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搜尋結果,共77

  • 性侵案被疑吃案 輔大夏林清停聘官司重打

    性侵案被疑吃案 輔大夏林清停聘官司重打

    輔仁大學心理系2015年爆發性侵案,時任社科院院長夏林清被質疑「吃案」,因而遭停聘1年。夏不服提起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她勝訴,案經上訴,最高行政法院認為,輔大是私立大學,與夏的聘僱關係屬民事私法契約,因此廢棄原判決,移送至新北地院,全案又得重新開始審理。

  • 性侵害 警詢筆錄定罪沒違憲

    性侵害 警詢筆錄定罪沒違憲

     男子曾宏逸10年前性侵少女遭判刑定讞,他認為《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讓受害少女免出庭,用警方詢問時筆錄替代,侵害他的詰問權,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27日作成第789號合憲解釋,認為在符合最後手段性等原則下,該規定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沒有違憲。 \n 這是首次大法官站在憲法高度,對於性侵被害人警詢證據力作成解釋,解釋內容將拘束未來法院的判決。 \n 歐洲人權法院也認定合法 \n 歐洲人權法院先前也認定,被害人接受警方調查後自殺死亡,法院用友人的證詞將被告定罪,沒有違反人權公約。 \n 本案導因15歲少女回家途中,被曾男擄走後性侵,案發後警方採集到DNA樣本,1年半後曾因另犯他案,警方比對DNA查獲他犯案,但受害少女因身心受創無法出庭,以警方訊問筆錄替代法庭陳述,曾男在2010年遭判刑3年10月定讞。 \n 曾認為,性侵害犯罪被害人未到庭,警詢陳述證據力有疑義,大法官受理他的釋憲聲請後,日前在憲法法庭召開說明會,中華民國法官協會代表邱忠義說,不是每人都是Lady Gaga,有勇氣可以侃侃而談被性侵的過往,不該強迫被害人上法庭。曾的律師及台北律師公會都指該規定侵害詰問權、剝奪受公平審判權利。 \n 訴訟補償措施符最後原則 \n 司法院大法官審理後昨日作成解釋,認為《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7條規定,被害人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或到法庭後身心壓力受訊問時無法陳述,可以用警察調查的陳述,作為證明被告犯罪的證據,該規定符合訴訟權保障及正當法律程序。 \n 大法官雖然宣告合憲,但認為適用該規定時,應限被害人因身心創傷狀況,客觀上已經不能合理期待,就被害情形到庭再為陳述,且法院在調查證據程序及證據評價上,應採取有效的訴訟上補償措施,符合最後手段性原則,也不能做為「唯一」證據。 \n 15位大法官僅謝銘洋提部分不同意見書,他認為解釋結果恐限縮被告詰問權,對被告受憲法保障的防禦權剝奪,令人憂慮。

  • 性侵被害人免出庭 大法官宣告合憲

    性侵被害人免出庭 大法官宣告合憲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7條讓被害人免出庭違憲,司法院大法官作成解釋,在兼顧性侵害案件發現真實與有效保護性侵害被害人正當目的,可以用性侵被害人的警詢筆錄,及其他補強證據後,可作為定罪證據,相關規定合憲。 \n \n大法官雖然宣告合憲,但認為適用規定應限於被害人因其身心創傷狀況,客觀上已經不能合理期待就被害情形到庭再為陳述,且法院在調查證據程序及證據評價上,應採取有效的訴訟上補償措施,且符合最後手段性原則。 \n \n本案因15歲少女回家途中,遭到男子曾宏逸擄走後性侵,案發後警方採集到DNA樣本,1年半後嫌犯因另犯他案,警方比對DNA逮獲 被告,少女因身心受創未出庭,以警方訊問筆錄替代。 \n \n曾姓男子遭判刑3年10月定讞後,2010年聲請釋憲,他主張沒有在法庭上詰問少女,《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7條第1規定,剝奪他受公平審判的權利。

