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情色小說的搜尋結果,共17

  • 女兒寫3P情色小說 母誇讚遺傳好文采

    女兒寫3P情色小說 母誇讚遺傳好文采

    一名熱愛寫作的女大生,最近在網路分享了她一段心情,她說,「我媽知道我沒事就在寫作,還很高興我有這個嗜好,經常跟親朋好友說:她年輕也很喜歡寫作,我都遺傳到她。」;直到有天媽媽在她筆電發現原來終日伏案寫的小說竟是滿滿的性愛情節,母女間尷尬的心情可想而知,她說,我其實很快就回到坦然的態度,不過媽媽已經不敢再提起寫作的事。

  • 古董盒翻出「英最初小黃書」!歷時多年將再版

    古董盒翻出「英最初小黃書」!歷時多年將再版

    不同於現代較為開放的思想,在古代較為保守的時代中,提及有關於「性」的相關書籍、文章或是談話等,都會被視為十分不禮貌與粗俗的象徵,然而人們對於此事多少還是會感到好奇,那麼他們是從何得知相關資訊的呢?

  • 黃采儀生日含「口球」床戰10小時 全身癱軟流口水喊:此生難忘

    黃采儀生日含「口球」床戰10小時 全身癱軟流口水喊:此生難忘

    超禁忌情慾短片《情色小說》於高雄電影節粉絲專頁公布預告,驚現女主角黃采儀嘴咬性愛玩具口球、鹹濕舔腳,尺度相當大膽。金鐘女星黃采儀為了詮釋角色,費時兩週與男主角王可元互相學習SM繩技,更將繩索道具帶回家練習。 \n \n拍攝當天一連10小時的性愛戲,讓黃采儀拍到全身癱軟,拍攝口球段落時,並因說話不便,更只能比手畫腳與導演溝通,拍攝到後面更是累到連流出的口水都沒力氣清理,有苦說不出。當日其實是黃采儀的生日,導演林孝謙最後與工作人員送上蛋糕,才讓她感動到又哭又笑,直說是此生最難忘的生日。 \n \n《情色小說》男主角王可元為了爭取角色,試鏡當天特地扮成小兒麻痹的患者出門,並搭公車面試,一路上引起路人側目,竟真的讓他自尊心受挫,也因此被導演林孝謙相中演出這個生性自卑的天才作家。 \n \n王可元在片中與女主角黃采儀有多場SM性愛戲,被導演林孝謙要求一定要在2分鐘內綁完SM的「菱形縛」。王可元在家拼命拿枕頭與室友練習,每天綁人兩小時,練就一身綁人神技,還每天在房間喃喃自語進入角色,嚇壞眾人,讓大家聞繩色變。在正式拍攝前,到了現場還要先綁工作人員讓導演驗收,最後他以1分47秒完成任務。

  • 年少馬克宏曾撰情色小說 為自己與已婚老師寫羅曼史

    年少馬克宏曾撰情色小說 為自己與已婚老師寫羅曼史

    \n \n \n法國總統馬克宏和第一夫人布麗姬的姊弟戀隨著他在去年入主艾麗榭宮,引發世人關注,這對時常公開放閃的夫妻不僅相差24歲,兩人相識時布麗姬還是馬克宏的戲劇老師。長久以來一直有傳言,馬克宏前年輕時寫過關於他自己跟當時是已婚戲劇老師的碧姬‧馬克宏的情色小說,如今,碧姬的新傳記似乎證實了這個說法。 \n \n據英國《電訊報》報導,現今法國第一夫人的新傳記名為《解放的布麗姬‧馬克宏》(Brigitte Macron, Liberated),將於下周正式發售,書中稱有證據證明,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在學生時期曾寫過一本長達300頁的情色小說,就是描述自己與當年在戲劇課上認識的已婚戲劇老師布麗姬兩人的談情過程。 \n \n \n馬克宏家鄉亞眠鎮的一個專業打字員女鄰居告訴傳記的作者布倫(Maelle Brun),「我看著馬克宏長大,有一天他請我把他寫的300頁小說打成定稿」,她還爆料:「這是一本大膽的小說,有點猥褻!書中人名跟現實不一樣。我想當時馬克宏必須表達他的感受」,不過打字員說她並未保留這本小說副本。 \n \n艾麗榭宮拒絕就馬克宏曾撰寫過情色小說的問題評論。 \n \n不過,如果此事是真的,寫情色小說在法國政壇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了。法國前總統季斯卡(Valery Giscard d'Estaing)就在2009年出版了一本小說,顯然是以他和已故的黛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為藍本,兩人在法國鄉村和宮殿發生了一些鹹濕情節。 \n \n除此之外,現任法國總理飛利浦(Édouard Philippe)、現任經濟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也都有出版過情色小說。 \n \n剛滿40歲的馬克宏在去年4月確定入主艾麗榭宮後,他與大他24歲妻子布麗姬的羅曼史也吸引外界關注。他在15歲時在課堂上與大他24歲的戲劇老師布麗姬相識,當時布麗姬不僅已婚,她的女兒還是馬克宏的同班同學。 \n \n兩人在馬克宏18歲時開始正式交往,並於2007年布麗姬離婚後,終於結為連理。媒體曾爆料馬克宏的父母在得知兒子與老師交往時感到非常震驚,不僅強制將馬克宏轉學,還警告布麗姬不得再接近兒子,但布麗姬卻只回答「不能做出任何保證」。布麗姬也曾透露馬克宏在17歲時就誓言一定要與自己結婚。 \n \n \n

  • 陸女潘金蓮狀告馮小剛:為潘氏正名

    中國大陸導演馮小剛憑著電影作品「我不是潘金蓮」奪下金馬獎最佳導演,但也讓他挨告。廣東一名名叫潘金蓮的婦人不堪電影上映後備受鄰人議論,憤而狀告馮小剛,並表示要為潘氏宗族正名。 \n 潘金蓮是古代情色小說「金瓶梅」的女主角之一。電影「我不是潘金蓮」改編自大陸作家劉震云同名小說,劇情描述一個被丈夫汙衊為潘金蓮的女人,在十多年的申訴中,為自己討公道的故事。 \n 綜合微信公眾號紅星新聞、觀察者網等陸媒報導,廣東省一名同樣名叫潘金蓮的婦人,在「我不是潘金蓮」上映後備受鄰居議論,讓她身心崩潰,目前病重,她憤而委託親人狀告馮小剛。 \n 她在訴狀中引述史料「清河縣志」指出,歷史上真正的潘金蓮是一名知州的千金小姐、賢妻良母。 \n 她認為,劉震云扭曲史實將潘金蓮醜化成不正經女人的代名詞,馮小剛的電影同樣扭曲史實。 \n 為此,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21日上午審理此案。馮小剛、劉震云等人的律師表示,電影劇情是指歷史小說中的潘金蓮,而不是原告,「歷史人物與現實生活中的人同名同姓,但是兩碼事」,電影並未損害原告名譽,不同意庭外調解。 \n 潘金蓮則因病情嚴重,這次並未前往北京開庭。庭審至上午11時30分結束,法庭宣布休庭,4月9日宣判。1060322 \n

