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恐懼+言論的搜尋結果,共08

  • 當反中成為信仰

     美國一名宗教史學者斯特魯普,近期在《外交政策》撰文說,1998年當他還在念高中二年級時,第一次聽到有人將伊斯蘭教等同於恐怖主義,讓他非常震驚,當時「伊斯蘭恐懼症」還沒有在西方成為主流。但是,以後幾年的政治操作,「伊斯蘭恐懼症」已然成為塑造美國外交政策的主要思維,各種反伊斯蘭教的言論,常常不受任何批判地在公共領域大行其道。

  • 殺傷力太大?政府施壓劉寶傑爆請辭 李富城怒揭原因

    殺傷力太大?政府施壓劉寶傑爆請辭 李富城怒揭原因

    「關鍵時刻」節目主持人劉寶傑在節目中批評高雄建設,狂打高雄議題,收視率飆高,卻傳出電視台高層遭政府施壓,讓劉寶傑一氣之下不幹了。資深氣象主播李富城表示,「顯然,殺傷力太大,執政黨受不了啦」。 \n \n李富城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我跟劉寶傑不是很孰,過去偶爾也上過他的節目,有他的風格,固定的班底,無所不談,來賓都是全才,地上的全知,天上的知道一半,近來突然瘋上了韓國瑜,班底不見了」、「更接地氣,眼看即將奪冠,節目則嘠然而止,就連Youtube上也都下架了,顯然,殺傷力太大,執政黨受不了啦」。 \n \n網友留言表示,「民進黨在野時利用言論自由無時無刻攻擊執政黨,現在執政了卻箝制言論自由,有這樣執政黨」、「罵馬英九,是言論自由,罵蔡英文,是詆毀國家元首,好錯亂喔」。 \n \n還有網友說,「民進黨政府執政這兩年多來人民百姓感到生活痛苦,言論恐懼!我們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卻要用國安局情治單位來監視人民!何其諷刺」、「高雄一定要拿下來!執政黨才會痛不欲生」、「戒嚴開始了?東廠無所不在?」。 \n

  • 國際特赦組織評人權  點名川普和杜特蒂

    國際特赦組織評人權 點名川普和杜特蒂

    國際特赦組織今天公布年度人權報告,把2016年評為「糟糕的一年」,因為許多政治領袖發表激起對立、散播仇恨和恐懼的言論,特別點名美國總統川普和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等。 \n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總部位於英國倫敦,今年選在巴黎公布2016/17年度國際人權報告。 \n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謝蒂(Salil Shetty)於記者會中說,2016年對人權來說是很糟糕的一年,許多政治領袖發表仇恨和恐懼言論,塑造一套「我們與他們對立」的修辭,宣稱經濟不穩定或安全有疑慮,都是移民和難民的錯。 \n 國際特赦組織特別點名川普(Donald Trump)、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杜特蒂(Rodrigo Duterte)。 \n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有些政府透過縮減庇護權利和言論自由的法律,把監視大眾的行為合理化,並給予警方無限制的權力。 \n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這些領袖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使得個人自由遭受限制,危及人人都應享有的平等權利;最有權勢的幾個國家把國內利益視為優先,不利於國際合作和團結,還有部分國家聲稱捍衛人權,實際上卻走回頭路。 \n 另外,歐盟與土耳其、埃及等國之間的協議,是把難民排拒在外;在8大工業國(G8)之中,也只有德國和加拿大獨排眾議,發表樂意接納難民的政策。 \n 國際特赦組織直言,「漸漸地,世界對於無能為力去制止敘利亞、葉門和南蘇丹的屠殺事件,已經習以為常」。 \n 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在高度不穩定的國際局勢下,2017年的趨勢可能仍是自掃門前雪和排外。1060222 \n