  • 性侵防治法釋憲 被害人免出庭 各方力挺

    性侵防治法釋憲 被害人免出庭 各方力挺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讓被害人免出庭是否違憲,司法院大法官4日在憲法法庭召開說明會,台北律師公會指該規定侵害被告詰問權,法官協會代表反駁,不是每個人都是Lady Gaga,不該強迫被害人上法庭。大法官將擇期公布釋憲結果。 \n 本案導因一名15歲少女回家途中,遭到陌生男子擄走後性侵,案發後警方採集到DNA樣本,1年半後嫌犯因另犯他案,警方比對DNA逮獲被告,少女因身心受創未出庭,以警方訊問筆錄替代。 \n 憲法法庭 陳述看法 \n 被告遭判刑定讞後仍否認犯罪,主張沒有在法庭上詰問少女,《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6條、17條的規定,剝奪他受公平審判的權利,聲請釋憲獲受理,大法官4日開說明會,邀集機關代表及專家到庭陳述意見。 \n 司法院刑事廳副廳長吳秋宏主張該規定沒有違憲,他舉例有名性侵被害人接受警方調查後自殺死亡,因案發後她立即告知2名友人性侵過程,法院後來用友人的證詞將被告定罪,歐洲人權法院判決,被告有罪認定沒有違反人權公約。 \n 身心受創 情何以堪 \n 司法院少家廳長謝靜慧用感性口吻說,她承審過許多性侵案,因法律規定須傳喚被害人到庭,但等到她在法庭上親眼看到身心受創的被害人後,就後悔為何要發出傳票。 \n 法官協會代表邱忠義說,不是每個人都是Lady Gaga,有勇氣可以侃侃而談被性侵的過往,有許多被害人因被性侵害受創嚴重,甚至看到法官的證人傳票嚇得逃家及試圖自殺,法律要保障被告,也應該對犯罪被害人有照料的義務。 \n 弱勢地位 應予保護 \n 衛福部代表更拿出數據表示,一年有8499件通報性侵案,3128件警方偵查、檢方起訴1724件、一審判決有罪1386件,不到16%的定罪率,凸顯性侵被害人的弱勢地位,法律應保護被害人,現行規定沒有違憲。 \n 除台北律師公會及台灣刑事辯護協會代表外,包括學者專家賴芳玉等人、司法院及法務部、衛福部及警政署等機關代表,幾乎一面倒支持現行的《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定,審判長許宗力最後諭知擇期公布結果。

  • 性侵犯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將開說明會

    性侵犯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將開說明會

    一名因性侵遭判刑定讞的被告,主張性侵害防治法規定,被害人可以警詢內容作為證據,剝奪他在法庭上詰問權及防禦權聲請釋憲,司法院大法官受理後將於2月4日在憲法法庭舉行說明會,由被告律師、法務部及警政署、衛福部代表到庭表示意見。 \n \n這起聲請案主要是因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7條第1款及第2款規定,被害人警詢陳述得為證據,法庭審理過程中被害人不再到庭接受詰問及對質,可以用警詢內容作為證據,但這樣的保護被害人的規定有無侵害被告訴訟權引發爭議。 \n \n憲法法庭說明會將討論7項爭點,首先是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規定,有無牴觸刑事被告於憲法上應享有之受公平審判權利之虞?被害人警詢陳述的證據能力調查程序,以及判定其得為證據後之書證調查程序,被告各應享有如何之防禦權? \n \n其次是「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應如何認定?規範上有無進一步具體化的可能? \n \n另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對被害人出庭陳述時所得採行的審判保護措施,與警訊內容可作為證據的規定有無實施之先後順序關係?審判實務上,是否可能一律先行傳喚被害人出庭陳述未果後,再進入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調查程序? \n \n法院認定被害人警詢陳述得為證據後,除應進行書證調查程序外,被告得否於證據調查程序要求傳喚被害人出庭對質詰問?系爭規定是否影響被告聲請傳喚被害人為證人之權利?如兩不妨礙,則系爭規定是否仍存有侵犯被告對證人詰問權之問題? \n \n而被害人警詢陳述的證據能力調查程序以及警詢內容的調查程序,如被告享有對出庭證人、鑑定人為詰問之機會,則其於此範圍內之防禦權是否仍有不足?及性害犯罪被害人警詢減述作業之運作現況及成效如何?

