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心是孤獨的獵手的搜尋結果,共03

  • 《三少四壯集》你的心是孤獨的獵手

     麥卡勒斯,你廿三歲那年出版的《心是孤獨的獵手》便是傑作,你的成就超過你們本國男性同儕海明威和費滋傑羅。 \n 你就算不是全球最重要的作家,也是全美國最重要的,我在你的小說裡讀到詩味和高貴的情操。梅維爾之後,再沒有人有這種文筆了。麥卡勒斯,上面那些話是劇作家田納西威廉說的,他也是你最好的朋友。 \n 但我認為,不只美國,你是世界文壇上數一數二的作家,你的成就超過你們本國男性同儕海明威和費滋傑羅。英國小說家葛恩推崇你的地位與福克納和勞倫斯一樣崇高。你廿三歲那年出版的《心是孤獨的獵手》便是傑作,我讀了二遍,這本反法西斯的鉅著,描繪美國南方下層生活的困境和命運,以及邊緣人物的孤獨,我特別喜歡你那白描生動的寫法,和那充滿韻律感的文句。我很愛你這本處女作,真的。 \n 你是幸運的,有那樣的文筆,第一本書便成名。但你也很不幸的,罹患小兒痲痺症,終生不健康,後來半身不遂。沒有人明白你和里夫分分合合的戀情和婚姻,廿歲那年認識他,他是軍人,剛好駐紮在你的鎮上,他愛你的文采,乃至於嫉妒,他看著你寫,仔細讀你的書,你問他:那本《心是孤獨的獵手》寫得好嗎?他回答:寫得不是好,是太好了。但他自己一個字也沒寫,除了給你的情書。 \n 你們離婚又結婚,移居法國那一年,里夫的憂鬱症犯了,要求你一起自殺,你沒答應,你返回美國,他在法國一家旅館房間結束自己的生命。但你也活不了多久,五十歲,對一位天才作家是否太短,太傳奇?你的生命和小說人物的悲劇幾乎一樣,但你寫的那幾本小說也不過都是淡淡的哀愁,人物彷彿都安靜地活著,倘若真的有什麼不幸發生,也會試著催眠自己。 \n 然後用一塊折得整整齊齊的手帕擦著額頭說,「當一個人知道。但卻又不能讓別人理解,他怎麼辦?」他怎麼辦?很遠的地方傳來柔和清脆的教堂鐘聲,銀白色的月光照在隔壁房子的屋頂上,天空是夏天的藍色……麥卡勒斯,我真的這樣讀你,這樣一句一句地讀下去,我羨慕你的語氣語調乃至於語法。 \n 你從小立志當鋼琴演奏家,十七歲那年,你的家人變賣鑽石戒指,為了讓你前往紐約去讀茱莉亞音樂學院,那時他們不知道,在讀過杜斯妥也夫斯基和托爾斯泰等人的作品後,你已經改行想當作家,反正,你人才到了紐約,就在地鐵裡掉了錢包,所以,茱莉亞音學院也沒唸了,你在哥倫比亞大學註冊,在布魯克林結交文友和寫作。 \n 你到底怎麼寫的?我知道你是完美主義者,一本小說可以修改數年,且你一身都是病,不但是藥罐子,四十歲後的日子幾乎都在輪椅上度過,是什麼支撐你寫下去?我在你書中找到下面的句子:「夜晚是美妙的,她根本沒時間自己嚇唬自己。一旦黑暗降臨,她滿腦子便是音樂。她散步時,就給自己唱歌。她感覺整個小鎮都在傾聽……」 \n 麥卡勒斯,這便是你嗎?你是這樣寫下去的嗎?

  • 追愛寫孤獨 麥卡勒斯旋風再起

     被《時代》雜誌譽為「百大最佳英文小說」的《心是孤獨的獵手》,是作家麥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見圖,自由之丘提供)第一本小說。這本創作於一九三○年代的經典,在美國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推薦下,二○○四年賣出六十多萬冊,重掀「麥卡勒斯風潮」。麥卡勒斯寫當時美國南方邊緣人,無力抗衡傳統體制的孤獨感及夢碎的心境。而她的人生也戲劇化地如她筆下人物。 \n 《心是孤獨的獵手》捕捉三○年代美國南方在經濟大蕭條、共產主義興起、種族不平等、貧富差距過大的氛圍。書中角色有窮困的十三歲女孩米克、左傾工人革命家傑克、提倡黑人運動的黑人醫生考普蘭德,以及總是默默無語的咖啡館老闆布瑞農。這些人無論多麼努力,都無法打破階級牢籠。 \n 一九一七年生於美國喬治亞的麥卡勒斯,廿三歲憑藉《心是孤獨的獵手》登上美國暢銷書排行榜。此後她的小說皆受到矚目,一九四一年的《金色眼睛的映射》寫同性戀的故事、一九五一年的《傷心咖啡館之歌》寫愛上駝子的女主角為愛人開了一家咖啡館等。 \n 「我筆下的人物相當古怪,『愛』是我選擇這些人物描寫的中心。」麥卡勒斯曾說,人們生理上的缺陷象徵精神的隔絕孤立。《心是孤獨的獵手》中,主角們渴求被理解,找上啞吧辛格傾訴,辛格則將自己的內心託付給另一個瘋子啞吧,當瘋子啞吧離去,一切跟著分崩離析。 \n 這份熱切與絕望也與麥卡勒斯自己對愛的追求相似。一九三八年她嫁給美國陸軍下士詹姆士,卻因愛上同性女子而離婚。但又覺得人生不能沒有詹姆士,麥卡勒斯與他再婚,最後還是分手,詹姆士自殺身亡。 \n 悲劇還不只如此。麥卡勒斯擁有優異的音樂天賦,家中盡力栽培她往音樂家的路前進。十七歲到紐約報名註冊茱莉亞音樂學院,卻因報名費被偷,無法順利進入音樂學院就讀。 \n 最後她選擇修讀哥倫比亞大學夜間部寫作班,十五歲那年因罹患風溼熱被誤診,三次中風,廿九歲全身癱瘓,五十歲病逝。 \n 好友、知名劇作《欲望街車》作者田納西‧威廉斯形容麥卡勒斯,「卡森的心常是孤寂的,對於她想奉獻的事物,她的心是一位不倦的獵人,然而這是一顆上天賦予光芒的心,驅散它周圍的陰影。」

