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情節輕微的搜尋結果,共18

  • 種大麻判刑5年起跳 違憲

    種大麻判刑5年起跳 違憲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2條第2項:「栽種大麻者處刑5年以上」,司法院大法官認為,這樣的規範不論犯罪情節輕重,無法讓情節輕微、顯可憫恕者免入獄,違反憲法23條比例原則,20日作成解釋宣告違憲,1年內修法,逾期未修法完成,法院可減刑1/2。

  • 栽種大麻一律判5年以上 大法官宣告部分違憲

    栽種大麻一律判5年以上 大法官宣告部分違憲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規定,栽種大麻者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司法院大法官認為,不論犯罪情節輕重,就算被告顯可憫恕,法官減刑後最少仍判刑2年半,沒有辦法易科罰金或緩刑,此部分與罪刑相當及比例原則不符,應在1年內修正。

  • 銀行亂賣基金 罰鍰拉高到最高3,600萬!

    為強化信託業遵循法令,達到嚇阻違法之效,金管會全面檢討信託業罰鍰的罰度。金管會6日指出,國內信託主要是銀行、券商兼營,考量銀行、券商大小規模差距大,加上銀行法在2019年4月時最高罰鍰已拉高到5千萬元,因此信託業法也隨之調整,最高罰鍰從900萬元一口氣拉高到3,600萬元,而最低罰度60萬元維持不變,以增加金管會的裁量空間。 \n銀行局指出,為符合裁罰明確性原則,此次增訂「未經核准募集共同信託基金」的罰則,過去的罰鍰範圍是60萬到300萬元,此次修法後拉高為180萬到3,600萬元。另外,若是「違反信託業營運範圍受益權轉讓限制風險揭露及行銷訂約管理辦法之罰則」過去的罰鍰範圍為60萬元到300萬元,此次修法後將調整為60萬到900萬元。 \n不過,銀行局表示,過去並未發生過銀行「未經核准募集共同信託基金」的情況。 \n金管會指出,整體罰鍰調整原則是對於違規情節重大者,最高罰度調高到四倍,也就是從900萬元拉高到3,600萬元,除了是參照銀行法對罰鍰額度之調整,另也考量兼營信託業務之證券商規模與銀行差異甚大,所以最低罰度維持不變,以增加裁量空間;於銀行法有相同違規情節者,參考銀行法之罰度,調整該違規情節之罰鍰額度。 \n金管會指出,除了拉高罰鍰之外,也採寬嚴並濟的處罰規定。為了讓主管機關可依違規情節輕重採行適當處置的裁量空間,增列主管機關對於違規情節輕微者得予免罰,並採適當之導正措施。 \n金管會表示,為了配合洗錢防制法等其他法令規定,此次也刪除或修正部分條文,此次的「信託業法」修正草案將於金管會網站刊登,並預告60日,若各界有意見可至金管會「主管法規查詢系統」網站之「草案預告」網頁內陳述意見。

  • 微型企業違《勞基法》免罰 立委批不合理

    勞動部研擬修正「違反勞動基準法裁處罰鍰共通性原則」,對於5人以下「微型企業」違反《勞基法》情節輕微,可減輕或免除處罰。但立委質疑,共通性原則有架空勞基法之嫌,且設定5人以下人數作為減輕處罰的企業規模標準,恐有失衡平,應視違法情節輕重而定。 \n \n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今(20)日邀請勞動部備詢,立委陳宜民、蔣萬安、王育敏及林淑芬等人均對勞動部擬修正「共通性原則」提出質詢。勞動部長許銘春指出,《行政罰法》已有規範,不得因不知法令免除處罰,但可依情節減輕或免罰,因地方反映同樣的案子可能裁罰輕重不一,故希望建立共通性原則給地方勞政機關遵循,讓裁罰符合比例原則。 \n \n但陳宜民質疑,若因情節較輕可免罰,5人以下企業適用,20人以下企業應也可適用,重點應視其公司是否有法務,若有專業法務,犯行再輕都應處罰,共通性原則不應以人數為限,應視情節輕重調整,他要求勞動部召開公聽會,廣徵外界意見。 \n \n蔣萬安也指出,微型企業人數少,若有員工檢舉,老闆很容易知道是誰,微型企業違法可減輕或免罰,可能讓勞工不敢發聲。 \n \n林淑芬則質疑,勞動部援引行政罰法訂定共通性原則,為何勞動法規制定不是由勞動母法授權,卻是由行政罰法授權?而且,行政罰法從未以事業規模作為裁罰的考量標準,不知道未滿5人企業適用的門檻從何而來? \n \n林淑芬並指出,據經濟部資料國內微型企業約94萬家,約占中小企業近8成,許銘春常以麵攤經營者為例,說明微型企業法遵能力較弱,但其實依據經濟部調查,微型企業是獲利能力最強,且是各種企業規模中利潤率最高的,現在訂共通性原則架空勞基法處罰,又將微型企業視為鐵板一塊,將賣麵的與做電子商務等同,人民聽得下去嗎?