  • 爺孫戀林靖恩陪看情色小說 看得很害羞

    爺孫戀林靖恩陪看情色小說 看得很害羞

    林靖恩及李坤城這對爺孫戀始終話題不斷,最近適逢情慾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即將上映,也讓剛成年不久的林靖恩充滿好奇心,覺得好奇想一探究竟,待她與男友李坤城去書店時便取下其中一套,並且害羞地離開。 \n \n不過熱愛閱讀的林靖恩雖然表示:「仔細閱讀後,果然有暢銷的原因。書裡男主角和女主角性愛真的很多。」但也同時表示:「探索男主角性格的生成與愛的改變之旅。」對於這系列暢銷書的看法,有其自己的獨到意見。 \n \n林靖恩也順便吐槽表示,這才不是一般的49元變態總裁小說,當然也有其閱讀價值,能夠以更為成熟宏觀的態度來閱讀這套情色小說,看來林靖恩與李坤城之間的戀情,也有助於她在看待各事物價值觀的聰慧眼光。 \n

  • 江角真纪子跨行寫情色小說 送全裸寫真促銷量

    江角真纪子跨行寫情色小說 送全裸寫真促銷量

    演出《庶務二課》聲名大噪的日本女星江角真纪子,今年捲入唆使前經紀人到前職棒選手長嶋一茂住處噴漆,形象重挫,根據日媒報導,她擔心明年工作不保,打算跨行改寫情色小說,還可能會附贈露毛寫真刺激買氣。 \n48歲已是兩個孩子的媽的江角真纪子,身材仍保持相當好,但因為教唆前經紀人到前職棒選手長嶋一茂住處噴漆後,形象大傷,丟掉不少節目和代言,為了挽救演藝事業,還曾傳出自薦演出鹹濕連續劇,不惜在節目大談夫妻間的房事,現在又有消息指出,她打算跨行改當小說家,據日本《東京體育報》報導,她要以人妻不倫偷情為小說題材,呈現寫實的情慾世界。 \n江角從以前就是小說迷,寫小說對於她來說不是太難的事,她打算推出類似日本版《艾曼紐夫人》,而曾發行過裸體寫真的她,也可能會全新拍攝露毛寫真,附贈在小說中,刺激買氣。江角跨行當小說家,外界相當看好,推估應可熱賣近百萬本銷量。

  • 圖書館情色小說借學童 家長氣炸

    國立公共圖書館公然借情色小說給小學生?台中市1名國小學生日前到國資圖借閱小說《簫傲金宮》,家長原以為是言情小說,翻閱後發現,裡面竟充斥著「密穴再度突然被熱鐵貫穿」等鹹濕字眼,氣得大罵「國家級圖書館怎麼可以借這種書給小學生!」 \n \n 國資圖研究員賴忠勤表示,這套小說的出版商並未標示限制級,因有許多讀者推薦購書,且是書店排行榜上的暢銷書,館方才購入2套,經家長反應後,館方已經自行標示「限制級」,並移入限制級圖書區,將只提供給滿18歲的成年民眾借閱。