  • UN秘書長:伊斯蘭恐懼症助長恐怖主義

    在部分國家反移民情緒高漲之際,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今天拜訪沙烏地阿拉伯時說,部分國家出現的「伊斯蘭恐懼症」反而助長恐怖主義。 \n 法新社報導,古特瑞斯與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沙爾曼、王儲兼內政部長穆罕默德‧納衣夫(Mohammed bin Nayef)與副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會談後告訴記者這項看法。 \n 在與沙烏地阿拉伯外長朱貝爾(Adel al-Jubeir)共同召開的記者會中,他說:「助長恐怖主義的其中1個原因,是全球某些地方的伊斯蘭恐懼症情緒、伊斯蘭恐懼症政策與伊斯蘭恐懼性仇恨言論。」 \n 古特瑞斯指出:「這樣剛好給達伊沙(Daesh,極端份子團體伊斯蘭國的IS別稱)最好的支持,幫他們宣傳。」(譯者:中央社許湘欣)1060213 \n

  • 美掀反穆斯林 全球1/4人口的真面目是什麼

    美掀反穆斯林 全球1/4人口的真面目是什麼

    美國社會掀起一波「反穆斯林」情緒,並瀰漫一種穆斯林是次等公民的氛圍,但事實上,穆斯林數量估計占全球人口總數的1/4,這個龐大數字下的族群真面目究竟是什麼,才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n \n美國共和黨總統初選參選人川普7日發表聲明,呼籲「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由主流政黨總統候選人發出極端言論,顯出美國不同族群互不信任的問題嚴重。據《衛報》(The Gardian)專欄指出,散佈恐伊斯蘭言論或是厭惡伊斯蘭族群言論的人,不只川普一人,共和黨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宣稱,伊斯蘭恐懼症是虛擬的,他反問說美國反穆斯林的歧視證據在哪裡呢,完全無視社會上存在的攻擊穆斯林言論其實顯而易見。 \n \n \n在川普激進言論引發反彈後,針對穆斯林的議題,浮現出兩個基本的問題,還沒有被大眾討論和注意,一個是誰是穆斯林?另一個是什麼是穆斯林呢?這些重要的問題幾乎沒有被媒體或輿論關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作者Hussein Ibish針對穆斯林的定義,又提出幾個深入的問題,穆斯林的定義是什麼呢?穆斯林的身分是承襲自家族傳承,還是個人信仰,或者兩者同時兼具才算是穆斯林呢?生活中實際的例子,真正的穆斯林又是如何?在什麼基礎上,政府可以將人民區分為穆斯林族群?依照這些問題的問題脈絡,其實可以概括出較為具體的穆斯林,也可以整理出我們目前正在什麼範圍內,談論和看見什麼樣的穆斯林,如果我們照著問題脈絡繼續問下去和一一找出答案,那麼我們可以整理出比較清楚的穆斯林定義。 \n \n目前針對穆斯林還沒有合法的定義或是宗教信仰的統計資料,但是Ibish提供了自身例子,相當具有啟發性。他出生在穆斯林佔大多數族群的黎巴嫩,同時是一名美國公民,他父親屬於典型的穆斯林家族,是一名虔誠的遜尼派穆斯林教徒,而他母親則是虔誠的英國聖公會基督教教徒(Anglican Christian),因此依照他的出生地來看,他會清楚地被定義為一名穆斯林,但是若就實際的家庭情況來看,他的家族內部仍有許多複雜情況未被瞭解。 \n \n若以宗教信仰來說,Ibish說他個人其實並沒有信仰哪一個宗教,小時候曾經較為傾向信仰英國聖公會,但是基於社會文化和政治理由,他認同自己是一個美國穆斯林公民。他來自穆斯林社區,同時也是其中一份子,但是如果就宗教信仰而言,他不曾也從來不是一個穆斯林,那麼這樣的他到底能不能被歸類為穆斯林呢?如果公民或個人都不曾提及個人的宗教信仰,那麼政府到底如何將一群人民歸類為穆斯林、基督徒、印度教或佛教徒等不同的族群,或是其實更加複雜多元的社會公民又要如何被分類呢? \n \n事實上,全世界有將近1/4的人口都是穆斯林,同時,長達超過千年的時間,伊斯蘭教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宗教之一,可見穆斯林人口的龐大數量,其中的細節差異與文化認同等問題更是難以估計,在我們看見了穆斯林的同時,其實我們更應該問穆斯林到底是誰,什麼又是穆斯林,而不是忽略差異地見樹不見林。 \n

  • 讀者大聲說-網路好可怕?

