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志願隊的搜尋結果,共75

  • 退而不休 油協祥和志工隊獲全國績優志工團隊獎

    退而不休 油協祥和志工隊獲全國績優志工團隊獎

    苗栗縣石油事業退休人員協會「油協祥和志工隊」獲今年度全國衛生福利績優志工團隊獎殊榮,苗栗縣長徐耀昌22日表揚志工並頒發獎勵金。

  • 志工服務學習結合老人共餐 傳播愛與關懷

    志工服務學習結合老人共餐 傳播愛與關懷

    新北市永平高中志工服務隊結合在地臉書社團「我是永和人」,提供每月一次的老人共餐服務,藉由社區志工服務培養愛與包容心,新北市議員羅文崇也共襄盛舉,為社區長者奉獻心力。

  • 趙爾東專欄》老有所養 也要老有所用

    中國超過60歲的老者已達2.5億,全國養老床位雖僅750萬張,龐大而成功的脫貧計畫,通過鄉辦扶貧企業等就地就業,讓一些勞動力留在農村,卻也兼有居家養老功能。大陸最近更出台《關於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要大力發展多種模式的優化養老服務。

  • 長庚志工無私奉獻 找到生活價值

    長庚志工無私奉獻 找到生活價值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4日舉辦「林口、台北、桃園及基隆志工表揚大會」,今年共表揚7位員工國際志工、2位長青志工、205位資深服務獎及15位親善志工獎,獲獎人數高達220位,其中6位甚至服務已滿30年,長庚決策委員會主委程文俊親自表揚並肯定他們的無私付出。

  • 想看女兒步入禮堂!台大醫新竹分院志工隊圓他心願

    想看女兒步入禮堂!台大醫新竹分院志工隊圓他心願

    台大醫院新竹分院志工隊成立30年,從8人逐步擴增到220人,志工們秉持著「病人到哪裡、服務就到哪裡」的精神,協助病患解決在院內各種需求,甚至還曾為了一圓癌末病患看女兒結婚的夢想,將交誼廳布置得美輪美奐,用心付出也讓志工隊連續18年獲得新竹市志願服務業務評鑑「特優獎」。

  • 曾參與52次中國抗戰任務 飛虎隊轟炸機成員96歲過世

    曾參與52次中國抗戰任務 飛虎隊轟炸機成員96歲過世

    美國陸軍第14航空軍,第11轟炸中隊的理察.謝爾曼少校(Maj. Richard Sherman)在路易斯安那州門羅的退伍軍人之家養老院中安詳去世,享年96歲。

  • 新北》幸福單車隊趴趴走  蔡健棠要打「安靜不擾民」選戰

    新北》幸福單車隊趴趴走 蔡健棠要打「安靜不擾民」選戰

    「拜託拜託,請支持X號候選人000」,宣傳車在路上聲嘶力竭大喊,這種擾人式宣傳法常讓人反感,新北市議員候選人蔡健棠別出心裁組成「棒棒棠幸福單車隊」,找來8位穿著鮮艷服飾的單車騎士,背著宣傳旗幟整齊劃一在大街穿梭,低調又安靜的新宣傳手法,所到之處不少人爭相拍照,宣傳效果十足。 \n \n蔡健棠的「幸福單車隊」,由8位專業騎士組成,有時也會有支持群眾志願參加,騎乘的服飾、裝備及單車的樣式、塗色,都經過精心設計及考量,騎士統一穿著代表國民黨的白色外衣、藍色專業通風衣褲,腳穿象徵七彩祥雲的彩虹長襪,再統一騎上亮黃色的單車,色調鮮豔吸晴,8人車隊宛如長龍騎在街上,想不注意都很難。 \n \n有別冷冰冰的機器喇叭拜託聲,蔡健棠的8人幸福單車隊不呼口號、不喊宣傳語,背上插著印有蔡健棠姓名及照片的旗幟,低調又安靜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但車隊走到哪裡就是目光焦點,每每等停紅燈或路旁稍事休息,就有民眾靠前拍照或要求合照,宣傳效果極佳。 \n \n蔡健棠表示,時代不斷進步,選民素質與自我意識提升,過去「熱鬧有人氣」的競宣傳手法已經落伍,拿著大聲公、開著宣傳車在街道肆意喊叫,反而容易引起選民們的反感,他就曾在黨內初選時,曾看到一位參選人經常動用鑼鼓隊營造熱鬧氣氛,結果不時遭鄰居抗議太吵,效果大打折扣,該位參選人最後也沒有通過初選,選舉及宣傳方式也應該要與時俱進,「讓我們用低調中的奢華,打一場安靜不擾民的選戰」。

  • 嘉邑行善團捐「消防警備車」 嘉市特搜隊救災量能變大

    嘉邑行善團捐「消防警備車」 嘉市特搜隊救災量能變大

    嘉義市2016年成立雲嘉第1支專責特種搜救隊,雖特搜隊裝備齊全,執行任務沒問題,卻因缺乏載運物資的交通工具,影響出發時程,為加速特搜隊的動能,在義消小隊長鄭昆河居中促成,嘉邑行善團特別捐贈一輛量身打造的「消防警備車」給嘉市消防局,30日上午在市府大門以辦喜事的心情,進行這場有意義的捐贈儀式。 \n \n鄭昆河說,市消專責特搜隊除平日的火警、救援任務外,期間也曾參與台南維冠大樓、花蓮震災等重大災難任務,為因應隨時突發的災害事故,特搜隊平時就需要整備包含人命搜救、災害搶救、緊急救護、後勤補給等各式裝備器材,隨時待命,雖在市府及議會支持之下,相關裝備器材已陸續到位,惟獨欠缺一輛空間大、方便運載送且機動性高的「消防警備車」,以因應機動出勤救災。 \n \n透過鄭昆河的居中聯繫,嘉邑行善團決定以240萬元善款,為特搜隊專門打造一輛警備車,嘉邑行善團理事長蔡萬華希望有了這輛車,特搜隊出任務能事半功倍,也向外界喊話,行善團的愛心向外擴大,但絕不會排擠原有造橋鋪路等4大志願推動。 \n \n本身是特搜隊一員的東區分隊分隊長陳建瑋說,以前接到突發災變任務,通常人員在短短時間內就能集結到位,唯獨臨時要調動運送救災設備的車輛不太容易,導致出發時程被迫延後,未來有這輛以行善團為名的「嘉邑行善團」號,在裝備平日就準備妥當下,絕對能在最短時間內出發前往災區,且更能適現場狀況,當成臨時指揮站或簡易休息站。 \n \n市長涂醒哲期待這部新式救災車輛能載送特搜人員各項裝備器材上山下海,更迅速、安全且有效率地出勤救災,嘉惠民眾。

  • 政府推新南向  大學生完成不「柬」單志願服務

    政府推新南向 大學生完成不「柬」單志願服務

    「柬埔寨」是政府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國家之一,雖然經濟成長快速,但仍存在著貧富懸殊的問題。今年包括國防醫學院、亞洲大學及元智大學的學生社團均看到柬國的需要,他們用愛串連,勇往前行,完成不「柬」單的志願服務行。 \n \n國防醫學院青年志工服務隊今年成立第8年,團隊成員均有醫學專長,並由三軍總醫院小兒科醫師擔任指導老師,培育團員醫事及衛生知能。他們今年前往的地區位於暹粒省Tayek村,服務主軸為醫療衛生及教育文化,除延續過往所提供的健康諮詢檢查及藥材捐助外,另外創新開辦「餐盤計畫」,協助當地孩童用餐後,養成清潔餐盤的習慣,不再讓疾病悄悄上身! \n \n國防醫學院團隊也去到金邊市區的孤兒院及Preak Kmeng小學,透過寄生蟲防治、登革熱、發燒、傷口包紮等衛生教育課程,提供當地孩童建立正確的醫療衛生觀念,同時進行垃圾分類宣導,示範如何壓縮和集中垃圾,建立環境整潔,降低疾病傳染的衛生觀念。 \n \n亞洲大學青年志工服務隊每年的寒暑假期間,均會前往柬埔寨的服務據點,提供弱勢兒少來自臺灣的捐贈物資,並進行衛生教育、語文學習與舞蹈等服務,長期陪伴是團隊最原始的初衷。團員洪嘉嬨說:「雖然提供的物資有限,但我們用陪伴讓孩子增添更美好的回憶!」今年,善用在台募資的3萬元,捐贈20台腳踏車,讓暹粒省Taom村落的孩童,不再因求學之路因缺乏交通工具而中輟失學。 \n \n元智大學青年志工服務隊,今年前往的地區位在柬埔寨西北方馬德望省,透過當地非營利組織Khmer New Generation Organization(KNGO)的協助,瞭解到孩童缺乏教育資源,而衛生觀念也不普及,透過遊戲進行英語課程,提供基礎及進階的生活會話,另外,利用示範教學,教導正確刷牙步驟,自小建立個人衛生觀念,讓蛀牙不再來!結束服務後,團長高偉成感性地說:「短短1個月,我看到一個簡單的世界,手機和電腦都不再重要,而是讓我學會如何抬頭看世界。」

