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心情沮喪的搜尋結果,共08

  • 疑丈夫跟小姑亂倫 新莊狠嫂隱忍一年痛下毒手聲押禁見獲准

    疑丈夫跟小姑亂倫 新莊狠嫂隱忍一年痛下毒手聲押禁見獲准

    (更新23:15)38歲張芳馨日前痛下毒手殺害葉姓小姑後再以水泥封屍,偵訊時,張芳馨坦承犯行,供稱懷疑丈夫與小姑亂倫,且嫁進來之後常被婆婆、小姑欺負,早在一年多年就想殺小姑,事發後很擔心2個小孩日後的生活,新北地檢晚間依涉犯殺人重罪,有逃亡、串滅證之虞,向法院聲押禁見獲准。 \n \n偵訊時,張芳馨心情沮喪表示,本來就因房產問題跟小姑感情不好,去年初又聽孩子講說「爸爸喝醉酒,說跟姑姑睡在一起3次」,心情大受打擊,但卻遲遲不敢跟丈夫確認真相,一直將秘密隱藏在心裡,加上小姑時常打電話到娘家鬧,從一年起就想殺小姑。 \n \n張芳馨表示,13日與哥哥聊天時,意外發現小姑2天前又打電話到娘家嗆聲「趕快把女兒帶回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恨意,拿出幾個月前買好的封箱膠帶,決定置小姑於死地,殺害後認為埋在自己家最安全,但為了去除屍臭,才買水泥依續從屍首、身體到腳覆蓋封存。 \n \n張芳馨稱,14日時小姑公司老闆曾找上門,先生有去開小姑房門,但因小姑平常出遠門時都會鎖門,因此不以為意,直到16日公司老闆又找上門,才決定夥同鎖匠開門,「當時覺得無法藏了,因此未阻止他們開門。」 \n \n葉女弟弟則指出,姊姊曾PO出雙腳瘀青照,稱遭到大嫂家暴,嚇得想去申請保護令,因此幾天前聯繫不上姊姊後,就連夜從高雄北上。 \n \n張女丈夫葉吉祥對於妹妹遭到妻子殺害,僅稱「都不知情」,也未提及亂倫一事,雙方各說各話,檢調將持續清查有無其他共犯。

  • 玉女往事被起底 法官楊CC心情沮喪

    玉女往事被起底 法官楊CC心情沮喪

    90年代玉女歌手楊CC(楊昕曦),當年憑著一首《別在上課偷看我的心》走紅,僅發2張專輯就消失演藝圈的她,近來被平面媒體起底已在馬祖地方法院當法官。雖然網路對她由歌手改行當法官的經歷,佩服不已,但楊心希的同事卻透露,其實楊心希為此心情相當沮喪。 \n頂著台大高學歷光環出道的楊心希,退出藝界多年,2008年從輔大學士後法律系畢業後,考上司法官,目前正在馬祖地方法院當法官;據蘋果日報報導,楊心希的同事透露她其實很不喜歡別人提她這段藝界往事,今天報導一曝光,楊心希更是心情沮喪,因為她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她工作表現,而不是20多年前的經歷。 \n楊心希同事更爆料,曾有地檢署同事慕名想請她在活動上表演歌舞,讓她臉色一沉,毫不考慮就拒絕,也不解楊心希為何如此避諱談起這段往事。 \n