  • 駐警侵佔腐敗龍柏 法官認情節輕微判免刑

    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駐衛警察隊李姓隊員見擺放在辦公室前的龍柏已經腐敗,可以送給朋友作為木雕的材料,竟然鋸下1公尺,用機車搬回家擺放,檢察官依違反貪汙治罪條例,侵占非公務私有財產罪起訴,不過,士林地院法官認為,李主動繳交1萬元,且已經60多歲,家中還有高齡母親需要照顧,雖然行為違法,考量犯罪情節輕微,判決免刑。 \n \n2016年11月間,李在陽明山小隊駐警隊留守,值班時只有他一人,用辦公室內鋸子,將擺放在辦公室前、因風災倒塌的龍柏,鋸下約1公尺,下班時,用機車載回住處擺放。 \n \n同事發現公園管理處花卉試驗中心龍柏遭人鋸下一段不知去向,立刻通報小隊長,並一一詢問值班人員,李擔心事跡敗露,12月初,自己主動到廉政署自首,並依照市場行情,繳交1萬元給公園管理處。 \n \n判決指出,李將公園路燈管理處代保管的物品侵佔後送給友人當作木雕,但因犯後自首,並繳交全部所得財物,犯罪情節尚屬輕微,並考量已經耳順之年,仍未婚,還有高齡母親要照顧,諭知免刑後,希望能更加廉潔自愛,不要再有觸法的情形發生。

  • 政院通過爭議修法 校園性騷擾加害人轉校轉學放寬強制通報

    行政院會今天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放寬性侵加害者強制通報規定,法案送到立法院審查時恐將引發爭議。草案條文增訂但書,加害人轉至其他學校就讀或服務時,通報與否,將由原就讀或服務之學校認定,「有追蹤輔導之必要者」,才需依法通報。 \n \n教育部次長蔡清華說,為給予校園性騷擾加害人改正機會,這次修法增加認定機制,避免行為人失去改正機會,只要情節輕微者,不論教職員學生,轉學、升學或到他校服務時,原校認為有必要再通報時,才需通報下一所學校,不再強制通報。 \n對於修法如雙面刃,可能造成學生及家長恐慌,蔡清華說,研議修法時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但個案認定情節輕微不需追蹤,還有心理、社工專家的個案會議再以把關。 \n性平法這次修法,是由政務委員林萬億邀集相關機關會同審查,修法的重點還包括,對於曾違反性平法的教職員處置,只要「非屬情節重大」,調整為1到4年不得聘任、任用、進用或運用;蔡清華說,現行法規規定,學校任用教職員應查閱有無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的犯罪紀錄,若有相關紀錄可解聘或不續聘,這次修法則將查閱紀錄對象擴及臨時人員、志工等多類校內人員,不僅限於教師,以保障學生安全,另對情節輕微者新增可停聘1至4年的規定。 \n此外,這次修法也規定,學校或主管機關的性平會在處理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案件,必要時調查小組成員得一部或全部外聘,滿足實務上的需求。

  • 短漏報情節輕微 適用盈虧互抵

     短漏報情節輕微者,才可適用盈虧互抵。財政部表示,「情節輕微」意指營利事業經查獲短漏所得稅稅額不超過1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的比率不超過5%,且非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才可適用盈虧互抵。 \n 財政部台北國稅局表示,以往年度營業的虧損,不可列入本年度計算,但依所得稅法第39條規定,若符合公司組織的營利事業、會計帳冊簿據完備、虧損及申報扣除年度均使用藍色申報書或經會計師查核簽證、如期申報等四要件,可將經稽徵機關核定的前10年內各期虧損,自當年度純益額中扣除後,再行核課營利事業所得稅。 \n 而所謂「會計帳冊簿據完備」,是指公司已依商業會計法及所得稅法等相關法令規定設置帳簿,並依法取得憑證。但公司如經查獲有短漏報所得,且情節重大,將被視為會計帳冊簿據不完備,而無法適用盈虧互抵的規定。 \n 至於短漏報所得情節重大的判斷標準,官員表示,若是公司短漏稅額不超過1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的比率不超過5%,且無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將可視為短漏報情節輕微,免按會計帳冊簿據不完備認定,仍可適用盈虧互抵規定。 \n 該局舉例說明,甲公司102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結算申報,列報前10年核定虧損本年度扣除額600餘萬元,經該局查獲,該公司短漏報出售房屋利益1,000萬元,其短漏報稅額170萬元已超過10萬元,且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的比率15%,不適用盈虧互抵規定,因此核定前10年虧損扣除額為0元。