  • 屏東志工大會師 2200人總動員

    屏東志工大會師 2200人總動員

    12月5日是「國際志工日」,為了響應屏東縣每年都會舉辦聯合服務活動,志工大會師一起貢獻社會並聯絡感情。今年「志工起飛、屏東最亮」活動,有2200多名志工在全縣各地投入,並以連線直播相互打氣,副縣長吳麗雪也為新加入的志工隊授旗。 \n \n今年大會師全縣33鄉鎮市的社區、慈善團體、警察志工、縣府同仁等77個志工團隊共2200多人,同步在各地進行,包括東港地區志工進行淨灘,佳冬鄉志工服務獨居長輩,恆春鎮志工清掃街道等,服務非常多元。 \n \n今年也以臉書平台「阿猴城志工網」連線直播,讓各地服務團隊相互分享鼓勵。主場地屏東市有800多人參加,副縣長吳麗雪為今年新加入的13支志工隊進行授旗儀式,她感謝一直有新血投入志工行列,持續對社會無私奉獻。 \n \n依《志願服務法》必須上過基礎及特殊訓練後,才能領取服務紀錄冊,成為「志工」,否則一般只稱「義工」。屏東縣每年約有10萬餘人次參與志願服務,其中約1萬5千人領有紀錄冊;志工3年服務滿300小時,就能領取榮譽卡。 \n \n社會處長劉美淑說,屏東目前有160多隊志工隊,縣府鼓勵參與志願服務的民眾要上課訓練並加入志工隊,不但更專業,也有保險補助,領有榮譽卡還有國家風景區門票優惠等福利。 \n \n目前屏東縣志工人數最多的服務項目是社會服務和環保。劉美淑說,志工服務層面很廣,也各有特色及專業。縣府各局處都有志工隊,像衛生局有食安志工,推廣食安教育;工務處有路平志工,幫忙通報各地道路坑洞,並幫忙補小洞;原民處有金融志工,到部落宣導防詐騙教育等。

  • 陸4隊來台賽龍舟 歷年最多

    陸4隊來台賽龍舟 歷年最多

     台北國際龍舟錦標賽一連舉辦3天,今年有4支隊伍來自大陸上海與南京,主辦單位台北市政府體育局表示,這是歷年參賽大陸隊伍最多的一次,尤其南京更是首次參與的城市。經過兩天初賽激烈競技,上海青浦隊與南京港華燃氣隊兩支隊伍晉級,端午節(30日)當天上午參加準決賽。 \n 「划龍舟,就不滑手機了。」在4支大陸隊伍中,南京商業學校龍舟隊顯得青春朝氣,隊員是10幾歲的高職生,都是第一次來台。帶隊的教練徐育東表示,學生入隊受訓後,很多家長反映,孩子都變了,以前只愛滑手機、看電視,現在自動念書,還幫忙做家事了。 \n 徐育東說,這是因為學校龍舟隊重視功課,若考試連續兩次不及格,沒話說,就是退隊,隊員有榮譽感,會聽話念書。對於比賽成績,學校反而沒那麼看重。 \n 南京商校2004年成立龍舟隊,由於南京水域多,可同時在各處比賽,比起大陸其他城市更早發展划龍舟運動。 \n \n徐育東認為,學生參加龍舟隊可幫助升學與就業,自從2011年開始舉辦中華龍舟大賽,大陸龍舟競賽風氣逐漸盛行,許多企業經營起自己的龍舟隊,校隊出身的學生身價水漲船高,還沒畢業就有企業打聽,詢問度很高。 \n \n2015年南京商校龍舟隊在中華龍舟大賽贏得第3名,有3、4名龍舟隊員畢業後立即被企業延攬。 \n \n「划龍舟讓我變堅強,去了很多地方,也交上很多朋友。」南京商校龍舟隊隊長兼鼓手高靖,小小的個子,說起話來氣勢十足,她的志願,是考取裁判員證照。 \n \n談龍舟與運動員前途,她成熟穩重,一聊起「打算在台灣怎麼玩」,高靖立刻恢復女孩口吻,興高采烈地說「想去商店買保養品」、「昨天喝了3杯珍珠奶茶」、「想去淡水,海邊感覺很浪漫」。 \n \n最令高靖與南京商校隊員驚奇不已的是,他們發現「台北居然有南京路」。 \n \n另外三支大陸隊伍,分別是上海崇明隊、上海青浦隊與南京港華燃氣隊,都是成人隊伍。其中,上海青浦算是台北龍舟賽的「老鳥」,2016年青浦區也派隊參賽,贏得小型龍舟公開男子組冠軍。 \n \n青浦是上海最早發展龍舟運動、也最活躍的地區,今年由朱家角鎮和重固鎮聯合組隊, 所有隊員均為業餘選手,當中有公務員、企業員工和自由工作者,完全出自對龍舟的熱情而投入。

  • 愛上珍奶!來台賽龍舟 南京隊員1天喝3杯

    台北國際龍舟錦標賽一連舉辦3天,今年有4支隊伍來自大陸上海與南京,主辦單位台北市政府體育局表示,這是歷年參賽大陸隊伍最多的一次,尤其南京更是首次參與的城市。經過兩天初賽激烈競技,上海青浦隊與南京港華燃氣隊兩支隊伍獲得晉級,明天(30日)端午節當天上午參加準決賽。 \n 「划龍舟,就不滑手機了。」在4支大陸隊伍中,南京商業學校龍舟隊顯得青春朝氣,隊員是10幾歲的高職生,都是第一次來台。帶隊的教練徐育東表示,學生入隊受訓後,很多家長反映,孩子都變了,以前只愛滑手機、看電視,現在自動唸書,還幫忙做家事了。 \n 徐育東說,這是因為學校龍舟隊重視功課,若考試連續兩次不及格,沒話說,就是退隊,隊員有榮譽感,會聽話唸書。對於比賽成績,學校反而沒那麼看重。 \n 南京商校2004年成立龍舟隊,由於南京水域多,可同時在各處比賽,比起大陸其他城市更早發展划龍舟運動。 \n 徐育東認為,學生參加龍舟隊可幫助升學與就業,自從2011年開始舉辦中華龍舟大賽,大陸龍舟競賽風氣逐漸盛行,許多企業經營起自己的龍舟隊,校隊出身的學生身價水漲船高,還沒畢業就有企業打聽,詢問度很高。 \n 2015年南京商校龍舟隊在中華龍舟大賽贏得第3名,有3、4名龍舟隊員畢業後立即被企業延攬。 \n 「划龍舟讓我變堅強,去了很多地方,也交上很多朋友。」南京商校龍舟隊隊長兼鼓手高靖,小小的個子,說起話來氣勢十足,她的志願,是考取裁判員證照。 \n 談龍舟與運動員前途,她成熟穩重,一聊起「打算在台灣怎麼玩」,高靖立刻恢復女孩口吻,興高采烈地說「想去商店買保養品」、「昨天喝了3杯珍珠奶茶」、「想去淡水,海邊感覺很浪漫」。 \n 最令高靖與南京商校隊員驚奇不已的是,他們發現「台北居然有南京路」。 \n 另外三支大陸隊伍,分別是上海崇明隊、上海青浦隊與南京港華燃氣隊,都是成人隊伍。其中,上海青浦算是台北龍舟賽的「老鳥」,2016年青浦區也派隊參賽,贏得小型龍舟公開男子組冠軍。 \n 青浦是上海最早發展龍舟運動、也最活躍的地區,今年由朱家角鎮和重固鎮聯合組隊, 所有隊員均為業餘選手,當中有公務員、企業員工和自由工作者,完全出自對龍舟的熱情而投入。

  • 106年澎湖縣志工成長充電站新住 民志工在職訓練開課囉!

    澎湖縣新住民家庭服務中心幸福種子志工隊於97年6月成立迄今,為提供居住本縣新住民適切之服務與培植新住民志工人力,中心志工隊員皆由新住民所組成,平日主要服務項目以電話關懷、協助辦理新住民服務方案、社區外展服務以及多元文化宣導及推廣為主。 \n \n該中心為提升本中心新住民志工於志願服務上的技巧與成長,特於本(106)年2月23日(四)起,假新住民家庭服務中心(婦女福利中心3樓)辦理志工成長充電站-新住民志工在職訓練計畫(詳見活動簡章)。 \n \n社會處表示,目前中心志工隊成員目前以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及大陸籍姐妹為主,非常歡迎年滿20歲且實際居住於澎湖縣之新住民(外籍與大陸籍配偶),有興趣從事志願服務,具有服務熱誠且願意協助中心業務推廣之新住民姐妹,加入本中心幸福種子志工隊的大家庭,中心亦會針對新進志工進行職前訓練,並由資深志工帶領與陪伴新進志工進行服務。中心地址:馬公市中華路242號3樓(新住民家庭服務中心)、連絡電話:9260385、9279446 吳社工。

