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念著的搜尋結果,共07

  • 安心終老》哪怕只有半天…病患叨念著想回家

    安心終老》哪怕只有半天…病患叨念著想回家

     「我想回家看看…」在萬芳醫院安寧病房擔任「阿長」多年的魯啟玉說,這句話一般人說來平淡無奇,但幾乎是每一位安寧病患最大的心願,畢竟「家」是每個人的避風港、也是歸宿。 \n 在病患許可的狀況下,萬芳醫院安寧病房都會儘量安排病患回家,哪怕只有短短的半天。萬芳醫院安寧病房主任張家崙說,猶記得一位50多歲末期大腸癌的病患,由於不斷的反覆發燒及感染,一直無法出院回家,但病患的心願就是想回家看看,哪怕只看一眼。經與醫療小組討論後,帶足了藥品,一行人陪著這名病患回到桃園的家。 \n 張家崙說,一進門便看到這名病患的收藏,有洋酒還有樂高,病患開心地開了一瓶酒,雖然只能看不能喝,輕輕地撫摸著樂高,眼神流露出的盡是滿足,家人在客廳裏與病患自然的聊著天,也互相道出內心深深的歉意與感謝。病患後來回到了醫院,二周後便離開人世,患者的太太特別前來跟醫院道謝說:「還好那天有回家,不僅讓病患有了人生歸宿,也讓這個家圓滿了。」 \n 還有一位40多歲膽道癌末安寧病患,是外商的高階主管,這名病患躺在病床上跟醫護人員說:「好想回家看看」,但當時他吃什麼就吐,狀況不是很好,靠著嗎啡點滴止痛,為了照顧這名病患,家人的氣氛有點僵,且最讓這位病患放不下的是年僅4、5歲的孩子。 \n 張家崙說,安寧照護希望能做到「四道」,就是道歉、道謝、道愛及道別,但在醫院多半說不出來,不過回到了家,就能很自然的表達出來,照護團隊體認到這位高階主管需要與家人「和解」,於是做好了所有準備,幫助這名病患回到了家中。記得那天,病患的妹妹還特別帶了把吉他,彈給病患聽,病患也抱了抱孩子,讓孩子知道,爸爸永遠愛他。病患了卻心願後回到了醫院,二周後便辭世,後來在一次的機會中遇到了病患的太太,病患的太太說,很感謝那天在醫療團隊的協助下,讓先生回到了家,讓彼此有機會修補,也降低了對孩子的衝擊,對於先生的離世,她已經都能夠放下了。

  • 念著經典台詞 感受救贖力量

     《航海王》不僅是日本的「國民漫畫」,也在台灣掀起海賊狂潮。談及《航海王》能有如此長紅不衰的人氣,幾位聲優一致推崇尾田榮一郎漫畫裡簡單又有力的「經典台詞」。 \n 討論過程中,4人難得收起搞笑形象,展露感性的一面,一起回想動畫中感人情節。 \n 詮釋魯夫的田中真弓說,許多讀者有時會分享自己最愛的《航海王》台詞,甚至列出經典語句,「其實我自己也經常受到台詞的鼓舞」,「有時自己在情緒低潮的時候,聽到自己唸出的這些台詞時,就會得到救贖、得到力量!」 \n 如魯夫因失去哥哥艾斯而低潮不已時,人魚吉貝爾提醒他:「不要只記得你失去的!你要記得你剩下什麼?」魯夫才想到,自己還有一群「夥伴」,「不管如何,大家都要一起努力活下去。」 \n 長則說,自己飾演的布魯克因無法遺忘死去的夥伴,一心想追隨他們尋死;但遇見草帽一行人後,他就改變想法,對著魯夫大喊:「活著真是太好了!」 \n 長說:「能夠說出這些話,代表你曾經經歷過無比的傷痛與挫折;這句話雖然簡單,卻很震撼,讓人深有同感。」 \n 詮釋佛朗基的矢尾雖然在一旁邊聽邊點頭、深表認同,但輪到他分享時,則忍不住笑說,雖然航海王中有很多簡單、有力又勵志的台詞,「但不知道為什麼,佛朗基跟布魯克的台詞都跟褲子脫不了關係啊,不是我要別人把褲子還給我,就是布魯克要求別人給他看內褲啊!」