  • 性侵加害者接受處遇 6年累積再犯率降至5.6%

    性侵加害者接受處遇 6年累積再犯率降至5.6%

    在性侵、家暴個案下,施暴者被視為壞人倍受指責,但光田綜合醫院臨床心理師邱惟真協助被外界認為的「壞人」,透過處遇過程來了解自己,進而調整偏差行為,降低暴力再發生,獲頒全國防治暴力最高榮耀、衛福部紫絲帶獎肯定。 \n \n 邱惟真在臨床心理經驗逾20年,從最初照護身心患者到治療被害人創傷,1997年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公布施行,當時他和一群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與社工師投入性侵害加害人處遇行列,成為國內首批生力軍。 \n \n 當加害者不再施行暴力,等於沒有人遭受暴力侵害!暴力事件發生,被害人、加害人都須治療,加害人處遇主要面對兩困境,一是社會資源分布嚴重不對等,尤其是家庭暴力防治,社會給予被害人和加害人的資源及關注比例約10:1;第二是「加害人處遇到底有沒有效?」 \n \n 邱惟真透過文獻追蹤性侵害加害人,發現未接受處遇加害人6年之累積再犯率約10%,接受者則降至5.6%,達顯著差異。家暴加害人處遇工作複雜度比性侵害更高,且不應以再犯率作為唯一指標,家暴加害人經過處遇後,致命危險以及再犯危險均會下降。 \n \n 光田綜合醫院指出,加害人處遇就像是站在惡的距離內,從根本解除暴力問題。邱惟真從無到有建立處遇訓練模式,讓更多處遇人員能循此模式一步步帶領性侵、家暴加害者遠離暴力,同時追蹤個案、研究處遇成效,實證處遇訓練是可以降低加害者的再犯機率,或減輕再發生時的嚴重程度,讓社會能更正面肯定處遇,現獲得紫絲帶獎肯定,光田與有榮焉、是光田之光。 \n \n★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n

  • 校園性騷擾未通報 學務長挨罰有理

    校園性騷擾未通報 學務長挨罰有理

    某國立大學一名男學生,2014年間接受諮商輔導時,竟在個別諮商室內,當著張姓輔導員面前脫褲露出生殖器,諮商與生涯發展中心林姓前主任等人卻未在24小時內依性平法規定,通報性騷擾案,吳姓學務長因此遭教育部裁罰1萬5000元。吳不服提行政訴訟,一審認為吳是負責通報主管,未盡指揮監督責任,顯有過失,判他敗訴。案經上訴,因吳未具體表明原判決有什麼違背法令,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上訴不合法,裁定駁回,全案確定。 \n \n判決指出,2014年7月29日,某國立大學校林姓諮商中心主任,與一名男同學相約在諮商中心會面,當天上午9點40分,男學生和父親一起到場,他表示想和張姓輔導員單獨面談,於是和張進入個別諮商室並關上門,沒想到男學生卻脫褲露鳥。 \n \n張姓輔導員驚嚇地衝出個別諮商室後,男學生被父親及其他教職員要求穿回褲子,但他竟衝出室外、作勢從欄杆要往外跳,還說要自殺。教官趕到現場制止,由林姓主任開車帶他就醫。 \n \n同日下午,林姓主任主持諮商中心內部會議,其他輔導員在會議中報告此事;被害的張姓輔導員也在8月4日向學校性平事件申請窗口、學務處侯姓秘書告知事件經過,但張還在考慮是否提出申訴書,因此侯把申訴書電子郵寄給張,再致電吳姓學務長。直到同月7日才由校園安全中心張姓承辦人依性別平等教育法為校安通報,並稱全案為疑似性騷擾事件。 \n \n後來張姓輔導員未採用性騷擾申訴書,認為是遭強制猥褻,向校方提出性侵害申訴書。經手過的教職員,依性平法規定都負有校安通報義務,且對疑似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定都負有社政通報義務,卻遲至8月7日才為校安通報,因此教育部認定有嚴重違失,2015年4月27日,裁罰第一時間知道卻未通報校方的林姓主任6萬元。吳姓學務長是行政主管,因不識法規而未作出明確通報指示,依法裁罰1萬5000元。 \n \n吳不服提行政訴訟,台北地院認為依法規應在24小時內通報,吳事前指示不明確且事後也未即時審核,因此對校安人員未在時間內通報一事有過失,教育部裁罰合法,判他敗訴。案經上訴,因未具體表明原判決有何違背法令,北高行認上訴不合法,裁定駁回,因不能抗告,全案確定。 \n \n