  • 金門文化志工讚 20年如一日

    金門縣文化局志工隊報名角逐文化部「第23屆全國績優文化志工表揚」,不但獲得睽違10年的「全國績優文化志工團隊大獎」;個人獎方面,金銀銅質獎章也都有斬獲。 \n 金門縣文化局志工隊分別由楊清風、許淑慧擔任隊長、副隊長,這次團隊與台灣4個單位獲得團隊獎。 \n 金門縣文化局志工隊成立於民國84年,是金門縣最早成立的志工團隊,但團隊不倚老賣老,服務內容及服務品質隨著政策與時代變遷推陳出新,近年來積極參與「元宵節燈會、提燈踩街遊行、燈會猜謎」、「跨年晚會」、「全國古蹟日巡禮」、「世界金門日」、「大陸書展」、「兩岸民間藝術節」等大型活動,隊上志工幾乎全體動員,使活動圓滿達成。 \n 此外,每年暑期開辦的「兒童作文夏令營」,端午節開辦「端陽香包製作班」,策辦、教材及道具準備、師資幾乎全由志工隊成員一手承攬,是一支配合度高、也具有主動創新策辦實力的志工隊伍。 \n 在個人獎方面,陳森照獲得金質獎,全國共有10名得獎人。陳森照是金門縣文化局志工隊創隊元老之一,自84年志工隊創隊以來就擔任志工,具有領導、策劃及執行能力,曾多次擔任團隊幹部。此外,他愛好攝影藝術,作品曾多次在金門、台灣及國外展出。 \n 許月輝從86年8月加入文化志工隊,身為家管的她一有時間就主動參與志願工作。她與全國19位文化志工共獲銀質獎。 \n 銅質獎全國共有50名,金門得獎人陳碧麗加入文化局志工隊已近20年,待人親切,並曾在94年、99年及103年三度當選文化局績優志工,101年獲頒金門縣政府績優志工。 \n 縣長陳福海最近接見了這批得獎志工,肯定他們為文化服務及藝文推廣的貢獻和付出,認為得獎是實至名歸。1051226 \n

  • 中市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今成立

    中市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今成立

    台中市政府以打造「志工首都」為願景,推動志願服務參與,由多個勞工團體組成的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22日由副市長林陵三授旗成軍,展開服務。林副市長也頒發感謝狀表揚捐助修繕專款的單位團體,感謝他們成為志工服務的後盾,與市府攜手合作、照顧弱勢。 \n \n 今日活動,包括副市長林陵三、市府勞工局長黃荷婷、社會局長呂建德、台中市總工會理事長陳金源、台中市職業總工會理事長羅永增、大台中職業總工會理事長林蓮助、台中直轄市總工會理事長花錦忠、台中市勞工志願服務協會理事長張月娟、志工隊、多家企業代表等人都共襄盛舉。 \n \n 林陵三表示,很高興今日見證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成立,相信志工隊透過專業技能,可提供更多資源給弱勢家庭。他感謝志工、各單位團體、企業投入人力及經費,透過市府與民間力量結合,更能發揮資源效益。 \n \n 林陵三說,台中近2年志工人數成長快速,從原本8萬多人到今年已突破9萬2,000人,市府持續號召志願服務參與,志工人數往10萬人的目標邁進,希望打造台中成為志工首都,也為2018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做好準備。 \n \n 勞工局黃荷婷指出,希望用愛及希望結合大家的力量,縮短城鄉差距、扶植弱勢家庭。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集結各類專長勞工組成,整合多元資源,在企業等單位團體捐助資金下,將可實現照顧弱勢的目標,希望透過勞資互相合作,與政府力量相輔相成。服務對象以符合社會局中低收入戶、獨居老人、身心障礙勞工等為主,將透過社會局了解需求,未來也會藉由主動探訪,協助更多有需求者獲得資源。 \n \n 社會局呂建德認為,今年7月的尼伯特風災造成台東縣重創,台中市總工會在市政府協調下,颱風過後立即動員鐵工、水電等專業技術人員及機具協助救災,充分發揮專業志工奉獻精神;今日各類專長勞工組成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志工隊,將透過與市府社會局及勞工局合作,達成協助弱勢及鼓勵志願服務參與的多重目標。 \n \n 今日活動也表揚15位勞工局志工,志工隊長沈碧霞表示,志工夥伴們投入志願服務,只要能幫助到人「再累都甘願」,也有成就感。另外,並頒發感謝狀,表揚捐助弱勢家庭房屋修繕專款的工會、企業等單位團體,感謝他們成為志工服務的後盾。