  • 類型小說 情色故事-公主病

    類型小說 情色故事-公主病

     我回到家中。洗澡,脫光身上的衣服。順便脫掉幼稚園老師、援交妹、Mandy老師、女神、新娘、女同志、老媽、護士、學生妹、女王、祕書、強暴受害者、爸爸、媽媽、我自己、女人……。所有的這些通通脫掉。 \n 同時也是護士、家教女老師、上班OL、學生妹……。 \n 男人抬著一個行李箱,我知道裡面是什麼。 \n 進旅館之後,男人攤開那個箱子,兩眼發光滿臉期待我伸手去拿取裡面的東西。 \n 因為這個箱子,我可以是任何人。 \n 所以我選擇那件粉紅色亮閃閃的人造皮製情趣緊縛衣,上面有著金屬釦環以及釘狀鉚釘,只輕薄的遮住重點部位。我戴上同樣顏色的皮面罩,拿著軟皮鞭與蠟燭,看著男人穿件單薄的內褲,四肢伏地,像隻豬一般。 \n 他的眼睛在卑微之中卻依然伸出舌頭,舔遍我的身軀。 \n 我不斷用紫色的皮鞭抽他,用香氛蠟燭滴他,聽他哀號,哼哼唧唧的叫著,不斷感謝我與讚美我,親吻我的腳趾頭,並且讓他不敢看我。 \n 房間裡充斥著哀號聲、讚美聲,還有香氛蠟燭的香味以及種種體液的氣味。 \n 我騎到他身上不許他碎嘴,摑他巴掌。 \n 我是女王。此刻,他是我的豬,我的坐騎。 \n ● \n 我記得,每個公主都有自己的坐騎。 \n 這些公主騎著各種不同的東西──像是白馬王子的白馬、虎豹、猛獸、飛毯、飛馬、龍、鬼怪、奇怪的機器……等等,你想像得到的東西都可以是公主的坐騎。 \n 我呢?我當然也想過要有一匹坐騎,但可惜家裡只帶我去騎過迷你馬、騎過水牛,騎過腳踏車……。 \n 現在呢? \n 當然也當然沒有。我能騎的東西只有摩托車以及男人。 \n 所以我當然不是公主。 \n ● \n 當我跟小怪物們講到白雪公主吃下壞後母的蘋果時,沒有多少小朋友有震驚的反應。 \n 「蛤!她很笨耶!」 \n 「怎麼可以吃陌生人的東西?」 \n 「那顆蘋果就有毒啊!她好笨喔!」 \n 然後一群小怪物們呵呵大笑。 \n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講這個故事,現在的小鬼們已經聰明到這種故事無法滿足他們,白雪公主的故事──或是說,任何公主的故事他們早就都聽爛了,但不知道什麼原因,我每次要說的時候他們總是會乖乖坐下來聽。 \n 這真的很詭異!他們明明就知道故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壞巫婆要讓公主吃毒蘋果,公主中毒陷入昏睡,王子會來救她……等等,他們明明知道事情的經過,卻不斷地想要重複讓那些事情發生! \n 難道說,小怪物們很享受那種感覺──看到白雪公主被壞皇后後母陷害,不小心吃下毒蘋果,然後中毒躺在玻璃棺裡面? \n 我不禁覺得這些小鬼有點恐怖。難道他們是如此享受著聽到白雪公主被後母皇后侮辱、折磨、下毒、陷害?難道他們如此期待著,看著,或聽我述說著這一樁殺人案件在他們面前發生!然後聽著白雪公主在一具棺材之中被一個有戀屍癖的王子用口臭嘴巴強吻喇機到醒來? \n 或許只能說,小怪物們在某些方面是很殘酷的,他們總是期待著一些詭異殘忍的事情發生。 \n ● \n 我呢?或許我也是? \n 跟男人直接約在旅館見面。他已經開好房間,我直接進去找他。 \n 走過昏暗的旅館走廊,腳下的絨布地毯把我消弭的無聲無息。能夠聽到的只有些微的喘息或吶喊尖叫聲──是其他房間正忙著辦事的聲音。 \n 我到了說好的房間門前,敲了敲門。 \n 門無聲地打開。 \n 一隻手直接把我往裡面拖,男人強行把我抱住,摀住我的嘴,並把我直接扔在床上。 \n 我開始掙扎,但男人卻直接用一組手銬以及一綑童軍繩綑綁、並且固定住我的身體。 \n 男人的眼光閃爍,像極了一隻野狗──那種在快餐店外爭奪廚餘、互相恫嚇充滿慾望且不友善的野狗眼神。 \n 男人直接脫了衣服,強壓在我身上。我閉上眼,只聽到他不斷嗅聞,以及舔拭我身體的感覺。 \n 我又發出聲音了。一種不知道是為何發出的聲音。我自己也很困惑。 \n 男人興奮地發出更大的喘息聲,而我只能繼續發出我自己的聲音。 \n 我知道男人在看,也在聽。而我同樣也是在看,在聽。我看著他舔我、咬我……,聽著他發出的喘息、呻吟,感受他像一隻狗一般的擺動他的下身。我如同看著一部電影,A片之類的,我自己就在演出的A片。 \n 房間裡的超大液晶電視播放著西洋A片。裡面那個大胸部大屁股的美國女人也發出同樣的聲音。 \n ● \n 我從小就喜歡在鏡子前演出。 \n 我喜歡在鏡子前面觀看自己,想像自己,玩弄自己……。 \n 我喜歡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我自己的洋裝、襯衫、T恤、短褲、裙子……等等,在鏡子前展示自己。或者是拿著媽媽的帽子、領巾、眼鏡、高跟鞋,爸爸的領帶、外套,皮鞋……等等,在鏡子前穿上掛上披上纏上……。 \n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一種加冕的感覺。 \n 然而,等到我十四、五歲的時候,我不喜歡這些裝飾了。我喜歡我純粹的肉體。 \n 我喜歡鏡子裡,那雙細長纖瘦的腿,那兩隻潔白的臂膀,豐滿而圓潤的胸部,曲線溫和的腰,可口的屁股,以及優雅的鎖骨,剛發育萌芽的恥毛……。 \n 我竟然有如此完美且純淨無瑕的東西,我的身體。 \n 我也總是喜歡對著鏡子說:「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或許是一種遊戲,或一種催眠,我總是喜歡這麼問。 \n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n 鏡子沒有回答。白雪公主也不存在。我知道我想問的答案。 \n ● \n 日升月降。公主徹夜未眠。 \n 只要一想起每天面對的那些工作,我總是無法成眠。 \n 然而,今天卻不同。小怪物們讓我過了一個勞累又悽慘的一天。 \n 張玫綺在中午吃飯時拿餐盤跌了一跤,將整盤的飯菜以及湯都潑到了鄭祐誠身上,當然張玫綺自己也遭殃了,中午的清蒸魚肉湯汁沾得滿身滿臉,而紫菜蛋花湯的紫菜則是一根一根的掛在鄭祐誠的頭髮上,鼻子上還有炒高麗菜的葉片,兩人都大哭了起來,我丟下湯匙一把抱起他們衝向廁所,一手兩手的就把他們淋溼油膩的衣服全部剝了下來。 \n 兩個裸體像扔擲一般呈現在我眼前。我愣一下,兩個細緻且幼小的身體就在我眼前蜷縮,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抽噎著,我的右手搭在鄭祐誠的肩上,左手扶在張玫綺的腰間,雙手感覺並無太大差異──同樣的細緻,同樣的軟毛扎手,同樣的骨感以及脆弱……,分不清楚誰是誰的身體,只知道我似乎同時擁有了這兩具嬌嫩且易碎的身軀……。 \n 他們抽抽搭搭的哭著,我輕輕地用毛巾幫他們擦乾淨身軀。鄭祐誠的身體顯得瘦弱且嬌小,與平常穿著衣服的樣子比起來簡直就像是一隻小猴子似的,這隻猴子雖然瘦小但肌肉頗精實,不是男人那種堅硬的肌肉,而是……。 \n 張玫綺的身體則是異常柔軟,能感覺到肌膚上的細毛以及,一種小女孩特有的乳香味道,雖然混雜了些許的飯菜味,但這沒有特別的影響……那種味道不是一個成熟女性會散發出來的味道……。 \n 心裡感覺有一塊什麼凸了起來。 \n ● \n 這次的男人很靦腆,靦腆到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n 我如同以往約在捷運站門口。男人五官很像女人,個子頗高,穿得很乾淨,白色POLO衫,紅色短褲,年紀看起來很輕,很像一個大學生。 \n 進了旅館後,男人依然沉默,而且忸怩彆扭。看得出來他似乎是第一次。 \n 我只能抓住主導權,一步一步引導他。我先幫男人脫衣服,他露出了白淨的身體,一具不像是男人的肉體,白而透明,體毛甚少。我訝異於眼前這副軀體與我的身體有點相似──只差他沒有胸部、腰線、臀部,且多了一條……。 \n 他非常害羞,整張臉紅到脖子,雙手摀住了臉。我覺得有點好笑,感覺不是他在玩弄我,是我在玩弄他。 \n 我們一起洗澡。他幫我擦背,我幫他擦洗身體,感覺像是一個孩子。 \n 上床之後,我用手幫他。他終於比較放得開,但也只敢偷偷瞄我。 \n 我幫他戴上套子,引導他進入正題。他手足無措且老是對不到位置,像個慌張的小孩。我微笑著安撫並引導他,最後終於弄清楚方向,他進來了。 \n 那時,他就像一個孩子──那肢體、動作、表情、聲音、話語……,一個惹了麻煩的孩子,像極了我的那些小怪物,而且特別像被剝光衣服的鄭祐誠,在廁所裡不安惶恐且害怕的那個小瘦皮猴鄭祐誠,他的手臂精瘦也確實很像是鄭祐誠那樣的肌肉彈性。但他的肌膚觸感卻如同張玫綺那樣光滑,表情也如同張玫綺赤身裸體在廁所的樣貌,害羞、害怕、卻……我如同墜入一個時空裂縫之中,我像是回到今天中午,在那間廁所裡,對著他們兩個……。 \n 我感覺恍惚,此時感覺到男人的呼吸變得濁重,他動作加大變快,眼睛中開始閃著一種光芒──我看過這種光。 \n 我開始發出聲音。同樣的,不知為何。 \n 就像夢一般,我看到眼前白淨的男人逐漸膨脹,身形愈來愈碩大,像隻黑毛的獸,獠牙利爪一應俱全,用深色且粗毛的前掌按著我,在我身上咆哮、肆虐、逞慾。 \n 我想回到鏡子前。 \n ● \n 我回到家中。 \n 在鏡子前,我卸妝──擦掉眼妝、摘掉假睫毛、用卸妝水抹掉所有的粉底隔離霜BB霜;洗澡,脫光身上的衣服──雪紡紗質罩衫、藍色細肩帶小可愛、黑色蕾絲邊內衣、黑色短裙、與內衣成套的黑蕾絲內褲、黑色絲襪、高跟鞋……。 \n 順便脫掉幼稚園老師、援交妹、Mandy老師、女神、新娘、女同志、老媽、護士、學生妹、女王、祕書、強暴受害者、爸爸、媽媽、我自己、女人……。所有的這些通通脫掉。 \n 我裸身站在鏡子前。看著我的軀體。我準備入睡 \n 公主徹夜未眠,因為她是公主,可以徹夜不眠。 \n 而我不是。(下) \n (本文為文化部類型文學平台入選作品,與《幼獅文藝》八月號同步刊出)

