈陣和推進策略,讓原本塞阻的空間出現裂縫,使己方的攻擊者能獲得「電光石火的剎那自由」,在那片刻,防守者來不及剷倒你、四下無人空氣清新、射程中浮現一道無風帶、守門因獨自面對你而大驚失色,你可以悠遊恣意地出腳,但說時遲那時快,這瞬間過了便再也回不來,足球場上,90分鐘賽事約莫不會有超過2~3秒這般自由時光。 \n 理解、透視、運籌那一片草原,在對手設下的高牆間鑿出一小片自由,是中場球員的責任:要不,在對手的布陣中馬上辨識出洞隙,見縫插針,否則,聰慧地把球給到隊友即將到位之處,讓他順勢就能起腳。球評們常說的「視野」,尤指中場球手在廣袤草原裡的這種神秘直覺,能在一坨黑雲中,隱密地鑽開三、兩束天光,便可終結比賽。足球陣勢「4-3-3」、「4-4-2」……中的中間那個數字,即代表著中場球員的人數配置,他們是球隊的靈魂,少了這三、四個人的穿針引線,前鋒便如紙糊的一般,隨風飄盪。 \n 「詩人」起腳,救贖單調人生 \n 世界盃十六強賽,西班牙對上葡萄牙,未演先轟動,兩國分居世界排名第二與三;小組賽時葡國門將艾德瓦多一球未失,西班牙則是一敗後漸入佳境。開踢後,西班牙長時間控球在腳,葡萄牙則主打防守反擊,把全世界最狡猾的箭頭克里斯汀.羅納多放在中線。63分鐘過去,除開幾次遠射砲,雙方門將未見明顯威脅,但此念頭尚未落定,西班牙中場便先有了譜:先是伊涅斯塔禁區外帶球,看似漫不經心地傳給禁區邊上、背對球門的哈維;但也在皮球起動的霎那,埋伏在禁區外的前鋒維亞立時往球門突進,哈維並未回身,右腳迎住來球往後一帶,這顆「普天同慶」便聽話地向維亞而去,原本高大的葡萄牙海堤此時出了天光乍現,他先一腳射在艾德瓦多的身上,回彈後再補上一記,球兒頂柱破網,全場西班牙便贏這麼一球。 \n 巴西與智利的十六強淘汰賽,堪稱本屆世界盃最華麗的賽事,紅色球衣的智利快攻快守,滿場飛似疾雷閃電,但亞馬遜大盆地的雨林既大且廣,3:0的比數堪稱公道,巴西隊進的第二球,由左路快速突破的羅比尼奧發端,這使智利後衛在奔跑中不免門戶大開,皮球往中橫傳,迎上中場帥哥卡卡後,只見他毫不停球,直接前傳由越位線後竄出的前鋒法比亞諾,這名箭頭接手後,一個假射便甩脫了守門,寫意地端射破網。 \n 卡卡的前遞、哈維的後甩,宛彿一把手術刀般,畫破了寧靜的歷史,所有觀眾都心神蕩漾。西班牙語系的電視足球播報員常在入球後,憋著一口氣喊上1分鐘長的「Goal~」,那好似推倒巴士底獄最後一塊磚石的快感不是沒有道理:絕大部分市井小民的人生,不都是久攻不下的困局嗎?時光中的命運系譜,不都是一塊接著一塊的圍城嗎?那徒勞地追著球的足球手背影,不正是自己的寫真嗎?在這麼惆悵的歲月中,卡卡、哈維像是詩人,他們腳下的詩歌使我們超越了單調、千篇一律、無解與疏離感的日常生活,感到人的聰慧終也能挑戰上帝,爭取到舒暢的自由,哪怕是2~3秒鐘也好……。 \n 偉大的入球詩篇 \n 1974年世界盃,身著橘色球衣的荷蘭隊驚嚇了全世界,由小組賽、淘汰賽一路打上來的「全能足球」(鋒、衛交疊進攻,回防時又替補輪防)新球風,使他們成為奪標大熱門,事實上,當年冠軍賽開賽的前一分半鐘,對手德國隊就驚出一身冷汗:先開球的荷蘭,把皮球導回自己後場後,一個球員接著一個球員推進,德國中場和後防隊員趁此站好定位,準備上班來善盡「屯田者」的農人角色,哪曉得皮球到了荷蘭隊長克魯夫的腳下後,他突然地換檔加速,閃過一名防守者後轉瞬便到了禁區,兩名白衣德國後衛關門不及,只能出腳鏟人,裁判吹號判罰十二碼;這一球的特殊之處在於:德國隊還沒有任何一個球員碰到過皮球,荷蘭便已1:0領先了。 \n 當然,世界盃史上最偉大的入球詩篇,還是阿根廷人迪亞哥.馬拉度納的作品。一九八六年墨西哥市阿茲提卡體育場,第51分鐘,他打進了著名的「上帝之手」入球,但促使世人慨然放棄對他的究責,轉而投之以聖靈膜拜的,是他四分鐘後打進的第二顆進球:起先一如平常,小馬在自家的後場得球,兩名英格蘭中場例行公事般地趨前攔截,沒想到小馬踩著球一探一迴身,兩個癡漢便都落於身後,過了中場,英格蘭左後衛察覺不妙,欺身上來想一腳搶斷,但小馬顯然查覺了他的意圖,一個變速降檔再加油門,他便離了小馬跑道,此時禁區前就剩中衛了,但面對此時已風神到忘我的小馬,卻是一點防禦力都無,守門員半驚駭、半迷惘的想擋住最後的角度,卻只能一屁股坐在地上,馬拉度納最終在身後的英格蘭人要把他剷倒前,輕輕撥射進網。 \n 詩人與農夫的戰爭 \n 二○○二年世界盃前,FIFA官網製作了一項「世紀進球」的票選,小馬這球獲得第一名,雖然人們說「這樣的詩歌空前絕後」,但五年後,另一個阿根廷小子卻幾乎重寫了詩句裡的相同韻腳:中場得球、一個人盤帶突進、防守者接二連三被晃過、守門員倒地、寫意射門,那一天是二○○七年4月19日,西班牙國王盃的巴塞隆納主場賽事(5:2擊敗Getafe隊),那個攻門的小子名叫李昂內.梅西,第二天早上,西班牙報紙《Marca》就以「梅西度納」(Messidona)來稱呼這名二十歲的少年。有人更把兩個進球的數字拿來比較:馬拉度納用了10.8秒,跑了62公尺、觸球12次、盤過6人得分,而梅西的則是12秒、60公尺、13次與5人。今年的世界盃,馬拉度納以教練的身分,欽點梅西為一九八六阿根廷偉大歷史的接班人,期許足球球場上滿布機械化農業的今日,阿根廷人可以創造出最多的自由空間,確實,梅西一奔馳起來,要從他左腳的迴路將球要出,便如天險一般困難,阿根廷八強賽前的四場賽事,幾乎半數以上入球都來自他的撥雲見日,一場場大無畏的自由朗誦……。 \n 然則,你說怎麼了,四強賽門前,德國4:0擊倒阿根廷,梅西被更強大、更無私的農人行伍囚禁,在藍、白條紋衫的前鋒身影忘我強攻之時,阿根廷在後防線前留下了脆弱的大洞,德國中場史旺茲泰格操刀的快速反擊,旁若無人地攻門又攻門,德國隊教練勒夫說:「我們把球場畫成十八塊,每塊都有人看守,攻防轉換,秩序井然。」二十四年前的強健詩人馬拉度納則說:「我徹底被打敗,像被莫罕默德.阿里的重拳擊中那樣。」 \n 好幾屆的世足賽都如此:每當你期待著詩人來救贖我們刻版、單調、重複的人生,卻悠然望見某種新版的農人,無情地重畫草原地圖,把詩意推入歷史的最深、最深之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