  •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因飛虎隊而引發的珍珠港事變

    太平洋戰爭75周年 因飛虎隊而引發的珍珠港事變

    \t今年12月7日,是日本帝國海軍聯合艦隊偷襲珍珠港的第75個年頭。這場偷襲行動,使得原本不宣而戰的中日戰爭擴大為了同盟國與日本之間的太平洋戰爭。戰火從原來的中國,向南延伸到了與澳洲隔海相鄰新幾內亞,向西則燃燒到了美國控制的中途島。延續自19世紀,由英國、法國與荷蘭等歐洲列強建立的亞洲殖民帝國全面崩盤,一個嶄新的亞太秩序也因此誕生。 \n\t美國的參戰,讓原本孤軍面對日本侵略的中華民國得到了一個空前強大的盟友。只是海峽兩岸的讀者一直有一個錯誤的認知,那就是如果沒有珍珠港,美國不會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甚至於不會主動的招惹日本。其實這樣的觀念大錯特錯,因為早在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四個月以前,陳納德上校就已經在羅斯福的支援下,在昆明宣告成立了中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n \n美國最早的「秘密戰爭」 \n\t過去人們往往認為,「飛虎隊」的成立只是陳納德等少數備役美國軍人俠義的私人行為,與白宮毫無關係。然而,飛虎協會(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史家阿姆斯壯(Alan Armstrong)的研究,羅斯福總統在美籍志願大隊成立的過程中沒有簽署任何有效力的文件,但是在他的點頭默許下,美國陸軍、海軍與陸戰隊航空隊依舊允許陳納德的代理人到基地裡招募空地勤人員。 \n\t參加美籍志願大隊的美軍空地勤人員,名義上受聘於國民政府的中央飛機製造廠(Central Aircraft Manufactory Company)。他們必須要先從原來服務的單位退役,然後與中央飛機製造廠簽署了長達一年的合約。待合約到期,他們還可以再回到美軍服役,並保留原來的軍階。這一切的安排,若沒有美國三軍統帥的點頭根本沒有成真的可能。 \n\t當然,中央飛機製造廠的人員在招募人員時也遇到美軍基地指揮官的刁難。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他們無法招募到一流的戰鬥機飛行員。包括很多後來成為「飛虎隊」王牌飛行英雄的飛行員,都來自於美國海軍的俯衝轟炸機與魚雷機飛行隊,或者是陸軍的轟炸機甚至於運輸機單位。更重要的一點,則是所謂一年後回到部隊服務,並且保留原來軍階的承諾也沒有被完全的實現。 \n\t但是從各方面來看,美籍志願大隊絕對都是美國在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推行的一場「秘密戰爭」。為什麼稱呼為「秘密戰爭」呢?因為這一切都只是來自於美國總統羅斯福、國務卿赫爾(Cordell Hull)、戰爭部長史汀生(Henry Stimson)、海軍部長諾克斯(Frank Knox)以及財政部長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等高級官員的構想,並沒有得到國會的同意。 \n\t受制於《中立法案》(Neutrality Acts),還有籠罩在美國社會的孤立主義情緒影響,羅斯福總統不僅無法直接對德國與日本宣戰,而且也沒有辦法直接提供英國與中國等盟國支持。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透過打「代理人戰爭」的方式來支援民主國家抵禦侵略。那麼,羅斯福等美國政要,又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向中華民國伸出援手的呢? \n \n遏阻日本獨大亞洲 \n\t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的拉法葉中隊(Lafayette Escadrille),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的老鷹中隊(Eagle Squadrons)不一樣,「飛虎隊」雖然也是在外國空軍編制下成立,由美籍空地勤人員組成的傭兵單位,但是指揮官陳納德卻是不折不扣的美國人。換言之,美籍志願大隊雖然也接受蔣中正的調度,但是根本上仍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服務。 \n\t更現實的講,美籍志願大隊是自美西戰爭爆發,美國勢力進入亞太地區以後發動的最早一場國際「秘密戰爭」。發起這場「秘密戰爭」的原因,固然有羅斯福等人同情中國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還是要避免日本獨大亞洲的局面發生。當時美國在亞洲已經有菲律賓一個殖民地,並且奉行自1900年以來的「機會均等」原則,反對任何單一列強獨佔中國大陸的經濟市場。 \n\t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取得了加羅林群島與馬里亞納群島等德國在太平洋島嶼上的殖民地,對美英海上霸權形成了威脅。為了防止日本帝國的勢力不斷擴張,美國與英國等西方列強在1921年到1922年的華盛頓會議(Washington Conference)上刻意壓制東京。首先,英國、美國與法國透過迫使簽署《四國公約》(Four-Power Treaty)的方式,解除了1902年以來的英日同盟關係。 \n\t自此開始,做為西方列強國家龍頭的英國與日本再也不是過去聯合對付俄國與德國的盟友。隨後,英國與美國又在1922年2月6日簽署的《華盛頓海軍條約》(Washington Naval Treaty)中限制日本海軍的發展。這些舉動看在做為帝國主義國家後起之秀,並且已經提出「亞洲門羅主義」,期望主宰整個亞太地區的日本而言已經是一個重大打擊。 \n\t更致命的,則是英美還於同一天推出了志在維護中華民國領土完整,限制任何列強國家獨霸中國市場的《九國公約》(Nine-Power Treaty)。儘管沒有明確指出哪一個列強,但是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出《九國公約》針對的只有一個對象,那就是日本。對此,日本人所感受到的是自己從19世紀「明治維新」以來一系列帶領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努力沒有得到西方強權的肯定。 \n\t日本人狹隘的認為,自己走的只不過是歐洲列強自16世紀以來的帝國主義路線,卻沒有認知到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殖民主義已經從世界上退潮。在他們的認知裡,英美人士唱著道德高調打壓日本,目的只是要打壓黃種人的復興與覺醒。既然過去的「脫亞入歐」思想終究無法得到西方人的認同,那麼日本人所思考的就是以武力打破歐美國家所期望維持的現狀。 \n\t而這正是日本人為什麼發動「九一八事變」佔領東北,後來又對中國展開全面侵略的根本原因。儘管受制於國內的孤立主義氣氛,美國政府沒有直接干預日本的軍事行動,但是仍透過發表《史汀生主義》(Stimson Doctrine)的方式,對日軍侵略中國,乃至於扶持滿洲國與汪精衛政府等等魁儡政權的行為一概採取不承認的外交立場。 \n\t只是進入40年代初期,光是在中國燒殺擄掠已經無法滿足日本的侵略野心。1940年9月,日軍入侵法屬印度支那(越南、寮國與柬埔寨)北方,眼見歐美在東南亞的殖民勢力遇到威脅,羅斯福總統宣佈凍結日本在美國的一切資產。自此,日本人再也沒有辦法從美國商人手中進口石油與廢鐵等戰略物資。若想要維持對中國的侵略,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向天然資源豐富的東南亞發起進攻。 \n \n「飛虎隊」原來不只是「飛虎隊」 \n\t可是羅斯福不希望戰火延燒到東南亞,而是希望日本在中國境內為國軍所擊敗。羅斯福總統在1940年11月30日向中華民國政府提供了1億美元貸款,好讓國軍能夠持續挺立在抗日戰場上。不過想要徹底擊敗日本人,光是靠國軍的力量把日軍拖在中國戰場上是不夠的。要讓日軍完全退出中國,最關鍵的還是必須要把戰火帶到日本本土。 \n\t於是蔣中正在12月份寫給羅斯福總統的備忘錄中,提到成立「特種航空部隊」(Special Air Unit)的構想。此一「特種航空部隊」其實就是美籍志願大隊的最早構思,但是其轄下的不是125架P-40系列戰鬥機,而是由波音公司生產的B-17空中堡壘式轟炸機。根據蔣中正提供的中國軍事地圖,羅斯福、赫爾、摩根索、史汀生與諾克斯在12月9日做出了可由湖南芷江發起對日空襲的結論。 \n\t摩根索於12月20日將此結論告知蔣中正在美國的私人代表宋子文,並且建議國民政府以一個月1,000美金的代價聘請B-17飛行組員到中國參戰。依照計劃,美國陸軍航空隊的空勤人員會先將B-17轟炸機飛到菲律賓。在那裡,他們將接受中華民國空軍的聘用,然後再駕駛著B-17轟炸機進入中國。B-17上的五名飛行組員由美軍人員擔任,國軍只需要提供槍手與無線電通訊人員即可。 \n\t不過,中國並非當時唯一爭取B-17轟炸機的國家。出於對抗德國海軍潛艦的需要,英國皇家空軍也希望美國可以出口B-17做為反潛機。在俗稱為「U艇」(U Boat)的德國潛艦威脅下,每年英國由美國進口的430萬噸物資中只有360萬噸可以抵達本土。這對英國而言同樣也是生死存亡之戰,所以邱吉爾不會輕言放棄。 \n\t陳納德於12月21日獲邀到摩根索的住所,向財政部長報告什麼樣的飛機最適合中國戰場。然而,受制於其本身根深蒂固的「驅逐機主義」思想,他表示在沒有足夠航程的戰鬥機護航下,所有美國現役的轟炸機都只能夠在夜間執行空襲日本的任務。這個建議雖然稱得上專業,但是卻徹底澆熄了美國政府向中國派遣B-17轟炸機的熱情。 \n\t所以到了12月23日,赫爾、戰爭部長史汀生、海軍部長諾克斯與財政部長摩根索依據陸軍參謀長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的提議,取消了派遣B-17轟炸機到中國戰場的計劃。於是陳納德最終也只能夠指揮裝備三個中隊戰鬥機的美籍志願大隊,「飛虎隊」終究也還是成為了我們後來知道的那個裝備P-40戰鬥機的「飛虎隊」。 \n \n美國的重大「挑釁」行為 \n\t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日本偷襲珍珠港的主因是美國在1941年7月針對日軍侵占法屬印度支那南部的行為做出的石油禁運反映。只是比起石油禁運而言,組織美籍志願大隊的行為顯然對日本而言是更大的「挑釁」行為,無論這支部隊裝備的是B-17轟炸機還是P-40戰鬥機。紙終究包不住火,美軍派志願航空部隊到中國的行為,很早就已經為日本人發現。 \n\t日本人數次威脅將派遣潛艦擊沉搭載志願隊人員前往亞洲的船隻,羅斯福也為此派遣了巡洋艦護衛這些船隻。最後,300多名美籍志願大隊空地勤人員還是分七批平安抵達緬甸仰光,並且在陳納德的指導下展開訓練。到了此刻,已經沒有任何人懷疑美國與日本終將走向戰爭,一切的談判與協商都只是演給國際輿論看熱鬧的好戲。 \n\t就如同今天的中共一樣,「飛虎隊」的成立讓日本產生了自己被周邊敵對國家聯合包圍的強烈不安全感。他們甚至還為此研發了一個「ABCD包圍圈」的名詞,A指的是美國,B指的是英國,C指的是中國,D指的則是統治東印度(印尼)的荷蘭。考量到日本國力與生產力遠遠無法與美國相提並論,日軍唯一擊敗美軍的機會,就是要一舉偷襲珍珠港,消滅太平洋艦隊。 \n\t給予太平洋艦隊沉重打擊後,日軍要利用美國來不及反應的時間席捲整個東南亞與西太平洋。待佔領這些地區後,還要利用接下來18個月美國重整兵力的時間鞏固亞太防線。依據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的構想,這樣一來即便美國的戰爭機器重新啟動,也會因為在亞太地區遭遇強烈抵抗而損失慘重。在得不償失的情況下,美國唯一的選擇就是與日本和談。 \n\t偷襲珍珠港的軍事行動,完全就是伴隨著「飛虎隊」的成立,還有美日關係不斷惡化的國際環境下產生的。蔣中正領導下的中華民國,在這當中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有趣的是,日本往東南亞與太平洋增兵的情況很早就為麥克阿瑟將軍注意到,所以後來他還是建議美國陸軍航空隊向菲律賓增派本來規劃要提供給中華民國空軍的B-17轟炸機。 \n\t結果這批B-17轟炸機,有的是在飛往菲律賓途中經過珍珠港時遭到日軍空襲。就算是抵達了馬尼拉克拉克機場,原本計劃對台灣發起先制攻擊的B-17,也在日本海軍台南航空隊的突襲下被消滅殆盡,這毫無疑問的是對歷史最大的諷刺。直到今天,許多的右翼人士還以美國在珍珠港事件以前就有空襲日本本土的計劃,指控太平洋戰爭是在羅斯福總統的「陰謀策劃」下發動的。 \n\t這些日本右派也對配合美國行動的蔣中正提出質疑,認為這位軍事強人完全遺忘了歐美國家過去200年對中國的侵略。在他們的觀點下,無論過去中日兩國的作戰誰是誰非,一旦戰爭轉變為黃種人與白種人之間的戰爭,同屬黃種人的中國人與日本人就應該團結起來對付美英。結果蔣中正卻不惜與「美帝」相互勾結進行轟炸日本的計劃,看在他們眼中是一種對亞洲人的「背叛」。 \n\t只是平心而論,就算美國早在珍珠港事變發生以前就已經採取了遏止日軍的軍事行動,整場亞洲太平洋戰爭的始作俑者還是想要追求亞太龍頭地位的大日本帝國。日軍在戰場上軍民不分的燒殺行為,讓許多原來信仰大亞洲主義,主張中日合作對抗西方的中國人都難以繼續接受日本。日本人終究還是造就自己戰敗悲劇的真正推手,無法怪罪任何外人。 \n

  • 林奏延:鼓勵高齡者參與志願服務

    衛生福利部長林奏延今天表示,深切體認志工是國家社會進步發展的重要動力,也是台灣寶貴的資產,期望政府部門與民間單位繼續攜手合作,鼓勵高齡者提高志工參與率。 \n 林奏延希望透過志願服務團隊,彼此協力、資源共享、創意激盪,使台灣志願服務工作更弘揚光大,成為國家社會最溫暖安定的力量。 \n 衛生福利部今天表揚全國績優金牌獎志工,年齡達85歲以上共有7人,最高齡的是89歲的游敏惠女士;另外,88歲的林添發擔任志工長達40年,目前服務於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是大林志工站的創站站長,還成立環保隊、讀書會,輔導獨居老人加入志工,目前已有120名志工,照顧190名獨居老人,擔任志工讓他活得更快樂更有尊嚴。 \n 獲頒衛生福利志願服務特殊貢獻獎有5名,其中,黃梅英擔任志工長達15年,連結資源,協助病人家屬籌措醫療及生活補助,並帶領志工團隊成長,精進服務品質,結合各區志工團隊,投入遊民關懷訪視服務,協助遊民建立自己的家園工作。 \n 副總統陳建仁還頒獎表揚25個績優志工團隊,其中,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的大林志願服務隊,擁有將近七成銀髮全職志工,「初老服務老老」是大林志願服務隊的特色。 \n 副總統鼓勵健康的獨居長者,走出來當志工,享受「施比受更有福」的成就感,讓社會處處充滿溫暖、熱情與活力。副總統也感謝志工持續參與服務,共創友善城市,以及「志工台灣」的願景。 \n 林奏延表示,12月5日為國際志願服務日,台灣至104年12月止,志工人數達94萬餘人,志工是社會最寶貴的人力資源。其中,65歲以上的志工,增加至16萬餘人。 \n 他說,因應高齡社會來臨,衛生福利部訂頒「鼓勵高齡者參與志願服務推動計畫」,結合中央部會及地方政府共同推動,以鼓勵高齡者參與志願服務。1051204 \n