     前陣子網路霸凌頓成話題,但也釣出一些原本就對網路世界不熟、且不懷好意的人,想藉此抵制網路世界發展。 \n 網路使用者的特色是,不需與人面對面,大多時候也不需表名真實身分,所以在溫良恭儉讓風氣盛行的華人世界裡,內心的激情、非主流的意見、甚至到言語暴力、誹謗等不良言論,網路無疑是個便於表達的地方。 \n 為此,很多人貌似有網友恐懼症,他們覺得網友就是會躲在背後罵人、煽動是非,有些人更選擇拒絕採信網路上的任何言論。尤其網路剛盛行的年代,非常多人這麼認為。 \n 網友真的這麼惡劣嗎?如今大多數人都有自己的社群網站頁面,甚至身邊的親朋好友都有自己帳號或暱稱,但你會覺得他們都會在網路上霸凌別人嗎?網路不過就是現實社會的翻版,一樣米養百樣人。 \n 其實除了負面言論,網路上也會有更多平常看不到的讚美、鼓勵(當然也有過度的吹捧、造神)等正向訊息,匿名無疑也讓它們更容易傳播。網路這個管道,讓人能看見平常我們看不見的各種既真實又深沉的人心。 \n 而我們也不應該把「網友」當成一個族群看,就如我們不會把現實生活的人全部當成同一族群看一樣。

  • 社評-微博實名制弊多於利

     大陸網民已超過5億,微博用戶據信超過3億。為了管理龐大的網路人口,最近北京市出台「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要求新浪、搜狐、網易、騰訊等四大微博用戶,目今年3月16日起必須以真實身分註冊,「後台實名,前台自願(暱稱自選)」,未經實名認證的微博用戶,將來只能瀏覽,不能發言和轉帖。 \n 微博實名制消息一出,立刻引起網民強烈反彈,不少網友認為這是言論管制,寧可離開微博、也不願接受實名。網民的反應雖然可以理解,但冷靜後將會發現,微博實名制對言論造成的壓力,其實心理層面大於實際層面。 \n 首先,即便沒有實名制,官方本來就可以依據發言網友的IP位址,查到網民的個人資料。實名制對網友的影響,應該是在交出個人身分的瞬間所產生的心理壓力,因此感到言論空間受到限縮。同時,較活躍、較有影響力的微博用戶,本來就是一些實名用戶。再者,依據過往經驗,即便採取實名制,也難以阻擋民眾的言論,任何高牆都有翻牆之道。 \n 實施實名制並非萬惡不赦,擁有充分言論自由、網路遊戲產業十分發達的韓國,曾經在 2007年開始實施全球唯一的「網路實名制」,希望達成保護智慧財產權並防止網路犯罪的目標。但實施的結果,並未達到減少網路犯罪的效果,而且造成個資外洩的嚴重後遺症。 \n 2010年4月首爾大學教授禹志淑針對實名制發表論文指出,韓國各大網站的參與人數和發帖數在實施實名制後雖然減少了2/3,但惡意誹謗、謾罵造成的刪帖比率卻增加了12%左右,實名管理反而惡化了網路犯罪。2011年7月韓國更爆發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個資外洩案件,韓國SK通訊旗下三大門戶網站之一Nate和社交網站「賽我網」均遭到駭客攻擊,約3500萬名用戶的資訊外洩。11月下旬,韓國一家遊戲公司也遭到駭客攻擊,1320萬的遊戲玩家個資外洩。 \n 韓國推行網絡實名制4年多,並未達成減少網路謠言和網路暴力的預期效果,反而承擔個資外洩的苦果與「鉗制言論自由」的指責。去年底,終於決定廢除實名制。 \n 實施實名制前夕,大陸個資外洩事件正悄悄蔓延。《南方周末》報導,近日大陸爆發多起民眾網路信息洩露事件,2011年12月21日,大陸最大的程序員社區CSDN上有600萬份用戶資料曝光。22 日,多家網站近5,000萬用戶信息洩露,29日廣東出入境政務服務網400萬用戶個資外洩。實施實名制後,個資外洩事件將會更惡化。 \n 微博實名制一方面將造成民眾言論遭到限縮的恐懼,二方面又未必能達到管理網路的功能。尤其,中共官方也早就體認到網民的力量,將2011年定位「政務微博元年」,大大鼓勵官方單位、幹部開設微博與民溝通。截至去年底,大陸政務微博總數已達到50561個,最近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消息,就是透過政務微博傳出,可見官方亦有心利用政務微博,成為與民溝通的管道,並增加政治透明度。政府與民間透過互動,應該可以逐步發展出良好的網路政治文化,有利社會穩定。 \n 微博實名制並非洪水猛獸,但政府對網路管理的收放之間,實名制是否利多於弊,恐怕才是真正值得思考之處。