  • 1台人澳洲非法打工 情節輕微已返國

    澳洲日前在當地一座草莓園查獲非法打工,外交部今天表示,當中有1名台灣籍人士持觀光簽證打工,屬於非法,但情節輕微訊後請回,目前已返國。 \n 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今天在例行新聞說明會上表示,此事經澳洲媒體報導後,駐布里斯本辦事處8日向澳大利亞相關方面查證,9日上午獲得澳洲邊境管理單位回應情況。 \n 王珮玲說,該草莓場共有185名來自不同國家的打工人士,158人持打工簽證,是合法打工,當中66人是台灣籍人士。 \n 27名持觀光簽證的非法打工人士中,1人為台灣籍人士,但她因持有回程機票,當地警方認為情節輕微,訊問候請回。她在8日晚間已自行搭機返國。 \n 王珮玲說,澳大利亞相關方面向駐布里斯本辦事處表示,這次警方查處非法打工案件,我國籍人士並非主要關切目標。1060209 \n

  • 營利事業涉短漏報所得 情節輕微者 適用盈虧互抵

     營利事業若短漏報所得,能否適用盈虧互抵條件?財政部南區國稅局表示,短漏稅額不超過1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比例不超過5%,且非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得視為情節輕微者,依法仍可適用盈虧互抵規定。 \n 國稅局官員說,近來接獲民眾詢問,該公司去年申報營利事業所得稅時,有給會計師簽證且虧損,但最近發現漏報所得50萬元,不曉得能否適用盈虧互抵? \n 官員解釋,若營利事業同時符合公司組織、會計帳冊簿據完備、虧損及申報扣除年度均使用藍色申報書或會計師查核簽證、如期申報等4項要件者,可將經稽徵機關核定前10年內各期虧損,自當年純益額中扣除。 \n 然而官員也說,所謂「短漏報情節輕微者」,限於經會計師查核簽證申報的營利事業,如經稽徵機關查獲短漏所得稅額不超過1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比例小於5%,且非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得可視之,適用前10年虧損扣除的規定。 \n 或是未經檢舉、稽徵機關調查前,即依法自動補報並補繳所漏稅額,短漏所得稅額不超過2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比例不超過10%者,亦可適用盈虧互抵規定。 \n 至於實務上,營利事業若因疏忽而未取得憑證、或誤取得非實際交易對象所開立憑證者,如能符合兩項規定之一,並提示相關文件以證明有交易事實者,仍可適用以前年度虧損扣除的規定,其一為營利事業已誠實入帳,且在稽徵機關發現前由會計師簽證揭露或自行於申報書揭露。 \n 其二則是營利事業進貨、費用或損失列報理應要取得憑證,若經稽徵機關查獲未取得憑證,但只要當年度進貨、費用及損失須列報的總金額,不超過120萬元,或占同年進貨、費用及損失所有交易憑證總金額的比率未超過10%,仍可視為情節輕微者。

  • 公司短漏報情節輕微 可適用盈虧互抵規定

    公司組織的營利事業,會計帳冊簿據完備,虧損及申報扣除年度均使用藍色申報書或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並如期申報者,可以適用所得稅法第39條盈虧互抵的規定,將經稽徵機關核定之前10年內各期虧損,自本年度純益額中扣除後,再行核課。 \n \n南區國稅局表示,公司要適用盈虧互抵,上述的法定要件缺一不可,對於短漏報情節輕微者, 免視為會計帳冊簿據不完備的規定,依據財政部函釋,如果公司經查獲短漏所得稅稅額不超過新臺幣10萬元,或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之比例不超過5﹪,且非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可以視為短漏報情節輕微,免按會計帳冊簿據不完備認定,仍可以適用前10年虧損扣除之規定。 \n \n該局近日查獲某公司101年度出售下腳料收入卻未申報為營業成本減項或其他收入,反而誤列為營業成本加項,造成營業成本虛增,導致短漏報課稅所得額達300餘萬元,稅額51萬餘元,因短漏報課稅所得額占全年所得額之比例超過5%,且稅額已超過新臺幣10萬元,無法視為短漏報情節輕微,該局遂否准該公司當年度適用前10年虧損扣除,並予以補稅處罰。 \n \n國稅局強調,營利事業平時帳務處理應依一般公認會計原則詳實記錄,如因帳務處理不慎而有短漏報情形,營利事業應及時依稅捐稽徵法第48之1規定自動補報補繳,除可免除處罰外,同時可適用盈虧互抵,以維自身權益。