  • 律師說法》OL調戲甜喊「寶貝」 新人男同事崩潰提告

    律師說法》OL調戲甜喊「寶貝」 新人男同事崩潰提告

    台北市王姓男子指控,他到新公司上班第一天,就被孫姓女同事當眾調戲,孫女嬌喊王男「寶貝」,還硬塞橘子要他吃,讓孫男覺得「不舒服」,引發精神創傷,提告要求孫賠償10萬精神慰撫金。高院判王男敗訴確定。 \n \n●法律分析 \n \n性騷擾防治法所稱的性騷擾,是指性侵害犯罪(強制性交、猥褻等)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 \n \n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有關權益之條件。 \n \n二、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活之進行。 \n \n是否成立犯罪行為,需同時符合主觀及客觀要件,主觀要件,指加害人主觀上有犯罪意圖,在性犯罪或性騷擾中,亦可指違反被害人意願而使被害人感到被侵犯的想法,客觀要件,則指加害人的行為自外觀上來看一般人也會覺得是在犯罪,例如本案所涉及的性騷擾,即指是否以歧視、侮辱的言行,而損害被害人的人格尊嚴,或使被害人感到被冒犯而影響工作。而本案中,孫女是在王男入職第一天即在言談中加入「寶貝」一詞,王男甚而因孫女硬要塞橘子給自己吃而感到受到侵犯。 \n \n審酌是否構成性騷擾時,需視個案事件發生之背景、環境、當事人之關係、行為人之言詞、行為及相對人之認知等具體事實。法院認為當天是王男第一天入職,孫女也只是因不知王男姓名,又想提醒王男記得丟垃圾,才以「寶貝」作為對王男的稱呼,無法認為與性或性別有關,且孫女用字遣詞及動作未具歧視或侮辱性質,加上王男是想以自己受到性騷擾為由,向孫女提出精神上損害賠償,而在民事訴訟中,舉證責任是歸於提出請求之一方應針對對自己有利之事實負舉證責任,王男卻無法證明自己因孫女的行為有受到如何的精神創傷,因此判決王男敗訴。

  • 法官說法》爆料性侵  招惹官司自己一身腥

    法官說法》爆料性侵 招惹官司自己一身腥

    幾個月前社會上曾經發生了這麼一件事:一位父親在某FACEBOOK爆料社團上發表文章,陳述他的稚齡女兒因為玩耍時不慎下體撞擊到異物而受傷送醫,結果被當作性侵害事件處理,醫療機構和社工人員也介入,結果讓他看不到他的女兒,那位父親當時並將女兒的診斷證明書加以拍攝並上傳到該社團網頁上,結果引起一串喧然大波,各種意見紛湧而至。 \n●法律觀點》 \n在這裡說這個故事,並不在於還原事情的經過,而是想借這個機會提一提個人資料保護法等相關議題。首先,根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條第1款的規定,個人的病歷或性生活等資料,均屬於該法所保護的個人資料。除了符合第6條的規定外,任何人都不得加以蒐集、處理及利用,即使是稚齡兒童的法定代理人也不能代替本人公開,所以上面故事的父親,任意將女兒的病歷公開,已經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上開規定。 \n \n其次,依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 12 條第1項規定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性侵害被害人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其身分之資料者,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予保密。另依據護理人員法第28條規定,護理人員或護理機構及其人員對於因業務而知悉或持有他人秘密,非依法、或經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之書面同意者,不得洩漏。 \n \n而醫療法除將護理師納入規範外,醫療法第72條也規定醫療機構及其人員因業務而知悉或持有病人病情或健康資訊,不得無故洩漏,違反的話,除了可以依較重的醫療法第103條第1項第1款規定處新台幣5到25萬不等的罰鍰外,亦涉有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之刑責。 \n \n至於接收爆料的社團,除了透過網路轉發相關內容而可能涉犯刑法妨害名譽罪外,依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 13 條第1項規定,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不得報導或記載有被害人之姓名或其他足資辨別身分之資訊。另外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69 條第1項也規定了宣傳品、出版品、廣播、電視、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對下列兒童及少年不得報導或記載其姓名或其他足以識別身分之資訊,違反的話,當然也必須負起相關的行政罰則甚至刑事責任。 \n \n尤其上面的故事中,雖然最後有遮掩了女童的姓名,但原本發表文章的父親的名字及照片均未做遮掩,如此一來,仍然可能使該女童之個人資訊變得可得而特定,因此就會違反上述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n \n或許有人覺得自己不具備上面說的身分,而只是是一般網友,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 13 條第2項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 69 條第3項也規定了任何人不得以媒體或其他方法公開或揭露被害人之姓名及其他足資識別身分之資訊,否則也都有觸法之可能。 \n \n總之,在網路社會大家熱衷討論某項議題固然是好事,尤其事涉公益時更是如此,但在討論之餘,千萬不要忘了現行相關法律對於個人名譽及隱私的保護,尤其是當討論的內容會波及未成年或性侵害的被害人及其家庭時,更需謹慎小心,以免自己一時的言論,對被害人造成更大的傷害。 \n