  • 跑友相伴 李龍文跑完最後一馬

    跑友相伴 李龍文跑完最後一馬

     一生熱愛長跑,創辦許多馬拉松賽的前民航局長李龍文日前辭世。一群昔日並肩的跑友,昨於台南後壁公祭後,用最親近的跑步方式送他最後一程。圓了他在病榻時一直念著的第60場馬拉松,並在象徵終點的紅毯獻上全球唯一的「人生馬拉松證書」。 \n 中鋼慢跑社前社長陳篤恭說:「大家以跑步方式陪前局長的靈柩,邊跑邊分享過去與他一起跑馬拉松的種種;相信對跑友們是另一番體驗,願他一路好走。」 \n 因為愛長跑,李龍文經常利用公餘全台馬拉松跑透透。他任職台中港務局長期間在地耕耘長跑,成立慢跑社,陸續開辦賽事。 \n 2008年「台中港盃全國馬拉松」颳起全台跑馬風潮。比賽中李龍文親自在折返點發信物,與跑友擊掌打氣;最特別的是,選手跑進港區還領受船舶噴水致敬。 \n 2008年李龍文晉升民航局長,以跑者心情出發,搭出很多不同賽境的舞台,深受跑界敬愛。 \n 對於馬拉松,李龍文送給全台跑友許多美好的回憶;對於他自己的長跑而言,過世前總念著個人完成的馬拉松數停在59場,就是缺了整數。 \n 昨日輪到昔日成立的台中港務局慢跑社、交通部,以及一群來自全台的跑友專門為他開啟馬拉松賽道,送他最圓滿的生涯第60場馬拉松,及全世界獨有的馬拉松證書。

  • 唱遊課-愛情的酒攏袂退

     糜糜之音裡的學問有時超乎想像。日前翻羅蘭巴特《戀人絮語》見下列文字:「端坐暗夜之中,凝望著對方,內心有欲望湧動,那慾望是第二層黑暗。第二種夜包容了第一種夜,黑暗照亮了黑暗……讓這黑暗更黑暗,那就是通往一切神奇境界的大門。」念著念著覺得和萬芳歌詞《夜照亮了夜》極其類似,「夜照亮了夜/痛戰勝了痛/然而春去春回/長大成人滋味/最黑的黑是背叛/最痛的痛是原諒」對的,巴特那些文字的標題正叫做〈夜照亮了夜〉。但巴特兄在註釋說此話出自一名為拉瓦庫的聖徒。巴特又考據聖徒的話可能出自老子《道德經》:「常無欲觀其妙。常有欲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玄之又玄就是夜照亮了夜。 \n 可也那不是最玄的,還有一句黃乙玲:「愛情的酒攏袂退/醉到何時才會醒/感情這呢長/青春這呢短/不通放阮孤一個」感情太長,青春太短那樣排比是否很熟悉呢?是的,正是聶魯達短詩《今夜我可以寫》的金句:「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黃乙玲哀怨的歌聲原來也有這樣逼近諾貝爾文豪心聲的時刻。

  • 一天穿越四季

     等待在杭州蕭山機場起飛的日子,因為細雨,誤了行程。焦急,無奈,卻抵擋不住滿心的期待。 \n 在一萬多公里的高空呢喃,心心念念的台北,到底會是怎樣的一種呈現呢。想到了余光中老先生的那一首《鄉愁》,癡癡地盼著,念著念著,便到了。一下飛機,一股濕熱的氣流朝我湧來,呼吸頓了幾分,壓抑的難受。周遭的人流衣著奇異,棉大衣,短褲,外加上人字拖,造就了一種普遍的潮流。服務人員聲音柔柔弱弱,諾諾嗲嗲。台北空姐格外冷艷有氣質,離不開眼球。這些,拼湊了我對台北的第一印象。 \n 台北印象,是一座很有歷史感的城市。沒有高樓林立,沒有車水馬龍,多了幾分陳舊,多了幾分古典。如一清新女子,緩緩前行。慢台灣,慢生活。 \n 台北的天氣很像一個任性的小孩子。上一刻還掛著兩行眼淚委屈的嚎啕大哭,下一秒卻能立刻綻放笑顏。難怪時下的小女生們全都羽絨服,短褲,黑絲襪,外加雪地靴的打扮,倒多了幾分恰當。台北人很鍾愛人字拖,不論大街小巷,亦或是在校園裡,都可以看到很多人腳蹬人字拖。繪製了一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旖旎景象。 \n 來到台北最初的這些日子,總會為每天穿何種季節的衣服而傷透腦筋。大多城市一年四個季節,可是台北在我眼裡,一天就可以穿越四季。