  • 陳納德最後的國軍嫡傳子弟

    陳納德最後的國軍嫡傳子弟

    \t提到「飛虎隊」三個字的時候,台灣的中國人首先想到的是1943年成立的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而美國人首先想到的卻是1941年成軍,1942年便解散併入美軍的中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會有這種觀念上的差距,是因為中美空軍混合團是第14航空軍編制下唯一有國軍空地勤人員大規模加入的單位。 \n\t不過早在中美空軍混合團成軍以前,一心想要為國民政府重建空軍的陳納德將軍,就已經安排了12名國軍飛行員進入第14航空軍麾下的第23戰鬥機大隊服務。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第23戰鬥機大隊是直接由美籍志願大隊改編而成的美軍單位,所以這12名幸運兒也成為唯一一批獲得美國人承認的中國籍「飛虎隊」。 \n\t這12名被選派到第14航空軍核心單位服務的飛行員,不僅是中華民國空軍第一批派往美國受訓的佼佼者,而且也是由陳納德親手帶出來的學生。高齡98歲,旅居香港的陳炳靖中校是12名中國籍「飛虎隊」當中,唯一一位已知還健在者。頭腦還算相當清晰的他,在接受《中時電子報》專訪時娓娓道來自己這段已經被世人所忘記,但是卻將中美兩國緊密連結在一起的空戰傳奇。 \n \n從海員到空軍 \n\t陳炳靖是福建省莆田人,於1918年10月出生在一個沒落的讀書人家庭。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從小天資過人的他,居然初中剛畢業就被通常要高二學生才能考上的集美高級水產航海學校所錄取。1936年,19歲的陳炳靖由航海學校畢業,並被派到上海的商船上實習。只是實習不到一年,原本平步青雲的他就因為中日兩軍的全面開戰而不得不放棄當船長的夢想。 \n\t1937年8月11日,蔣中正出於防範日軍利用長江水道進攻中華民國首都南京,下令海軍舊型艦艇與民用船隻自沉以組織江陰封鎖線。供陳炳靖實習的那艘商船,也依據海軍的要求自沉於江中,做為阻擋日軍艦艇前進的水下障礙物。船沒有了,陳炳靖也就此丟掉了工作。回憶起這段歷史,他驕傲的表示這是中國的海員們在抗戰初期為國家做出的貢獻與犧牲。 \n\t完成自沉業務返回上海的陳炳靖,因親眼目睹放學回家的孩童遭日軍轟炸機投下的炸彈炸死,而產生了報考空軍的慾望。值得一提的是,與他一起報考中央航空學校第12期的兩名航海學校同學中,有一人因無法通過考試而被淘汰。結果這位被空軍淘汰的同學,居然跑去參加中共的新4軍,而且還在最後當上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少將。 \n\t對此,陳炳靖感嘆道如果他當時沒有被空軍錄取,恐怕也是跟著那位同學一起去參加共軍。老先生無奈的表示,加入國軍或者共軍對於那個時代的愛國青年來說,通常是出自於命運的安排而不是自身的選擇。就連當時的他本身,都認為不論參加空軍還是新4軍都只不過是一種抗日的手段。往往一念之差,就可以改變往後一輩子的走向。 \n \n空軍官校12期的資優生 \n\t被航空學校錄取後,陳炳靖他們先是坐船到長沙,接著再步行一個月到成都寶光寺。在那裡,他們接受了長達半年的步兵入伍訓練。由於當時航空學校正在由杭州筧橋遷移到昆明的半路上,一時之間學生們還無法入校接受飛行訓練。陳炳靖等中央航空學校第12期的學生只能接受蔣中正的安排,先進入陸軍官校第15期受訓。 \n\t他們於1939年夏天從陸軍官校結業,並前往已經完成遷校作業,已經改名為空軍官校的航空學校展開飛行訓練。陳炳靖幽默的表示,自己本來是航海學校的畢業生,接著又先後經歷陸軍與空軍官校的洗禮,可以稱得上是少數海陸空三軍都當過的抗戰老兵。也就是在昆明學飛行的時候,陳炳靖認識了當時擔任空軍官校主任教官的陳納德。 \n\t陳炳靖表示空軍官校的飛行訓練共有三個階段,初級班是在雲南驛上課,飛的是弗力提(Fleet)式教練機。完成了初級班的訓練後,就要回到昆明繼續中級班與高級班的訓練。他還記得中級班飛的是NA-56單翼教練機,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小北美」。進入高級班以後,他們要學習駕馭的則是蘇聯製的I-15bis雙翼戰鬥機。 \n提起陳納德對空軍官校的經營,陳炳靖給予高度肯定。他指出在空軍官校的時候,雖然也有不少中國籍的教官,但是所有的考核官都是由陳納德帶來的退役美軍飛行員。他們對中國飛行生的要求,完全依照美國陸軍航空隊的標準,把關十分嚴厲。凡是被這些美國考核官判斷不合格的飛行生,都不要想要取得飛行胸章。 \n\t其實看在陳納德的眼中,在空軍官校於昆明復校後第一批接受訓練的第12期飛行生是一個時代的分水嶺。自從1937年為宋美齡聘請到中國以來,他的志向就不只是協助國民政府抵抗日本侵略,而且還希望幫助中華民國建立一支真正現代化的空軍。只是那一批老一代接受義大利與蘇聯訓練的飛行員,卻也始終被陳納德視為完成這個遠大目標的軍事甚至於政治障礙。 \n\t受限於轟炸機數量的不足,中華民國空軍在抗戰中期完全不具備發展戰略空軍的能力。所以要完成重建國府空軍的偉大目標,就必須要以美國陸軍航空隊的戰術空軍為藍圖。令陳炳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們那一期的飛行員全部都被要求飛戰鬥機。換言之,陳納德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讓自己在空軍官校的首批嫡傳子弟裡出現轟炸機、偵察機或者運輸機飛行員。 \n\t當然,想要當陳納德的嫡傳子弟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陳炳靖回憶,總共有300人報考空軍官校第12期,但是真正被錄取的只有103人。只是提到今天還在世的第12期學生,老先生也忍不住感嘆到只剩下他與前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中將兩個人了。1941年3月11日,羅斯福總統簽署《租借法案》,正式同意中華民國空軍派人到美國接受飛行訓練。 \n\t這是除了成立美籍志願大隊外,美國政府在那一年送給中華民國空軍的最大禮物。理所當然的,被視為陳納德嫡傳子弟的空軍官校第12期畢業生成為了首批被送往美國受訓的國軍飛行員。陳炳靖還記得,他們於1941年11月抵達亞利桑那州雷鳥基地(Thunderbird Filed),開始接受初級飛行訓練的時候,日本都還沒有偷襲珍珠港。 \n\t \n打破美國人的種族迷思 \n\t包括亞利桑那州在內,70年前美國許多地方還實行著嚴格的種族隔離制度。被視為有色人種的華人,就連搭乘巴士的時候都必須要與黑人坐在一起。本身就是美國南方人的陳納德,當然也知道有這樣的問題存在,所以他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安排來打消自己同胞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這個安排,就是讓已經從空軍官校畢業的12期飛行員,再度重新接受初級班的飛行訓練。 \n\t結果第12期的飛行員一爬上PT-13初級教練機,每一個在空中的表現都生龍活虎,讓美軍教官跌破了眼鏡。慢慢的,一個所謂中國人生來就是飛行天才的傳聞便在整個鳳凰城傳開了。崇尚軍人的美國白人改變了對中國人的觀感,不只讓陳炳靖這些穿著軍服國軍飛行員走路有風,而且就連當地原本飽受歧視的華僑地位也大幅提高。 \n\t在路克基地(Luke Field)完成高級飛行訓練後,陳炳靖等人又前往佛羅里達州的戴爾馬伯瑞機場(Dale Mabry Field)接受飛行戰術訓練。也就是在這段時間,他們成為了中華民國空軍歷史上唯一一批駕駛過P-39空中眼鏡蛇式戰鬥機的飛行員。提到這款由貝爾(Bell)公司研發,但是國軍卻從來無緣接收使用的戰鬥機,陳炳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n\t他表示,P-39的特色是發動機被設置於機身後方,機頭有一門37mm的機砲,無論是速度還是火力都優於P-40戰鬥機。只是這款飛機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太笨重。就如同今天的A-10攻擊機一樣,P-39後來在戰場上主要是用來攻擊敵人的戰車。這或許正是為什麼P-39被大量提供給蘇聯用於東線戰場,而不是被派往以空戰為主的中國戰場。 \n\t1942年12月,完成空戰戰術訓練的第一批留美飛行員搭船繞了半個地球抵達印度。由印度駕駛P-66先鋒式戰鬥機飛越駝峰航線回到中國以後,陳炳靖被編入了成都太平寺機場的第3戰鬥機大隊。可能是因為中國戰場的空戰已經完全由陳納德指揮的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接手了的原因,負責大後方領空安全的國軍飛行部隊根本就苦無參戰機會。 \n\t直到1943年3月,獲得羅斯福總統允諾將駐華航空特遣隊擴編為第14航空軍的陳納德才有足夠的資源考慮重建中國空軍的相關事宜。為了讓從美國完訓回國的嫡傳子弟們能早日取得空戰經驗,累積未來在國軍發展的影響力,他決定選派12名最優秀的12期畢業生進入第23戰鬥機大隊服務。3月8日,也就是第14航空軍成立的兩天前,陳炳靖收到了陳納德的召見命令。 \n\t抵達昆明巫家壩機場以後,他才發現自己與蔣景福、王德敏還有黃繼志三人一起被選中,調到第23戰鬥機大隊第75中隊服務。而第75中隊的前身,正是美籍志願大隊的第2中隊。