  • 類型小說 情色故事-公主病

    類型小說 情色故事-公主病

     太陽下山後,就像午夜的鐘聲響起一樣,但我不是被打回原形,而是變成另一個樣子。我脫下卡其色的長裙、娃娃鞋,襯衫,化上眼妝,穿上一件黑色蕾絲上衣與迷你短裙、絲襪、高跟鞋,如同趕在午夜來到前的灰姑娘般,出門去。 \n 我脫下那件蕾絲睡衣,裸體站在穿衣鏡前。 \n 鏡中的我依然那樣美麗──我不得不如此說,堅挺而形狀豐滿的乳房、纖細而滑順的腰枝、豐碩且有些肥大的臀部,那如雜草般亂長卻有無比美感的恥毛,我以既批判又欣賞的眼光在看,我如此著迷,恨不得撲向鏡子擁抱自己。 \n 「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我小聲對著鏡子說,笑了出來。 \n ● \n 公主徹夜未眠,因為可怕的一天要開始了。 \n 可怕的一天始於黃黑相間交通車車門打開的瞬間。 \n 「喔喔喔喔!」一群瘋狂的小鬼,像是一群逃難的老鼠般蜂擁而下,清一色戴著黃色的漁夫帽、揹著水壺,背後還有小熊小雞凱蒂貓或是變形金剛圖案的背包,腳下踏著會閃閃發光或咻咻叫的電子童鞋,侵門踏戶地朝著我奔來。 \n 是的,幼稚園,我是裡面的老師。 \n 穿著圍裙,留著長髮總是要細聲細氣的老師,那是我沒錯。我自己看到這個打扮都覺得很怪──這就是幼稚園老師的樣子嗎?我不知道,我小時候沒上過幼稚園。也許是被電視裡那種總是秀髮飄揚、溫柔婉約、細聲細氣的陪一群天真活潑又可愛的小孩子在大草地上玩耍的溫柔女老師形象影響吧!在一片藍天藍白雲白的情境中,多舒適多美好多宜人讓人想重回到小時候! \n 我可以告訴你,那是個騙人的幻象。 \n 「Mandy老師!吳佑馨又打我!」「Mandy老師!張秉誠先打我的!」「Mandy老師我想尿尿!」「Mandy老師!陳光憲又大便在褲子上了!」「Mandy老師我的餅乾不見了!」……。 \n 可以想像我有多麼忙碌吧?首先要處理吳佑馨跟張秉誠的戰爭,花五分鐘要吳佑馨跟張秉誠互相道歉;接著要帶陳欣霓去尿尿,順便把陳光憲也帶去廁所裡幫他清理沾在褲子上的大便還有幫他換褲子,出來要再給李傑安一塊剛剛消失的點心餅乾(還必須留意是不是鄭祐誠把李傑安的餅乾吃掉的)。這樣就結束了嗎?不,接下來就換成李傑安跟鄭祐誠打架,吳佑馨想要尿尿一直跳腳而張秉誠忍不住大便到褲子上,陳光憲一不注意餅乾就不見了所以又來要一塊……。 \n 他們就像一群公園裡吵鬧的鴿子,不斷在爭奪細碎的麵包屑、枯葉,或是樹枝,然後咕咕咕的不斷吵鬧著。 \n 只有在午睡時,才是一切停止的時刻。最棒最安詳的時刻便是午睡(這似乎是所有幼教老師一致公認的),我可以拿起我的手機,看個幾頁小說或是滑一下妖魔之塔或是Candy Sugar,然後便趴在桌上小睡一下,當然也可以拿多的涼被枕頭,直接躺在他們旁邊,一起舒服的睡午覺。 \n ● \n 太陽下山後,就像午夜的鐘聲響起一樣,但我不是被打回原形,而是變成另一個樣子。 \n 我脫下卡其色的長裙、娃娃鞋,襯衫,化上眼妝,穿上一件黑色蕾絲上衣與迷你短裙、絲襪、高跟鞋,如同趕在午夜來到前的灰姑娘般,出門去。 \n 在某某捷運站一號出口,他開車來接我。他的臉寬大而有著鬍渣,厚重的嘴脣讓笑容很模糊。 \n 在車上他將右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不斷搓捏像是在菜市場裡買豬肉一樣。 \n 我們一起吃飯,只是普通的義大利麵。咀嚼著義大利麵時他的眼睛卻不在麵條上,那雙像開了一個呼氣孔的眼睛舔遍我的全身。他的鼻子不斷噴氣配上義大利麵的蒸氣,讓我想到小時候看紀錄片裡的鯨魚,呼氣時帶著溼淋淋的水霧。 \n 我們進了汽車旅館。 \n 他脫下西裝外套、鬆開領帶、褪去襯衫。肥胖的身體有一道體毛從胸口延伸至下體。 \n 好像一隻巨大臃腫的海獅。 \n 我與他一起沖澡,用我的乳房緊貼擦洗著他的背部──上面有著疙瘩、粗毛以及痘痘,這些東西像海洋寄生物般粗糙,不斷摩擦著我的乳頭。他的鰭枝則在我身上游移,我沒有說話,也不能說話,因為我正在被一隻海生動物碰觸與探索,像是在尋找什麼一般。 \n 他轉過來對著我笑笑,視線向下示意要我用嘴幫他。 \n 我照做了。 \n 之後他把我抱上床。在床上他肥胖的身軀壓在我的身上,我聽到他粗重笨拙的喘氣,以及狂扭抽插著的身體。我看見他粗肥脖子上的汗毛,一根根豎立如同刺蝟針毛般粗大與扎人,並開始分泌汗水,逐漸成珠,肥肉正在顫動,像波浪一般擴散……。 \n 我想到某個童話裡,某國公主被從船上丟到海裡。她大聲呼救,但船上的人只是不斷的訕笑與嘲弄。此時海中鯨魚海豚們蜂擁而至,牠們駝起公主,把她送到一個安全的島上……。 \n 男人抽動了幾下,結束了。 \n 我們靜默的沖澡,沒有說話。 \n 之後,他從皮夾掏出五張千元大鈔給我。 \n 我離開汽車旅館,獨自走在街上,回家。 \n 於是,一天結束了。公主回到島上了。但可能徹夜未眠。 \n ● \n 我突然想說,我很討厭白雪公主的故事。 \n 或者說,我很討厭各種公主的故事。 \n 白雪公主(以及其他公主)他們就只是漂亮,沒有其他的優點。 \n 或是說,漂亮就是她們最大的優點。 \n 我不得不承認,小時候我媽在放迪士尼的公主系列卡通時,我真的超級疑惑,為什麼這些公主走三步就有一隻兔子,走五步就有一隻鳥兒,十步就出現一隻大型動物(像是大象、老虎、鴕鳥……),這些動物幫她端茶送水、洗衣煮飯……真是太沒天理了!為什麼我平常都做好寶寶,集很多學校老師給的好寶寶章,但連一隻蟑螂或麻雀都不鳥我? \n 我那時得出一個結論,因為她們漂亮。 \n 而我不漂亮。所以我沒有這樣的待遇。 \n ● \n 一如往常的一天,負責小鬼們的吃喝拉撒睡,以及他們爭奪與吵鬧。 \n 但今天有點不一樣。下午原本的美勞課改成了說故事課。 \n 怎麼會這樣呢?原本只要把色紙發下去,每人給一把安全剪刀、一張圖畫紙,還有蠟筆圍裙等等,然後坐在教室後面等著,看著美勞老師忙東忙西東奔西走顧他們就好,我可以在教室後面翹腳滑手機看小說玩遊戲。 \n 但今天美勞老師竟然身體不舒服……。當園長來通知我這個消息時,我簡直如晴天霹靂……我的休息時間就這樣消失了。 \n 我只能趁午休時,盡量去翻找書櫃上那幾本已經爛掉的繪本與童話故事……,灰姑娘、睡美人、人魚公主、長髮公主、白雪公主……怎麼找來找去都是公主系列?而那幾本繪本則早就被講完了……。 \n 怎麼辦? \n 午休時間結束了,快樂小鳥啁啾以及蹦蹦跳跳的音樂把小怪物們呼喚醒來,看著他們口水鼻涕還掛在臉邊眼屎糊滿臉的樣子,我實在提不起勁跟他們講啥子鬼故事。 \n 但安頓好他們洗完臉刷完牙之後,看著他們傻笑以及吵鬧,我愈來愈擔心我接下來的狀況。 \n 我只能先硬著頭皮跟他們說今天不是上美勞課。 \n 小怪物們一陣喧嘩:「怎麼可以!」、「為什麼?」、「Angle老師咧?」、「Mandy老師你要教我們畫畫喔?」……。 \n 我舉起一隻手。他們知道這是安靜的訊號,瞬間安靜。 \n 我感到驕傲,我馴服了他們。 \n 「今天我給你們說故事。你們覺得好嗎?」 \n 「什麼故事?」他們很大聲地問。 \n 我攤開手上的的公主童話書。我聽到小鬼們發出聲響──不知道歡呼還是哀號。 \n ● \n 跟男人在某某捷運站出口碰頭。 \n 男人說他穿著深色外套,灰色長褲、皮鞋,戴棒球帽。而事前男人要求我穿超短熱褲、細肩帶小可愛,以及黑色絲襪。 \n 我看到他了。他也看見我。 \n 我挽住他的手。而他在帽簷下的眼睛有一絲微笑。 \n 我們進了旅館。一如往常的程序。 \n 男人的身軀很瘦,但跟其他男人一樣是毛茸茸的。手毛與腳毛很長,連帶他的眼睫毛也很長──很像駱駝或馬。 \n 但同樣他的眼睛也舔遍我的身軀,從頭到腳。 \n 在沖澡時,他如同一隻猿猴。長長的手指不斷在攀爬抓握鑽摳扭動。像蜘蛛或是螃蟹一般,尋找讓自己容身的掩蔽物。 \n 我發出聲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發出的聲音,是有感覺還是疼痛?我不知道。 \n 男人的手指停了幾秒,隨即便加快動作。 \n 在浴室潮溼的氣味與水聲之中,我的聲音被掩蓋、被化解、被柔化,朦朧而模糊。而男人的動作更加激烈。 \n ● \n 若要說,男人的表情可以分為兩類──驚訝以及失望。 \n 當我人一出現,不管是從捷運站、便利商店、旅館門口……等等,他們的眼光首先在我臉上一晃,接著從上而下游移一遍(路徑一定是胸部、腰、屁股、腿),之後又回到我的臉上。這時,他們的臉上大概會有兩種表情:驚訝,或者失望。 \n 真的,有些人只差要歡呼出來,而當然另一種表情的人則大概想痛哭流涕吧。 \n 當然,他們什麼反應都跟我無關吧。畢竟只是各取所需。 \n 是啊,各取所需。 \n ● \n 小鬼們的家長繳錢,要我幫他們帶小鬼。各取所需。 \n 那這樣說來,小鬼們是我的衣食父母嗎? \n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天底下有可以不顧衣食父母命令然後管他們吃喝拉撒睡以及禮貌問題,然後罵他們的嗎? \n 我就可以。 \n 當然,這些小鬼們並不知道這一點,對他們來說,我只是「Mandy老師」而已,一個留著黑色長頭髮,長相清秀,會說故事以及跟他們跳跳舞唱唱歌、帶他們去廁所把屎把尿、顧他們吃飯、發餅乾糖果、不乖時罵他們、午睡時跟他們一起睡覺的「Mandy老師」。 所以,對他們來說,我是「Mandy老師」──甚麼都可以是。 \n 「Mandyㄌㄠˇㄕ,ㄨㄛˇ一ˇㄏㄡˋ一ㄠˋㄍㄣㄋ一ˇ一ˊㄧㄤˋㄆ一ㄠˋㄌㄧㄤˋ!」這是張玫綺在一張卡片上,用歪斜的蠟筆字加上旁邊一個瘦長火柴人告訴我的。 \n 「Mandy老師我以後要當你的新娘子!」這是吳佑馨當面跟我說的。 \n 「Mandy老師我以後要跟你結婚!」這是陳光憲聽到吳佑馨的話後搶著跟我說的。 \n 「我想要Mandy老師當我的馬麻!」這是李傑安在幼稚園門口跟他媽耍賴時說的。 \n 於是,我,是Mandy老師,是女神、是女同志、是新娘,還是個老媽。 \n (上)