  • 書人物-台灣有「麥迷」嗎?

    「什麼叫人物,什麼叫氛圍,什麼叫底蘊和內涵,去讀一讀《傷心咖啡館之歌》就明白了。」大陸作家蘇童口中盛讚的《傷心咖啡館之歌》(大田),出版於1950年代,作者卡森‧麥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被喻為「孤獨的獵手」,她筆下的故事,文字清淡簡雅,卻永遠圍繞著最深沈的孤獨。 \n收錄書中的中篇〈傷心咖啡館之歌〉,一開頭,麥卡勒斯便以說書人的口吻,從一座冷冷清清的小城風景開始述說。然而,小城並不是沒有過繁華,城的正中央一棟全用木板給釘死的老房子,曾是一間高朋滿座的咖啡館,咖啡館的主人,是個又黑又高、長了一雙鬥雞眼的女人,愛蜜莉亞。 \n小說的起點,就是故事的結尾,這讓小說的筆調透露出幾分雲淡風輕,愛蜜莉亞以及她掀起的風浪與傳奇,還沒開始訴說就有了滄桑。麥卡勒斯以旁觀角度描寫愛蜜莉亞意外地愛上駝子表哥後,在因他而開幕的咖啡館裡,看似平和的日子如何急轉直下,走向哀傷的結局。 \n麥卡勒斯生於1917年,英國小說家格雷安.葛林曾說她與福克納是繼D.H.勞倫斯之後,唯一具有原創詩情的美國作家。2004年歐普拉選書推薦她的成名作《寂寞獵人》,再度吸引美國讀者重新閱讀這部經典。 \n近年大陸儼然也形成一群「麥迷」,2008年推出她的5部小說全集。除了蘇童曾將《傷心咖啡館之歌》列為影響他最深的作品之一,第一位把麥卡勒斯介紹到大陸的譯者李文俊也曾提到,60年代他在美國一所大學圖書館借閱《傷心咖啡館之歌》時,竟發現借書卡上唯一留下的借書人名字是:錢鍾書。 \n台灣則從70年代末陸續引進麥卡勒斯的小說,2008年小知堂出版社重新出版《寂寞獵人》(前譯《同是天涯淪落人》,大陸譯為《心是孤獨的獵手》)、《婚禮的獨行者》(前譯《寂寞心程》)。近期大田出版社則將再度引進她的中短篇小說集《傷心咖啡館之歌》(前譯《小酒館的悲歌》)。 \n人心的孤獨與疏離,貫穿麥卡勒斯的所有小說,而這與她體弱多病、敏感的性情不無關係。早慧的她,17歲便考入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卻因在地鐵裡弄丟學費而無法註冊。之後她在哥倫比亞大學就讀夜間寫作班,23歲出版《寂寞獵人》後一鳴驚人,本書也被美國《時代雜誌》列為百大最佳英文小說。 \n麥卡勒斯從年少時便受風濕疾病所苦,曾多次中風,31歲時左半身癱瘓,在疾病摧殘下,她仍陸續寫出《金色獨眼中的倒影》、《婚禮的獨行者》、《沒有指針的時鐘》等長篇小說、詩集與劇作,並與卡波提、田納西‧威廉斯等人成為親密文友。麥卡勒斯與丈夫李維.麥卡勒斯(Reeves McCullers)的婚姻時好時壞,兩人曾離婚後再度結婚,最後仍走向離異,李維之後自殺身亡。 \n麥卡勒斯筆下的人物十分古怪,她本人也因「古怪」行徑而備受爭議。愛男人也愛女人的她,被後世論者評為「酷兒」(Queer)先驅。麥卡勒斯於1967年病逝,年僅50歲,未完成的自傳《照亮及暗夜之光》在她過世30多年後出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