  • 情緒自殺-心情沮喪時 不適合分析人生

    情緒自殺-心情沮喪時 不適合分析人生

     情緒是很會騙人的。情緒常常可能會讓你誤以為自己的人生很糟糕,而事實上並沒有那麼糟。 \n 當你心情不錯時,人生看起來好極了;你有正確的觀點、常識和智慧。心情好的時候,凡事都不難,問題也沒什麼好怕的,很容易解決。心情好的時候,人際關係融洽,溝通也很順暢,即使遭受批評,也能欣然接受。 \n 相反地,當你心情不佳時,人生看起來就很糟糕,甚至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你很難用正確的觀點來看待事物,你以為事事都是衝著你來的,也很容易誤解周遭的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你冠上邪惡的動機。 \n 陷阱就在這裡:人們並不了解是自己的情緒在作怪。他們以為生活是在昨天或前一小時忽然變糟的。所以,一個人早上心情好的時候,可能會愛他的妻子、和他的工作與車子。他對前途可能會感到樂觀,對過去也心存感激。可是,到了下午,如果心情不佳,他就會說他痛恨自己的工作,討厭自己的太太,覺得他的車子是垃圾,而且相信他的事業沒有前途。 \n 如果你在他情緒低落的時候問起他的童年,他可能會告訴你,那是一個悲慘的童年,甚至可能會把目前的困境怪罪在父母的頭上。 \n 如此迅速而劇烈的落差看來雖然荒謬可笑,可是我們全都是這樣的。在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們無法正確地看待事情,每件事似乎都很急迫。我們完全忘了當我們心情好的時候,凡事似乎都好多了。我們的經歷是一模一樣的,我們的結婚對象、我們的工作、我們開的車、我們的潛力,以及童年過得好不好等,結果卻因心情的好壞而完全不同! \n 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們不去責怪自己的情緒不對,而是覺得整個人生都不順,似乎真的相信在過去一、兩個小時之內,我們的人生完全瓦解了。 \n 事實上,在你心情不好的時候,生活並沒有變得如你想得那麼糟糕。你可以學習去質疑自己的判斷,而不要困在憤怒之中,以為自己看得很實際。不妨提醒自己:「我當然會有戒心(或感到生氣、挫折、緊張、沮喪),因為我心情不好嘛!每次情緒低落時,我都會有負面的感受。」 \n 當你的心情糟透時,學會一笑置之:這是人類不可避免的情況,會隨著時間過去的,不必理它。 \n 心情沮喪時不適合分析你的人生。這麼做等於是情緒自殺。如果你真的有一個正當的問題,先改善心情,反正它不會消失的。竅門是:感激我們的好心情,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則要保持優雅的風度,不要把問題看得太嚴重。下次你情緒低落時,無論原因是什麼,都提醒自己:「這次也會過去的。」沒錯,它真的會過去。 \n (摘自本書內文) \n \n★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n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n生命線:1995 \n張老師專線:1980 \n

  • 耐心勸回自殺婦 婦人送滷味感謝警

    耐心勸回自殺婦 婦人送滷味感謝警

    新北市中和區一名50歲陳姓女子日前因家庭因素心情沮喪,一個人在家中吞下多顆安眠藥企圖自殺,女兒發現後報警處理,警消將陳女送往雙和醫院急救,及時救回一命,清醒後的陳女在醫院內不斷狂喊、亂叫,院方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請求警方協助。 \n中和二警分局錦和派出所警員林詠昇、吳濤獲報趕至現場,2人先行安撫她的情緒,原來陳女自殺原因是因為家庭問題,她離婚後覺得女兒都不太理她,讓她心情沮喪,2名警員開始慢慢分享自己的家庭生活以及從警後的小故事,沒想到一聊就超過1個多小時,陳女也慢慢釋懷,原來女兒並不是不理她,只是忙碌。 \n心情恢復的陳女在女兒的陪同下返家。沒想到2天後,陳女竟帶著滷味、飲料親自到錦和派出所,當面感謝2位警員當初的陪伴。3人宛如成了好朋友,林詠昇和吳濤異口同聲說:「歡迎陳姐隨時來訪,只要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與他們聯繫。」 \n中和二警分局祕書室主任劉建良指出,警察的勤務相當辛苦,但是林詠昇和吳濤仍然願意陪伴心情沮喪的自殺女子,民眾的小事就是警察的大事,因為2人的熱心也挽救了一個可能破碎的家庭。 \n(珍惜生命 請撥1995)

  • 給你一對英語的翅膀-三千煩惱絲讓你抓狂了嗎?

     某國際時尚雜誌曾統計並分析各國女性最在意的外觀部分,亞洲女性追求白皙無暇的肌膚(fair skin);而北美洲女性則是對於髮型有相當程度的偏執!不過,當美國人說 "I had a bad hair day!" 可不一定在抱怨他的髮型有多糟多亂!頂著一頭亂髮出門見人,的確讓人心情不佳,甚至影響一整天的辦事效率,口語中衍生出了這個和頭髮相關的俚語來形容--「諸事不順的一天」! \n I had a bad hair day! First, my computer shut down this morning. And then, I forgot an important meeting with my clients. I came home with bad hair. \n 今天真是諸事不順!一開始是電腦在早上當機,接下來我又忘了和客戶有個重要的會議。最後心煩意亂的回到家。 \n 原來,a bad hair day就是a day when everything seems to go wrong! (這天什麼事都不順),也可以用 "It's not my day!" 來表達同樣沮喪的感受。 \n 當然,這個俚語也是可以用來描述因為髮型不佳,而影響到一整天心情的: \n Is she having a bad hair day or what? I've never seen hair that color before! I don't mean to get on her case, but I've never met anyone who can get on my nerves like her! \n 她頭髮是怎麼了?可以再糟一點!我從來沒有看過誰的頭髮是那種顏色的!我無意在背後這樣說她,可是我還真的沒遇過誰可以讓我這樣受不了的! \n 例句中有兩個實用片語:get on one's case「故意針對某人去挑毛病」。get on one's nerves「令人抓狂」。 \n 你被難以整理的頭髮影響心情了?下回聽到人家說I had a bad hair day可別先急著安慰對方的髮型,要適時展現關心、表現同理心,示意對方你理解他/她倒楣的心情! \n 世界公民Weekly \n 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 赴日測試 阿福:夢想的開始