  • 報關記載不實 情節輕微者減罰

     海關緝私條例修正案已由總統府文告,自6月21日起生效。財政部關務署表示,報關業者、貨主向海關遞送報單,情節輕微的不實記載,導致出現逃漏稅者,將可減輕或免罰,財政部將在半年內訂定減免罰標準。 \n 為達到關務案件處理的一致性,以及裁罰規定的衡平性,財政部決定對貨主及報關業者申報貨物品名、數量、價值等情節輕微的違章案件,擴大減、免罰規定的適用範圍。 \n 關務署官員表示,依據原海關緝私條例規定,對於報關時記載不實的貨主及報關業者,只有罰及不罰兩種標準,基於內地稅已有減免罰規定,關務署因此推動修法,擴大減免處罰的適用範圍。 \n 至於何種違章案件屬於「情節輕微」,官員表示,財政部將在半年內完成子法規的訂定,在子法規完成立法前的空窗期,將按現行規定裁罰,但適用減罰的報關業者違章案件可暫緩,等到新法出來再回溯適用。 \n 針對利用小船或竹筏走私的船主,原本將處以新台幣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但考量到這類私運貨品的價值不高,對社會危害性較輕微,財政部依據比例原則,將罰鍰下限由10萬元修正為5萬元。 \n 關務署強調,無論是歸類為食品或玩具,都必須取得主管機關的檢驗合格認證,例如經濟部標檢局或行政院衛生署的檢驗合格證明,貨物才能放行進口。

  • 立院三讀 情節輕微走私輕罰

     立法院院會今天三讀修正通過海關緝私條例部分條文,依規定應處罰鍰、但情節輕微者可減輕或免罰,並授權財政部訂減免標準。 \n 根據三讀修正通過條文,私運貨物進、出口罰鍰,由現行規定新台幣10萬以上、50萬元以下,下修為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並刪除報關業者不實記載,情節輕微足以影響稅收處6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鍰規定。 \n 三讀條文還新增規定,依海關緝私條例規定應處罰鍰行為,但情節輕微者,可減輕或免予處罰,並授權財政部訂定減免標準。 \n 此外,鑑於被沒入的走私物常有所有人難查證或所有人不詳情況,為達成邊境管制目的,海關緝私條例也新增規定,被裁定沒入貨物,不以受處分人所有為限。 \n 根據財政部修法說明,因現行邊境管制實務運作,部分裁罰案件因私運貨物的價值對社會危害性低,情節輕微,但常因此被裁處重罰,為避免「情輕法重」造成處罰過嚴,提案修法。1020531 \n

  • 立院三讀 情節輕微走私輕罰

     立法院院會今天三讀修正通過海關緝私條例部分條文,對走私情節輕微者減、免處罰,並授權財政部訂定標準。 \n 根據財政部修法說明,因現行邊境管制實務運作,部分裁罰案件因私運貨物的價值對社會危害性低,情節輕微,但常因此被裁處重罰,為避免「情輕法重」造成處罰過嚴,因此提案修正。 \n 海關緝私條例將私運貨物進、出口罰鍰,由現行規定新台幣10萬以上、50萬元以下,修正為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並刪除報關業者不實記載,情節輕微足以影響稅收處6000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鍰規定。 \n 緝私條例還新增依條例應處罰鍰行為,情節輕微得減輕或免予處罰規定,並授權財政部訂定減免標準。 \n 此外,鑑於實務上被沒入的走私物,常有不詳或難以查證所有人特性,為達成邊境管制目的,緝私條例也新增被裁定沒入貨物,不以受處分人所有為限,以排除行政罰法之適用。1020514 \n