  • 正義護理師揭女童性侵 律師林智群批她沒做好一件事

    正義護理師揭女童性侵 律師林智群批她沒做好一件事

    \n新北市5歲女童日前因下體流血,被家屬緊急送往林口長庚醫院急診,醫院認為女童疑似遭性侵並通報桃園市社會局安置,女童爸爸為此上網喊冤,指女兒是遭玩具支架撞傷造成流血;後遭一名護理師爆料,女童陰道深處嚴重撕裂傷,自述天天遭哥哥性侵,父母都知情。對此,家屬憤而向派出所報案,對護理師提告妨害名譽告訴。 \n \n關於此新聞,律師林智群認為:「挺身而出的同時,也要注意自己安全」。他在臉書表示,「有正義感很好,但請把正義感用在正確的地方,為了這個案子出庭作證,也是正義感的一種展現,在還沒作證之前,就讓自己陷於違法情狀,不但沒必要,也是不值得的!」 \n \n林智群表示,根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8條,護理人員發現疑似性侵事件時,有通報義務;主管機關(比如社會局)接手緊急介入安置後,護理人員的責任就算盡了。 \n \n根據護理師法第28條,護理師有保密義務,雖然違反時並不構成刑法洩密罪,但違反的話還是可以處6000元至3萬元罰鍰,如果因此被罰款,甚至被醫院內部懲處,也是划不來!至於護理師有無構成妨害名譽罪,則要看性侵案件的處理結果而定。 \n \n林智群說,即使護理師認為父親的版本很扯,但應在司法程序裡,交給檢察官在偵查中洗臉他就好了,在家屬沒有授權的情況下針對自己處理個案發表意見,已經超出護理師應該做的範圍。 \n \n林智群認為,護理師前半段(通報部分)做得正確,但後半段(出面發言駁斥父親作法)則是太過,後面的行為並沒有辦法用一個正義感作為免責事由的。 \n

  • 5歲女下體受傷 童語:遭兄性侵

     5歲女童本月2日因下體流血受傷被家人送醫,醫師檢視傷勢認定疑遭性侵轉介社會局安置,家屬不滿上網發文抱怨求助,護理師也貼文指疑遭13歲哥哥長期性侵;女童父親發文駁斥,並到派出所提告妨害名譽,雙方各說各話。新北市家防中心11日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向警方告發,案由司法單位偵辦。 \n 據女童父親表示,當天因女兒調皮愛玩,從書桌上跳下來後不慎撞到玩具屋的支架,造成下體流血,送往林口長庚醫院就醫,醫院卻開立一張「疑似性侵」的驗傷單,隨即通知社會局介入安置,多次前往醫院探望遭拒,又聯繫不到社工,上網發文求助。 \n 一名自稱經手會診的護理師10日在網路留言指出,女童陰道深處有嚴重撕裂傷,出血量比成人月經還多,因當下無法處理,轉診至長庚,單獨詢問女童,女童竟表示,天天被13歲的哥哥以生殖器插入陰道,之前也曾因出血就醫,父母都知道,這次也是媽媽要求她說是被玩具撞到。 \n 護理師爆料後,引發網友一片撻伐,女童父親緊急在網路上發文澄清駁斥,並至新莊警分局控告護理師妨害名譽罪;警方受理後,將發函通知護理師到派出所說明,後續將啟動司法調查程序,至於女童是否遭性侵,責由婦幼隊偵辦。 \n 新北市家防中心主任許芝綺表示,疑似性侵部分已向警方告發,後續交由司法單位調查,女童目前傷勢尚未恢復,將持續安置、治療,並請醫師進一步比對傷口,判斷是否與父母說法一致;至於父母欲探視女童,將待狀況穩定後,才會安排家長在社工陪伴下探視。女童雙親也說,靜待司法調查。