而在由志願隊第1與第3中隊改編的第74中隊與第76中隊,也各接收了四名第12期的空軍官校畢業生。全部加起來,總共有12名國軍飛行員進入「飛虎隊」服務。 \n \n空軍戰術天才陳納德 \n\t由於在第14航空軍成立初期,陳納德手中的戰鬥機數量仍遠遠比不上在中國戰場上的日本陸軍航空隊,因此他採用的仍然是空中游擊戰的作戰模式。所謂的空中游擊戰,就是讓第23戰鬥機大隊麾下各中隊的戰鬥機不斷在零陵、桂林與昆明的三座機場輪調,讓日本人誤以為第14航空軍的兵力比實際上還要更加強大。 \n\t也就是在進入第75中隊服務以後,陳炳靖才深刻體會到陳納德那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天才指揮藝術。他記得,日本陸軍航空隊曾先後兩次派偵察機到零陵與桂林上空投下傳單,要求與第23戰鬥機大隊進行一場公平的決鬥。無論是美軍還是國軍飛行員都主張接受日本人的挑戰,但是陳納德卻不動聲色的命令第75中隊集中到昆明。 \n\t陳炳靖表示,當時美國人與中國人都氣壞了,認為陳納德命令他們臨陣脫逃實在是太不夠意思。可沒有想到他們一抵達昆明,由越南河內起飛的40架日本轟炸機就對雲南展開空中攻勢。到了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陳納德的判斷果然英明,因為前兩次日本人投傳單的目的並不是要求戰,而是要將第23戰鬥機大隊的注意力轉移到廣西與湖南,日軍轟炸機才能高枕無憂的轟炸昆明。 \n\t結果在陳納德的正確安排下,第23戰鬥機大隊得以集中近40架P-40戰鬥機在昆明上空等待日軍轟炸機的來襲。日本人看到美軍飛機已經嚴陣以待,還來不及抵達戰場就掉頭飛回越南。陳炳靖就在這樣一槍不發的情況下,迎接來了自己參戰以來的第一場勝利。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他與其他國軍飛行員對陳納德佩服的五體投地,開始跟著美國飛行員們一起喊他為Old Man或者Daddy。 \n\t第75戰鬥機中隊的前身,美籍志願大隊第2中隊的飛行員有半數以上來自於美國海軍,而且絕大多數只有駕駛俯衝轟炸機的經驗。不過這個中隊產生的空戰王牌飛行員,卻一點也不比另外兩個中隊還要少。最具傳奇性色彩的英雄為志願隊第二號王牌飛行員希爾(David Lee Hill),還有戰後曾在台灣擔任美軍顧問團空軍組組長的瑞克特(Edward Rector)。 \n併入美軍後,第75戰鬥機中隊也持續產生了如艾利森(John R. Alison)、巴姆勒(Albert Baumler)、格斯(Edmund Goss)與格里芬(Joe Griffin)等優秀的指揮官與王牌英雄。擁有擊落六架敵機紀錄的格斯,正是陳炳靖在75中隊服務時的中隊長。回憶起格斯這位老長官,陳炳靖表示他是義大利裔的美國人,個性非常和藹可親,對待中美兩國飛行員的態度也是平等又不帶有任何歧視。 \n平常在部隊的時候,中美兩國飛行員都可以英語溝通,完全沒有任何的摩擦與衝突。一旦在空中與敵人遭遇,大家也都是生死與共的兄弟,情感更是比一般的家人還要深厚。陳炳靖表示,有太多太多的美國飛行員在抗戰時為了保衛中國而犧牲。所以等到戰爭結束後,許多第75中隊的老戰友從美國打電話到香港與陳炳靖聯絡時,沒有一個不是先問:「中國好不好?」(How’s China?) \n \n海防上空蒙難紀 \n\t然而為了成為中國的「飛虎隊」,陳炳靖他們卻也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老先生表示,被分發到第75中隊的四名國軍飛行員中,他是唯一一個活著見到日本投降的。在第74與第76中隊服務的第12期官校畢業生,也各有兩人與一人殉國。三個中隊全部加起來,總計有六人在第23戰鬥機大隊服務期間死亡,高達總數的一半。 \n第75中隊已經是三個中隊裡面傷亡最高的,而且就連陳炳靖本人也在1943年10月1日一次掩護B-24轟炸機空襲越南海防時,遭到日本陸軍航空隊的一式戰鬥機「隼」擊落。陳炳靖表示,那天他其實已經將一架敵機打到冒出黑煙。可是由於他太過度專注確認那架敵機是否墜毀,一不小心居然導致自己的P-40駕駛艙被擊中。 \n結果子彈在駕駛艙內爆炸,導致陳炳靖右肩膀被擊傷,整架P-40戰鬥機也立即失控。眼見P-40即將墜毀,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棄機跳傘。當時統治越南的維琪法國,雖然在名義上與軸心國友好,但是私底下卻與國民政府暗通款曲,並且不斷的向陳納德提供日軍情報。可能也正是因為評估自己被送還給盟軍的機率很大,陳炳靖才決定賭一把。 \n他在跳傘落地之後,確實很幸運的先接觸到了法軍,而不是同時也佔領著越南,而且兵力更為強大的日軍。剛開始,法軍也確實承諾會提供陳炳靖保護,並答應趁日本人不注意把他偷偷送回中國。可沒想到日軍還是發現了中國飛行員的下落,並不斷的跟法軍催促要人。最後的結果,就是法國人不敵日本人的武力威脅,只好把陳炳靖交給了他們。 \n在日軍的安排下,陳炳靖與另外一位被俘的第76戰鬥機中隊飛行員史塔爾(Benjamin Stall)少尉一起由河內搭機出發,經過廣州、台灣與南京送到上海江灣的戰俘營。這段時間,日本人不僅拒絕治療陳炳靖右肩上的傷口,而且還在審問他的過程中採取了各種嚴刑逼供的手段。若非被在一起羈押的布朗(Edward Brown)醫生救助,還有兩位黑人上士輸血救他,陳炳靖恐怕早就一命嗚呼。 \n身為第75戰鬥機中隊的飛行員,陳炳靖不僅P-40機身與機翼上漆的是美國藍底白色五角星,身上穿的夾克與卡其布制服上也可見到第23戰鬥機大隊的標誌與美軍少尉的軍銜。有鑑於此,日本人一開始是他當成華裔美國飛行員看待。只是由於陳炳靖特別愛國,不斷強調自己是中國飛行員的原因,日本人突然對他另眼相看。 \n日本當時並沒有對中華民國宣戰,因此被俘虜的中國飛行員有兩種下場。一是選擇參加和平運動,這樣就可以立即為日本憲兵隊釋放,被安排到南京協助汪精衛政權發展空軍。畢竟在日本人的解釋下,中日兩國在大東亞戰爭中共同抵抗「英美帝國主義」的盟友。居然是同文同種的黃種人,那麼日本就沒有理由繼續跟陳炳靖過不去。 \n不過假如陳炳靖不願意屈服替南京的國民政府服務,那麼他就是效忠「重慶蔣介石親美政權」的叛亂份子。叛亂份子連戰俘的待遇都不會有,只能夠被送到南京老虎橋監獄,與其他被俘虜的國軍一起接受非人道的待遇。然而陳炳靖毅然決然的拒絕了去替汪精衛政權服務的選擇,日本人在百般無奈下也只好如其所願將他送去老虎橋監獄與八百壯士的俘虜們關押在一起。 \n得不到日本人醫療服務的陳炳靖,在被送到老虎橋監獄後傷勢復發,也是好幾次差點死在獄中。國軍的軍醫們瞞著日軍偷偷的醫治陳炳靖,確保這位愛國的飛行員能夠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去。不過根據陳炳靖的描述,他真正的恩人是一位看不下去日軍折磨自己同胞,而在暗中向國軍俘虜們提供盤尼西林等藥品的台籍日本兵。 \n \n值得驕傲的一生 \n\t也因為有那麼多貴人的幫助,陳炳靖得以在老虎橋監獄撐到日本投降。戰後陳炳靖繼續為國效力,直到1959年才以駐菲律賓中校武官的身份離開空軍。回憶這98年來走過的歲月,他表示這場將整個世界都捲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真的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因為若要是沒有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人在商船上受訓的陳炳靖根本不可能成為軍人,也不會就這樣跟著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 \n更令人感到耐人尋味的,是陳炳靖夫人黃璿君女士的五叔黃國基是越南僑領。1943年10月1日,也就是陳炳靖被擊落的那一天,黃國基不幸在海防碼頭的倉庫內被B-24投下的炸彈給炸死了。晚年得知這個消息的黃璿君女士還曾經為此事找陳炳靖吵架,罵他是殺人王。對此陳炳靖也只能無奈解釋,自己當時的工作只是掩護B-24,並不負責投彈,才穩定住了夫人的情緒。 \n陳炳靖還記得他在路克接受高級班飛行訓練時,認識了一位經營私人廣播電台,並且頗有財富地位的美國乾媽。這位美國乾媽非常喜歡陳炳靖,只要一有空就把他接到自己家裡去玩。她常常會泡茶給陳炳靖喝,握著手鼓勵他要回去保家衛國,在把日本趕出中國以前絕對不能談戀愛。老先生許多忠孝仁義與保家衛國的中國觀念,反而是由這位美國婦人灌輸給他的。 \n提到這段回憶,陳炳靖表示就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沒有如此關懷過他。這位美國婦人還告訴陳炳靖,等到打敗日本以後就搬到美國去住,她不只要介紹手下最紅的女歌星給他當太太,而且還要讓老先生成為自己的財產繼承人。甚至等陳炳靖回到昆明,乾媽也常常寄送巧克力到中國給他加油打氣。可惜當陳炳靖離開老虎橋監獄打電話到美國找乾媽的時候,得得到她在一起空難中去世的消息。 \n雖然經歷過那麼多令人感傷的過去,老先生仍然以自己參加第23戰鬥機大隊的歷史為榮。每一次被邀請來台給空軍官兵們訓話的時候,陳炳靖都勉勵飛行員不只要保衛台灣,在必要的時候也要捍衛中國大陸的領空,防範來自北方的敵人。在兩岸同時得到尊重的陳炳靖,也認為美國與中共在南海的衝突是十分無聊與沒有必要的。 \n他認為中共統治下的大陸還有歐巴馬總統治理下的美國,因為多年來的相互詆毀與醜化,都已經忘掉過去中美兩國軍民曾經有過這麼一段親如兄弟的回憶。每次想到有那麼多第75戰鬥機中隊的戰友為中國犧牲,陳炳靖認為自己有義務擔任台海與太平洋兩岸的民間大使,以這段壯烈,但卻已經普遍為世人所遺忘的歷史向台灣、大陸與美國民眾傳遞和平的訊息。 \n