  • 我有話說-除罪化 不同微罪不舉

     立法院昨日三讀通過《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未來汽機車車主若未隨身攜帶駕行照,不必受罰。據筆者觀察,部分媒體以「微罪不舉」或是「微罪不罰」報導本次修法的變革,筆者認為兩者所指不同,相關法律用語應予以釐清。 \n 所謂「微罪不舉」專指行為人如負有《刑法》上的責任,檢察官在偵查過程中可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事項,例如:犯罪時的動機、目的、手段、品行、智識程度、犯後的態度等,如認為情節輕微、損害法益甚低,得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五三條第一項之規定,為不起訴處分。而未帶駕行照本身不屬刑事案件,因此使用「微罪不舉」是明顯的誤用。 \n 過去未攜帶行照或駕照之罰則規定於《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屬於「行政罰」之範疇,在《行政罰法》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應受法定最高額新臺幣三千元以下罰鍰之處罰,其情節輕微,認以不處罰為適當者,得免予處罰。」稱之為「微罪不罰」,在性質上屬於行政裁量權。而本次修法後因已失去裁罰之法源依據而不罰,在「依法行政」原則之下,使用「微罪不罰」稱之亦有不妥,事實上直接以「除罪化」來形容應較為貼切。 \n 新聞媒體肩負資訊傳播的重大責任,同時具有潛移默化的影響力,因此在法律專有術語的使用上應當更為審慎,以避免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 教育部:性騷擾情節重大 也可解聘

     學校可不可以解聘性騷擾學生的老師?教育部訓委會主任柯今尉表示,依照《教師法》及《教育人員任用條例》,老師一旦性侵害學生,一定會被解聘,而且終身不得在校任教;如是性騷擾,學校教評會可依情節輕重處理,但如認定情節重大,也可解聘。 \n 花蓮縣某國小一名體育老師猥褻學生,但學校認定只是性騷擾,所以仍讓他繼續任教。柯今尉說,性騷擾的範圍非常廣,如是初犯、又情節輕微的話,不見得要解聘;但若是累犯或是情節重大,學校仍可依法將這位老師解聘。 \n 昨天出席記者會的柯今尉表示,教育部相當重視類似案件,只要學校有通報性侵或性騷擾個案,一定會「逐案列管、立即追蹤」,初步瞭解,此案經校方性平會調查後,該名教師的性騷擾已成立,正由花蓮縣政府審查中。 \n 花蓮縣教育處表示,該處接獲校方處理結果,曾函請校方再召開教評會審議本案有否情節重大情事」,教評會決議依「比例原則」,仍維持予行為人「記過二次」的原行政懲處,該處並於六月廿六日函覆同意核備該懲處案。 \n 校方說,知悉後立即通報花蓮縣教育處,次日即邀請專家召開性平會,按規定在二個月內完成調查程序,並要求涉案老師以請假方式靜候調查。性平會調查小組陸續訪談被害學童及家長、相關證人、行為人,在四月間完成調查報告,認定該案件屬「性騷擾」,並決議予體育老師二支小過,懲處完於暑假後再讓老師回學校復職。

  • 熱門話題-輕微竊盜罪 豈容修法放過?

     報載,法務部研擬將輕微竊盜罪改為告訴乃論,若屬情節輕微,被害人不願追究提告,檢警就不會調查法辦。筆者住家為偏遠的三合院,平時難以防範宵小,之前飽受困擾,深切明白財物失竊之痛,對此修法研議深感不以為然。 \n 社會上侵入民宅竊取財物案例層出不窮,國人又因純樸善良,只要聽聞犯罪人情堪憫恕的故事,通常即會為此於心不忍追究;但其中「故事」真偽難辨,唯恐最終遂成縱虎歸山的結果。 \n 此外,對於損失程度或輕或重的感受,每個人不盡相同,所謂的情節「輕微」該如何斷定?更嚴重者,惡性罪犯倘若使用暴力、恐嚇等手段,脅迫被害人放棄對其告訴,又該當何為? \n 竊盜罪之處刑本來就不重,況且針對特殊個案、情堪憫恕的犯罪者,於司法實務運作上已有相關體憫設計;倘若竊盜罪未來修法改為告訴乃論,不啻於是變相鼓勵「其情可憫」者犯法,此為流於濫情而壞法,著實不妥。