  • 同志情色小說 第1把交椅

     在羅曼史小說風行的1980年代,同志讀者在租書店裡卻很難找到他們的「菜」,接下來的歲月,除了同志作家許佑生以「亞瑟潘」為筆名寫同志情色小說,其實少有致力這類創作的作者。直到近年,同志出版社「基本書坊」培養不少台灣本土同志小說,徐嘉澤就是其中佼佼者。徐嘉澤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同志情色小說的第一把交椅。」 \n 現年36歲的徐嘉澤,當年也是在小說苦尋同志認同的男孩。他回憶過去曾經讀遍亞瑟潘的作品,後來能看到的多是偏BL(Boy’s Love,幻想的男男愛)情節,主角總是公子哥兒等不具現實感的小說。徐嘉澤在新作《他城紀》中,人物橫跨台、日,描寫同志在婚姻內外的情愛糾結,同時也推出舊作《窺》紀念版。 \n 題材多元貼近現實 \n 徐嘉澤出生於高雄,在屏東擔任特教老師,辦公室同事皆知他同志身分。他平均每年出版2到3本書,自2009年推出第一本書至今已累積12本著作,創作力驚人,題材橫跨文學、通俗、情色。 \n 徐嘉澤擅長在小說創作中處理各種社會議題,如《不熄燈的房間》描寫身心障礙者面貌,《詐騙集團》探討台灣詐騙風行怪象,《討債株式會社》以討債集團為題,《下一個天亮》將台灣人權故事融入,目前他則著手寫偵探小說。而在書寫同志情色小說時,重點是「讓讀者情感上得到抒發、閱讀感到愉悅。」 \n 為出書征戰文學獎 \n 對他來說,如何被歸類不重要,他在意的是「寫出好看的小說」。他說自己腦中隨時有故事在沸騰,每有靈光就放心底慢慢咀嚼,畫面會自己跳出來。雖然曾經被質疑他出書太快,他爽朗回應:「我可以跑的時候,為什麼要慢慢走?」 \n 衝刺的動力,一方面來自他想把握現有的出版機會,另一方面則是他確信寫作是件很長的事,30年後的作品肯定與現在不同,「與其擔心現在寫的不夠成熟,不如想把要講的趕快寫出來。」 \n 徐嘉澤說,大學在成功嶺受訓時因苦悶無聊寫下第一篇小說,從此埋首創作,當時多發表在bbs站,10年過去後他驚覺「什麼都沒有留下。」為了能出書,他開始征戰文學獎,寫實描寫同志處境的短篇小說集《窺》成了出道處女作。 \n 盼一般讀者也閱讀 \n 他至今推出4部同志情色小說,書中寫情欲也貼近台灣現實,他笑稱兼具「肉慾與情感」,不以只以露骨性愛為賣點,他直言舊作偏向輕小說,最新作《他城紀》更具文學性。 \n 而同志小說的市場人口相當集中,徐嘉澤在同志圈中累積了不少粉絲讀者,這些讀者也會追看他的非同志小說作品。徐嘉澤開心之餘,也希望一般讀者也能閱 \n 讀他的同志小說,「讓大家認識,同志沒什麼不同,也是傷心會流淚,開心會笑啊。」

  • 預防醫學、情色風暴 橫掃書市

     誠品書店公布二○一二年度暢銷排行榜,提倡身心靈預防醫學概念的《真原醫:廿一世界最完整的預防醫學》勇奪冠軍。描繪一場情色風暴的限制級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雖是亞軍,卻同時是翻譯文學類的冠軍。在都更、核能等公民議題發酵下,鼓吹思考辯證、重組價值觀念類的書也很熱銷,桑德爾《錢買不到的東西》與《正義》,艾倫瑞克《失控的正向思考》就是代表。 \n 在讀者買書的暢銷角度外,誠品今年也首度針對一千多位書店的門市同仁舉辦票選,推出「閱讀職人大賞」,讓站在第一線的工作人員票選必讀好書。分別是龐克教母佩蒂˙史密斯的《只是孩子》、陳夏民的《飛踢,醜哭,白鼻毛》,還有繪本《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 \n 另一方面,書市某部分也回應了社會狀況。在不景氣的現實逼迫之下,撫慰人心的的書籍反應特別好。像日本的《深夜食堂》系列,一路長銷。以俊男美女為賣點,強調簡明步驟、好吃好做、自己帶便當的食譜也熱銷,展現外食族省錢的意圖。 \n 誠品集團總經理李介修表示,下半年市場低迷,但他不悲觀。今年在台又新拓三個據點,都在商場與交通便利處,明年第二、三季,結合旅館與藝術電影院的松菸誠品也將開幕。此外,誠品開始經營海外市場,八月在香港銅鑼灣希慎廣場開業,明年預計再拓三個據點。後年位於蘇州工業區、大陸首家誠品也將開幕。

