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急診室的春天的搜尋結果,共05

  • 《急診室的春天》女星持玩具槍 遭警擊斃!

    《急診室的春天》女星持玩具槍 遭警擊斃!

    早期美劇《急診室的春天》是不少人的回憶,就連男神喬治克隆尼也是當年的主角,但前日爆出曾在劇中擔任護士「戈德曼」的女星凡妮莎馬奎茲 (Vanessa Marquez)因為持玩具槍指向警方,遭警方開槍擊斃。 \n凡妮莎馬奎茲 (Vanessa Marquez)在上月30日時,因為房東報警指出凡妮莎精神病發作,警方與心理醫師到場後,雙方僵持了一個多小時,希望能勸凡妮莎就醫。可她怎麼勸說都不願答應,最後凡妮莎竟還出一把手槍指向員警,警方為了自保向她開槍,不過凡妮莎送醫後宣告不治。 \n警方在調查後,也發現凡妮莎持有的槍枝是玩具槍,而警局也已經對此事展開調查,但並未公布開槍員警名字。 \n \n

  • 拿玩具槍指向員警 《急診室的春天》女星遭警射殺49歲亡

    拿玩具槍指向員警 《急診室的春天》女星遭警射殺49歲亡

    於著名美劇《急診室的春天》中飾演護士戈德曼一角的美國女演員凡妮莎馬克斯(Vanessa Marquez),傳出在加州寓所外用「手槍形狀物」指向警員,遭警員開槍射殺,送醫後死亡,得年49歲。警方事後證實,馬克斯當時手持的是一把玩具手槍。 \n \n當地警方指出,接獲寓所房東報警,指馬克斯癲癇症發作要求協助,警員到場後發現馬克斯情緒激動,安撫近90分鐘仍無法穩定她的情緒,馬克斯「極度不合作」,拿起疑似手槍物指向警員,警員隨即向她開槍。有關當局指出馬克斯本身有飲食失調問題,因而引發癲癇症。馬克斯的朋友也透露,馬克斯心理和財政出問題,先前跟她談天,對自己的未來毫無希望。 \n \n凡妮莎馬克斯曾在社群網站留言,指在拍攝現場遭受性騷擾與及種族歧視,她也公開指責被《急診室的春天》主角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等人列入「黑名單」,事後喬治克隆尼否認指控。她近期少有幕前演出,上部作品是2013年拍攝的短片《The Problem with Evolution》。

  • 急診室的春天

     這年輕媽媽,她在販賣機前面,忽彎下腰忽墊起腳尖,挑選零食時,只見裙子輕搖擺動,情況幾度看似危急,但是皆安然度過。 \n 在英國,一般醫院診所周末休假。 \n 遇到緊急狀況,必須到醫院的急診室就醫。 \n 在急診室裡,看病的次序以症狀的嚴重程度為指標,並非報到的先後順序。等候當中,一般人無所事事,當然就是東看看西看看,有點大眼瞪小眼的興味。我在等候的時光裡,大部分都是隨意寫寫紀錄瑣事與想法,有時候也看看周圍的人與事物,聽聽旁人的對話。 \n 在這間候診室裡,最前方是一台零食和飲料的販賣機。這時候,看到一位年輕媽媽走過來,她左手抱著一個嬰孩走到販賣機前面,以右手投幣買東西。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搭配一條有些蓬鬆的短裙。這裙子好短好短,短得讓我看得目不轉睛,深怕她春光外洩。不知道究竟是想以目光保護她,還是有點賭氣地想說,我就不相信,她這樣子不會走光, 因為實在短得不像樣。 \n 但是,顯然這裙子是經過巧妙設計的。這年輕媽媽,她在販賣機前面,忽彎下腰忽墊起腳尖,挑選零食時,只見裙子輕搖擺動,情況幾度看似危急,但是皆安然度過。特別是她手抱嬰兒,時而托起嬰兒,身體往上一挺時,更是讓人捏一把冷汗。我看得正專心時,突然想,不知道在座的其他人,是否也被這樣的短裙吸引了?於是,我轉過頭去看看其他的人,你們猜怎麼樣? \n 我轉頭一看時,在座所有男士的眼睛全部盯著她的屁股看。