  • 兩岸青年志工 維護社頂生態

    兩岸青年志工 維護社頂生態

     由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遴選為發展生態旅遊地的的社頂部落,生態多樣性極為豐富,近年來飽受素有「植物殺手」之稱的外來種-小花蔓澤蘭、香澤蘭侵襲,需大量人力協助清除,為此兩岸青年學子特別組成志工隊,前往協助部落生態環境維護。 \n 近幾年在陸委會積極推動下,「兩岸青年學生志願服務研習營」已是兩岸青年學子對話的指標性活動,經由志願服務平台,增加兩岸青年對彼此的瞭解,為更深的合作和交流奠定基礎。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表示,本年度主題「社區發展」、「生態永續」規劃強調「培養知能」、「熱在服務」、「多元學習」,將志願服務觀念建立由淺至深,由認知到行動,導入專業講師引領學員架構及創意服務藍圖。 \n 擁有志工服務經驗的大陸交換生李玉瓊同學表示,我看到臺灣不一樣的一面,社頂部落的老師們,讓我認識了臺灣的原住民,更看見臺灣老中青為保留及發揚原住民文化的努力,這些保留傳統的方法與熱情,對大陸很重要,值得我們借鏡與學習。

  • 當上蔣公專機副駕駛的飛虎英雄

    當上蔣公專機副駕駛的飛虎英雄

    \t伴隨著160,000,00名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老兵不斷凋零,當年在中國參加過「飛虎隊」者,不要說王牌英雄了,就連一般的飛行員還也已經寥寥無幾。不過,這並不意味著還活著的「飛虎老兵」就沒有屬於他們的傳奇故事。而目前居住於肯塔基州路易維爾(Louisville)的奧德羅(Leonard O’Dell),就是第14航空軍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傳奇人物。 \n \n駕駛野馬式戰鬥機參戰 \n\t1924年9月1日出生於西維吉尼亞州的奧德羅,如同其他同年齡的美國青年一樣,是受到珍珠港事變的刺激而主動報名參加美軍的。在接受《中時電子報》訪問時,奧德羅表示他就覺得當戰鬥機飛行員是一個十分刺激又吸引人的工作。而在得知日本人偷襲了太平洋艦隊的消息後,看著身邊的好朋友一個一個因為愛國心而志願從軍,奧德羅認為自己也不該置身事外。 \n\t於是奧德羅在18歲生日的那一天,也就是1942年9月1日報名參加了美國陸軍航空軍。他先是在德州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no)完成飛行前訓練,然後到柯爾曼飛行基地(Coleman Field)學習駕駛PT-13初級教練機。初級飛行訓練結束後,奧德羅又到德州的佩倫基地(Perrin Field)接受中級飛行訓練。此時他駕駛的,為BT-13教練機。 \n\t完成了中級飛行訓練後,如願以償得到戰鬥機飛行生資格的奧德羅前往鷹口飛行基地(Eagle Pass Field)接受高級飛行訓練。就與其他學習駕駛戰鬥機的飛行生一樣,此刻奧德羅需要征服的是最有名的AT-6德州佬單引擎高級教練機。最後,他還要到喬治亞州的哈里斯內克(Harris Neck)接受P-40戰鬥機的飛行戰術訓練。 \n\t當時,P-40戰鬥機已經因為美籍志願大隊,也就是第一代「飛虎隊」在緬甸與中國上空的奮戰而舉世聞名。就算沒有讀過《時代雜誌》或《生活雜誌》的報導,那個時代的美國青年也肯定看過1942年出品,由約翰·韋恩(John Wayne)的電影《飛虎群英》(Flying Tigers)。奧德羅告訴《中時電子報》:「P-40簡直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飛機。」 \n\t不過身為美國陸軍航空軍的飛行員,奧德羅並不是志願選擇來中國參戰的。他表示當時自己連中國在哪裡都不知道,所有的飛行員都是上頭指派他們到哪裡作戰,他們就必須要到哪裡作戰。每個人在出發以前,可能連自己是要被派去與德國人還是日本人打仗都不知道。奧德羅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被分發到第14航空軍的。 \n\t抵達中國後,他奉命向駐紮於廣西省柳州的第23戰鬥機大隊第76中隊報到。這支單位,是由志願隊第3中隊改編而來,還保有第一代「飛虎隊」的氣息。但是一到柳州,奧德羅才發現自己要駕駛的不是過去所熟悉的P-40,而是由北美公司研發的P-51野馬式戰鬥機。奧德羅一提起野馬,就興奮的表示P-51是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最優秀的戰鬥機。 \n\t曾參與1943年11月25日空襲新竹基地任務的第76戰鬥機中隊,是美國陸軍航空軍在中國第一支全面換裝P-51系列戰鬥機的飛行中隊。奧德羅表示當時所有被分發到中國戰場的美國飛行員,都搶破頭的想要進入第76中隊服務。因此身為一位剛剛抵達中國,就被分發到第76中隊駕駛P-51戰鬥機的菜鳥,奧德羅坦承自己是又幸運又自豪。 \n \n梧州上空遭日機擊落 \n\t1944年10月4日,第76戰鬥機中隊由柳州派出四架P-51戰鬥機掃蕩西江上的日軍砲艦。此刻第14航空軍已經奪下中國戰場的制空權,所以奧德羅表示自己主要執行的,都是對日軍倉庫、機場與船隻等地面或者水面目標實施炸射。當時駕駛P-51D戰鬥機執行任務的奧德羅表示,第76中隊發起這類船隻打擊行動的目的,應該只是讓他們這些新進飛行員累積些實戰經驗。 \n\t結果好巧不巧的是,當奧德羅在對日軍船艦實施炸射任務時,兩架日本戰鬥機突然出現在他上方。奧德羅還來不及反應,他就因為P-51D座機被打到失控而被迫低空跳傘逃生。他成功降落在一片稻田裡面,但是對於自己所在的地區卻一無所知。瞭解美軍飛行員被日軍俘虜後的下場,奧德羅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找尋中國人協助自己。 \n\t他先是嚇跑了一位農民,然後在身無分文又沒有食物的情況下躲藏到水塘裡面待了半天左右。得到上天眷顧的奧德羅,在不久後遇到了一位對他伸出援手的中國農民。奧德羅先被帶到了一座村落裡面,並在那裡待了一個星期左右。不久以後,他被村民移交給了由廣西地方實力派李濟深將軍成立的南區抗日自治委員會武裝。 \n\t抵達了南區抗日自治委員會的控制區後,奧德羅驚訝的發現李濟深的隊伍在稍早還救助了另外一名來自第51戰鬥機大隊第25中隊,名為波特南(Allen Putnam)的美軍飛行員。雖然是中國國民黨的元老,桂系出身的李濟深向來與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關係不睦。早在抗戰爆發前,他就響應過19路軍發起的分離主義運動,在福建出任中華共和國革命政府主席,聯合中共抵制中央政府。 \n\t這場史稱為「閩變」,並且暗中得到日本支持的分離主義運動遭到中央軍鎮壓後,李濟深一度出走流亡香港。一直要等到抗戰爆發,他才又與蔣中正重修舊好,先後出任軍事委員會委員、桂林行營主任與軍事參議院院長等要職。只是李濟深對蔣中正始終存有二心,居然想趁1944年8月國軍集中兵力抵禦日軍「一號作戰」攻勢時,與史迪威(Joseph W. Stilwell)勾結成立新政府。 \n\t結果李濟深的野心為蔣中正所識破而遭到革職,於是他又在中共駐重慶代表周恩來的鼓動下,在廣西大陂建立了南區抗日自治委員會這支抗日游擊武裝。所以李濟深的游擊隊雖然穿的與國軍一模一樣,但實際上卻不直接由重慶掌控。處心積慮想得到美國承認東山再起的李濟深,對眼前這兩位美國飛行員自然是禮遇有加,還安排自己的親兒子李沛金充當翻譯,陪在他們身邊。 \n\t奧德羅表示,他對中國農民還有李濟深部隊的形象都非常好。這段時間中國人藏匿他,保護他與提供食物給他。最後,奧德羅也是在南區抗日自治委員會的幫助下被送回國民政府的控制區。只是受到李沛金的影響,他與波特南難免的將他父親李濟深當成了遭到蔣中正迫害的政治受難者。然而無論李濟深對國民政府的態度如何,他終究在協助盟軍飛行員的事蹟上有所貢獻。 \n \n擔任空地聯絡官 \n\t平安回到柳州後,等待奧德羅的卻是來自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的停飛命令。