    赴日測試 阿福:夢想的開始

     「那只是夢想的開始,若在日職投出成績,才算圓夢。」陽建福將於20日赴日測試,等了10多年的旅外夢終於有開端。他說:「心情很平靜,總之盡力去投,不成也沒關係,回台灣依然會繼續拚下去。」 \n 這趟日本行攸關阿福的旅外夢,要去多久呢?「我現在也不清楚。」他說。 \n 業餘時期就有國外球隊對阿福有興趣,加入牛隊後,近鐵隊原有意網羅,卻因近鐵與歐力士隊合併而告吹。 \n 這次阿福的心情並未受到要赴日測試的影響,他說:「如果我還23、24歲,情緒一定會波動,心思全放在測試,想全力一拚,拚不成會沮喪,回來後心情盪到谷底,無法有正常表現。」 \n 「我現在32歲,在職棒闖了8年,心態已不一樣。我會平常心以對,做好該做的事,投好該投的球,成不成就讓日本球團決定。若決定要我了,再思考下一步,並交給球團去交涉。」他說。 \n 若只是日職二軍呢?阿福說:「至少在日職薪水比較高,可學到很多東西,也有機會上一軍,但現在說這些還太早。」據了解,測試主要是看球速,「我早已調整好了,只差實際對戰的感覺。」他說。 \n 隊友林英傑開玩笑:「阿福最終還是會回來投開幕戰。」其實是想刺激他,不要留退路。蔡仲南則建議阿福,「除了球速,一定要把自己的特色投出來,日職才會青睞。」 \n 過了30而立的年紀,阿福想得更開!「若旅日不成也不會喪志,回國還是一條好漢。今年球季結束就具有自由球員資格,我要投出一番成績,讓其他3支職棒隊想網羅我。」 \n 阿福渴望一張複數年合約,不想每年為談薪苦惱。他說:「在那幾年我可以專心為球隊與個人成績打拚。」旅日?亦或自由球員?今年的確是阿福的關鍵年。

  • 要給求職者更多信心

    要瞭解此波失業潮對勞工造成的衝擊,問勞委會各地就業服務站人員最清楚。 \n勞委會就業服務組組長賴樹立回憶,在金融海嘯最嚴重的期間,由於裁員潮、無薪假,出現求職者激增,就服站內經常彌漫著一股風雨欲來的低氣壓,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爆工作人員與求職者之間的口角。 \n賴樹立說,那段時間對就服站服務態度而言,是最嚴格考驗,許多就服站服務員亦覺得自己累的半死,還得不到民眾的掌聲,很沮喪。 \n多轉換心情 可度過沮喪 \n他則以「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安慰就服站基層人員,鼓勵他們要多轉換心情。 \n賴樹立表示,各地就服站中,板橋站是最大站,由於金融風暴後,求職人數很多,板橋站經常要到10點以後才能打烊,板橋站人員時常接到台中站同仁電話,得知台中站晚上9點就可以下班,心情立刻覺得忿忿不平,但後來台南站打電話過來,告知半夜12點前都可以聯繫,板橋站才知道台南站要12點才能下班,說也奇怪,板橋站同仁忿忿不平心情就會消失,顯示心情轉換在一念之間。 \n工作價值 別在乎他人眼光 \n他並舉「人山人海的停車場」書中內容指出,工作的價值並不在於別人的眼光,而是能否改變自己的心態,如果能夠改變,就不會有過不去的關卡。 \n除了鼓勵就業服務站人員轉換面對失業勞工的心境外,為避免因為言語不慎引爆衝突,勞委會亦安排每位就服站第一線人員,接受說話方法的課程。 \n賴樹立曾親眼看到就服站人員對著求職者喃喃自語的說,為什麼唸這麼好的大學還找不到工作呢,當求職者的臉已經脹的滿臉通紅時,就服站人員還搞不清楚他說了什麼話,讓對方這麼激動。 \n這個畫面深深烙印在賴樹立的腦海中,甚至還曾經有失業者因為不符請領失業給付規定、拿不到給付,憤怒之餘,掏出刀子戳在桌上,要就服站小心點,雖然在警察出手制止下事態沒有擴大,但也讓賴樹立體會說話的重要。 \n鼓勵失業者 奮力向前行 \n賴樹立曾聽說王品牛排也安排接待人員上說話方法訓練,事實上,就服站人員在接受訓練後,再度面對因找不到工作而沮喪的大學畢業生,就不會脫口而出「怎會這樣?」而會給予安慰,告訴失業者找不到工作,不見得是因為他的條件不好,在勞委會協助下,一定可以更快的找到工作。這樣的訓練不僅消弭可能的衝突,也讓失業者更多些向前走的勇氣與信心。