  • 護理師加油! 為恭醫院卡片打氣

     苗栗縣為恭醫院於七日晚間慶祝即將到來的國際護師節,共表揚了卅二位績優護理親善天使及七位護理楷模,行政同仁寫「打氣卡」鼓勵第一線同仁,護理人員點燃象徵「薪火相傳」的燭光,氣氛溫馨。 \n 「別人只有一對公婆(岳父母),而您們卻有無數個公婆(指病人),因此我深信,能照護好患者,就能當個好媳婦、女婿。」醫院行政同仁書寫一張張打氣卡,鼓舞辛苦護理同仁,字裡行間充滿感謝。 \n 五月十二日為國際護師節,為恭醫院昨晚在東興院區舉辦「支持、關懷護師節慶祝晚會」,護理部主任楊美紅說,為恭也面臨醫護人員短缺的問題,但院內的護理人員仍堅守崗位、努力付出,看到病人健康的出院或收到感謝函,對護理工作者來說是最大的鼓舞與肯定。 \n 急診室柳秀春護理師為今年獲表揚人員之一,在急診室裡同事稱她「阿母」,不僅具備專業護理知識,也經常協助病人尋求資源,病人及家屬曾形容她「就像春天一樣的溫暖。」同事們則說,有她在急診室,遇到什麼情況都不擔心。

  • 5千元救一命醫界寶貴教材

     江文莒醫師親身經歷的《在雲林難忘的一夜》是台版的急診室春天,比戲劇還戲劇,讓他反思「擁有越多,願意給的竟然越少?」這篇文章寫於六年前,對照幾年來掉包檢體訛稱乳癌割除患者乳房、掉包骨水泥賺取患者自費差價等荒謬的醫療事件,只能說一樣米養百種醫生。 \n 九十五年六月,江文莒在台大雲林分院急診室最後ㄧ個夜班,病患如潮水湧入,其中之一是溫先生,診斷八成是盲腸炎需要開刀,但溫妻遲疑:「八成?能不能肯定是或不是?」江文莒有點火大,病患不發一語。 \n 江文莒幫溫某打抗生素、安排電腦斷層,再證實盲腸炎的機率是九成,溫妻卻說「能不能帶藥回家吃就好?」江生氣這對夫妻這麼「龜毛」,氣急敗壞告訴他們可以轉院開刀,若堅持出院他不負責,溫先生終於開口「反正我爛命一條!」 \n 溫妻低頭解釋,不是不給丈夫開刀住院,而是家裡一點錢也沒有,丈夫做捆工領現,三個孩子才有飯吃。江文莒為自己的魯莽抱歉但愛莫能助,若以腹腔鏡開刀復原快,但要自費兩萬元,傳統式剖腹開刀費用三千元,卻得住院一周以上。江文莒通知社工室幫忙,夫妻倆決定看補助金額再選擇治療方式,溫先生又打了一夜抗生素苦熬。 \n 隔天晨間會議,江文莒對同僚提及此事說,雲林真的有這麼窮的病人。同僚回說「我們可以讓病人因病而死,但不能因貧而死,應先讓他開刀,錢再想辦法,大不了幫他出!」這一回應對他猶如當頭棒喝。 \n 江文莒說他當時腦中一陣暈眩,想起十年前,薪水還不到現在的一半,他認養貧童,更早時靠公費過活,還能捐出一個月的家教費,曾幾何時「付出」的想法被他排除在行為反應之外,幾千塊對他不過是節慶的一頓飯錢,對溫家卻是一家性命之所繫,「當我擁有越多,願意給的竟越少!」 \n 走向病房,江把五千塊塞進溫某手掌,夫妻倆先是婉拒、最後才勉強收下。溫某說雖然彼此不認識,謝謝醫師對他們這麼好,以後工作有錢再慢慢還,江文莒揮揮手說沒關係,互相幫忙而已。經過看診台時向同僚道聲謝,對方一頭霧水,走出急診室大門,感覺「門外清晨的陽光似乎更耀眼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