  • 南港女模命案兇嫌 偷騙前妻遭判刑

    性侵殺害陳姓小模,並冷血嫁禍女友的兇嫌程宇,一審被判無期徒刑逃過一死,他前年謊稱有人要買蘋果手機,騙了一隻哀鳳6s;又跑到前妻住處偷走蘋果平板電腦,案經台北地方法院審結,依侵入住宅竊盜罪判刑8月,另依詐欺取財罪判刑4月,可易科罰金12萬元。 \n程宇在犯下性侵殺人重案和本件前,就犯案累累,除了這兩件,曾至五星級飯店白吃白住、偽造信用卡、侵占友人手機及缺席性侵犯強制治療,士林地院依詐欺罪判刑8月、侵占罪判刑4月,另依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判刑40天,易科罰金4萬定讞。 \n程宇另在新北市犯案,在百貨公司等地盜刷周姓女友的信用卡48萬餘元,新北地院依偽造文書等罪將他判刑9月定讞。前年接連向酒店和友人詐騙住宿和餐飲等不法利益共6萬多元,台北地院依兩個詐欺罪,判6月徒刑,可易科罰金。 \n程宇去年3月犯下性侵殺害小模到案後被收押,上月一審判無期徒刑,全案上訴二審中。北院判決指出,他在2016年7月,知悉胡姓女子要賣蘋果哀鳳6s手機,就向胡女詐稱有友人「冰冰」有意以2萬6000元買她的手機,胡女同月底在北車附近把手機交給程宇;程為取信就傳送不實的匯款單據照給胡女,推稱友人匯款錯誤後就避不見面,胡女才知受騙。 \n2016年12月22日,程宇和方姓妻子約定當日要去戶政事務所辦離婚登記,程卻「放鴿子」,利用方女當日等他不在家的機會,跑到方女位於北市信義區永吉路的住處,偷走一台蘋果平板電腦;方女當晚回家發現遭竊報警,才知是前夫所為。 \n北院合議庭審理認為,程宇正值青壯,不思己力換取財物,圖謀不勞而獲,反欺騙胡女訛詐她財物,更侵入前妻方女住宅偷竊,造成被害人財物損失,欠缺尊重他人財產權的觀念。依詐欺罪判刑4月,可易科罰金;依侵入住宅竊盜罪判刑8月,不能易科。

  • 男子入獄10年出獄再性侵少女 監委高鳳仙申請自動調查

    彭姓男子因性侵入監服刑10年,才出獄半年就以假名申請臉書帳號,並放上年輕俊男照片,藉此引誘一名國一少女,騙稱之前女友都有傳裸照,且要確認她是否為處女,引誘少女自拍裸照上傳,再以公布裸照為由多次性侵,事後少女在學校自殘才讓事件曝光。檢方調查發現彭男先前就以同樣方式性侵少女,服刑10年出獄根本無法教化,短期間隨即再度犯案,監委高鳳仙關切受害人數、被害少女有無受適當照顧及輔導等,因此申請自動調查。 \n \n高鳳仙說,許多性侵犯受刑人有高再犯危險性,本應依法接受社區或獄中之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在服刑期滿出獄前,應先經鑑定評估是否有再犯危險,若有可能再犯,則應依法進入醫療機構或其他指定處所接受刑後強制治療,不能放任他在社區繼續危害他人。 \n \n高鳳仙認為,性侵犯假釋出獄或服刑完畢出獄後,屢傳再度性侵事件,可能原因除了在獄中或在社區的相關輔導治療成效不彰外,也可能是因為法務部刑後治療專區因民眾反對遲遲未能設立,目前僅培德醫院可以容納少數需要刑後治療的人。 \n \n高鳳仙表示,利用網路性侵案件越來越多,網路業者及政府機關似乎束手無策,甚至互推皮球,只能將少數曝光案件移送檢方偵辦,未能提出有效對策,令人憂心。 \n \n高鳳仙指出,本案調查方向包括:彭姓男子曾經性侵害多少人?是否曾在獄中或社區依法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為何未依刑法第91-1條或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2-1條規定接受刑後強制治療(民事監護),而可以在社區自由活動並加害他人? \n \n同時,法務部刑後治療專區遲遲未能設立,培德醫院如何容納需要刑後治療的人?網路詐騙性侵時有所聞,有多少人受害?司法機關、社政機關、網路管理機關、網路業者有無防制對策?被害少女有無受到適當照顧及治療輔導等,均有深入調查了解必要。