  • 投書-維基解密會改變中國嗎?

     有關維基解密(Wikileaks)及其創始人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的信息,無疑是近一段時間網路媒體的主題。 \n 維基解密於11月22日大規模公開了美國外交涉及伊拉克戰爭的3萬9832份機密文件。幾天之後的11月28日晚,維基解密再度公布25萬多份美國外交電報。隨著接連曝光美國阿戰、伊戰和外交機密文件,「維基解密」已在全球聲名鵲起,而且還將隨著它與美國政府的口水戰以及「將披露美國金融界內幕」的承諾繼續火下去。 \n 據瞭解,維基解密首次公開出現在網路上是在2007年1月。它一直自我標榜為:反對權力過度擴張的政府,支持公民活動家、記者以及其他挑戰強權的人士。該網站自打運營以來,就讓不少國家的政府和企業頭痛不已。 \n 而現在,其創始人阿桑奇已成為各國政要討厭的人物。美國共和黨前副總統候選人斐琳(Sarah Palin)建議,美國應像追緝恐怖組織蓋達和塔利班領袖一樣,緝拿「雙手染血」的阿桑奇,又斥歐巴馬政府無能,無法以網路工具永久關閉維基解密,阻止其繼續爆料。 \n 從表面上看,美國政府對阿桑奇既懼怕又痛恨,用阿桑奇的話說,美國政府不惜徹底放下言論自由的溫情面紗,借他國之手用強姦罪抹黑他、通緝他。但維基解密並沒有提供過什麼真正令人意外的信息,稱這些解密行動為「外交界的9.11」實屬「過譽」。 \n 維基解密只是為許多眾所周知的結論提供了一些細節和證據,而且這些證據並不難尋。這表明,對於向來主張言論自由的美國來說,這一事件可能使其有所改變,但並不會受到致命的打擊。然而這種情況發生在中國,那可能就會有不同的結果了。如今,這種可能性在增加: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報導,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日前接受《時代》雜誌的電話訪問,他透露將把中共政府的祕密活動曝光。 \n 他同時指出,中共懼怕言論自由,這意味著「言論」可以為中國社會帶來變革。可想而知中共當局聽到這一信息是何等恐懼,畢竟在當下的中國大陸,政治的不透明早已為人詬病,民眾需要知道但又無法知道的信息太多了。很顯然,中共懼怕言論自由是確定無疑的,「言論」可以為中國社會帶來變革也是確定無疑的。 \n 另有消息稱,維基解密首次公開出現在網路上的時候,便聲明該網站是「由來自美國、台灣、歐洲、澳大利亞和南非的中國政治異見者、記者、數學家以及公司技術人員所創立」,中國民主運動人士蕭強、王有才、王丹等名字曾出現在該網站的顧問名單中。 \n 若事實果真如此,那麼,維基解密不會僅僅曝光美國的機密文件,一旦把「解密」的重點轉向中國,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