  • 陸醉駕情節輕不入罪 惹爭議

     大陸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張軍日前表示,對醉酒駕駛者追究刑責應慎重,應與行政處罰注意銜接。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透露,已收到最高法院對醉駕入刑的最新要求,即醉駕入刑符合《刑法》總則第13條規定,情節顯著輕微的,不認定為犯罪。 \n 張軍說法掀波瀾 \n 大陸自5月1日起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只要醉駕,不問情節,不問後果,都構成犯罪。不過,不知是否是巧合,在大陸知名音樂人高曉松酒醉駕車隔天,張軍10日在重慶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卻說,《刑法》修正案(八)甫一實施,各法院應慎重穩妥具體追究醉駕者責任,不應僅從文義理解,認為只要達到醉酒標準駕駛機動車的,就一律構成刑事犯罪,而是要與修改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銜接,按事件情節惡劣程度判斷,危害不大的可以不認為是犯罪。 \n 也就是說,雖然大陸《刑法》修正案(八)規定,醉酒駕駛機動車要追究刑事責任,卻沒有明確規定情節嚴重或情節惡劣的前提條件,但根據《刑法》總則第13條規定的原則,危害社會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對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行為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要注意與行政處罰的銜接,防止本可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處罰的行為,直接訴至法院追究刑事責任。 \n 張軍的這一席話引發極大爭議,被解讀為「醉駕未必入刑」,外界爭論的焦點是:「醉駕入刑」的司法解釋和標準應由誰來制定?附帶條件的「醉駕入刑」會不會助長執法不公?但也有大陸法學家認為,這是對法官在量刑時的善意提醒。 \n 民眾憂助長執法不公 \n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黃京平日前表示,在審案實踐中確實可能存在醉駕情節顯著輕微的情況,不宜定罪。黃京平還說,《刑法》第13條的規定屬於總則,而新增的危險駕駛罪屬於分則,所有分則的適用都必須受總則制約。 \n 然而,張軍的此番「表態」,使各界更加關注高曉松是否入刑。 \n 據新華社報導,高曉松昨日上午已被北京交管部門依法作出吊銷駕駛證(駕照)的處罰。 \n 高曉松於5月9日22時左右,酒醉駕駛小型越野車,行駛至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外大街十字坡路口東50米處時發生交通事故,追撞4車、3人受傷。全案將於今日下午在北京東城法院開庭審理。

  • 台灣人看大陸-拍案驚奇 報案反被警告處分

     日前公司發生竊盜案,保安抓住犯人後向公安報案,結果是公司先收到公安局開出的警告處分,說是管理不當,保安措施有缺失,施以警告處分以茲警示。初看到這份處分眼珠都要掉下來了,從沒聽過被害人對自己東西被偷要負責的。 \n 同事說這次處分算好的,警告是沒有什麼實質義務的,之前公司發生幾起較大竊案,公安局本來還要課處公司罰金,一番折騰後才改為警告。天啊,這不知是什麼邏輯,是認為人民有義務維護治安?還是使用公安資源需要付費?那如果公安破不了案,是否該賠錢給被害人啊?據說早期針對國有企業確有類似的處罰規定,因為遺失的是全民的財物,但是延用於私人企業就很不合時宜了。 \n 之前一宗竊案法院審理後會發出「司法建議書」,針對個案發現的問題提醒企業注意改善。這種做法就很以民為本,給與企業未來防範上的意見,避免此類案件再發生,也是節省司法資源。但是公安的處分做法,只能說很「共產主義」。 \n 蘇州台勞朋友說,有次公安直接到他公司財務部要求查看保險箱的位置,查看之後提出了幾項保全防範建議,這固可算是種解決竊盜案件的方法,但卻是侵入式很不令人放心的做法。誰知道該名公安會不會利用這種機會瞭解企業內部情形後再作案。 \n 當我們想查詢之前幾件竊案的進度,公安一律說偵查不公開,無可奉告,結果有無起訴都不知道。明明捉到五個竊賊,為何最後判刑的只有一人,沒人可以說清楚。同事說各地公安為了治安業績,有很多方式來「調整」,公安可以說犯人犯後深有悔意或是情節輕微等而不予立案。給予被害人處分也是手段之一,壓迫著被害人不敢報案,治安業績就會好看些。 \n 中國已經算是徹底執行「微罪不舉」理論的,竊盜金額低的根本不成罪,甚至連治安處罰都構不上,認定金額各地不一,江蘇省是一千元人民幣以上的才入罪,已經排除了小偷小盜的案件。另刑法有明文規定,犯罪事實顯著輕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可不予立案。但是什麼情形才構成「犯罪事實顯著輕微」存在很大的裁量空間,如果執法過程又不透明公開,到底是經過了合法調查後還是透過關說後認定情節輕微,無從得知。雖然刑事訴訟法規定不立案的原因應通知控告人,可以申請複議。但報案時又沒報案三聯單之類的文書,再冠上偵查不公開的大帽子,石沉大海是可合理預見的。這或許也是大陸治安一直不好的原因之一吧。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