  • 性侵案判刑28年轉歸零 勵馨批法官自由心證

    性侵案判刑28年轉歸零 勵馨批法官自由心證

    被繼父性侵上百次,訴訟5年,判決28年刑期的性侵案件,卻因為法官對受害者處境缺乏理解,不採信補強證據,瞬間改判無罪。勵馨基金會8日疾呼司法為性侵害案件的證據、證詞認定建立標準,採納專家證人意見作為補強證據,不要讓性侵害案件最後都是無罪判決的結果。 \n \n一名化名玲玲的年輕女孩,在民國96年到102年間,正當小學六年級到高三的階段,受到繼父與輕度智障的母親,以身上有不淨之物為由,以手指伸入陰道、拍打鼠蹊部及性交,加以性侵害。法官在一、二審皆判繼父28年刑期,但到更一審卻改判無罪。 \n \n此案更一審法官對於玲玲哥哥及男友的證詞不予採信,認為只是轉述玲玲陳述內容,不能作為補強證據;法院曾建議玲玲做心理衡鑑,證實她有輕度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反應,但更一審法院卻又認定創傷反應無法直接證明與性侵案件有關,而判決被告無罪。 \n \n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性侵案件缺乏目擊證人,尤其發生在家庭內,常因受害人年幼,不懂得蒐集證據,使得證明難上加難。律師賴芳玉也表示,性侵害是密室案件,若要以有親自聽聞的證人為指標,性侵被害人幾乎可以不用進入司法,她怒批,「司法到底還要不要有作為!」 \n \n此外,更一審認為玲玲對性侵害次數「前後指述不一」,賴芳玉也說,被害人被性侵上百次,性侵、訴訟歷經十幾年,要如何要求她陳述一致?她說,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已施行幾十年了,法官卻還不理解性侵被害人的特質。 \n \n紀惠容表示,性侵受害者因承受龐大壓力,言詞反覆是典型症狀,玲玲經心理衡鑑,已有亞東醫院精神鑑定報告,雖然目前專家證人制度已入法,但更一審法官僅自由心證,不把鑑定報告作為補強證據,反而採信繼父用面速力達母塗抹玲玲鼠蹊部,可能出於治療目的,實在無法以理服人。 \n \n此案經最高法院駁回高等法院,更一審判決無罪,被目前由被害人請求檢察官上訴最高法院。賴芳玉表示,最高法院是法律審,不開庭,得看最高法院有沒有機會把此案發回更審,才有翻案機會。 \n \n她並表示,目前性侵被害人訴訟參與權不夠,只有陳述意見、委託告訴代理人閱卷的權利,在司法程序中處於證人的地位;期待司法改革能賦予被害人調查證據、交互詰問及獨立上訴之權,否則性侵案件都判無罪可想而知。

  • 南港女模命案 程宇詐欺等罪判刑4到8月定讞

    南港女模命案 程宇詐欺等罪判刑4到8月定讞

    涉及南港女模命案的程宇,除被控殺人罪外,他另因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行使偽造信用卡等罪遭追加起訴,士林地院將他依違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判刑40天、得易科罰金4萬,使偽造信用卡罪判決有期徒刑8月、侵占罪判決有期徒刑4月,得易科罰金12萬,程宇因撤回上訴,此部分已告定讞。

  •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修法 衛福部估1年內完成

    近幾日台灣不斷傳出觸目驚心的分屍案,都和家暴有關。依據衛福部統計,《家庭暴力防治法》立法近20年來的通報案件高達165萬8219人次。勵馨基金會今(30)日起,一連2天舉辦「性別暴力防治與實踐國際研討會」,邀請國際專家共同針對通報適用性、積極同意權等議題,深入交換意見。衛福部次長呂寶靜也提及,希望能在1年內完成《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修法工作。 \n \n本次研討會邀請瑞典司法院性侵害調查委員會委員暨哥德堡(Gothenburg)地方法院法官Anna Hannell、澳洲性侵與家庭暴力服務中心執行長Karen Willis、美國華盛頓特區全國終結家庭暴力網絡團體(NNEDV)副執行長Cindy Southworth等國外專家,以及國內實務界與官學等各界關注性別暴力防治的專業人士一同分享心得。 \n \n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指出,根據衛福部統計,《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立法20年來共有13萬人次通報,《家庭暴力防治法》從1999至2017年,則有165萬8219人次通報,顯見雖然2大法已在這2、30年制定,但時至今日,因家暴引發的殺機仍時有所聞,因此本次舉行研討會,邀請國外學者專家一起,引導出更多的討論。 \n \n衛福部次長呂寶靜提及,今年2月推動強化社會安全網,主要有3部分,第一,將防治性別暴力的工作者從不同體系中整合,第二,3年內增加近2千名社工員以緩解社工人力負荷,第三,重新檢視公部門與社福團體的責任歸屬;此外,《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已啟動修法,雖然這會期來不及通過,但希望未來1年內可完成修法。 \n \n至於針對近期幾起情殺案件,紀惠容認為,很多加害者也在困境當中,小被教育不准哭、要剛強、要「像個男人」,導致面對親密關係的結束會覺得是一輩子的挫敗,難以忍受,情感教育是台灣所欠缺的,需要有專業團體去幫助這些人。

  • 律師說法》網襪女背後涼涼濕濕 原來是被...

    律師說法》網襪女背後涼涼濕濕 原來是被...