瞭解到日軍會對協助過盟軍的中國軍民施加殘酷的報復,陳納德一律禁止從淪陷區歸來的飛行員再度參戰。因為他瞭解,一旦這些飛行員再度被日軍俘虜,就會因為受不了嚴刑逼供而吐露出是哪個中國人幫助了自己。此一情況若蔓延下去,就沒有中國人敢繼續出手幫助他的子弟兵了。 \n\t大約是在1944年12月底,貴州省獨山戰況告急,第76戰鬥機中隊開始派遣戰機為前線守軍提供空中支援。為了確保空中打擊的精確度,美軍決定派遣一支陸空聯絡小組前往獨山與國軍將士並肩作戰。在基地裡閒得發慌的奧德羅自告奮勇的加入此一陸空聯絡小組,從原本P-51D戰鬥機飛行員搖身一變成為了少尉聯絡官。 \n\t他還記得,陸空聯絡小組由一位名叫安德森(Andy Anderson)的美國陸軍少校擔任組長。跟奧德羅一起行動的,還有一位叫柯爾賓(Robert Corbin)的通訊下士及中國翻譯一位。奧德羅指出,他在前線待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任務是蒐集日軍的活動情報,然後透過柯爾賓呼叫P-51戰鬥機來為國軍提供密接空中支援。 \n\t大多數的時候,他都與安德森少校一起待在後方,但是偶爾也會出於戰鬥需要而到前線觀戰。奧德羅指出,在他待的陣地上大約有3,000多名國軍官兵。而在他們10公里外,也同樣有2,000名日軍在活動,不過中日兩軍之間並沒有大規模戰鬥。只是如果國軍或者日軍發現對面陣地有人露出腦袋時,就會開個一兩槍射擊。 \n\t奧德羅對國軍基層士兵有相當高的評價,認為他們都是年紀輕輕的孩子卻都不怕死,時常使自己處於暴露的狀態之中。然而對於與他朝夕相處的國軍高級將領,奧德羅的評價就沒有特別的高。他表示,美國人在後方指揮所吃的東西與國軍高級將領一樣高檔,而且都配有美酒。不過一想到基層士兵與高級將領的待遇如此天差地別,他忍不住責難後者的生活太過於奢華。 \n\t待到大約是1945年2月,日軍似乎因為戰線拉距太長而主動放棄了對獨山的攻勢。原本日軍在攻下獨山後,持續往四川大後方進攻的危機就此宣告解除。完成任務的奧德羅,也就跟著陸空聯絡組一起被調離前線。這次在柳州迎接奧德羅的,卻是他被調往昆明的第14航空軍司令部,擔任陳納德將軍C-53座機副駕駛的好消息。 \n \n成為蔣公專機副駕駛 \n\t當時在第14航空軍的司令部,僅有一架C-53運輸機可充當陳納德將軍的座機使用。不過每當在飛行的時候,陳納德都會突然出現在駕駛帕彼傑克(John Papijak)上尉的後方,拍拍他的肩膀要求其讓座,好讓自己過足飛行的乾癮。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身為副駕駛的奧德羅反而有更多的機會與老長官陳納德相處。 \n\t奧德羅表示,陳納德是一位及其優秀的指揮官,懂得如何在劣勢條件下反敗為勝。在昆明時,奧德羅經常接到陳納德的電話叫他到辦公室去聊天。只是每次的聊天,陳納德都只是請奧德羅提供自己對戰局的見解,但是卻不會詢問他的意見。不過讓奧德羅印象最深刻的,卻還是陳納德對中國人的愛心。他表示每一次雙方見面,陳納德都想方設法遊說自己向中國災民捐款。 \n\t1945年6月,接替已過世的羅斯福(Frank D. Roosevelt)出任美國總統的杜魯門(Harry S. Truman)出於鞏固友邦的目的,向國民政府贈送了一架編號43-48806 的C-47B運輸機擔任蔣中正的專機。這架飛機在由中華民國空軍接受後,被命名為「美齡號」。而負責將「美齡號」經由駝峰航線飛回國民政府戰時首都重慶的,就是陳納德座機的機組人員。 \n\t因緣際會,奧德羅也成為了蔣公專機的臨時副駕駛。根據奧德羅的回憶,他曾駕駛過「美齡號」兩次,並因此與蔣委員長見過幾面。其中文名字奧德羅,也是由蔣中正為他取的。將C-47B飛到重慶九龍坡機場後,他們還被蔣夫人宋美齡請到黃山官邸接受招待。蔣家夫婦對這群美國客人十分友善,送給了他們一人一份珍貴的刺繡。 \n\t雖然相當感念蔣氏夫婦的接待,奧德羅指出以那個時代中國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水準來看,蔣夫人的生活條件實在是只能用「過度奢華」來形容。奧德羅指出蔣夫人豪宅裡的床單通通都是由高級蠶絲做成,同時她也十分善於結交美國的權貴人士。就連美國前物價管理處處長韓德森(Leon Henderson),也是蔣家在黃山官邸招待的常客。 \n\t擔任蔣公專機副駕駛後不久,日本就因為美國在廣島與長崎投下的兩顆原子彈而投降。完成任務的奧德羅回到美國,並且於1946年1月2日以中尉身份除役復員。雖然後來又當了整整10年的備役軍官,不過奧德羅很遺憾的表示自己沒有機會在戰場上擊落敵機。只是擔任陳納德座機與蔣公專機副駕駛的經驗,卻也讓奧德羅成為第14航空軍的傳奇人物。 \n \n熱愛中國的美國二戰老兵 \n\t返回美國的奧德羅,沒有一天忘記自己過去在中國戰場服務的歲月。他不僅參加了第14航空軍協會,而且還出任過第76戰鬥機中隊協會的會長。擁有這樣特殊身份地位的他,不僅多次造訪台灣與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大陸,而且還積極為第76戰鬥機中隊協會發展兩岸的華人會員。甚至就連當年陪在他身邊擔任翻譯的李沛金,也透過波特南聯繫上了他。 \n\t由於李濟深在1949年與宋慶齡、何香凝、譚平山等國民黨左派人士共同組織了大陸民主黨派,即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關係,此刻移民美國的李沛金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紅二代」。能夠與當年朝夕與共的中國戰友相處,奧德羅十分興奮。後來他整理了自己與波特南的經驗,在第76戰鬥機中隊協會的官方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名為《小小世界》(Small World)的紀念文章。 \n\t或許受到李沛金的言論影響,奧德羅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著許多的誤解,但是就如同其他在中國戰鬥過的二戰美國老兵一樣,他真誠的喜愛所有的中國人。他永遠無法忘記的,就是中國人不分黨派的救助一切在空中被擊落或者迫降於淪陷區的美軍飛行員。他在76中隊的戰友本尼達(Glen Beneda),同樣也在1944年5月6日在湖北遭到擊落,而得到中國游擊隊的幫助。 \n\t有趣的是,施救本尼達的部隊是李先念指揮的共軍新4軍第5師。跟李濟深一樣,李先念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成為了中共的高級幹部。雖然李先念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到嚴厲整肅,但是他還是在改革開放後當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主席。感念新4軍營救的本尼達,居然在2010年過世後要求家屬將自己骨灰的一部份下葬在湖北紅安縣的李先念故居紀念園。 \n就跟接受《中時電子報》訪問的賈維特(Harold Javitt)一樣,奧德羅指出第14航空軍的血幅一般是縫在飛行夾克的裡面,而不是後面以防成為日軍射擊的顯眼目標。記者還詢問奧德羅一個有趣的問題,那就是有沒有聽說過中國人幫助日軍捕捉美國飛行員的。奧德羅明白的表示,如果真的有發生過這樣遺憾的事件那早就被日本人拿去宣傳了。 \n雖然不排除有極少數人會為了錢替日本人服務,但是奧德羅堅信大多數的中國人都是美國人的朋友,哪怕是當時反抗中央政府,接受李濟深與李先念指揮的國軍與共軍都一樣。奧德羅的女兒邦妮(Bonnie O’Dell Leonard)則向記者表示,如今已高齡92歲的老先生一天平均會詢問她三次什麼時候可以回去中國看看的問題。可見他對老戰場的思念,並不下於他的出生地西維吉尼亞。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