  • 大陸人在台灣-嘉義行 樸實的麵店老闆

     在台北待久了,就想去別的縣市走走,很容易就想到嘉義,因為可以去投靠雯潔。她在嘉義縣的中正大學當交換生,擠她的宿舍,可以省民宿的費用。雯潔能幹,而且用功,聽說中正大學比不得我在台大的花花世界,周遭不是山巒就是農田,她也就好好安心學術,課餘自己坐火車,倒是走了不少美麗之地。 \n 我先去雲林的北港朝天宮轉了一圈,然後買票上了嘉義客運,這裡的巴士是不能跟國光之類的大公司比了,我心裡覺得有趣,明明是跨縣市的車子,怎麼上來下去的大多是些買菜的老人、帶孩子的阿嬤,好像都是隨隨便便出個門,全沒有長途車的意思? \n 一路風景平淡,破舊灰頹的農舍、公路,確實沒什麼吸引人。突然一轉彎,一棟宛如故宮的恢弘建築居然雕樑畫棟地站在那裡,靠近了,是「嘉義文化藝術中心」。我第一眼的感覺,就像第一次看到上海世博會的中國館,正朱紅、華麗、有點突兀卻又明白是中國風。氣勢壯則壯矣,只是我納悶,這麼一棟藝文中心,孤零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嘉義這地方,真有人會專程來看演出? \n 到站,雯潔接了我,可嘉義市也沒什麼好逛,據說最有名的林聰明魚頭太大,兩個人沒法吃,決定還是回去學校的路上隨便找點小吃就好。大約車到嘉義縣市交界處,雯潔說有一家的海鮮麵不錯,學長帶她去過一次,老闆親切,聽說她是交換學生,還照顧打折,有點念著她背井離鄉自力更生的意思。 \n 小店其貌不揚,就是那種自家門面開開飯館、簡單吃吃的意思,可能是還早,也沒人。老闆大約30多歲,不高,結實,像個開麵店的,果然一進門就招呼:「又來啦?」把雯潔都嚇了一跳,她低了聲音對我說,兩個月前來的那一次,還記得啊!點的吃的都很家常,海鮮麵、黑白切而已,難得的是氛圍也家常,樸實的老闆在旁邊跟我們說笑聊天,真跟家裡來客人似的,我對南部人一直有點好奇而謹慎,但很快也就放鬆了。 \n 快吃完時,老闆突然想起來問我們什麼時候離開台灣,我笑:「雯潔,老闆還希望你帶更多的朋友來吃呢。不過,」我誇張地做了遺憾的表情,「很快就要走了,我們只能待一學期,月底回去,正好就快過年了。」 \n 「哦,你們也過年啊?」老闆瞪了他不大的可愛圓眼睛。我的眼睛也瞪了起來,當然,心裡想著:啊,你才知道我們也過年啊!「是啊,當然啦。」我本想說這些習俗應該還是大陸傳過去的,想想還是沒說,那樣說有點韓國人似的可笑,就愛說些自己是什麼什麼的發源地之類,其實呢?反正兩邊是一樣就對了。 \n 「哦,我還以為只有我們台灣過年哩,你們不是用的什麼、就是那種我們叫國曆嘛。」 \n 「國曆?你說的是西元紀年吧,我們也有農曆啊,過年,就是過春節啊,最重要的節了。這些都是一樣的啦。」如果不是當面遇到,我大概會有一種難以置信的不可思議吧,連這都不知道嗎?可是看著他恍然大悟的連連點頭,我只覺得這點微小的知識普及很有意義,以前他不知道,誰也不怪,今天他知道了,是我善莫大焉。溝通、瞭解,就是在這些點滴裡累積起來的吧。 \n 結帳,不用講果然還是打折。「回去就吃不到我的麵了怎麼辦?回去會想吧?」老闆笑盈盈的,我和雯潔也一起相視而笑:「會啊,所以啊,那你就來大陸開店吶!」 \n 老闆仰起了頭:「哈哈,那你們就再來台灣嘛!」 \n 雖然只是玩笑,卻聽得出真心。我忽然覺得,南部人北部人,本省人外省人,台灣人大陸人,標籤就只是標籤。是朋友了,管他是哪種人,就自會念著常來常往,就自會有一份記掛一份情牽。