    據媒體報導,台北西門町驚傳有「塗精怪客」,一名25歲上班族女子,上個月初遭1名平頭年輕男子塗精,該女起初僅感到背部被碰觸,事後才發現褲子被塗了一坨精液;上月底,該女子再到西門町逛街,行經峨眉街時,背部又被人碰了一下,她立即轉頭看,發現1名平頭男子,匆忙跑進巷內。 \n \n該女子懷疑2次「塗精怪客」是同一人;警方研判,「塗精怪客」可能先將精液抹在手掌上,再對被害人突襲,已把分泌物送驗比對,案由警方偵辦中。 \n \n \n●法律評析● \n \n「塗精怪客」將精液摸女子的背部,因為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的性觸摸罪,必須是觸摸被害人的「身體隱私處」,方構成本罪,觸摸背部並非「身體隱私」部位,不該當本罪。但男子的行為,可能違反性騷擾防治法第2條第2款:「本法所稱性騷擾,係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活之進行。」 \n \n \n該案係以侮辱之言行,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之行為,依同法第20條,可由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n

  • 律師說法》妻轉身 牙醫快手摸媳婦那裡...

    桃園縣1名6旬牙醫覬覦大陸籍媳婦美色,趁妻子轉身背對自己時,迅速偷摸媳婦下體,妻子轉回來就假裝沒事,第二次又用同樣方式襲胸,過程彷彿扮演「一二三木頭人」,法官以他違背倫常對媳婦犯下強制猥褻、性騷擾、傷害等罪,卻毫無悔意,判處1年7個月徒刑。 \n \n \n●法律評析● \n所謂強制猥褻是指:依大法官釋字第407號、617號解釋,所謂猥褻是指: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其內容可與性器官、性行為或性文化之描繪與論述聯結,且須以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於社會風化者為限。簡單來說:只要今天某人做了一個行為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性慾,而他這個行為會讓一般大眾聯想到性,且讓人家覺得很羞恥不好意思甚至感到厭惡的行為就算是猥褻了。例如:甲男在公車上故意用下體抵住女乘客臀部。 \n \n而本案中公公藉由撫摸媳婦下體與胸部的行為滿足自己的性慾,而且這種行為會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和厭惡感,更有礙於社會風化,所以公公的行為是犯了強制猥褻罪。 \n \n另外性騷擾是指:依性騷擾防治法第2條規定,所謂性騷擾是指性侵害犯罪以外,對他人實施違反其意願而與性或性別有關之行為(感覺到被冒犯的行為),且有下列情形之ㄧ者: \n一、以該他人順服或拒絕該行為,作為其獲得、喪失或減損與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有關權益之條件。 \n二、以展示或播送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之方式,或以歧視、侮辱之言行,或以他法,而有損害他人人格尊嚴,或造成使人心生畏怖、感受敵意或冒犯之情境,或不當影響其工作、教育、訓練、服務、計畫、活動或正常生活之進行。 \n \n舉個例子說:今天甲主管對乙員工言詞訓話後,突然用手拍了員工屁股叫員工加把勁,只要這員工覺得被冒犯了,都可能可以成立性騷擾。 \n \n而本案中的公公對媳婦所做的行為已經違反媳婦的意願,讓媳婦感覺到有被冒犯的感覺,而且以其公公的地位騷擾媳婦,使媳婦心生畏佈,不當影響到媳婦的正常生活進行,所以公公的行為也算是性騷擾。 \n \n \n

  • 性侵犯被關13年出獄竟「失聯」 基隆警將發通緝

    性侵犯被關13年出獄竟「失聯」 基隆警將發通緝

    一名43歲陳姓性侵犯,被捕入監服刑13年,服滿刑期出獄後,卻未依照規定至指定警察機關登記、報到,通知也未獲得回覆,從此失聯。基隆警方相當緊張,並依涉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將他函送法辦,不過檢方予以不起訴處分,警方將申請發布通緝單,找尋陳犯蹤跡。 \n \n依據《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定,性侵犯出獄後,7年內須定期向警察機關辦理身分、就學、工作、車籍及異動等資料登記及報到。不過去年2月,陳犯卻通知未到,基隆市政府要求他陳述意見,陳犯也不配合,基市府裁罰1萬元要求他到警局說明,但仍未現身。 \n \n據《聯合報》報導,基隆依涉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將他函送法辦,不過基隆地檢署指出,陳犯經傳喚未到庭,且限期陳述意見函、裁處書、限期履行函寄到他的戶籍地址或是寄存到郵局皆無人接收,顯見陳犯已不住在戶籍地。檢方認為,難以判定陳犯是「故意」不去警局報到,所以予以不起訴處分。警方則是將申請發布通緝,來掌握陳犯的蹤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