  • 書話題-情色羅曼史引發文化地震

     所有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情節和文筆都還青澀,稱不上佳作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為什麼這麼受歡迎? \n 最近翻開《紐約時報》,你會看見3本相似的書名占據暢銷書排行榜前三名,這現象已持續了數個月。你有點厭煩,也很好奇,於是打開電腦查了一下。嗯,這是一套情色羅曼史三部曲:《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n 2011年5月,《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由小型出版社發行了電子版本。這本第一人稱小說是E L 詹姆絲的處女作,描寫大學生安娜塔希婭‧史迪爾和商業鉅子克里斯欽‧格雷的愛情故事。 \n 這部以《暮光之城》為藍本寫成的衍生作品,在幾乎沒有行銷宣傳的情況下,透過口碑傳播,逐漸廣為人知。2011年12月,《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在Goodreads網站票選打敗一票名家,拿下年度羅曼史亞軍。 \n 2012年3月初,美國老牌出版社藍燈書屋旗下的Vintage宣布買下版權重新發行,立刻登上暢銷書排行榜,長踞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超過3個月,到本周為止,這套三部曲仍名列各大暢銷書排行榜的前三名。2012年7月,全球英文版銷售量突破3000萬本,售出42種語言版權,並即將由環球影業改拍成電影。 \n 不只是一本暢銷書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所締造的紀錄不僅如此,它是史上最暢銷的Kindle電子書。首部曲在出版11周內賣出了100萬本平裝書,打破《達文西密碼》保持的36周銷售速度紀錄。平裝本單周銷售40萬冊,也擊敗J.K.羅琳刷新紀錄。 \n 驚人的銷售成績吸引各大媒體競相報導,E L 詹姆絲被《時代雜誌》選為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就連含蓄的封面設計都引發一波跟風。然而,關於本書的爭議熱潮迄今不退,所有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為什麼這本書這麼受歡迎? \n 許多評論都指向一個最老掉牙的推論:因為它是寫給家庭主婦看的「媽咪春宮小說」(Mommy Porn),苦悶主婦的力量創造了市場奇蹟。《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是BDSM(綁縛愉虐)的情色羅曼史,男主角格雷有強烈的支配欲,並延伸到他的性癖好上,書中有大篇幅的性虐待情色描寫。 \n 這樣的創作尺度引發了爭議,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間圖書館甚至一度將這本書下架。然而,這是數位時代,不是石器時代。《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不是第一本,也不是尺度最煽情的情色羅曼史。以羅曼史而言,它的情節和文筆都還青澀,算不上佳作,更不是唯一的娛樂選擇。主婦的力量為什麼沒有在先前創造出同樣規模的市場奇蹟? \n 類型文學的核心價值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成功因素有三:《暮光之城》書迷的支持、羅曼史的架構,以及符合讀者期待的「女性向」情色描寫。這本書的暢銷,情色當然扮演了一定的推力,但羅曼史所滿足的閱讀期待才是關鍵。 \n 美國的情色羅曼史興起於21世紀初。情色永遠有賣點,市場上也有忠實的支持群,但始終是小眾,主流羅曼史仍以奇幻、歷史和浪漫懸疑為暢銷大宗。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作為羅曼史作品,提供女性讀者對於兩性關係的自我投射和幻想滿足。男主角格雷陰暗危險,難以預料,象徵女性心目中的父權典型,是女主角必須探索、挑戰並征服的禁忌力量。綁縛愉虐的題材激化男主角在類型公式中扮演的惡龍/騎士角色矛盾,當女主角戰勝男主角/父權體系後,所引發的閱讀愉悅也因此大幅提升,這一點呼應了作品原型《暮光之城》以掠食者與獵物的異物種戀愛作為劇情主線的設計。 \n 對女性力量的謳歌與滿足讀者期待的閱讀體驗,是通俗羅曼史的重要價值,也是類型作品暢銷的不二法門。 \n 陰影之後 \n 如同在J.K.羅琳後,出版社一窩蜂尋找下一本《哈利波特》,以及《暮光之城》和《飢餓遊戲》熱銷後帶動的青少年小說潮,《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已經在美國出版市場掀起情色旋風,出版社紛紛搶搭便車。但可以確定:如果出版社以為單靠情色便能叫讀者買單,那麼下一個市場奇蹟,絕對不會出現在類似的作品中。 \n 讀者想看什麼?其實有時候沒那麼複雜,就是一個回歸基本的好故事而已。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文版即將上市。台灣的翻譯羅曼史因為出版定位守舊,已經蕭條近二十年,原本極受歡迎的類型小說長年在垂死邊緣掙扎。直到近兩年,幾間主流出版社不約而同在這塊市場試水溫,銷售屢見佳績,才終於漸露曙光。《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能不能延續英美的銷售熱潮,為翻譯羅曼史的市場復甦添一份推力?答案,希望是肯定的。

  • 英辣媽寫情色小說 銷售勝哈利波特

     英國女作家EL詹姆斯(E.L.James)撰寫的成人色情小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引發全球「媽媽情色文學」風潮,EL詹姆斯一夕間名利雙收,但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兒子卻對母親寫性愛和性虐感到丟臉。 \n 四十八歲的EL詹姆斯,本名艾瑞卡.李奧納德(Erika Leonard),她的丈夫也是一名作家。她說自己其實是內向害羞的人,最初在網路上撰寫《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只是滿足自己性幻想而已,對於因撰寫色情文學名利雙收,覺得很「尷尬」。 \n 而她的兩個兒子對母親寫性愛小說,覺得「丟臉」。「他們不想知道自己的媽媽居然大書特書性愛文學。」但EL詹姆斯也表示,兩個兒子和丈夫對她的寫作一直十分支持。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講述廿一歲女大學生和廿八歲英俊企業家的性愛關係,引領讀者進入激情的性虐世界,被形容為「看五分鐘就想做愛」的書。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創下十一周內破百萬本銷售新紀錄,擊敗丹布朗的《達文西密碼》和JK羅琳的《哈利波特》紀錄。至六月底,《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單周銷售量為卅九萬七千八百八十九冊,甚至在英國與德國的書店均出現缺貨情況。 \n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達成了EL詹姆斯的文學夢,並讓她在短短數月內賺進至少五六○萬英鎊(約兩億六千三百萬台幣),包括電影版權費三百萬英鎊在內。EL詹姆斯一家最近已在倫敦相中了一棟三百萬英鎊的房子。過去十四年,他們一直居住在倫敦西區老社區的一棟卅五萬英鎊的房子。