  • 蔣介石日記 披露撤台前心情

    六十年前的今天,國府行政院遷都台北,兩天後,蔣介石自成都鳳凰山機場飛台,從此沒再踏上故土一步。這一幕,即使已經過了一甲子歲月,仍不免引人懷想:當時的蔣介石是什麼心情?是沮喪?悲傷?還是慶幸?透過蔣日記的揭露,吾人終可窺知一二。 \n從成都到台北的飛行何其漫長,途中蔣不免心情沉重,以致「假眠三小時未能成寐」。12月10日當天的日記記載:「十八時半抵台北,與辭修同車到草盧寓(按,陽明山招待所)。空氣清淡,環境清靜,與成都灰塞陰沉相較,則判若天淵也。」 \n自省一年慘狀 不敢回顧 \n然而西南戰況失利的消息不斷傳來,卻讓他寢食難安,惡夢連連。12月23日的日記記載:「昨晚冬至,夜間夢在新建未漆之樓梯,努力掙扎爬上梯底時已力竭氣衰而醒。若此為預兆,前途艱危可知,而成功亦可卜也。」 \n當年的最後一天,蔣在日記自省:「一年悲劇與慘狀實不忍反省亦不敢回顧」。而最令蔣感到苦痛且悔之已晚者,乃是「軍隊為作戰而消滅者十之二,為投機而降服者十之二,為避戰圖逃而滅亡者十之五,其他運來台灣及各島整訓存留者不過十之一而已。」道盡飽嘗眾叛親離的苦痛。 \n陳誠、孫立人 互為犄角 \n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宣布引退。引退前,蔣已為「棄大陸保台灣」的戰略預作布局。1月5日,任命陳誠為台灣省主席,1月18日陳兼任警備總司令。此前,孫立人將軍已經在台灣南部訓練新兵多時。陳、孫兩人一北一南,互為犄角,成為台灣防務的重心。 \n軍事之外,財政金融也是關鍵。早在下野前的1月10日,蔣即命令中央銀行將儲備金移往台灣、廈門,由蔣經國、周宏濤負責督運。這批資產,依1949年市值估算,約為5億美元左右。6月14日台灣實施幣制改革,以運台80萬兩黃金作為改制基金,蔣在日記自敘:「此乃最重要之政策,得以實施,為慰。」。蔣的保台布局,至此已大致完備。 \n80萬兩黃金 運台作基金 \n此時大陸局勢更趨惡化。1949年4月21日,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投共,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南京易幟。行政院遷廣州,李宗仁則飛往桂林,拒不赴穗。李宗仁提出六條方案,要求蔣不得再幕後指揮軍政大計,並冀其「暫時出國赴歐美訪問,免礙軍政改革,」作為赴穗的條件。蔣對李的前五條只做了敷衍答覆。至於出國一事,蔣則斷然拒絕,日記記載:「以余剿共之志,如國內有寸土可為我革命立足之地,則余不敢放棄此責任也。」 \n除了內憂,蔣還須面對來自美國的質疑與挑戰。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予外界以美已放棄蔣政權的印象,一時之間,人心惶惶。8月12日蔣在日記寫道:「美國對華白皮書之發表,實為我國民族與革命最後最兇之一擊。」 \n吳國楨任省主席 美屬意 \n隨後,蔣做出妥協,根據鄭介民自美攜回的美方白吉爾上將備忘錄內容,於12月15日任命美方屬意的吳國楨為台灣省主席。蔣在日記記載:「此無異再冒險一次也。」12月31日,美國參眾兩院終於通過「繼續援華方案」,台灣的危局初獲確保。 \n至此,風雲動盪的一九四九年總算過去。月底蔣偕家人到日月潭渡假,面對湖光平靜、山色蒼茫的明潭景致,蔣心有所感地在日記寫道:「在此重大失敗之中,亡命台灣猶有自由生活,殊覺自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