  • 還念著,那春風沉醉的晚上

    還念著,那春風沉醉的晚上

     婁燁導演的《春風沉醉的夜晚》,是他繼二○○六年《頤和園》後的新作。《頤和園》以六四民運的背景及大膽的情慾場面見稱;《春風沉醉》在尺度上變本加厲,拍同性異性的多角關係糾纏,床戲澎湃。今年五月,婁燁在坎城影展奪得最佳劇本獎,香港首映座無虛席,非常熱鬧。 \n 春風沉醉》的故事背景是2007年的南京。影片第一個鏡頭是水中蓮花的特寫,王平及程江這對情侶開著車愉快上路,由車廂內到戶外,攝影機跟著他們搖晃不停。他們回到陋室做愛,外頭雷雨交加,室內感覺暖和;黝黑粗糙影像中一對赤條火熱的身影,與外頭任由風吹雨打的蓮花形成對比。 \n 鬱悶感貼近當代歐洲電影 \n 從電影手法及情感來看,婁燁委實較貼近當代歐洲電影。以特寫為主的手搖攝影,灰濛濛的質感,褪色的影像,角色的愛慾關係……加起來就一片抑鬱寡歡。婁燁的影片不愛逗觀眾發笑,角色往往很落寞、不苟言笑。在《春風沉醉》中,口琴、結他配樂帶來滄桑味道,瀰漫淡淡哀愁。 \n 「鬱悶」是婁燁作品的關鍵詞。來到這次《春風沉醉》,婁燁在郁達夫的第一人稱小說中取得靈感﹕《春風沉醉的晚上》寫窮困作家在狹小居所的自憐自艾,跟鄰屋工廠女孩的感情。在影片中,角色王平及程江在床邊讀的正是這小說。 \n 儘管說小說及影片自我沉溺,但情感卻很真實。「天上罩滿了灰白的薄雲,同腐爛的屍體似的沉沉的蓋在那裏……星的近處,黝黝看得出來的天色,好像有無限的哀愁蘊藏著的樣子。」婁燁把鏡頭緊貼角色,原來要像文學的「我」,鑽進敘述者的內心。不過站得近不一定看得透,王平與程江的事被王平妻子知道了,兩人被迫分離。程江過新生活,王平回到妻子身邊。有一幕,王平趁妻子熟睡時起床、梳洗,晨曦景色漂亮,他走進杳無人煙的山丘,不發一聲,拿出剃刀割脈;那邊廂程江從夢中爬起來,呆呆像有所感。對了,不少同志電影跟死亡有關係,《春風沉醉的夜晚》也沒有例外。 \n 借景寫情抒發自傷自憐 \n 除了郁達夫還有朱自清。王平的妻子林雪是國文老師(香港女同志片《蝴蝶》主角亦是國文老師),她得悉丈夫噩耗時還在上課,班上正大聲朗讀《荷塘月色》﹕「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荷塘》的醉翁之意不在寫景,而在電影沒有讀出的一句「這時候最熱鬧,要算樹上的蟬聲與水裏的蛙聲;但熱鬧是牠們的,我什麼都沒有。」由景入情的借題發揮,說到底也是作家的自傷自憐,跟《春風沉醉》的世界悄悄契合。我們對國文老師有偏見,《春風沉醉》卻向我們重提五四文學的進步與個人化,大半世紀後與同志電影連成一氣。文字在片中也顯要,片名及敘事的文字(如「南京3月,驚螯後的日子」)楷體字款特大,並故意直排,在侷促的畫面上有時逼著換行,感覺也是挺怪的。 \n 程江離開了王平,有些自暴自棄,醉酒後差點在夜場生事;羅海濤本來受僱跟蹤他,竟甘願為他出頭解困,程、羅漸漸走在一起。羅的女友小雪在工廠工作,她認識了程江,後來得知男友與程的曖昧。《春風沉醉》可分成兩部分,下半部以程、羅、小3個角色為重心。他們湊成了公路影片的組合,開車在大橋上奔馳;這個21世紀的中國「祖與占」,跟橋上的工農兵石刻顯得那麼不協調;3人在船上迎著風、若有所思的,縱使構成「嬲」字三角關係,卻是看得人愜意的部分。也許宣泄都留待靜夜後的卡拉OK,小雪獨自點唱范瑋琪 的《那些花兒》﹕「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他身旁,今天我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茫。」程江及海濤陸續加入,他們輪著唱,歌詞對3個人都有不同意義;此時,海濤及小雪翩翩起舞,3人水乳交融。流行曲的偉大之處在於讓我們更準確地消費失落與愛情,歌曲是我們的代言。 \n 隨角色重心轉移分成兩部 \n 再下去就不贅了。還記得剛才提到電影最開始那雨打梨花?最後將以不同姿態再次出現,可說首尾呼應,也有欲蓋彌彰的作用(看後自明)。程江有了新情人,一切好像都沒有發生過,但花兒似乎又說明他在意。最少床笫間念郁達夫的習慣沒改,大概還在想念那春風沉醉的晚上。為什麼要說清呢?正如主角奏昊在當晚放映前說,他們曾遇到拍不下去的時候,大家閒聊著,導演說了一句讓他刻骨銘心的話﹕「我們拍這部片,將來會有很多人感謝我們。」多漂亮!但到底誰會感謝?為什麼感謝?因為同志題材?因為勇於犯禁?還是為了情愛故事……還是別問下去好,想像更有趣。不都說了嘛,詩貴含蓄。 \n (原載於《明報》2009.11.22)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