  • 三少四壯集-法式誘惑

     每一個受到誘惑的遊子,都甘心情願把他們神魂留在此地,在巴黎這永恆戀人之前,任何戀曲都顯得渺小了。 \n 美國紐約州眾議員維諾(Anthony Weiner)因「香腸門」(Weinergate)網交事件黯然下台前,議員的小弟弟與平滑無毛的胸膛,成為全民話題。八卦民調顯示不少女性認為,維諾透過網路與電信傳送挑逗訊息和豔照,甚至比直接跟當事人發生性關係還糟。 \n 這到底是網路世代對人際關係產生的扭曲,還是法國人慣常譏諷的美國清教徒思維呢?維諾一如尋常男子,以金錢權勢亦或引以為傲的色相去誘惑女子,如果意淫與虛擬性愛的誘惑之罪,嚴重性超過婚外性行為本身(維諾老婆恰是國務卿希拉蕊助理,她與曾為柯林頓醜聞案波及的老闆,倒是可以好好研究這個問題),無怪維諾的政治生涯急轉直下,柯林頓卻能全身而退。 \n 法國政客不至於有這種問題,基本上法國文化就充滿誘惑的因子,不誘惑人,那才是罪過。法國人喜歡用誘惑(seduire)這個字,相對於英文seduce赤裸裸直指性的誘惑,法式誘惑曖昧地遊走知性、感性、理性、官能性、情色性、哲學性、社會性之際,一有縫隙便毫不費力地滲入。英美系宮闈秘辛、羅曼史小說的情節語彙,在法國街頭巷尾隨處可見:旅行社張貼大溪地碧海藍天白沙灣的海報,問你是否大受誘惑;外食店讓人垂涎欲滴的精美食物特寫,直讓你的味蕾乾脆地屈服於誘惑;政治人物自負於傾倒眾生的能力,自然使出渾身解數去誘惑群眾。 \n 說來,是否法語誘惑用得太浮濫,英語tempt, charm(可性可不性的引誘、吸引)可以解決的場合,都毫不猶豫地去seduire?不若說是法國人對於誘惑安然自得,優雅自如地引誘與被誘,都是門藝術;或如法式吻手、親頰禮,像是融於手背、雙頰的一片雪花,若有似無之間,卻能感受細緻的溫度變化。 \n 或許是盎格魯薩克遜民族的拘謹,對於法國的想像更是無限,兩百年來不斷有美國人被迷到巴黎去,王爾德不是說了,美國善人死了上巴黎(不是天堂),只有惡人才會困守美國。於是一票美國善人如詹姆斯(Henry James)、海明威、龐德(Ezra Pound)、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蓋希文(George Gershwin)、波特(Cole Porter)、史坦(Gertrude Stein)便搶著在死前先感受巴黎,連陰鬱的海明威,憶起巴黎都柔情無限:「如果你夠幸運,年輕時待過巴黎,那麼它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n 伍迪艾倫遂把「流動饗宴」的意象化為光影之詩,以鏡頭愛撫巴黎每一個街景,果然不負法國人對他的厚愛。這不是老頑童導演首度夢迴巴黎──1996年的《大家都說我愛你》身在紐約而情歸巴黎,還借來舞王金凱利(Gene Kelly)《花都舞影》(An American in Paris, Vincente Minnelli, 1951) 中,塞納堤岸雙人舞的經典鏡頭。《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 2011)的流動饗宴或許太一廂情願,但無妨,它道出巴黎為什麼偉大──每一個受到誘惑的遊子,都甘心情願把他們神魂留在此地,在巴黎這永恆戀人之前,任何戀曲都顯得渺小了。

  • 兩岸創作人 尺度難拿捏

     藝術和情色的尺度,同是兩岸創作人的課題!聶永真與日本新銳攝影家森榮喜跨國合作的森榮喜個人首部攝影集《tokyo boy alone》,頻頻被facebook刪除;近期北京大舉查禁言情網路小說43部,亦引起學界對色情和情色的爭論。 \n 台灣設計師聶永真,擔任全新書系「永真急制」主編,從選書、主編、設計一手包辦,書系將以一系列暴力、情色的攝影作品為主題,首發作品就與日本攝影家森榮喜跨國合作。聶永真表示,所謂暴力是指畫面直接、強烈的衝擊,而情色是指好看的裸體,並不代表色情,但在社群網站facebook上,不論是轉貼森榮喜本人的作品或是近日聶永真與自轉星球推出的「all about alone」徵件作品卻屢次被刪除,「非常不理解台灣facebook管理機制的標準。」 \n 近期北京查禁如《醉紅情》、《風流逸飛》等43部網路言情小說。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劉燕萍提出不與苟同的看法,認為因為情色小說也反映了一個時代的側面,如《上海寶貝》描寫青年人的精神空虛等,重點在於作者著眼於情或色。此外,台灣城邦原創總經理黃淑貞表示,這些言情小說在台灣網站,都算是普級。

  • 駐京辦主任 熱銷勝情色小說

    暢銷小說《駐京辦主任》,作者王曉方曾是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的秘書,「以駐京辦這個鮮為人知的政治平台,講述了改革精英蛻變為腐敗分子的罪惡過程。」王曉方對駐京辦主任的描述是「既貴為官員,又像個商人。」 \n近年來出現的一些腐敗案件,也免不了將駐京辦官員捲入其中,河北省駐京辦主任王福友、廣西駐京辦事處副主任李一洪、瀋陽駐京辦主任崔力等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n「跑部錢進」,這是前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對駐京辦的形容。2006年,李金華在談到對預算資金審計監督時曾說,有一些駐京辦第一位的任務就是跑步,打探消息,看哪裡有錢和項目,然後寫報告,找關係。事實上,大多數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駐京辦事處成立於1958年至1959年之間,當時共有28個駐京辦事處,主要職能是為當地爭取資金物資鋪平道路。 \n改革開放初期,駐京辦主要擔負著接待當地的政府官員,和為地方經濟建設招商引資、收集資訊的任務。上世紀90年代後期,駐京辦的數量有了爆發性的增長,2002年時已激增至426個。「負責迎來送往,身分亦官亦商」,難怪在大陸如《駐京辦主任》這類官場小說,比情色小說更熱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